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2016-06-21 20:06:25|  分类: 泗水之畔话古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实际风貌
(卫星遥感地图的截图、拼图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解释/著作 权) 
2016 6 19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戶城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图文说明

    本文《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之图片和数据,除了参考原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馆等同仁所调查与编写的考古材料《江苏徐海地区汉代城址调查简报》之《石户城遗址》 (文出《东南文化》2014年第5期总第241期,该原文将附注于本文之后。)外,还主要借助各种卫星地图(包含航拍地图)遥感技术进行下载、截图、拼图、后期制作,除遥感测量外,还并结合实地勘、拍摄、测量,着以详细绘注和研究考证。
    实际数据测量和遥感测量略有差异和出入,或归并,或选择其一。同时考古数据和遗址描述与原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馆的编写调查材料,也或略有出入,或较其描写更详尽,但皆以遗址遗存为根本,依事实为依据
    因此,本文中所出现的地理坐标、海拔、高度、深度、长度、宽度、周长、面积,及其其他数据不再赘述来源。也可与其他相关资料图片等图文数据相比较,或者重新实际测绘后,而再佐以进一步的鉴别或甄选。
    文字介绍主要是解说石户城的历史背景、古城用途,及其实际地理、规模等情况的,并择录乡人对古城旧景、故事的回忆之言说。
                                                                                      ——— 崔祥震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轮廓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城山子-山顶风貌及西南麓 /西南城墙之局部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1、遥感卫星地图
 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县龙河镇盐仓城遗址考 - 喜上眉梢 - .




 2.后期制作地图

石户城遗址考[崔祥震/2016  6  6]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周围诸古城:彭城、垞cha城(即宋、楚之柤zha邑,春秋初属偪阳国,前563年灭偪阳,晋把偪阳及其疆域赠与西部邻国宋。点见《

偪阳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0 1 20-2016 6 21]》及其附注)  、    偪阳城、留城等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详细考古图



1.石户城地理位置
   石户城在今徐州市区北20公里的铜山区柳泉镇,依山而筑,是战国时期至西汉之际的军事战略古城邑,经考证为驻兵之城。古城所在地是南北要道所经之处,从古驿道至京沪铁路(原津浦铁路)、104国道、京台高速、京沪高铁皆在古城附近通过。  

    石户城遗址的地理位置中心的坐标:东经117.31763424606325°,北纬34.42834329589886°,海拔43米。石户城依山而建,山因城而得城山之名。城山处在古城南部稍偏西,南城墙即以山为障,户即门之义,可见,石户城之名也取自石山之为“门”而得。

   城山,是一座独矗的小山,石灰岩质,东北西南向,其方位角49°。 山体长620米, 宽340米,山顶最高处绝对海拔96米,高于周围田野52米许。

   寂寂古城,空为鸟鸣。但古石户城,也不妨作为绝好的一派世外田园之美景:城址内域平旷,田塍井然有序,庄稼绿油茁壮;城墙上树木蓊郁,繁花似锦,蜂蝶飞舞。城山上灌棘丛生,松柏茂盛,野鸟欢鸣。
 
 
    
  
  
     
 

2.石户城建筑规模
   
    以城山为南城墙的石户城遗址,轮廓呈现东西横置的梯形之状,外周长2640米许,内周2420,城墙中线周长许2510,除山体后有效城内有效土地周长1950米,城内土地有效面积175000平方米(250亩)。

   古城内田野平旷,靠近城南的南半部地势稍高北部0.5米左右,南北宽度约100米,长度到东西两城墙处,形成第一级低台。然在该山的东北和西北麓,南北宽约50米,又呈现两个三角形状的第二级低台,长度各是从山脚到东、西城墙处,比第一级低台又高0.5-1米许。

    古城有四面城墙,五座城门。除南城墙大部分在山脊上外,其他局部和另外三面则是平地以黄土夯筑而成。五座城门除了北墙东部开一水门外,其他部位的四座城门皆是道路城门。


    根据过去考古,城墙修筑可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夯筑,北、东城墙及西城墙的大部分都采用此方法,下有1~2米深的基槽,基槽多斜壁平底;二是依附山体夯筑城墙,西城墙南段及南城墙东段均采用此方法。目前除西城墙南段局部尚存外,多已不存。护城河平面为南邻城山的“U”字形,宽40~44、最深处2.5米,其内堆积杂有少量陶片和大量小螺壳。认定护城河呈现半口状“∏”或说“U”形,由北向南顺卡在西城墙北半段外、北墙墙外、东城墙北段外。 但是根据地势测量,古城南半部为也是存在护城河的,同时环绕城南南麓,只不过靠近山体淤实很快。
    根据实地考察和遥感地图发现,在城山西麓有南北一道西护城河的残痕与西护城河的北段相连的。而且,在城山的东南麓有数段沟壑,它们是南护城河的一部分。



   所以这个城池是设置一周护城河的,围绕城池的城防的需要,绝对不会建设一半就放弃的。2000年前后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馆的同仁对此探考不尽详细和周全。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北城墙
    北城墙遗存很明显,城墙以黄土夹杂砂礓石和粗砂粒夯筑而成,卫星遥感地图轮廓十分清晰,边界极其分明
    该城墙中线长610米许(外沿长646米,内沿长552米),地面底基宽度38米,上部宽度33米,高度3.0-3.5米不等,局部高达4.0米左右。城墙上部东段平整,西端向外成漫坡状。由于种地开垦等原因,而造成城墙外侧略显曲折,而内侧则近似笔直状。由于久年雨水冲刷,城墙顶上多裸露砂礓石,和厚实的筒瓦、板瓦、豆柄等典型的战国至汉代黑灰陶器残片。砂礓石是游离碳酸钙结晶所形成,说明这里在远古时代由于土地长期浸淹造成的,更说明这里曾经是低洼地带。

北护城河
    在北城墙北面附近,有一条沿着城墙向东流淌的的小河道,这就是北护城河。由于旧时冲积不均匀,造成河道略显弯曲,而且还局部冲蚀城墙外壁,造成坑凹。护城河是一条发自西北部二郎山、柳泉等诸山、诸泉的自然坡水河道。石户城就是在河的南岸所建。且这里曾低洼,在未建城之前的古代,该河水局部在此潴滞成积水地带,所以才会产生砂礓石,不仅城墙上有,而且周围田野也多发现。

   城门以北的河面上,故时或有吊桥,并有过吊桥的南北路通向城里。
   
  
北城门

   北城墙上有三个缺口,除其中西侧一个是后来乡人所开挖的排水沟外,其余是城门,靠近东北角的是水城门,城墙中间位置的是城门(道路城门

    水城门开在北城墙东端与东城墙衔接处,贯通北城墙。今遗存可见已成为一条1.5米许宽、30米长许的明水沟,方向略呈西南东北向,由于冲刷的缘故所致,再加上后来排水开挖所致。水门是排放下雨后所造成的城山北麓坡水和城内积水的建筑设施。在城墙完整的故时,水门应该是涵洞样式,而不是劈墙的明沟。

  北城门在城墙正中间的位置,距离东城墙的东北外沿300米许,该城门内道路宽度测2.3米许稍欠,原城门宽度大致在2.5米左右,由于坍塌所致,地面宽度必有缩小。古门东西两侧断截面很明显,中间有道路从城里通向城外,即今已经沦为了乡人偶尔行走的生产之路。

    北城门之西160米处,有一个沟状的缺口沟宽1.5米许,深达1.2米许,看似年代短暂。确认此是上个世纪人民公社时期,大致八十年代初期,一场多日大雨造成古城内大量积水如湖泊,社员为排水于是在此掘墙开挖一个排水沟以泄水。有曾参与挖沟的本村年长乡人指证,完整的城墙上掘开一口,此绝非是城门。

东城墙
    东城墙中线总长440米许,中间以北的北段部分遗存也十分的明显,城墙以黄土夯筑而成,城墙很宽阔,宽30-32米许,高2-2.5米许。但是中间以南的半段,因为居民盖房用土,及其房屋掩盖,已经消失殆尽,但是依据村中年长者所述,至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之间南段保存很完好,并没有房屋占据,而且在新世纪初期,最南端还有一个城墙“疙瘩”-所谓的“烟火堆”,或者“烟火墩”。(根据城东南角残存的位置,不仅可以清楚的知道东城墙是一道直线的,而且也可以判定南城墙的东段向西拐折的位置和方向,即抵达山体东北角的斜脊处下端。)乡人所言的“烟火墩”,旧时高达四米许,长宽不均约二十米左右,即是城墙东南角。
    但是,今天实地勘察除了乡人指正的“烟火墩”具体位置外,地面无存。东城门以南十米许,在人民公社时期,生产队为窖藏白薯而在城墙的墙体下用石块垒砌的地瓜窖,现在仍然存在。

   世人传言宽阔的城南城角为烟火墩,即烽燧,是城防御敌的预警台,应该高于城墙其它部位,除了在城角设置外,西南城山上也应该设置类似预警设施。
     
东护城河
  东护城河北段十分明显,东城墙北段之外侧,除了北端是宽2.6米许的河沟外,其大部分形成了宽达60米,长达188米,深达3.5米许的水塘,水塘的出口是在东城门附近,向东流淌的小河,并在距此东南800米处,与城东北角护城河水向东南流淌的小河汇流成一股后,再东南流,于贾汪区茱萸山(大泉山)西南注入不老河。

   城墙南段之外,村南北中心路以西,烟火墩以东,旧时一道南北向的地势依然低洼,后部分为村民盖上了居房,这是东护城河所在处。


东城门
   东城门在东城墙正中间位置,宽度2.5米左右,距离东城墙最北端外墙角224米许。从该门通往城内有两条路,第一条是宽2米许,625米长的笔直的小路,朝西北斜向通往城西北角的西门,第二条是宽2米许,360米长的曲折小路,朝向西南通往城山的北麓。
    东门口位置地面上有许些大小小的垫石,不清楚何代所为。或许本为城门口垫石,雨水冲出所致。


西城墙
    西城墙中间总长725米许,基本上与东城墙平行。该段城墙从北城墙西段开始以南偏西17°左右向南修建至城山西南麓的斜山脊下。从城山的西北麓往北465米长的一段是笔直的,但沿着山体西麓的260米长的一段是曲折的。

   相比北城墙、东城墙来说,不知何故,西城墙修建得较为窄细,除了城山西、北麓20余米宽的墙体以外,北段280米长的城墙地面残存底基仅仅是11米宽,截面呈现梯形状,其上宽2米许,向南局部也仅达3.5米,高度从2-3米不等。山西山麓的墙上,有一个长宽17米见方,高3米许的土台,上面战国至汉代陶器残片居多,可能是城防建筑之一。
    在山西北麓,从此至西南麓的这一段,由于受山坡雨水的冲刷,处在灌木荒草和高大树木间的城墙土垒便出现不规则的参差不齐之形了:断断续续,高高低低,坑坑洼洼,状如犬齿。在城山的西南麓,有一处灌木丛生的土台,状不规整,高约3.5米,长宽30米许,地面陶器残片十分密集。乡人说这是古代的一处瓦窑遗址,查勘并非是窑址,而是城防建筑遗址处。该土台也是城西南角的局部。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西护城河
   西护城河在西城墙西侧,今见残存为距离城墙50米,宽2米许一条南北向的旱沟,即从北护城河向南375米许,至城山西北麓。但是山西侧的城墙外,也是有与北段南北向连接的护城河 ,虽然地面上局部看来已被淤平,或不见迹象,但是从卫星地图上鉴别和测定,这是一条曲折沿着山脚,而宽大4米许的曲线状洼沟。靠近山底的护城河由于山水冲刷迅猛,所以是护城河段之中淤积最快的部位。
 

西城门
    或许是因地制宜,凑按河之南山之北这个窘促的空间而建筑起来的,所以该城的建筑布局极不规整,而似一种极少数的另类。西城门并不在西城墙中间位置,而在西城墙的北端,几近西北角。门宽地面显示2.4米左右,距离西北内角15米,西北外角60米,如上所述,有一条直路与东门相通。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南城墙
   南城墙总长700米左右,由于以山为障,南城墙大部分筑在山上,仅有少部分筑
  在平坦的田野中,所以南城墙的形貌特征,不仅仅是曲折的问题,而且在建筑结构上,更加复杂化。

     一种这种类型的城墙是在平原地带夯筑而起的城墙。
    这样的类型的南城墙部分,即是城山东北麓至所谓的“烟火墩”这个东南城角处,这一段已被民房、道路所掩盖,然通过卫星遥感地图测定其中心线长度是120米,宽度大致应和东城墙相当,约30米许;

   另一种类型的城墙是在山体上直接堆土夯筑的,总长580米许,包含东北、西南两山坡和山顶脊沿上三大段
   在山西南麓斜脊处大致50-60米一段,虽然城墙残圮,几被雨水冲刷殆尽,但是山坡上仍然存在的黄土底基,而形成一道宽阔的城墙迹象。接着向上110米许的一段,由于村民采石而形成一个巨大的石塘,致使此段完全消失。
   石塘上未破坏的部分,却是两道用块石“干打垒”似的所垒砌的石墙,即不用任何建筑材料作为粘着剂的一种砌堆石墙。由于该山近似呈纺锤状,东山坡陡峭,西山坡略缓,所以东道石墙沿着陡峭的山脊而筑,西道石墙筑在缓坡上。两道石墙相距8-9米,每道石墙的宽度在0.6-1.2米间,或为单块大石或为双块小石对排垒砌的。以山顶而言,这些石墙的高度在0.5-1.0米间,有些部位是在山东坡凹处平直的上来的,以其基地测定高度达1.9-2.1米间,其中一处向东北而趋的拐角处就是这种状态。根据石墙上的石块所显现出斑驳蚀棱之状,以那种严重的风化程度而论,垒砌石墙的时间,于今当时代久远。现在仅见绵延的石墙,和西石墙东部以内凹处局部有沉积土石(或者人工填土),但是两石墙之间是填土夯筑起来的高大的土城墙,后被雨水冲刷消失与否,这个问题笔者至今不清。
    从此石墙北端向东北山脚的山脊坡上,也是在山上筑的南城墙的一部分,长达275米许,但这部分城墙现今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任何踪影,仅见山体裸石。这一段当是在山坡上用山下的土运往此处,以山体为底而夯筑起来的。但随着岁月流逝,且由于这个部位稍许陡峭,同样被山水冲刷殆尽。

    山顶偏北侧,两道石墙间,有日伪时期日军所修建的三座碉堡,以扼守津浦铁路和与铁路相平行的公路,这是南北运输大动脉。后日军碉堡被破坏,今仅留遗迹。

   山顶上,碎石间,战国汉代之际绳纹、素面厚重的残陶瓦片,同样十分丰富。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护城河的局部遥感图 
城山东南麓 沿山脚 西南东北向

护城河
    南护城河,西南与山西侧的西护城河相连,绕山半周,过南城墙东段外,与东护城河相连。至今已淤实,地面迹象不明显,或耕作、盖房填平。
   
   通过实地考察和遥感地图分析,可见西护城河南端向东绕过山南麓(该部分已被某公司建筑厂房所掩盖,地面护城河迹象无法观察清楚。)后,在城山的东南麓有数段深浅不一的干沟和水坑,这些沟壑都是山前的南护城河的一部分,它们相连成一条壕堑向东北而去,再绕过南城墙的黄土夯筑段,向东在城东南角与东护城河的南端相接。

   石户城的城壕-护城河,除了自然雨水冲刷淤积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黄患。
   据史料记载,徐州因地处黄淮平原腹地,常年罹患水难。《明史·河渠志》记载:“天启四年六月,决徐州魁山堤,一向东北倒灌州城,城中水深一丈三尺,……徐民苦淹溺……。”这次水灾经三年不退,泗水河道、元代漕河都成了黄河之道,而且水到处漫沿,水过之处,河沙沉积,地势太高。当时黄河从上游带来的泥沙部分沉积在鲁南、苏北一带,造成漕河成了地上河,而到处溃决。同时徐州北部的屡次洪水也给石户城这一带地方,低洼地带来数米的黄土沉积层,同时古城壕局部也被陻塞。

城门
    南城门,在城山东麓,南城墙东段中间部位,以上所论,所谓的烟火墩就是南门东的城角。该门宽与东、西门大致相当。南门是阳门,稀见不置南门的城池。以其狭促地势,或设瓮城,不详。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3.石户城用途和历史价值
   
建筑年代:战国至汉代
   依据建筑规模,尤其是地理地势,同时参考古城内外周围出土的战国至汉代密集的陶器残片,可辨识者有豆柄、罐沿、盆底类陶片散见,汉砖、平板瓦、绳纹筒瓦更是密集。另外种植耕作中,乡人也常发现楚蚁鼻钱、汉五铢钱、及其三梭铜箭镞等文物。蚁鼻钱是战国时期楚国的专用货币。这些都说明石户城至少建于战国时期。
      蚁鼻钱,甚至向北到今达了鲁南鲁中地区,即战国后期适用于楚国占领区,从薛、滕、邹、鲁等各古城遗址皆有发现。



   军事堡垒的性质比较鲜明

    石户城内的有效空间极小,东西城墙内距550米许,城山北麓至北城墙内距仅250米,山之东的南城墙长度120米许,如此小的城内空间,有效面积仅仅是十九万余平方米。与同时代的古城相比较,这是最小的一个了。

    根据地势可见,这个小城确实是一个军事城堡性质的,以城山为据,山上置哨,为军事驻地无疑。《管子·立政篇》云:“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都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因天材,近地利,故城廓不必中规矩,道路不必中准绳。”石户城依山筑城的营造方式,加上城外宽宽的护城河,是符合古人“金城汤池”的设想的。

     战国前中期,即前418年,齐国乘机将薛国占领。并将薛改称徐州,为齐之西南鄙邑。而《竹书纪年》载周烈王(名喜)二十二年(公元前354年)“楚伐徐州。”就是楚曾经攻伐齐的薛邑,又另载“梁惠成王三十一年(公元前340年),邳迁于薛。薛改徐州。”周显王46年(梁惠王后元十三年,齐威王三十五年),即公元前323年四月,齐威王初封少子田婴封于薛,本年十月始筑薛城。在之前田婴曾初封彭城,也即齐国在此前达到了彭城,并一时占领了彭城,所以齐威王才得封其子为彭城侯,同时封齐相邹忌下邳良城侯。但是迫于楚国势力被禁的压迫,齐放弃彭城以薛为齐国抵抗楚国的前沿阵地。
《战国策齐策》云“楚威王战胜于徐州,欲逐婴子于齐。”“齐将封田婴于薛。楚王闻之,大怒,将伐齐。齐王有辍志。”遂有田婴的门客公孙闬在与楚威王斡旋,才让齐威王的少子田婴在薛-徐州这个城邑立下了足。婴逝,子孟尝君田文继封薛地。

     所以石户城距彭城不远,该可能就是楚国的一个驻兵城邑,曾经在那个年代,一时成为齐楚两强对峙的前沿阵地之一。

    秦末楚汉之际,彭城至石户城周围,这里曾为项羽、刘邦两支军队厮杀的主战场之一。
   石户城处于南北大道间,扼守南北要道,即明清驿道东侧,其南1千米许即是石山驿,是石山驿南15千米即是彭城驿,石户城北7千米即是利国驿,西北1.2千米即是单家庄铺(今单庄村),北有高村铺。


     所以,石户城是拱卫彭城,在其北的军事要塞。石户城在秦末汉初之间的楚汉战争时期,也是重要的军事堡垒。在西汉时期,守卫南北要冲,依然具有重要的军事价值。甚至于在日伪时期,日军为了守卫运输动脉-津浦铁路,也占据石户城,并在城址内城山子上建筑有三所碉堡!所以对石户城的研究,对考证鲁南苏北古代史,具有无可替代的重要的历史价值。


曾一度为汉彭城县治所

   让后人感到十分意外的是,甚至于到了汉代,这个小城还曾是彭城县的一度治所。
   关于石户城的来历,在徐州的历史典籍中,是很少有记载的。唯一而非,却又似非而是之间的记载有《读史方舆纪要 徐州》载“《志》云:今城东北八十里有彭城故县,地据山阜,去河甚远,或以为汉县盖治此。”历史和考古专家、学者,历来对于这一问题,从来都没有细致研究过。

     石户城,按其地理状况“地据山阜,去河甚远”之特征确实符合《方舆纪要》所描述,而且在彭城“东北”的方位也极其符合。但是距离有误,按今,测定石户城在旧彭城北偏东30°,二者相距仅仅18000米,合今36里许,汉40里许。如果按其所言“东北八十里”,那么就到达今山东省枣庄市偪阳故城周围了,所以距离有误。当指彭城“东北四十里”。而且在彭城东北方向这个区域内,彭城至偪阳城之间(二者的连线是北偏东45°),通过考古发现,除了这个汉代时期的石户城遗址在这个直线附近外,并未见任何汉代古城。所以《方舆纪要》所言的彭城故县之县城,当是指石户城。在汉代可能曾一度设为彭城县治所,或因地势局促,后又西南迁至今徐州市区内,当为可能。



 
  4石户城的建筑布局应是参考偪阳城建筑布局
  偪阳故城考 [整理中----喜上眉梢/2010 01 20]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东北28千米(方位角50°)处有一座西周-春秋时代的古城遗址,其名为偪阳故城,也即秦汉之际的傅阳县城,周长为3430米,面积达72.2万平方米,城内西隅有一座45°角斜陈的小山,状如米粒,称为米山,乡人亲谓之米山子。
     按此,面积仅仅为17.5万平方米的石户城西南角也依一东北西南陈列的小山,也状如米粒,称为城山,乡人亲谓之“城山子”。但山体稍大,以山脊为城墙,偪阳城与石户城建筑布局十分相似。

     然而石户城建筑于战国西汉代之际,远晚于偪阳故城,所以推断石户城的建筑布局是参考了偪阳城建筑布局的。
    



 

 

5关于石户城的传说



   对于石户城的来历,乡人不明,遂有一个神话传说流行于乡间:


   据说有一对仙人兄妹,曾将在城山附近打赌较量,妹妹说她一夜间能在这个小山后筑一方小城,哥哥说他能在一夜间在东面五里的一座较高大的山上钻一眼水井,而且井底能够直达东海。哥哥骄傲的自诩,鸡鸣的时候就能够打好这眼水井,而且还嘲笑妹妹在一夜筑内建造一座城是不可能的,如果能够建成,就让东面的大河永远不老!

   日落下山后,兄妹俩就开始忙碌各自的活计了。

   妹妹背土筑城,哥哥就在东山上用錾凿井。五更天之际,山下有公鸡开始打鸣了,恰好哥哥也凿好了这眼井,井底直通东海,井中充满了清水。
    然而妹妹在鸡鸣第一声的时候,还没有修完城呢!就差南城墙还没修好,这怎么办,绝不认输!恰好前面有山,就利用这座山当南城墙吧,在山两边连一连就成了一个方城,此时村里的公鸡都还没有打完鸣呢。妹妹背了一夜土,裤脚沾了不少土蛋,在城东南角抖了一下,就形成了那个土台子-烟火墩。

   哥哥看到妹妹在鸡鸣的时候修好了一座城池,没有食言,就把东面的那条大河叫作不老河,至今依然此名。凿井的那座山,也被后人叫作了鸡鸣山。


   至于石户城之名的来历,乡人还有另外一个版本的说法:
   据说旧时候,该古城附近仅仅住着十户人家,所以把古城叫作着“十户城”,并把村庄称作“十户城村”,后来又慢慢的改作了“石户城”。此也为一说,留此资料,以俟后来之贤哲者续考。

(以上故事、传说为石户城村王世松老先生讲述,今笔者加以整理。2016年6月17日 15时)
 
   


     对于鸡鸣歌,按楚国有鸡鸣歌,又湖陵城内鸡鸣台等故事,此鸡鸣山也或与楚有关系。
   《乐府广题》曰:“汉有鸡鸣卫士,主鸡唱。宫外旧仪,宫中与台并不得畜鸡。昼漏尽,夜漏起,中黄门持五夜,甲夜毕传乙,乙夜毕传丙,丙夜毕传丁,丁夜毕传戊,戊夜,是为五更。未明三刻鸡鸣,卫士起唱。”《汉书》曰:“高祖围项羽垓下,羽是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应劭曰:“楚歌者,鸡鸣歌也。”

   
       -----------------------------------------本文终------------------------------------------
                                                          崔祥震
                                                         2016 7 1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参考文献:

石户城遗址
      石户城遗址位于徐州市铜山区石户城村西
侧,隶属于柳泉镇前郁大队。1959年冬南京博物
院考古调查中发现
石户城遗址位于城山山阴,南依城山山体,
北、东、西三面为夯筑的土城。

      南城墙以城山为天
然屏障,北、西城墙保存尚好,高出周围地表约
1.5~2米,东城墙已被破坏。城址内多为农田,南
部略高,城山及城址内地表可见大量板瓦、筒瓦
及少量的陶器残片。经调查、勘探,城址平面呈不
规则方形,方向17°(见图)。北城墙长611、东城墙
长479、西城墙长719米,城址总面积约31万平方
米,外有护城河。

      城墙修筑可分为两种情况:一是
夯筑,北、东城墙及西城墙的大部分都采用此方
法,下有1~2米深的基槽,基槽多斜壁平底;二是
依附山体夯筑城墙,西城墙南段及南城墙东段均
采用此方法。目前除西城墙南段局部尚存外,多
已不存。护城河平面为南邻城山的“U”字形,宽
40~44、最深处2.5米,其内堆积杂有少量陶片和
大量小螺壳。

      根据遗址地表大量的西汉板瓦、筒瓦等建筑
材料分析,石户城城址建造时间应为西汉时期。

     石户城遗址,
2002年10月
被公布为江苏省
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东南文化》2014年第5期总第241期之《江苏徐海地区汉代城址调查简报》
        调查与编写单位: 南京博物院 徐州博物馆 连云港市文物保护研究所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 喜上眉梢 - .
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县龙河镇盐仓城遗址考 - 喜上眉梢 - .
 
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县龙河镇盐仓城遗址考 - 喜上眉梢 - .

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县龙河镇盐仓城遗址考 - 喜上眉梢 - .
 
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县龙河镇盐仓城遗址考 - 喜上眉梢 - .

3.)现场拍摄图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石户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6 19] - 喜上眉梢 - .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