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丁三黑”为日军所杀之谜  

2013-02-03 23:59:14|  分类: [战争风云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三黑”为日军所杀之谜 - 喜上眉梢 - .

  “丁三黑”之死,为抗日战争时期,当时鲁南地带的一个人人拍手称快的巨大新闻,传遍街巷里弄,无人不知。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事的淡忘,其事至今却渐渐的成为了一个或有知事,而不知详情,成了搞不清的历史谜团。

 

 

    根据珍稀资料《抗日战争时期滕县敌伪顽资料》所载:

 

 

                抗日时期鲁南有名的“三黑”

 

    丁懿迁,字渭西,因排行第三,且面黑、心黑、手黑,心狠歹毒,故时人送绰号“三黑”。清末,他出生在滕县西部,欢城东的一个世为恶霸的地主家庭里,家财万贯,祖父两代包揽讼词,横豪乡里,而其时人人侧目,躲避唯恐不及,无敢得罪,生怕招惹祸患,而遭血腥之灾。

 

    三黑自幼在这样的家庭条件的熏陶下长大,刚强好斗,骄横跋扈。因善刀笔和门第关系遂为滕县有名的诉讼事头,是安清帮的主要头目。其到处收徒弟,拜把兄弟,拉帮结伙,交接地皮恶棍三百多人,和甄复清、赵良增、马昭选、黄德轩等被称为滕南“五大恶”,丁三黑为五恶之首,又有“南霸天”之称。抗战前夕,曾任四乡乡长,更开始胆大妄为而不可一世,他私立公堂,称王称霸,常住在城里,吃喝嫖赌,常年以把鸟斗鹌鹑为乐。每次下乡,不是骑高头大马就是坐二马驹轿车。每次更换县长之前,他只要得到消息,总是暗书呈控,指其弊端,然后大肆宣扬是他搞掉的,以沽名钓誉之举,借以提高自己的声望。

    

       其曾因辱骂滕县知名的翰林高熙喆,而被国民党山东省省长韩复榘关禁于济南监狱两年,后因托人情方得出狱。

 

     “七七事变”后,丁三黑借以抗日之名,行土匪之实,拉起游击队自封为“丁司令”。采取兼拼手段扩充实力,号称“千余人”,盘踞数十村。在滕西一带,结伙抢劫,搜刮民财。

 

      1938年夏,丁在望塚遭周同、黄沙会联合攻击,带领残兵剩卒溃逃到滕北鲁家寨,找到了与日军有密切关系的大地主鲁在茂,所以周黄不敢再追杀。后因与伪县知事杨玉亭(其把兄弟,也是他儿子的干爹) ,来往紧密,由杨推荐他当上了滕县自卫团总团长和警备大队副。

 

      抗日战争初期,日军所到之处,在组织伪政权的同时,网罗地痞、流氓,收编地主武装和国民党溃散的游杂部队,建立伪军,作为伪政权的支柱,这种由日军把持的地方性武装组织自卫团,当时,和日军所建治安维持会是一道的。

 

       各区乡的自卫团都得听丁的吩咐和调遣,其实力吹虚为千人。

 

       同年8月,和黄沙会相战时,丁放火烧掉了小杨庄、宗村、丁庄等十几个村子。12月,丁又调集全县自卫团的兵力,集中扫荡周同的游击区----滕西南一带,并在各村镇安下据点,致使当地百姓处于恐怖与痛苦之中。

 

      后来,丁三黑盘踞县城,抄枪抓人壮大力量,颐指气使飞扬跋扈为非作歹的到四乡寻找“富裕户”,诬陷其私通八路,然后把人抓到县城,逼迫其家人拿钱赎命,否则即将人交给日本宪兵队处理。等拿钱来赎人时,再到宪兵队去领人。

 

 

悄悄进行的阴谋

 

    这样时间一长,日寇就对丁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认为这是丁在拿他们日本人当猴耍:打日本人的幌子,行绑票敲诈饱私囊不义之财之实。

 

    有一次丁三黑到宪兵队去提人,宪兵队长不满地说“什么地好人,什么地坏人,统统都是你一个人说的,要人的不放!”

 

     丁三黑遭到了没脸的无趣,自认为丢了一县“总团长”的面子,恼羞成怒,率领警备队,架起机关枪,包围了日本宪兵队,要挟其放人。日本鬼子见到此情此景,即不愿吃眼前亏,也主要是怕把事情一时闹大,日伪合拼搞窝里斗,让国军和共军都笑话,只好暂且勉强答应放人。

 

      奴才狗腿子因为脑子一时发热膨胀之举,反了主子的将。虽然感觉到一时之快,岂不知,主子在感觉到奴才要开始不识抬举而有谋反之意,或者开始感觉到无法驾驭奴才的时候,也就是开始霍霍磨刀的时候。

 

     丁三黑自认为在自家门口,挽回了日伪“总团长”的面子,其实杀身之祸,即将来临。

 

     这次要人,险些和日军闹僵之事后,宪兵队长武陵,伙同县公署的日本顾问关谷斯道,共同研究对付丁三黑的办法,以零损失铲除他。不想方设法除掉丁,将会给他们日军驻扎在滕县带来更大的麻烦。

     商量之后,把丁的全部所作所为详情,迅速汇报给济南日本特务机关长河野。于是,一系列的屠杀计划指令在暗中秘密的进行着。

 

 

    日本人就是狡猾,如野狼一般。除了正义的猎人敢于与之搏斗并杀死它们这些野狼,狐假虎威的狗腿子,对于野狼来说,只是其想利用就利用,不想利用就吃掉的一块鲜肉而已。


     日军在滕县地域时驻两个联队,每个步兵联队约3870人,除了下派到各个据点和小营房的日军近三千余人外,还有近五千余人的警备力量驻扎在县城内各部位守防或者营房待命。

 

     1939年7月,在一个炎热的中午,县公署下令给丁,伪称:点编自卫团全体官兵,将自卫团改变为“津浦铁路护路队”,且其维护治安有功,忠心耿耿的效忠于天皇,日军长官并打算给丁部官兵发放双饷、换新装,加备新式武器大盖子枪一千,匣子枪五百。

     丁三黑接令后,虽怕其中有诈,但也未收到什么不利情报,可他总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放心不下,似有一丝预感,但却又被主观感觉所“否定”了。于是他便作了应变的安置,命其官兵全副武装,开到城里广场(原警报楼北)集合待命应编。

 

     自卫团所在的广场周围,已经有大批的日军开始布防,名义上是戒严并防止市民有抢银饷的。

 

    恰在这时,丁忽然接到了日驻军电话通知,要他立刻到火车站,准备迎接兖济道日军总头目、滕县日伪军的顶头上司菊池司令官。

 

 

    丁接完电话后,不敢稍有怠慢,便带亲随护兵数人前往车站迎接。到站时,丁见到政、学、商各界人士,均手持彩旗,列队于军乐队之后,在站台上等候。

 

    待日伪头目们一一与其握手寒暄后,丁便与伪县知事盛慕三、顾问关谷菱(原文为此,不知是不是那位“县公署的日本顾问关谷斯道”,还是另一个日本人?)等相熟的数人一起走进候车室,有说有笑、高高兴兴的坐等专列的到来。

 

 

血溅滕县火车站候车室 

 

     水面一切风平浪静,水下却暗流汹涌。

 

     当他们落座后不久,忽然有一名日本军官按照另一个高级军官的手势授意,在丁三黑的背后,歘啦飞电般的地从随身所带的宝剑刀裤里,抽出一把明晃晃的战刀,恶狠狠地对准他,使劲全身力量,连头带肩砍劈了下去,丁当即人头落地死于非命。

      丁的一个护兵闻声拔出手枪,刚要动手,早被日军一枪打倒。另一名护兵,双手持枪射击,刚刚冲过站台,亦被击毙。其他的护兵,有的当场缴械,有的趁慌乱中潜逃。和丁三黑陪坐在一起的盛慕三,被溅了一身鲜血,惊得双腿一软瘫于地,当场屙尿了一裤子;县公署的孔翻译还在肚子上挨了一枪。

 

     日本军官于是派手下一人,用布包裹那颗血淋淋的头颅,拿到自卫团所在的广场上。

 

    架起枪坐等领取双饷的七多百个可怜虫,待见到拿给他们看的“三黑”头颅后,皆吓得脸色煞白,树倒猕猴散,除了拼命逃跑的外,都在日军的刺刀下,一个个作了阶下囚,没有敢持枪反抗的。随着警报响起,驻城日军当即紧闭四门,全城戒严,搜捕丁团的大小潜逃头目,结果枪杀了百余人。

      剩余的二百多个分布在乡下,没有参加当时列队迎接整编为“铁路护路队”的丁团士兵,在鬼子的刺刀威逼下,押往火车站,装进闷罐车,拉往关外东北做苦力。时值三伏天,一连好几昼夜,不给水喝,渴死饿死闷死者已过大半,剩下的,有的运到日控煤窑,下窑底扒黑炭,有的运到小丰满水电站出苦力,似乎没有生还者。

    丁的尸首也被日军专程运往济南复命。(一说仅仅首级运往济南,躯体被抛扔或埋于故里。)

      ----这就是丁三黑的下场。

 

 

滕西的江苏沛县盲人曲艺救国宣传队,在1940年前后,为打击日寇,策反其统治下的伪军,唤起其爱国爱家思想,以投奔到抗日革命阵营中来,鼓舞了全县群众的抗战激情,坚定了军民抗战的信心。曾编剧《丁三黑下场》脍炙人口的戏剧和活生生的例子,在激起民愤的同时,也对汉奸起到了分化瓦解的作用。

 

 

           今附一油诗道:

            丑恶古今无终善

淫恶盗劫图暴利,恰如盗墓掘尸体;

认贼作父终有时,不义多行必自毙。

  评论这张
 
阅读(19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