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邾庄公死之余谈 [崔祥震 2011-12-18]  

2016-01-27 22:38:06|  分类: 邾国&小邾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邾庄公死之余谈
 [崔祥震 2011-12-18]
邾庄公死之余谈 - 喜上眉梢 - .
    
邾庄公-曹穿 极昏聩

    在《邾人偷袭鄅国抢美女[喜上眉梢 2011-12-14]》已经谈到:肮脏的邾庄公在鲁昭公十八年(公元前524年)夏六月派人抢占鄅国公主,洗劫小国宫室。
    鲁昭公十九年(公元前523年),因为这件事而遭到了鄅夫人娘亲国-宋国的讨伐,并侵占了邾娄子国的虫邑。还逼其在此盟约,唯宋马首是瞻,娄子国遂成了宋国的走卒。

    因为鲁定公二年(公元前508年),与邾庄公狂饮的邾娄大夫夷射姑外出小便,不但不给讨肉吃的守门人肉吃,而且夷射姑还羞辱殴打他。所以第二年二月二十九日的这一天,守门人门庭浇湿,诬陷是夷射姑撒的尿啊!洁癖过甚的邾庄公于是在朝堂上命人抓住夷射姑。因为一时没抓到,气急败坏的邾庄公猛地冲向自己所坐的漆榻床,不慎又把头栽入旁边的火炉里,给烧死了。





    穷人穷命,贱命天成,整日吃青菜喝淡水,没有任何社会地位的奴仆要一块肉吃,不也是可怜之举吗?!在《曹刿论战》中,鲁国大夫曹刿说出了一句历史性的真理,“肉食者鄙”!肉食者就是当官者,古代乡野穷苦百姓何以沾得起荤油气,所以称为草民。鄙,释为浅陋,君臣没有眼光和大气,何以治国?
  
    吃肉的邾大夫,按说还有封邑供养,但是他却跟奴仆一般见识,一点点的素质都没有,枉为大夫职称。一不做二不休,最后遭到冤打的门人伺机报复,显然罪责之先是出在这个当官的身上
      按钱钟书先生《管锥编》中云:“按阍报去岁为夷射姑“杖敲”之辱,因旧事而诬之也。”所言极是。

     不少人,以此为例说,“小人得罪不起,伺机就会报复。”矛指这个门人就是小人,不错门人就是小人,小人物,一个任奴隶主可以随意宰割的奴仆,一个没有人和地位和生活保障的最底层劳动人民,但是他也是有起码尊严的。

     一只最温柔的兔子,你无辜敲打它,它也会咬人的。你欺侮兔子而不让兔子有一点愠色?你乐意让一个上层二级奴隶主随意殴打,而不许这个奴仆有一点恨意?

   只要设身处地的想一想,站在最普通的劳苦大众的立场上,而不是站在统治阶级和富裕阶层的立场上看问题,才会持有怜悯的心态与最起码的道德标准看待这个问题。

    所以,在鲁定公三年(公元前507年),作为立位三十四年国君的邾娄庄公,一贯昏庸至极,因为一泡似是而非的“尿”而暴躁如雷并栽入炽炉中烧死,确实是死有余辜,不足惋惜。


     


     问题是他死后的鬼魂更不仁义了。《春秋 定公三年》云“二月,辛卯,邾子穿卒。秋,葬邾庄公。 ”正义云:“六月乃葬,缓。


    定公三年(前507年)二月,邾娄子曹穿被烧死了,到了六个月后的秋天(八月)才埋葬,何故?缓——推迟了! 
    是什么原因殡葬推辞了半年,《春秋》、《左氏传》及其公羊、谷梁等各家传释都未说明。其实根本就不要解释,很明显,根据春秋惯例,主要是备丧、置葬需要相当的时间。

    而对于曹穿,这个最后谥为“庄公”的邾娄子的特殊之处在于,他死后,他的儿子们首先可能要查明致死老邾死亡的其他人的罪责,所以便有了邾子穿卒葬与殉人,前后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也就是何种因果关系,我们在下面继续谈论。




    邾隐公-曹益 更昏庸

    谁去负责定罪,当然是老邾的长子,其死后即成为国君继承人,邾国第十七代君主邾隐公-曹益。邾隐公是一位昏君,昏庸的程度比他父君邾庄公还要出格数倍!
    看看历史记载,便可知:邾隐公既即位,不按周制而采用非礼之冠,也就算了。孔子也认为无所谓(自《孔子家语》)
    鲁定公十五年(前495年),邾隐公朝鲁,执玉高,其容仰。鲁定公受玉卑,其容俯。子贡观之曰:“二君将皆有死亡焉高仰,骄也;卑俯,替也。骄近乱,替近疾。君为主,其先亡乎?”孔子的高明徒弟子贡看到邾隐公骄傲自负无礼节,必定会亡国。以后,邾隐公果然失去了国家。

    在鲁哀公二年(公元前493年)时,鲁国三卿伐邾国绞邑,邾人贿以漷东田及沂西田,盟于句绎邑。鲁哀公七年(公元前488年)鲁伐邾,鲁师几近靠临峄山,到达了邾国都城的城门-范门,邾大夫都劝谏,邾隐公却不听。茅成子(邾国大夫,食于邾之茅邑。茅邑,在泗水畔西,今济宁市鱼台县、金乡县境内。请求告于吴国援兵,邾隐公不许:“鲁击尺柝闻于邾,吴两千里,不三月不至,何及于我?且国内岂不足?” 邾隐公认为自己国家的兵力够强盛了足以抗衡鲁国的,且长江姑苏的吴国遥远,不认为应该求救于它。成子看到邾君不听,且国之将亡,遂以茅邑归于鲁国而叛逃。

    鲁师入邾国,在其宫昼夜掠夺,邾国民众在峄山强烈反抗。鲁师把邾子益带回鲁国,献于亳社,囚于负瑕。

    不久吴国援兵至,鲁国交出邾子益-邾隐公,又让吴师带走了。
     
    邾隐公第一次在位19年,被吴国俘虏废黜,后来逃到鲁国、齐国。吴王夫差立他的儿子邾桓公继位。前473年,越王勾践灭吴,扶植邾隐公复位。前471年,邾隐公暴虐,越国把他废黜,立他的儿子邾子何继位。昏庸的邾隐公最后死在越国。
   此时春秋时代已结束,战国时代已经开端了。

   《汉书·地理志》:“故邾国,曹姓,二十九世为楚所灭”。邾隐公时,繁乱的春秋时期将尽,大体已经开始进入弱肉强食的战国时期了。按《左传·文公十三年》(前614年):“邾文公卜迁于绎”。邾文公曹籧篨将都城从訾娄迁到峄山之阳的纪王城,至此也仅仅才是一个半世纪而已,邾国就开始滑向历史的低谷了。历史总趋势如此,并非是小小的一个东夷小国所能够自己决定的。 邾隐公曹益下,间有邾桓公曹革(前485年-前474年,吴王夫差立),邾子曹何(前471年—?),以下多世系失传,爵断。战国时有邾娄考公,隐公之曾孙。战国中期,孟轲彰显于世。孟轲时有穆公,改邾为邹。(《孟子·梁惠王下》之“孟子谏邹穆公篇”)邹穆公后传七世,邹国为楚所灭。



   




   



   “殉五人” ,为何人?

    用活人殉葬是中国古代一项残忍野蛮的制度,秦汉以后有所收敛,往往代之以木俑、陶俑。秦汉以后就很少有人殉葬了。

     邾庄公卒,这种小国国君死后都要“殉五人”,实在可恨!《左传 定公三年》云先葬以车五乘,殉五人。 定公三年(前507年),正是在孔子(公元前551年―公元前479年)的生卒年限间,当时孔子值四十四岁,听说邻国的昏君用活人陪葬,所以遭到了他老人家“断子绝孙”般的唾弃与诅咒----“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对“先葬以车五乘,殉五人”之观点和认识,《正义》云:“欲藏中之洁,故先内车及殉,别为便房,盖其遗命。” 
    按此《春秋左传正义》说法,“殉五人”是邾庄公生前的遗命。

  《十三经注疏》云:“正义曰:以人从葬谓之殉。邾子好洁,以人为殉,欲备地下埽除。若令与柩同入,恐其污履藏内。欲其藏中之洁,故先内车及殉,别为便房处之。传言此事,意在非责邾子者,是葬者自为,则非庄公之罪,无为辄说此事,故云“盖其遗命也”。邾子坠炉而卒,不应得有遗命。疑其是遗命者,《礼》国君位而为椑,初立即营死事,当是平素之时,先有此命,葬者奉行之。

   《注疏》的意思是,邾庄公喜欢干净,有洁癖。所以先埋葬,然后放五辆车与殉埋五个人,防止污染这厮的尸体,这些殉葬者是为了打扫阴宫用的。殉葬物人的恶事,并不是邾庄公自己在生前的遗命---生前就指定好殉某五个人的事。

   然按《礼记》云“国君位而为椑,初立即营死事,当是平素之时,先有此命,葬者奉行之。”  何况老邾如此突亡,也不可能有遗命。

   其实《礼记·檀弓上》云“君即位而为椑,岁壹漆之藏焉。” 郑玄注:“椑谓杝棺,亲尸者。”郑注云:“ 椑,著身棺也。”王者礼繁,当预备。也就是说,世子或者王子一开始继承国(王)君的位置时,就张罗置办寿棺,准备百年之后的“死事”,且每年都用油漆漆刷一遍。(和过去解放前后农村上了年纪的人就开始采购置办寿棺类似,应该是前者的孑遗之风。)指定陪葬寻人,也是老邾(庄公)生前安排好的吧,而不是小邾(隐公)在埋葬老邾时临时起意,让五个活人去殉葬的。

   今崔祥震认为,《礼记·檀弓上》所言的,其实仅仅指国君初即位就开始置办寿棺,而不是指定让某些人去殉葬!
  《正义》和《注疏》都言生前指定,可能并不是这回事。老邾所陪葬的人,也不可能是他生前指定的。即使他有这样的恶意,小邾如果是个善人,完全可以不用野蛮的人殉。

   
    譬如《礼记·檀弓》记载:陈子车死在卫国,他老婆和管家谋划以活人殉葬,两人商量好后,陈子亢来了,他们便对陈子亢说:“子车先生是生病而死的,病人到地下无人伺侯,我们打算以人殉葬。”陈子亢说:“用人殉葬,不符合礼制。他虽然有病需要人伺侯,但应当伺侯他的,有谁能比他的妻子和管家更恰当呢?不用人殉葬就算了,如果一定要用人殉葬,我想用你们二位作为殉葬者最合适。陈子车的妻子和管家大惊失色,再也不提以人殉葬的事。另有个叫陈乾昔的,他病重时把兄弟和儿子召集到床前,吩咐他的儿子陈尊己:“如果我死了,一定要把我的棺材做大,让我的两个丫环夹着我。”他的儿子说:“用人殉葬不合礼制,更何况没听说有谁把殉葬者与死者装在同一口棺材的!”在陈尊己的坚持下,终于未将两个丫环埋进坟墓。

    
“葫芦僧判葫芦案”,什么人就会办什么事, 春秋战国时期之交,被孔子所诅咒的邾庄公随殉五人之事,应该是由其子-昏庸的邾隐公决定的,甚至于是其临时起意所为!而不是其它次要的人。
   再说,这起造成邾娄子国君-老邾被烧成“烤猪”的事件,在当时的国际社会上影响很恶劣,连鲁国史官都听到这出怪事,且详详细细的记录了下来,已经可见一斑了。邾娄子家族必定刚到很失面子,所以小邾-邾隐公必定会严惩肇事者,惩治谁呢?---阍者!



   邾庄公墓中殉者为何人
      按活人殉葬,殷、周君王死后就很盛行,他们死后把把生前享用的一切,包括美妻艳妾都送到坟墓中去。

    考古工作者已经从大量的商周墓葬中,除了人祭之外,还发现陪葬的人,战国之前,无论是商王、周王,还是商、周时代的方国、封国君主、诸侯、奴隶主、士、大夫的墓葬中多有殉葬者发现,只是多寡的问题。如妃妇好墓有16人殉葬,曾侯乙墓有21具殉葬者的尸骸,全部为年青女子。周朝那个烽火戏诸侯丢了江山的周幽王,他的墓中有百余尸体,其中只有一具是男性,其余全为女性,都是他的姬妾美人,应该说都是从死殉葬的后妃宫女。

    可见,从田野考古实践中,发现男性奴隶主墓葬中,陪葬者除了奴隶、奴仆外,就是臣妾妃嫔。
 
   邾庄公墓中的五个殉者,我认为,其中至少有一位是他的妃妾,甚至于还有另一位妃妾;男性殉葬的奴仆,因为陪葬了五辆马车,那么至少有一位是生前就给老邾驾车的御者;还有两位,一是守门人,二是打扫宫室庭院的奴仆,或者兼而有之。
    
    陪葬的守门人,这个绝对是确定的一个人:就是那个曾经为了讨肉吃而被大夫夷射姑辱殴,且后来报复谎称夷射姑在廷院里撒尿,致使邾庄公命人他,却出其不意的造成了邾庄公烧死的“阍者”。

      邾大夫夷射姑,即使是“造成”邾庄公死因的一个因素,因为他有一定的势力,再说也是诬陷,而最后开释的,绝对不可能是治他的罪。

      
    在宗法制度中, “阍者”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奴仆,无权无势,受奴隶主们的侮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何况其有诬陷栽赃之嫌,有犯上的罪证,必定会处以极刑。

   老邾烧死至殡葬的半年时间中,愤恨至极的当朝国君邾隐公手里,阍者绝对遭受了极端的非人折磨和酷刑。在老邾埋葬时,阍者及其他奴仆和老邾的妃妾,残酷的被捆绑活埋,或者以其他形式的砍首、斩腰,然后殉葬于老邾的墓窟里。

   临死之时,阍者想必无比的后悔,本想让统治集团内部来个狗咬狗的喜剧,使老邾惩治一下他的无礼大夫,没想到事情不受控制突发的恶化、闹大了,进而造成了轰动整个邾国及其列国间丑闻的国丧。

   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奴隶主阶级,对奴隶从来都是残暴的血淋林的压迫,可以随时剥夺被作为会说话的工具-奴隶的生命,从来都不会讲求一点儿人性与仁义。


--------------------本文----------------------2016  2 19------------------辑终-----------------

崔祥震

预告:
下文:
      ①  “东江遗址并非都城”之统证
      ②滕州“后羿射日”汉画石实为“射侯射爵”考
      ③驿城区传说的黄帝陵实际上就是汉墓
      ④ “柤邑根本就不是鲁南枣庄市母邦”之论证
      ⑤ “女娲补天”在原始社会反映的是什么现象
      ⑥ 山东昌邑古城与南昌海昏侯墓的历史与考古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