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坑氏”考释 [喜上眉梢 2013 1 23 ]  

2013-01-23 21:14:28|  分类: 东夷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坑氏”考释

 

[喜上眉梢 2013 1 23 ]

 

亢父故城考 [喜上眉梢/2103 1 9] - 喜上眉梢 - .

 

    “坑氏”,一般认为来源不清

 

“坑”为一常用字,表示面积不大而边壁陡直的凹穴地。

  但是作为一个姓氏,就不解来源。“坑”氏虽不乏有人,但其稀有,按人数而言远未进入《百家姓》之前一百姓氏位之内。

 

   再查阅《中国姓氏大全》或者“中华姓氏网”,单姓或复姓,列举一千二百有余。多有注释其来源,有的有多源,有的有唯一一源。注释或洋洋洒洒,或如豆腐干大小,纵使稀有的也有数句言之。

    唯有“坑氏”只有一言,实际上并未有言:“坑,历史来源不详。”

 

 

“坑氏”源自“阬氏”

 

“坑”源自“阬”的错误通假

  “坑氏”真的来源不明吗?

    其实不是,它是有来源的。且有记载为证,今“坑氏”,就是古之“阬氏” 

  “坑氏”来自“阬氏”,古代学者徐筠认为“坑”是古“阬”的白字,或者说讹传而来,它们是错误的通假。

 

     东汉学者许慎所编著的世界上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载“阬。阆也。从阜,亢声。客庚切。”徐铉等曰“今俗作坑,非是。”

 

 

     现代学者李恩江、贾玉民先生所编撰的《文白对照 说文解字》:


       【译】阬即坑,四壁陡立,其间为阆阆空虚之地也。形声字。阜为形符,表示深坑;亢为声符。(徐铉等说“而今俗间写作坑,不对。”)
       【按】原为“门也。”据小徐本改,今作坑,土为形符。


       小徐本,即是近千年前的南唐徐锴所编著的《说文解字系传》。南唐徐铉、徐锴兄弟二人精研《说文解字》,徐锴的《说文解字系传》是第一种《说文》注本,成书于南唐末年,世称小徐本。

 

也就是说,自南唐时徐锴作《说文解字系传》时,改“阬”为“坑”,比他更有名气的哥哥徐铉却说“而今俗间写作坑,不对。”

也就是说“坑”源自“阬”的错误通假。

 

 

“坑”、“阬”二者的读音本不同

实际上,“阬”本读gāng,而不是kēng。“阬”是形声字,左形右声。根据字体研究,左“阝”为“阜”,右“阝”为“邑”。此“阬”为左形“阝”,即表示“阜”,“阜”的本义是土山,原始山坡的象形。右声“亢”,也表示“高亢”的意思。

所以“阬”原本意代表山岭,同“冈”,为平地凸出的高阜地带。

而“坑”,虽然从土,从亢,却是表示真正的凹穴,读作kēng。

虽然它们的本字都是"亢",同源古韵ang/eng,都是后鼻音,二字古声韵读作khang/kheng,前者读音响亮代表“高亢”,后者读音沉闷代表“低洼”。

 自“小徐”后,所有“阬”皆变为“坑”,都读作了“kēng”,造成了对原字原义的误解。

 

  还有诸多的文献证据,也可无疑的佐证之:

 《楚辞 九歌》“高飞兮安翔,剩淸气兮御阴阳。吾与君兮齐速,导帝之兮九阬。” 又《扬雄 甘泉赋》“众车于东阬。”师古注曰:阬,大阜也,读与冈同。一曰东阬,东海也。又《广韵》“阬 苦浪切。”(kang,音抗)《集韵》“阬 口浪切,音抗。”

 

“亢父城”之“亢”,古音“刚”,或读“康”。《史记 正义》“亢音刚,又苦浪反。父音甫。” “苦” 、“浪”反。(即前字“苦”的声母k,和后字“浪”的韵母ang,相切,得“康”音。)

 

 无疑“阬”本是高岗,而不是凹坑。

 “阬”本是高大的样子,又引申为门户高大。所以《说文解字》载“阬。阆也。”其又解释“阆,门高大也。从门,良声。”

 

而《康熙字典》、《辞源》、《辞海》等关于“阬”的解释也是板于小徐的《说文解字系传》,让“阬”与“坑”时而通假,时而别之。严重的是,不该通假的也造成了通假,以至于读音混乱。“kang/keng”分不明晓。

 

“坑氏”就是源自“阬氏”,春秋时期有“阬氏鲁大夫。”而从代表“凹穴”的“坑窝”绝对找不到答案的。所以才至《中国姓氏大全》之“坑,历史来源不详”之无论。

 

“坑氏”考释 [喜上眉梢 2013 1 23 ] - 喜上眉梢 - .“阬(‘坑’)氏”源自鲁国

 

《左传 鲁哀公十四年载“司马牛卒于鲁郭门之外,阬氏葬诸丘舆。”

孔子高足司马牛有两个哥哥桓魋和向巢,在宋国的大哥桓魋作乱,谋杀宋景公,公室派遣军队讨伐他。

司马牛把他的封邑和玉圭交还给宋景公,逃到齐国。桓魋逃亡到卫国,公文氏攻打他,向他索取夏后氏的玉璜。桓魋给了公文氏别的玉,就也逃亡到齐国,陈成子让桓魋做次卿。

司马牛又把封邑交还齐国而去到吴国。司马牛为的是躲避他的那位讨厌的大哥,而吴国人却讨厌他,他就回到宋国。晋国的赵简子闻其贤,召唤他去,齐国的陈成子也召唤他去。

二哥向巢逃亡到鲁国来,宋景公派人留下他,不断绝向氏(司马牛家族)的祭祀。向巢辞谢说罪过大,并感激宋君的君王恩惠,也逃走不再回去了。

不幸的是,司马牛在途中死在鲁国国都的外城门外,阬氏把他葬在丘舆城。

详见“坑氏”考释 [喜上眉梢 2013 1 23 ] - 喜上眉梢 - .《 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 春秋时代“邱舆城遗址” [喜上眉梢 2012 8 23]

这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及到鲁国人“阬氏”,但未详名谁。按能够有资格把司马牛葬于路过东南九十华里有余的丘舆,必定是一位鲁国大夫,才有如此调动人力或者军力的资格和能力。

 

也就是说“阬氏”的“人文始祖”,就是一位鲁国大夫。

所以《世本 氏姓篇》明确记载“阬氏,鲁人之氏也。”

 

 

 

但是《古今姓氏书辩证》记载“阬,鲁大夫也。《左传》司马牛卒于鲁郭门外,阬氏即其家也。”或者说司马牛为阬氏,家自邱舆城。却是错误的。

原因:

一是,司马牛不是阬氏,他们弟兄三人在逃难时,他的二哥向巢辞谢宋景公说家族是“桓氏”,当然,司马牛也是“桓氏”。

二是,而不是司马牛卒后“阬氏”葬他诸于丘舆,而不是“阬氏”被葬诸于丘舆。《古今姓氏书辩证》混淆了“主语 ”与“宾语”。

所以“阬氏”并非是源自平邑县,春秋时代鲁国的邱舆邑。

 

那么这位“阬氏”大夫,来自鲁国的那个地方的呢?答案:来自鲁国亢父城!

 

 

 

 

“阬氏”与“亢氏”同根,源自春秋时代的鲁国亢父城

详见“坑氏”考释 [喜上眉梢 2013 1 23 ] - 喜上眉梢 - .亢父故城考 [喜上眉梢/2012 2 20--2013 1 9]

 
  
  “ 阬”的字根,也是字源,即是“亢”,而且,在古代还是同音同义的,而这本是完全通借的。 “ 阬氏”源自“亢氏”,二氏同根,肇始于亢父古城。

 

亢父故城 简单介绍

亢父故城,在济宁市市区南四十里喻屯镇城南张村北附近,整体城址呈现边长约1200米的正方形,微山县鲁桥镇湾子村处于古城正中心位置。今大部分损毁遗迹无甚明显。唯有南城墙,略有高垄似城基,西端犹甚凸显。

 

亢父之地的地势十分狭峻险要,古代即为战略要地。南荣氏所撰著的典籍《遁甲 开山图》载“泰山在左,亢父在右,亢父知生,梁父主死。”亢父在西南,梁父在东北,二者皆为险地。亢父之险在于沼淖,梁父在之险在于险峻。

战国时期: 亢父本近于低洼之地,为道路多艰险泥泞,少有宽阔的通途。故《战国策 齐策》载纵横家苏秦在谈论亢父之地时对齐宣王田辟疆说“今秦攻齐则不然,倍韩、魏之地,至闱阳晋之道,径亢父之险,车不得方轨,马不得并行,百人守险,千人不能过也。”

秦末汉初:《史记》载“二世二年,项梁引军攻亢父。”《史记 高祖本纪》载“沛公自薛还军亢父,至方与,未战。”“居数月,北攻亢父,救东阿,破秦军。”《汉书 高祖纪》还载“七月,大霖雨,沛公攻亢父,”   高祖刘邦自从在薛县带兵击杀泗川守壮后,便回军路过亢父,至方与。驻扎休整了几个月,便在七月雨淋淋季节在亢父城与秦军作过一战。又与项梁一道带兵攻打东阿,围困田荣齐军的秦将章邯,把秦军打败,解救了东阿。

东汉初年:《后汉书》载,后汉初,“光武征庞萌,自将轻兵驰赴亢父。”建武五年(公元29年)庞萌围桃城,刘秀从蒙县率兵驰援亢父,百官请留宿,刘秀不从,“复行十里”至任城。 而且建武二年(公元26年)正月,刘秀封功勋刘隆为“亢父侯”,亢父邑为侯国。

 

亢父,治除城圮 沦为村落郊野

亢父,是古代东夷族亢父部落的所在地; 西周春秋初,亢父地属任国,实为鲁国附庸之地;春秋末期至战国时期,亢父邑属齐国;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于齐国亢父旧邑,置亢父县属薛郡;西汉时期,亢父县属东平国。历经多代,至北齐文宣帝高洋天保七年(公元556年),亢父县省,入任城县。从此其地在行政建制上只称“任城”,不再称“亢父”,亢父故城逐渐沦为村落或荒野。后任城更名为济宁。

 

“阬氏”鲁大夫应该是封于亢父而得氏

 

在春秋时期,亢父城虽然名义上属于任国,但是任国本也是鲁国的附庸。亢父城也就是鲁国的一个城邑。鲁公封其大夫食邑于此,理所当然。这位曾经葬司马牛于邱舆的“阬氏”鲁大夫就应该是在此得氏的。在西周与春秋时期,唯有士大夫从封地的氏,而最广大的劳动者-自由人或者奴隶,是没有姓氏的。

“阬”、“亢”同源,皆来源于此。所以许多关于亢姓的起源载“有春秋时有个贵族受封于此,他的后代子孙便以封地名为氏,形成了亢姓。”之语。

 但是这个记载应该出自《左传》,并非是来自《战国策 齐策》,而《战国策 齐策》仅仅记载了苏秦与齐王对话,言“亢父之险”一事。

 

封地得亢氏等应是主体,其他的不是乌有,就是极少

 

从封地亢父,得“亢”、“阬 (‘坑’)”的主要来源,或者说是唯一来源,其他的来源,论证起来看似根本不成立,或者子虚乌有。

 

 

譬如:

 

第二个是,“源于伉姓。后去人旁为亢姓,出自姬姓,卫国大夫三伉之后。见《风俗通》。”

与其说“伉姓,后去人旁为亢姓。”倒不如说“亢姓加人而出现伉姓”更合乎历史事实。 “伉”源自“亢” ,前者为后者的衍生字,其出现的年代,根据文字的发展规律, “伉”要晚于后者“亢”,在古代或者通用。 “伉氏”与“亢氏”同根,“伉氏”是“亢氏”的衍生,本发源于亢父,亢父或是原本就生活在此地的东夷古部落。

《诗 大雅》“皋门有伉。”《康熙字典》解释“与闶同。闶,高大”“又〈古〉通‘亢’,高。”可见“伉”源自“亢”,在古代或者通用,并不虚。

 

第三个是,“出自子姓,宋国微子之后。见《路史》。”这是以“司马牛”之事推断出来的,“司马牛”的确是宋国微子之后。但是认为阬氏就是司马牛,我们在以上论证中,指出了其中的错误。《古今姓氏书辩证》此种观点也是错误的。

《古今姓氏书辩证》的作者为邓名世,该书初成于北宋政和、宣和年间(公元1111年-1125年)错讹甚多。而晚于此的,南宋孝宗时代的学者罗泌著《路史》关于姓氏记载,多誊抄于此。所以我们认为此观点一并错误--“子虚乌有”。

 

第四个是,“为佐姓所改。见《中国姓氏大全》。”按之,有之,并不是亢氏的主流,或者说很少很少。

 

 

 

总之,“亢氏”主体是源鲁大夫的封地“亢父”。“坑氏”并非是“历史不详的”,也是来自于“亢父”。

 亢氏,阬氏或者说坑氏,以及伉氏,拥有一个共同的根,那就是肇始于亢父城,人文始祖就是那位“阬氏鲁大夫”。

其他的还有“抗氏”、“杭氏”、“頏氏”,皆源自“亢氏 ”,为同根同宗,在此不多过言。

 

(亢、阬(坑)、伉、抗、杭、頏的“原始”姓氏,可能就是“姬”,那位鲁国大夫或就是鲁国宗族,同周王姓。)

 

 

“坑氏”考释 [喜上眉梢 2013 1 23 ] - 喜上眉梢 - .文史研究者 “喜上眉梢”“坑氏”考释 [喜上眉梢 2013 1 23 ] - 喜上眉梢 - .

2013 1 24 深夜3 :29

 

 


 
  评论这张
 
阅读(782)|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