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仁厚官庄碑”,暨探析各地“官庄”之得名[喜上眉梢/2014 8 3]  

2014-08-03 17:17:00|  分类: 国内考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所了解的“官庄”,是因为“做官”而得名的吗?
     ___其实,几乎都不是这种原因而得名的。

    在全国各地,有不少名“官庄”者,或大小东西之“官庄”,或冠以姓氏之“官庄”,或者单名之“官庄”,或者讹名为“管庄”、“观庄”等,有的于今简称为“某某庄”。
    “官庄”作为一个极其常见地名,山东、江苏、山西、云南、安徽等数十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有“官庄”这个村名,其在全国星罗棋布,成千上百个,难以计数。
   全国各地如此多的“官庄”,是如何得来的。考究名谓之“官庄”的村碑,或者村庄来历,今人多认为是该村旧时有做官者,故得名,而且引以为荣。
      这些所说的“官庄”几乎都不是因为村内有做官者得名,大多是乌龙附会,即使有也是巧合。其实,名为“官庄”,多是明代开垦耕田,租种官府的田地,为官府或卫所种田的村庄的名称,即官方安置百姓的聚落种官田之地。
    宋代亦开始设有官庄,清代也陆续设有。
    也就是说“官庄”,即官府管辖庄田,唐以后历代都有设置,但名目不一,如宋代的屯田庄、公田庄,都是官庄。《宋史·职官志》:“屯田郎中、员外郎,掌屯田、营田、职田、学田、官庄之政会。”
    清代属内务府管辖的庄田称作“皇庄”,属各部、寺管辖的庄田称作“官庄”。清代《吴振晨宁古塔纪略传》:“清康熙时,宁古塔将军编流人随旗下,设立官庄。庄设庄头一人,庄丁九人,责粮十二担,草三百束,猪一百斤,木炭一百斤,石灰三百斤,芦一百束。凡家中所有,皆为官物,衙门公费皆取于此。”
    名谓“官庄”者,历史时间都不长,大多至今五百年左右。

     鲁南地区枣庄市、济宁市、临沂市等地叫“官庄”或者“某某官庄”的村子也很多。
     开垦耕田租种官田而得“官庄”之名的可靠证据,应是费县梁邱镇“仁厚官庄”的明碑。
    据《清光绪费县志·宦迹》记载,明代万历年间,费县知县杨果在全县“建官庄四百六十处,招来流亡八千八百五十余户,每庄置庄头、庄副各一名”。这说明,费县的“官庄”是从明代开始出现的,旧时多达460处,后来村名几经变更,到清光绪年间仍有12个村子名官庄。
      
     今据2005年版梁邱镇的镇志《梁邱春秋》载:
     山东省临沂市费县梁邱镇,有村名“仁厚庄”,故名“仁厚官庄”。其村东二百米的农田里,有一幢石碑,高 1.9米,宽0.9米。该碑是明代费县知县杨果万历四年(1576年)所立。石碑详细记载了当时的全县人烟稀少、土地荒芜、经济凋敝,县衙设置46个官庄,找来流民垦荒,并给以优惠的条件、官府的垦荒政策,以及庄头姓名、亩数及其范围等。从碑文来看,这是知县杨果到任一年后设立的第一批官庄。
    当时,每个官庄都立有这样的一幢石碑,惜年久日远,或埋于田野,或砸碎毁坏,大都没有保留下来,只保留此村一
    梁邱镇仁厚庄的这幢石碑,不仅说明了“官庄”地名的由来,而且对于研究明代的土地、流民、赋税政策,作为重要的历史文物,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
   
 

   以下为明代万历四年(公元1576年)仁厚(官)庄碑文
“仁厚官庄碑”,暨探析各地“官庄”之得名[喜上眉梢/2014 8 3] - 喜上眉梢 - .     
明代仁厚官庄碑记
   
     兖州府沂州费县,为民外逃,地荒县疲日甚,议设官庄,广行开辟,以安民庶事。准本县知费县杨果称,切惟粮从地口赋税,难以充裕,民逃地荒,逋负日见繁殷。
    照费县僻在一省之下东南,山多土瘦,舟楫不通,养生送死、完办钱粮,惟赖耕耘。旧额八十二社征粮,小地未二万余顷,拼大地六千一百八十余顷,后缘旱涝频仍,瘟疫叠见,逃亡过半,议并四十二社。人户比昔论社已减去五分;论户实少去六七,地土焉能变种?又焉能兑去抛荒?
     嘉靖四十一年,业钦差巡抚山东等处地方,督理营田,督察院副督御史张抚临本县,目视地方疲惫,委官丈量,仅得荒熟地、小地一万四千余顷,比昔已少十分之五。迄今一十五年,今次本职,奉本院批拟粮储道,呈委清查地土,委官沿丘履亩,逐段清丈。本职不时复查,即今清丈已完,止有熟地九千六百余顷,比四十一年又少四千余顷。
     卑职自万历三年十月十二日到任以来,每遇县事稍暇之期,不时躬历各社亲阅,只见荒地遍野,村落萧条。遍访地荒人逃之故,盖缘人少地多,一者有力量不及亦致抛荒,钱不能完纳,在逃有之;一者本户无人,典与寄住人耕种,收取典钱花费纳粮之际,却又呈告典地之人,重要下年典钱,至再至三,故典地之人亦不敢种,以致抛荒有之;一者有牛犋之人自将荒地开种,未及一年,被本主捏词且告盗种地土,混赖断追数年钱粮,因此人人不敢开荒,愈至荒芜者有之;一者有被强梁十里寻事作害,人户不得安生,丢弃旧产,逃移他境延生,将地抛荒者有之。是以县治日甚疲困,户口日见消耗,口粮年年拖欠,奸弊日日滋生,选除官员一到,则心隳气阻,多因欠粮被参,不能保全。
    本职感拔擢之恩,愿施犬马之报。今岁起运钱粮,设法催征已完。固小民皆思纳粮,不似往年逃躲,但多系贫窘之人,家无糊口之资,又恐地少粮多,难以支持,且抛荒甚多,即今若不设法开辟,民困何日得苏?议设官庄四十余处,每处招庄头一人,查将先年原买开荒各社领去牛只,见今追出,每庄给与二三犋或一两犋,全庄头自己先行开荒。
    又出告示,听将今欠丈量抛荒无地土,广招不拘土著寄住,但有愿来官庄住坐,愿开荒地者,各照力量投递认状,给与印票收执,随便开种,三年后方许照依下地征粮。只入本县总内派粮,随庄头名下上纳,并不入里社内,亦不派伙夫并白地银两。
    又行出示,晓谕地主人等:有未设官庄处,所抛荒地土亦许开耕,三年之后与各庄一体照下地派粮。投认开地者接踵而至,抛荒渐渐开辟,钱粮与一县均均,人人自觉减轻,疲县可以改观,除本县先已给过富若员外等庄,建盖房屋,准令本县收贮停止。
    万历四年,军饷银三十四两七钱一分,再动本年里甲银三两二钱九分,共银三十八两。每庄给与庄头银一两,令其自盖三间,作为官房,其余人户自盖。各庄庄头每人准给地五十亩,作为酬劳己业,永不科派。其各人户自开荒地,陆续报官,投认状登簿,只待三年之后方许照下地起科。夏粮秋粮站银,庄头催纳与里社并不相干。恐后官升吏易,复被各社豪强、里书等妄行争夺,捏词诬告者,就将所告之人问罪枷号。如吏书中作弊朦禀县官,妄将官庄地土随入本社者,即系受财作害,就行坐赃问革。如此庶地渐开而粮愈轻而民聚而户日增,疲县可以渐复,官民两益矣!
    每庄立石碑一座,前书庄名条件,后开庄头人户姓名,某人开地若干,以便稽查派粮,三年后方准征粮。如庄头不行务实或妄遁人户以报少,或措称头目名色诓骗钱粮,不行完纳,如此查出,定行问罪革退,另选殷实之人顶补,为此,合行前去,烦为转达施行等因。
    万历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具申。
    钦差巡抚山东等处地方兼督营田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李处照详批建。辟地招聚官庄不合里社骚搅如此(缺一字)负而至者多矣,如议动报悉心经奏荐用彰表政,此缴,蒙此合行立碑,仰本庄人户遵依施行须知碑者。
    大明万历年四年仲冬吉旦,承德郎知费县事阳曲杨果,迪功郎县丞交河高朝用,典史莆田张九皋,庄头胡朝用同立。
    南昌罗云书。
    石匠:王进、贾文、彭浑、薛世禄刊。
    东至安山头,南至仁富庄,西至武城,北至神檀山前,四至分明。
    (该文,1989年5月6日,由原费县梁邱镇干部刘纪敏先生所抄送,当时超出县志录文字数上限,故未择选。2005年适值梁邱镇镇志编纂成集之际,全文录入,以存史实。原碑面因个别字迹不清,难以辨认,遂阙录,谨以“为缺字。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