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文史学者 崔祥震

 
 
 

日志

 
 

有口古井叫“渴井”[崔祥震 2014-12-06]  

2016-01-17 14:38:26|  分类: 县故人物风情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口古井叫“渴井”

 [崔祥震 2014-12-06]


有口古井叫“渴井”[崔祥震 2014-12-06] - 喜上眉梢 - .

 有口古井叫“渴井”[崔祥震 2014-12-06] - 喜上眉梢 - .




蒋杭鲁班井 - 喜上眉梢 - .

蒋杭村“渴井”斑驳现状

蒋杭鲁班井 - 喜上眉梢 - .

蒋杭村“鲁班井”-“渴井”复原图

(山东省滕州市鲁班纪念馆内)


       明万历十三年(公元1585年)《滕县志》卷之三“市集村店”记载:“城东村落,以六十里数,时村、乌沟、勤窝、郭村、桑村、堌城、善堌、山亭最大,刁庄店、夹河滩、贾庄、漷上店、城头、东鲁、东庄里、赵家庄、东江、西江、峭村、板行、渴井、东新庄次之,其桑村、庄里、山亭、善堌集市也。”


 明代县志记载的一个名“渴井”的古村,然其在今何处?

 滕州市东南境羊庄镇北三里有数个村庄相簇一起,名张(家)杭、刘(家)杭、马(家)杭、王(家)杭、蒋(家)杭、尚屯、兴鲁等数个自然村。这几个村庄,较早立村者,为称为“杭”的村庄。但考据其村碑多言明代初期大迁移时期从外地迁居此地的。为何称为“杭”?询之乡间耋耄,得知清代至民国年间,附近有数个姓氏所开的造糖的糖坊,即是糖行,以姓氏为名,就各叫作张、刘、马、王、蒋的家行。

  “杭”是“行”白字,同音讹文而来,遂有今张(家)杭、刘(家)杭、马(家)杭、王(家)杭、蒋(家)杭等村名。


   然其地,西临南北狭长的落凤山(志又名其“龙山”),北数里又有东西绵长的尤山、中顶山、羊山、洪山等,处在丘陵、半丘陵间,地面雨多不存水,雨少地干裂的地带,水井浅就会出不了水,所以必须挖深井。所以据说,渴井是过去附近乡村最贫穷的村庄。


   相传,从前附近数个乡村的青壮年合力在今蒋(家)杭挖了一口深井,并用铁凿打穿了岩石层才见到井水。据说这眼井有九丈深,折合三十四五米。乡人都俗称这眼井为“渴井”,旧时这数个簇拥在一块的村庄,也合称名为“渴井”。有误字为“磕井”,非。

    从前有首流传已久的民谣“亲娘亲,好狠心,把俺嫁到渴井村;砍柴火,剜葛根,瓦罐子打水九丈深。”  说的就是这个地方。


    奇怪的是,远地有人知道渴井村,然而你到渴井村又找不到你要找的人,原因是你必须说出在哪个自然村。


    由于深水机井盛行,自来水遍于家家户户,渴井这口曾经深不见底,从不干涸的古井,早就废弃不用了。经受数百年风风雨雨,至今落得无人问津,自生自灭的余年,幸与不幸,无奈与否,也是一种自然规律。


      尘土掩埋,水位下降,渴井渐成为一口一年多时不见水的枯井。今细观,井台与周围已淤为平。古井筒径一撑肘宽,约米半许;但深仅约十米许,一眼见底。井壁为片石叠砌,上下对称有拾足的孔龛,苔藓野草从石间绽出。井口正上,是立在井台上高约两米的“开”字状榫卯咬合的石质井架,两根长方形立柱,两根扁平横梁。横梁中间上下对应处分别凿有四个安装绞具的浅孔,横梁下的“人”字斜柱跨在井口正中。其作用是:一是作为提水机械的支架,二是担负加盖井亭的支撑。可惜当初嵌入两条横梁中间的石质滑轮已不知去向,两个斜撑和两个轮柱也已不见踪影了。在风剥雨蚀的井柱上,斑驳可见的仅有“康熙五十二年十二月重修”的字样。

按井架样式,最上层横梁上应有挑檐亭顶,以遮阳光和雨水。 

     


        



蒋杭鲁班井 - 喜上眉梢 - .蒋杭鲁班井 - 喜上眉梢 - .

蒋杭村“渴井”口沿石的绳沟




       一口古井,是生活在此一代又一代相亲们段段辛酸的历史。

    蔚为壮观的是,从前周围村落乡亲都到此井打水,一到饭前打水的时候,井旁就聚集很人,大多是中年妇女、青壮男人。

    1986年夏,我曾多次到渴井村走姨亲,就看过这口古井。三姨养群猪,两头母猪,二十余只猪仔,满院子都是,没有插脚的缝。喂猪用水多,所以经常跟随姨弟姨姐到这口古井打过水。两个人合伙,一人扛着一大卷粗粗的麻井绳,一人挑着扁担,扁担两头挂着铁桶,铁桶的口沿系块石头,便于自动倾斜进水。井很深,黑咕隆咚不见底,扔块石头半天听不到回声,所以不能甩井绳往桶里灌水的。井台有一个台阶高,井沿石有乍半厚,打水的人不站在井沿边上,而是朝外侧身,防止滑落井里。长期打水的人壮着胆子,没打过几次水的人则战战兢兢,井绳顺着井口石沿上下滑拉。


      三十年前,我依稀记得,那时早就没有井架上的滑轮和斜撑了,乡人打水不得不拉井绳。以井口绳道看来,不知从前某个时代,用滑轮拉水并未持久多少年就坏掉了,从此就没有再安装。


      想必从渴井挖成以后,至解放前的数百年间,铁皮桶还未流行,陶水罐存用于家家户户。乡亲打水时,不知道会有多少水罐被打碎水井中,井中的陶片不知道有多厚。


      水滴石穿,绳锯木断,天成日久,石块磨烂。井绳多粗,绳痕就多宽,磨得次数多,加上时间长,磨出了绳口。

     数十年前就有石沿上的绳口,如刀割一般,滑出上下一道道相互平行的深沟般的磨口。可见,数百年之功,绝非一日之成。


     如果认为渴井是鲁班是鲁班弟子所挖的井,此仅看矫情的杜撰和附会的传说而已,没有确凿的文献和考古证据来佐证其真实性。


      渴井如果不是村碑所言造于明代,向上溯源至多不过唐宋,绝不会是春秋时代的古井,因为春秋战国时代的古井是圈状的陶甃(即泥套管,类似今天的水泥石子制造的井管。)上下套作井壁的。


      言其为“鲁班井”,认定只是“形式”也尚可,认定其是“实质”,传讹甚矣。

  

     《易经  井卦 》云“改邑不改井。”村邑改动而井不能迁走,井水既不会枯竭,也不会满溢,汲水者往来井井有序。

    社会动荡时期,社会大变革时期,为谋生,为避难,人生最痛酸而无奈的事情叫作“背乡离井”。人的乡情是浓厚的,故时,没有万不得已不会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家乡,而家乡的中心感情,却是乳育世世代代乡人的水井。


       现在,打工潮一涌一波,市中人头攒动,甩袖似云,挥汗如雨;村中寥寂无声,鸡犬不鸣,街难逢人。在这个社会大变革时期,人心是否还有“背乡离井”的乡愁?或许早就麻木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