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春秋 崔氏世家第二》 [ 崔祥震/2017 3 26]  

2017-03-28 00:37:27|  分类: 崔氏家族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崔氏家族历史】 

春秋 崔氏世家第二
       
 崔祥震

2017 3 26

《春秋 崔氏世家第二》  [ 崔祥震/2017 3 26] - 喜上眉梢 - .
 

 本文序言              
      春秋之际,崔氏世家,见于史者唯崔杼家族,其先祖崔季子其他后裔支系虽不见史册,但一定存在。本着以史为据的考证原则,不见于史者便遂不可妄论,所以此《春秋崔氏世家第二》即《春秋崔杼氏家》。 

      考究姜尚的嫡孙季子让国于其庶兄叔乙(齐乙公)后,己食采至崔,其时间为齐乙公吕得继位的之际,大致是公元前975年。从西周至春秋,崔季子的嫡系后代皆为齐国大夫。到公元前600年许的春秋中期,崔季子之后八世孙崔杼继为齐大夫,已历经约375年了。然季子至崔杼,以记载仅仅为9世人,以正常的繁衍速率为25年为1世,375年间至少应是15世,显然约有6世人被疏漏。


            春秋崔杼世家概要

    《 唐世系表 》和《古今姓氏书辨证 》载:姜姓齐国君丁公伋的嫡子季子,让国于庶兄叔乙,己食采至崔邑,遂为崔氏。济南东朝阳县西北崔氏城是也。崔季子即是姜姓崔氏始祖。季子生穆伯,穆伯生沃,沃生野,八世孙夭。鲁僖公二十八年(前632年),晋侯、宋公、齐国归父、崔夭等率师驻扎于城濮。

    据《史记 齐太公世家》载:崔季子八世孙崔夭,是春秋之际的齐国大夫,齐惠公时为正卿,曾率齐师弭兵会盟,又据《左传》载:“僖公二十八年(公元前632年) 夏四月戊辰,晋侯、宋公、齐国归父、崔夭、秦小子慭次于城濮。”鲁宣公十年(公元前599)夏四月己巳,齐惠公(齐侯元)卒,齐国政局动荡,崔夭被高氏、国氏所逐,而出奔至卫国。

      崔夭生崔杼,崔杼为齐正卿,谥武子。崔杼初被宠爱于齐恵公,高、国二氏畏惧惠公偏宠。鲁成公十七年(前574年),齐侯使崔杼为大夫。鲁襄公二十五年(公元前548年),崔杼弑齐庄公(吕光),立齐景公。

      崔杼前妻生嫡长子成及次子强,继室后妻东郭棠姜生庶子崔明。嫡庶争立嗣子,借口崔成有腿疾,实因杼宠棠姜而立其生子崔明。鲁襄公二十七年(公元前546年),齐左相庆封指使卢蒲嫳杀死成与强,右相崔杼及妻棠姜双双缢,崔杼谥号武子。崔明逃命至鲁国,才不至于绝嗣,明生良。至十五世孙崔意如为秦大夫,封东莱侯,二子:伯业、仲牟。业字伯基,居清河东武城,仲牟居博陵安平,并为著姓,世为崔氏清河、博陵二望郡。
 
                                                                                                                                                                                                ------------崔祥震 2017 3 26

   

   崔氏之难
   为佞人害,几近亡氏

    《左传》与《史记》载,齐大夫崔夭的嫡子崔杼,世袭齐大夫,正卿,后秉政,为齐国政局立下了汗马功劳。齐灵公时曾率军伐郑、秦、鲁、莒等国。灵公病危,崔杼迎立故太子吕光,为齐庄公。崔杼又仇杀奸佞太傅高厚。鲁襄公二十五年夏五月乙亥,因齐庄公与崔杼妻棠姜私通,于是联合棠无咎杀死庄公,立庄公弟杵臼为君,是为齐景公,崔杼自己为右相。两年后,即鲁襄公二十七年崔杼之子崔成、崔强等互相争权,家族内讧,左相庆封乘机攻灭崔氏,崔杼夫妇自缢身亡,齐景公戮曝崔杼尸体。

 


     初,东郭姜,本是齐国棠公的妻子、东郭偃的姐姐,而东郭偃,是崔杼的家臣、舆夫。棠公,即齐国的棠邑大夫。东郭姜与棠公结为夫妻中,曾生一子棠无咎,棠无咎也为崔府的家臣。当棠公死了,东郭偃为崔杼驾车前去吊唁。崔杼看到东郭姜很漂亮,便很喜爱她,于是便让东郭偃帮助说情,并把他的这位美女姐姐改嫁了过来,娶作崔杼续弦。东郭偃先人是齐桓公小白,崔杼祖先是齐丁公,其先,东郭偃认为都是姜尚之后,同为姜姓,故不可通婚,遂拒绝牵线。经不住崔杼的一番劝说,同时通过筮卜,认为可行,但大夫陈文子认为这不吉利,有妨夫的征兆。但崔武子说:“她是寡妇,有什么妨碍?死去的丈夫已经承担过这凶兆了。”于是遂成婚约,崔子就娶了棠姜。

    鲁襄公二十五年春(前548年)崔杼帅齐师攻伐鲁国北境,,以报复去年(前549年)鲁大夫孟孝伯率鲁师讨伐齐国一事。鲁襄公很担心,派人向晋国报告,孔子所崇敬的鲁大夫孟公绰却说:“崔将要有大志,其志并不在于困扰我国,一定会很快回去的,担心什么啊?而且他来的时候,不施行劫掠,使用百姓也不严厉,和平日大不相同。” 空来了一趟的齐师,果然不久,就退兵了。

     起初,齐庄公与崔杼关系很好,庄公似乎放得下君主的威严面子,打破君臣的界垒,经常以好友关系到崔府,去找大夫崔杼聊天。

     这样一来二往之间,齐庄公却看上了崔杼那美丽的妻子东郭姜,并避着崔杼与其妻通奸。后来,趁崔杼不注意,还偷偷的多次去崔府,把崔杼的帽子赏给别人。庄公的侍从说:“君主,这样不可啊!”齐庄公眉开眼笑得意的说:“不用崔子的帽子,难道就没有帽子了吗?”实不知,人行不义,践踏道德,触及人伦底线,大难必将会临头。

    作为臣子的崔杼,为此勃然大怒。借齐庄公攻伐晋国之事,崔杼想与晋国合谋袭击齐庄公但未得机会。齐庄公曾鞭笞宦官贾举,贾举又被任为被使唤的宫内内侍。由于贾举也对齐庄公怀恨,所以他一直惦念着替崔杼寻找复仇齐庄公的机会。

     这年五月,莒国国君朝见齐君,齐君庄公在甲戌日(十六日)宴请莒君。崔杼谎称有病不上朝,实在出谋划策报复这个荒淫的齐庄公。

     五月乙亥日(十七日),齐庄公以探望崔杼的病情,但意在其妻东郭姜,故进入崔府后,就接着调戏东郭姜。东郭姜入室,与崔杼一起把门关上不出来了,不知情的齐庄公却抱着柱子唱起了情歌。贾举看到时机到了,遂把庄公的侍从和武士们拦在外面而自己进入院子,把院门关上。从前那些侍从和武士深知庄公的情趣不便打扰,这次也不例外,都无多想,遂安于据守门外。这时崔杼的家臣东郭偃与棠无咎舅甥,和崔府的家兵们手执兵器一拥而上,围住了齐庄公。恐惧的齐庄公请求和解,众人都不答应,庄公又请求盟誓定约,众人也不答应,一看这样那样都不行,于是庄公打算来个缓兵之计,托词请求到宗庙里自杀,众人仍不答应。大家说:“国君的大臣崔杼得了疾病,我们虽然此时不能听命于他。但这里靠近崔公的内宫。我们这些崔府家臣就是在巡逻逮捕那些欲要淫乱的贼子,不能听从别的主子。”人的求生欲望很强烈,狗急跳墙的齐庄公爬上墙头想要逃跑,被崔府内的众人射中了他的大腿,又坠回到了墙里面,遂被杀死。

      上大夫晏婴在崔杼家门口喊道:“君主为社稷而死,我也为君主而死;君主为社稷而逃亡,我也为君主而逃亡。如果他是为了自己的错误而死而逃亡,又不是他的亲宠之臣,谁愿意这样去做,去死去逃亡呢?”门开后,晏婴进去,枕在齐庄公的尸首上大哭来。又起来跳了三次后,出去了。旁人对崔杼说:“一定要杀晏婴。”崔杼说:“他是良臣,民众对他有期许,放过他可以得到民心。”


    这时,太史端着竹简史册,右手拿着毛笔记载道:“崔杼弑其君。”崔杼便杀了他。太史的弟弟又接着书写此事,又被杀。太史的第三个弟弟又书写此事,崔杼无奈便放过了他,随他写吧。忠于历史事实的南史氏听说太史被杀了,也拿着竹简前来记载,得知“弑君”事件已经被记载完了,于是就返回去了。

      在这个事件中,齐庄公的武夫佞臣贾举,州绰、邴师、公孙敖、封具、铎父、襄伊、偻堙都在崔府被处死了。祝佗父在高唐邑的另一个齐国宗庙祭祀,到达齐都复命,还没有脱掉官帽,就在崔武子家里被杀死。申蒯,是管理渔业的人和他的家臣为此也一起自杀,而且崔氏在平阴邑杀死了平阴大夫鬷蔑。卢蒲癸逃奔到晋国,王何逃奔到莒国。闾丘婴用车子的帷幕包了他自己的妻子,装上车,和申鲜虞坐一辆车逃走,怕崔氏、庆氏人多,不能抵挡,于是快马加鞭逃亡到鲁国。这些人,都是齐庄公的嬖臣。申鲜虞逃到鲁国后,在郊外雇用了仆人,为齐庄公服丧。这年冬季,楚国人召请申鲜虞,到楚国做了右尹。

     崔杼没有把齐庄公的棺材殡于宗庙,而是放在了齐都外城的北边。丁亥(二十九日),把齐庄公安葬在士孙之里,葬礼用四把长柄扇,不清道,不警戒,送葬的是七辆破破烂烂的车子,也不用武器盔甲随葬,以示蔑视。士孙,氏名,旧有齐士孙大夫,因其名里,里即国民聚居落。

     崔杼杀死荒淫的齐庄公之后,便立齐灵公之子,齐庄公之弟杵臼为齐国君主,即齐景公,崔杼自己为右相,庆封为左相。和国内的人们在太公的宗庙结盟,说:“有不依附崔氏、庆氏的人... ...。”贤臣晏婴向天叹气说:“婴如果不依附忠君利国的人,有上帝为证啊!”于是就歃血誓盟。


     鲁襄公二十七年(前546年)齐侯景公派遣左相庆封到鲁国聘问,庆封的车子确实很漂亮。鲁国大夫孟孙对大夫叔孙说:“庆封的车子,不也很漂亮么!”叔孙说:“叔孙豹听说:‘衣饰和人不相称,必然得到恶果。’漂亮的车子有什么用呢?”叔孙设便宴招待庆封,庆封表现得不恭敬。叔孙为他赋《相鼠》这首诗,言“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等诗句,喻“人要脸,鼠要皮”之意,但庆封怎么也不明白其中的含义。

     齐国的崔杼生下成和强妻子就死了,又娶了东郭姜,生了明。东郭姜带了前夫的儿子,名叫棠无咎,和东郭偃辅佐崔府。崔成有病被废,立了崔明做继承人。嫡子崔成请求在崔邑退休,崔杼答应了,东郭偃和棠无咎不给,说:“崔,宗邑也,必在宗主。”,意即“崔邑,是崔氏宗庙所在的地方,一定要归于宗主。”宗主就是继承人嗣子崔明,舅父东郭偃和棠无咎有偏袒于崔明,在东郭和棠的帮助下,实现了废长立幼有悖伦理的事情。所以崔成和崔强都很生气,要杀死他们二人。成和强告诉庆封说:“他老人家的为人,也是您所知道的,惟独听从无咎和偃的话,父老兄长都说不上话。很怕有害于他老人家,谨敢向您报告。”庆封说:“您姑且退出去,我考虑一下。”于是,庆封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自己家的奴才卢蒲嫳。同样是奸佞的卢蒲嫳却说:“崔杼是国君的仇人,上天或者将要抛弃他了。他家里确实出了乱子,您担的什么心?崔家的削弱,就是庆家的加强。”过几天成和强又对庆封说这件事。庆封说:“如果有利于他老人家,一定要去掉他们。如有危难,我来帮助你们。”

     九月庚辰(初五日),经庆封的挑拨,在崔府里,崔成、崔强把东郭偃和棠无咎杀死了。崔杼生气走了出来,他的手下人都逃了,找人套车,找不着。让养马的圉人套上车,寺人驾着车子出门,崔杼还说:“崔氏如果有福气,祸患仅仅停留在我身上还可以。”就进见庆封。已是贼人之心的庆封,故作不知详情,却又假惺惺的对崔杼说:“崔、庆是一家人。这些人怎么敢这样?请让我为您讨伐崔成、崔强二人,让崔明做宗子。”对崔杼一直倍感嫉妒,已生害人之意的庆封,随即让卢蒲嫳领着甲士去攻打崔府。不明就里,一时糊涂的崔杼却同意了。居在崔府的人加筑宫墙,据以防守,所以暂且没有攻下。庆封就发动国内的人们来帮着攻打,于是就灭亡了崔氏,血洗了崔府,并杀死了崔成和崔强,夺取了他家里全部的人口和财货。崔杼的妻子棠姜也上吊死了。卢蒲嫳向崔杼复命,并且为他驾车送他回家。崔杼到家,看到此情此景,呆如木人,自知已经无家可归了,于是也就自缢身亡。

       庆封心怀嫉妒,乘隙诱引崔氏子弟杀死废长立幼的主谋,反之又派人剿灭崔氏全家,诱使崔杼自杀,奸人庆封全权代理相位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幸运的是,崔杼的三子崔明,于混乱之际逃出家门,在夜里躲避在齐都附近的墓群里,以防被奸人庆封斩草除根。辛巳(初六日),崔明逃命到了鲁国。

     鲁襄公二十八年(周灵王二十七年,前545)冬,十二月一日,齐景公从棺中起出崔杼的尸体,并侮辱戮曝之于闹市。

    此即春秋时期的崔氏之难,几近亡氏,皆因佞人之险恶,小人之得志。




庆氏之除
庆封不死,崔难难雪

   失去对手的庆封,独自掌握了齐国政局。但耽于酒色,将国政交与其子庆,并移居卢蒲嫳家。次年,遭陈(田)氏、鲍氏、栾氏、高氏联合反对,庆舍被杀,贼子庆封只好奔鲁,在鲁没多久,就又逃奔到了吴国,聚族居于朱方(今江苏镇江东南),前538年,楚灵王伐吴,楚令屈申攻破朱方,杀死庆封,灭其族人。

     崔杼死后,庆封便独相景公,专揽朝政。从此以后,庆封更是荒淫骄纵。一天,他到家臣卢蒲嫳家里,见卢的妻子貌美,便和她私通。自此就把政权交付给他的儿子庆舍。自己带领妻妾财币,搬到卢蒲嫳的家里,共在一处,饮酒欢谑,两家妻妾,彼此相通,从此关系更加密切。卢蒲嫳请求召回他哥哥卢蒲癸(庄公的侍臣,已经逃在了晋国。)庆封立即遣使召回,卢蒲癸回国后,庆封就命他做他儿子庆舍的家臣,卢蒲癸体力过人,善于阿谀,因此深得庆舍的宠信,把女儿嫁给卢蒲癸为妻,翁婿相称,十分亲密。

      齐桓公(姜小白)有个孙子叫公孙庆克,就是庆封的父亲,即庆封是齐桓公的曾孙。吕尚十一世裔孙傒公高,曾任齐国正卿,因屡建丰功,齐桓公在登位(公元前685年)之初,把卢邑(今山东省长清县偏西南)封给傒公高,子孙遂以卢为姓。卢蒲癸、卢蒲嫳兄弟皆是傒公高后裔,所以庆氏和卢氏都是姜吕尚的后代,虽氏不同,但同宗同姓。古有婚配,“同姓不婚,恶不殖也”(《国语·晋语四》)与 “男女同姓,其生不蕃”(《左传·僖公二十三年》)之说。

    有人对卢蒲癸说:“男女婚嫁,应当辨别姓氏,你娶妻为什么不避同宗的女子呢?”卢蒲癸说:“同宗既然不避我,我何必独独去避开呢?只要能达到我的目的,不必顾忌那么多了!”癸一心只想替庄公报仇,只是没有同心的助手,因此在庆舍面前,极力称夸以前与他同侍庄公的王何勇猛,庆舍就遣召王何回国。王何也深得庆舍的信爱,使他和癸同作侍卫,每出入或夜寝,必使二人执戈,先后防卫。

      卢蒲癸挑拨庆氏与高、栾二家的关系。前545年秋,在太庙祭祀姜太公的时候,卢蒲癸和子雅(栾竃)、子尾(高虿)杀死了庆舍,尽灭庆氏的同党。庆封听说他儿子被杀,大怒发兵攻城不能克,士卒渐渐逃散。庆封被高、栾二氏放逐到齐国北部,但他又偷偷的逃奔到了鲁国。鲁国受齐国责难,庆封又转逃至吴国。吴王夷昧把朱方(今江苏镇江东南)这块地方作为庆封的采邑,给他高厚的俸禄,使他如同在齐国时一样的富有。同时,庆封聚族也居在于朱方这个地方。
 
     前539年,齐景公在莒地打猎,卢蒲嫳哭着请求说:“我的头发这么短,我还能做什么呢?”齐景公回去告诉了栾子尾和高子雅。子尾想要卢蒲嫳官复大臣的原位,子雅不同意,说:“他的头发短,心计长,他也许要睡在我的皮上了。”子雅、子尾将卢蒲嫳放逐到了燕国。

    杀死庆舍,庆封逃吴又被封邑的时候,鲁大夫子服惠伯(即孟椒)听到这消息,对叔孙豹说:“难道是天降福给淫人吗?庆封又在吴国富厚了。”叔孙豹说:“善人家裕,可说是赏赐;淫人富厚,可说是灾殃,庆氏的灾殃到了,庆氏全族聚集,将要被一举而灭尽。”

     七年后,即前538年,应验了孟椒和叔孙豹两位鲁大夫的话,楚灵王伐吴,楚王命令大将屈申,在八月攻破朱方,杀死庆封,庆氏一族,被楚人全部诛戮。崔氏之难,一朝昭雪。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