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春秋地名考:“句绎”在滕境 [喜上眉梢 2015 3 18]  

2015-03-18 00:09:24|  分类: 邾国&小邾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秋  鲁哀公》“二年,春,王二月,季孙斯、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取漷东田及沂西田。癸巳,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及邾子盟于句绎

   《左传  鲁哀公》“二年,春,伐邾,将伐绞。邾人爱其土,故赂以漷、沂之田而受盟。

     鲁哀公二年(前493年),春之二月,鲁国公室三卿季孙斯、叔孙州仇、仲孙何忌联合帅师攻伐邾国。将要攻伐邾之绞邑,邾人爱其惜土地,故贿给鲁国以漷水东岸的田地及沂水西岸的田地,并在句绎邑盟约。

      鲁邾二国疆域,在今邹城市、滕州市、山亭区、平邑县、苍山县(现又改兰陵县)、费县等济宁地区周围、枣庄市地区周围、临沂地区犬齿相接,处于劣势的邾国割地盟约,(被)盟约的地方选在的是自己邾国疆域内的一个城邑“句绎”。

          而仅过十余年,也就是哀公十四年(前481年),小邾国大夫邾射就以句绎邑来投奔鲁国了。史书明确记载,即《左传 哀公》:“十四年,小邾射以句绎奔鲁曰:“使季路要我,吾无盟矣。”鲁使子路,子路辞。季孙使冉有谓之曰:“千乘之国,不信其盟而信子之言,子何辱焉?”对曰:“鲁有事于小邾,不敢问故,死其城下可也。彼不臣而济其言,是义之也,由弗能! ”(杨伯峻注:"季路即子路,孔子七十二贤弟子之一。)

 

    481年,(《左传 哀公》)还载“十有四年,春,西狩获麟。”这年,鲁哀公西狩于大野获麟,大野即巨野,汉代的巨野县城在现在的嘉祥县城北,嘉祥于金代置县,因此为获麟之地,取其嘉美祥瑞之意而得名嘉祥。据说孔子因获麟而流泪,《春秋》,孔子卒,就终了了。这时小邾国(郳国)国君则有小邾惠公,小邾穆公之孙

 

   

        沂水,在费县境。漷水在邹东南、滕东北而来,过滕至西入泗。沂之西田,漷之东田,可见就在今邹之东南,滕及山亭区之东,费县之西,即今平邑县附近。而住邾之绞邑,就在这个地域内。

 

      【经】哀公二年,春,王二月,季孙斯、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取漷东田及沂西田。(邾人以赂,取之易也。
  ○漷,火虢反,又音郭。沂,鱼依反。易,以豉反。)癸巳,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及邾子盟于句绎。(句绎,邾地。取邑,盟以要之。
  ○句,古侯反。绎音亦。要,以遥反。)
  [十三经注疏]注“句绎”至“要之”。正义曰:既取其田,虑后悔竞,故共盟以要之。伐则三卿,盟唯二卿者,服虔云:“季孙尊卿,敌服先归,使二子与之盟。”《穀梁传》曰:“三人伐而二人盟何?各盟其得也。”其意言季孙不得田,故不与盟也。案十四年小邾射以句绎来奔,则句绎,小邾地也。注言“邾地”者,以传云“伐邾,邾人爱其土,赂以漷、沂之田而受盟”。被伐受盟,则盟在邾地,犹若成二年楚人伐我师于蜀,公及楚公子婴齐盟于蜀之类是也。邾与小邾,国竟相近,句绎所属,亦无定准,犹齐、鲁汶阳之田,莒、鲁争郓之事,一彼一此,岂有常乎?而刘炫以句绎为小邾地,而规杜,非也。

 

 

            哀公十四年,小邾射以句绎来奔。射,小邾大夫。句绎,地名。《春秋》止於获麟,故射不在三叛人之数。自此以下至十六年,皆《鲁史记》之文,弟子欲存孔子卒,故并录以续孔子所修之经。○射音亦。句,古侯反。绎音亦。
  [十三经注疏]注“射小”至“之经”。○正义曰:此文与“邾庶其、黑肱、莒牟夷”文同,知射是小邾大夫,以句绎之地来奔鲁也。其事既同,其罪亦等。传称庶其等为三叛人,不通数此为四叛人者,以《春秋》之经止於获麟。获麟以上褒贬是仲尼之意,此虽文与彼同,而事非孔意,故不数也。若然,鲁史书此旧与彼同,则窃地显名,史先然矣。而昭三十一年传盛论书三叛人名,惩不义也,其善志也。杜言书曰故书,皆是仲尼新意。案此类彼,则彼是旧文。言新意者,仲尼所修有因有革。因者虽是仲尼因旧,旧合仲尼之心,因而不改,即是新意。所以彼传归功修者,谓之“善志”,为传所以修之既定,乃成为善也。故《释例·终篇》杜自问而释之云:“丘明之为传,所以释仲尼《春秋》,仲尼《春秋》皆因旧史策书,义之所在,则时加增损,或仍旧史之无,或改旧史之有,虽因旧文,固是仲尼之书也。丘明所发,固是仲尼之意也。”是其说也。《公羊》、《谷梁》之经皆至获麟而尽。《左氏》之经更有此下事者,自此以下至十六年,皆是鲁史记事之正文也。仲尼所修,修此记也。此上仲尼修记,此下是其本文。弟子欲存孔子卒,故因经之末并录鲁之旧史,以续孔子所修之经,记仲尼卒之月日,示后人使知之耳。贾逵亦云,此下弟子所记,但不言是鲁之旧史耳。

  

       春秋时,小邾国地域在邾国境之东南,即今枣庄市地区滕州市东部区域、山亭区西部中南部附近,也就是原滕县境内,其东部,南部接壤鲁国。

 

      对于以上,关于此 “小邾射以句绎奔鲁”。无疑句绎是在小邾国(郳国)疆域内的一个城邑,或者以这个城邑为中心的周围辖地,小邾射是小邾国的大夫,句绎为其封地,或者说是食邑。可以肯定的是句绎就在小邾国和鲁国的接壤之边境,而非在小邾国腹地,否则不可能意旨奔鲁,使之成为鲁国的飞地。

 

       为什么在十多年前,句绎还是邾国的会盟之地呢?原因可能是句绎本是邾国地,小邾国在春秋初期从郳友起从母邦邾国分离出来,血缘一宗,邾国会盟选在小邾之邑。时世史家记载也并未明确这个问题。

 

             句绎,一些资料介绍,春秋时小邾国地,在今山东邹县东南。此说法无误,但甚模糊,更明晰一些是在原滕县境内,或者说在今枣庄市地区滕州市东部或者山亭区内, 具体详细地址待考。

 

 

         

 

       以古音, 句绎,读“勾绎”,据说是越语,雷似“勾践”又写作“句践”,在古代东南沿海地区,往往会出现一个以ko音为词头的地名。这个词头音写为句、勾、姑、九等。《汉书?地理志》“号曰句吴”颜师古注:“句,音勾。夷俗语之发声也。”《世本?居篇》服虔注:“吴越夷,言多发声,数言共成一言。”陈正祥在《广东地志》中说,以“果、高、歌、姑、过”开头的地名都是壮语的标志。谭其骧在回答姑苏之名含义时说:“姑即句,乃古吴越人发语词,句吴即吴,句践即践,姑苏即苏也。”史为乐说:“於潜、无锡、句容、姑苏等地名中的於、无、句、姑等,都是古越语的发音词,没有实义”(《谈谈我国县名的命名》)。语言学家研究发现,这个“果、高、歌、姑、过”开头的词来源于古越语ko,意为“棵”、“个”,常放在词首可作为地名的标志。齐鲁之地,在春秋时期,受南北军事、经济交流,深受越吴文化的影响,越语在一些古地名上,也留下了很深的痕迹。虽然“句绎”在今天的准确地理位置不详。

        但是与之类似的古地名“姑蔑”却是可寻的,在鲁国北部,即现代山东泗水东部。《左传·隐公元年》:“公及邾仪父盟于蔑。”杜注:“蔑,姑蔑,鲁地。鲁国卞县南有姑蔑城。”在《春秋》及《 谷梁》、《公羊》的注解里,这个地名也简称“蔑”,或写作“眛”或“昧”。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