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鲁南民间故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漏”呀 [崔祥震 2016 5 29]  

2016-05-25 21:55:29|  分类: 枣庄乡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南民间故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漏呀 [崔祥震 2016 6 6] - 喜上眉梢 - .

 
 忆父亲讲鲁南民间故事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漏”呀
 [崔祥震 2016 5 29]


 
           漆黑的晚上没有月亮,透过木格窗棂依稀可以看到天幕挂着几颗若隐若现的小星星。两间土坯茅草屋就是我最早的家,隔墙西侧是二叔婶的两间茅草房,我们两家总四间连在一块的,窗棂前是一株硕大的石榴树,这棵石榴树是我和叔兄弟的“座驾”。在这个偏远农村,没有电视,稀映电影的儿童时代,我们经常骑在树杈上面摇晃着“骑大马”、“开飞机”,下部的大树杈早已被我们磨得滑溜溜,几乎都光亮得照人了。时值三叔当兵在外,还没有家室。 茅草屋内,在我床头西墙上锤进一枚铁钉子,钉子上挂着一盏用棕色小玻璃药瓶改制的煤油灯,把墙上熏得漆黑一片,父亲接着伸手用纳鞋的铁锥子拨了拨芯。顿时,我们卧室,茅草屋西间-用高粱秸簿子所隔开房间比刚才灯光弱淡时的昏暗亮了许多。

       烟龄多年的父亲,使劲地吸了一口自己用“光连纸”和烤得过候的煳片烟叶所卷的大毛笔杆粗似的手烟,接着说道:“我今晚给你讲一个新故事,叫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漏”呀》。”

       
            据说,从前在咱们这一带,住着一户三间草房的人家,家里仅有五六十岁的老两口。老两口也不富裕,但租种着二亩贫瘠田地,家里的财产都可以用五个指头数得清,除了锅碗瓢盆外,就还有一头用来耕那几亩地的干干巴巴的老牛了。
         老牛是他们老两口子的主要财富,命根子,所以他们精心养护,生怕委屈了老牛,更怕被别人偷去了。于是,在晚上,把老牛拴在东间内,隔中间,两口子住在西间里。越是担心,越是有麻烦。

       心里装着老牛的,不仅仅是这老两口子,还有别人在不停的惦记着呢。西乡河东的大盗贼李二狗听说这家养着一头牛,早就想偷走卖两个钱花花;东山窝的一只黄皮虎多时就闻到这头牛的牛肉味了,也早想衔来饱餐一大顿。

      茅草顶,坯窍眼也是麻雀等小鸟的安乐窝。屋顶常被小鸟挠透,加上茅草容易朽烂,所以茅草屋漏雨是家常便饭,不是稀罕事。老两口对屋顶常漏雨耿耿于怀,成了一块大心病。

      “屋漏偏有连阴雨”,以自呀(-然而),却真的又下了几天雨。在晚上,老两口子听着漏雨声一直睡不着觉,熬着满满长夜,感到烦闷极了。躺在床上的老头子和老婆子仰面看着屋顶,又不停地一遍遍的嘟囔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漏呀。”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漏呀。”... ...。

       恰巧,大盗贼李二狗也来光顾老两口子的茅草屋,目的就是来头牛!李二狗最近没有偷到什么东西,手痒痒的很,于是把大赌注压在这次头牛上了。慢慢的试着开中间的堂屋门,但是门早就被老两口顶别得很结实,就是开不了。没办法,就偷偷的在拴牛的那间东屋的东山墙下角挖了一个大墙洞。洞挖好了,就进去解牛缰绳,准备偷走。

      更巧的是,东山窝的那只老虎也饿几天了,肚皮一直不停地在敲鼓,于是乘着雨夜来衔牛,打打牙祭。

       李二狗正将要拽着牛绳从墙洞里出去,忽然老虎从洞外猛地钻了进来。人虎碰个正面,但是漆黑的夜晚,漆黑的屋内,谁都看不清谁。但是李二狗披着直观感觉到这是一个大怪物,因为他触到了老虎身上的毛了,所以感到很害怕。李二狗后退两步,不经意向上伸手碰到了低矮的屋梁。真是绝处逢生,说时迟那时快,使出吃奶的贼劲,李二狗一下子窜上了梁头。
     
        这时,老两口子又不停地念叨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漏呀。”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漏呀。”... ...。

       老虎一听,心想我是百兽之王,别说是其他小动物,就是人也都怕我,老头子老婆子天地都不怕,就“漏”?难道“漏”比我老虎还厉害?刚才感觉有个东西窜上屋梁,不知道是什么。老虎又想,随他的便,老牛就在眼前,衔走吃了再说。

       再说大盗贼李二狗,虽然窜上了梁头,但是也听到那老两口念叨天地不怕就怕“漏”。心想,“漏”是世上最厉害的怪物,可能是比老虎都厉害,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

       越想越哆嗦,身体开始筛糠,腿软手没劲,砰的一声,李二狗从梁上掉了下来。不偏不离,不歪不斜,掉下来一下子跨坐老虎脊背上!


         父亲讲到这,我的心开始怦怦的跳,忽然感觉到我们屋门有点被什么顶动的异样的声音,响了两声,又安于寂静。我悄声告诉在专心讲故事的父亲,和也在和我一块听故事的母亲。他们说是被风刮的吧。其实,我们家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唯一的最主要的财产,就是一副地排车轮子,放在东间门后的堂屋内。地排车并不是家家都有的,有很多家都没有呢。供销社一般还买不到,这副车轮子还是托人情买的正宗青岛牌的呢。

      他们说没事,我也就安心了。于是给父亲说“大(父亲的鲁南方言称法),接着向下拉(讲故事).......。”父亲略想了一小会,继续讲了下去:
    
       以自呀(-然而),老虎认为骑在自己背上的就是可怕的“漏”,那头牛吃不成,却被“漏”给扑到了!于是老虎钻出洞,撒腿就跑,老虎没命地跑得飞快。李二狗这贼也两手紧紧地抓住虎背脊毛不送,生怕一丢手摔下被“漏”吃掉。

      老虎跑了十几里,最后跑得没点劲了,在一条沟边靠近一棵滑溜溜的楝子树,李二狗趁着擦到树的一瞬间,没命的爬上了树——逃命要紧啊!

      老虎感觉到一直驮着的“漏”,窜上了树。顿时疑惑道,不是“漏”比天地都厉害吗?怎么不吃我,却爬上了树逃跑了,莫非这货也怕我?

      想是这样想,但是能够摆脱“漏”,也是很侥幸的事,管他敢不敢吃我,还是比天地强弱呢!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喘了一口气,老虎向东继续跑,临近东山西麓,碰到了他的仁兄弟猴子,所有的猴子都精,但老虎的这猴兄弟比其它的猴子更精明!老虎不会上树,是因为他的老师-猫,知道老虎的那副德性,没教他,故意留了一手。

      狗头军师一般的猴子,于是给仁兄老大出了一个馊主意,说自己会上树,让老虎领着他到那条河沟沿去,看看树上的“漏”到底是不是最可怕的怪物?按说那怪物连老虎都怕,应该不是比天地都可怕的东西。爬上树看看实情,如果真是很软弱的动物,就把他弄下来,让虎哥开开荤!要是真是很可怕的动物,咱们就一起跑了就是啦。
     
      猴子转念一想补充道“你跑得飞快,我可跑得很慢。这‘漏’万一是真厉害,他要吃了我怎么办呢?”老虎想一想说“那个吧,这不要紧,咱们找条绳子绳,一头绑在我尾巴上,另一头套到你脖子,到时‘漏’要吃你话,我拽着你猛跑就是了。”

      虎、猴两仁兄的建议达成一致,协商好后。老虎就驮着猴子到了“漏”所攀爬的树下,猴子给老虎说“我一使劲的向上提绳子,你就赶紧带跑,要不我就被‘’吃了。要是’不可怕,我就不提绳,把他抓下来给您吃。老虎说“那行,那行。我一辈子记得老弟的恩德的。”

      长绳子就按照那样约定的拴套着,老虎在树下等着,猴子不费吹灰之力爬上了树。这李二狗正在树上对先前发生的心有余悸呢,突然感觉到又有个怪物爬上了树,刚才“虎口逃生”,这次又有个东西爬上来了,这命完了!于是吓得比先前更厉害,屎尿都吓出来了,从裤腿历直向下滑落。猴子扬脸上爬,被拉了一脸一嘴,它自己不得不用手抹抹脸,不经意把绳子向上拉了一下。

      树下的老虎感觉到猴子拉绳子,以为示意逃命!于是又撒腿就跑。没到东山窝,老虎就与又跑得没劲了。觉察到“漏”并没有追来,就停住啦。奇怪的是,猴子怎么没动静了呢。这时已近黎明,影影绰绰可以看清东西了。老虎向后看了看,套猴子的绳子还在,猴子也在,只是呲牙咧嘴地躺在地上,没好气的说道“听了你的坏主意,黄鼠狼没抓到还惹了一腚骚!都把我累成这样啦,你还躺在地上切牙笑呢!”

      老虎再靠近细看,猴子早就没气了,嘴唇都磨掉了,牙齿暴露出来,这个狗头军师已经死了!


      听着父亲讲的故事,迷迷糊糊的我渐渐睡着了。听完故事再入睡,早就形成了一个习惯。早晨六点许,连接着人民公社广播站的喇叭就开始广播吵闹人了。像狗皮膏药形状的响纸喇叭”,挂在墙上,一根电线连接到广播站,一个电线接到地线上。先是一阵“更更更”进行曲,再接着自报家门,如“张家汪”广播站开始广播,指名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报纸和新闻摘要》......。
      可见,半夜听故事,黎明就被家家都有的,不得不听的喇叭给吵醒,也是成了一个习惯。早上醒来,向上看着屋顶横椽子,及拍得整整齐齐的高粱笆,浮想联翩。联想堂屋墙壁上所挂的人头涌动《天安门广场》画幅,莫非笆子上的星星点点,就是广场上如群蚁排衙的人群!

      却说,听《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漏”呀》那夜的第二天上午就得知,东邻居被人偷去了地排车轮子,仅有的三只老母鸡也被小偷顺手牵羊给捎走了。



  
      严父崔玉奎逝于2010年6月7日,几天后就是他的忌日,已六年整。
回忆写出其中一个-此故事,以纪念擅长讲故事的亲人。
(此故事大多数人都听说过,但讲述的细节和风格却各有特色。)

崔祥震
2016 5 29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