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龙山游记[作者 清代 黄锺](崔祥震 辑注)  

2014-02-13 14:51:31|  分类: 滕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山游记[清 黄锺] - 喜上眉梢 - .

 龙山游记

清 黄锺,字季通

摘自清道光二十六年版《滕县志 艺文志》

 

滕邑之北曰“龙山”,蜿蜒十余里,其高出於云表者,约数十峰。康熙壬寅余有事于明理村,村之北即龙岭也。

 [ “康熙壬寅”。康熙时,有两个壬寅年:第一个壬寅年,即康熙元年,公元1662年;康熙第二个壬寅年,即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结合黄锺是黄兰森之孙,黄兰森在己亥[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 ]中元曾回安陵祭祖之事,见《安陵记 【清】黄兰森(喜上眉梢 句读并注解 2014 1 18)》。根据时代和世代关系,综合考量,黄锺游滕北龙山当在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时。另,清代时滕县著名的铁牌坊,即黄锺为其母所立。——喜上眉梢注。]

访里中可与言者,备得其形胜,遂约之往于是。

 

北逾岭,西渡河,循微径,历危桥,行五六里许,村多败壁。盖时值年饥,贫者糊口于他方,富者避盗,而山村犬吠之声渺不可得而闻矣!

 

又西一里计,岭多乱石,望若屏障,石中一泉出,清澈可爱。与客掬饮之,共集一绝,云:

滚滚雪花飞白昼,纷纷雨点落青天。

迅湍激石浮清磬,垂练行沙泻素弦。

 

又西一里许,土率不可耕种,村壁多以石室,家之好于玲珑空洞中毕见之。又西行去山只一二里,得句云:

云飞山骨瘦,水落石潭清。

 

又西至山之麓,前绕巨流,下多怪石,有如牛眠者,有如虎卧者,有如微吟而题壁者,有如向游人拱立者,千百其状,莫可比伦。其巅路崎岖,仰视不啻别有一洞天也。

 

客曰:“山水固佳,吾子之兴亦复不浅,余当以‘有时俗事不称意,无限好山都上心’之句为子诵之。”余曰:“子观此何啻‘虎牙杰立三千仞,鸟翅横开十二峰’乎!吾与子先登其第一峰可也。”遂陟绝顶,南眺微湖如镜,北瞻峄峰如髻,西则凫岭如群鹜骤落,东则孤峰如霜锷初试,呼吸之气真可与帝座通。因得一绝云:

峰高红日近,洞阔白云深。

山鸟啼危径,平原结暮阴。

龙山游记[清 黄锺] - 喜上眉梢 - .

 

过峰而南,有曰抬头寺者。盖山名龙,寺即此山之首也。得句云:

满袖清风和白云,乌翻霜叶带余雯。

欲寻方丈同僧话,谢屐虽穿情倍殷。

 

至则但见墙穴野鼠、松挂寒蝉,因共咏:“松皆有节垂青盖,僧尽无心到白头”之句。题一绝云:

风扫落花曲径斜,闲云绕树栖寒鸦。

老僧今已卓锡去,洞里无缘饭胡麻。

 

又西逾层崖,怪石妨径,层棘钩衣。视客与余履将见踵,信乎山水之游,不可无谢公屐也。 

[据《宋书》卷六十七《谢灵运列传》载,南朝宋著名的诗人谢灵运,喜游山陟岭,特制一种前后齿可装卸的木屐。上山可去其前齿,下山则去其后齿,以保持身体平衡,不至于仰俯跌倒,因而称这种特制的木屐为“谢公屐”,亦称“灵运屐”等,或简称“谢屐”。李白著名诗篇《梦游天姥吟留别》有“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之句。]

 

又北行五六里,岩下有断碑。剥去苔痕,读之,乃古三清庙旧基。因感人有盛衰,神亦有兴废。与客嗟叹不已。客曰:“自此而东,南有观名七星者,地僻景幽。”遂自山之中峰下。得句云:

山空云积翠,地静鸟贪眠。

一片珠帘水,清声拟管弦。

 

又行一里许,闻观中有犬吠声如豹,至则观门深闭、群鸟飞鸣,而种花道士不可得识。得句云:

日近红尘远,鸟啼天外峰。

竹窗无鹤守,丹竃有云封。

 

观之西又一里许,层岩秀石参差于云表,与客共登之,则峰壑千万无不悉寓诸目,既古之兰亭、黄岗恐亦不远过也。但恨无群贤毕至,只令人临风怀古人耳。

 

俄一老僧邀余至方丈烹茗,味甚甘美。因访水之所自。曰:“昔有异僧,云游至此,爱山水之胜,因寓居焉。素苦无水,夜梦山灵告之曰‘子卧下即泉水也’。晨以锡卓*之, [锡卓*即方丈或法师所持的锡杖。传说古代高僧法力神奇,禅杖下端触地,有泉水涌出。 宋时唐庚 《卓锡泉记》谓南朝萧梁时的景泰禅师,植立禅杖于罗浮宝积寺,而有卓锡泉 , 《明一统志》谓大鉴禅师,植立禅杖于大庾岭云封寺东,而有泉水涌出。    此宣扬佛法无边,超越客观,有虚无的杜撰似的神话般的唯心主义观点,只可为传资,却不可信。]清泉涌出,饮可以愈疾,祷之可以致雨。县令以师礼焉。聚徒百有余人,庙田五十顷。至元五年,勅其泉曰‘甘露’,封其僧曰‘灵岩禅师’。”余疑其妄,使引余观泉。水果清冽,深五六尺,居亭之中,其柱旁塑巨龙缭绕之,若出没泉中。旁古碑一,备述本末如其言。遂题其壁。未几,夕阳返照,飞鸟倦还,咏归之志不计而决矣。老僧固留余,曰:“纵吾二人游遍此山,终无足乐。余将于来岁三月约同人共之。”僧欣然,愿烹茗待。遂与之别。

 

但不知来岁果如余所愿否,因暇而记之。

  评论这张
 
阅读(8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