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再论战国至汉代以降的“方相氏”[崔祥震 2017年02月07日]  

2017-02-07 17:56:38|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种驱鬼赶魔吓神的职业“方相氏”,或作“方相士”。方相氏,旧时汉族民间普遍信仰的神祗,为驱疫避邪的神。
在相关驱鬼仪式中,是由人扮演的,穿熊皮衣,戴猛兽或吃鬼神的面具,随之成为一种职业。最高方相
就是冯相氏,是周礼规定的司马的下属,官阶至下大夫,在社稷天坛或者地坛宗庙举行仪式时,也是掌蒙熊皮、头戴面具、黄金四目、玄衣朱裳、
执戈扬盾,跳巫舞,为国家驱疫免灾、赶蛊避祸、祈福纳祥。

战国时期的“方相氏”[崔祥震 编辑 2017年02月07日] - 喜上眉梢 - .
 
     这种“方相氏”职业是一种从上古时的巫术发展,并演化而来的。汉代依然盛行,汉画像石不少有这种题材的刻画。
     
     方相氏也俗称“开路神”、“险道神”、“阡陌将军”,古傩仪中的重要神祗是最早的驱傩之神,其原型演变自汉唐至明清各时期呈现出不同的文化内涵。
   
    其实这种迷信色彩的风俗,在战国时期也是盛行的,甚至于早在商、周时期,就已经在社会上广为盛行了。商人,不仅仅嗜酒,更显著的特点是好鬼,身为贵族统治阶级集团的,毙杀奴隶如麻,如牲口一般祭祀列鬼列祖,甚至于用奴隶们的血肉之躯去给他们的死了的亲人陪葬。在庄严的殡葬或者祭祀中,少不了巫人跳巫术舞,驱鬼吓神,这时巫人所作的角色,就是后世的方相氏。

     周代更明确的说明了方相氏的形态和作用,周礼·夏官·方相氏》:“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司傩,以索室驱疫.”郑玄曰:“蒙,冒也。冒熊皮者,以惊驱疫疠之鬼,如今魌头也。时难,四时作方相氏以难却凶恶也。周礼曰:“方相氏,大丧先柩,及墓入圹,以戈击四隅,殴[驱]方良。”郑玄曰:“方相,放想也,可畏怖之貌。圹,穿地中也。方良,魍魉也。天子之旘,柏,黄肠为里,表以石焉。国语曰‘木石之怪夔、魍魉’。

      魍魉,音罔两,是古代汉族传说中的一种精怪。  魍魉在古书中也写作,蝄蜽 、 罔两 、 方良等,都是指的此怪物。 

   《左传·宣公三年》载"故民入川泽山林,不逢不若;螭魅罔两,莫能逢之。" 杜预 注:"魍魉,水神。" 此怪物的“罔两”之音( “方良”在古代于此同音,通假。),笔者认为,可能就是来源于“荒凉”之声,妖魔鬼怪都是来源于“荒凉”之地,“荒凉”也同时作为让人感到很可怕的鬼怪的名称了,遂以他词“罔两”代之。而且,墓葬几乎都在荒凉之地 。

   有传说,魍魉是一种专门喝人脑的魔鬼,逝者的灵魂容易遭受鬼魅欺压。《风俗通义·佚文》的记载佐证:墓上树柏,路头石虎。周礼:“方相氏,葬日入圹,驱魍象。”魍象好食亡者肝脑,人家不能常令方相立于墓侧以禁御之,而魍象畏虎与柏,故墓前立虎与柏。或说:秦穆公时,陈仓人掘地,得物若羊,将献之,道逢二童子,谓曰:“此名为蝹,常在地中食人脑,若杀之,以柏东南枝插其首。”由是墓侧皆树柏。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李时珍的采用,《本草纲目兽部目录·罔两纲目》载:罔两一作魍魉。又作方良,周礼方相氏执戈入圹,以驱方良,是矣。罔两好食亡者肝,故驱之。其性畏虎、柏,故墓上树石虎,植柏。国语云:木石之怪,夔、罔两;水石之怪,龙、罔象。即此。述异记云:秦时陈仓人猎得兽,若彘若羊。逢二童子曰:此名弗述,又名蝹,在地下食死人脑。但以柏插其首则死。此即罔两也,虽于药石无与,而于死人有关,故录之。其方相有四目,若二目者为魌,皆鬼物也,古人设人像之。昔费长房识李娥药丸用方相脑,则其物亦入辟邪方药,而法失传矣。

     因此古人认为像魍魉这样的野鬼精怪,会影响逝者的安息,而且喝掉了逝者的脑子,会让他将来无法转世,所以要请专司驱鬼的“专家”方相氏,殴打,或说是驱逐魍魉。

        1978年夏,湖北省随县(今随州市)擂鼓墩遗址,曾发掘出战国早期的曾侯乙墓,出土了大批造型精美、纹样华丽的漆器。其中,漆棺、漆衣箱及鸳鸯型漆盒,描绘着瑰丽多姿的神话传说和乐舞活动等图像,为研究战国时期的绘画艺术提供了极其宝贵的资料。

  漆棺画漆棺上的绘画是一类黄、黑、灰三色绘制装饰图案和琦玮谲诡的神怪形象的漆画代表作。内棺漆画户牖纹两旁,各画八个怪物,兽面人身,手执双戈,两臂曲举,状若起舞。其中处于上层的四个,大头小身,头戴似熊头的四目假面具,脚踏火焰;处于下层的四个,头上有角,两腮有长须,颇似羊首,双腿染黑,胸饰交叉网结纹,耳饰云纹。有学者就指出,上层头戴熊首假面的四个怪物,是古代"傩戏"(古代一种巫戏)中的方相氏;下层四个羊首怪物是由百隶装扮的神兽。

      方相氏是傩戏中的头领,其扮相是蒙熊皮或戴上铜制的熊头假面具,手执戈盾,率领由百隶扮成的神兽,在冬季进行盛大的驱鬼逐疫仪式。在内棺的户牖两旁画方相氏与神兽,显然有辟除不祥的目的。

  在方相氏和神兽左边,画两个羽人,人面鸟身,人腿鸟爪,张翼垂尾,头生双角,手执双戈。羽人的作用在于引导和护卫死者升天。

  内棺右侧板紧靠羽人和方相氏上框内,绘四只鸾凤,鸡头,蛇颈,鱼尾之形,展翅张爪。鸾凤为瑞应鸟,在神仙思想中可以作为升天的驾御物。

  东汉人王逸在《楚辞章句》中写道:"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曾侯乙墓出土的漆画明显表现了"信鬼而好祠"的习俗,许多图像能够在正宗的楚文化中找到,充分说明曾国的文化面貌与楚国文化是一致的。曾国是楚国势力范围之内的小国,可以说曾国文化是广义楚文化的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也许是,方相士在战国时期,可能是大多数国家中都存在的,并不仅仅存在于楚国。

     秦代十五年之短不足论,从汉代到唐代都有其名,《后汉书 礼仪志 大丧 》载“ 大驾,太仆御。方相氏黄金四目,蒙熊皮,玄衣朱裳,执戈扬楯,立乘四马先驱。
    


  《通典》卷七十八《时傩》就对周代到唐代的傩仪作了整理与总结, 清秦蕙田《五礼通考》也作了较为详细的整理。
 

    到宋代宫廷傩仪中, “方相 氏”之名已不见, 这一点可以在郑居中 《政和五礼新 仪》中明确看到: “凡四队,执事者十二人,着赤帻衣,执鞭。上人二人:其一着假面, 黄金目, 蒙熊皮, 其一为唱帅,着假面, 皮衣, 执棒。鼓角各十, 合为一队。” 不但要舞,而且还要唱驱鬼的词,同时作驱鬼的动作。此处“着假面, 黄金 蒙熊皮,玄衣朱裳”明显是方相氏的特征, 然而并未出现方相氏的称呼, 仅以 “上人”、“傩者”称之, 足见方相氏在宋时已经有淡出宫廷傩仪的趋势。

      元明清三代史书未载傩仪之事, 故而也就没有了方相氏出现的机会,但民间傩仪却一直传承至今, 而方相氏的角色则随着民间傩仪的传承而保留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