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春秋纷纭:“邾庶其奔鲁”的是是非非 [喜上眉梢 2015 3 18]  

2015-03-17 22:41:39|  分类: 邾国&小邾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秋纷纭:“邾庶其奔鲁”的是是非非
 [喜上眉梢 2015 3 18]
 
春秋纷纭:“邾庶其奔鲁”的是是非非 [喜上眉梢 2015 3 18] - 喜上眉梢 - .
 
 
         东周时期,王室衰微,礼乐崩坏,诸侯争霸,硝烟四起。邾国,俗称邾娄国,为东夷古国。与鲁国为邻,常受欺侮。本来邾国一团正气,可是到了春秋后期,邾国政治日趋败坏。如邾庄公死时,竟用了五个人殉葬,这与“邹鲁文化”的基本精神是相背离的。由于统治者的腐朽昏庸,君臣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统治集团内部关系日趋紧张,最终导致政权的分崩离析。
 
     鲁僖公十九年(前641年),“鄫子会盟于邾。己酉,邾人执鄫子,用之。”所谓“用之”,即杀之以祭于社;前507年,邾庄公在门楼上观看院中景色时,看到守门人以瓶盛水洒于庭中,那人曾被大夫夷射姑欺侮,便说是在清理夷射姑的便溺。邾庄公好洁,因而大怒,最后,竟然因此而“自投于床,废于炉炭,烂,遂卒”。下葬之前,“先葬以车五乘,殉五人”。邾公死后以人殉葬,类似的事情在鲁国是不会发生的。  

    据《孟子·梁惠王》记载,在邾穆公时期,每逢灾荒之年,邾国的百姓年轻力壮的四处流散,年老体弱者抛尸于荒野,而国家的仓库中却装满了粮食财宝。黑暗政治导致了社会矛盾的激化,民众对国家的离心倾向日益加强。在一次与鲁国的战斗中,邾国有三十三名官吏战死,而参战的民众却没有一个人为国死难。
 
     早在邾悼公时,邾国大夫庶其投奔了鲁国,并把邾国的漆和闾丘作为进献礼交给鲁国。时隔一年,大夫畀我又叛邾奔鲁。邾庄公时,连续发生了大夫快逃亡鲁国和邾大夫黑肱献滥邑以奔鲁的事件。
 
        《春秋》载“襄公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公如晋。邾庶其以漆、闾丘来奔。
         《左传》载“襄公二十一年春,公如晋,拜师及取邾田也。 邾庶其以漆、闾丘来奔。季武子以公姑姊妻之,皆有赐于其从者。于是鲁多盗。季孙谓臧武仲曰:“子盍诘盗?”武仲曰:“不可诘也,纥又不能。”季孙曰:“我有四封,而诘其盗,何故不可?子为司寇,将盗是务去,若之何不能?”武仲曰:“子召外盗而大礼焉,何以止吾盗?子为正卿,而来外盗;使纥去之,将何以能?庶其窃邑于邾以来,子以姬氏妻之,而与之邑,其从者皆有赐焉。若大盗礼焉以君之姑姊与其大邑,其次皂牧舆马,其小者衣裳剑带,是赏盗也。赏而去之,其或难焉。纥也闻之,在上位者,洒濯其心,壹以待人,轨度其信,可明征也,而后可以治人。夫上之所为,民之归也。上所不为而民或为之,是以加刑罚焉,而莫敢不惩。若上之所为而民亦为之,乃其所也,又可禁乎?《夏书》曰:‘念兹在兹,释兹在兹,名言兹在兹,允出兹在兹,惟帝念功。’将谓由己壹也。信由己壹,而后功可念也。”
        

  另《公羊传 》载“ 襄公二十一年春,王正月,公如晋。邾娄庶其以漆、闾丘来奔。邾娄庶其者何?邾娄大夫也。邾娄无大夫,此何以书?重地也。”

《谷梁传》载“ 襄公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公如晋。邾庶其以漆闾丘来奔。以者,不以者也。来奔者不言出,举其接我者也。漆闾丘不言及,小大敌也。”

     
        邾娄国大夫庶其携本国漆邑、闾丘邑的两座城邑及其土地来投奔。
        像邾之庶其,在礼乐崩坏的春秋时期,投奔强大邻国的弱国大臣,多得确实是个很频繁的事,但反映的当时社会形势的问题却又是不很平常。 
 
         按《左传》所言,鲁襄公二十一年(公元前552年)春季,鲁襄公到晋国,这是为了拜谢出兵和取得邾国的土田。因为在头一年,即鲁襄公二十年(公元前551年)“春王正月,诸侯盟于祝柯。晋人执邾子,公至自伐齐。取邾田,自漷。”晋人抓了邾子邾悼公(名“华”) ,取邾田自漷水归于鲁国,所以获得了邾国土地的鲁襄公到盟主晋国感恩拜谢。
 
        邾国的大夫庶其带着漆地和闾丘逃亡前来,季武子把鲁襄公的姑母嫁给他作妻子,对他的随从都有赏赐。

因为得到了邾国的这两个城邑和其周围的土地及人口,于是鲁国的盗贼便多了起来。

鲁国正卿季武子(即季孙宿,)对大夫臧武仲(即臧孙纥,又称臧孙、臧纥。食邑防城。以下言“纥”即臧武仲自称。)问:“您为什么不禁止盗贼?”

臧武仲答:“盗贼不可以禁止,纥又没有能力。”

季武子问:“我国有四面的边境,用来禁止盗贼,为什么不可以?您做司寇,应当从事于禁止盗贼,为什么不能?”

武仲答:“您把外边的盗贼叫来而大大地给予礼遇,怎么能禁止国内的盗贼?您做正卿,反而使外边的盗贼进来,让纥禁止国内的盗贼,怎么能够办到?邾庶其在邾国盗窃了城邑而前来,您却把姬氏(鲁襄公姬午的姑母,即其父亲鲁成公姬黑肱的姐姐。又按 陆德明释文“杜以公之姑及姊是二人也。”两说歧出,前说或许可靠性高。——喜上眉梢注)赏嫁给他作为妻子,还另赏给了他城邑以食,他的所有随从人员都得到鲁国的赏赐。如果用国君的姑母和他的大城邑,表示对盗贼的尊敬,其次是给予的用皂牧车马,再小的给衣服佩剑带子,这是在赏赐鼓励盗贼的。赏赐了然后而再要去掉他,恐怕是困难吧。纥听说过,在上位的人要洗涤他的心,专一地以诚待人,使它合于法度而且使人们相信,可以明确地验证,然后才能治理人。上面的所作所为,是百姓的归依。上面所不做的,百姓有人做了,因此加以惩罚就没有人敢于不警戒。如果上面的所作所为百姓也照样做了,这是势所必然,又能够禁止吗?《夏书》说:‘想要干的就是这个,想舍去不干的就是这个,所要号令的就是这个,诚信所在的就是这个,只有天帝才能记下这功劳。’大约说的是要由自身来体现言行一致。诚信是由于自己的言行一致,然后才可以谈建立功劳。”

庶其不是卿,他带着土地来鲁国,虽然身份低贱,《春秋》必定要加以记载,为了重视土地。

 

 

这里便产生了个大问题,庶其携城邑投奔鲁国,正卿季武子给予赏赐,以得利的鲁国观点按说是应该给予的。而大夫臧武仲却因国内盗贼多了起来而埋怨季武子给予庶其一行的赏赐,并把庶其一行作为窃国盗土之贼而看待,甚或把国内的多贼一时兴起,而归罪于臧武仲庶其一行的赏赐,同时意味着对盗贼的鼓励,甚至于含义还是漆、闾丘两地多盗贼,其并入而引发了鲁国境内的盗贼四起。

 

 

根据《春秋》《左传》,邾、鲁两国的交往史,一根思维主线就是西周姬姓鲁国不停地对东夷曹姓邾国的鄙视和攻伐打压和欺占,相对的是邾国对鲁国不间断地反抗和有限的报复。尽管鲁国尝到了邾国的甜头,无数次得到了邾国的土地,但是鲁国自高自大的膨胀思想,鄙视东夷故国的眼光却很少收敛过。庶其虽然不是邾娄国的正卿,但他带着土地来鲁国,虽然作为大夫身份尽管低贱,按《春秋》加以记载,这是为了重视土地。鲁国不少人人却又不看重其行为,从大夫臧武仲的话语中,可以蔑视庶其及其邾国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蔑视邾娄的臧武仲的一派言论,就是找借口而已,实际上作为鲁国司寇,掌管刑狱、纠察等事,形同今天的最高法院院长一职,其本职工作就是维护社会安宁,而不是找个借口推脱自己的责任。道德的意义在于倡导,法律的意义在于严禁。臧纥不能有效行使司法权力,反而归咎于季孙宿。在道德上的负面提倡,完全没有自我反省的能力。并且政治上的事情不能用道德来评价。该城的管理者的政治依靠也不能与普通的偷窃同日而语,春秋时代,城市管理者有时为了政治需要和维护城市安全抛弃国家,而选择强国或有强国做依靠的国家,是无可厚非的,他们至少没有损坏百姓的基本安全。而那些城市内的小偷则是实实在在侵扰百姓,给百姓带来损伤,这是国家治理的失当。中国有句话叫“引喻失义”,说的就是臧武仲这种人。

 

 

然而庶其作为携土地奔鲁者,在自己的祖国看来,又确实背上了一个地地道道叛国贼的称号,后世学者多次诟病其行为。

 

邾国奔鲁者,并非庶其一人。

时隔二年,即“襄公二十三年 夏,邾畀我来奔。”

“昭公二十七年,邾快奔鲁。”“三十一年,邾黑肱以滥奔鲁。黑肱者,叔术之裔孙,故邾滥邑之大夫也。” (自《公羊传》,后者还见《春秋》昭公三十一年: “冬,(邾)黑肱以滥来奔。”)

《左传 哀公》“十四年,小邾射以句绎奔鲁。”

 

 

 

 

 对于这些人,《十三经注疏》注解《公羊传》等各有所论:

邾娄庶其

庶其并非邾君,《传》有明文云“庶其非卿也,以地来,虽贱,必书,重地也。......”非卿者,大夫位也。故杜预《注》曰:“庶其,邾大夫。”楊伯峻亦以此为解。言“贱”,则非君可知,故杨引杜解,谓其为“小国大夫”,则此当言“邾臣”。云又受其叛臣邑者。

 

邾娄鼻我

何故不据鼻我,而要以据快者?正以鼻我以二字为称,嫌鼻我为字,若其据之,於义不明,故知此注也。重地也。恶受叛臣邑,故重而书之。不言叛者,举地言奔。鼻我,二传(《谷梁传》、《公羊传》)作“畀我”。

○正义曰:杜从贾说,以为庶其之党,同有窃邑叛君之罪。刘炫《规过》云:“杜此注云‘庶其之党’,庶其奔鲁三年,若是其党,邾人即应讨之,何因至今始奔?庶其以邑奔鲁,鲁人还以赐之,畀我不得彼邑,窃邑之状复何在焉? 以二十一年邾庶其窃邑来奔,去此既近,邾更无事,今畀我来奔,必是庶其之党,同有窃邑叛君之罪。

 

邾娄快

注“据快无氏”。●解云:即昭二十七年冬,“邾娄快来奔”,是其无氏,即不合书见之义。问者,见快不书氏,知邾娄无大夫,既无大夫,何以特书庶其乎?故难之。然则庶其、牟夷皆以重地故书,悉非常例。今此鼻我无三谏之善,无盗土之恶,直奔而已,更无它义,而得书见,知以治近升平之故也。

按说邾娄快无地可奔,测无封邑,即无氏。

 

小邾娄射

小邾射以句绎来奔。射,小邾大夫。《春秋》止於获麟,故射不在三叛人之数。自此以下至十六年,皆《鲁史记》之文,弟子欲存孔子卒,故并录以续孔子所修之经。
  正义曰:此文与“邾庶其、黑肱、莒牟夷”文同,知射是小邾大夫,以句绎之地来奔鲁也。其事既同,其罪亦等。传称庶其等为三叛人,不通数此为四叛人者,以《春秋》之经止於获麟。

 

滥邑邾娄黑肱

《春秋》昭公三十一年“冬,(邾)黑肱以滥来奔。”邾国的黑肱带了滥地来投奔。这三个人地位不高,本不当记 在《春秋》里,因他们叛国,所以记下人名来惩戒,使恶名不灭。《谷梁传》“昭公三十一年冬,黑肱以滥来奔。其不言邾黑肱何也?别乎邾也。其不言滥子何也?非天子所封也。来奔,内不言叛也。”
《公羊传》“三十一年,邾黑肱以滥奔鲁。黑肱者,叔术之裔孙,故邾滥邑之大夫也。”

 

其实不仅仅是邾之庶其、畀我、快,小邾之射,滥之黑肱。邾之三国不少贵族投奔鲁国,而且其他小国也是如此,譬如《春秋》昭公五年:“夏,莒牟夷以牟娄 及防、兹来奔。”莒国的牟夷带了牟娄、防、兹三地来投奔鲁国。这些人地位不高,本不当记 在《春秋》里,因他们叛国,所以记下人名来惩戒,使恶名不灭,这就是所谓的“欲盖弥彰”。

 

 

据《后汉·冯衍传》所载,东汉初怀才不遇的冯衍时,有忧国忧思的《遗田邑书》一文,其中写道“邾庶其窃邑畔君,以要大利,曰贱而必书;莒牟夷以土地求食,而名不灭。是以大丈夫动则思礼,行则思义,未有背此而身名能全者也。为伯玉深计,莫若与鲍尚书同情戮力,显忠贞之节,立超世之功,如以尊亲系这故,能捐位投命,归之尚书,大义既全,敌人纾怨,上不损剖符之责,下足救老幼之命,申眉高谈,无愧天下。

 “邾庶其窃邑畔君”之党徒,名利不能双全,丧失了忠贞之节,拔高了邾庶其奔鲁的“政治性质”的标杆,此文犹如孟子舍生取义之感慨。

 

 

无论是《春秋》还是《左传》、《谷梁传》、《公羊传》,还是后世的各种注解都对出奔者以叛国求荣的恶名冠之,但都不分析为何在那个时代有这么多出奔叛国者? 

 

事实上,出奔作为春秋时期的一种十分普遍的社会现象,它的产生和存在是有其特定的历史和现实原园的。 首先,诸国林立,以及各国内外激烈的政治和军事冲突,是出奔产生和存在的必要条件。春秋时期礼崩乐坏,王室衰微,周天子虽在名义上仍是天下的共主.是天下的大宗,但已失去了对各诸侯国的控制。各诸侯国虽表面上仍礼尊周王室,聘享、献礼不断,但在各方面的独立性不断扩大。一些势力较 强的诸侯国为了争夺霸主地位,互相攻伐,造成了政治和军事等方面的利益冲突。为了在争霸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他们大量收留出奔者为已所用,这就为出奔的产生和存在造了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

同时,由于权力下逮,各诸侯国内部大夫专权,甚至“陪臣执国命”, 导致各国政局的动荡和政治斗争的日趋频繁、激烈,各种政治势力围绕若君权和执政 权争斗不休。而在政治斗争中的失利者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的性命,纷纷逃奔国外,最终使出奔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

其次,春秋时期作为贵族占主导地位的社会,长期以来政治上实行着世卿世禄制。各国依照惯例,普遍采用等级制的原则来安置出奔者,授予他们一定的官职及赋禄,从而解决了出奔者在他乡异国的政治地位和生计问题,消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尤其是一些国家出于本国的利益,利用各种方式送出奔者回国复职,都在一定程度上鼓励和支持人们采用出奔的方式摆脱所面临的困境。

 第三,春秋时期人们的国家观念的淡薄及心理上对出奔行为的赞许和支持,也对出奔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论语》、《孟子》、《礼记》等文献中, 有关出奔的论述很多,但未见有否定之词。晋 史大书“赵盾弑其君”,孔子在称赞董狐为良史的同时,却也慨叹赵盾“为法受恶”,认为 他“越竟乃免”。许贵族面临困境时,身边的人们均认为最好的选择就是出奔。出奔实际上是一种对出奔者采取的政治避难措施。它为政治斗争中的失利者提供了一种政 治保护机制,有利于整个社会的人才成长和 保护。各诸侯国从本国的利益和日的出发而 容留和任用出奔者,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全 社会政治和军事人才的交流,同时也使本国 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得到了增强,从而在争霸战争中取得优势。这些都加强了各国对出奔者的重视和任用力度,成为战国客卿制的滥觞。从出奔者的身份来看,上至周天子、诸侯国君、卿大夫,下至作为大夫陪臣的士,而以卿大夫为主体。他们是社会的统治阶级,是贵族阶层,出奔保护的正是作为社会主体的贵族集团的利益。

 

 

(本文部分内容有引用,在此不多解释。)

  评论这张
 
阅读(6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