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刘邦曾在薛县制作的“刘氏冠” ,是个什么样子的? [喜上眉梢/2013 4 18]  

2013-04-18 15:29:15|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记 高祖本纪》载“高祖为亭长,乃以竹皮为冠,令求盗之薛治之,时时冠之。及贵常冠,所谓“刘氏冠”,乃是也。   

 

    业余常常阅读各种各样的古籍,史记》是常不离开床边案头书籍之一。
    当读到《史记》关于“刘氏冠 ”之句子时,便发现了“大问题”,而且还有必要把这个问题搞得清楚一些:

     其一,既然,手工业制品“竹冠”在《史记》里提及,那么在汉初的秦代,薛县经济应该是很发达吧;

    其二,刘邦所戴的“刘氏冠 ”,到底该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薛(邑)县 在战国至汉代的经济都很发达

    《本纪》记载汉高祖刘邦未发达前,在做泗水亭( 泗水亭,也称泗水驿,在沛县城东南,滕县西南。秦末,汉高祖在此曾为泗水亭长。从前还在此设置泗亭驿。)亭长时,喜欢戴用竹皮编成的帽子,他让掌管捕盗的差役求盗:亭长手下专管追捕盗贼的差役。《集解》引应劭曰:“求盗者,旧时亭有两卒:其一为亭父,掌开闭扫除;一为求盗,掌逐捕盗贼。)到薛县去制作。制好后经常戴着,到后来显贵了,仍旧经常戴着。人们所说的“刘氏冠”,指的就是这种帽子。
     
     薛县在秦代属薛郡,泗水郡(本为“四川郡”,后“川”讹“水”而致。西汉初,刘邦改秦泗水郡为沛郡。泗水亭在其西南,二者相距仅仅三十余里地。所以刘邦很方便的派人到造竹草帽有名气的薛县,去找当地的能工巧匠制作给他制作长冠

     薛,战国时期至秦代,以至汉代,都是经济很发达的县城。

     薛国在夏、商、西周、春秋,数代的经济历史没有记载,除了夏代以外,根据前掌大遗址、薛国故城贵族墓地的商代、西周、春秋的青铜器物等的考古材料发现,可以映现当时的繁荣。

     至于夏代,没有多少考古材料可据,一切都是想象之中。薛人造车是否带动发了当时经济的发展,可能性没有。造车为谁?应该是为贵族们。

     到了公元前三、四世纪,齐国吞并了薛国,任氏薛国贵族公子登带领族人迁至楚国的下邳。战国时期有名的养士高手孟尝君父子成了时为齐国薛邑的主人。史书记载上都有所体现,他们高筑城池,大力发展薛地经济,使薛 成为历史上有名的战国城市。待西汉时司马迁(前145或前135—前87?)为写《史记》而考察薛县时,得知城内有户六万家。可见在七平方公里的古城内,拥有六万家,二十多万人。这么多的人口,绝对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比肩接踵,人来人往;排排行行的房屋,高低错落,连甍接栋,鳞次栉比。这些情况,从今天田野中到处发现的筒瓦、瓦当、板砖、地砖、水管、瓮、罐、缶等建筑与生活用品器物的残片。同时还发现了若干处不等的冶铜、冶铁、制骨、制陶作坊和工场,可以得到证实。刘邦曾在薛县制作的“刘氏冠”  ,是个什么样子的? [喜上眉梢/2013 4 18] - 喜上眉梢 - .
 

   对于当时战国之际齐国重要的薛邑繁荣景象,司马迁并没多着笔,仅仅只说六万家。在《史记 陈杞世家》云“滕、薛、驺,夏、殷、周之间封也,小,不足齿列,弗论也。”却又大书特书孟尝君。夏商西周春秋之薛国固然小“不足齿列”,但绝不可否认薛国曾经的繁荣。孟尝君在战国期间有名气,不仅他是齐王的宗亲关系,而且当时富裕的薛地给了他的底气,所以才有了“只知有孟尝,不知有齐王”传说,实际上就是功高盖主。

   薛邑的繁荣绝对可以类比《史记 苏秦列传》中苏秦所言的齐都“临淄”之景象“  之中七万户,臣窃度之,不下户三男子,三七二十一万,... ...。临 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六博蹋鞠者。临  之涂,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殷人足,志高气扬。
比司马迁稍晚的西汉学者刘向(约前77—前6)《战国策·齐策一》也引苏秦之类似的之中七万户,臣窃度之,下户三男子,三七二十一万,... ...。临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蹴鞠者;临之途,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敦而富,志高” 

    这按最基本的、最少的说法,当时一家至少三男丁算起,那么一家至少有四口以上人。薛邑中六万家,二十四万人口,应该也是最保守的数字了。在战国之际,七国之中,除了临淄齐都外,能够比得上时“薛城”的城邑有几个呢?

     战国之际的薛地经济繁荣景象,绝非一般。至今高巍的古城墙,似乎与此对应有些象征意义。

     可惜孟尝君死得早,他田家的几个儿子又太不争气了!一切皆成了过眼烟云。


     秦代薛郡设有铁官、盐官;汉代在此继续设立薛县府,冶铁继续为官属。皇殿岗炼铁遗址,陈庄东渠庄炼铁遗址皆为庞大的冶铁场,考古发现也证明了这一点。秦代、汉代都在薛县设立冶铁官员。
    薛县的经济繁荣景象从战国继承而来。

    以至于秦末,项梁、项羽、刘邦等六国各路英雄好汉都聚集在薛县,商量灭秦大计。

    一个古国、古城邑、古县的繁荣,离不开百业的支持。冶铜、冶铁、皮革、制骨、制陶的作坊、工场等以外,一定还有木工、草竹编制等手工业。

   刘邦派遣手下到薛县为他制作竹冠,绝非偶然,说明了当时该地竹编制手工业相当的发达,制作竹冠草帽之类的也相当的有名气。

   遗憾的是,时过境迁,这些历史文化,或者说是物质的、非物质的文化遗产,只能够从历史的文献中,白纸黑字里去寻觅了。




  在薛地制作的“刘氏冠 ”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刘邦派人到薛县制作竹冠,说明在秦汉之际,薛县制作竹篾编帽子是很有名气的,而且还有制作帽冠的高级老师。

    有人认为刘邦的“帽子”和过去的竹皮苇斗笠、草帽之类,竹制浅沿“安全帽”似乎类似。

    其实不是。

    根据资料记载,刘邦的“刘氏冠”与此不一样,很具时代特色。或许出于对这种“绿色竹帽子”(实际上为黑纱包裹)的热爱,以至于发达后还再佩戴着。


     
   汉高祖的“刘氏冠”,外号“鹊尾冠”


     关于“刘氏冠”的形状和制式:

   《史记 集解》应劭曰“以竹始生皮作冠,今鹊尾冠是也。求盗者,旧时亭有两卒,其一为亭父,掌开闭埽除,一为求盗,掌逐捕盗贼。薛,鲁国县也,有作冠师,故往治之。

   《史记 索隐》引应劭云:刘氏冠,一名‘长冠’。侧竹皮裹以纵前,高七寸,广三寸,如板。” 
   《续汉书·志》、《后汉书·舆服志 下》:“长冠,一曰斋冠,高七寸,广三寸,促漆纚为之,制如板,以竹为里。初,高祖微时,以竹皮为之,谓之‘ 刘氏冠’。楚冠制也。

     

 刘邦曾在薛县制作的“刘氏冠”  ,是个什么样子的? [喜上眉梢/2013 4 18] - 喜上眉梢 - .
     

     刘氏冠,又名“长冠”。这种冠,从前说是刘邦首创。

     其实并非是刘邦首先发明的,而是战国之际,楚国的一种冠。一般公子,贵族子弟等,或稍有些官衔的人佩戴它。后世绘画楚国爱国诗人屈原的画像时,其佩戴的冠和此很类似。


     至战国中后期,楚国势力北进,直抵鲁国腹地,时彭城(今徐州市)已为其城邑,薛国附近全都沦为楚地数十年之久。

     楚国的服饰风尚也或多或少的影响了这片泗水流域之地,短短的秦代对于服饰风尚应该并没有多少影响。刘邦对这种楚冠情有独钟,也是大气候之中的个人表现而已。
      在古代,帽子是成年的有身份的人才戴的,普通人不戴,就用头巾包一下。在秦代,规定老百姓都是用黑头巾的,所以那时普通人就叫“黔首”。刘邦也是黔首,但他比黔首高一个小级别,为最基础的官职“亭长”,而且比“里长”还大一点的官职,有点相当于今天掌管治安的片警。在秦代,或许他有这么一点权力,可以戴冠。

    冠、帽二者是有些区别的:冠戴在头上大多仅仅表示权利和地位的装饰品,其实用性不大。高等的冠,称为冕,常 冠冕合称,有系。均为古代帝王、诸侯、卿、大夫所戴的礼帽。帽,不是装饰性质的,实用性质大,为遮阳挡风御寒之用。除此以外的冠帽系列还有“弁”,古代一种尊贵的冠,为男子穿礼服时所戴。吉礼之服用冕,通常礼服用弁。弁主要有爵弁、皮弁。爵弁据说是没有上延的冕,色似雀头赤而微黑,用于祭祀。皮弁用白鹿皮做成,类顶,类似今日瓜皮帽,鹿皮各个缝合处缀有一行行闪光玉石,用于田猎战伐。由汉至明,弁的形制虽有差异,但始终是法服主要内容之一。显然,冠、弁是不同的。

    刘邦的这顶冠,一路戴下去,从沛县戴到咸阳,戴到做汉王,戴到称皇帝。于是仿效者纷起,风弥天下,这帽子也就有了一个名字,叫做:“刘氏冠”。汉高祖八年(前199年),刘邦下诏规定,只有“公乘”以上爵位的人才可以戴刘氏冠,低于这个爵位的不能戴。
    可见那个曾经在旧沛县城吃狗肉、喝小酒不给钱,且“换田契强秤了麻三秤,还酒债偷量了豆几斛”(元曲《高祖还乡》语)的“刘老三”确实是大发厉害了。



    没有西汉司史学家马迁,东汉学者应劭,及其西晋史学家司马彪等关于“长冠”,或说是“刘氏冠”的记载,我们是难以窥见一斑的。



   根据《中国古代建筑史》、《秦汉时代的度量衡》等书籍资料,以及考古实物各种模尺,秦汉之际的标准尺度为 1尺=23.1厘米。西汉、新莽时期在社会上流行的尺度与秦代尺度很近:23.0-23.1厘米/尺。至东汉在社会上流行的尺度23.5-23.9厘米/尺,但东汉时期的天文尺却是标准的23.1厘米/尺。
   我们现在不清楚东汉时的应劭所云“刘氏冠,高七寸,广三寸。” 是指哪个时候的尺度。看来取秦汉之际的标准尺度 1尺=23.1厘米,1寸=2.31厘米,对这个奇特问题的折中还算说得过去。

   刘氏冠的“高七寸,广三寸”,是指冠上的那块冠板。按今天的米制,折合16.17cmX6.93cm,对于当时就不万分严格服饰尺寸取高16cm,宽7cm,已经满足要求了。

    根据古迹资料的描述,我们了解了刘氏冠的结构和形制:

       刘氏冠,侧面以竹皮包裹,纵向前为冠托,上有高七寸(16cm),宽三寸(7cm)的冠板,用竹板制作,倾斜向后。整个竹冠,包括冠板上全裹丝线编织而成方孔的平纹纱,汉代称其为“纚”。冠表面髹涂以红黑色的漆,外观坚挺,便于着戴。冠托是冠板的支持物,仅盖头顶。冠托上两侧有丝线系绳,紧系于嘴巴下,一段重量大于冠板裹黑纱的平衡木板上,以把冠体紧箍于头顶,且保持平衡,使头顶上的冠板不至于歪斜。


     刘氏冠,扁扁的斜向后倾斜,很像雀类的尾巴,所以在古代还俗称为“鹊尾冠”。
    不仅是应劭这样说,而且,司马彪在《舆服志》亦以“刘氏冠为鹊尾冠也。”
       
       

       


    戴长冠的衣木俑

      .刘邦做亭长时,喜欢戴用竹皮编成的帽子 - 喜上眉梢 - .
  无独有偶的是,考古也给我们带来了极有价值的大发现。戴“长冠”的衣木俑的发现,是我们考证“刘氏冠”的文物依据

 1972年至1974年,在长沙市区东郊浏阳河旁的马王堆乡,考古专家先后挖掘出土三座汉墓。三座汉墓中,二号墓的是汉初长沙丞相轪侯利苍,一号墓是利苍妻,三号墓是利苍之子。马王堆三座汉墓墓主下葬年代不同。二号墓墓主轪侯利苍约下葬于吕后二年(公元前186年),三号墓墓主利苍之子下葬年代是西汉文帝前元十二年(公元前168),一号墓墓主利苍妻下葬年代可能还要略晚一些。

是西汉初期长沙国丞相、轪侯利苍的家族墓地。出土许许多多的国家级重要的文物,包括各类书籍资料,其中漆器共约500件,计1号墓184件,3号墓316件。这是各地发现汉代漆器中数量最多、保存最好的一批。

在一号墓,利苍妻,即辛追墓的陪葬中,有一个涂木俑,着漆十分鲜艳,光彩明亮,是一个戴长冠、穿袍服的官员的形象。

3号墓出土的一件木牍,有“十二年十二月乙巳朔戊辰”等字样,标志着该墓的下葬年代为汉文帝十二年(前168)。1号墓在构建时分别打破2号墓和3号墓的封土,则其年代应再晚些,其距离汉文帝十二年(前168)以后,也不会很久。

按,利苍家族,葬在西汉前期,与刘(前256~前195)刘氏冠,以刘邦“薨”时为界的时间不远,30年左右,马王堆汉墓的衣木俑所戴的“长冠”与汉初“长冠”无甚差异,可以说衣木俑的“长冠”,就是刘邦“刘氏冠”的模型。


“长冠”何以又成为“斋冠”

    因为汉高祖刘邦的偏爱,地位卑微时喜欢佩戴着,地位高贵后依然喜爱佩戴。
刘邦 “薨” 后,汉朝庭规定,官员每每到高祖庙举行,戒斋、祭祀活动时,配黑色绛缘领袖的袍服及绛色裤袜,且要都佩戴“刘氏长冠”,以祭思。

    长冠是指汉高祖采用楚制之冠,所以名为刘氏冠或长冠,后汉书《舆服志》中说“此冠高祖所造,故以为祭服。”定为祭祀大典上通用的冠服。
    爵:一级曰公士,二上造,三簪袅,四不更,五大夫,六官大夫,七公大夫,八公乘...公乘以上可以戴刘氏冠。 
    
    颜师古云“后号为‘刘氏冠’。其后诏曰‘爵非公乘以上下得冠刘氏冠’,即此也。”

     祭祀时,除戴长冠外,官员还要穿禅衣,又名“祗服”。
 
在西汉时期二百年之中,服饰实行“深衣制”。其特点是蝉冠、朱衣、方心、田领、玉珮、朱履,所服总称“禅衣”,朝服用黑色,做为祭服,限用红色镶边。
 
从形式上官民服用无差别,但从原料和颜色上,却可明显显示等级的不同。

    汉朝历代没有改变这种佩戴的制式冠,所以后世又称之为“斋冠”。






     
  评论这张
 
阅读(1395)|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