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故事篇】 戳马蜂窝 [崔祥震 2017 6 15]  

2017-06-16 01:41:56|  分类: 小说/故事/传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事篇】
 【故事篇】 戳马蜂窝 [崔祥震 2017 6 15] - 喜上眉梢 - .
 
戳马蜂窝 
崔祥震
2017 6 15

     捣蛋的年龄,最热操蛋,而且是操了不少的蛋。那不,在生产队末期,即将实行责任田包产到户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一个夏天的上午,和弟弟商量好到生产队牛屋院戳马蜂窝。

    因为前一天,即星期六不上课,在大人的劝说下,就在城墙下割了一背槎青草送到牛屋院,让牛屋管理员铡了喂牲口,还挣了三分,这是第一次挣工分,也是最后一次挣工分,因为不久生产队就解散了,生产大队改成了村委,小队也改成了生产小组,人民公社也改成了乡,后来嫌乡档次低,不到四年的功夫,又改成了镇。

     在倒草的空儿,看到牛屋院北侧的仓库瓦檐下有一个硕大的马蜂窝,比一个大碗还要大,灰灰的,上面布满了金黄色的细腰马蜂,密密麻麻的爬来爬去。还有一些马蜂,在这个巢穴周围嗡嗡的转圈飞舞着,似乎在巡逻,防止他人偷袭,如果有人偷袭,就要狠狠地螫傻他。站在屋檐下,看着看着,就突然来了一阵冲动:要把这个马蜂窝摘下来,戏弄这些不可一世且如此狂妄的马蜂。但是十来岁的孩子也不是很傻,知道拥马蜂窝的后果,惹恼的马蜂是会蜇人的,一旦蜇中,疼痛难忍,肿个三两天是很正常的,甚至于都年螫死人,能不怕吗?所以按下内心的冲动,暂且还是别招惹这些怪物了,想出好点子再行动也不迟。但那种少年时代的冲动,是无法按耐得住的。

    第二天,也即星期天跟着大人去北面五里的小镇上赶集,大人赶集是买生活用品,卖农具什么的。小男孩赶集买什么,不是跟着凑热闹嘛。集头路边那些说书的、唱唱的、打快板的、弹扬琴的,卖王八推车的、飞燕打鼓的等,统统的全都不感兴趣,感兴趣是什么,就是到集上喝一碗辣汤,吃几个肉包子。在家一直吃干巴煎饼,猪油煮青菜确实是够了,到集上解解馋才是真。跟着父亲在集上“大吃”一顿后,内心深处稍稍得以满足。父亲一边走着,一边看着集市卖农具的,有合适的就买一把,不久,他的手里和肩上,就有了新买的铁锨、扫帚和木叉子。

    走到集市东头,有一个国营书店,我好奇的走进去看了一看,发现玻璃展柜里有一本关于昆虫的小读本。向店员问价,她拿出来给我翻阅一下,翻开浏览,发现里面还有关于野马蜂的事情,说是马蜂什么都不怕,就是怕火。我瞬即联想昨天的事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再联想,火是红色的,那马蜂也一定认为红色的就是火,所以应该怕红色的啦,也想越感到好奇,越想越感到激动,买下这本书,向父亲要钱,他迟疑了一下,不明就里,但最后还真是给了我四毛钱,买下了这本关于昆虫的书籍。这是第一次买课外读物,回到家后,一边欣赏里面的插图,阅读浅显的内容,一边想着第二天放学后怎么去“拥马蜂窝”,才最安全,才不让马蜂蜇了自己。

   为什么不用火?那是因为怕是引燃仓库,造成失火,否则就麻烦大了。所以按照自己的逻辑推理,马蜂是怕红色的,而恰恰是我自己有一件红色的汗衫,要是穿着厚厚的衣服,然后再把红色的汗衫裹在头上,再厉害的马蜂也是没有办法了吗?而且这也是最安全的。但想到这,又认为一个人干还是不行,还是应该再喊一个人同去捣马蜂窝。

  星期天下午我就把这个捣蛋计划,一五一十的全给稍小于我一点的堂弟说了,到星期一上午放学后,就到牛屋院捣蚂蜂窝去。他听后甚为满意,认为我很有一套,而且同意了我的计划。

    第二天放学后,趁着家人不在,我们身穿全袖布褂、布裤,都拿着一身棉袄,还都带着一个红汗衫直奔牛屋院。当然,我的手里还拿着一支长长的竹竿子。这时牛屋院里,负责养牛、耕地的张中海和谢洪君两个老头子都回家吃饭了,我们从用粗木板钉制的南门缝隙里,钻了进去。

    烈日当头,晒得人火辣辣的。进入牛屋院后,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都穿上了厚棉袄,把红汗衫都裹在头上,仅仅露出两只眼睛,那种傻傻的模样,绝对会让人
忍俊不禁的。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在仓库门前六七步远的地方,有一人多高的杂草堆,可以作为我们躲避的地方。

   我一点都不迟疑,整理完装束后,立即跑向仓库,弟弟就跟在后面。在靠近仓库门口时,不管三七二十一,伸竿就在马蜂窝上乱投,十来八下,就听到马蜂窝“嘭”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瞬即,那些马蜂如无头的苍蝇一般,乱飞起来。有的在原位置上飞舞着,有的散开飞舞着,有的从蚂蜂窝里钻出来了也飞向天空,上百成千的马蜂,嗡嗡的非作了一片。不少一定是被激怒了,直奔飞向我们,就像游击队一样,我惊叫了一声“”,我和弟弟就跑到草垛南侧,背着蚂蜂窝的那一边,紧紧地靠近草垛,蹲着,又趴下,躲藏了起来。有一些马蜂,似乎被搞懵了,跟了我们一段,又飞回去了。但是,显然有的马蜂并不怕什么红色,在我们躲藏的时候,还在我们裹着红汗衫的头顶上飞来飞去。幸好,没有落下来蜇我们。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才敢慢慢的站起来,并抬起头,越过草垛上面看那个大马蜂窝,只见蚂蜂窝上依然有很多马蜂在来回的爬着,但不见了空中有飞舞的马蜂,似乎它们开始消气了,或者没有找到报复的对象而被迫罢兵了?猜不透。

  不过这时还是不敢靠近的,生怕那些怪物会再袭击我们。此时也已不早了,还怕管牛屋院的人回来嚷叫,我们不敢恋战,不敢再拿那只还有马蜂在其上活动的马蜂窝。钻出那扇木门后,我们就各自吃午饭去了,心想第二天再去找那只蚂蜂窝吧。

    星期二上午放学后,我们又趁着牛屋院没人,去收获头天的战利品。真的很喜人,呆呆的在屋檐下原处,碗大的家伙还在,奇怪的是上面一只马蜂都没有了,六棱巢穴里,仅仅还有数个白白的“马蜂儿子”在蠕动着。

    下午,我们把它拿到大队卫生室,我们村的卫生室还行中医呢,在中药味浓重的百屉柜前,坐着两位中医老大夫,一位是斯斯文文的崔玉琦先生,一位是不拘言笑的崔道起先生。玉琦先生正给一位妇女把脉,道起先生此时正给他人用小铜秤称着草药。在他们忙完后,我把这个马蜂窝递给后者,称了一下,付给我们五毛钱。这五毛钱足够我们买铅笔和本子的,我们一时高兴得手足舞蹈。

    听到我捣马蜂窝的过程后,道起先生乐哈哈的伸出手,在我的屁股上狠狠地扭了一把,说道“以后不要再干这些傻事了!”


   论其傻事,我还真做了不少。少年就是有无法解释的勇气,不久,我就带着我弟弟去古城墙东南角上爬飞机导航塔,我对其千万交代,我怎么着,你就怎么随。我在上爬,弟弟在下随着爬。由于年久失修,有的铁扶手已经腐蚀断掉,爬的时候需要大抬步跨越,高高的铁塔在风中振颤颤的,上面的木隔板,有的还脱落了,向下看,很是炫目惊心。我们还是勇敢的爬上了最顶端的二层之上。下的时候,我先下,弟弟在上面,慢慢的跟随着我。回到家里,我婶子和叔叔把他狠狠地打了一顿,并说,前年有个疯子从上面跳了下来摔死了,那么不吉利且危险的地方,你们怎么会去爬?在弟弟“受刑”的当儿,我吓得偷偷的跑了出来。

  还有一次,我带着弟弟去东面坑塘里去游泳,那个时候,水是很清澈的。不过不知道什么缘故,他被呛了一口水,回到家还是被狠狠地大训了一顿,从此他再也不去东面坑塘里去玩了,当然直到今天他依然“旱鸭子”,不会游泳。

   往事如烟,人生若梦,捡其一二,言少年趣事,权当茶余饭后聊资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