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故事类)大门开、二门鼻、笤帚疙瘩来开门[柯一梦 2016 6 4]  

2016-06-04 10:50:48|  分类: 夜话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门开、二门鼻、笤帚疙瘩来开门 - 喜上眉梢 - .
 

     大姥娘是我二婶子的母亲,她家在古城西孔家集,隔城墙而已,常来古城里婶子家小住,在过去数十年间,几乎每年都来,常住半月至两月不止。大姥娘,小脚歪歪,一身灰蓝粗布打扮,身材矮矮的,瘦瘦的,但精神很矍铄,目光有神。

     我母亲小时就没有了亲娘,所以我也就没有了亲姥娘,虽然大姥娘是我婶子的母亲,但我也视她为亲姥娘。她老人家也很爱讲故事,常讲些鬼怪神灵之事,常是让孩子们听得很入迷。那时常和弟弟妹妹坐着小木板凳,在她面前倾听她讲故事。

    大姥娘余生最后二年,即其八十余岁之际,腿脚渐感不灵便,独居一院落,我随弟弟去过几次看望老人家。

     言此,似乎老人依在眼前,其实老人已过世十五年之多了,今思悲然,惟略记其聊故事《大门开、二门鼻、笤帚疙瘩来开门》一个,以示追忆。



大门开、二门鼻、笤帚疙瘩来开门
     [柯一梦 2016 6 4]

    话说城东老山里,很多地方荒无人烟,荒草丛生。不少野兽在荒山野林里,都还活了好几百岁,有的还修炼成了害人妖精。

    有一种专吃人肉、喝人血,祸害生灵的貔虎子精,就是貔虎子修炼成的。这种怪物,可以根据需要,随时变成或男或女的人形,行于世间,像人不是人,但会出其不意,随时祸害他人


    群山环抱之地,有一个小山村,住着很少几户人家。有一个中年妇女住在一个石墙石板瓦的小石头房子里,或因丈夫早丧,而独自一人拉扯养育着二女一男,三个孩子,名字都很俗气,大女儿叫大门开,二女儿叫二门鼻,小儿子叫作笤帚疙瘩。俩女儿都十来岁,唯有儿子最小,大概几岁吧。

    有一天,这个妇女烙了一些面饼,煮了不少鸡蛋装进一个竹篮子里,另外还装了一些馓子油条,打算早饭后,回娘家去看看。妇女的娘家在几个山头外,顺着弯弯的山路要走数个钟头,另外还要穿过一个大树林,还有跨几条小河道。临走之际,安排好儿女,不要出门,在家等着她回来,天黑前一定会回来的。

     安排妥当,妇女挎着篮子就启程了。沿着山路,转过两个山头,走累了,于是在一个大树林边,坐在一块石头上歇息一会儿,篮子放在一旁。

     刚坐下不久,就看到从树林里出来一个妇女,从身材看起来年龄似乎和她差不多,面容看起来也似乎很慈善的样子。及至抵近,从树林里出来的女人就和回娘家的妇女主动打招呼,姐妹长姐妹短的寒暄了好一阵子。在寒暄中,回娘家的妇女把家庭住址、儿女情况一股脑的给全盘托出,毫无介意和警惕心。

      不一会儿,从树林里出来的女人就改变话题,说老姊妹,你的头发有些凌乱,还有些虱子吧?主动提议给她抓虱子。后者说是有,自己不好捉。当然很乐意让人捉虱子了。

      于是,就给坐在石头上的妇女捉虱子,待捉了一些,趁着这个妇女放松警惕性,从树林里出来的那个女人伸出尖尖的爪甲,猛地刺进这个妇女的头颅里,鲜血喷出,然后这个女人俯下嘴,不仅喝血而且还把那个妇女的脑子给喝空了。事后,还把篮子里的东西给吃光了。

        从树林里出来的这个女人,其实就是一个老妖精,是千年[pí]虎子精变的。由于这里人迹罕至,老妖精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真让她高兴,走娘家的妇女主动送上门来了。更让她高兴的是,还有几个小孩在等着她去打牙祭呢。

    貔虎子精乔装打扮,变成了那个回娘家妇女的模样,向着那个小山村走去。

    日落西山后很大一会,孩子们都等得很不耐烦了。娘说黑天前回来,都这时了,怎么还不回来啊!他们正在屋里焦急之际,装成孩子们的娘的貔虎子老妖精,挎着篮子有模有样的进了家院,然后敲屋门,尽量模仿被她所害的妇女的声音,边敲边喊“大门开、二门鼻、笤帚疙瘩来开门!“大门开、二门鼻、笤帚疙瘩来开门!”

    孩子们听到娘终于回来了,都十分高兴极。大女儿大门开准备点豆油灯,被老妖精制止,说是省点油省点钱,天黑了,就赶紧睡觉吧。

     这家就只有一张床,原先是母亲搂着儿子在床的一头睡,两个女儿在床的另一头睡。这次睡觉,老妖精也还是搂着男孩笤帚疙瘩在一头,大门开、二门鼻在另一头。

     荒静的山,漆黑的夜,只有几个夜猫子在小村外鸣叫着,让人听到心里直发毛,不寒而栗。突然,大门开用脚触感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貔虎子精的尾巴,奈何身子可以变成人,尾巴却是藏不了。老妖精,不愧是老妖,自有应变之法,没好气地回道“不好好的睡觉,瞎扯什么!这时您姥娘送给我的一团麻线,让我给你们纳几双鞋子穿。赶紧睡觉吧!别瞎问瞎扯了,打破砂缸纹()到底的,这么烦人!”

     “娘”已说明,俩女孩也不再继续说什么了,但心里总是感觉到怪怪的。

     过了很大一会儿,就听到床那头传来“咯嘣”“咯嘣的声音,二门鼻便开口问:“娘,你吃什么啊?”

     妖精又没好气的回道“你们怎么还不睡啊!我在吃点胡萝卜!我白天走了那么多的山路,很累了,现在又特别的饿,恰好您姥娘给我回了半篮子胡萝卜,我现在吃点压压饿!”

      二门鼻接着说“我也吃一根胡萝卜。”大门开也喊道“我也想吃一根!”老妖精被激得不耐烦了,“给,给,给。”“给,给,给。”说完就扔到女儿们那头两根。俩女孩在床头边摸到又细又硬黏黏糊糊的东西,感觉这是人的手指头啊。这不应该是弟弟的手指头吗?!

    俩女孩接耳小声说:弟弟被“娘”吃了,这一定不是什么娘!而是妖怪!可能是亲娘也被害了,装成咱娘再来害人,妖精吃完弟弟之后,会再吃咱们的!

    不成,必需想法跑,或者弄死这个吃人的妖精!跑是跑不掉的,女孩们也明白,只有想法搞死妖怪!


     两个女孩,一个接着一个喊,上厕所想解手,老妖精正不停地吃着男孩,心想吃完后,再吃她们姊妹俩也不迟。回声道“快点,快点!” “快去,快回!”

      姊妹俩跑到院子里,相互嘀咕一会,想了一法。用绳子拴着一个大抬筐,然后爬上了树,接着对着屋里喊“邻村半夜里唱大戏呢,多么稀奇,娘呢,你快起来看看吧。

       这个老妖精,对戏还真着迷,走出屋外,问是哪里唱大戏了。大门开说是南村的,老妖精趴在院落墙头向南看了一会子,说是没看到。二门鼻说,娘,俺在这棵高高的梧桐树,您爬上去不就看到了。老妖精信以为真,攀了几次就又滑下来了,上不去。

      大门开把抬筐从树上放下来,让“娘”坐在台筐里,向上拉高,好让她看“大戏”。老妖精乐呵呵的坐上了抬筐,姊妹俩用力的向上拉,快到顶,猛地一起松手,抬筐载着老妖精掉了下来,摔疼了屁股,顶了尾巴。

     老妖精很生气,俩女孩说是滑了手,不是故意的。看戏心切,老妖精顾不得这么多,嚷着让她们细心些,她还要上抬筐看戏!

     这回,俩女孩心里有了底,慢慢的向上拉绳,及快到树顶,俩女孩向院子有鏊子的地方一摆绳,然后又猛地一丢手,啪的一声,筐子又掉了下来,老妖精一头栽倒鏊子上,头摔烂,死了。
       
       老妖很久没有了动静,姊妹俩从树上爬下来,看看,害人精果然死了!

       在院墙外挖个坑,俩女孩把貔虎子精给埋了。来年春天,在坑上长出一株厚厚的蓬蒿,都可以用来扎笤帚,据说就是这种貔虎子精的尾巴变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