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崔祥震 选辑自吴本《邹县志》(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2015-03-04 14:45:02|  分类: 邾国&小邾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邾史论
                                              
                                       

                                               马星翼 [清 邹县人]

  崔祥震 选辑自吴本《邹县志》
2015 01 20—03 03 
上海浦江之畔“漏风斋”

  

  2015 01 20—03 03 ,利用两个月工作之隙,十余次借人电脑传写一篇文章,可知其艰辛。
  所附照片图文资料,皆为笔者实地考察拍照与整理制作。
 
   马星翼生平简介:

   马星翼,名翼,字仲张,号东泉,清代学者,居邹县安马庄,一生著述甚多,逝后葬于故里安马庄,后亦划入滕县(即今滕州市界河镇西安楼村)。

   (张本《邹县志》记载:清马星翼墓:在城南五十里之安马庄。按翼字仲张,号东泉。著述颇富。)


峄山之阳的邾国故都“纪王城” [喜上眉梢 2012 6 1 稽考] - 喜上眉梢 - .

       
邾国故城=纪王城遗址
          纪王城,即东周时期邾国故城遗址,位于邹城东南12.5公里,峄山镇纪王城村周围,北枕峄山,南依廓山,地势开阔。地貌呈南北高亢、中部略低,源于峄山东南麓金水溪的金水河自东向西穿过故城,汇入白马河。
         【朱志】春秋鲁文公十三年,邾文公卜迁于绎,即此地。在峄山之阳,周围二十余里。按《邹山记》曰:“山下是邹县,本是邾国。”杜宇《春秋》注曰:“峄山,在邹县北。”然则自晋以前,县皆置此。又按唐杜佑《通典》曰:“故邾国城在县东南,周围四十里,上冠峰峦,下属溪壑。”此所为县乃今治。盖五代宋元嘉间迁治至此。故邾城乃故邹县也。

 【吴志】邾故宫遗址在纪城村东北里许,俗呼紫禁城是也。其西南隅有台址,高八尺,方广里许,俗称皇台。又北里许金水溪上称凫雁坡。  [金水溪,即东北西南穿古城而过的金水河上游之泉潴,在峄山东南麓下。其上山坡称为凫雁坡,传战国邹穆公时,邹人饲凫雁处。-----喜上眉梢]峄山有斗鸡台、东西仓,皆邾故事。
        【张志】邾故宫遗址,在今峄山街东齐氏林前。按济宁城南二十里有邾娄故城,地势低洼。文公卜迁于绎,或系弃下就高,以避水患欤?

据有关史料记载,邾国国都曾3次迁徙:

《太平寰宇记》称古邾城即古邹城,是孔子父叔梁纥所治之邑,即陬邑,亦即春秋时古邾国最初定都之訾娄。一说,故邾城曾在邾瑕(即今济宁市南5公里处);

有旧县志谓今北宿镇故下(曾名故县)是邾未迁绎时之故城。后说现无确据。

而公元前615年,邾文公在峄山之阳建立的都城,即邾国故城,历史典籍有确切记载。《左传》载:“鲁文公十三年(公元前614年),邾文公卜迁于绎。古时绎与峄同,后写作峄。峄山,又名东山、邹山。因其“怪石万叠,络绎如丝,故名绎焉。”《前汉书·地理志》“鲁国驺县,故邾国,峄山在北。”刘会《邹山记》载:“邾城在山南,去山二里”、“邾城在鲁国驺县,《左传》卜迁于绎,即此地也。”唐杜佑《通典》载:“故邾国城在县东南,周围四十里,上冠峰峦,下属沟壑。”

故邾城又俗名纪王城。峄山上有纪王棚、纪王墓等遗迹。清雍正年间邹县令王尔鉴曾为纪王城题诗曰:“文公迁绎处,群呼纪王城。至今人莫辩,衰草暮云平。”

而唐代以前并无纪王城之名。1934年(民国二十三年)邹县县长臧家祎督修而未付梓的《邹县新志》载:“或以为《春秋》昭公十八年,鄅子为邾所袭,从帑于邾。鄅、纪声相近,纪王殆鄅子也。此说见《邹县正志》。或以为莒有莒纪公,见《春秋》文公十八年。《左氏传》杜注:‘纪号也。莒夷无谥,故有别号。’邾莒皆夷,故君有此称……或以为纪侯所迁,故称为纪。”

清康熙年间邹县令娄一均曾题“邾城怀古诗”一首“邾城远眺日初昏,望里牛羊返旧村。故国空传临漷水,雄风枉自说鱼门。颓墙飞燕临高下,茂草凭狐长子孙。唯有峄峰长不改,千秋屹峙一昆仑。”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金水河之源,故金水溪 今称金水源。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纪王城”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西城墙中北部残留段 残留南端最高7m 一般1-3m; 宽6-10m; 延续残长350m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西城墙中南部残留段 高3m 宽5m 长15m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高木山之上东城墙残基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郭山之巅,沿山脊曲折的南城墙残基
顺着山脊墙基多残留罐片甗口典型的东周,即春秋战国时期的特征。
有的具有汉代时期的特征,说明两汉时期邹县依然以此为县城,且有防城的军队驻守。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峄山之阳 北城墙残基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高木山上 沿山脊曲折的东城墙残基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高木山西麓 东望观东城墙残基 

喜上眉梢(崔祥震)2012年5月30日、31日等多次实地探访拍摄 此仅为少部分图片

其他参见《邾国故城 与东周、秦代的“陶量”  [喜上眉梢/2012 12 2] 》 等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振)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二邾史论 
                                              
                                       
马星翼 [清 邹县人]


    邾子侠者,帝高阳之苗裔也。其先出于陆终之第五子晏安(一曰安)。晏安受封于曹,其后曹姓。(自《路史》)周武王克殷,兴灭国,继绝世。

    绍封晏之后曹侠于邾,为附庸国。(自《通考》)是为邾侠(一作侠)。侠生非,非生成,成生车辅,车辅生将新,将新生訾父,訾父生夷父,(自《世本》)夷父名颜,是为邾娄颜。


   邾人语邾声后若娄,故谓之邾娄。(自《公羊传》注)邾娄颜娶盈姓之女,(自《公羊传》)生子夏父及友。(自《春秋谱》)邾娄颜当宣王时,(自《公羊传》)尝有功于王室,王封其子友(自《世本》作肥)于郳,复为附庸。郳之后是为小邾。(自《通考》)或曰邾娄颜之时,邾女有为鲁夫人者。颜淫于宫中,因以纳,贼鲁。孝公尚幼,养于臧氏之母。臧氏之母以子易孝公,抱之而逃。鲁诸臣上诉天子,天子为之诛颜而立其弟叔术。叔术之子盱,亦盈出也。盱幼与颜之子夏父争食。叔术觉焉,起而致国于夏父。夏父受而中分之,叔术不可,五分之然后二受之。(自《公羊传》)邾娄颜或诛与否,要之叔术让国于夏父,夏父嗣夷父颜为邾君。

          【1 邾君: 邾侠、非、成、车辅、将新、訾父、夷父。邾侠,又作曹侠,春秋时代邾国创始人。陆终之第五子晏安受封于曹国,其后曹侠封于邾,按“周武王克殷,兴灭国,继绝世。”远在周前,邾国或在夏、商之际,就是东夷古国,或本非曹姓,不详,或被周灭。直至曹姓名侠者继封于此,改为曹姓邾国。情形类似商代郳国被春秋时的曹姓邾氏郳国(即小邾国)所替代。邾夷父,名颜,是为邾娄颜,传其无道。“非、成、车辅、将新、訾父”皆无传。-----喜上眉梢】

     当夏父时,弟友封于郳,叔术居滥。滥之后自盱以下无可谱。至裔孙黑肱以滥奔鲁云。夏父立,传四世至夷父克。自邾侠至克十二世,列于春秋。(自《春秋谱》)

        【2 邾君:邾夏父,夷父颜之子。夏父传四世至夷父克;邾裔,郳、滥史端:郳始于友、滥始于叔术。郳君:见于下及“靴头城”遗址相关文物考证;滥君:可见者,有叔术、盱以下无可谱,至邾黑肱以滥奔鲁,见于史册。-----喜上眉梢】

       邾之建国与鲁邻,东至沂,北至漷,中据邹峄。离姑、绞、茅、闾邱、虫、漆,皆邾地也。凡邾邑见于经者:绎、翼、偃、滥、訾、娄【按传,“訾娄”仅为一地名,传为邾文公迁绎之前时的邾国都城,在济宁市区东南,近亢父故城,一传其城许是,或其他。-----喜上眉梢】 、狐骀、虚邱(自《左传》)、余邱、咸邱(《公羊传》)之属二十余邑。每从诸侯,赋六百余。(自《左传》)
         【鄟、邿、阚等,也是邾之邑。鲁成公六年,鲁背虫牢之盟而取邾邑鄟。(自《左传》)    鲁襄公十三年,鲁伐邿,邾娄之邑也。(自《公羊》)三十二年,鲁昭公在乾侯,取阚。阚,邾娄之邑也。-----喜上眉梢】
 
      周平王之四十九年,鲁隐公初摄位,而欲求好于邾,乃与邾仪父盟于蔑。仪父是时未王命,故不称子。是年郑人以王师、虢师伐卫,请师于邾。邾子使私于鲁大夫子豫。豫请往,遂及邾人、郑人盟于翼。五年,宋人取邾田。邾告于郑曰:“请君释憾于宋,敝邑为道。”郑人以王师会之,伐宋,入其郛。七年,鲁伐邾,为宋讨也。(自《左传》)

  鲁桓公七年,焚咸邱。咸邱,邾娄之邑也。(自《公羊传》)八年复伐邾。十五年,邾人与牟人、葛人同朝鲁,以世子往,故称人。十七年,鲁及邾子克盟于趡【趡,春秋时代鲁国地名,古邑。在故邾国东北。即今山东省泗水县和邹城市(邹县)之间。-----喜上眉梢】 ,寻蔑之盟。(自《左传》)

    鲁庄公二年,鲁公子庆父帅师伐余邱。余邱,邾娄之邑也。(自《公羊传》)十六年,邾子克卒自此上距始盟蔑之岁,四十有五年。而克称邾子,邾子克是为邾惠公。(自《纪年》)先是齐桓公为衣裳之会于北杏,诸侯至者四国,邾人与焉。齐桓公为请于王而爵为子。是后郳亦附齐桓公,进爵称小邾子,列于诸侯。(自《通考》)鲁庄公五年,郳犁来朝,鲁未王命,故通以名。十五年,齐侯为宋伐郳,邾人亦伐郳,职齐故也。

         【3 邾君:邾子克,即仪父克,又作夷父克,或作邾仪父,庙号邾惠公。邾侠十二世孙,夏父四世孙(即其曾孙)。齐桓公为邾君夷父克请于周宣王而得子爵,其后始称邾子。夷父克前世诸位邾君皆无爵位。此后郳亦附庸齐桓公,进爵称小邾子,列于诸侯间。-----喜上眉梢】

   鲁僖公七年,小邾子始受王命而朝鲁,称小邾子。(自《左传》)

   邾自仪父卒后,子琐立。十二年卒,子籧篨立,是为邾文公。

        【4 邾君:邾子 琐,十二年卒,子籧篨立。-----喜上眉梢】


   邾文公元年,鲁庄公之二十九年也。后三年而鲁庄公薨,闵公立。鲁庆仲弑闵公,而成季以僖公适邾。鲁哀姜与弑闵公,亦孙于邾。齐桓公取鲁哀姜,杀之于夷。成季奉僖公归于鲁。鲁僖之元年,会齐侯及邾人于桱。鲁败邾师于偃,虚邱之戍将归者也。(自《左传》)虚邱,邾地。则未知邾戍之与?为鲁戍之与?十七年,齐桓公卒而齐乱。十八年,宋襄公会邾人伐齐。十九年,宋人及曹人、邾人盟于曹南。鄫子会盟于邾,邾人执鄫子,用之于次睢【睢,水名。在河南,流入汩水,早已湮塞,仅有上游一支流流入惠济河。-----喜上眉梢】之社,迫宋命也。二十一年,邾人灭须句,须句之子奔鲁。鲁伐邾。明年,鲁复伐邾,取须句,返其君焉。邾人以须句故出师,鲁僖公不设备而御之。臧文仲曰:“国无小,不可易也!蜂虿有毒,而况国呼?”弗听,及邾师战于升陉,鲁师败绩,邾人或僖公胄,悬诸鱼门。(自《左传》)三十三年鲁伐邾,取訾娄以报升泾之役,邾人不设备。秋,鲁襄仲复伐邾。是年,鲁僖公卒而文公立。

  鲁文公七年,间晋难而伐邾,取须句,置文公焉,则未知其鲁公子与?邾娄公子与?十三年,邾文公卜迁于绎。史曰:“利于民不利于君。”文公曰:“苟利于民,孤之利也。天生民而树之君,以利之也。民苟利矣,孤必与焉。”左右曰:“命可长也,君何弗为?”文公曰:“命在养民,死之长短,时也。民苟利矣,迁也!吉莫如之!”遂迁于绎。五月邾文公薨。君子曰:“知命”。文公凡立五十二年而薨。《春秋》邾子称谥自文公始。
 【5 邾君:邾文公,名籧篨,邾仪父克之孙。邾文公死于鲁文公十三年(前614年),但是迁都之事史书有记载。 《春秋 文公十三年 》载:“夏五月,邾子蘧蒢卒。”《左传 文公十三年》载:“邾文公卜迁于绎。史曰:‘利于民而不利于君。’邾子曰:‘苟利于民,孤之利也。天生民而树之君,以利之也。民既利矣,孤必与焉。’左右曰:‘命可长也,君何弗为?’邾子曰:‘命在养民。死之短长,时也。民苟利矣,迁也,吉莫如之!’遂迁于绎。 五月,邾文公卒。君子曰:‘知命。’”为邾国人,舍己之利,占卜迁都与峄山之阳,世称“知命”之贤君。自邾文公起始有谥号。-----喜上眉梢】

  文公元妃齐姜,生玃且,二妃晋妃,生捷菑。文公薨,邾人立玃且而捷菑奔晋。晋赵盾以诸侯之师八百乘纳捷菑于邾。邾人辞曰:“贵则皆贵矣。虽然,玃且长。”赵宣子曰:“其辞顺,弗从不详。”乃还。玃且立,是为定公。初,文公之丧,鲁使弔焉,不敬。定公立之次年,邾人伐鲁南鄙,讨不敬也。鲁惠公伐邾。(自《左传》)其后,鲁宣公九年取邾娄之邑根牟。(自《公羊传》)十年,鲁公孙归父帅师伐邾,取绎。十七年,邾会晋及诸侯,同盟于断道。明年秋,邾人戕鄫子于鄫,邾大夫往鄫杀之也。(自《杜注》)鲁成公二年,邾人会楚公子婴齐及诸侯盟于蜀。五年,会晋及诸侯,同盟于虫牢。六年,鲁背虫牢之盟而取邾邑鄟。(自《公羊传》)
 
部分古代地名考

   八年,邾从晋士燮伐郯,郯即吴也。十三年,会晋及诸侯之师伐秦,十七年,邾定公卒。凡定公立四十年。定公之时,有弑其父者,有司以告,公瞿然失席曰:“是寡人之罪也。寡人尝学断斯狱矣。臣弑君凡在官者,杀无赦。子弑父凡在官者,杀无赦。”杀其人,坏其室,夸洿其宫而猪[猪,通潴,聚水成塘之意------喜上眉梢]焉。盖君逾月而后举爵。(自《檀弓》)

【6邾君:邾定公,名玃且。  虫牢,其确切地望,学者观点不一,一说虫牢即邾之虫邑;一说为他地,在今河南境内。-----喜上眉梢】

   定公卒,子宣公牼立。宣公立而朝鲁,鲁成公三十八年也。明年而当鲁襄公元年,邾子复朝于鲁。会晋悼公及诸侯之师,围宋彭城,伐郑。四年,邾及莒人伐鄫。鲁臧孙纥救鄫,侵邾。鲁师败于狐骀。六年,鲁穆叔如邾聘,且修平。十一年,晋会诸侯于萧鱼。二邾子皆与。十三年,鲁伐邿,邾娄之邑也。(自《公羊传》)十四年,会于向, [向,即在今苍山县向城镇。-----喜上眉梢]二邾人皆与焉。遂从诸侯之师伐秦。十五年,邾伐鲁南鄙。鲁告于晋。晋将为会以讨邾,晋侯有疾,乃止。十六年,晋平公立,会诸侯于湨梁[湨梁,古地名,在今河南省西北部,附近有湨河,源出济源市,东南入黄河。------喜上眉梢] ,以鲁故执邾宣公。十七年,邾复以齐故侵鲁南鄙。

【7邾君:邾宣公,名牼,邾定公子。鲁成公三十八年立,鲁襄公十八年卒 -----喜上眉梢】

 十八年,邾宣公卒,子悼公华立。十九年,晋及诸侯盟于督阳,以鲁故执邾悼公。遂次于泗上,疆鲁田,取邾田自漷水归之于鲁。二十年,会晋及诸侯,盟于澶渊[澶渊,古地名,一说在今河南省濮阳市西,一说在安徽省萧山市一带。难辨其所。 -----喜上眉梢] 。邾人骤伐鲁,鲁以诸侯之事,弗以报也。秋,孟孙伐邾以报之。二十一年,邾大夫庶其以漆、闾邱奔鲁,季武子以公姑姊妻之,皆有赐于其从者。于是鲁多盗。二十二年,邾畀我奔鲁,庶其之党也。是年,诸侯会与沙随。二十五年,会于夷仪,邾人皆与。二十七年,晋楚及诸侯盟于宋齐人清邾乃不与盟。是年诸侯之大夫盟于宋。二十八年,悼公朝于鲁。

【8 邾君:邾悼公,名华,邾宣公子。鲁襄公十八年立,鲁昭公元年卒。 -----喜上眉梢】

  鲁昭公元年,邾悼公卒,子穿立,是为庄公。十一年,鲁仲孙玃会邾子,盟于祲祥,复修旧好。十三年,晋会诸侯于平邱,邾与莒同诉于晋:“鲁朝夕伐我,几亡矣。我之不共鲁故之以。”晋侯为之不见鲁昭公,而执季孙意如。十八年,鄅人藉稻,邾人袭鄅。鄅将闭门,邾人羊罗摄其首焉,遂入之,尽俘以归。鄅子曰:“余无归矣!从帑于邾。”邾庄公反鄅夫人而舍其女。鄅夫人宋向戍之女也。明年,宋为鄅故伐邾,围虫,三月取之,乃尽归鄅俘。邾人、郳人、徐人会宋公同盟于虫。二十三年,邾人城翼,将自离姑。公孙鉏曰:“鲁师御我,欲自武城还循山而南。”徐鉏、邱弱、茅地曰:“道下遇雨,将不出是不旧也。”遂自离姑。武城人塞其前,断其后。之木而弗殊。邾师过之乃推而蹙之,遂取邾师,获鉏、弱、地。邾人诉于晋,晋执鲁行人叔孙婼,使与邾大夫坐。叔孙曰:“列国之卿,当小国之君,固周制也。邾又夷也。寡君之命介子服回在,请使当之。”乃不果坐。韩宣子使邾人聚其众,将以叔孙以之。土弥牟曰:“鲁亡叔孙必亡邾。邾君亡国,将安归?”乃弗与。使各居一馆。士伯听其辞而诉诸宣子,乃皆执之。士伯御叔孙从者四人过邾馆以如吏。先归邾子,次年乃归叔孙。二十五年,邾会晋侯于黄父。二十七年,邾快奔鲁。三十一年,邾黑肱以滥奔鲁。黑肱者,叔术之裔孙,故邾滥邑之大夫也。(自《公羊传》)三十二年,鲁昭公在乾侯,取阚,阚,邾娄之邑。 [阚,古地名,在今山东省汶上县西南,嘉祥县之北。夏商之际的古阚国。相传为黄帝时期所封子姓古国西周至春秋前期为邾国的一个城邑。鲁昭公三十二年,鲁师侵邾,把阚邑占为己有。汉代有阚乡设于此,《皇览 冢墓记》载蚩尤墓在东平郡张县阚乡城中(今阳谷县境内),《续夷坚志》载,蚩尤,阚姓,又称阚蚩尤城。-----喜上眉梢]鲁定公二年,邾庄公与夷射姑饮酒。私出,閽乞肉焉,夺之杖以敲之。其明年,邾子在门台临廷。閽以瓶水沃廷,邾子见之,怒。閽曰:“夷射姑旋焉!”命执之弗得,滋怒,自投于床,废于炉炭,烂,遂卒,庄公卞急而好洁,故及是。庄公凡立三十四年而卒,子隐公益立。
      【9邾君:邾庄公,名穿,邾悼公子。鲁昭公元年立,鲁定公三年卒。 -----喜上眉梢】
  邾隐公既即位,将冠,使大夫因孟懿子问于孔子。孔子曰:“其礼如世子之冠。”懿子曰:“今邾君之冠礼,非礼也。”孔子曰:“诸侯之有冠礼也。夏之末造也有自来矣,今无讥焉。”(自《孔子家语》)是年,鲁仲孙何忌及邾子盟于郯(自《经》作拔),修旧好也。十四年,鲁大蒐于北蒲,邾子往会鲁。十五年,邾隐公朝鲁,执玉高,其容仰。鲁定公受玉卑,其容俯。子贡观之曰:“二君将皆有死亡焉高仰,骄也;卑俯,替也。骄近乱,替近疾。君为主,其先亡乎?”是年,鲁定公薨,邾隐公奔丧。其后,邾隐公果失国。鲁哀公二年,三卿并将伐邾。将伐绞,邾人爱其土,故贿以漷东田及沂西田,乃盟于句绎。七年,鲁伐邾,及范门犹闻钟声。大夫谏不听。茅成子请告于吾,不许曰:“鲁击尺柝闻于邾,吴两千里,不三月不至,何及于我?且国内岂不足?”成子以茅叛。鲁师入邾,处其宫。师昼掠,邾众保于绎。师宵掠,以邾子益归,献于亳社,囚诸负瑕 [负瑕,邾的一个城邑。一作瑕丘、负夏。春秋鲁地,在今山东兖州北。《左传》哀公七年(公元前488年):鲁季康子伐邾,俘邾子益,“囚诸负瑕”,即此。晋废,隋复置。宋大观四年(1110年)为避孔丘讳,改为瑕县。隋以后历为鲁郡及兖州治所。地望:遗址在今兖州县兖州镇兖州老城东北侧古城村“东顿遗址”。见《瑕丘故城遗址(兖州故城遗址),即“东顿遗址” [喜上眉梢/2012 9 28]---喜上眉梢]故有绎。邾茅夷鸿以束帛乘韦,自请救于吴曰:“鲁弱晋而远吴,凭恃其众而背君之盟,辟君之执事以陵我小国。邾非敢自爱也,惧君威之不立。君威不立,小国之忧也。若夏盟于鄫,衍秋而背之,成求而不为。四方诸侯其何以事君?且鲁赋八百乘,君之贰也,邾赋六百乘,君之私也。以私奉贰,唯君图之。”吴子从之。八年,吴为邾故伐鲁,克武城,次于泗上,取盟而还。齐侯如吴请师,将以伐鲁,鲁乃归邾子。邾子又无道,吴子使太宰子余讨之,囚诸楼台,栫之以荆,使诸太子奉太子革为政。十年,邾隐公奔鲁。隐公,齐甥也,故遂奔齐。是年,邾子革会吴子、郯子及鲁伐齐南鄙。二十一年,会齐侯、鲁侯于顾。是会也,齐人责鲁以稽首,因歌之曰:“鲁人之皋,数年不觉,使我高蹈,唯其儒书,以为二国忧。”二国,谓齐、邾也。(自《杜注》)

【10邾君:邾隐公,名益,邾庄公子。鲁定公三年立,卒于越,卒年不详,盖在鲁哀公二十四年后。 -----喜上眉梢】

  邾子革,是为桓公。桓公立七年,当鲁《春秋》西狩获麟之岁。其后邾隐公自齐奔越曰:“吴为无道,执父立子。”越人归之,太子革奔越。邾子益归国又无道,越人执之,而立公子何,鲁哀公之二十四年也。后三年,越子使后庸聘鲁,且言邾田封于骀上[骀上,按王献唐先生所绘《三邾疆域考》图绘,骀上,即今山东省滕州市境内木石镇西之狐骀山,或其附近。按明清版《滕县志》,今木石,或是目夷音讹,或通假。此古或有目夷国,至西周春秋时有目夷邑,属邾,间或后属小邾国。县志旧记木石镇峭村附近有古仙源国,或即此。1933年,曾在此附近安上村附近考古,得青铜彝器数组,或与此有关。如若此地有古目夷国曾经存在过,当仅在今木石镇境内,即东、西两条南北向狭长的狐骀山、薄山、长山,与虎山、龙山(落凤山)之旷谷盆地间。查询笔者相关文章,参见相关资料。------喜上眉梢] ,盟于平阳,在春秋之后。何无谥,何立之年,距邾隐公立之始三十六年矣,其后隐公乃卒于越。

【11 邾君:邾桓公,名革,又称邾子革,邾隐公子,鲁《春秋》西狩获麟之岁前七年所立。邾子革后奔越,卒年不详。 -----喜上眉梢】

【12 邾君:邾子-公子何,亦邾隐公子,鲁哀公之二十四年立,何无谥,卒年不详。 -----喜上眉梢】

   自邾仪父[此邾仪父,即“3”邾子仪父克----喜上眉梢]至隐公益,八世皆可谱。隐公之曾孙考公,是为邾娄考公。(《檀弓》郑注)邾娄考公之丧,徐君使容居来弔。含曰:“寡君使容居坐,含进诸侯玉。”有司曰:“诸侯之来辱敝邑者,易则易,于则于,易于杂者未之有也。”容居辞焉,曰:“不敢忘其祖。”

   自考公下至战国时,世次莫纪,而邾后为邹云。(邹别作“郰”、“陬”,非是。)


【13邾君:邾娄考公,又作邾考公子,隐公之曾孙,立、卒年不详。 邾君自考公下至战国时,世次莫纪。-----喜上眉梢】


  郳犁来之后,自鲁僖公时始得王命,称小邾子而朝鲁。鲁襄公七年,小邾子复朝鲁,是为小邾穆公。小邾穆公之时,晋悼公、平公屡会诸侯,会诸侯伐郑,会于租,盟于萧鱼,复伐郑,会于向。伐秦,会于沙随。两会于潭渊,小邾人皆与焉。鲁昭公三年,小邾穆公朝鲁,季武子欲卑之,穆叔曰:“不可,曹、滕、二邾,实不忘我好。好敬以迎之,犹惧其贰。又一卑一睦,焉逆群好乎?其如旧而加敬焉!”季孙从之。四年,小邾人会楚及诸侯于申。十三年,会晋及诸侯盟于平邱。十七年,小邾穆公复朝鲁,鲁昭公与之燕。季平子赋《采菽》,穆公赋《菁菁者莪》 [《采菽》、《菁菁者莪》皆为《诗经》中的乐歌,为西周春秋时代贵族宴请宾客时所用。《采菽》为主人所赋乐歌,后者一般为来宾所赋。-----喜上眉梢] 。昭公曰:“不有以国,其能久乎?”小邾穆公凡三朝鲁。自始朝至此,相距三十有一年。其后郳人会于虫,为邾故也。又会晋及诸侯会于黄父。鲁定公元年,晋合诸侯之大夫城成周。宋仲几不受功,曰“滕、薛、郳,吾役也。”语具薛世家。当宋华向之乱(昭二十二年),郳甲自宋出奔郑。郳甲,小邾穆公子。(自《杜注》)则不知其何时自郳往也。初,小邾子娶于鲁季公若之姊,为小邾夫人,生宋元夫人。(昭二十五年)盖是时宋鲁俱于小邾为婚媾云。


【B1 小邾君:按史志记载,首任郳友 次递世不祥,其四五世至郳犁来,始称小邾子,其后为小邾穆公,名讳不清。有郳甲者,为小邾穆公子。其后世次莫纪。2003年“靴头城考古”只能够以残据片证小邾君世次,各家论证或许与事实有出入,甚至于误差很大。-----喜上眉梢】

   鲁哀公四年,宋人执小邾而告于同盟曰:“小邾子无道于民。”十四年,小邾射以句绎奔鲁曰:“使季路要我,吾无盟矣。”鲁使子路,子路辞。季孙使冉有谓之曰:“千乘之国,不信其盟而信子之言,子何辱焉?”对曰:“鲁有事于小邾,不敢问故,死其城下可也。彼不臣而济其言,是义之也,由弗能!”(俱自《左传》)是岁春秋以终。时则有小邾惠公,小邾穆公之孙也。小邾自穆公之孙惠公以下,在春秋后六世而被楚灭之。(自《左传》疏)小邾以亡。

【小邾射:似为名射者的小邾国大夫,居据句绎,或其食邑。以此记载,小邾射又似小邾君。按此句绎,当在小邾国境内,即今鲁南地区滕州市、山亭区境内,具体地望,有待详细考证-----喜上眉梢】

【B2 小邾君:小邾惠公,小邾穆公之孙。小邾惠公以下,在春秋后六世而被楚灭。-----喜上眉梢】

   邾后称邹,一称驺。或驺或邹,盖皆邾娄之语也。战国时有邹穆公。自邹穆公上距邾隐公益,莫知世次。或曰鲁穆公改邾为邹(自《史记》索隐)鲁无为改邹也,其诸邹穆公与?当穆公[此指邹穆公,见于《孟子》-----喜上眉梢]时孟子居邹。孟子之先本鲁人而迁于邹,故为邹人。邹与鲁哄,穆公问于孟子曰:“吾有司死者三十三人,而民莫之死也。诛之则不可胜诛,不诛则疾视其长上之死而不救,如之何则可?”孟子对曰:“凶年饥岁,君之民老弱转乎沟壑,壮者散而之四方者。几千人矣。而君之仓廪实,府库充,有司莫以告,是上慢而残下也。曾子曰:‘戒之戒之,出乎而者反乎而者也。’夫民今而后得反之也,君无忧焉。君行仁政,斯民亲其上死其长矣。”(自《孟子》)其后邹穆公有令食凫雁[凫雁,指家鹅,鹅是由大雁驯化而来的,此句意证明了这个事情。驯化的历程是久远的,至少不晚于此战国之际时。-----喜上眉梢]者必以秕,毋敢以粟。于是仓无秕而求易于民,二石粟而易一石秕。吏请曰:“秕食雁,为无费也。今易于民二石粟而一石秕,则费甚矣!请以粟食之。”公曰:“去!非尔所知也!夫百姓煦牛而耕,暴背而耘,勤苦而不敢惰者,岂为鸟兽也哉!粟米,人之上食也。奈何以养鸟?且汝知小计而不知大会。周谚曰‘囊漏贮中’,而独弗闻与?君者,民之父母也。粟之在仓与其在民,于吾何择?”邹民闻之,皆知私积之与公家为一体也。(自贾谊《新书》)楚王欲淫邹君,乃遗之伎乐美女四人。穆公朝观而夕毕。以妻死事之孤。是时公舆不衣皮帛,公马不食禾菽,无谣辟之事,骄燕之行。食不重味,衣不杂采。自刻以广民,亲贤以定国,视民如子。邹国之治,路不拾遗。臣下顺从若手之投心。是故以邹之细,鲁卫不敢轻,齐楚不敢胁。邹穆公卒,邹之百姓若失慈父,行哭三月。四境之邻于邹者,敏向方而道哭,抱手而忧行。酤家不售其酒,屠者罢列而归。傲童不讴歌,春筑者不相杵。妇女扶珠瑱,丈夫释玦靬,琴瑟无音,期月而后始复。故爱出者爱入,福往者福来。(自贾谊《新书》)此孟子所谓仁政也。

【12邾(邹)君:邹穆公。战国时有邹穆公,传为良君。自邹穆公上距邾隐公益,莫知世次。传其改邾为邹。又传鲁穆公改邾为邹(自《史记》索隐)鲁无为改邹。-----喜上眉梢注】


  穆公以下,名谥莫详。齐闵时灭宋,欲并周室。泗上诸侯邹鲁之君,皆称臣于齐。(自《史记》)闵王将之鲁,鲁不果纳。将之薛,假道途于邹。当时是邹君死,闵王欲入吊,夷维子谓邹之孤曰:“天子弔,主人必将倍殡柩设北面于南方,然后天子南面弔也。”邹之群臣曰:“必如此,吾将伏剑而死。”故不敢入于邹。(自《国策》)茅亶者邹大夫,丧母哀毁而死,世以为死孝。(自《释名》)邹之诸臣守礼类如此。

   邹君亦称邾君。邾之故法,为甲裳以帛。公息忌谓邾君曰:“不若以组,凡甲之所以为固者,以满窍也。会窍满矣,而任力者半耳。且组则不然,窍满则尽任力矣。”邾君亦为然,下令令官为甲必以组。公息忌知说之行也,因令其家皆为组。人有伤之者曰:“公息忌之所欲用组者,其家多组也。”邾君不说,于是复下令官为甲无以组。此邾君之有所尤也。(自《吕氏春秋》)邹君好服长缨,左右皆服。长缨甚贵,邹君患之,问左右,左右曰:“君好服,百姓亦服,是以贵。”君因先自断其缨而出,国中皆不服长缨。田驷欺邹君,邹君将使人杀之。田驷以告惠子,惠子见邹君曰:“今有人见君,则脥[目夾]其一目,奚如?”曰:“必杀之。”惠子曰:“瞽两目脥[脥,目夾,shǎn] ,奚为不杀?”曰:“不能勿脥[目夾] 。”惠子曰:“田驷东慢齐侯,南欺荆王[荆王,即楚王。-----喜上眉梢注] 。驷之于欺人,瞽也。君奚怨焉?”邹君乃不杀。(自《韩非子》)

   其后,邹为楚所并,封其君为钜鹿侯,迁之江夏,江夏故有邾城。(自《路史》)或曰为鲁所灭。(自《通考》)盖与滕、薛之亡相先后云。自邾侠至邹君[此邹君当为代指最后一位邾/邹国君主,不名其详。而且,自邾侠以后,至邹亡,可数详明者见上,世袭间漏无考。-----喜上眉梢注] ,传二十九世。(自《路史》)七百余载。




[马星翼]论曰:余少读《公羊传》,述叔术让国事,其辞甚怪,兹篇中不具载。窃意术与颜同娶于盈,而盱与夏父势如二君[按《公羊传》夷父颜为周王所杀,其弟叔术继位,后让位于颜长子夏父,而改居于滥。叔术娶寡嫂,即夷父颜之妻盈氏。而盈另嫁术后生盱,盱继术,嗣为滥君,之事。-----喜上眉梢注] ,故其后传说多妄欤?微公扈子之言,则叔术恶得贤。吾是以尚论邾事而思邾娄之父兄不置也。仪父[此仪父,指仪父克。夷父颜五世孙(即其玄孙),今人论邾/邹、郳等之史事者,有混淆仪父克与夷父颜,此且再补辨识。见上相关注解。-----喜上眉梢注]以后事具《春秋》,密迩于鲁,能自固圉。或服或否,隐然一敌国云。 [据《左传》等记载,鲁为周室正宗,瞧不起作为邻居、势力相对较小的东夷之邾国,鲁国多次攻伐邾国,侵占邾国领土,常闹得邾国不得安宁。邾国历次迁都,应该与此有关,或避强鲁,而非什么水患之因。-----喜上眉梢注]  孔子没后,七十子之徒各著书,惟邹孟子之言最醇。孟子弟子万章、乐正克、屋庐连之属,盖多邹人。今《邹志》有万章墓焉。余列叙邾子自侠以下名谥可考者二十一,小邾自友以下五,而颜氏之谱不具载。邾之诸臣,自盱、捷菑而外,尚十余人。邾快、庶其、畀我、黑肱皆奔鲁,徐锄[上作徐鉏,“鉏”古同“锄”。-----喜上眉梢注] 、邱弱、茅地皆获于鲁。自羊罗、公孙鉏、夷射姑、茅夷鸿,至如茅亶、公息忌、公扈子,皆邾臣。






      【吴志】(吴本《邹县志》)唐荆川曰:“邾其犹有圣人之泽欤?春秋之初,克之未命,犹以字称。克之既卒,始以子录。其得齿于列国者最后。鄫子见戕,须句蒙耻,而威虐是肆。庶其窃邑,黑肱专地,而奸宄内讧。会盟属齐,厚敛私吴,君为晋俘,国习卫讨。宋垒在郊,我兵狎鄙。而强大外陵藐然之,邾亦几于无足称者矣。然君子所为犹有取于邾者,岂谓是欤?考之经,二百余年间,小国之睦于交邻,谨于事伯,最为有常者,莫邾君若也。其君臣之贤多足称纪。而守义秉礼之风,类非当时之大国之所可及。吁!亦有所自来矣!且我自桓公之世,邾称人以朝之者一,宣公以来,邾称子以朝者六,会公者一,奔丧者一。自其他近鲁之小国。虽时有好鲁之事,盖未能如邾之有常者,非交邻之睦欤?齐桓公之伯,首从北杏之会。宋襄之伯,亦与曹南之盟。晋文之伯,亟听于温之役。定公之会晋者十一,宣公之会晋者十七,庄公之会晋者一。自其他畏晋小国,虽鲜有不从晋之事,盖亦未能如邾之有常者,非事伯之谨欤?仪父盟蔑之举,首能亲贤以修好,籧篨迁绎之谋,不惮亡身以利民,皆卓为贤君。求之当时诸侯,往往佳兵残民,信鲜俪矣。叔术游国之仁,足以及其子孙,茅夷忧国之义,足以存其宗社,皆卓为贤臣。求之当时列国大夫,莫非狥利背君。抑可谓绝无而仅有矣。孰谓区区之邾谫焉!若不足以自存,而君臣上下之间顾有是耶?异时捷菑介晋以求立,郤克以八百乘之众至于城下,邾人以一辞却之。盖昔者宋之得施于郑,戍之得施于曹者,晋曾不得以行之于邾也。楚灵合诸侯于申以称伯。汰心虐焰,震撼中华。宋、郑之侯,奔走恐后,邾人亦独晏然,恃鲁以不会。盖昔者楚成、共所能令于蔡、郑,吴夫差所能令于鲁、卫者,灵王独不能以加之于邾也。

     吁!撮尔之邾,果何以得此于晋楚耶?庶几守义秉礼之风亦略可观矣。吁!鲁之击柝闻于邾,其殆密迩洙泗之地,濡染儒书之习,有闻周公、仲尼之教而兴起者乎?盖至穆公之时,邹与鲁讧。民不死难,而仁政之言,亲上死长之训,犹得闻于先生大儒之口,则邾之为国,犹未至于空虚也。不然,以微国而介于齐、晋、宋、鲁之间,何啻若豕在馁虎之侧,何以寿其国至于久而不倾哉!”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原文终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END
 
 
 
 
延伸阅读材料
 
 
马星翼详细生平
 
     马星翼(1790年~1873年),字仲张(一字仲章),号东泉、绎阳子,祖居山东省鱼台县池头聚村,清嘉庆年间举人、大挑,官乐陵、临朐、招远、茌平等县教谕,清代山东省邹县西曹社安马庄(今滕州市界河镇西安楼村)人。马星翼卒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十二月,寿84岁,葬于安马庄北里许。长子延斌、次子延洪,皆岁贡生。
     马星翼一生著述颇多,所著《尚书广义》、《诗广义》、《论语辑说》、《国策补遗》、《名儒世系图考》、《绎阳随笔》、《凫绎旧闻》、《诗文集》、《东泉诗话》及《续册》各若干卷藏于家。同时,马星翼对邹县历史地理、旧闻轶事多有考证辑订,所著《蚕理》、《世职篇》、《二邾篇》等均辑入清末民初的《邹县志》和《邹县续志》。
 

 
关于邾人南迁建造新邾城
黄冈市 故邾城
 古都名

 地理

 位置

 历史

 时期

   国名

 起止

年代

上下

年限 

备注

 其他 

     
 邾 城

 黄冈北

邾国

故城

 战  国   邾国

 约前4世纪

------

约前3世纪

 约100年

 由北方迁移而来,为楚附庸,同灭于秦。合与清代邹县人马星翼《二邾篇》所言“其后,邹为楚所并,封其君为钜鹿侯,迁之江夏,江夏故有邾城。”

按,此与旧记为楚所灭相悖。 《汉书·地理志》载“故邾国,曹姓,二十九世为楚所灭。


是灭是并,今难定论。

略       
  邾城  黄冈北

邾国

故城

秦末

汉前

 衡山(王)国

前206年

------

前202年

 4年  项羽封吴芮为衡山王,都邾城。汉高祖五年,刘邦改封吴芮为长沙王  略       
  邾城  黄冈北

邾国

故城

 西汉  衡山(王)国  

前164年

------

前122年

 42年

汉刘姓衡山王两世

文帝封刘勃为衡山王,都邾城;后又改封刘赐。汉武帝时,刘赐因谋反畏罪自杀,国亦废除。

        
   
 
 
 
 
战国时 邾人南迁建都重立国
秦汉之际,历代衡山王封此邾城立衡山国
 
  邾城位于今黄冈市区北郊禹王城办事处境内,这一点得到了王国维、谭其骧、范文澜、翦伯赞等著名历史学家的肯定,也得到了考古出土文物的印证,应无置疑。至于有人把西陵城(址在今武汉市新洲区新洲城)当做邾城,而误认为邾城城址在今武汉市新洲城,与史实不合。
 
   湖北省黄冈市位于该省东部,以“东坡赤壁”闻名,为湖北知名的文化旅游城市。战国后期邾人建城,而西汉两代衡山王建都于此。
 
   黄冈是古都,自战国至汉代有三代建都,首先是邾国。如曲靖及邹城条所述,邾是曹姓国,封于西周。邾国很小到战国后期成为楚国附庸。据《括地志》和唐《元和郡县志》记载,在楚宜王时(公元前369—前340年)楚国占领邾国故地,讲邾国君民迁到遥远的黄冈,置为属国。 邾城何时被秦军攻占,史阙明载。但秦将王翦于楚王负刍五年(前223年)率军破楚,虏楚王负刍,灭亡楚国。 估计这个附庸国在战国末期与楚俱灭于秦。邾城当于此时归秦,秦又在此置邾县。
 
   汉王元年(公元前206年)刘、项灭秦后,项羽封秦藩阳令吴芮为衡山王,建都邾城,后来吴芮投汉。汉高祖五年(公元202年)汉改封吴芮为长沙王。   见《汉长沙王》条),吴芮在此建都4年。汉文帝前元十六年(公元前164年),文帝封刘勃为衡山王,亦建都于邾;以后又改封刘赐。汉武帝时,刘赐因谋反被废,国亦废除。唐代将黄州及黄冈县迁于此,明、清改州为黄州府。公元1913年,废府存黄冈县。公元1990年撤县建市。
 
  
 
 
  湖北省黄冈市邾国故城遗址
   (图文选自黄冈市相关网站)
 
 
邾城遗址位于今黄冈市郊禹王办事处境内,即在城北5公里龙湾冈,俗称女王城,又改为禹王城。
 
   邾城原为战国后期为楚国令尹春申君相关的故城。
  春申君(?— 前238)本名黄歇,战国四君子之一。楚考烈王元年(前262年),被任命为楚国令尹,封以淮北之地。他是黄国贵族的后裔,其家乡在春秋时期黄国故地,即今之大别山北麓的河南省潢川县,而在大别山之南今黄冈市区禹王城办事处境内的城池,也与春申君关系密切,这在后世文献中屡有记载,如苏东坡在《记黄州故吴国》中就说:“今黄州东十五里许有永安城,而俗谓之‘女王城’,其说甚鄙野。而《图经》以为春申君故城”。
 
   据说,楚考烈王八年(前255年),黄歇挥师北伐,先灭鲁国,再亡邾国(遗址在今山东省邹县境内),为了将虽然亡国但影响犹在的邾国国君置于楚国直接控制之下,黄歇将邾国君民迁于今黄冈市区北郊禹王城办事处境内,古黄国故邑。    邾国君民到达后,在原有城池的基础上,筑城建屋,扩大规模,史籍因而将此城命名为邾城。
   
 
 
 
     战国后期,邾君迁居筑城,邾城崛起,声誉日隆,成为秦朝衡山郡郡城,秦始皇二十八年(前219年),秦始皇东巡曾至此地。作为秦汉之际长江中游地方政治军事中心城邑之一,它在楚汉相争时是衡山王吴芮的王都,在西汉前期是衡山国国都。
       汉武帝时,邾城罹衡山王刘赐谋反大祸,长期没有恢复元气。衡山国废,其地改为衡山郡,次年,废衡山郡,其地再改设为邾县,隶属于江夏郡。在此后西汉与东汉近三百年岁月里,邾城一直是江淮间偏僻小县邾县的县城,西汉末年至东汉初年朝政更迭、社会动荡期间,邾县随江夏郡而上下沉浮,东汉建武十一年(35年),汉光武帝派大将岑彭招降江夏郡太守侯登, 邾城归属东汉。永和三年(138年),五水蛮民攻打邾城,并杀邾长,这一严重事件轰动全国。
       汉末三国时期,寂寞许久的邾城又活跃于政治舞台。汉末,江夏太守黄祖任命甘宁为邾长,镇守邾城,甘宁不满黄祖压制,阴蓄叛意,在邾城“招怀亡客并义从者,得数百人”(《三国志》卷55),以此为资本,挟邾城投奔东吴,成为孙权的大将,邾城因而为东吴所有。三国时,邾城地处吴、魏两国交界地,纷争不绝,干戈不断,或属吴,或属魏,每次得失都关系到国势强弱,成为举世瞩目的具有战略性的城池。
     建安十三年(208年)赤壁大战后,曹魏势力北退,孙吴遂分江夏郡地置蕲春郡,蕲春郡辖蕲春、寻阳、邾3县,但曹魏军队旋又夺回蕲春,于是邾城成为孙吴在长江以北的一个战略支撑点,直接面对来自东面蕲春方面和北面大别山方向的曹魏军队,在江北相互角逐抗衡,孙吴于211年、223年二次从邾城大规模出兵,进攻蕲春之敌,均取得胜利,而在邾城西面,江夏是曹魏控制之地,也是孙吴志在必得之地,双方在江夏间经常进行武装争夺,邾城自然成了孙吴经略江夏的大后方。吴赤乌四年(241年)八月,东吴丞相、驻镇武昌总管荆州防务的陆逊鉴于邾城在吴魏间军事地位的重要性,遣重兵3万屯守邾城,并修缮加固城池,邾城成为拱卫东吴的军事重镇。
    西晋太康元年(280年),晋建威将军王戎率军顺江东下,攻伐吴国。东吴牙将以邾县降,邾城遂归西晋。
    东晋初年,羯人石勒统帅的后赵军队弛聘中原,所向无敌,以至东晋地方政权在大别山以北无法立足。咸和八年(333年),石勒去世,东晋宰相庾亮认为可趁机恢复中原,经过谋划,咸康五年(339年)三月,完成北伐战略部署,邾城成为东晋北伐中原的军事大本营,朝廷调派豫州刺史、征虏将军毛宝与西阳郡太守樊峻统兵万余驻防邾城,准备正式北伐。但就在此年八月,后赵石虎调动大军进攻荆州北部,其中大将夔安、张貉度率领2万余精兵奇袭邾城,与晋军展开决战,守军不利,毛宝向庾亮求援,庾亮认为邾城牢固,没有及时派兵支援,战争持续到九月,因赵强晋弱,后援不继,晋军死战失利,邾城沦陷。毛宝率6000残兵拚死突围,战至赤壁江边,又陷入后赵军队重重包围之中,晋军在前被大江阻隔,后有追兵围堵的情况下,6000人全部投江,溺毙殆尽。

    邾城沦陷,标志着东晋北伐的失败。同时,后赵军队为报复晋军在邾城的浴血抵抗,摧毁晋军军事大本营,将邾城夷为平地。邾城从政治上从此消失,但故城遗址至今尚存。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震)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震)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二邾史论 / [马星翼   清 邹县人]【喜上眉梢(崔祥震)选自吴本《邹县志》,键传并注。(2015 01 20—03 03 浦江漏风斋)】 - 喜上眉梢 - .
 禹王城(  邾城)遗址
 
 
  邾城,故城址平面为长方形,周长5 500米,土筑城墙宽8—12米,高5米,最高处达18米。城址原滨长江,今河道已西移,但通江城门及江岸泊船码头仍存遗址。城内出土许多战国迄于汉代的文物,有陶器、铜器、玉器、漆木器等。
 
  城东南和西北有春秋战国到汉代的墓葬。20世纪以来,在邾城遗址附近已考古发现楚国墓葬百余座,出土了众多文物。如在堵城国儿冲的楚国墓葬群中,出土了铜剑、铜戈、铜镞、铜削刀、车辖、铜套、铜鼎、铜马衔等青铜器58件,在禹王罗汉山楚墓中出土了铜鼎、铜壶、铜戈、铜戈尊、铜马衔等青铜器13件。在禹王曹家岗楚墓中出土陶器、铜器、漆木器、竹器、石器等随葬品74件,其中铜鼎、铜敦、铜壶、铜盒等青铜礼器就有37件,在竹简上发现文字33字,内容为遣策。在堵城芦冲楚墓中出土陶器、铜器、铁器、漆木器、玉石料器等随葬品223件。


 
   






曹姓邾氏(颜氏、郳氏)诸君之主支世系表

喜上眉梢汇集《左传》等史料可稽之曹姓邾氏(颜氏、郳氏)诸君之主支世系表(以@/@@等表一世,或多世之阙)[邾同朱,郳同倪、兒等,在此不阐。]


A邾国

邾君世系表
二十九世
世系遗漏

(西周时期)曹侠—飞—成—车辅—将新—訾父—夷父颜—叔术(夷父颜之弟:叔术,后为滥君)(东周-春秋时代)夏父(弟:友,首任郳君)—@—@—@—邾惠公 [仪父曹克](始称邾子)—曹琐—邾文公[籧篨]—邾定公[玃且]—邾宣公[牼]——邾悼公[华]—邾庄公[穿]—(东周-战国时代)邾隐公[益]—邾桓公[革]—公子何—邾娄考公—@?—邾/邹穆公—@1—@2—@3—@4—@5—@6—邹君7(不知其谁,为楚废,邾/邹被灭)



B小邾(郳)国

小邾(郳)君世系表
十三世,或十四世
世系漏甚

郳友—@—@—@?—郳犁来——小邾穆公—@—小邾惠公—@—@—小邾射?—@—@ 
(东江遗址“靴头城”考古,有彝器铭“兒(郳)庆”者,当或在郳友、郳犁来间。或小邾二世。)



C滥国/邑
 滥君/大夫 世系表
世系表极多不详

叔术—盱—@—@—@—@—@—@—@邾黑肱





山东省邹城市(邹县)古迹山川、圣贤文赋之考纪



《邹志》---故邑

1.故邾城

【朱志】春秋鲁文公十三年,邾文公卜迁于绎,即此地。在峄山之阳,周围二十余里。按《邹山记》曰:“山下是邹县,本是邾国。”杜宇《春秋》注曰:“峄山,在邹县北。”然则自晋以前,县皆置此。又按唐杜佑《通典》曰:“故邾国城在县东南,周围四十里,上冠峰峦,下属溪壑。”此所为县乃今治。盖五代宋元嘉间迁治至此。故邾城乃故邹县也。俗以为纪王城,按纪近齐,今之赣榆县是也。此非其地。

《春秋》隐公元年冬十月盟于蔑。僖公元年戍虚丘,九月,虚邱之戍归,公要而败邾于偃。三十三年,鲁伐邾取訾娄。鲁襄公四年,鲁侵邾,邾败之狐骀。十九年晋人取邾田自漷水归之于鲁。二十一年邾大夫庶其以漆、闾丘奔鲁。鲁昭公二十年,邾人城翼。还将离姑。三十一年邾黑肱以滥奔鲁。鲁哀公二年,鲁伐邾,将伐绞,邾爱其土,贿以漷东沂西之田而受盟于句绎。以上所载皆邾地,则大抵皆邹地也。但其旧址,惟闾丘与漆尚存,余不可考。
【吴志】邾故宫遗址在纪城村东北里许,俗呼紫禁城是也。其西南隅有台址,高八尺,方广里许,俗称皇台。又北里许金水溪上称凫雁坡  [金水溪,即东北西南穿古城而过的金水河上游之泉潴,在峄山东南麓下。其上山坡称为凫雁坡,传战国邹穆公时,邹人饲凫雁处。-----喜上眉梢]峄山有斗鸡台、东西仓,皆邾故事。
【张志】邾故宫遗址,在今峄山街东齐氏林前。按济宁城南二十里有邾娄故城,地势低洼。文公卜迁于绎,或系弃下就高,以避水患欤?




2.陬邑

【吴志】《春秋》襄公十年《左传》“陬人纥”。杜预注:“陬邑大夫,仲尼父叔梁纥也。陬邑,鲁县东南莝城是也。”......莝城,今莫之所在,或曰今昌平山南有村名长莎,莝音之转也。于是有云叔梁纥葬处。郰曼父之母,所知者即在长莝村。间或又曰曲阜城南有息陬村,今其村分为二,犹名东陬、西陬,未知孰是......





3.漆城

【吴志】在城东北十里有故漆城,土人曾于此得古鼎。又城四十余里亦有漆城,俗名七女城,故址犹有存焉。 [“城四十余里”为误,当为“城西十余里”,与事实相符合。在邹县城西五公里左右,有一个高阜的堌堆,为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遗址。传为漆城,或为漆女城,七女城-----喜上眉梢]按《春秋》襄公二十一年“邾庶其以漆、闾丘来奔。”杜预注:“高平南平阳东北有漆乡,西北有显闾亭。”孔疏:“是二邑知在南平阳而不审其地,故言有也。”今以南平阳故城在邹西三十里言之,似在城西者为是。《水经注》:“泗水南过平阳县西,平阳县即山阳郡之南平阳也,莽改曰邑平矣。泗水又南经故城西,世谓之漆乡。”据是,则漆乡有故城,在北魏时已然。今俗漆女城者,故因列女传漆室女故。

《邹县志 金石》[《吴志》]漆城鼎:在城东土旺村杜家,得自漆城陇中,故名。鼎有七,惟一小者有“永宝用”三字。




4.闾邱

【吴志】杜氏左传注:“平阳县西北有显闾亭。”《水经注》:“洙水又西南迳南平阳县之显闾亭,邾邱邑也。<十三州记>‘南平阳县有显闾乡。’<从征记>曰:‘杜谓显闾非也,漆乡东北十里见有显闾乡。’然则显闾自是别亭,未知孰是。”郦氏曰:“然今闾邱乡与显闾亭皆不可考。”





5.咸邱

【吴志】《春秋》桓公七年“焚咸邱”。《公羊传》:“咸邱者,邾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乎邾娄国之也,曷为国之,君存焉尔。”何休注:“邾君在咸邱邑,明臣子当赴其难,与在国等也。”今城西南三十里,村名古咸,相传即咸邱。《孟子》书中有咸邱蒙人名,咸邱盖以邑为氏,蒙或即其邑人也。杜预注《左传》“咸邱鲁邑。”按古咸村俗名故县,据元至正时里[时里,即石里,今邹城市郭里镇石里村----喜上眉梢]人姜氏碑,称姜元于故县创义庠。盖至元时即伪称故县,旧志则谓故县是邾未迁绎时城也,亦无确据。故并存之。








《邹志》古迹附录

#6.昌平乡  

【吴志】......旧志云,即今之鲁原村,在尼山、昌平两山之间。其村有三,皆以鲁原名。今东鲁原圮与沂水,南鲁原仅数椽,惟西鲁原尚存。又按永寿二年,鲁相韩敕复颜氏、亓官氏繇发云:“颜氏圣舅家,居鲁亲里;亓官圣妃在安乐里。”今鲁亲、安乐二里皆无考。或曰鲁原即鲁亲之转云。


#7.昌衍

【吴志】《左传》僖公二年春,“介葛卢来朝,舍于昌衍之上。”杜注:“鲁县东南有昌平城,盖以昌平城为昌衍也。”昌平城当即昌平乡之城。又按《春秋》照公二十二年“大蒐于昌间”,注不言其地,当即在昌平山之间。


#8.故南平阳城

【朱志】在城西三十里。《后汉书》“以南平阳益东平国。”唐章怀太子注:“南平阳城即兖州邹县是也。”今其地犹有平阳桥、平阳寺、平阳店。俗呼为陶城。
【吴志】......按汉志驺县属鲁国,南平阳属山阳郡。在汉惟循吏龚遂山阳南平阳人。又《封表》封周公后食邑南平阳。今邹县城北铁山北周大象时题名有“功曹南平阳”一行,北周时犹有此县也。盖自隋时省入邹矣。《隋志》有邹,无南平阳。而于邹县下亦略废置不言。至唐章怀太子注《后汉书》,乃为确据。
【张志】在城西三十里平阳寺村,按南平阳前汉为南平县,后汉为南平阳侯国,魏为南平阳县,晋为南平阳侯国,均属兖州。



#9.陶城

【吴志】
在城西三十里,村名陶城,故址犹存。旧志云“南平阳城俗呼为陶城。”按“陶”与“南平阳”语意不伦,据石里隋碑称地为高平县,“高”与“陶”音近,当是隋高平县故址也。若南阳故城,自有平阳店、平阳桥在。说为近之。
[又按邹志记防御-保甲,邹西三十里有南北陶城二村,即此。————喜上眉梢]

#10.羊车故道
《太平御览》云:三代地理书秦始皇乘羊车登峄山。刘会《邹山记》“始皇乘羊车以上,其路犹存。今峄山鸣琴涧上,俗呼御路是也。”

#11.书门
秦始皇巡游,登峄山,勒石其上,颂功德,命曰书门,李斯篆之。后为野火烧裂。或篆其文刻于枣木。唐杜甫诗云“峄山之碑野火焚,枣木传刻记失真。”宋欧阳修云:“今俗传峄山碑,史记不载。其字迹大不类泰山存者。”其枣木传刻耳。宋元祐八年,邹令张文仲于北海王君向获李斯小篆,刻诸厅之峄阴堂。迨至元二十九年。县令宋德,夏津人也。叹是碑残,恐致泯绝,乃命工袭石摹刻于其侧。《说郛》云:峄山实无此碑,乃南唐徐所摹刻于长安者。


#12.回銮殿:在城东南五里坊廓社。永乐间,太宗文皇帝圣嘉驻跸之所也。今有基存。
  评论这张
 
阅读(20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