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2013-05-24 14:10:59|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古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今看到诸地争执“毛遂故里”一事,心生无限感喟,都是“经济化的文化”在作祟啊!
数年来,笔者对毛遂与其墓的历史记载,及其轶事详加研究与探索,今终以名《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为题编辑出来,以供世人参阅 ,明辨是非。

    但笔者无意参与无聊的所谓“名人的故里”争执,但须知,“故里”的定义是什么?真正“故里”的历史与文物依据是什么?

   是否能够因为有毛氏祖先居住在河北鸡泽、河南原阳等就可以定义毛遂的“故里”就在那里?其可靠的依据是什么?我们要以历史事实说话的。


哪些文史资料说明“毛遂何处人也”

“毛遂故里”之说证据不足

    
      记载毛遂及其“毛遂自荐”的,可以作为确凿历史文献仅仅是《史记》。我们今天所掌握的汉代,及其以前的历史资料,除此以外再也没有第二种资料记载毛遂之事。在《史记 平原君虞卿列传中》介绍毛遂事迹的全文概要的主要内容可以剪辑为“秦之围邯郸,赵使平原君求救,合从于楚........门下有毛遂者,前,自赞于平原君曰.....平原君已定从而归,归至于赵.......遂以为上客。”本文简单的介绍毛遂勇于自荐气壮山河舌战楚王归赵后平原君拜其为上客,连串的三件事情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根本就没有提及毛遂为何处人之事。

   毛遂的籍贯在哪里,谁也不知。

    有一部历史小说《东周列国志》,在其第九十九回《武安君含冤死杜邮 吕不韦巧计归异人》中介绍“毛遂自荐”时说,平原君欲出楚国,有一食客奋勇前往,自言“臣姓毛,名遂,大梁人,客君门下三年矣。”大梁即今之开封。此处的大梁不是指河南开封,而是指现在的鸡泽县。鸡泽县在战国时期也称大梁。说毛遂是大梁人氏,小说家的话似不可尽信。交代毛遂籍贯,让“毛遂”“自言”,其“自言”的史据源自何处,的确尚无确证可论。

     《东周列国志》在中国古典文学宝库中,是一部著名的长篇历史小说。早在元代就有一些有关“列国”故事的白话本,明代嘉靖、隆庆时期,余邵鱼撰辑了一部《列国志传》,明末冯梦龙依据史传对《列国志传》加以修改订正,润色加工,成为一百零八回的《新列国志》。清代乾隆年间,蔡元放对此书又作了修改,定名为《东周列国志》。

      《东周列国志》取材于《战国策》、《左传》、《国语》、《史记》四部史书,《左传》、《国语》介绍西周末年春秋时代至战国初的《战国策》是介绍战国时期的,介绍毛遂的仅仅是从夏商周至汉武帝时期的《史记》一部“大全”史书。


  再说,《东周列国志》是明代后期小说家冯梦龙所撰,冯梦龙出生于明万历二年(1574年),卒于清顺治三年(即隆武二年(1646年)。然在我们可据的文献资料,明万历十三年(1585年)《滕县志》就已经记载毛遂为薛国人,墓葬在薛国城北门外。而此时冯梦龙才十一岁,也即在私塾里读书时的垂髻童年,绝对不可能神一般的写出历史演义小说的。根据其生平事迹,可以断定冯梦龙著作《东周列国志》是在天启元年(1621)与崇祯十七年(1644)之间的21年之内。

  虽然在冯梦龙之前有“列国”故事或《列国志传》,或有毛遂”来自何方“的说法,或许本无而是冯梦龙所撰,但是根据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序言所述,在此之前的明隆庆年间(1567-1572)即已经有滕县志》,前者依据后者所纂,万历年间毛遂墓已经被(或为“盗墓者”所)开挖,说明在隆庆年间既有毛遂墓,甚至于远早于之前,就已存在。志书所记载的事实远比小说的说法可靠得多。

一,毛遂墓在河北永年县。传说河北省永年县是毛遂的封地,在永年古城-广府故城附近,城西南五里大堤内有遂墓存在。虽然存在,想必也远早,但是其记载在何处呢?

      原来有一首诗记载着“毛遂墓”。其晚于万历年十三年近100许的,明代永年籍的太仆丞申佳允(1602—1644)曾写过一首谒毛遂墓的诗:“一剑横阶气若何,平原轻侠尽消磨,铜盘热血惊蛮楚,锥颖英魂壮滏河。碑自苍苍看独峙,世多碌碌许谁过。几回凭吊郊南墓,野树虹光满碧萝。”据传,毛遂墓前曾有墓志,在清末战乱年代被驻守永年城内的盐警盗去,下落不明。解放后,墓旁尚存一通石碑,上书“毛遂先生之墓”。


二,毛遂故里为河北大梁人说。其远晚于明版《滕县志》60年左右,首见《鸡泽县志》[清顺治四年(1647]序载:“然鸡邑人物首平原客毛先生,按剑数语,气吞云梦,使碌碌十九人首服。”

《鸡泽县志.卷之二十.艺文》载有《毛遂传》。且”西汉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毛遂曾孙毛释之封地张(县),据调查此地正是毛遂居住地----平原礼村(今河北省鸡古城镇东柳村)的确“平原礼村”,旧有毛氏祠堂。笔者认为,应该是毛氏族人所立的祠堂,以祭祀毛遂。但因为有某某人的祠堂,就可以确定是故里了吗?平原礼村”是毛遂的居住地的依据是什么?通过什么手段确认是毛遂的直系后代的呢?

又一说,河南省今确认“毛遂故里  在新乡市原阳县师寨镇路庄村,在村东头,有一座纪念毛遂的建筑,解放前叫毛仙庙,现改名为“毛遂故里”。“庙”变“故里”,“鸟铳”成“大炮”,证据不知在何处?



河北永年县的毛遂墓,即使是义冢,但也可以确认是存在的;

鸡泽县古城镇东柳村的毛氏祠堂也是确认是存在的,认定为毛遂故里,证据何在?

笔者认为“毛遂墓”或是为了祭祀的需要,古代建造的假塚(义冢),祠堂便是祭祀的场所。如果今天的人把这些东西摇身一变成了“毛遂故里”,那么可以确凿的认定这些“毛遂故里”之说仅仅是个妄论而已。因为我们真的不能够确认毛遂真的曾经出生在那里,没有出生之地确认,何来故里之说?

笔者只想说一句:“毛遂故里”之说证据不足,牵强附会。

    


“毛遂之死”,为今人所杜撰而已

      我记得家乡一份地方报纸《滕州日报》,有一篇文章介绍毛遂自荐的事迹,接着以毛遂之死”来映衬人才是有专项的,也即在某一方面是人才,用错地方就变得是个庸才了,譬如毛遂可以舌战楚王强比百万雄师,而被拜为上客第二年,平原君就让他领兵与燕国打仗,毛遂托辞不可胜任,但是仍固执让其挂帅。毛遂推脱不了,只好出征。但是在战场上没有打仗的才能而被迫躲进树林里拔剑抹脖自杀了。

     然而,查看不少文章皆有引用或阐述“毛遂自荐”与“毛遂之死”这个问题。其出处皆言据史书记载”,据什么是“史书”啊?我怎么找不到,还是子虚乌有的妄谈?

    我们在前已经说了,在所有的可靠正史里,仅有《史记》记载“毛遂自荐”一事,他的籍贯,他的终老,都没有记载。

      “毛遂之死”实际上是我们今天人所杜撰的,可以作为故事来看,却绝对不可以 “据史书记载”云云来糊弄广大善良的读者。

 

    战国时期的门客现象是中国封建社会形成之初的一种特有现象,反映了新兴地主阶级登上历史舞台之初的蓬勃向上之势。可以说,没有地主阶级的兴起,就没有人才的流动,也就没有门客现象。

   毛遂作为一个门客,也是像今天打工族一样,成为那个时代流动大军的一员。至于毛遂仙乡何处?其故里所在?或许是个历史之谜,或许不是一个谜。



古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春秋战国门-毛遂
周昙
 (唐代诗人)
不识囊中脱颖锥,
功成方信有英奇。
平原门下三千客,
得力何曾是素知?

赋得毛生自荐 
 满秋石
清代滕县邑人)
 秦寇邯郸急,平原欲定盟。 
备来同食客,自荐识毛生。
 馀子徒观望,雄才独抗衡。
名甘三载晦,功已两言成。
才短三千客,心轻百万兵。
铜盘谁歃血,掉舌已长城。
  



 毛遂与 ”毛遂自荐“

   毛遂(前285年-前228年),战国时期薛国人薛国,在今山东省滕州市南境),一说鸡泽人(今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后葬于薛地。今在山东省滕州市南20公里官桥镇车站旁,薛国故城北门外,仍有其墓塚。
     
    毛遂成年时曾游于赵国,成为赵公子平原君赵胜的门客,居平原君处三年,却寂寂无名,未得展露锋芒,不为人所识。

    然而,在公元前257年,即赵孝成王九年, 毛遂如囊中之锥”颖脱而出“。
    是年,秦昭王派兵围攻赵国都城邯郸。赵孝成王派平原君去楚国求援,临行前,平原君准备挑选二十名文武门客随同前往,已选中十九人,尚缺一人。这时,门客毛遂自告奋勇,愿与平原君同往。平原君问:"毛先生至赵国几年?"遂答:"三年"。平原君又问"先生若为圣贤之辈,三年未曾被人称诵,是先生无才能也。"毛遂答:吾乃囊中之锥,未曾露锋芒,今日得出囊中,方能脱颖而出。平原君心悦诚服,率毛遂等二十人前往楚国。 

  至楚国后,在殿堂上毛遂看到楚王并无真意,迟迟不提结盟之事,有看不起赵国,慢待平原君一行。毛遂怒不可遏按剑而上,与楚王展开了针锋相对的唇枪舌战,以理服人,终使楚王签立盟约抗秦。

        毛遂促成楚、赵合纵,声威大振,平原君赞颂毛遂,"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赵重于九鼎大吕,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将毛遂视为上客。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的美誉,好气凛然的毛遂先生,得之无愧。

       毛遂勇于自我推荐的精神,为后世贤者所推崇。并逐渐演绎出了成语”毛遂自荐“,比喻自己推荐自己,可以胜任某项任务或者工作。

    毛遂于故里薛地,葬于薛城(薛国故城)门外(今官桥火车站村附近),民国初年,修建津浦铁路时,迁葬官桥车站铁路西侧,现迁葬墓址尚存。





文史资料记载中的”毛遂“和”毛遂墓“

《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记载:
      
      秦之围邯郸,赵使平原君求救,合从于楚,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人偕。平原君曰:“使文能取胜,则善矣。文不能取胜,则歃血于华屋之下,必得定从而还。士不外索,取于食客门下足矣。”得十九人,余无可取者,无以满二十人。门下有毛遂者,前,自赞于平原君曰:“遂闻君将合从于楚,约与食客门下二十人偕,不外索。今少一人,愿君即以遂备员而行矣。”平原君曰:“先生处胜之门下几年于此矣?”毛遂曰:“三年于此矣。”平原君曰:“夫贤士之处世也,譬若锥之处囊中,其末立见。今先生处胜之门下三年于此矣,左右未有所称诵,胜未有所闻,是先生无所有也。先生不能,先生留。”毛遂曰:“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使遂蚤得处囊中,乃颖脱而出,非特其末见而已。”平原君竟与毛遂偕。十九人相与目笑之而未发也。
  毛遂比至楚,与十九人论议,十九人皆服。平原君与楚合从,言其利害,日出而言之,日中不决。十九人谓毛遂曰:“先生上。”毛遂按剑历阶而上,谓平原君曰:“从之利害,两言而决耳。今日出而言从,日中不决,何也?”楚王谓平原君曰:“客何为者也?”平原君曰:“是胜之舍人也。”楚王叱曰:“胡不下!吾乃与而君言,汝何为者也!”毛遂按剑而前曰:“王之所以叱遂者,以楚国之众也。今十步之内,王不得恃楚国之众也,王之命县于遂手。吾君在前,叱者何也?且遂闻汤以七十里之地王天下,文王以百里之壤而臣诸侯,岂其士卒众多哉,诚能据其势而奋其威。今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万,此霸王之资也。以楚之强,天下弗能当。白起,小竖子耳,率数万之众,兴师以与楚战,一战而举鄢郢,再战而烧夷陵,三战而辱王之先人。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而王弗知恶焉。合从者为楚,非为赵也。吾君在前,叱者何也?”楚王曰:“唯唯,诚若先生之言,谨奉社稷而以从。”毛遂曰:“从定乎?”楚王曰:“定矣。”毛遂谓楚王之左右曰:“取鸡狗马之血来。”毛遂奉铜盘而跪进之楚王曰:“王当歃血而定从,次者吾君,次者遂。”遂定从于殿上。毛遂左手持盘血而右手招十九人曰:“公相与歃此血于堂下。公等录录,所谓因人成事者也。” 
  平原君已定从(注,“从”通“纵”,即“赵楚合纵抗秦”。)而归,归至于赵,曰:“胜不敢复相士。胜相士多者千人,寡者百数,自以为不失天下之士,今乃于毛先生而失之也。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赵重于九鼎大吕。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胜不敢复相士。”遂以为上客。
  (战国时门客也叫食客、舍人。其待遇等级分为传舍、幸舍、代舍,[见《孟尝君列传》]      毛遂在平原君那里三年,没有什么表现,应该就是下客而已。“平原君竟与毛遂偕。十九人相与目笑之而未废也。平原君终于同意让毛遂一同去。那十九个人互相使眼色示意,暗暗嘲笑毛遂,只是没有发出声音来。再加上平原君所言“今先生处胜之门下三年于此矣,左右未有所称诵,胜未有所闻,是先生无所有也。先生不能,先生留。”之语,可见毛遂平时的地位之低下,至多待遇为居住在连鱼肉都吃不上的传舍虽然“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并歃血而定纵策,楚出兵援助赵国,遂解邯郸之围。”最后拜个“上客”,也是不容易的。


      明万历十三年滕志 ·人物传·毛遂》载:

      战国 毛遂者,薛人也
      游于赵为平原君客,久之未有知名。秦围邯郸,赵使平原君求救,合纵于楚,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人偕。... ...。遂以为上客。*①
      后卒,葬于薛。其冢今被废,内有石碣,始知为薛人
      
      彼时孟尝好士,遂去孟尝而游于赵,何也?予观遂定从数语,凛凛英气,令人发指。彼固羞与鸡鸣狗盗伍也。*②



      该版《滕志 ·古迹志 ·塚墓》又载“毛遂墓,在薛城北门外

关于“毛遂墓”轶事
 毛遂为薛国人,据传祖籍原居薛国西门里处,即现在的杨仓村和孙楼村一带,为协平原君迫楚联赵合纵抗秦而以勇智一举成名,平原君封毛遂食邑于古时广平府(曲梁)[今河北永年县],功成名就的毛遂临老时并不忘祖,落叶归根是古薛一带的人最朴素思想,变回到了西门里老家居住,病逝后葬在了古城北墙的外面,也即现在的官桥车站的老票房处。

晚清年间,德国修铁路--原津浦铁路(现在的京沪铁路前身),被挪于铁路西侧的现在的位置。据传第一次挪葬的时候,发现了墓室有四字石刻:“遇铁即开”。迁葬后墓前立有石碑。(见《滕州史话》)

毛遂真是一位智谋双全的人,两千年后的事也料到了--遇到铁路坟墓不就被打开了么。或许毛遂的本意是指遇到盗墓者的铁器工具,墓葬会被打开。按之,比较孟尝君,毛遂先贤的心胸还是宽宏的。孟尝君墓巨石为室,铜铁所铸,流沙散石充斥期间,还不是一样被贼们所盗窃了吗。

民国三十六年版的《续滕县志 ● 卷一 通纪第三》记载:“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十一月,毛遂墓在薛城北门外当铁路道,改造之。”一九六二年文物调查时,居民反映,当年修建津浦铁道时,原墓室建在车站票房,动工后墓被破坏。群众将其移至铁道西重新埋葬。当时墓前尚存旧碑二通,一通有:“万历二年……,毛……字样另一通有“拒敌佑民……毛遂墓”数字,为民国二年(公元1913年)豫××所立。

另据 明万历十三年滕志》所载“其冢今被废,内有石碣,始知为薛人
可以肯定,毛遂的原墓塚,在万历年间或者之前,就被掘开,并发现有铭“毛遂”字样的石碣,而不是在墓外所立。墓葬内的石碣,相当于墓志铭或圹志铭。


然而这些石碑、石碣,不知落于何方,竟一时无所觅处。

处于济南、滕县与临城、徐州之间的津浦铁路上官桥车站,在清末民国年间,因为货物转运,人员聚集,很是繁华,来自不同地方的各方姓氏生意买卖人,逐渐汇于车站其地,逐渐形成今车站村。

官桥车站在战争年代也是一处重要的军事战略要地。1938年3月15日至17日,日军打败守城的川军而攻陷滕县城后,即沿津浦铁路南下。古历二月十五日晨[据《抗日战争时期滕县敌伪顽资料》],日寇一颗颗炮弹落在车站南头顿时黑烟冲天,居民座座茅草屋在火光中化为乌有。居民四处逃亡,老人未及走者有的即被枪杀。日军并随之占领车站。除主力南下外,除主力南下外,车站留有一个中队百余名日军驻扎。并安下据点,建设兵营房,盖碉堡,开挖封锁沟,垒砌土围墙。此外还搜罗地方有势力、有影响者,着手筹建“伪区公所”、“日伪维持会”。
毛遂墓的原址处的老票房并未有变动。毛遂迁葬墓距此仅为一条单线铁路之隔,处在日军的军营土围子和伪区公所之内,墓碑也并未有遭到破坏。大概日军虽然人性残忍,对于中国古代历史名人还是有点崇敬的。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但是,毛遂墓上碑碣被破坏者却是“中国人”——国民党部队!

1945年8月中旬,驻守官桥车站的日军被迫投降,但没有缴械。接着国民党三十三师开赴至此,接替驻守津浦铁路上的这个小车站。车站当时安扎国军三个营。其中一营安在铁路西北角,一营安在西南角炮楼附近,一营安在车站东南煤炭转运场一带,另外还在狄庄、孟仓、陈庄、沈仓等村驻扎其他营队。车站铁路附近的城墙上设置瞭望哨所。1945年10月,我八路军和新四军两天两夜冒雨攻打车站,最后车站守营被攻破,国民党三十三师全歼。然而官桥车站和周围据点的即将缴械的全部日寇千余人因为铁路被切断而没有来得及北上济南集结,聚集在车站北附近的一列车内,被我八路军、新四军喊话而没有参加协助国军战斗。歼灭国军后,投降的日军也在车站向我缴械。

解放后的四十余年间,毛遂墓上的碑碣,很少有人见到了,一时不知何去。其实在解放后“文化大革命”的“破四旧、立四新”砸庙、砸碑、砸神像、毁旧书、旧画等的大文化背景下,人人自危,谁还有人去注意什么毛遂墓、毛遂碑的呢?!

直到“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改革开放之际,万物苏醒,大地回春,祖国大地的古文化也随之回暖到了春天。各地开始挖掘灿烂的古文化也开始蓬勃发展,方兴未艾。

1991年在迁葬墓址上重修毛遂墓时,经过各方查找,方寻到铭刻拒敌佑民……毛遂墓”的民国年间所立的碑碣。原来在我军攻打车站时,国军某营在毛遂墓上架设炮台,以毛遂碑碣作钢炮垫石,导致其中一块碑碣断裂成五六块。今觅得其中可以组成原碑文的三块。至今让人遗憾的是,而明代所立的那通碑却不知去向了。

该年春官桥镇人民政府修建毛遂墓、毛遂陵园及毛遂生前事迹展览馆,供人们参观浏览。据说,动工前需将毛遂原墓迁移,博物馆派相关文物人员前往毛遂墓进行清理发掘,发掘情况为,墓为长方形土坑竖穴,二次葬,南北向,长110cm宽80cm墓口距地表50cm墓口至墓底深60cm,墓口盖有石板一块,墓室内随葬陶钵1件,骨架仅存头骨,盆骨及四肢骨,葬式不祥。将该墓再次迁移现在的毛遂墓内。

     毛遂陵园

毛遂墓,占地为0.3公顷,建筑面积30平方米,青砖小瓦的围墙和大门,墓为穹隆顶式,前方立有著名书法家王学仲先生题写的“毛遂墓”碑,两侧立有两通侧碑,一通有毛遂生前事迹介绍;一通有现代捐款人士功德碑,又在墓前(东)建造一座冒尖碑,锥形,高5米,台阶高1米,上四面大字“毛遂自荐”,下有简要介绍,为书法大家王学仲和欧阳中石等先生所书。


一九七七年被滕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滕州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二OO五年被山东省旅游局和滕州市旅游局公布为“名胜古迹”对外开放旅游景点。(从官桥到车站西村,沿村中间小公路向北折,村北首,青砖小瓦墙,铁门朝西的小院落既是毛遂墓园。)



毛遂墓碑碣 重新发现纪实

   毛遂墓碑碣的重新发现,有官桥人任世淦老师的一份功劳。任世淦,官桥康留村人,任氏薛祖大禹车服大夫奚仲后裔,该地任氏为一望族。其祖任居敬与其子任择善皆曾为元代御史,任居敬曾奏本在家乡滕县修建学校“性善书院”,历来为乡人所赞誉。
   任世淦老师1952年起任中学语文教师,后任官桥镇中心中学(原官桥农中,位于官桥古驿道歇马亭之处)副校长,退休前任滕州市教育局关工委副主任。1997年退休之后,为了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自费逐村调查日军侵华战争期间在鲁南及周边地区犯下的罪行,并开始了收集日军在枣庄的侵略罪证资料的行动。
   而且,任先生在退休之后,热爱家乡,专事古薛文化研究,他还是滕州市志、官桥镇志编撰委成员之一,其书法艺术在滕州之地也是首屈一指。

 作为语文教师,《毛遂自荐》这篇古典文学作品任老师已教过多次了。为解救赵国的危难,毛遂自告奋勇,以超人的勇气和非凡的才智慑服楚王,赢得歃血而盟。他自喻利锥,请处囊中,以求脱颖而出的精神世代为人传颂。可是,毛遂何处人?死后葬于何地?这,从来是个谜,一直让人感到困惑。


文革开始后,窒息性的文化压抑,以至于不少年来,很多人竟然不知道有毛遂墓在何方?

 官桥车站西原是一片荒地。抗战时期,在县城教书的父亲携他来此吊古。那时这里有一丘冢隆起,冢前尚存碑石。父亲向其讲述一个古代英豪的故事,还教他临碑学书。 

世淦记得清楚,那深镌碑石的楷书大字是——“毛遂墓”。然而,经历了漫长的战争岁月,他从徐州回到故乡,带领学生再来访古,却找不到那丘冢和碑石。听村中老人说,1945年,中央军要在这里打仗,凭冢筑设炮台。一场激烈的战火,古丘夷为平地,碑石也就毁坏了。

他翻阅镇志,知道毛遂墓有过变迁。它的原址在距此30米远的车站老票房处。光绪三十三年,英、法帝国工程公司争得特权,联合修筑津浦铁路,墓冢恰置勘定线内,当地民工便将它迁移到站西这个地方……传说民工掘开古冢未及发现英雄遗骨,只有锈蚀古剑一柄,陶神兽一尊。神兽头生独角,锐气十足。可惜发掘不慎,独角竟给折断了。

  这便是埋葬毛遂的地方?这里便是毛遂的故乡?任老师从明万历版《滕县志人物传》里阅读到了对毛遂的记述“……毛遂者,薛人也……卒葬于薛,其冢今被发,内有石碣,始知为薛人。彼时孟尝好士,遂去孟尝而游赵,何也?予观遂定纵数语,凛凛英气,令人发指,彼羞与鸡鸣狗盗伍也。”等文字,毛遂墓冢早在明代就已发掘了!墓中碣文可以佐证毛遂为薛人,他离开孟尝君而寄食于平原君,卒葬于薛。遗憾的是人世风尘数百年,古碣在哪里?怕是不复再现了。

  明万历《滕县志》卷五还确指了毛遂墓的方位:“毛遂墓在薛城北门外。”经历了悠悠岁月,“薛小国”故城遗址完好,现已列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毛遂墓正处在故城北门外。

  记忆中的毛遂墓碑也意外地发现了。有个学生名叫梁兆顺,“文革”后曾跟他学过油印的补充教材《毛遂自荐》。他家在官桥车站西村后首,与毛遂墓地一路之隔。而今听说老师痴心寻访毛遂墓碑,忽然记起父亲在世时向他讲过用碑石垒墙的事,于是也动了心。他将自家院墙全部拆完,终于发现了碎作五块的墓碑残刻。他们将其拼合,立刻再现了原碑模样:上端是横排四字:“巨敌佑民”。中间几个大字看不清楚,笔画凹处塞满了泥土。清除之后任老师惊喜地叫出声来:“‘毛遂墓’!我小时描摹过的……它隐没50多年,今天又面世了!”

  又见右上方刻有“民国”二字,以下缺损,不知何年。请教90岁的徐广岩老先生,他说“民国”下边是“二年”,接着应是“豫××立”。津浦铁路通车后,一位豫姓官员于“民国二年”复立毛遂墓碑。豫某的名字徐老先生也记不清了。

  历史文物不容毁灭。抢救濒临灭绝的古迹人人有责。上世纪90年代初,任老师积极配合文化部门为筹资金而作讲演。在修复了孟尝君田文墓,靖郭君田婴墓之后,又修复了毛遂墓。为此,天津大学教授、邑人王学仲先生题写了“毛遂之墓”,任老师撰成重修毛遂墓的记事碑文。

     1992年春,任老师这个一生只是书本里和黑板上“旅游”的农村教师自费去了北京。在首都师大,他的构想得到《中学语文教学》杂志主编孙移山先生的赞同和支持。著名艺术家、我国首位书法专业博士生导师欧阳中石先生、历史学家刘乃和先生等为巨锥题写了“中华锐气”、“毛遂自荐”、“脱颖而出”等催人奋发的字幅,而丰富的家乡历史则浓缩尺幅,也一并刊于锥石。
  历史记忆不能毁灭, 历史名人不能销声匿迹于千百乃年的无情岁月之间。家乡人的功绩也永存于白纸黑字的志书之上,一并为后世所铭记。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重新找到一块毛遂墓碑碣,众人感到万分的高兴。
蹲着查看古碑的四人中,中间两位戴鸭舌帽者:左为原官桥镇文化站长、古薛文化研究学者孙景泉先生,右为优秀教师任世淦。

该块碑碣,上横书“巨敵佑民”(即“拒敌佑民”)四字,中间竖写“毛遂墓”三字,三字下刻画一个尖部朝上的“椎体”,寓意“脱颖而出”。 “巨敵佑民” 与“毛遂墓”相交处右腋有数个上下书写的小字,可以明确辨识的是“民国二”。(“二”字以下碑文断掉,其他不甚确认。)左腋也似有文字“豫”,也与断裂原因,其他不清。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详论“薛人毛遂” 与 “毛遂墓”  [喜上眉梢/2011-06-19@2013-5-23] - 喜上眉梢 - .
 老票房附近,原是毛遂墓的原址, 毛遂墓原位于滕县官桥车站老票房下,1908年[有言之宣统元年,1909年]修建津浦铁路(京沪铁路前身)时,移到铁路西侧,也即今车站西村北附近后,默默无闻,直到1991年在重修毛遂墓,才渐渐为世人所注意。

 

历史是一面镜子,人性善恶可以古照映至今,多少暴富无义者灰飞烟灭随尘去,多少贫困戴德存义者世世流芳驻英名。









*①引自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见上文。
*②志秉持宋代大文学家、政治家王安石读孟尝君传的观点,“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志士不肖与其为伍。认为身为孟尝君同时代,其所管辖之地的薛邑人毛遂,不归其类,而投奔赵之平原君,是“弃暗投明”,终成就一桩气壮山河之举。

      一张纸有反正两面,一支笔也能写出大小丑美等相对的文字。队同样一件事情的看法,其实站在不同的阶级立场,就有不同的利害攸关的观点看法和思想。史记的作者司马迁的观点是很中肯的,而王安石的看法却是截然不同。
           司马迁的史记.孟尝君列》:“孟尝君在薛,招致诸侯宾客及亡人有罪者,皆归孟尝君。孟尝君舍业厚遇之,以故倾天下之士。食客数千人,无贵贱一与文等。” 
     王安石的 《临川文集.读孟尝君传》:“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脱于虎豹之秦。嗟乎!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鸡鸣狗盗之力哉?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司马迁从孟尝君对人才礼遇、厚待的态度言孟尝君“好客自喜,言不虚矣。”后世人道孟尝君几视之为礼贤下士的代名词。千年后王安石却力排众议,《读孟尝君传》一文称孟尝君不过“鸡鸣狗盗之雄耳”,又成为叫板翻案的名篇。两种观点截然相反,究其原因在于“士”的标准不同,太史公之言相较更为客观,而两度拜相的王安石胸襟、目光自非常人所能及,他以无双“国士”的高标准来衡量孟尝君招揽的门客,可以说孟尝君未得“国士”,但言不得士尚未足服众。以门客中有鸡鸣狗盗之辈斥孟尝君为盗匪头目,将魏子、冯谖这类确有真才的门客一并否定也是有失公允的。 
太史公之言得其实,而王文公高论尽管有偏颇之处,但结论更显深刻精微。以今天的眼光看,孟尝君对门客的态度的确让他得士了,而另一方面王安石揭示了孟尝君对黑白两道的人物不加甄别,开门纳客来者不拒,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也是孟尝君不会被洁身自好的人才所依附。

孟尝君游刃有余于战国之间,使薛名于天下,但终不能够南制强楚,西制强秦,代齐行事,此未曾得治世安邦之国士的真正原因,就是未得“真士”。

太史公在《孟尝君列传》文末感言:“吾尝过薛,其俗闾里率多暴桀子弟……问其故,曰:‘孟尝君招致天下任侠、奸人入薛者盖六万余家矣’”可见孟尝君虽得士却因藏污纳垢而遗祸后世,无怪王安石以国士为标准立论,论调之高,后人却被王安石尺牍扫荡祸根的气魄所感染,不因曲高而和寡。


  评论这张
 
阅读(996)|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