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不可不知的秦汉之际“乡里亭”制度的“亭” [喜上眉梢/2013 5 18]  

2013-05-19 00:53:51|  分类: 文史、考古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言两语-话历史】

 

不可不知的秦汉之际“乡里亭”制度的“亭”

 [喜上眉梢/2013 5 18]

     如果不懂得秦汉之际“乡里亭”制度,那么对于一些曾经称为“某某亭”的古地名,或者现在还有其名的地名,将会不知其源,或者乱点鸳鸯谱式的众说纷纭了。

      譬如鲁南地区的古地名,如目夷亭、郁郎亭、山亭(见《滕县志》) 、蔇亭(见《峄县志) 、显闾亭(见《邹县志》) 、葛亭(见《济宁县志》) 等,盖皆来源于此类。

 

 

不可不知的秦汉之际“乡里亭”制度的“亭” [喜上眉梢/2013 5 18] - 喜上眉梢 - .

  中国汉画学专家张新宽先生所收藏“亭长” 汉画像砖刻

    

     周代的亭,是设在边防要塞的小堡垒,设有亭史。到了秦汉,亭的建筑扩大到各地,成为地方维护治安的基层组织所使用。

 

     秦汉确立“郡县制”旨在于克服西周以后“诸侯盛强,末大不掉”的历史痼疾。秦朝统一中国后,除京畿设内史治理外,全国设置了36郡(后增至49郡),郡下设县,县下设乡里亭之制,自此开始“海内为郡县,法令由一统”(《史记·秦始皇本纪》)。

      传统中国中央专制集权制度的最大特征是皇权统治支配着整个社会,因而“自秦汉时起,从皇帝、郡守、县令到乡三老、亭长、里魁就形成了一整套的统治体系”。

      乡里亭制度和郡县制一样,是分化地方权之用,地方基层行政建制,主管治安功能的机构。

    《汉书·卷十九上》载乡里亭制度:“大率十里一亭,亭有长;十亭一乡,乡有三老、有秩、啬夫、游徼。三老掌教化;啬夫职听讼,收赋税;游徼徼循禁贼盗。县大率方百里,其民稠则减,稀则旷,乡、亭亦如之。皆秦制也。”

 

     《史记  高祖本纪》裴骃集解引应劭曰:“旧时,亭有二卒,其一为亭父,掌开闭扫除;一为求盗,掌捉捕盗贼。”

不可不知的秦汉之际“乡里亭”制度的“亭” [喜上眉梢/2013 5 18] - 喜上眉梢 - . 

      汉画“持戟亭长”二亭长持戟而立,大约是亭长的最基本形象

张健莹在《郑州日报》(2007-09-11 )发表的文章《持戟亭长》
       

 

     亭长,乡官名。战国时始在邻接他国处设亭,置亭长,任防御之责。秦、汉时在乡村每十里设一亭。《汉书·百官公卿表》则谓十里一亭。


 

       亭长,掌治安警卫,兼管停留旅客,治理民事。多以服兵役已满期之人充任。

       汉高祖刘邦曾在秦时担任沛县薛县间的泗水亭长。东汉后渐废。

       其实,除了乡间之亭外,还有设于城内或城厢的称“都亭”,设于城门的称“门亭”,设置于街道上的街亭等,均置亭长,其职掌与乡间亭长同。    

 

 

        出土于云梦的秦简上有“市南街亭”等语。《续汉书·百官志四》刘昭注引蔡质《汉仪》,谓洛阳二十四街,每街一亭,十二城门,每门一亭。

 

 

      亭长在秦代或者战国时,被称为“亭校长”,或者在秦代时简称为“亭长”:

      可据的资料云梦秦简《封诊式 群盗》:“爰书:某亭校长甲,求盗才(在)某里曰:乙、丙束男子丁,斩首一,......。”某听校长能够率领“求盗”捕盗,说明他就是一亭之长,大概在秦统一六国之后,才把“某亭校长”省称为“某亭长”的,或者在秦代“某亭校长”就是官方全称,而民间俗称就是“某亭长”。

 

     在唐代的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之都事、主事(从九品)下设亭长,掌门户启闭之禁令诸事,为中央官署中最低级事务员。

    除了以上各类的亭长外,在古代另外还有燧亭,也设有亭长,其职专司战争战事战乱而点烟烽燧,传递烽火信号。
   

 

求盗
       求盗,亭长手下专管追捕盗贼的差役,在秦时是亭长之下的属员,为亭吏。

     《史记·高祖本纪》:“高祖为亭长,用以竹皮为冠,令求盗之薛治之。”应劭曰:“求盗,掌逐捕盗贼。”。

       出土《云梦秦简》有求盗赴县报案等事,可为佐证。汉时记载未见此名,当已不置。

      云梦秦简《封诊式 群盗》说的是求盗捕村落之盗。(见上。)

      而在该秦简《盗马》说的是抓捕城市之盗,更证明了求盗的职能:“市南街亭求盗才(在)某里曰:甲缚诣男子丙......,告曰:‘丙盗此马、衣,今日见亭旁,而捕来诣。’”可见该文所指的街亭在市场之南。


 亭父

     亭父,专司开关亭门、清扫亭落的杂役者,亭吏。

     亭父作为亭卒,也是秦、汉亭长所属人员。 应劭曰:“亭父,掌开闭扫除。”

    原汉代时东海郡,或者东海附近称亭父为亭公。亭父,或为年长者就其职,或兼职火灶炊餐之能,或兼职求盗。

 

  《史记  田叔列传褚少孙论》:“ 安以为武功小邑,无豪,易高也,安留,代人为求盗亭父。” 《方言》谓楚东海之间,称亭父为亭公,求盗为弩父。《高祖本纪》司马贞索隐引应劭又云:“旧亭卒名弩父,陈楚谓之亭父,或云亭部,淮泗谓之求盗。”可见亭父、求盗的职务未必全异,或有兼职。

 

 

秦咸阳陶文所记“亭”、“里”

    秦咸阳古城出土的陶文,不少盖有“亭”、“里”的戳记,书例是“口亭--口里--匠名--器”譬如“咸亭屈[本字为  屈+邑]里縢[本字为  去月]器”,可知,在单位上“亭”大于“里”。

    有学者认为,这里的“亭”不是治安机构的“亭”,而是属于管理手工业作坊、及其出售商品的“市亭”,“里”则是这种市亭下某里手工业作坊。

 

    虽然在京畿,但本文笔者对此,并非依那些学者同云,而依然认为这里的“亭”、“里”并非出于秦“乡里亭”制之外,仍是“口亭口里”的“口匠  器”。

 

 

 

 里亭之“亭”驿亭之“亭”一回事吗?


 里亭之“亭”

驿亭

之“亭”

一回事吗?

 

 

 

关于“乡里亭”之“里”,又据近人研究“当指距离而言,非乡里组织之里。”

-----------------此为别说而已,喜上眉梢认为这些人把此“亭”作为驿站的“驿亭”。其实不是,只有设置在驿站上的这种“亭”才兼具治安与邮递职能,而乡村间的“亭”是“乡里亭制度”的主治安功能的“亭”。

   乡里亭之“亭”和驿“亭”,前者仅仅是一个实物建筑而已,后者具有一定行政职能的管理场所,具有严格的区别,有时也是有联系的。

 

 

    关于“驿站”和“驿亭”

  驿站的歇息场所称为“驿亭”,驿站设置“驿将”或“捉驿”一职,主传公文和军情并管理“驿丁”。

驿站

    古时专供传递文书者或来往官吏中途住宿、补给、换马的处所。供行人歇息之处是“驿亭”。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组织传递信息的国家之一。驿站是国家出现以后,政府专门为传递公文和军情所设置的通信机构,至今已有3000年(也有人认为驿站的历史已有4000多年)历史,其建设和营运费用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支出。早期的公文和军情,主要依靠人力步递,故在春秋时期,人们把边境内外传递文书的机构叫做“邮”。邮距为25公里,是一个成年人当天能往返的距离。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所设置的“十里一亭”,是乡以下以维持治安为主体的行政架构,用于实现国家的行政管理和治安职能,而在交通干线上的“亭”又兼有公文通信功能,被时人称为“邮亭”。这种“邮亭”就是秦代以步行递送的通信机构。


     汉初“改邮为置”,即改人力步行递送为骑马快递,并规定“三十里一驿”,传递区间由春秋时的25公里扩大为150公里。为了扩大功能,满足国家管理的需要,汉代还逐步将单一置骑传送公文军情的“驿”,改造成为兼有迎送过往官员和专使职能的机构。到了开放的唐代,国际交流频繁,各国使节和官员公差往来大为增加,朝廷干脆改驿为馆驿,以突出其迎来送往的“馆舍”功能。在盛唐时,全国有馆驿1643个,从事驿站工作的人员有2万多人,其中80%以上为被征召轮番服役的农民。


     由于财政对馆驿支出安排费用有限,而实际耗费巨大,为保证正常运转,唐代前期一般由政府指定当地富户主持,并任命其为驿将或捉驿(“捉”即掌握、主持之意),负责对驿丁的管理、馆舍的修缮、接待和通信工作及其月报的报送,并出资弥补驿站的亏损。而有些头脑灵活的驿将则利用馆驿社会交往之便从事商业活动,不仅可达到“以商补亏”的目的,而且还有利可图。定州富户何名远负责3个馆驿管理,不数年便成为名闻遐迩的工商巨贾。

“驿亭”

    驿亭,为驿站所设的供行旅止息的处所。古时驿传有亭,故称,又称为邮亭。仅仅是指驿站的一个建筑物而已,驿亭本身并未有什么人员官职设置。

 

    唐 杜甫 《秦州杂诗》之九:“今日明人眼。临池好驿亭。” 仇兆鳌 注:“邮亭,见《前汉·薛宣传》。 颜注:‘邮,行书之舍,如今之驿。’据此,则驿亭之名起於唐时也。”

   宋 苏洵《送石昌言使北引》:“既出境,宿驿亭间,介马数万骑驰过......。”


   驿亭,有时还指管理驿亭的人。
《晋书·天文志上》:“东壁北十星曰天厩,主马之官,若今之驿亭也,主传令置驿,逐漏驰骛。谓其行急疾,与晷漏竞驰也。”即指此类。



附文

这些地名的得来,并非是巧合

应该不是巧合,而是必然,古代许多古国、古城邑,后来都演变了相应国名的“乡”或“亭”。
参考《后汉书 地理志》等文献资料再结合以上介绍,我们一定可以看出不少端倪来:

目夷亭:商代目夷国、周代邾国(或小邾国)目夷邑,秦汉之际的目夷亭;
郁郎亭:春秋时代鲁国的郁郎邑,秦汉山亭之际的郁郎亭 ;
蔇亭:商代的古蔇国,春秋时代鲁国的蔇邑,秦汉之际的蔇亭;
蓝乡(滥乡):春秋时的滥国、鲁国邑,秦汉之际的蓝乡(滥乡);
郈乡亭:春秋时代叔孙氏邑,秦汉之际的郈乡,又有郈乡亭;
介亭:西周春秋时代的古介国,秦汉之际的介亭。
等等.......

还有,我们今天千万不要认为古代带有“”的地名,一定是一个真实的建筑物“亭子”,譬如“目夷亭”附会成了为了“纪念墨子而修建的亭子”,“郁郎亭”是在郁郎地方所修建的供歇息的“亭子”,或观光的“亭子”等。误之误哉。

{喜上眉梢}
  评论这张
 
阅读(10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