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探索古国之谜) 须句寻踪 / 张延龄  

2013-11-24 00:33:47|  分类: 东夷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须句寻踪 

张延龄

     ( 本文,“喜上眉”对个别的文字,已作了校补,见粗字,且并加配图说明)
              

          张延龄先生,生于1933年,邹城市郭里集人,曾任邹县文化馆长、图书馆长等职,一生潜心传统与古文化研究。

                

          须句是鲁南地区春秋时古国,在《春秋》经传中有多处记载。它与当时的鲁、邾三国的纠葛和反复兼并,对于邾娄文化融入鲁文化的形成,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弄清须句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助于对这段史实的了解。
     

        鲁僖公二十一年至二十二年(公元前639―――638年) ,鲁、邾两个邻国发生了第一场纠纷。先是邾国灭掉了风姓国须句,须句的国君逃奔到鲁国去。鲁僖公的母亲是须句族人,号成风。成风命僖公封须句,以“崇明祀,保小寡”、“修祀纾祸”。于是僖公二十一年冬伐邾,至次年春天打败了邾国,帮助须句复了国。当年八月,邾国对鲁报复。鲁国疏于防备,在升陉被打败,连僖公的甲胄都被邾人缴获,县在鱼门夸示威武。邾国再度灭亡。

 

 

      那么,须句应在什么地方?它与鲁、邾二国处于怎样的方位呢?《左传 僖公二十一年》说:“任、宿、须句、颛臾、风姓也,实司太昊、有济之祀。”杜预注云:“任,任城县也;须句,在东北须昌县西北……”《水经注》说须句,在东平寿张县西北,理由是其地有朐城。 (按,《公羊传》须句作“须朐”)又说“一国两城,盖后都须昌。”

 

     邾国迁绎前在东南的南陬。如须句在东平以西,则邾灭须句要越过鲁、任、宿三国境地。为此研究山东古国史的学者王献先生在其所著《邾分三国疆邑考》中对这种“越境而灭人国”就持怀疑态度。今人胶柱鼓瑟,执定须句在东平西北之说,无法解释“越境而灭人国”的疑问,遂附会邾国迁绎由西来之说。说是邾国故地在济宁以南。即便按此说,邾灭须句还是隔着任、宿两国。从来远交近攻,隔着两个国家去打须句,仍然是既无必要也不可能的事情。


      对这个疑问,王献唐先生以为是古国“迁徒流转不定”所致,这是有道理的。便是邾建国以前的邾娄人也是迁徒来的。王献唐《炎共氏族文化考》一书引《拾遗记》说“轩辕打败蚩尤,迁其民善者于邹屠之地,迁恶者于有北之乡。”古代有族迁名随的惯例。即迁徒民族到了新居地,往往仍袭用旧居地的地名。此处所说的“邹屠”,以及惯用的“邾娄”,实际都是蚩尤旧居地"涿鹿"的音转。据此,可以认为东平以西的须句,是被灭后迁徒,被当地同姓的任、宿两国收留,本着“兴灭国、继绝世”的惯例,让它在那里维持祭祀的。依族迁名随的老例子,迁后的新居地仍称须句。前述《水经注》谓一国而有两城,显系寄人篱下不得安居而辗转迁移的结果。

 

 

 


       既然可以认定邾国所灭的须句不会远在东平以西,那么须句的故地该在哪里呢?
      首先,从大的方向上来判断,它应当在鲁国以南或偏东,而不会在以西或以北。这理由有《春秋》为证。

 

(探索古国之谜)  须句寻踪/张延岭 - 喜上眉梢 - .

 

(探索古国之谜)  须句寻踪/张延岭 - 喜上眉梢 - .王献唐先生之文图《三邾疆邑图考》与“须句”
 
 

 
      鲁、邾两国围绕须句的斗争一直持续着。升陉之役以后,鲁国曾在僖公三十三年(公元前627年)一年内两次伐邾,取訾娄。王献唐《三邾疆邑图考》谓“訾娄”即邾国迁驿以前的旧地,占领后即成为鲁国的鄹邑,也就是孔子之父叔梁纥曾任邑丈夫的那个地方。又过了七年,文公七年即公元前620年,鲁国第三次向邾报复。《春秋 文公七年》:“春,公伐邾,三月甲戌,取须句,遂城郚。”这次没有兴灭继绝。或者须句族人早已远迁,要兴灭继续也没有对象了。于是便把自己的一个儿子封在这里,统治这片地方,致被《左传》作者认为“非礼”。也正因此之故,《春秋》从此没有再提须句,须句是最终灭亡了,地为鲁国所并。


        这里透露出须句大体方向的线索是“遂城郚”三个字。这里“城”是名词动用,修筑城邑的意思。“遂”,《谷梁传》解释说:“继事也。”按春秋时名叫“郚”的城邑有两处。一是齐国邑名,当在今安丘西南。见于《春秋 庄公元年》:“齐师迁纪、、郚。”郑玄注:“郚,在朱虚县东南。”按朱虚是西汉时县名相传是帝尧之子丹朱之墟,所以叫“朱虚”。故地在今临朐东南,应与鲁国所城之郚遥远而无涉。另一处“郚”是鲁国邑名,在今泗水东南、费县西北、滕州东北的地方。既然鲁国这次军事行动于占领须句以后,接着又进军郚地,并在新占领区筑城,则两地必然在同一方向,即须句应在鲁国以东或以南方向,而不会在以西以北。否则,班师之后再次东南去“成郚”,便不能算是“继事”,不能谓之“遂”了。

 

 


         大体方向明确以后,便可以进一步缩小范围,寻找被灭的须句故地了。

     《论语 子罕》:“子欲居九夷。”疏:“东有九夷:一玄菟、二乐浪、三高骊、四满饰、五凫更、六索家、七东屠、八倭人、九天鄙。”这种解释显然是晚出的。又《尔雅 释地》:“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郭璞注:“九夷在东。”引《后汉书 东夷传》:“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以上各种对夷的解释,其中“凫臾”值得注意。一般说就是“扶馀”,是松花江流域居住的民族建立的政权。那里唐时属黑水靺鞨,五代时名女真。直到十二世纪完颜部统一各部建立金国时,仍被看作边荒之地。试想早于此时一千七八百年前的孔子,能把地理眼光投向这样的远处吗?说“凫臾”为“扶馀”,不过因音近而附会罢了。

    按“夷”是对古代东方各族的称呼。“九夷”也是从夏到周就有的古老说法。传说中的太昊、少昊都是东夷首领。太昊都陈(在河南),少昊陵在曲阜,他的后代建立郯国(今山东郯城),都不在边远地区。事实上那时凡不属周民族的其他民族都被称为蛮、夷、戎、狄、裔。据《左传》记载,公元前550年,孔子相鲁定公参与齐鲁夹谷之会,齐人使莱人出兵劫鲁侯,孔子便指斥“裔不谋夏,夷不乱华。”夹谷地在山东莱芜。莱人即莱夷,是山东的土著。可见那时的“华夷之辩”范围比后来的要小得多。邾人本来也是东夷族,但因为封了个黄帝后裔曹侠做国君,因而不当夷人看待。其余太昊后裔诸国,即前文所提到的任、宿、须句、颛臾,是被当作东夷看待的。

  

据上所述,“凫臾”不必附会遥远的“扶馀”。“凫”、“须”二字,或再加上“风夷”的“风”字都是轻唇音,古音相近。文字产生以前的历史,文字产生以后予以记载,不同的记载用字岐异的现象并不少见。我以为“须句”就是《论语正义》中说的“凫臾”和《尔雅疏》中说的“风夷”。(或者“风夷”所指范围更宽一些,包括上述那些风姓小国)

 

 


      既然假定“凫臾”就是须句,而鲁国以南与邾地相连的地方恰巧就有个凫山。山在山东邹城市以南,包括五条纵列的几十座山峰。它们是邹城南境与滕州和微山县的界山,东西两个主峰都在邹城境内。

 

有个有趣的现象可作旁证。太昊(伏羲)作为东夷人的首领,在他活动的东部地区,他处少见上规模的伏羲庙。但是凫山山脉范围内,却有三处规模宏大的伏羲庙,而且都很古老。一在邹城郭里,一在滕州染山,一在微山陈庄。三庙呈三角形相对,各距二三十里路。其中尤以邹城郭里的最为宏大。此庙在凫山东主峰的西麓。创修时间最晚也应在唐代。因为有记载的最早的碑刻在后唐长兴二年(公元931年),就已经是重修的碑刻了。此外山上还有许多传说与伏羲有关的地名和景点。如凫山西峰有伏羲画八卦的“画卦台”,山下有传说伏羲、女娲“滚磨成亲”的“遗址”―――老磨台,山前有传说中的伏羲、女娲墓等。这不会是偶然的。三个伏羲庙及其周围地区,约略显示出须句故地的大体范围。
         

 如果此说可以成立,则凫臾(须句)与颛臾(在今山东费县西北)一东一西,两两相对,同为风姓族中的两个国家。按此方位,不但邾灭须句不再是“越境而灭人国”,而且鲁文公七年“取须句,遂城郚”也可以解释了。特提出这一说法以作引玉之砖,希望有兴趣的同道进一步探讨。


       
(探索古国之谜)  须句寻踪/张延岭 - 喜上眉梢 - .

 

 

须句国在鲁国西北,方位或有误

                                                            喜上眉梢

    《山东古地名辞典》载“须句国 风姓,子爵。春秋时灭于邾,鲁又复之。《左传 僖公二十一年》载:‘任、宿、须句、颛臾、风姓也,司太皞之祀,邾人灭须句,须句子来奔。’《左传 僖公二十二年》载‘伐邾,取须句,反其君焉。’《左传 文公七年》载‘春,公伐邾,三月甲戌,取须句,遂城郚。’国都遗址在今东平县东平镇西北18.5公里,州城镇北7.5公里埠子坡村。

 

   说“须句”在今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西北,但其国跨鲁国、宿国,且距离原邾国故城85公里的西北方向很远的距离,“喜上眉”认为这种观点同下文《须句国》的观点都或有误。

 宿国,在今东平县东平镇无盐村,无盐故城遗址南部被大清河吞噬,现存遗址,东西约300米,南北约350米,遗址内暴露物有灰陶素面缸、盆瓷、瓦当等残片及较大型残砖石等。曾出土汉代镏金三足双鱼纹铜洗等文物,现存东平文管所。
        

“取须句,遂城郚。”显然,须句和郚应该在鲁国、邾国之南或者东南方向。在方位上,张延岭先生的观点或是正确的。但“凫臾”可能是“须句”只是推测性质的,证据有欠确凿

须句国都 或是“祝其城”

       我们认为“取须句,遂城郚。”“郚”应在“须句”和邾、鲁故城之间。鲁文公“伐邾,三月甲戌,取须句,遂城郚。”是在灭取须句之后,接着“城郚”在“郚”筑城,“须句”、“郚邑”应该也很近。今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西北埠子坡的 “须句”,其国跨鲁国、宿国,且距离原邾国故城85公里的西北方向很远,不符合历史文献所记载的实事情况。

《山东古地名辞典》另载“郚邑,春秋鲁邑,在今邹县城关镇东南19公里,普阳山下,滑将河东岸香城镇。汉置郚乡县,属东海郡,治春秋郚邑,今香城镇。后汉省郚乡县入合乡县。

郚乡县曾一度为侯国。汉成帝阳朔四年四月封鲁倾王子刘闵为郚乡侯,侯国即是此郚邑。

后汉省郚乡县入合乡县,即汉郚乡(春秋郚邑)距离汉合乡县应是很近的。“须句”也是应在其附近,这样才符合历史事实。

 

香城镇东南22千米处便是枣庄市山亭区城头镇,此处就是汉代合乡县城故地。合乡,就是春秋时代的“互乡”。

《论语·述而》载“ 互乡难与言,童子见,门人惑。”即此。《元和郡县志九,徐州》载:“滕县东二十三里有合乡古城,即春秋时之互乡”。合乡早为春秋鲁邑,汉又置合乡县。《续滕县志·金石志》载有汉“合乡令印”的印鉴。其地在县城东23里漷河之域,今名城头,故址今在地面之上虽难考其迹,然查城头距滕县城东15公里漷河之畔。城头之名,意为城之一端,遗迹方正,其状如城之一角。此处常水溢为患,古城或为历代河水所逼,陆沉成为古合乡城之一头,头在其东。位置与《元和郡县志》所记县东23里相符。

在香城镇东21千米处的漷河东岸,邹城市城前镇祝沟村,有一处古城遗址“祝沟城”,在后祝沟村前。“祝沟城”又称为“祝其城”,在合乡县故城(原城头公社驻地)北20千米。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载:“祝其城, [滕]县东北七十里祝沟村,俗讹为竹沟,又为轴沟,土人云是上古祝龙氏墟。创始无考,独石冢在,云是祝王墓。”

“祝沟城”(“祝其城”)后来也并入汉合乡县。

 

古文“句”通假“勾”gou, (见《古代汉语通假字典》),古代二者同音通用。“勾”渐渐演用为“沟”,“须”xu,“祝”zhu,同韵近音讹变。 “须句”演变呼为“祝沟”是有可能的,此沟本意或不是“沟”而来。另外“祝其城”也是“祝沟城”的另一种近音叫法。

只有如此,邾、鲁疆域参差不齐,间插犬齿。郚邑、须句,都在邾国东南部,且距离相近,鲁文公七年,“伐邾,取须句,遂城郚。”才有可能是事实。

春秋时代的须句国,一个弱小的国家,生存在邾、鲁两国的夹缝里,在奉行“人如刀俎,我为鱼肉”丛林法则的春秋列国相互吞并的时代,定是举步维艰,如居虎口。

 

见《古滕城邑“互乡-合乡”考 [喜上眉梢 2012 3 9]

(探索古国之谜)   须句寻踪 / 张延岭 - 喜上眉梢 - .

(探索古国之谜)   须句寻踪 / 张延岭 - 喜上眉梢 - .

   

 下文“须句国”文章来自网络,未作细致的求证。 

 

须句国

   须句,又作须朐,风姓。故址在今山东东平县西北。须句早期的历史不见于文献记载。春秋前期,作为小国的须句屡遭邾国的侵犯。公元前620年,鲁文公又出兵伐邾夺取须句,但未再使须句复国,而是把逃奔鲁国的郑文公之子安置在那里,须句已人于鲁。

1
建国原因
       西周建立后,为了维护和巩固其在全国的统治,采取了分封诸侯的办法,即史书记载的“分土封侯制”。周天子把国都附近的地区划为王畿(ji,我国古代称靠近国都的地方),由王室直接统辖,王畿以外的广大地区分封给许多诸侯,各建邦国。
        至于当时所封的诸侯国有多少,按《荀子·儒效篇》的说法,“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而《吕氏春秋·观世》则说,“周之所封四百余,服国八百余”,因此具体数目不详仅是泛指。


2国家影响
      据《名贤氏族言行类稿》上的记载,(须姓)太昊伏曦氏风姓的后裔,有须句国,到殷时有密须国,都是以国为姓,魏国有须贾,汉代有平陆须无,望族出于渤海郡。周文王时,有一个风姓古国叫须句国,所在地就在现在的山东省的寿张县和梁山县一带。《左传》记载,须句国在春秋时期先后被其邻近的邾、鲁国所灭。其后人及国人以“须句”为氏,称为须句氏。后来简为须氏、句氏两支。须姓望族居于渤海郡,就是现在的河北沧县一带。

 

3史料考证
            清代蒋作锦(1817-1864年)是今东平湖水库二级湖内今属于梁山县馆驿镇的大营村人,咸丰年间进士,曾任过黄河钦差。此人知识渊博,富有考古精神,对东平湖一代的名胜古迹、山川河流,都作过精细的考证,著有《东原考古录》,该书“须句城考”中这样写道:“须句,风姓国,鲁附庸,灭于邾,地入鲁。城在安民山东济水上。汉地理志寿张县西北有朐城,是左传。杜注须句在须昌西北,非也。实在须昌城南三十里。考《水经注》,济水东北过汉寿张县西界、安民亭南,汶水东北来注之,又此迳须句城西注。城临济水,济水西有安民亭,亭北对安民山,今安民山东六里张家庄(是)其故地也。庄西杨家堤口即济水故道。城南(距)安民亭六里,东南距汉寿张城十七里,东北距今治三十里。村人掘地时见瓦砾及城旧址云。” 


       《东平县志·古迹》亦载:“须句城,在安民山东济水上。……今安民山东六里张家庄其故城也。”
        上述资料已把须句故城址定位的很具体了。 
      

《汉书·地理志》亦有“须昌,故须句国,风姓”句。《水经注》曰:“(济水)又北过须昌县西。京相璠曰:须胊(句)一国二名,盖迁都。须昌,胊(句)是其本,秦以为县。”京相璠是晋代的著名学者、地理学家,他的考证应是值得信服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45)|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