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短篇小说] 金烟袋 [作者 崔祥震 2016 12 10-2017 1 1]  

2016-12-10 23:40:06|  分类: 夜话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篇小说] 金烟袋 [作者 崔祥震 2016 12 10] - 喜上眉梢 - .
     
 [短篇小说] 
跨年创作-新年赶早之篇
金烟袋 
[作者 崔祥震 2016 12 10-2017 1 1]

       在鲁南之地的古滕城,有一位老汉李某,约五十有余,六十不足年龄,土里土相的打扮,眼睛炯炯有神,留着一个大平头,穿着一双千层底布鞋,上下一身青布衣裤。尽管黑白发相间,但身强力壮,走起路来,快步如流星,气势如刮风。
   
      李老汉十分勤快,家里家外都拾掇得十分洁净,别人家的田地里经常草满为患,而他的庄稼地里从来都不长草;别人家的菜园不是生虫,就是蜡黄,而他的菜园中的青菜株株青绿茁壮。李老汉的田地里没有一块瓦片或石子,哪怕是有一粒子坷垃头,也要用脚踩碎。

    前几年,某个春天的某一天上午,李老汉和往常一样,推着“倒骑驴”-三轮车,车上装了几样整田农具,到南城墙外的菜园里去刨地,整饬整饬,覆覆条垄,理理畦埂,准备种植春土豆。出其不意的奇怪的事情,就发生在这次刨地上。
   
   老汉先把三分园地刨了一遍,大小坷垃先用大镢砸砸,再用铁锨拍拍,最后再用耧耙来回顺一两通。在靠近园边的地方,李老汉发现一个鹅蛋大小圆形的干土蛋,拍不烂,耧不碎,被他老人家整得在脚下滚来滚去,还是完整如初,就是不破,这个有点犟性的人看样子是气急了,低头捡起来这颗坷垃蛋使劲的扔在园头坚硬的小土路上,还是没摔破。老头子给坷垃生故气之余,突然间又感到纳闷了,而且又生出了莫名其妙的疑心,其中混杂着好奇心。

    老汉又心想,古城附近多出古物,左邻右舍数十年来,不是在地里捡到古钱,就是捡到铜箭头,或者古铜镜之类的古董宝贝。这不,前几天,房份是本门近支的曾堂兄,邻强南院的三哥带着五岁的孙子到菜园里刨地,都说小孩子有灵性,眼睛尖锐,在田塍沟间捡到了一枚三棱铜箭头,样子像芝麻梭子一般,后面还带着二指长生锈的细铁杆。三棱像刀口一样,都很锋利,明光闪亮,还把小孩子的手给划破了。还有本村董姓人家,称呼二嫂的妇女,在村前土路上晒小麦,一脚从路上踢出一个小拇指头大小,形状像花生瓣似的小铜疙瘩,一面凸一面平,凸的一面还有稀奇古怪的花纹,人家说是蚁鼻钱,起初把那个铜瓣瓣用锥子穿透了一个小眼,再穿上红头绳给她家的小孩子们带在手臂上,都说是辟邪驱怪的。后来又卖给了遛乡窜巷收古铜钱的,人家还给一百多块呢。

    莫非这个摔不破的大土蛋子里面也是包着什么宝贝吧?老汉想着想着,愈想愈兴奋,三两步跨到路上,从路上重新捡起那个坷垃,放在不远处的一块锅盖大小的石头上,垫着作砧板,用镢头背棱狠劲的敲击着。足足敲打了十五次,土坷垃突然破裂了四五瓣,一件亮橙橙的东西显露出来,这是什么啊?

    李老汉此时又惊又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尽管两只眼睛有些老花,但土色和黄橙色还是能够分得清。他又从石头上拿起那个东西,靠近眼睛上,晃来晃去,远远近近的辨识了好大一会,二指来长,一头大一头小,大头如大母手指般粗,上面有个窝窝坑;细头像小母手指般细,有个似细毛笔杆粗的洞眼,而且细头还有断茬,这不是一个烟袋头吗?看那表面颜色,一点绿铜锈都没有,而且发出鲜亮的橙色,应该不是铜的,或许是金的?
  
  惊叹不已的心,又陡生出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唯恐给别人看到了他的宝贝,更是怕别人抢走了,于是老汉看看四周,又环视了一遍,确认附近并没有人,只有百米外的一个妇女也在整菜园,并没有朝这里看一眼。李老汉像做贼似的一把抓起那个金黄的烟袋头,“唰”的一下就捣入右胁下宽松的褂子布袋里。慌忙的收拾起镢锨耧耙,跨上他的“倒骑驴”,急匆匆的就往家赶回。

   老汉到家后,嘴靠近他老婆子的耳朵上嘀咕了一阵子,二人就偷偷的跑到里屋欣赏刚捡到的宝贝。欣赏完之后,用红绸布,里三层,中三层,外三层.......,足足包了厚厚的一十五层!几乎成了擀面轴子了。然后又把红包包放到老婆子出嫁时从娘家带来的嫁妆-床头柜里,又用衣服盖了好几层,然后再用铁锁把柜子锁个结结实实。仅仅的两把钥匙,老两口一人带着一把。从此以后,他老婆子就整天笑眯眯的,有时自言自语的笑得合不拢嘴;从此以后,李老汉就不再上地干活了,整天坐在他家大门口的石头上,好像在等什么。哪怕是菜园里,麦地里都长满了荒草,老汉是绝对不去望望的。

     隔三差五,老两口就从柜子里拿出金宝贝,偷偷的看上几眼,又立即包好,再放到柜子里。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土屋糊三层泥巴还是要透风。不多久,前后院,左邻右舍,甚至于全村人都慢慢的知道了,有的长舌婆娘还在嘀咕这事儿-李老汉见到了一个“金疙瘩”。胆小的好事者,欲言又止。胆大的好事者,偷偷的找老汉直白,想看个究竟。在大家伙都知道的情况下,老汉也不好隐瞒了,又碍于邻居百世和人情的面子下,只好给强烈的想望一眼的人看了。这个人还称呼老汉为二叔呢,虽是本姓,但宗族关系偏远了许多。一看不要紧,但这下“亮瞎”了那个人的眼睛,不过那人有点文物见识,见到这个金烟袋后直喊漂亮,活到现在还没有见过这种金宝贝。那人起初说,应该把地里捡到的金宝贝捐献给国家,不但给点钱,而且还要发个文物捐献荣誉证书呢。老汉头摇了一下,不愿意,并吐言“听说给的太少。”又说咱不是专门挖盗的,只是在咱自家的菜园里捡的,不想上交。

    老汉又由此岔开了话题,说咱村北五里有个土台垄,据传是古代某小国贵族墓葬,国家考古部门曾在那里出土过很多很多文物。在一次发掘中,还发现了墓葬上的一个盗洞,洞里还有一个竖直向上的人骷髅呢,人头上还有一块大石头卡在那里,专家认为那是一个入洞盗宝的盗墓贼,当他把所挖到的所有的东西传递上去以后,地面上的盗墓贼就起了杀人灭口,以图全部吞赃的歹意,于是趁那个洞内的人还没有爬上来时,就恶狠狠的向洞内砸下一块大石头,然后又把盗洞用土极速地埋上了,洞内的盗贼于是成了冤死鬼,那是图财害命,为天理所不容。不过作恶多端,自作自受,像杀人放火盗墓抢劫,说是死有余辜,也算同不得情的。
    老汉又说起来,盗墓贼和考古部门总是玩游戏,盗墓贼盗挖了墓之后,考古部门于是就跟随者抢救性发掘;考古部门抢救性发掘之后,盗墓贼又开始继续在黑夜里玩“发掘抢救”。不少没职没业的人,渴望一夜爆发,干起摸金校尉的勾当来,不少人因此犯了法,进了局子,一蹲多少年。但是还有人像夜蛾子扑火一样,前赴后继,以致丢掉了性命。这不前二年,后庄子的一个人看到别人发不义之财,手也开始痒痒了,不幸盗洞坍塌,他自己被砸死到里面了,一家老小还指望他挣钱去户口呢。这叫着放着美好前程,正经事不去做,偏偏“拉枪攮牛”,自寻死路。

   老汉还想再些什么,但被那个搭讪的街坊邻居,那个远门的侄子给打断了话头。那人说老汉要是想卖两个钱花花,他可以通过关系联系此道上的人。老汉沉思了一会说暂且不要联系他人,心里是想别人街坊侄子给耍了,更怕是被人给坑了。但是有一个问题老汉是绝对想知道的,老汉问那人,这个金疙瘩到底能值多少钱?哪人先说是不知,但是很快就开始胡诌说能值个三五吧。老汉一听心里乐开了花,脑子里瞬间就出现了海市蜃楼的场景:瓦屋很快就变成两层小楼房,精美的家居,各式家电满满的充斥着居室内,山珍海味,灯红酒绿,高朋满座,所有的人都夸奖他有本事。李老汉越想,心里越美滋滋的。

  就这样,还是和从前一般,继续在门坐着暖石头,直到老伴喊吃饭,有若有所思的回屋里吃饭,然后又继续到门口坐着等待,等什么,等识货的人,等走街串巷的小文物贩子。

   不久,等来了。一个带着舌帽,穿着大衣的人骑着“嘉陵”摩托车,“突突突”的在那个村子转了一圈后,骑到老汉的门口,嘴里还不停地叫喊着“有卖字钱的嘛”?恰好老汉刚刚吃过午饭后在门口坐着,伸手示意那人停下来,表示自己家里有几枚古字钱。老汉转身回家,从家里拿出数枚清代的字钱,兑换了几块钱。鸭舌帽又问李老汉还有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老汉故意卖关子,说东说西扯了几句后,说家里到有一个东西看看能不能卖点钱。然后让那人进到院子里等,但不让进屋里。老汉转身进屋,和老婆子一起拿出那个红包包,让那个人看看值钱不?老两口子的架势很自然,四只手都伸向前,只要那个人有一点异常,或者拿跑的话,两口子是绝对瞬间就会抢回来的。

   鸭舌帽说,这个烟袋是真金的,要是全形的话,可值四万块,可惜是残了,咀子和半个烟杆都没有了,仅有残缺部分连着烟袋锅子,就只值个三万块而已。问老汉卖不卖?老两口子从这个贩子手里拿回烟袋后,相互商量了一会,认为财神爷来了,应该抓住机会:卖!该贩子不露声色的从大衣里口袋中拿出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钱,用手沾着唾沫点了点,说坏了,仅仅带了两万五,还差五千块钱呢。

    文物贩子和李老汉两口子商讨,现在就用两万五买这个金烟袋可不可以?老汉心急,说愿意!但是老太太就不行了,心眼细如针,斤斤计较,认为五千块可不是小数目,一年卖粮食粒子该卖几个钱,故意拿劲不卖!

   贩子又拿出第二个方案,说是过几天筹足钱再来兑拿金烟袋。并千叮嘱,万叮嘱这老两口子,一定要把这金疙瘩包好藏好,千万不要再卖给别人!贩子说完就走了。

  怎么还不来?老两口子度日如年,又有些焦躁不安。

    过了足足有半个月,那个鸭舌帽骑着摩托车带足了三万块钱,要买那金烟袋了。打开锁,从柜子里拿出红包包,打开一看,洋鬼子看戏-傻眼了,老两口面面相觑,惊诧得当即坐到地上,老妇人几乎哭喊起来-原来包包里空空如也,金烟袋不知在哪个时辰“飞跑”了!

     要买的东西没有了,鸭舌帽骑着摩托车也就走了。之后几天,李老汉和他媳妇相互埋怨个不停。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屋门,柜子锁都是完整好好的,柜子里的衣服都并没有他人动过的样子,不会是人偷去的。老妇人自个的却又认为应该是宝贝是千年的精,本来想到她家“居住”的,想到马上就要被卖掉,于是它自己偷偷的跑了。外财不发命穷人,不久,老两口子就明白了,也算是想通了。

   话说,一天,这家的儿媳到屋东山墙旁的鸡窝里捡鸡蛋,却发现靠近院墙的鸡窝上一块水泥瓦不知让谁给踩断了,墙头上还有几个登踩的脚印子。老两口子最终知道了,金宝贝是让人给偷去了,但到底是谁偷去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