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邹西“郭里集城子遗址”考 [喜上眉梢/2013 11 21]  

2013-11-22 01:13:25|  分类: 泗水之畔话古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邹西“郭里集城子遗址”考

邹西“郭里集城子遗址”考   [喜上眉梢/2013 11 21] - 喜上眉梢 - .

 

   郭里集城子遗址

     在泗河东南三十五华里,白马河南十里许郭里集村北部,有一处古城址即郭里集城子遗址。

    遗址位于今山东省济宁地区邹城市郭里集镇驻地处,镇政府及镇原供销社、食品站、兽医站等镇直部门所在地。

    郭里集城子原为一座古城遗址。址南北长约三百余米,东西宽约二百六七十米,占地面积一百二三十亩。

 

 

    遗址西面是一道小河,北面原是一道地崖,崖下以北的土地比南面落差低一米多。遗址的高处田地过去称为“城子顶”,“城子顶”北面低洼的田地称之为“城子后”。由此,通过高凸地带可以看出北部、西部的两面是城子遗址的北、西边缘处。由于东面紧靠大路,南面紧靠原来的郭里集村寨墙,是否是古城的边缘,就很难判断了。

   根据遗址边缘可以判断,现存遗址是原来古城遗址西北角的一部分或者大部分。

 

   郭里因处于寨里而得名?

      另一种观点,认为原郭里集村周围有老圩子墙,即寨墙,所以因村子在圩子内,而得名“郭里”。

     其实这个寨墙是明清乡村间大规模的筑寨护民及其团练有密切的关系。因为明清之际大部分时间,社会很动乱,产生了大规模的筑寨,所以鲁南地区便有了很多有“寨” 、“堡”的村名或者地名。

    查询资料发现,清代的许多山寨,与团练有关,大多是依山势构筑,为防御太平军、白莲教义军等兵患、“邪教”或土匪。清嘉庆年间,尤其是响应朝廷“寨堡团练、坚壁清野”而修筑的山寨最多。明代徐鸿儒率领白莲教起义军攻打邹、滕、峄三县,引起了统治阶级极度的恐慌和疯狂的镇压。而清咸丰年间,捻军“作乱”等,于是统治阶级为了防止社会动乱,让地方组织团练,且大量的筑寨。这种修寨运动渐渐续续,一直持续到清代道光年间。一般这些村寨邻近交通要道、大型村落等人口集中地。村寨多为当地商贾、显贵出资并由贫民、团练(相当于近代的民兵组织)出力合作修筑。

 

      鲁南地区称为“郭里集”的,除了邹城市境西部的“郭里集”外,还有枣庄市市中区的“郭里集”等,可见都与城郭或者古寨有关系的,尤其是与“城”有关系。

    具体对于此“郭里集” (最初的郭里集村,而不应是近代或者今天扩建后村庄格势)所处的位置,应该就是处于明清之际的古寨之内,而且还应该处于古城遗址以内。另外看起来,古寨处于城址内隅东南一角,或者说一部分。或许古寨墙和故城墙一部分是重合的。


  

 

 

     从其城子遗址上瓦砾遍及,根据前些年深翻该处“城子顶”的田地得知,陶片瓦砾堆积厚度达半米左右,都是灰色或者土灰色陶瓦,上面是斜行或者直行条纹,应是战国至汉代时期的板瓦和筒瓦等建筑材料,或者还有陶器生活用品残存件。但未发现印有文字的瓦当。

   类似的瓦砾场,在郭里集还有两处,一处在城址的稍偏东南一里处,一处在西北二里处。瓦片是一样的,或是两处陶器生产地,或是两处古建筑集中地。

    

    城子遗址上的土质明显有别于其他地块,附近的土壤松软砂性严重,经不住雨水冲刷,水土易流失,一般不加管套固定的浅层土井二年许就坍塌。而遗址北、西两面的高崖处从未被水冲开过,许多年来一直保持原样。遗址上北部曾有两眼土井,年深久远,土井壁生有青苔,但却没有坍塌过。水质清冽甘甜的两眼土井何时而掘,至今未曾有人所知。人民公社时期,该村生产队社员在遗址北部边缘挖掘灌溉水渠时,始知下面的土质非常坚硬结实,而且还有分层的痕迹。

   可见,城子是经过堆土并夯实过,城子顶应该就是古城台。

 

 

   因为未曾有计划和系统的发掘与考古调查,所以鲜有像样的文物出土过。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邹县文化馆长张延岭先生曾得一物,微型铜器,为一小学生在遗址上所捡拾。此器物,质地紫红纯铜,形似芝麻梭,八棱体,长两厘米,径一厘米,顶部尖锐,另外尾部有长一厘米许的细杆。不像是箭镞,而或是车马饰物。

  另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原郭里集村第三生产队社员在遗址上的试验田深挖地瓜沟时,挖出铜钟一口,上缴于原邹县文管所,现藏于邹城市博物馆。该铜钟为甬钟,是西周至春秋时期的青铜打击乐器。

 

   

 郭里城子遗址,是郭威的故里,还是故高平县故城?

 

    郭里城子遗址,不大可能是郭威的故里

    过去传说所谓“郭里”,是五代周王朝的建立者郭威故里,城子便是郭威当时的故城。“郭里”因为有集市而后称为“郭里集”。

   

   史册载郭威建都于汴(今河南开封),史称后周,其足迹亦从未到过此地。

    郭威,五代后周的建立者,庙号太祖,生于904年9月,卒于954年2月。邢州尧山人(尧山,在今邢台市隆尧县西。按其隆尧县尧山为郭威故里。 ,字文仲,小名“郭雀儿” 。郭威本姓常,因幼时随母亲适郭氏,故改姓郭。年少时孤贫,初为军吏,后汉时拜为枢密副使。
    公元948年,他奉命讨平了河中节度使李守贞的叛乱。公元950年,后汉隐帝刘承祐猜忌他,派使者要到魏州杀郭威。郭威起兵反汉,下令攻进了京城,纵军大肆抢掠,并逼太后任他为“监国”,夺得国政。公元951年正月丁卯日,他又称帝,国号大周,定都汴京,改元“广顺”,史称后周。公元954年正月,郭威病重,诏令养子柴荣(即周世宗,郭威妻侄,收为养子,易姓改名郭荣)即位,并嘱托丧葬从简,纸衣装殓,用瓦棺作椁,以防盗墓。当晚(壬辰日) ,郭威病死于汴京宫中的滋德殿。郭威死后的庙号为周太祖。

    郭威从军至坐上后周皇位这一段时间,根据《新五代史·周本纪第十一》所涉及的地名,几乎都是征战于河南、河北一带,而对于山东,及其鲁南一带,很少涉及。

 

    又相传晋王皇帝郭元威在此筑城为廓,取名廓里,后更名为郭里。但是历史记载上,似乎并未有提及过这个人名。

 

    此外,在历史上也找不出一个姓郭的名人与此地有所牵连。

    因此,所谓郭某人之故里这一说法不能成立。

 

 

 郭里城子遗址,可能是故高平县故城

    据说郭里曾为故高平县治所在地。

    原邹县文化馆长张延岭先生,及其现任济宁市博物馆馆长朱承山先生,都曾以翔实的资料,论证确认此处为隋以前高平县治所在地。或也可能是隋以前高平县治在郭里,隋代在陶城。如郭里曾为高平县治,其名称的由来便有了比较合理的解释:此处既然为高平故城,“郭”字就可作城郭解了。“里”字在以前就与里外的“里”字通假,那么,郭里就是城郭以里的意思。有在城郭以里的,也有在城郭以外的。郭里村东六至八里,有“郭东”二村,显系因在城郭以东而命名的。“郭”下缀一方位词“东”,也是郭里之“里”字同样是方位词的佐证。

     郭里城子遗址,究竟作没作过县治,即真实是否是故高平县城所在地,是在隋代之前,还是在隋代之后,尚有待进一步考证。

 

       

     其实根据史料记载,山东省境内邹、滕、鱼、任四区、县间的故“高平县”,西汉时称橐县,属山阳郡;高帝八年(前199年),封陈错为橐侯;汉宣帝地节三年(前67年),封丞相魏相为橐县侯。橐县为西汉时期政治、经济、文化比较发达的地区之一;东汉明帝永平二年(公元59年)橐县等5县增封给东平宪王苍,为东平国的食邑国;东汉章帝改橐县为高平县,仍属山阳郡;三国魏因之,曹魏正元中(254~255年),封镇东大将军诸葛诞为高平侯,食邑3500户;东晋太宁二年(324年)七月,尚书令郗鉴被封为高平县侯,食邑1800户;南朝刘宋初,高平郡辖高平县等9县,郡治从昌邑县迁至高平县。宋武帝永初三年(422年)十二月,北魏入侵,高平、泰山、金乡等地一度陷入北魏。南朝宋孝武帝大明元年(457年),省湖陆县并入高平县,扩大了高平县辖区;北魏因之;北齐天保元年(550年)五月,高平郡迁治于任城(今济宁市中区),省高平县,其地大部分划归方与县,小部分北入任城、邹县,南入沛、滕二县。

     此后,其地不复置郡、县,于是《隋志》里就没有“高平县”的记载了。从汉初置县至高平县废历约750年。

 

 可据文献资料

 《清一统志》及《方舆考证》谓故高平县在邹县西南。

   清代杨守敬 《水经注疏》载“ 高平 汉县曰橐,属山阳郡,后汉改高平,仍属山阳郡,魏因,晋属高平国,宋为高平郡治,后魏因。在今邹县西南。”

 《后汉书十三王传》补注“橐县亦名高平,故城在邹县西南。”

 《水经注》载“泗水又南,经高平县故城西。高帝八年,封陈错为橐侯。”

 《地理志》云“高平县,故山阳之橐县也,王莽改曰高平。应劭曰‘章帝改。’

 《魏书 地形志 志第六》载:“高平郡故梁国,汉景帝分为山阳国,武帝改为郡,晋武帝更名。领县四....高平二汉属山阳,晋属。前汉橐也,后汉章帝更名。有洸水、千秋城、齐城、胡陆城、高平山、承雀山、伏羲庙。”

  《山东古地名辞典》载“高平县,刘宋永初元年(公元420年)置高平县,高平郡治此。高齐天宝七年(公元556年),废高平县,高平郡移治任城。”

  《中国古代地名大词典》载“高平县 汉置橐县,后汉更置高平侯国,南朝宋时移高平郡来治,北齐郡、县俱废,故地在今山东邹县西南。”

 

( 关于“高平郡”《读史方舆纪要》、《山东古地名辞典》均云:高平郡 原山阳郡。山阳郡治于昌邑城县【遗址在今巨野县巨野镇昌邑集村。】昌邑,本秦县。汉初,属梁国。景帝六年,分梁为山阳国,治昌邑。武帝天汉四年,更为昌邑国,封子晌昌邑王。始元初,子贺嗣。十二年,征为昭帝。汉建元五年,贺废,山阳国除为山阳郡,仍治昌邑。新莽时改为巨野郡;后汉复为山阳郡。晋泰始元年(公元265年),封车骑大将军陈塞为高平公,改高平郡为高平国,亦治昌邑。刘宋初年,废高平国,改高平郡,移治高平县,以昌邑省入金乡。《志》云:昌邑城纵横皆六里。一云外城,周三十余里,中城周十余里。一名山阳城。)

 

       根据遗址发现的极少数量的青铜器件和田野大量遍及的残碎陶瓦等 ,初步判定这处古城遗址,可能始于春秋战国时期,繁盛于秦汉之际,或向后延长了很长一段历史时期。而至少判定为汉代古城,应该是确凿的。

 

石里隋碑载有“高平县”

邹城市 故高平县故城考 - 喜上眉梢 - .

     山东省微山县文化馆收藏一块隋开皇六年(586年)《仲思那等造桥碑》。

    此碑原在微山县马坡乡(今马坡镇)石里村。

 (石里村原本属邹县,清康熙版《邹县志》[《娄志》]邹县政区划分即载有“石里”,因为是大村落,曾为社。“邹县:今分三十三社。...石里社,在城西五十里。属村:石里村(有集),西庄村,王家村,马坡村四村。”光绪年间版的《吴志》载石里社统属增至20个村庄。1954年,把邹县西南近昭阳湖畔的石里、马坡等数十个村落划入新成立微山县。石里村属于马坡公社(后为乡、镇)。另载“郭东社,城西四十里,属村:郭里(有集)...郭里也称为“郭里集”的原因是因为“有集(集市)”。清代《胡志》也载“石里社...社内石里村有三教堂,又有隋开皇造桥碑,又有集市。...”可见隋造桥碑在清代就有记载。)

 

邹西“郭里集城子遗址”考   [喜上眉梢/2013 11 21] - 喜上眉梢 - .

 

邹西“郭里集城子遗址”考   [喜上眉梢/2013 11 21] - 喜上眉梢 - .

 

  

  石里村造桥碑文
(碑拓全文)

  大隋开皇六年岁次丙午二月壬午八月己丑,兖州高平县石里村仲思那等卌人造桥之碑。

      盖形同石火,忽有便无,命似浮泡,倏存还灭,若不倾心舍命,如萨埵之投骸,克己精诚,(喜上眉梢注:同“汰”)尸毗之救鸽,自非仰习二士之功,苦海宁容可渡?然今大邑主仲思那等人,谨见村南分派成池,渧水竞流,以起漂涛之浪,阻隔长衢,致使杨朱泣分岐之泪,厌伪身形,遂登高楼,焚香启发,奖化众缘,四部崇助。谨于此处,敬造石桥一济之所,急缓通传,永绝稽留之叹。两盈美丽,婉娩可观。又采石荆山,访匠周随。福力自天,名师忽至。图龙者若乘虚模花,众峰竞集。佛漏两坎,相同百工,左右侍卫,八部备足,藉此桥像,福及那等。茂若春兰,尉殊夏馥。身此乾坤,年同弗石;学并宣尼,仕登卿相。敬法伏摩,三途断绝。昔秦王越海,人鬼怀嗟,义取成功,能言羡德。其词曰:
  运石荆山,蓝田采玉。接轸连辕,首尾相续。檐桃再红,其功始足。织女来游,江妃屡嘱。

    

       

 

          1980年把该隋开皇造桥碑迁至微山县文化馆。碑残高126厘米、宽74厘米、厚13.5厘米,碑石略呈棕黄色。碑的上部断去一截,右上角残缺,左下角断开。据邹县旧志载,碑原在石里佛寺中,上原有佛像二层,今已不存。

       1973年3月,微山县文物工作者曾去石里村抄录碑文,当时碑头已断残,每行约缺两、三字,右上角尚存。
  此碑上半部记叙了造桥经过,下半部记录了参与造桥的人名。题目:“大隋开皇六年岁次丙午,二月八日己旦,兖州高平县石里村仲思那等卅*1人造桥之碑。”文十八行,行近三十字。正文约218字,维那人名近180字,碑侧刻“赵子路”3字,总字数四百余字。

                                                                    喜上眉梢 *1:一般认为是“” [念sà,意“三十” ]字,

实际上碑文是两个“廿” [念niàn,意“二十” ]字的复合字“廿廿”,

古音念xì,也写作“卌”,意“四十”。)

     此碑曾经钱大昕《潜研堂金石文跋尾》、阮元《山左金石志》、武亿《授堂金石续跋》等书著录,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著录全文,并汇集诸家考证于后。
  碑文中有“兖州
高平县石里村”等字。隋志有高平县,属冀州长平郡,此高平县与碑文中“兖州高平县”无涉。

    此碑铭中所述之“兖州高平县”,是延用北朝旧称,隋代其地属于鲁郡(治兖州)邹县。

     据考,晋代石里村属任城郡任城县;南北朝刘宋时,任城县并入高平郡,北魏神龟元年(518年)任城县迁走,便将高平县南部湖陆县撤销并入高平县,高平县北部的原任城县的边远辖区划入高平县。此时石里村属高平县。隋代,郡县合并,辖区扩大,石里村又划入鲁郡(治所瑕丘,今兖州)邹县。此碑仍用“兖州高平县”,据钱大昕云:“《隋书·地理志》但云,任城县旧置高平郡,开皇初废。而邹县之尝为高平县,史无其文。盖南北朝郡县迁改无常,史官采访不能备悉。唯石刻出于当时,最可征信尔。”(《潜研堂金石文跋尾》)

   石里村《仲思那造桥碑记》“大隋开皇六年,...兖州高平县石里村仲思那等造桥之碑”,看似隋代此地还是应有高平县的,但是。或应是旧县改入新县不久,碑文而依从旧县名。或按《潜研堂金石文跋尾》之言“南北朝郡县迁改无常”所致。

     

     因为小县众多,不便于管理, 隋开皇年间邹滕等地实行了取消小县,并统大县的政治形势,确实是历史事实。 

    所以笔者可以肯定的认为,“高平县”在之前,或者此时,在时政上应该是不存在的。即使有其名,也是故县名而已。

          

 

 

 “石里”就是“十里”

   依据谷歌地图地理位置的测定,石里村就在郭里集城子遗址附近,西偏北30°的约(6千米)十二华里处!越过白马河即是。石里村其地处于相对宽阔的一处平原 地带,村庄附近并未有石山,最近相对突出的的石山,也在五公里以外。石里与“石”并无任何的关联。

    笔者推敲认定,“石里”就是“十里”的同音讹传或者误写,是相对于郭里集古城的距离来说的。虽然今测定为十二华里许,若按汉代的尺度为1里=415.8米,今12华里,折合汉代约14里,“十里”就是约数之谓。

    另外根据历史惯例,可知“十里”极大可能就是处于连接古城的驿道上,而且其是距离古县城“十里”处的驿站或者店铺等。

 

   在故城东南6华里许,独山庄村东部,涧沟东侧亦有一“独山”,称为“五里山”,“五里”是约数,今讹为“五厘山”。西麓有一村名“五厘山村” (实“五里山村”) 。可以想见,是应该相对故高平县城距离而言的。与“石里” (“十里”)形成东南西北向犄角,此作为地标的另一佐证。

 

 石里是唐朝大将石建堂等故居吗?

石里村,还另传,唐朝大将石建堂居此,故取名石里。此据无确,唐代未尝有“石建堂”这个大将的尊名,《旧唐书》、《新唐书》皆没有此人的记载。

然而历史上却有一个有名人物叫作“石敬瑭”。石敬瑭为唐末河东节度使,后勾结契丹反唐,成功后甘做契丹的“儿皇帝”,定都汴梁,国号“晋”,史称“后晋”。 《新五代史》指石敬瑭的祖先为中亚(西夷)人,从沙陀移居太原。但在发挖出土的石重贵墓志铭中,则指他是后赵石勒之后裔。父石绍雍,母何氏。

但也未有任何历史记载,其曾在“石里”居住过。即使曾历次任石敬瑭历任保义、宣武、河东诸镇节度使,也与此地无缘。

 

朴素迷离的高平县故城?

 在泗水东(东南)畔,邹县西南部方圆不足三十公里地域内的四处故城遗址,唯有故(南)平阳城所在地平阳寺镇平阳寺村(郭里集北二十五公里)是可以确定的。但是故高平县城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到底是在郭里集村、还是在陶城村,还是在两城村?

 

 “陶城”与“两城”也是“高平县”故城吗?

 

    邹城市太平镇“陶城(桃城)”是故高平县城旧地吗?

     郭里集北三十华里处的,本县太平镇陶城村,有陶城遗址,1984年,陶城遗址被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邹西“郭里集城子遗址”考   [喜上眉梢/2013 11 21] - 喜上眉梢 - .

 
      据传陶城遗址也是汉代故高平县城所在地,以“陶”为“高”音讹。清版邹县志言陶城是故高平县城。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邹县知县吴若灏以原《董志》 (《董志》今已失传。清道光年间邹县薄梁社人所纂《邹县志稿》,因故未修完、未付梓,据说今已无处查找,或已泯失。详见《邹县旧志汇编》)为蓝本所修《邹县志》(简称《吴志》)载“陶城,在(邹)县西三十里,村名陶城,故址犹存。旧志云‘南平阳城俗呼为陶城’,按陶与南阳语意不伦,据石里隋碑称地为高平县,高与陶音相近,当是隋高平县故城也。若南平阳故城,自有平阳店、平阳桥在。说为近之。”

     平阳寺镇平阳寺村,历史上曾为平阳故城,旧志亦称南平阳城。《方舆考证》载“废南平阳县,在邹县西三十里,春秋邾地,后为鲁平阳。”《春秋》哀公二十七年,“与越盟于平阳”。杜注:“南平阳”。汉置南平阳县,属山阳郡。刘宋去南字,改置平阳县。后魏时,平阳、邹县并置,分属高平鲁郡。北齐天保七年省,并入邹县……按《魏志》,平阳故城,属高平。《后汉书》章怀太子注:南平阳故城,今兖州邹县,盖谓春秋时鲁平阳城故址,属北魏时之平阳县。汉以后之南平阳故城,属唐代之兖州邹县也。讵可以今之邹县城当之。”西汉时,邹西设有南平县,新莽时改称黾平县。东汉时更名为南平阳侯国。魏晋时期称平阳县。北齐天保七年(556年),平阳县始并入邹县。

      陶城,一定不是南平阳故城,原有“平阳店”名,且“平阳桥”所在其处,且固有庙宇“平阳寺”, (是否指该村的观音庙,不详。) 后为村名,今为邹城市平阳寺镇所在地。

      但是认定陶城遗址是汉高平县城所在地的,仅有《吴志》 (或蓝本《董志》)一说,“高”与“陶”音相近所致,“当是隋高平县故城也”。

 

    另按《水经注》所记载的“高平县故城”的方位,是在郭里集而非在陶城

“扑朔迷离的故高平县”---故高平县到底在哪里? - 喜上眉梢 - .      《水经注》或者《水经注疏》或许能够给于一点线索。

 根据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卷 二十五 泗水》 载“ 泗水出鲁卞县北山..... 西南过鲁县北,泗水又西南流….   又西过瑕丘县东….  又南过平阳县西,县,即山阳郡之南平阳县也。….泗水又南迳故城西,世谓之漆乡;….. 又南过高平县西,洸水从西北来流注之。……泗水南迳高平山,山东西十里,南北五里,高四里,与众山相连,其山最高,顶上方平,故谓之高平山,县亦取名焉泗水又南迳高平县故城西。

 

又清代历史地理学者杨守敬作《水经注疏》按“《地形志》,高平县有高平山。页圭绶云,承匡山界,今鱼台县与济宁州邹县之间。泗水自邹县南流,迳两城山之西,两城山连承匡山十馀里,其南有平山,势若列屏,高平山当在是。”

泗水向南流经高平山,山东西十里,南北五里,高四里,与众山相连,其山最高,顶上方平,故谓之高平山。高平县以附近的该高平山得名。

泗水自邹县西部向南流,流经两城山之西,两城山和承匡山相接连绵十余里,其南有平山,势若列屏,这就是高平山。高平县就应是在其附近。

另在高平县西部附近,洸水从西北来流注入泗水。那么洸水注入泗水河口处东就是高平县。

又按杨守敬言“所谓洸水者,洙水也,盖洙相入,互受通称矣。洙水入泗,而《经》云水注泗,故言所谓水者洙水也。洸、洙合流,则谓之洙可,谓之洸亦可,乃互受通称之例。”因为洸、洙合流入泗,洸水、洙水最后在任城区附近相汇一道入于泗水。在泗水河道西的洸水,就是洙水,二者相同。

 

 

 而依据谷歌地区,可以看出洸水、洙水,及其汇合故道如泗水处,恰在郭里集西侧,而对于陶城,则方位不对,且较远。

 

 

 

 微山县的“两城乡(镇)”,是什么时代的故城旧地?

邹西“郭里集城子遗址”考   [喜上眉梢/2013 11 21] - 喜上眉梢 - .

 

      石里(十里)距离两城、陶城、郭里城址分别是28华里/33汉里,21华里/25汉里,12华里/14汉里。

  通过对石里(十里)距离两城、陶城、郭里城址的三地(或遗址)实际距离比较,28(33):21(25):12(14),以最接近“10”的数字而言,可推知石里(十里)确实是相对郭里城子而言的。

    我们结合历史文献和考古资料推证,确切认定郭里集城子为高平县故城遗址,这是有一定科学道理的。

 

 

    汉置任城县,故址在今微山县驻地夏镇西北61公里两城。南阳湖东岸,泗水入湖处南。三国魏至晋,时为任城国都,时为任城郡治。两城,可能是任城国都、任城郡治不在一城,而两城之内。“两城”之名,来自两城无疑。

     唐代大诗人李白旅居任城时,曾作《任城县厅壁记》:风姓之后,国为任城,盖古之秦县也。在《禹贡》则南徐之分,当周成乃东鲁之邦,自伯禽到于顷公,三十二代。遭楚荡灭,因属楚焉。炎汉之后,更为郡县。隋开皇三年,废高平郡,移任城于旧居。。鲁境七百里,郡有十一县,任城其冲要。东盘琅邪,西控巨野,北走厥国,南驰互乡。

     其中则说“邑乃屡迁,井则不改。”即指任城多次迁移之事。

    

 人文历史

      人祖伏羲与伏羲庙

     高平县,今邹城市西南境的郭里、滕州市的西北境滨湖镇、微山县两城镇间的凫山山脉之境为伏羲故里。附近集中有数处大型的人祖庙(伏羲庙,也称为爷娘庙),这在全国也是少见的。伏羲即太昊,是中国上古时代的帝王,“三皇五帝”中“三皇”之首,“三皇”即伏羲、女娲和和神农(一说太昊伏羲氏、炎帝神农氏和黄帝轩辕氏),被尊奉为中华民人文始祖。

   凫山山脉西部集中数的处伏羲庙:

  一在邹城西南郭里镇爷娘庙村东,东凫山西麓。伏羲庙始建年代无考,后唐长兴二年(931年)重修,又经宋、元、明、清多次维修。清末民国年间遭受极大的破坏,解放后文革时期又继续破坏,至今仅存故址。传凫山上有伏羲画的八卦图,附近还有女娲炼石台;

  一在滕州市大坞镇染山前、池头集村后。其始建年代无考,后唐代也重修,又经历代多次维修。民国年间遭受破坏,文革时期又破坏,后仅存三间瓦房正庙故址。2008年-2010年前后,为适应旅游,而开始大规模的重建、扩建。

  一在微山县两城镇刘庄村境内,是济宁市现存最早的庙宇建筑。伏羲陵台基高筑,伏羲庙即在其上。

 

 三国豪杰刘表  

据《三国志 刘表传》载“刘表字景升,山阳高平人也。

      刘表(142—208年),字景升。东汉山阳高平人。一说在今微山县两城。少年时跟同乡王粲的祖父王畅学习。刘表跟王畅从学三年返回故里,与同乡张俭等人友好,常在一起议论时政,抨击朝廷的腐败,故而出名。后因张俭控告宦官侯览,遭到迫害,刘表也受到株连,在外逃亡10余年。“党锢”之祸解除后,刘表被大将军何进举荐为“北军中侯”。
     献帝初平元年(190年)诏刘表为荆州刺史。献帝建安元年(196年),骠骑大将军张济自关中进南阳,引兵入荆州界,因攻穰城中流箭而亡。建安三年(198年),长沙太守张羡率零陵、桂阳三郡叛刘表。表遣兵围攻,平定后,收零陵、桂阳。至此,荆州辖9郡,“南接五岭,北据汉州,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成为一大割据势力,和曹操、袁绍相抗衡。

 

“建安七子”王粲

      《三国志 王粲传》载“王粲字仲宣,山阳高平人也。”

      王粲(177-217),字仲宣,山阳郡高平县人。东汉末年著名文学家,“建安七子”之一,由于其文才出众,聪明过人,被称为“七子之冠冕”。初仕刘表,后归曹操。 

     死后葬于亢父城前,今城南张庄村东南附近。北宋乐史所著《太平寰宇记卷十四 河南道十四 济州 任城县》载“魏王粲墓,在(任城)县南五十二里。亢父城,汉为县,废城在今县南五十里。”

    历史趣话,奇人自有奇事,王粲另一癖好喜好听驴叫。魏文帝曹丕在吊唁王粲时,曾在其墓前学驴鸣,引得历史佳谈。

 

     据说高平县还出了一位“医圣”王叔和,他与王粲是王氏本族,而且是同龄人。王叔和在中国中医史上还称为“切脉之祖”。

 

西晋军事将领刘宝

    刘宝(?~301)西晋军事将领,文学家,字道真,晋代高平县人。自幼聪颖,能歌善箫,并善于以优美的乐歌表达自己的感情,闻者无不留连。曾在扶风王司马骏府内任从事中郎,后任吏部郎。他善于骑射,精于武功,作战英勇,又先后任侍中、使持节、安北大将军、领护乌丸校尉、都督幽并州诸军事等职,后因戍卫北境有功,赐爵关内侯。刘宝不但能武,而且善文,尤通经史。著有《刘宝文集》3卷及《历代史书考异》,流传于世。


  西晋刘宝墓位于邹城市西南30公里,郭里镇独山村西北1500米许,即古城遗址东南2000米许处的涧沟河湾处。

      据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邹县志》记载"双王墓,在城西南五十里,在黄山以北。有古墓二冢,周围大二亩,高二丈。世称为‘双王孤堆’,或曰‘伏羲帝后之墓’。" 

    东南方墓冢稍大(列为1号墓),高12米,南北经35米,东西径40米,有夯层,较松软,每隔1米有平铺石板1层; 2墓呈西北、西北方墓冢稍小一些,与1号墓东南斜向分列。两墓可能是夫妻墓,或家族墓。

 1974年2月至6月,邹城市文物考古工作者对1号墓进行发掘清理,确认为一座西晋大型砖室墓。墓室座北向南,前有狭长斜坡状墓道,墓门为青石双扉枢轴式,墓室由前室、东西耳室和后室组成,南北长8.75米,东西宽2.75米,高2.70米。 为弧券砖顶,方砖铺地,四周皆用青砖砌垒。墓室曾遭盗掘。出土文物达60个品种、170余件。有青瓷器、釉陶器、铜博山炉、铜奁;陶皿器有镇墓兽、轺车、牛车武士俑、内侍俑和灶、井、臼、厕所模型等。尤其珍贵的是一根刻度精确的西晋骨尺、一盘围棋子、一件青瓷辟邪水注和一件青瓷虎子。

邹西“郭里集城子遗址”考   [喜上眉梢/2013 11 21] - 喜上眉梢 - .

 
   在该墓前室右侧,有一碑,称为墓志,又叫圹志。其圆首碑形,长方体座,石灰岩石质,局部风化剥蚀严重,字体工整,方格阴线隔开,剥蚀部分字迹模糊不清。墓志为国家一级文物,现藏邹城博物馆。

   墓志上顶右左向横写篆书"晋故"2字,志文从右至左竖行排列,共55字:"侍中、使持节、安北大将军、邻护乌丸校尉、都督幽并州诸军事、关内侯高平刘公之铭表,公讳宝,字道真,永康二年正月二十九日口口口口口"。 (不清字似为口口“卒”口口口)

   由此墓志得知,该墓并非什么伏羲帝后之墓,而是西晋时高平县人刘宝之墓。



  志文所记刘宝,字道真,卒于西晋永康二年, (“永康”为西晋惠帝司马衷年号,永康二年为公元301年。)西晋山阳郡高平人。但其生年不详,或出生于曹魏时期。

       (按朝代始末,三国时代(220-280),曹魏(220-265),西晋(265-317)。既然刘宝卒于301年,从三国之处至此81年为上限,从西晋至此36年为下线。而高平县在三国时代处于曹魏统治之下,再根据刘宝是生平事迹颇多,不可能小于36岁,不大可能超过81岁而卒,所以笔者认为刘宝出生年代应该处于三国时代的曹魏时期。稍超上限,至多是东汉末年而已。)

     

      刘宝祖先刘奥,曾任汉太祝令。刘宝出身贫寒,自幼聪颖好学。曾在扶风王王骏府内任从事中郎,后任吏部郎等职位。其善于骑射,精于武功,作战英勇,又先后任侍中、使持节、安北大将军、领护乌丸校尉、都督幽并州诸军事等职,后因戍守边境有功,赐爵关内侯。

      他不但能武,而且善文,尤通经史。著有《刘宝文集》三卷及《历代史书考异》两书流传于世。

    

  《晋书》、《世说新语》、《世说新语笺疏》、《汉书叙例》等中有其生平事迹。

     如《晋书》载“刘宝尝为司徒扶风王骏以五百匹布赎之。用为从事中郎。”

   《世说新语 德行篇》载:“刘道真尝为徒,扶风王骏以五百匹布赎之,既而用为从事中郎。当时以为美事”。

  《世说新语笺疏》载之,高平人刘道真(刘宝)曾为刑徒,扶风王王骏以五百匹布把他从牢狱里赎出来,继而任用他作“从事中郎”(即钞书官职),后来任将军

    唐颜师古《汉书叙例》也载,刘宝历任晋中书郎、河内太守、御史中丞、太子中庶子、吏部郎、安北将军,侍侯皇太子讲学汉书,并著有《汉书驳义》 (二卷)等书

邹西“郭里集城子遗址”考   [喜上眉梢/2013 11 21] - 喜上眉梢 - .

 《世说新语笺疏 德行篇 刘道真》

         今人谭正璧著《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将刘宝列入文学家之列,是邹城市籍文武兼备的历史名人之一。

 

        

        刘宝墓志的出土,为我国北方地区特别是山东境内的两晋考古提供了十分可靠的断代依据。它的出土同时也证明了山阳郡高平即在此附近。古高平的地理位置,在今山东邹城市西南,泗水河之畔。刘宝墓志的发现,也以确凿的实物资料证明了山阳郡高平在今山东邹城市西南一带,从而为寻找古高平和确立古高平的地望问题提供了重要线索。

 

       另既然刘宝墓在郭里镇独山村西北数华里处的河边,虽然不能确定今独山村就是一定是刘宝所在的村落,但可以说刘宝的故里一定在此,同时也说明高平县就在此附近。 

           

     本文参考《水经注》及其《注疏》、《魏书》、《世说新语》、《山东古地名辞典》、《中国古代地名大词典》、《邹县旧志汇编》、《邹县文史资料》 等诸多文史资料。

 

    

 

    特别提及《邹县文史资料》 (第八辑,1990年12月版)张延龄先生所著文章郭里城子遗址

    张延龄,生于1933年,邹城市郭里集人。曾任邹县文化馆长、图书馆长等职,一生潜心于传统与古文化研究。

    张先生著文丰硕,曾编有《孟子新志》、《邹县古县志汇编》等文献,曾出版《峄山道情》、《江北司令孙金魁》长篇小说和数十步中短篇小说。历史戏剧也有著述,其中《长平之战》、《平原君赵胜》、《红线女传奇》、《龙凤榜》为最有名气的四部历史戏剧。

  评论这张
 
阅读(159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