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崔毓元妻杨氏 贞烈传第一[崔祥震/2017 3 28]  

2017-04-03 11:39:45|  分类: 崔氏家族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崔毓元妻杨氏  贞烈传第一

崔祥震
2017 3 28

崔毓元妻杨氏  烈女传第一[崔祥震/2017 3 28] - 喜上眉梢 - .
 

     崔毓元,是四支系广文公之长子佩璋公之长孙,佩璋公长子崇伦公之长子也。昔,毓元公孝顺父母,友善亲朋,聪明伶俐,爱好读书,曾入族叔履道公私塾学习小学经文,自幼就为乡人推崇,言之才识过人。然毓元公体魄欠佳,羸羸惫惫。

      毓元公娶妻杨氏,为薛城里南五里杨楼村杨丕用之女。杨氏时年十七岁,青春妙龄,眉清目秀,风姿绰约,体态端庄,楚楚大方,温文尔雅。自其嫁入崔家后,即孝顺公父婆母,言行举止,一颦一笑,实为娴淑,夫妻恩爱,情深义远,族人无不羡慕。杨氏之品德,似如涓涓流水,悠悠长长,稳而不急,响而不鸣,配元公绰绰有余。

    谁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然杨氏命运多舛,刚嫁来不足二年,元公就去世了。此时,杨氏自叹人生不济,苦命无怨,前世有罪,该遭天谴。一年多来,夫妻缠缠绵绵,恩爱至极,夫君却突然撒手人寰,且膝下无留一子半女,未来何以托付,命运何去何从?杨氏念夫至恨,又思夫至爱。元公殡葬之际,杨氏便神情恍惚,萎靡不振,瞬生此念:不求同日而生,但求同时而死,共至天堂续恩亲,何至于阴阳相隔两茫茫?

    元公葬后,杨氏此念愈来愈坚,遂便发誓要与夫君同死同葬,同归一穴,共赴天堂。杨氏日日以泪洗面,哭肿双目,且夜夜不息,茶饭不思,唯唉声叹息,即唉声叹息。其形其景,寸肠欲断,肺腑欲碎。家人无论如何劝告,皆充耳不闻。端来饭菜,皆视空物,置之床边案头不理。家人无奈,总至不得饿死?喂至口,碗碟却被杨氏打翻,其情其犟,异于往常。如此滴水不喝,片饭不入,七八天即已饿死。此即满足杨氏之心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殉情于夫,同归于西。

    民国年间,薛城里崔氏长支系族兄,秀才崔履道公,为杨氏坤德所感动,又叹社会上其他见异思迁的不守妇道的妇女,且受杨氏公父崔崇伦之邀约,遂撰写墓表,刻于碑。见诸履道公所撰《毓元公既淑配杨氏墓表》。
           
     履道公曰:  烈女贞妇,自古以来被社会和国家所重视,像杨氏这样的节烈妇女,村里族谱不写入,县志也不记载,史书又不辑录,这样不是让黄土把人和人品一同埋没了吗?人品被湮没而不表彰,怎么能够劝告后世的人呢?崇伦公爱杨氏品德,夸奖其志气,以有此媳而骄傲,并打算为其勒石刻碑。为此,崇伦公让我书写碑表,对于碑文,我所能够做到的也仅是写些只言片语罢了。我不能够推辞崇伦公的盛请,即写下此文。

    今族侄祥震叹道:杨氏情深至极,可尊可敬,可喟可叹,难能可贵,示天下妇女,足之为镜。然杨氏,仅仅十八九岁,虽涉世未深,却被封建毒菌侵至肺腑,妇道贞烈观念浸入骨髓亦至深矣!决意以身殉情,实为愚昧!绝别父母亲情,实为不孝。其可悲可哀,不足为鉴。

     履道公之观念,受社会时代所碍,又受族叔之托,撰表于斯,难能可贵。今虽对其略有异议,但亦无可厚非。


                                                         族侄-祥震 敬书
                                                                        2017 3 28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