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古薛贤哲名人集》  

2017-03-29 09:25:54|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薛贤哲名人集》  


           

毛遂


 

毛遂是战国时期薛国人,年轻时曾游至赵,为平原君赵胜的食客。在平原君门下三年寂寂无名,不为人知。赵孝成王九年(公元前257年),秦围邯郸,大军压境,赵危旦夕,赵王派平原君求救于楚,平原君决定在客中选二十名文武兼备者同往楚求救兵马。但一时选中十九,尚缺一人。此时,毛遂自告奋勇站出来自我推荐,身旁门客笑其自不量力。及至楚都,楚王傲慢,意不出兵,毛遂只身上殿,舌战楚王, 迫其出兵救赵。事后,众僚对其刮目相待,平原君更拜其上客。

 

毛遂老年,祈归故里薛城,以颐养天年,死后葬在薛城北门外。明版《滕县志》记载:“毛遂,薛人也。卒后葬于薛。”

 

 

毛遂自荐的故事,从古至今,妇孺老幼,人人皆知,据司马迁的《史记 平原君虞卿列传第十六》载:

 

公元前260年,赵王中了秦的反间之计,以只能纸上谈兵的赵括代替廉颇守卫赵国的重地长平,使得赵国四十万大军被困于长平,最后全部为秦将白起所坑杀,仅留二百余幼老者回赵都报信,赵国精锐随之丧失殆尽。后来,秦乘胜围攻赵都城邯郸。邯郸为之震惊,赵王急召国卿平原君商议退敌救国之策。平原君道:“为今之计,只有求救于诸侯。魏与在下有姻亲关系。关系素善,求之则发救兵。楚乃大国,且路途遥远,唯有以‘合纵’之策促其发兵,臣愿亲往。”赵王同意了。

 

平原君乃是战国四君子之一,此四君子皆以礼贤下士闻名于世。平原君有门客三千,毛遂位居其末。平原君回至赵府中,急招门客商议,言明使楚合纵之事,并欲选拔二十人随同,前往至楚。平原君道:“此次合纵定约之事,关系到邯郸得失,赵之存亡,关系甚大啊,故势在必得,必须成功。倘若和谈不能成功,则须以武力相威胁,迫使楚王歃血订盟。故所选二十人必是文武俱备之士。诸位皆是当今贤士,且事情紧急迫切,二十人便出自各位当中了。”然在三千人之中,多是能文者不能武,或能武者又不能文的单项人才,最后只选得文武双全者十九人,最后一人竟无从可得。平原君不禁慨叹道:“唉,想我赵胜相士养士数十年。门下宾客多达三千,不料挑选二十人竟如此的难啊!”

 

正值此际,毛遂于下座挺身而起,坚定的说道:“毛遂不才,愿同前往。”平原君见毛遂有些面生,又不曾听左右提起过毛遂的名字,便有意试探道:“先生居住在我赵胜的门下多久了?”毛遂答道:“已有三年,”平原君遂生轻视之意说:“贤士处于世间,恰似尖锥处于囊中,其锥尖锋芒也会露现出来,今先生居此已有三年,却未曾听左右提起过您,可见先生文不成、武不就,且出使楚国乃关系到赵国生死存亡之大计,先生恐怕不能胜任这个任务,还是留下来吧。” 毛遂并无退怯之意,立刻答道:“君子言之有理。贤士处世当展其才德,然欲逞才能须有表现的机会,君子以贤达仁义、礼贤下士闻名于世,然君子若没有赵公子的这个名分,地位怎么会显示出贤达呢?毛遂之所以未能展露出锋芒,是因为没有处在囊中的机会,否则,早已脱颖而出了,不单单是只露锋芒的问题。”平原君对毛遂的对答深感诧异,且事情紧急,没有再三斟酌的时间,便同意毛遂同往。其余十九人虽然听了毛遂刚才的一番言论,仍不以为意,都认为毛遂只不过徒逞口舌罢了,彼此目视,哈哈而笑。 十九人都认为自己学富五车,一路之上常是高谈阔论,毛遂不言则已,言必惊人,总能一语中的。到了楚国都城时,十九人都已被毛遂所折服。

 

 

到了楚国,平原君不敢怠慢,第二日一早,太阳刚刚升起,便上朝与楚考烈王商议合纵之事。楚王道:“合纵之事,当初先由赵国发起,后张仪游说各国,联盟未能牢固。当年先是(楚)怀王为纵约长,率诸侯伐秦而不克;后又由齐缗王为纵约长,而列国皆背信弃义,合纵又败。时至今日,各国皆以约纵为讳,六国合纵联盟只不过一盘散沙,无济于事。况且秦国今日之强六国皆不能敌,唯有诸国各自安保方为上策。再者,秦楚新近通好。楚若与赵合纵,岂不是背信弃义,自惹刀兵之苦,代赵受怨吗?合纵之事还是算了吧!”平原君从容对答,陈说利害,但楚王终因惧怕强秦,犹豫不决。

 

毛遂等二十人于朝下等候,眼见日上中天,约纵仍未成功。十九人便对毛遂道。“先生上。”毛遂亦不答话,按剑拾阶而上,昂首走上朝来。对平原君说:“合纵之事,只要言明利害,三言五语便可解决,却为何自日出谈至日中,仍未商定?”

 

楚王见有人竟敢按剑直闯朝堂,且出言不训,不觉怒起心头,但又不明此人底细,且慑于毛遂之威严,便转身先问平原君道:“此是何人?”平原君道:“此乃胜之门客毛遂。”

 

楚王便高声叱喝道:“大胆狂徒,本王与你家主人谈话会纵之事,岂有你说话之地,还不退下?”毛遂毫无惧色,按剑直前,说道:“合纵乃天下之事,天下人皆可议之,况在我家主人面前,你叱者何来?仗你人多势重罢了。然如今你我相距仅十步之遥,你的性命便握于毛遂手中,还逞得什么威风!当年商汤凭借七十里之地而王天下,周文王仅凭百里地,却使天下诸侯臣服,又有哪一个凭借了势众人多呢?”楚王脸色稍和,问道:“先生有何话说?”

 

毛遂道:“先前,楚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北有陉塞、郇阳,地方五千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此乃霸王之资,天下诸侯哪个能当?然一泱泱大国竟为一乳臭未干之竖子白起率区区之数万人连连挫败,一战丢鄢、邓等五城,郢都划为秦郡,再战而烧夷陵,三战则为秦兵毁先王之宗庙,辱没先人,此乃百世之仇怨,赵国都为之羞愧,可大王却偏安于一隅,但求苟安,不求报仇复地,怎对得起列祖列宗在天之灵呢?合纵之事,对楚实是有百益而无一害。想那秦国久存虎狼之心,并吞天下之意早已昭然若揭,赵亡,楚亦不会长久。想当年,苏秦首倡合纵,六国结为兄弟,致秦十五年不敢东进一步。今秦虽围邯郸年余,二十万精兵日夜进攻,却未能损邯郸毫厘。且魏素交好与赵,必遣救兵,若楚赵合纵成功,联合魏、韩,灭秦精锐于邯郸城下,乘势西进,则楚可报先仇,收复失地,重振楚威,如此百利而无一害之事却犹犹豫豫不能定夺,到底为了何故?”言罢,毛遂双手按定佩剑,怒目而视楚王。

 

楚王立刻连连称是,道:“就依先生,就依先生。”毛遂问:“主意拿定了吗?”楚王道:“定矣!定矣!”毛遂便呼楚王左右:“取鸡狗马血来!”左右取铜盘至。毛遂双手托住铜盘,跪献楚王道:“大王当献血为盟,正式合纵之约,大王先饮,我家主人次之,毛遂再次。”于是于朝堂之上歃血定盟,合纵事成。

 

毛遂左手托定铜盘,右手招呼朝下十九人道:“诸位就于朝下共同歃血吧!你们这些庸碌之辈,所谓‘因人成事’者,不就是这样吗?”

 

平原君回至赵国,感叹道:“我一向自以为能够识得天下贤士豪杰,不会看错怠慢一人。可毛先生居门下三年,竟未能识得其才。毛先生于楚朝堂之上,唇枪舌剑,豪气冲天,不独促成约纵,且不失赵之尊严,大长赵之威风,使赵重于九鼎之吕,毛先生以三寸之舌,而强于百万之师。胜再不敢以能相天下之士自居了。”遂待毛遂为上客。

 

 

唐代诗人周昙有《春秋战国门-毛遂》一诗:

不识囊中脱颖锥,功成方信有英奇。

平原门下三千客,得力何曾是素知?

 

清代滕县才子满秋石有《赋得毛生自荐》一诗:

秦寇邯郸急,平原欲定盟。备来同食客,自荐识毛生。

 馀子徒观望,雄才独抗衡。名甘三载晦,功已两言成。

才短三千客,心轻百万兵。铜盘谁歃血,掉舌已长城。

 

 

 

毛遂墓

 


 

    

     毛遂墓原在津浦铁路官桥站老票房处,清末民初之际,修建津浦铁路时,迁葬官桥车站铁路西侧五十米处,现迁葬墓址尚存。1991年春官桥镇政府重修,墓碑由著名书法家王学仲先生题写“毛遂之墓”,并建毛遂墓园。

 

 明万历十三年《滕志 ·人物传·毛遂》载:“战国毛遂者,薛人也。游于赵为平原君客,久之未有知名。秦围邯郸,赵使平原君求救,合纵于楚,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人偕。... ...。遂以为上客。后卒,葬于薛。其冢今被废,内有石碣,始知为薛人。彼时孟尝好士,遂去孟尝而游于赵,何也?予观遂定从数语,凛凛英气,令人发指。彼固羞与鸡鸣狗盗伍也。”

 

该版志《古迹志 ·塚墓》又载“毛遂墓,在薛城北门外。”即毛遂死后葬在了薛城故里的北城门外。可以肯定,毛遂的原墓塚,在万历年间或者之前,就被掘开,并发现有铭“毛遂”字样的石碣,而不是在墓外所立。墓葬内的石碣,相当于墓志铭或圹志铭。

 

民国三十六年版的《续滕县志 卷一 通纪第三》记载:“宣统元年(公元1909)十一月,毛遂墓在薛城北门外当铁路道,改造之。”一九六二年文物调查时,居民反映,当年修建津浦铁道时,原墓室建在车站票房,动工后墓被破坏。群众将其移至铁道西重新埋葬。当时墓前尚存旧碑二通,一通碑有:“万历二年……,毛……”字样;另一通碑有“拒敌佑民……毛遂墓”数字,为民国二年(公元1913)豫××所立。

 

晚清年间,德国修铁路--原津浦铁路(现在的京沪铁路前身),被挪于铁路西侧的现在的位置。据传第一次挪葬的时候,发现了墓室有四字石刻:“遇铁即开”。迁葬后墓前立有石碑。(见《滕州史话》)

 

 

汉家儒宗叔孙通

 


 


 

   

叔孙通,秦末汉初的薛县人,初为秦待诏博士,后被秦二世封为博士。见秦将要灭亡,逃回薛城旧地,归附正在盘踞薛城的项梁、项羽叔侄。项梁败死定陶(今山东西南部,万福河上游)后,通跟随楚怀王。怀王为义帝,迁至长沙,叔孙通留下侍项羽。汉高祖二年,刘邦率领诸侯军队攻取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叔孙通转而投靠汉军,并举荐勇武之士为汉争取天下。汉王拜其为博士,号稷嗣君。汉王刘邦统一天下后,在定陶被诸侯尊为皇帝,下令废除秦的仪法,代以简易的规范,但又厌于君臣礼节不严。叔孙通得知,便自荐为汉王制定朝仪,采用古礼并参照秦的仪法而制礼,召儒生与其共订朝仪。汉高祖七年,长乐宫成,诸侯王大臣都依朝仪行礼,次序井然。叔孙通所订朝仪简明易行,适应了加强皇权的需要。他因功拜奉常,其弟子也都进封为郎。高祖九年,为太子太傅。十二年,刘邦欲废太子刘盈,通以不合礼仪劝阻,刘邦听从了他的意见。刘盈即位后,用他制定了宗庙仪法及其他多种仪法。司马迁尊其为汉家儒宗。

 

   

据《史记·叔孙通列传》详载,薛县人叔孙通,在秦朝的时候因为博学、精通文章被召进了朝廷,作了个待诏博士。几年后,陈胜在山东造反,有东方来的使者向朝廷报告了这个消息,秦二世召集身边的博士和儒生们问道:“楚地派去守边的士兵半路造反,现在已经攻下蕲县,攻入了陈郡,你们说该怎么办呢?”三十多个博士儒生们都一齐说:“做臣子的绝不能兴师动众,谁兴兵聚众那就是造反,对于造反的人绝不能宽恕,请陛下火速发兵前往剿灭。”秦二世胡亥一听也跟着急了,脸色赤红。

 

这时叔孙通走过去说:“他们刚才说的那些都是谬论。如今,天下归为一统,各郡各县的城池都已铲平,民间所有的兵器都已销掉,这就早已向天下人宣布用不着这些东西了。当今,上有英明的皇帝,下有完备的法令,派出去的官吏都效忠尽职,四面八方都像车轮的辐条向着轴心一样的向着朝廷,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有什么人敢‘造反‘呢!那些人只不过是一群偷鸡摸狗的盗贼,哪里还值得一提呢!各地的郡守、郡尉们很快就可以把他们逮捕问罪了,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自欺欺人的秦二世一听,转怒为喜的说道:“好。”然后又挨个问那些儒生,儒生们有的人说是“造反”,有的人说是“盗贼”。于是秦二世让御史把那些认为是造反的人都抓起来,投进了监狱,说这种话根本是他们所不该讲的。而那些说是盗贼的人一律无事,都被放回。与此同时赐给了叔孙通二十匹丝绸,一套新衣服,并把他提升为博士。

 

叔孙通出了宫门,回到住所后,那些儒生们都斥责他说:“你怎么那么能拍马屁呢?”叔孙通说:“你们不了解,我差一点儿就掉进虎口出不来了。”说罢,就卷起行李逃走了。

 

等他回到薛县,薛县已投降了楚地的起义军。后来项梁来到了薛县,叔孙通就跟上了项梁。等项梁在定陶失败身死后,叔孙通就又投奔了楚怀王。等到楚怀王被封为“义帝”迁往长沙后,叔孙通就又留下来侍奉项羽。待至汉高祖二年(205),刘邦率领着各路诸侯攻入彭城后,叔孙通摇身一变就又投靠了刘邦。待至刘邦被项羽打败西逃时,叔孙通也跟着刘邦一道西去了。

 

叔孙通本来是穿着一套儒生的服装,农民出身的刘邦看着有些讨厌。于是叔孙通立刻就变了一种样子,改穿短衣服,一副楚人的打扮,刘邦看着心里很是高兴。当叔孙通投靠刘邦的时候,跟着他一道前来的文人弟子有一百多人,但是叔孙通一个也不向刘邦推荐,而是专门给刘邦推荐了一些旧日的土匪强盗。

 

他的弟子们都在背后骂他说:“跟了他这么多年,今天跟着他又投靠了刘邦,可是他不推荐咱们,而专门去推荐那些奸人坏蛋,真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叔孙通听说后,就对他们说:“汉王现在正冒着枪林箭雨打天下,你们能去打仗吗?所以我现在只有先给他推荐那些能够冲锋陷阵、斩将拔旗的勇士。你们要暂时等一等,我是不会忘了你们的啊。”这时刘邦也让叔孙通当博士,赐号为稷嗣君。

 

 

汉高祖五年(202),刘邦已经统一了天下,诸侯们在定陶尊立刘邦当了皇帝。开始时,刘邦废除了秦朝那套烦琐的礼法,而责成叔孙通制定一套相应的仪式,什么事都希望简便易行。

 

在庆功宴会上,大臣们便酗酒争功,狂呼乱叫,甚至于拔剑击柱,无奇不有,刘邦对此很讨厌。叔孙通看透了刘邦的心理,就来对刘邦说:“儒生们虽然不能帮着你攻城占池,但他们却可以帮着你来守天下。请你让我去找一些鲁地的儒生,让他们来和我的弟子们一道,给您制定一套朝廷上使用的礼仪把。”刘邦说:“会不会太复杂呢?”叔孙通说:“五帝用的音乐各不相同,三王用的礼仪也不一致。礼,是根据着不同时代的人情世态所制定的一套规矩准绳。孔子所说的‘夏朝、商朝、周朝的礼仪各有什么增损,我是知道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指各朝的礼仪不一样。我可以参照古代的礼法,吸收秦朝的一部分东西,来给您制定一套符合今天使用的制度。”

 

刘邦说:“好,您就可以试着办,要注意简便易学,要考虑我能够做到。”于是叔孙通就到曲阜一带找了三十多个儒生,不料其中有两个人拒绝参加,他们大骂叔孙通道:“您所侍奉过的主子差不多有十个了,你都是靠着拍马屁博得你主子的宠爱,现在天下才刚刚安宁,死的还没有埋葬,伤的还没有恢复,你就又闹着制订什么礼乐。礼乐制度的建立,那是行善积德百年以后才能考虑的事情。我们没法去干你今天要干的那些事儿。您的行为不合于古人,我们不去,您自己去吧,别玷污了我们!”叔孙通笑道:“你们可真是些榆木疙瘩脑袋,根本不懂时代的变化。”

 

 

于是叔孙通就带着他所找的三十多个人回了长安,把他们和刘邦身旁旧有的书生以及自己的弟子合在一起,共一百多人,在荒郊野外拉起绳子,立上草人,前后演习一个多月,然后叔孙通对刘邦说:“您可以去看看了。”刘邦到那里看着他们演习了一遍,放心地说:“这个我能做到。”于是下令叫群臣们排练、演习,准备在十月岁首的朝会上正式使用。

 

汉高祖七年(200),长乐宫建成了,各地的诸侯和朝廷里的大臣们都来参加十月的朝会。当时的仪式是这样的:天亮之前,首先是谒者执行礼仪,他领着诸侯大臣们按次地进入殿门,院子里排列着保卫宫廷的骑兵、步兵,陈列着各种兵器,插着各种旗帜。这时有人喊了一声:“趋。”于是殿下的郎中们就站到了台阶的两旁,每个台阶上都站着几百人。功臣、列侯、将军,以及其他军官们都依次站在西边,面朝东;丞相以下的名种文官都依次站在东边,面朝西。九行人设立了九个傧相,专门负责上下传呼。最后皇帝的车子从后宫出来了,他贴身的人员拿着旗子,传话叫大家注意,然后领着诸侯王以下直到六百石的官吏们依次向皇帝朝贺。从诸侯王以下,所有的人都诚惶诚恐,肃然起敬。群臣行礼过后,又按着严格的礼法摆出酒宴。那些有资格陪刘邦坐在大殿上头的人们也都叩伏在席上,他们一个个按着爵位的高低依次起身给刘邦祝酒。等到酒过九巡,谒者传出命令说:“停止。”哪一个稍有不合礼法,负责纠察的御史立即把他们拉出去。整个朝会从始至终,没有一个敢喧哗失礼。这时刘邦才心满意足地说:“今天我才真正体会到了作皇帝的尊贵了。”于是立即提升叔孙通作了掌礼仪祭祀的太常,赐给他黄金五百斤。

 

而叔孙通则趁此机会对刘邦说:“我的那些弟子们已经跟我好多年了,是他们和我一块儿制定的这套礼仪,请陛下也能给他们一些官做。”刘邦一听,立即任命那些人都当了郎官。叔孙通出宫后,把刘邦赏给他的那五百斤黄金都分给了那些儒生。儒生们都高兴地:“叔孙通可真是个圣人,他能把握住形势的需要。”汉高祖九年,刘邦又调任叔孙通为太子太傅。

 

汉高祖十二年(195),刘邦想让赵王刘如意取代刘盈当太子,叔孙通劝阻说:“过去晋献公因宠爱骊姬而废了太子,改立骊姬的儿子奚齐,结果使晋国乱了几十年,成为天下人的笑柄。秦朝也是由于没有及早确定扶苏为太子,结果让赵高钻了空子,伪造遗嘱立了胡亥,从而导致了自己国家社稷的灭亡,这是您亲眼所见的。如今我们的太子忠厚孝顺,天下人全都知道。吕后又是和您一起同甘苦共患难奋斗过来的,您怎么能背弃她呢!如果你一定非要废掉太子另立小的,那我就请求死在您的面前。”

 

刘邦说:“算了,算了,我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叔孙通说:“太子是国家的本干,本干一动,整个国家就要随着动摇,您怎能拿着国家开玩笑呢!”刘邦说:“好了,我听你的。”等到后来刘邦在宴席上,见到张良招来的商山四皓陪着太子一同进来,这才彻底打消了更换太子的念头。

 

刘邦死后,孝惠帝即位,孝惠帝对叔孙通说:“大臣们对朝拜、祭祀先帝陵墓和宗庙的礼仪还不会。”于是重新又让叔孙通为太常,让他去制定祭祀宗庙的仪法。尔后又让他去制定其他方面的礼法,总之汉朝初期使用的各种礼法,都是在叔孙通为太常的时候制定的。

 

     孝惠帝因为要经常去长乐宫朝见吕后,有时也要随便到长乐宫走走,每次一动就得清道戒严,很不方便,于是他就决定在未央宫与长乐宫之间修架一条空中通道,这条通道已经修到了武库的南边。

 

有一天,叔孙通进宫奏事,他对孝惠帝个别进言说:“您怎么能让一条复道在高寝与高庙之间凌空而过呢?这样一来那每月由高寝中取出高祖的衣冠到高庙祭奠时,不就得在复道下经过了吗?高庙,是汉朝开国祖先居住的地方,我们怎么能让后世的子孙在高寝与宗庙之间的通道之间走来走去呢?”孝惠帝一听大吃一惊,赶忙说:“那就赶紧把复道拆掉。”叔孙通说:“君主是不能犯错误的。现在复道既然已经开工修建,老百姓们也已经知道了,如果再拆了它,那不就等于向臣民们表明君主也做了错事吗?因此不如请您在渭河北边再建一座宗庙,以后每月再从高寝取出衣冠时就送到那座新庙里去祭奠,这不就用不着在复道下面通过了吗,而且还多给祖先扩建了宗庙,这也是儿孙们孝顺的表现啊。”于是孝惠帝立即下令让有关部门在渭北重新修宗庙,即所谓“原庙。”汉朝日后屡屡修建“原庙”的章程,就是从孝惠帝修复道这件事引起的。

 

有一次,孝惠帝准备到离宫春游,叔孙通说:“古人有让祖先在春天品尝鲜果的习俗,现在樱桃成熟了,可以向祖先进献,您这次春日出游,就可以采些樱桃回来祭献宗庙。”孝惠帝同意了。汉朝用鲜果祭祀宗庙的章程就是从这一次开始的。

 

 

 

 

司马迁对叔孙通论道:“‘千金之裘,非一狐之腋也;台榭之榱,非一木之枝也;三代之际,非一士之智也。’信哉!夫高祖起微细,定海内,谋计用兵,可谓尽之矣。然而刘敬脱挽辂一说,建万世之安,智岂可专邪!叔孙通希世度务,制礼进退,与时变化,卒为汉家儒宗。‘大直若诎,道固委蛇’,盖谓是乎

 

班固对叔孙通赞道:“高祖以征伐定天下,而缙绅之徒聘其知辩,并成大业。语曰:‘廊庙之枝材一木之材,帝王之功非一士之略。’信哉!刘敬脱挽辂而建金城之安,叔孙通舍枹鼓而立一王之仪,遇其时也。郦生自匿监门,待主然后出,犹不免鼎镬。朱建始名廉直,既距辟阳,不终其节,亦以丧身。陆贾位止大夫,致仕诸吕,不受忧责,从容平、勃之间,附会将相以强社稷,身名俱荣,其最优乎!

 

宋代诗人宋祁有《咏叔孙通》一诗道:

马上成功不喜文,叔孙绵蕞擅经纶。

诸生可笑贪君赐,便许当时作圣人。

 

宋代另一诗人王令有《叔孙通》一诗道:

弟子从来学未纯,异时得失亦频频。

一官所买知多少,便议先生作圣人。

 

 

  

     对于叔孙通,后人多争议之,世皆以为叔孙通圆于世故,好生变节,岂不知识时务者之俊杰,通世观物,视界广远,故能知时节之万变,知道理之不变。

 

但叔孙通具体生卒年月不详,死后葬地亦不清,无论是他为官的今陕西西安的西汉都城附近,还是他的故乡,今山东滕州南薛国故城周围,皆无叔孙通墓葬遗迹或者传说,此让后世学者为此深感不解。

 

 

                                                  

西楚大将丁固

 

 

 

 

《楚汉春秋》与《史记》皆载,丁公,名固,秦朝末年薛县人,西汉大将季布的同母异父的弟弟,(司马贞认为他是季布的舅舅。)是西楚霸王项羽的武将。汉高祖二年(205),刘邦在彭城之战中大败而逃,丁公率兵在彭城以西追上了刘邦,两军短兵相接,刘邦急了,回头对丁公说:“两条好汉难道要互相迫害吗?”丁公便带兵返回,刘邦因此突围而去。项羽失败后,丁公拜见刘邦,刘邦把丁公带到军队中游行示众,说:“丁公作为项羽的臣子却不忠诚,让项羽失去天下的人,就是丁公。”于是刘邦笞杀了丁公,并说道:“让后世做臣子的人不要效仿丁公!”

 

刀下留情,刘邦有命,反杀救命恩人,有悖道德伦理。丁固之死,显示出刘邦不仁不义。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评价说丁公被杀是 “夫进取之与守成,其势不同。”明万历十三年《滕志》之《 卷八人物志卷下 外传》对此有载。然本明志又评之,价值观仍有失偏颇:“每代之际,小人乘乱,反复以徼幸功名者,何地无之,桓温曰:‘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自斯言出,而狐鼠之辈,人人以为美谈,而甘心骂,呜呼,彼固欲有以遗之,是又恶可隐载。”

 

 

 

西楚大将丁固在萧县丁公山饶刘邦一命的, 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十五 河南道 徐州 萧县》有丁公山之载:“在(萧)县东南三十里。楚汉相攻,高祖败,薛人丁固追之,即此也,号曰丁公山。”今安徽省萧县有丁公山,在彭城西北数十里,地名有丁里村,当时刘、丁相遇,大概于此不误。

 

 传说丁固被打死后葬于丰,嘉庆重修《大清一统志》载:“丁公墓,在丰县北六里。”今墓址不详。

 

 

 

东汉宗师颜安乐

 

 

据《汉书 儒林传》载,颜安乐,字公孙(宋祁曰,一作“翁孙”),具体生卒不详,西汉今文春秋学“颜氏学”的开创者,西汉后期鲁国薛县(今山东滕州市南薛国故城)人。

 

颜安乐曾任齐郡太守丞。 汉孝宣帝时,立其为春秋经学博士。

 

颜安乐是眭孟姐姐的儿子,即眭孟的外甥,其年少家贫,与严彭祖一起跟随眭孟学习《春秋公羊传》。 而眭孟是东平嬴公弟子。嬴公为昭帝谏大夫,从师于齐人胡母生(字子都),胡母生专治公羊春秋,为汉景帝经学博士。他与董仲舒同业,董仲舒著书称其德。胡母生年老时,回了齐地教书育人,齐国人学习春秋以胡母生为正宗。但胡的弟子中只有嬴公坚守学业,不失师法。

 

眭孟,字宏,鲁国蕃县(今山东省滕州市区蕃阳街附近)人。少时好侠,斗鸡走马,长大变良,认真学习《春秋》。眭孟的弟子多达百余人,但仅有彭祖与颜安乐二人学得最精,质问疑谊,各持所见。眭孟说:“春秋之意,在于你们二人啊!”

 

自成一家的春秋公羊学大师眭宏名声大震,经朝廷选拔和地方推荐,他先被封为议郎,后来又提封为符节令。“坐说灾异诛”,即公元前78年,全国遭受罕见的自然灾害,百姓惶恐不安,眭宏认为是皇帝治理不当的责任,于是上书请皇帝让位,结果因触怒皇帝被杀。

 

眭孟死后,彭祖、安乐各专门教授《春秋》经学。于是《公羊春秋》就有了颜、严之学,而颜安乐则是《春秋》学中“颜氏学”的开创者。

 

严彭祖,字公子,东海下邳人,其本姓庄,班氏因避汉明帝讳改之。宣帝时拜为经学博士,至河南、东郡太守,后入左冯翊,迁太子太傅,又为元帝少府等,其品性廉直不事权贵,以经学家世传业。后因为遇见江河盗贼而拜,有辱君命,被皇帝下狱杀害。

 

颜安乐弟子中有淮阳人泠丰,淄博人任公,泰山人冥都,琅琊人筦路等,故颜氏家学便先有泠、任之学,后又有筦、冥之学。

颜安乐的著作已佚。清马国翰《玉函山房辑轶书》辑有《春秋公羊颜氏记》。据说《春秋公羊颜氏记》是颜安乐自办家学教书育人过程中,集毕生精力的研究成果和教学实践所作,即教学讲义集

 

公孙弘

 

公孙弘(公元前200—前121),薛县的人,字叫季。他年轻时当过薛县的监狱官员,因为犯了罪,被免官。他家里穷,只得到海边去放猪。直到四十多岁时,才学习《春秋》及各家解释《春秋》的著作。

 

武帝建元元年(前140),天子刚即位,就招选贤良文学之士。这时,公孙弘已经六十岁,以贤良的身份被征召入京,当了博士。他奉命出使匈奴,回来后向武帝报告情况,不合皇上的心意,皇上发怒,认为公孙弘无能,公孙弘就借有病为名,免官归家。

武帝元光五年(前130),皇帝下诏书,征召文学,菑川国又推荐公孙弘。公孙弘向国人推让拒绝说:“我已经西去京城接受皇帝的任命,因为无能而罢官归来。希望改变推举的人选。”国人却坚决推举公孙弘,公孙弘就到了太常那里。太常让所征召的一百多个儒士分别对策,公孙弘的对策文章,按等次被排在最后边。全部对策文章被送到皇帝那里,武帝把公孙弘的对策文章提拔为第一。公孙弘被召去进见皇帝,武帝见他相貌非常漂亮,封他为博士。这时,汉朝开通西南夷的道路,在那里设置郡县,巴蜀人民对此感到困苦,皇帝命公孙弘前去视察。公孙弘视察归来,向皇帝报告,极力诋毁西南夷没有用处,皇上没采纳他的意见。

公孙弘为人雄伟奇异,见闻广博,经常说人主的毛病在于心胸不广大,人臣的毛病在于不节俭。公孙弘盖布被,吃饭时不吃两种以上的肉菜。后母死了,他守丧三年。他每次上朝同大家议论政事,总是先开头陈述种种事情,让皇上自己去选择决定,不肯当面驳斥和在朝廷上争论。于是皇上观察他,发现他的品行忠厚,善于言谈,熟悉文书法令和官场事务,而且还能用儒学观点加以文饰,皇上非常喜欢他。在两年之内,他便官至左内史。公孙弘向皇帝奏明事情,有时不被采纳,也不在朝廷加以辩白。他曾经和主爵尉汲黯请求皇上分别召见,汲黯先向皇上提出问题,公孙弘则随后把问题阐述得清清楚楚,皇上常常很高兴。他所说的事情都被采纳,从此,公孙弘一天比一天受到皇帝的亲近,地位显贵起来。他曾经与公卿们事先约定好了要向皇帝谈论的问题,但到了皇上面前,他却违背约定,而顺从皇上的意旨。汲黯在朝廷上责备公孙弘说:“齐地之人多半都欺诈而无真情,他开始时同我们一起提出这个建议,现在全都违背了,不忠诚。”皇上问公孙弘,公孙弘谢罪说:“了解我的人认为我忠诚,不了解我的人认为我不忠诚。”皇上赞同公孙弘的说法。皇上身边的受宠之臣每每诋毁公孙弘,但皇上却越发厚待公孙弘。

武帝元朔三年(前126),张欧被免官,皇上用公孙弘当御史大夫。这时,汉朝正在开通西南夷,东边设置沧海郡,北边修建朔方郡城。公孙弘屡次劝谏皇上,认为这些做法是使中国疲惫不堪而去经营那些无用的地方,希望停做这些事情。于是,武帝就让朱买臣等以设置朔方郡的有利情况来诘难公孙弘。朱买臣等提出十个问题,公孙弘一个也答不上来。公孙弘便道歉说:“我是山东的鄙陋之人,不知筑朔郡有这些好处,希望停做通西南夷和置沧海郡的事,集中力量经营朔方郡城。”皇上就答应了。

汲黯说:“公孙弘处于三公的地位,俸禄很多,但却盖布被,这是欺诈。”皇上问公孙弘,公孙弘谢罪说:“有这样的事。九卿中与我好的人没有超过汲黯的了,但他今天在朝廷上诘难我,确实说中了我的毛病。我有三公的高贵地位却盖布被,确实是巧行欺诈,妄图钓取美名。况且我听说管仲当齐国的相,有三处住宅,其奢侈可与齐王相比,齐桓公依靠管仲称霸,也是对在上位的国君的越礼行为。晏婴为齐景公的相,吃饭时不吃两样以上的肉菜,他的妾不穿丝织衣服,齐国治理得很好,这是晏婴向下面的百姓看齐。如今我当了御史大夫,却盖布被,这是从九卿以下直到小官吏没有了贵贱的差别,真像汲黯所说的那样。况且没有汲黯的忠诚,陛下怎能听到这些话呢!”武帝认为公孙弘谦让有礼,越发厚待他,终于让公孙弘当了丞相,封为平津侯。

公孙弘为人猜疑忌恨,外表宽宏大量,内心却城府很深。那些曾经同公孙弘有仇怨的人,公孙弘虽然表面与他们相处很好,但暗中却加祸于人予以报复。杀死主父偃,把董仲舒改派到胶西国当相的事,都是公孙弘的主意。他每顿饭只吃一个肉菜和脱壳的粗米饭,老朋友和他喜欢的门客,都靠他供给衣食,公孙弘的俸禄都用来供给他们,家中没有余财。士人都因为这个缘故认为他贤明。

 

淮南王和衡山王谋反,朝廷追究党羽正紧的时候,公孙弘病得很厉害,他自己认为没有什么功劳而被封侯,官位升到丞相,应当辅助贤明的君王安抚国家,使人人都遵循当臣子的道理。如今诸侯有反叛朝廷的阴谋,这都是宰相工作不称职的结果,害怕一旦默默病死,没有办法搪塞责任。于是,他向皇帝上书说:“我听说天下的常道有五种,用来实行这五种常道的有三种美德。君臣、父子、兄弟、夫妇和长幼的次序,这五方面是天下的常道。智慧、仁爱和勇敢,这三方面是天下的常德,是用来实行常道的。所以孔子说:‘努力实践接近于仁,喜欢询问接近于智,知道羞耻接近于勇。’知道这三种情况,就知道怎样自我修养了。知道怎样自我修养,然后知道怎样治理别人。天下没有不能自我修养却能去治理别人的,这是百代不变的道理。现在陛下亲行大孝,以三王为借鉴,建立起像周代那样的治国之道,兼备文王和武王的才德,鼓励贤才,给与俸禄,根据才能授予官职。如今我的才质低劣,没有汉马之劳,陛下特意把我从行伍之间提拔起来,封为列侯,把我置于三公的地位。我的品行才能不能同这高高的官位相称,平素既已有病,恐怕先于陛下的狗马而死去,最终无法报答陛下的恩德和搪塞责任。我希望交回侯印,辞官归家,给贤者让路。”武帝答复他说:“古代奖赏有功的人,表彰有德的人,守住先人已成的事业要崇尚文德教化,遭遇祸患要崇尚武功,没有改变这个道理的。我从前幸运地得以继承皇位,害怕不能安宁,一心想同各位大臣共同治理天下,你应当知道我的想法。大概君子都是善良的人,憎恶丑恶的人,你若谨慎行事,就可常留我的身边。你不幸得了霜露风寒之病,何必忧虑不愈,竟然上书要交回侯印,辞官归家,这样做就是显扬我的无德呀!现在事情稍微少了些,希望你少用心思,集中精神,再以医药辅助治疗。”于是,武帝恩准公孙弘继续休假,赐给他牛酒和各种布帛。过了几个月,公孙弘的病情大有好转,就上朝办理政事了。

 

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公孙弘发病,终于以丞相的身份死去。他的儿子公孙度继承了平津侯的爵位。公孙度当山阳(今山东省巨野县大谢集昌邑故城)太守十多年,因为犯法而失去侯爵。

 

 

 

 

博学大家曹褒

 

曹褒(?102),字叔通,东汉鲁国薛县人。其父曹充,习《庆氏礼》,建武中为博士,永平初进侍中。

曹褒出身儒学世家,自幼笃志,有大度,结发传其父曹充《庆氏礼》,博雅疏通,尤好礼事。初举孝廉,再升任圉令。以礼治民,以德化俗。后因事免官,归本郡,任功曹。章帝时,欲制定礼乐,征曹褒为博士,后又升任侍中。奉诏改定礼制,依准旧典,杂以《五经》谶记之文,依次撰写天子至庶人冠婚吉凶终始制度,共一百五十篇。

和帝即位,乃为其作章句,被提拔曹褒监羽林左骑。永元四年(92年),升任射声校尉。又任城门校尉、将作大匠。

七年(95年),出任河内太守。再征入京师,复任侍中。曹褒博物识古,为儒者之宗。作《通义》十二篇,演经杂论一百二十篇,又传《礼记》四十九篇,教授诸生一千余人,庆氏学遂通行于世。十四年(102年),逝世于任上。

 

 

寒朗

 

寒朗,字伯奇,是鲁国薛地的人。生下三日,遭天下乱,弃之荆刺,数日兵解,母往视,犹尚气息,遂收养之。到长大的时候,好经学,博通书传,以《尚书》教授,举孝廉。

 

永平年间(公元58年—75),以谒者的官职暂时署理侍御史,与三府属官一同审理楚地颜忠、王平诉讼的案件,供词牵连到隧乡侯耿建、朗陵侯臧信、护泽侯邓鲤和曲成侯刘建。耿建等人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这时,显宗非常愤怒,官吏们恐惧不安,所有牵连到的人,一律深陷其中,没有敢为(他们)求情以得宽恕的。寒朗为他们的冤屈而感到悲伤,就独自试着问颜忠、王平有关耿见等人容貌的事情。他们两个人仓促惊遽不能回答。寒朗知道其中的奸诈,于是上书说耿建等人不是邪恶之人,只不过是被颜忠、王平诬陷(而已),怀疑天下无辜之人大多与此类似。皇帝于是就召寒朗入宫,问他说:“耿建等人即便像你说的这样,颜忠、王平为什么要牵连他们呢?”寒朗说:“颜忠、王平知道自己所犯的(罪责)不可饶恕,因此就胡乱检举,希望以此表明自己。”

 

皇帝说:“即便像你说的这样,四侯没有罪,你为什么不早奏,(致使)案件延续这么久拘囚到了现在?”寒朗回答说:“我虽然审理此案没有发现(他们犯罪)的事实,然而担心四海之内另有揭发的人,因此没有及时上奏。”皇帝大骂,说:“官吏动摇不定,怀有二心,赶紧拿下。”左右的人正要把他拉下去,寒朗说:“希望说完一句话再死。小臣不敢欺骗,(只)想帮助国家而已。”皇帝问:“谁和(你)一起写的奏章?”寒朗回答说:“我自知罪该灭族,不敢玷污别人,确实希望陛下您醒悟而已。在审问犯案的人时发现,(他们)都说的是妖恶的大事,这也是臣子憎恶的事情,现在叫他们出去,不如叫他们在里边,这样以后就不会受到责罚。因此,拷问一个牵连出十个,拷问十人牵连到百人。公卿大人们朝会,陛下您问(我们)得失,(大臣们)都长跪着回复,原有的律制,大罪祸及九族,陛下您大恩大德,只是处罚到犯罪者本人,天下非常幸运。等到(大臣们)回到家,口中虽然不说,却在屋内暗自仰头叹息,没有人不知道冤屈,可是没有人敢违逆你。我今天陈述的,即使死了也不后悔。”皇帝的神色缓和下来,就叫寒朗出去。过了两天,(显帝)亲自摆驾洛阳监狱审查囚徒,清理出一千多人。

 

后来,王平、颜忠死在监狱中,寒朗就把自己关押起来。正赶上皇帝赦免,免去官职。

 

 

薛士杰


 

明代中叶,倭寇屡犯我浙江沿海各地。嘉靖三十三年[1554]夏,薛士杰被提升为总兵,担负起御倭重任。他训练士卒纪律严明,战斗力强。

根据戚继光的生平记载,戚继光亦为古薛人,其父在原山东省济宁府任官职,戚继光就出生在故薛城西北湖沿边上的鲁桥,或许因为老乡之情,并看重薛士杰英勇善战、足智多谋,于是戚继光对薛士杰委以重任。

嘉靖四十年[1561]四、五月间,倭船近百艘妄图登陆袭取台州府城。戚继光指挥部队奋起迎敌,薛总兵率部奋勇冲杀,斩敌首三百余级,生擒倭酋二人,余寇全部淹死江中。

但是,薛士杰却也在这次抗倭战斗中壮烈牺牲,戚家军和地方民众无不哀痛。经报请朝廷,嘉靖帝为其功绩所感,遂颁诏将其遗体运回故里,于薛城北门外隆重的择茔公葬,故名为"御祭林",距离毛遂墓址南不远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