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马蜂死了,还是蜜蜂死了?-文学家有时也是科盲[崔祥震/2017 6 16]  

2017-06-16 20:26:00|  分类: 我的科学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笔者的回忆录《戳马蜂窝》 [崔祥震 2017 6 15]  ,与任何名家都没有关系的,在此之前也没有看到过任何人写的戳马蜂窝的事情。撰文后在网上查询资料,竟然发现小学课文竟然有散文作家冯骥才先生写的《拥马蜂窝》,而且选入不同版本的教科书中,内容也改得差异不少。冯大家的《拥马蜂窝》以对话为主,宛如剧本。但笔者经分析认为,冯大家所言的马蜂人后,马蜂自己会死掉的观点是极其错误的:


【文学与科学的纠结】

文学家有时也是科盲
崔祥震
2017 6 16


【文学与科学的纠结】 冯骥才,文学家也是科学盲[崔祥震/2017 6 16] - 喜上眉梢 - .

胡蜂-马蜂



【文学与科学的纠结】 冯骥才,文学家也是科学盲[崔祥震/2017 6 16] - 喜上眉梢 - .
蜜蜂



      [西师大版第九册课文]
                           *5  捅马蜂窝

  爷爷的后院很小,里边花木丛生,枝叶纠缠,是鸟儿、蝶儿、虫儿们生存和嬉戏的乐土,也是我儿时的乐园。这里,最壮观的要数爷他窗檐下的马蜂窝了,好像倒垂的一只大莲蓬,无数金黄色的马蜂爬进爬出,飞来飞去,不知忙些什么。爷爷不敢开窗,怕它们中间哪个冒失鬼一头闯进屋来。
  “真该死,屋子连透透气儿也不能,哪天请人来把这马蜂窝捅下来!”奶奶总为这个马蜂窝生气。
  “不行,要蜇死人的!”爷爷说。
  “怎么不行?头上蒙块布,拿竹竿一捅就下来。”奶奶反驳道。
  “捅不得,捅不得。”爷爷说。
  我站在一旁,心里涌出一种捅马蜂窝的强烈愿望。那多有趣!我找来妹妹,乘爷爷午睡的当儿,悄悄溜到通往后院的小门口。我脱下褂子蒙住头顶。用上衣的前襟遮盖下半张脸,只露一双眼,又把两根竹竿接绑起来,作为捣毁马蜂窝的武器。我和妹妹约定,她躲在门里,把住关口,待我捅下马蜂窝,赶紧开门放我进来,然后把门关住。
  当我的竿头触到蜂窝的一刹那,好像听到爷爷在屋内呼叫,但我已经顾不得别的。一些受惊的马蜂轰地飞起来,我赶紧用竿头顶住蜂窝使劲儿地摇撼两下,只听“嗵”,一个沉甸甸的东西掉下来,跟着一团黄色的飞虫腾空而起,我扔掉竿子往小门那边跑。谁料到妹妹害怕,将门在里边插上,跑了。我一回头,只见一只马蜂径直而凶猛地朝我扑来,好像一架燃料耗尽,决心相撞的战斗机。这复仇者拼死的气势使我惊呆了。我抬手想挡住脸,只觉眉心像被针扎似的剧烈地一疼,挨蜇了!我捂着脸大叫,不知道谁开门把我拖到屋里。
  当夜,我发了高烧,眉心处肿起一个枣大的疙瘩,自己都能用眼瞧见。打针吃药,七八天后才渐渐痊愈。
  过了些天,我惊魂稍定,爷爷指着窗根处叫我看,原来是我捅掉的那个马蜂窝,却一只马蜂也不见了,好像一只丢弃的干枯的大莲蓬头。爷爷又指了指我的脚下:一只马蜂!我惊吓得差点儿叫起来,慌忙跳开。
  “怕什么,它早死了!”爷爷说,“这就是蜇你的那只马蜂。马蜂就是这样,你不惹它,它不哲你。它要是蜇了你,自己也就死了。”
  我听了心里暗暗吃惊。一只小虫竟有这样的激情和勇气。面对这死去的小飞虫,一种罪孽感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
  那一群无家可归的马蜂呢?它们还会不会回来重建家园?我甚至想用胶水把那个空空的蜂窝粘上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冯冀才,选作教材时有改动。 

  



  [沪教版第九册课文]
                       *2 捅马蜂窝(节选)

  后院里最壮观的要属爷爷屋檐下的马蜂窝了,好像倒垂的一只大莲蓬,无数金黄色的马蜂爬进爬出,飞来飞去,不知忙些什么,大概总有百十只之多,以致爷爷不敢开窗子,怕它们中间哪个冒失鬼一头闯进屋来。
  “真该死,屋子连透透气儿也不能,哪天请人来把这马蜂窝捅下来!”奶奶总为这个马蜂窝生气。
  “捅不得,捅不得。”爷爷连连摇手,“要蜇死人的!”

  我站在一旁,心里却涌出一种捅马蜂窝的强烈愿望。那多有趣!当我被这个淘气的欲望鼓动得难以抑制时,就找来妹妹,趁爷爷午睡的当儿,悄悄溜到从走廊通过往后院的小门口。我脱下褂子蒙住头顶,用上衣前襟遮盖下半张脸,只露一双眼。又把两根竹竿接绑起来,作为捣毁马蜂窝的武器。我和妹妹约定好,她躲在门里,把住关口,待我捅下马蜂窝,赶紧开门放我进来,然后把门关住。

  妹妹躲在门缝后边,瞧着我这非凡冒险的行动。我开始有些迟疑,最后还是好奇战胜了胆怯。当我的竿头触到马蜂窝的一刹那,好像听到爷爷在屋内呼叫,但我已经顾不得别的,一些受惊的马蜂“轰”地飞起来,我赶紧用竿头顶住马蜂窝使劲摇撼两下,只听“嗵”一声,一个沉甸甸的东西掉下来,跟着一团黄色的飞虫腾空而起。我扔掉竿子往小门那边跑,谁料妹妹害怕,在里边把门插上,她跑了,把我关在门外。我一回头,只见一只马蜂径直而凶猛地朝我扑来,好像一架燃料耗尽、决心相撞的战斗机。这复仇者不顾一切而拼死的气势使我惊呆了。我抬手想挡住脸,只觉眉心像被针扎似的剧烈地一疼,挨蜇了!我捂着脸大叫。不知道谁开门把我拖进屋。
  当夜,我发了高烧,眉心处肿起一个枣大的疙瘩,自己都能瞧见。家里人轮番用醋、酒、黄酱、万金油和凉手巾把儿帮我又擦又敷,也没能使我那肿包迅速消下去。转天请来医生,打针吃药,七八天后才渐渐痊愈。我生病也没有过这么长的时间,以致消肿后的几天里我都不敢到那通向后院的小走廊上去,生怕那些马蜂还守在小门口等着我。
________________
本文作者冯冀才,选作课文时有改动。 

  

  [冀教版第十册课文]
                        *2 捅马蜂窝

  爷爷的后院除去堆放杂物,很少有人去,里边的花木从不修剪,枝叶纠缠,快长疯了。这里是鸟儿、蝶儿、虫儿们生存和嬉戏的一片乐土,也是我儿时的乐园。
  我喜欢从那爬满青苔的大树干上取下又轻又薄的蝉衣,从土里挖出筷子粗的蚯蚓,把团团飞舞的小蜢虫驱赶到蜘蛛网上去。我喜欢那沉甸甸压弯枝条的海棠果,它们个个都比市场买来的大。这里,最壮观的要数爷爷窗檐下的马蜂窝了,好像倒垂的一只大莲蓬,金黄色的马蜂爬进爬出,飞来飞去,不知忙些什么,大概有百十只之多,以致爷爷不敢开窗子,怕它们中间哪个冒失鬼一头闯进屋来。
  “真该死,屋子连透透气儿也不能,哪天请人来把这马蜂窝捅下来!”奶奶总为这个马蜂窝生气。
  “不行,要蜇死人的!”爷爷说。
  “怎么不行?头上蒙块布,拿竹竿一捅就下来。”奶奶反驳道。
  “捅不得,捅不得!”爷爷连连摆手。
  我站在一旁,心里却涌出一种捅马蜂窝的强烈渴望。那多有趣!当我被这个淘气的欲望鼓动得难以抑制时,就找来妹妹,趁着爷爷午睡的当儿,悄悄溜到从走廊通往后院的小门口。我脱下褂子蒙住头,用系好的衣扣儿的前襟遮住下半张脸,只露一双眼。又把两根竹竿接绑起来,作为捣毁马蜂窝的武器。我和妹妹约定好,她躲在门里,把住关口,待我捅下马蜂窝,赶紧开们放我进来,然后把门关住。

  妹妹躲在门缝后边,看着我这非凡而冒险的行动。我开始有些迟疑,最后还是好奇战胜了胆怯。当我的竿头触到蜂窝的一刹那,好像听到爷爷在屋内呼叫,但我已经顾不得别的,一些受惊的马蜂轰地飞起来,我赶紧用竿头顶住蜂窝使劲摇撼两下,“通”的一声,一个沉甸甸的东西掉下来。跟着,一团黄色的飞虫腾空而起。我扔掉竿子往小门那边跑,谁料到妹妹害怕,把门在里边插上,她跑了,将我关在门外。我一回头,只见一只马蜂径直而凶猛地朝我扑来,好像一架燃料耗尽、决心相撞的战斗机。这复仇者不顾一切的拼死的气势使我惊呆了。我抬手想挡住脸,只觉眉心像被针扎似的剧烈地一疼,挨蜇了!我捂着脸大叫。不知道谁开门把我拖进了屋。
  当夜,我发了高烧。眉心处肿起一个枣大的疙瘩,自己都能用眼瞧见。家里人轮番用了醋、酒、黄酱、万金油和凉手巾,也没能使我那肿疱迅速消下去。转天请来医生,打针吃药,七八天后才渐渐痊愈。这一下真不轻呢!我生病也没有过这么长时间,以致此后几天都不敢到那通向后院的小走廊上去,生怕那些马蜂还守在小门口等着我。
  过了些天,惊恐稍定,我去爷爷的屋子,他不在,隔窗看见他站在当院里,摆手招唤我去,我大着胆子去了。爷爷手指着窗根处叫我看,原来是我捅掉的那个蜂窝,却一只马蜂也不见了,好像一只被丢弃的干枯的大莲蓬头。爷爷又指了指我的脚下,一只马蜂!我惊吓得差点叫起来,慌忙跳开。
  “怕什么,它早死了!”爷爷说。
  仔细瞧,噢,原来是死的。它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几只黑蚂蚁在它身上爬来爬去。
  爷爷说:“这就是蜇你的那只马蜂。马蜂就是这样,你不惹它,它不蛰你。它要是蜇了你,自己也就死了。”

  “那它干吗还要蛰我呢,它不就完了吗?”
  “你毁了它的家,它当然不肯饶你。它要拼命的!”爷爷说。
  我听了心里暗暗吃惊,一只小虫竟有这样的激情和勇气。低头再瞧瞧这只马蜂,微风吹着它,轻轻颤动,好似活了一般。我不禁想起那天它朝我猛扑过来时那副视死如归的架势:与毁坏它们生活的人拼出一死,真像一个英雄……面对这壮烈牺牲的小飞虫,似乎有种罪孽感沉重地压在我心头。

  那一群无家可归的马蜂呢,它们还会不会回来重建家园?我甚至想用胶水把这只空空的蜂窝粘上去。
  这一年,我经常站在爷爷的后院里,却始终没等来一只马蜂。
  转年开春,有两只马蜂飞到爷爷的窗檐下,落到被晒暖了的窗框上,然后还在旧窝的残迹上爬了一阵子,跟着飞去而不再来。
  空空又是一年。第三年,风和日丽之时,爷爷忽叫我抬头看,隔着玻璃看见窗檐下几只赤黄色的马蜂忙来忙去。在这中间,我忽然看到,一个小巧的、银灰色的蜂窝已经筑成了。
  于是,我和爷爷面对面开颜而笑,笑得十分舒心。我不由得暗暗告诉自己:再不做一件伤害旁人的事。

  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作者:冯骥才

 
                            文学家有时也是科盲

         爷爷又指了指我的脚下,一只马蜂!我惊吓得差点叫起来,慌忙跳开。
  “怕什么,它早死了!”爷爷说。
    仔细瞧,噢,原来是死的。它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几只黑蚂蚁在它身上爬来爬去。
    爷爷说:“这就是蜇你的那只马蜂。马蜂就是这样,你不惹它,它不蛰你。它要是蜇了你,自己也就死了。” 爷爷说,“这就是蜇你的那只马蜂。马蜂就是这样,你不惹它,它不哲你。它要是蜇了你,自己也就死了。”
           
    

    笔者认为,冯骥才先生对“马蜂蜇人后会死掉”的观点是极其错误的,不科学的,这样会误导孩子们的,希望课本编辑者修改这个文章。

    因为马蜂蜇人或其他动物后并不会死掉,而蜜蜂蜇人或其他动物后才会死掉的。

     

      马蜂螫人后依然是活得很好

      我们所说的马蜂,通常就是指一种金色的细腰野胡蜂,胡蜂还又称黄蜂。胡蜂科的社会性黄蜂是最著名的黄蜂种类之一。大部分属于胡蜂亚科及长脚黄蜂亚科。这种社会性的昆虫组成各自的群体并建造共栖的巢穴。多数黄蜂在树上用蜂蜡或干草等材料建造结构复杂的巢穴。这种巢穴非常结实,能够经得住风吹雨淋。其群体中有3个级型的个体:一至数只蜂王、少数几只雄蜂及大多数不育的雌蜂--工蜂。蜂王是能育的雌体,在春季筑一小巢,产卵于其中,卵孵化成幼虫发育为工蜂,从而开始建立一个群体。

   作为发育不全,并不能生育后代的雌性工蜂的尾端有长而粗的螫针,并与毒腺相通,螫人后将毒液射入皮肤内,其螫针尖端光滑,没有倒钩,人后能够顺利拔出,螫针并不留在皮内,可以反复使用。毒腺只是排毒,过了不多久,毒腺又制造出相应量的毒素,即雌性马蜂依然是活得好好的



     蜜蜂螫人后就会死掉

      关于蜜蜂,雌蜂和雄蜂生活在同一巢中,但在形态、生理和劳动分工方面均有区别。雌性个体较大,专营产卵生殖;雄性比雌性小,专司交配,个别雄性交配后即死亡,而未参加交配的雄蜂回到巢内只知道吃,并不会采蜜;磁性工蜂个体较小,是生殖器发育不全的雌蜂,但专司筑巢、采集食料、哺育幼虫、清理巢室和调节巢湿等。在野外采蜜的,或者螫人的,就是这种雌性工蜂。蜜蜂的蜇针,就不同于黄蜂,尖端有好几个倒钩,一旦刺入人的皮肤,倒钩就牢固地钩住皮肤。蜜蜂在拼命挣脱时,螫针会从它身体上脱落下来,留在被螫的人或动物皮肤内,同时因为蜜蜂挣脱,造成一部分内脏也会被带出来,因此蜜蜂很快就会很快死去的。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