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龙且故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2016-11-05 23:59:23|  分类: 国内考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苴城遗址考  崔祥震 - 喜上眉梢 - .

 龙且故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 喜上眉梢 - .

  本文导读/目次

A  序文

B 正文 
1 龙且城遗址考
(1)龙且城遗址 建筑规模
    外城:城墙 瞭望台 城门 城壕(护城河)
    内城: 城墙 城门  城壕(护城河)
    最早的港口
(2)龙且城遗址发现的文物
   地面文物遗存
   墓墩群
   铭文陶片
   元代龙且铜权

2龙且城的人文轶事与历史沿革
(1)人文轶事:龙且  潍水之战
(2)历史沿革: 海州 龙且县  龙且镇

3东海郡太守利秩及后裔墓葬
(1)利苍家族 历代“相侯郡守官爵职表
          部分利、黎二姓,源自长沙相利仓(黎朱苍)

(2)利秩及后裔墓葬分析
   
4龙且城遗址的保护意义



序文

   本文《龙且城遗址考》,是通过卫星遥感技术,探测到的实际地理状况和测定数据加以分析,同时参考了起始于2011年“苏北汉代城址资源调查”,南京博物院联合徐州博物馆、连云港文物保护研究所对相关古城遗址勘探测量后,于2014年10月成文的《江苏徐海地区汉代城址调查简报》之《龙且城遗址》等考古资料,并参考其他相关文史地理文献,而撰写本文。

   龙且古城,是很有代表性质的中等规模的汉代小方城,在笔者所考究的鲁南苏北之地中,这种规模的汉代城址,多带有军事性质的竟有数十座以上,比这种方城面积大者,仍然很多,几乎皆为笔者所著录。

    为了保证准确性、客观性,其他相关资料,凡是与实际地理与历史文献相抵牾的描述,或者测量数据不吻合者等,皆不在此引用。
                                                                                                                                                                            崔祥震 

2016-11-05——2017-01-29

龙且故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 喜上眉梢 - .
 


 
龙且故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龙且城遗址考

      龙且城遗址,是始建距今2200余年的秦汉之际的古城遗址,为鲁南苏北地区间,中等规模的汉代城池。该城址位于苏北连云港市灌云县龙且镇驻地龙且村东北100米,与古城村前,这两个村庄皆以古城而得名。 


     龙且城,传说是秦末汉初之际,项羽刘邦两个灭秦的军事集团间,所进行的楚汉战争时期,与刘邦的大将韩信对战之际,由项羽的大将龙且在所筑的军事城垒,因此,该城以龙且得名。龙且城,有时也写作龙沮城,或者龙苴城等。

     以楚汉将领命名的古城,在当时大多带有军事性质,除了龙且城以外,在鲁南苏北淮中之地,就有钟离()城(还有一个岳城,亦称钟离()城。见笔者相关研究性文章《岳城》、灌缨城等等。

   

     苏北地区所有古城遗址中,灌云县境内龙且城是保存相对完好的古城址之一,1988年被灌云县政府公布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被连云港市政府公布为第四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被公布(苏政发[2011]181号公布)为第七批江苏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龙苴城遗址考  崔祥震 - 喜上眉梢 - .
 

 

龙且城遗址 建筑规模

     龙且城遗址由内外两圈城墙相套的建筑规模,外城是近似矩形的布局,内城在外城内,靠近北城墙中间部位,呈现一个正方形的建筑布局,内城的北城墙与外城北城墙是重合在一块的,即内城北墙是外城北墙的一部分。 20世纪60年代之前,龙且城内城与外城城址保存相对完整,四面城墙及护城河大体尚存。七十年代之后,由于附近社员耕作滩平,及其推土用于烧砖瓦或者宅基地,护城河被掩埋,古城墙大部分被毁坏殆尽,甚至于被挖成坑塘。龙且故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 喜上眉梢 - .

 
 



龙且故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 喜上眉梢 - .
外城
      尽管外城的城墙大部分在地表已不明显,但依据残存城墙部分和古城墙遗迹,可以明确得知古城布局格式和建筑规模。

       外城,近似矩形的建筑形式。外城中心地理坐标,北纬:34°22′21.82″,东经: 119°06′42.33″。东城墙与西城墙平行,方位角10°(北偏东10°)

      东城墙,全长约440米,墙基宽30余米左右,地面残墙中间高度1-2.5米,呈现中高边低的南北向土垄状,东城墙的南端略高。
      古城东南角,东城墙的最南端,有一座高台,高出地面五米左右,据传说是城楼,或者是砲台的位置,实际上是东南城角的烽火台,或者瞭望台

      西城墙,全长约480米,但该城墙的北端被毁,形成一片洼地。因此西城墙地面残存长度,测定为320米许、墙基宽20-45余米左右,高度1-3米,呈现明显的夯筑土墙之状,中南部位较高,最高达6米许。

    北城墙和南城墙并不平行,北城墙方位角105°(东偏南5°),南城墙方位角90°(直东西向)
    北城墙全长约460米,西半部地势低,并被民居所占。该城墙的东部地面残存,残长约260米,墙基宽 21 米许,并呈现土垄状,垄中间高度1-2米许。
     南城墙全长约400米、墙基宽约30米;中部与东部呈现边低中高的土垄状,高度1-2米。南城墙的中部位置,在过去曾勘探出一座城门,城门形制与具体尺寸皆不甚明确。

     根据卫星遥感图,笔者分析并推测,在西城墙从南至北315米处,也即残存城墙的北端,是一条从城里延伸至城外的凹沟,可能就是西城门所在。东城门可能就在这条凹沟与东城墙的交界处。这条凹沟为稍许东北西南的方向,距离内城台30米。北城应该不存在。


    因此,实际上城址平面,呈现的是一个方向10°,四边并不完全相等长的梯形布局,面积约180000平方米。

     外城的东、南、西三面城墙外的护城河,基本淤塞为农田,护城河紧靠城墙外侧,普遍宽度为40米许,深度约4米。护城河所在的部位地势稍低于周围,由于是护城河,所以城墙外面的田地多以“城壕”命名。除了那三面地面不明显存在护城河痕迹外,北城墙外的北护城河至今尚存,且在城墙东北角外形成一个20米许见方的坑塘,据说是古码头所在。实际上城北的这条护城河,就是那条东西向的自然河道的一部分,城墙的其他三面护城河,都是从这条河道引水的,上面所说的那个坑塘,也是东护城河与这条自然河道的交汇处。但是,今天的那条自然河道即北护城河,已经并萎缩成了一条很窄的小河道,向东延伸,且形成一条田间季节性的自然水沟。
龙苴城遗址考  崔祥震 - 喜上眉梢 - .
龙苴城遗址考  崔祥震 - 喜上眉梢 - .

    
 龙且故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 喜上眉梢 - .
 

 内城           
    内城,其实就是外城内的建筑中心。 内城今呈现为方台状,高度3.5米-4.5米,方位10°,其中心地理坐标,北纬:34°22′27.93″ ,东经119°06′42.73″。

    内城平面近似方形,各面城墙长度均为100米许,总面积约10000平方米,是外城的1/18。曾勘探出东、南、西三面城墙墙基宽度均为10米许,因内城的北城墙与外城北城墙共用,故内城北墙基宽也是21米许。

    南墙中部勘探出城门遗迹一处,该内城门宽约 6 米。东、西、北三面内城门不存在。

     内城的护城河紧靠内城城墙外侧,内城北护城河与外城北护城河同样也共用,即今那道自然河道残存。东、南两面护城河普遍宽度约为20米,深约3米许。其西护城河则被冲毁为低洼地,因此情况不甚明确。

龙且故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 喜上眉梢 - .
      
     龙且城遗址发现的文物

地面文物遗存
     龙且城遗址残存文物很丰富,逐层填土夯实的城墙中,夹杂有绳纹灰陶筒瓦、板瓦及其篦纹地砖、瓦当头、排水管等建筑材料残块,地表土层随处可见清灰陶罐腹、瓮沿,釜底、钵口、豆柄等,及其白衣红褐泥质陶簋、褐釉灰质粗瓷罐生活用品残片,还曾发现完整的汉代陶罐与铜箭头(矢),及其五铢钱等文物。据悉,人们还曾在古城附近发现唐代的都督府公牌等文物。

       龙且城遗址周围的古墓群,主要分布在本县龙苴镇和陡沟乡这两个乡镇境内,俗称“七十二墩”,意即七十二座古墓。龙且墓群主要集中在龙且故城西南2000米许,龙且镇驻地西南南李村附近。在1984年文物普查中,市县文物普查人员查出30余座,有15座已为改岭造田所毁,已挖毁的多数为木椁墓。这些土墩外观呈馒顶状,直径约15-20米,高1.5-3米许。1990年仍存15座,有“秃丫墩”、“朱墩”、“白马墩”、“青龙墩”、“玄武墩”、“半边墩”等。出土过神兽镜、连弧镜、玉猪、陶罐、五铢钱等汉代文物。
 
铭文陶片
龙且故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 喜上眉梢 - .
 据《连云港文化网》连云港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主办 2009-7-7  灌云县博物馆、灌云县文化局 提供)报道,灌云县博物馆工作人员在龙苴镇古城村龙苴古城遗址西侧一水塘边发现一块带铭文陶片。 此块陶片呈弧形状,长29cm、宽19cm、厚2.5cm,一面布满绳纹,另一面阴刻“弟二仲”、“者”、“河”等带有汉简风格的十二个汉代文字,从器形上来看,应是汉代井圈底部的陶片,该带铭文的陶片对研究汉代书法史提供了实物研究资料。 

 元代龙且铜权
    据《考古》(1995年03期)及《文物》(1996年08期)等资料介绍,1990年9月,在龙且故城西侧,龙且镇镇北一组村民打井时,在距离地面约1.5米深处发现一件元代铜权,随即交县博物馆收藏。该权身纽高2、座高35、通高10、通宽5厘米,呈六面六棱形,上部有方环鼻,下部束腰,底座呈阶梯形。权身正面阴刻“大德十年”字铭,背面阴刻“益都路”3字。元成宗大德十年即1306年,此即铸权时间。《元史.地理志》海宁州条:“至元十五年,升为海宁州海州路总管府,复改为海宁府,未几降为州,隶淮安路。领三县:朐山、沐阳、赣榆。”当时灌云县属朐山县,隶海宁州、淮安路管辖。朐山县与益都路东南领县毗邻,故该铜权当是由别处传至灌云县的。 

     无独有偶,又据《考古》(1995年第03期)1986年春,灌云县叮当河伊山乡段拓宽工程中,民工在距地表下3米深处,发现一件元代铜权,权身为环钮、球体、束腰和圆台体座四个部份组成。通高10厘米、钮高2.4厘米、球体直径4.8厘米,重750克。权体阴刻不连贯铭文“口口二士”四字其中“口口”二字竖刻,疑是‘梁家”。  

       还有,据《考古》(1997年第09期), 1994年4月,赣榆县城南乡一农民在距地面一米多深的地下,发现一枚元代铜权,为县博物馆征收。该权身呈六面体塔形,六棱六面,上窄下宽,上端方环扁钮鼻,近底部束腰形连接扁六边台阶座底。该铜权高1 1 .5厘米,重900克。正面楷书阴刻铭文为“至顺三年”四字(铜权铸造年代为元至顺三年,即公元1 332年),其右有一“平”字,背面铭文为“益都路造”四字。“益都路造”即益都总管府造。“平”字系为经校允许上市使用或表示铜权为官方政府铸制。此铜权的发现为研究元代衡制提供了一例新的实物材料。

    笔者认为,于龙且城西侧发现的元代龙且铜权,也可能是元代官员迁任带到龙且的,或者在元后明初兵荒马乱之际,官员或者后裔携带遗失至此的。而且由上可知,1990年9月于龙且故城附近发现有“大德十年”、“益都路”字样的六棱权,与 1994年4月赣榆县城南乡农民发现有“至顺三年”、“益都路造”字样的六棱权,都是益都总管府的官方铸造的铜权。而1986年春灌云县叮当河伊山乡段拓宽工程中发现有“口口二士”(或为“梁家二士”)字样的圆台体元代铜权,则为当地富豪私人铸造的铜权。





      龙且城的人文轶事与历史沿革
 
      明《隆庆海州志》也注明:“龙苴故垒在海州西南六十里,有大小二垒,韩信下齐,项羽遣龙苴筑垒于此, 后因名龙苴。”
     清代学者顾祖禹撰《读史方舆纪要 卷二十二 海州》载“龙沮城,州西六十里。《城冢记》(唐代皇甫鉴著):楚将龙且所筑也,韩信下齐,项羽遣且筑垒,大小凡二。刘宋泰豫初,以垣崇祖行徐州事,戍龙沮。萧梁置龙沮县,兼置东彭城郡。后魏因之,并移海州治龙沮城。高齐时废。唐武德四年,亦置龙沮县,属海州。八年废。今为龙沮镇。魏收《志》龙沮县有即丘城,盖与山东沂州接界。
    龙且城,龙苴城,或说是龙且故城,即《方舆纪要》所指的龙沮城。“韩信下齐,项羽遣且筑垒,大小凡二”,或志载的“大小二垒”。即指龙且城的内、外两城。

龙且城的人文轶事

   据《史记 七十列传 淮阴侯列传》记载,秦末汉初之际,楚汉战争时期,西楚霸王项羽的将领龙且,任楚军大司马。前206年,汉王刘邦起兵平定三秦,楚将与魏相项佗与汉将灌婴在定陶之南交战失败。前204年,楚将龙且、项声攻淮南,大破汉将黥布(即叛楚归汉的英布)军。黥布逃亡汉军处。前203年十月,韩信平定临淄(今山东淄博东北)田广败走高密(今山东高密西南),向楚求救。项羽派遣大将龙且率二十万大军攻打韩信。十一月,龙且与韩信在潍水对阵。韩信在夜间于潍水上游堆土袋造堰塞水。韩信率军半渡攻击龙且军,又使计假装败走,龙且轻敌,不知是诈,率军追击。韩信决堰淹龙且军,韩信反击,龙且军溃散,骑将灌婴追杀。龙且被围困于汉军中,被杀。韩信因此自立为齐王。项王听说龙且军被歼灭,特别惊恐。

     《史记》中提及有人劝龙且:“汉兵远斗穷战,其锋不可当。齐、楚自居其地战、兵易败散。不如深壁,令齐王使其信臣招所亡城,亡城闻其王在,楚来救,必反汉。
      “深壁”,就是待军坚守,高筑营垒。此龙且城大概就是在楚汉两军对垒时,楚军将士负土所筑的军营。

   但是,史记所言的龙且大军被湮没的“潍水”,“潍水”,即今山东省境内的潍河,上源称“淮水”,其一自山东临沂,斜向东北,经沂水、莒县、诸城、至今潍坊、高密、胶州入东海。“淮水”或者“潍水”说并不在今灌云县龙且镇古龙且城附近,可知龙且军和韩信军的楚汉对垒是一个不停变动的区域,今灌云县古龙且城是当时两军对垒之一,潍水也是对垒之地。可以作证的是:唐代李吉甫所撰《元和郡县图志 》之《卷第十一 河南道七 曹州濮州密州海州沂州莱州淄州登州》载“密州 高密县”之 “龙且城,在(高密)县西南五十五里。楚将龙且所筑也。”又载“海州[海州,朐山县,上。郭下。本汉朐县也,属东海郡。]”之“龙且故城,在县南六十里。
   可见,龙且城,或说是龙军大军所建筑的营城,并非仅仅此地一处,至少是有两处以上。
   (唐代)高密县西南五十五里的“龙且城”,大致就是韩信塞潍水湮没龙且大军地方,也即潍水附近的楚城。唐代朐山县(汉朐县,即今江苏省连云港市西南锦屏山侧、山东省临沭县东南的故朐山城。南六十里龙且故城,即本文所研究的龙且城,据悉,都是楚大司马龙且率楚军将士所筑。
海州志载:“元初改海宁府,又为海宁州,下属旧东安县、东海县、广饶县、龙苴县、曲阳县。”
       


龙且城的历史沿革

     《淮安府志》还载:“东魏武定七年,首设海州治于龙苴,领六郡十九县,东彭城郡亦治于龙苴。北齐年间迁朐山之阳。”
      从楚汉战争龙且筑城,至汉代仍为军营重地。南北朝时期,刘宋泰豫之初,南朝齐著名将领,下邳人垣崇祖,营治徐州,便驻戍在龙且城。
    萧衍的梁朝之际,设置龙且县,兼置东彭城郡于此。后魏因之。东魏武定七年,海州府并移治所于龙且城。
    高齐时废海州府东彭城郡府迁至锦屏山。唐代武德四年,又置龙且县,属海州郡。武德八年废龙且县。故城大致荒废于此时。

     武德八年后,唐、宋、元、明、清各代为龙且镇,即今龙苴村地,并非在古城内,属东海县。

  《海州志》还载:“元初,海州改海宁府,又为海宁州,下属旧东安县、东海县、广饶县、龙苴县、曲阳县。”那时的龙苴又成为一县之府,此时的龙苴县府也并非驻废城内,而是驻在今龙苴镇上。

     民国时期,1912年4月,析东海县东境之地置灌云县,龙且镇属之,至今

    

    魏收《志》龙沮县有即丘城,即丘城即祝丘城,其遗址位于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汤河镇故县村,大概是因为龙且城盖与山东沂州(今临沂地)接界。
    
    唐代文学家、常州刺史独孤及 曾从龙且泛舟于楚水,即龙且后的古涟河,望见河道两岸,鸟禽呼应,渔榔相闻,秋景萧然,黯然神伤之际,遂赋一诗《早发龙苴馆舟中 寄东海李司仓》(选自《毗陵集》)道“沙禽相呼曙色分,渔浦鸣榔十里闻。正当秋风渡楚水,况值远道伤离群。津头却望后湖岸,别处已隔东山云。停舻目送北归翼,惜无瑶华持寄君。

 
    



  龙苴古墓葬群
为长沙马王堆墓主长沙国相、驮侯利苍的曾孙,东海郡太守利秩及后裔墓葬
     




利苍家族 历代“相侯郡守官爵表 
 
龙且故城遗址 考古图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 喜上眉梢 - .
   

    汉惠帝二年四月(前193),封长沙国丞相利仓(一作利苍,或黎苍)为轪侯。轪侯国都在今湖北蕲水县西四十里。传四世:侯利仓-侯利豨-侯利彭祖-侯利秩。元封元年(前110),侯秩为东海太守,行过不请,擅发卒兵为卫,当斩,会赦,国除。

部分利姓和黎姓,同源自长沙相利仓(黎朱苍)
   《前汉书 王侯 世袭表》把长沙国丞相利仓写为“轪侯黎朱仓,该是汉代之际利与黎同音,字相通用。利姓,即黎姓。
      黎姓早期发源地当是今山西黎城县东北一带,即春秋时黎国都城所在地。早在战国时期,黎姓或因仕宦而处,或因避难而居,西入陕西,东向山东、河北,南徙江苏、广东、广西及越南湖南为黎姓的第一大省,约占全国黎姓总人口的40%。在全国的分布主要集中于湖南、四川、江西,这三省地。
   利姓的始祖李利贞为楚国老子的后代,后人为纪念他,取利字为姓,是利姓的主要渊源,其它渊源还有出自芈姓,来源于封地;出自姬姓者。

  笔者认为,湖南、四川、江西临近三省的现今黎姓,实际上就是利姓,尤其是湖南等地的黎姓,极大可能就是(湖南省之地)长沙国丞相利仓“黎朱苍”的后裔,或者是利仓家族的后裔。

利苍      
      前193~前185年在位 始封之侯     ((索隐汉书作「轪侯朱仓」,),轪。集解音大。索隐轪音大,县名,在江夏也。长 沙相,侯,七百户。二年孝惠二年戊申(公元前193年)四月庚子,侯利仓元年。索隐汉书作「轪侯朱仓」,故长沙相。)

利豨
     前185~前164年在位 利苍之子     (侯豨元年。)

利彭祖
      前164~前141年在位 利豨之子  (十六年孝文前元十六年丁丑(公元前164年),侯彭祖元年。)

利秩
     前141~前110年在位 利彭祖之子 (元封元年孝武元封,元年辛未(公元前110年),侯秩为东海太守。)



考证为东海郡太守利秩及后裔墓葬
     1991年,龙且故城附近,龙苴镇周围出土了规模较大的古墓葬群,但墓葬曾被盗窃和破坏,反映死者身份的文物如印章之类遭盗窃殆尽,因此当时无法认定墓主是谁。有关专家学者经过研究,根据墓葬的形制规格和出土文物,分析认为该墓葬年代为西汉中晚期,墓主为当时具有较高政治地位和经济实力的人物,后经有关人士多方考证,称龙苴古墓葬与早年出土的轰动国内外的长沙马王堆墓主驮侯利苍有关。
     据史书记载:“利苍死后,长子利希十多岁,于吕后三年袭侯爵。利希死后,其孙彭祖于汉文帝十六年承袭爵位。彭祖死于汉文帝二十四年,其子利秩袭爵。”据《汉书 世袭表》卷十四,诸侯王表第二载“侯秩嗣,元封元年坐为东海郡太守。”利秩后来迁任东海郡任太守。汉武帝刘彻两次东巡,经东海郡北上琅琊郡,路过彭城郡,觉察东海郡历经楚汉相争,当地群众对楚依然有着深深的怀念,设庙祠、竖碑碣来凭吊,故时有反对汉王朝统治的举动出现。汉武帝在听取东海郡太守汲黯对这里民情的反映后,决定加强对这里的控制,将四代封侯的利秩,从南方调来镇守此地。

   在利秩镇守期间,皇帝侍卫随从官宁承任职东海郡都尉,统领本地的将卒,负责军事训练。两人同时任职东海郡,后因争权反目,分别不断向汉武帝举告,攻讦对方。结果宁承因“役使贫民数千家”被利秩告发罢官。宁承于是联合朝中御史大夫张汤反告利秩,罪状是东海乃渔盐钱饶之地,利秩在此勾结豪强,从煮盐、冶铁中获得巨利,积累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伺机发动叛乱。利秩拒不认罪,正待上书申诉,张汤却欲先动手逮利秩鞫审。利秩擅自发动自卫战斗,打跑了张汤的捕卒。史书记载:“元封元年,侯秩坐为东海郡太守,行过不清,擅自发兵为卫,当斩,会赦免。”后利秩被撤职,命就地供养,不久郁郁而终。

    因利秩有上述特殊原因而留居东海郡,利秩和其子均死于当地。利秩父子死后,按南方楚乡的丧葬习俗下葬。62年后,元康四年,汉宣帝下诏,准许利秩的孙辈从东海郡迁居老家竟陵(即湖北省汉水南岸潜江)

   有关人士反复研究对照有关资料后,认为龙苴出土的古墓葬与长沙马王堆墓主的随葬品,十分相似,符合各自死者的身份。长沙马王堆墓主利苍因是封侯的丞相,棺椁比利秩的棺椁宏伟宽大一些,前者用木材70多立方米,后者用50多立方米。两者墓葬里随葬品均有碳化稻种,皆有铁制佩刀。证实了当时两处墓葬的礼制和葬俗相似。因此人们认为龙苴古墓葬群为东海郡太守利秩父子无疑。






       龙且城遗址的保护意义

   龙且故城,因两千多年前,为抗击刘邦集团的韩信汉军,西楚霸王项羽就派遣大将司马龙且在此筑城迎敌,后这座城堡就被称为龙且城。此城历代称为驻兵所,为淮北古塞,兵家必争之地,还一度曾为龙且县,或者海州府治所,可见龙且城历史悠久。
    龙且城保存的遗物、遗迹丰富。除古城遗址外,有古港码头石坝,祝墩马庄商周遗址,七十二座墩、范庄汉墓群等,尤其重要的是西汉东海郡太守利秩及后裔墓葬的发现。
    据出土的文物,布币、刀币、兵器铜镞、陶器等考证,大约在2000-5000年间龙且这块土地上,就有人类生息繁衍。
   

    
     在距龙且城北数百米外的古泊涟河对岸,有关专家发现了一处约两千年前左右古海港码头的大石坝。《连云港港志》把这石坝记载为“这是我国最早的古海港码头。”

   据《海州志》记载,宋皇佑四年,即公元1052年在龙苴镇建“圣福寺”,至南宋宝佑年间,即公元1255年新建“东岳庙”。可知有着厚重底蕴的古城历史文化氛围,显示了它曾经的辉煌与繁荣。自南宋以后,黄河故道冲击的大量泥沙,使海岸线不断东移,龙且失去了海运水运的优势而逐渐萧条。有资料述,龙且古城在 1668 年的郯庐大地震中遭到破坏,城墙全部塌毁,建筑荡然无存。此说当缪,实际上,龙且城在清以前数代,就是一个被风吹雨打而侵蚀的废弃土城了,何谈清代大地震使之倾圮之说。


   两千多年来,龙苴镇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用名人命名的城镇,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显示了它的古老与辉煌。据《海州志》记载,宋皇佑四年,即公元1052年在龙苴镇建“圣福寺”,至南宋宝佑年间,即公元1255年新建“东岳庙”。可以看出当时龙苴经济的富足和文化的繁荣。

  自南宋以后,黄河故道冲击的大量泥沙,使海岸线不断东移,龙苴失去了海运水运的优势,经济开始滑坡,人口锐减,经济萧条。


   研究龙且故城,对于考证古代历史,对于宣传与传承悠久的历史文化,对于研究汉代古城的分布与建筑规模,对于古城遗址和其他遗址的合理保护,对于今天精神文明建设,对于发展当地经济的辅助性作用,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崔祥震

 2016 11 5-2017 2 1
 


    --------------------本-----------------------文-------------------------终------------------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