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滕州市微山湖湿地 焦花女墓 [喜上眉梢 2012 6 23]  

2012-06-23 03:12:23|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得为经济目的而转载于报刊类
----喜上眉梢 忠告

  

 滕州市   焦花女墓 

 

 [喜上眉梢 2012 6 23]

 

 

焦花女墓 - 喜上眉梢 - .



 


 滕州市微山湖湿地   焦花女墓       [喜上眉梢 2012 6 23]

 

 
 

 

 滕州市   焦花女墓 

 

 [喜上眉梢 2012 6 23]

 

 

 滕州市微山湖湿地   焦花女墓       [喜上眉梢 2012 6 23]

焦花女 “燎麦奉亲”

 

     汉代伊始至明清两千多年的历史中,一直重视儒教,宣扬忠君孝亲,后世便推二十四孝之楷模涌世。二十四孝有不同的版本,其中焦花女“燎麦奉亲”的故事尤其感人肺腑。

 

      据说西汉文帝年间,有位贤惠焦花女,不幸丈夫早亡,年少为寡,守身如玉,且奉婆母至亲至孝孝,宛如自己的亲生母亲。一年寒冬之际,婆母得病。病榻之上,婆母想吃燎麦子。可是时值隆冬,麦苗都冻得蔫吧耷叶的,到哪里可找到新麦穗燎烧于婆母吃呢。焦花女只愿婆母早日好起来,心酸的迈着似铅灌的沉重双腿走向田野。在麦垄畔焚香哭拜。玉皇大帝感其孝心,于是派遣天神下凡送新麦给她。焦花女正在焚香哭泣之际,忽见眼前有一簇麦,瞬时拔节长高抽穗,沉甸甸嫩黄的麦穗随风晃动着。焦花女再次点一炷香,叩拜上天。遂扦一大把麦穗燎烧后,急忙回家奔赴病榻,搓好给婆母吃。婆母不久就疾愈。汉文帝听说对自己的婆母有如此孝道的媳妇,遂御批褒扬焦花女,作为天下妇人孝敬婆亲的楷模。

    

      亦有另一版本的故事说“有一名叫焦花的女子,未婚夫戍边,未婚夫的母亲因家里生活贫困,加之孤身一人思念儿子,哭瞎了双眼。美丽的焦花女闻知后,毅然来到未婚夫家里,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可是,当时地里的麦子还未出土,未婚夫家中已断了口粮,此情此景,让美丽的焦花女抱着婆母娘痛哭起来。此举,也许是感动了上苍,头更哭得麦子出了土,二更哭得麦叶长,三更哭得麦子出了穗,四更哭得进磨房,五更哭得做成饭,双手捧给了婆母娘。”

 

      焦花女死后,众乡亲为其筑坟,立碑表,彰德扬孝。据说千百年来,后世的人们一直拜祭焦花女墓。

 

 

 

滕州市有焦花女墓

 

 

   焦花女哪里的人?焦花女墓在何处?

   旧传“焦花女”,一在山东滕县,二在山东胶州,三在河南荥阳。

“焦花女墓”,仅见于山东的滕县(今名“州”)和胶州(曾名“县”)。

 

 

 

     在滕县者,即今滕州,明、清版《滕县志 古迹志 塚墓》载“焦花女墓,在(滕县)东南十八里。”按其位置,或大概在滕州市南沙河镇东部、木石镇西部山岭附近,或官桥镇北部,“焦花女墓”且按时代放在唐代名人古墓中,而非是其它时代。《滕县志 人物传下 烈女传》载“唐 焦花女 母病思食燎麦,时值隆冬,女乃于麦陇畔悲哭。麦忽穗,取燎之以奉母,而疾愈。《通志》载为定陶人。按县东南有墓,俗呼为‘焦花女谷堆’,是也。故存之。 ”难道是唐代的“焦花女”吗?或者另有“焦花女”?

      然滕西五十里微山湖东畔有“孝妇焦棠墓”,一直称为“焦花女墓”,岂是县志所载之墓?或是,或另之不同时大的“焦花女”之墓。对此,旧县志有无误处,今世之人辨考不清。

 

 

 

 

 

滕西湖畔    焦花女墓

 

      滕州市(原“滕县”)西部,“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微山湖东岸红河湿地附近,有三个邻近的焦村。其中北焦村前,旧时有一高大的古冢堌堆,世传为“焦花女墓”。

       该“焦花女”芳名“焦棠”,具体生卒不详。“焦花女”曾因“哭麦”感天地,“燎麦”泣鬼神,为婆母尽孝而名扬天下。

 

    “焦花女墓”前曾有一旌表碑,碑心铭刻“孝妇焦棠之墓”,碑背记载了焦棠为婆婆尽孝的功德。墓前不远处有一古庙,内塑焦花女像。此为世人祭祀焦花女的专庙(专祠)。

       曾在清代乾隆七年(1742年)黄河决口、乾隆十二年(1747年)山洪暴发等数次造成湖水溢涨,洪水洗卷了周围的村庄。焦花女墓和焦花女庙,也在屡次的水患暴虐中冲毁。

 

        微山湖东畔的滕州市滨湖镇焦村,为马氏家族村落。焦村几乎全是马氏乡亲,并未有焦氏。依据《马氏家谱》记载,明洪武二年,马氏先祖自山西洪洞县随大移民队伍迁至鱼台县东(解放后划为滕县管辖。)荒芜寥蔽湖畔之地。驻足的地方南附近有一座古庙,为西汉孝妇焦棠庙。

       马氏结庐为居之前,或许这里本就有一个古村落“焦村”,马氏崇尚“焦花女”孝亲之美德,数百年来未改,一直袭称古“焦村”之名。人民公社时期焦村 划分为东、西、北三村。

        滕州市微山湖湿地   焦花女墓       [喜上眉梢 2012 6 23]

 

 燎麦岗

       焦棠燎麦孝亲的故事,一直在乡亲们世代口传语授,久久流传。 又传在村子附近,湖边有一片高地名“燎麦岗”,原为焦棠祈愿与燎麦处。今因周围陷落,时而围水形岛。

    “焦花女”是一个文化符号,也是一个道德榜样。


焦花女墓 - 喜上眉梢 - .

喜上眉梢温馨提示:如果您哪天去自然景色美轮美奂的“人间天堂”红河湿地,旅游观光避暑的时候,

别忘了在心灵上,祭奠一下“孝妇焦花女”哦。 

 

 滕州市微山湖湿地   焦花女墓       [喜上眉梢 2012 6 23]

 





 

延伸阅读材料  

《鱼台县志》所载“焦花女”

 

        康熙年间版《鱼台县志 卷十七 人物 烈女》载“唐 焦花女 今东山焦村其故庐也。母病思食燎麦,时值隆冬,女乃于麦陇畔悲哭。麦忽穗,取燎之以奉母,而疾愈。” 《鱼台县志 点注本》又载“按,<通志>载为定陶人。今焦村东去有墓,俗乎‘焦花女堌堆’是也。其为鱼人无疑,地界滕,<滕志>亦有载。”


     


  也就是说,焦花女墓所在的焦村及其郁郎村、池头集附近(其村后旧伏羲庙内造柱上也雕有“兖州府鱼台县”字样),在明清甚至民国年间,皆属于鱼台县境内。因为该地又是鱼台县与滕县的搭界处,所以明清版《滕县志》也皆有“焦花女墓”的记载“焦花女墓,在(滕县)东南十八里。”其实“焦花女墓”在滕西北五十里。其之“误”,有故意争“名人”之嫌,先贤之意,今姑且不论。幸运的是,解放后,独山湖(微山湖的一部分)之东的这一片庄落和土地全部都划入滕县境内。焦村在九十年代前曾属于滕县岗头镇,今属滕州市滨湖镇。


      对于焦花女传说与史志记载也有异义,虽然《滕县志》仅仅记载“焦花女墓”而已,并未对“焦花女”多加详细论说。《鱼台县志》认为焦村是焦花女的家乡(故庐,老家),焦花女“燎之以奉母”。此“母”当为何讲,母亲?婆母?各有一说。

 

 

 

   

   

 

 

古墓壁画 焦花女哭麦图 

焦花女墓 - 喜上眉梢 - .





元代古墓壁画 焦花女哭麦图 


 

壁画显示:


在一株古树下,“焦花女”神情恍惚的双膝跪在荒野中掩面哭泣,稍左有祭神的香灰与铂纸残灰余烬。“焦花女”身前有一簇抽穗的麦棵似的禾苗。 右下角,有一位头戴乌纱帽,身穿宽袖官袍,手捧上帝圣旨下凡人间的天神,完成任务后正欲转身而去。

 

 

所谓焦花女故事,未能查到元代以前的相关文献记载,墓葬砖雕壁画中也没有相同题记。仅在济南埠东村元墓中发现一组孝子图与此十分相似。

 

 


该尉氏元墓壁画中有四组孝子故事图像,都配有题记:

其中,墓室后壁顶部偏左的一组题为“田真哭树”图,左壁偏后的一组题为“董永父墓”图。图像表达十分清楚,相同题材故事在宋金壁画墓中屡有所见,仅表现形式不尽相同。

而其余两组图像,或题记残泐,或内涵不明:墓室后壁顶部偏右的一组扶棺哭泣的故事图像,题记为“□□行孝”,应是“曾参行孝”图,又有以为“蔡顺行孝”图者。

 


“焦花女哭麦”,该墓室右壁偏后的一组故事图像:树下一人跪地,掩面哭泣,面前有一丛草本植物。题记为“焦花女哭麦” (见上图)。

     焦花女故事,元代以前文献没有发现记载,墓葬砖雕壁画中也没有相同题记。仅在近年发表的济南埠东村元墓中检出一组孝子图“焦花女哭麦”与此吻合。在此之外,有关焦花女的资料均在明代以后。济源明代嘉靖十一年(1532)李宗德石棺上以线刻形式表现二十四孝图,焦花女便列於其中。明代万历年间刊刻的《佛说二十四孝贤良宝卷》中也列举了焦花女故事。

看来,焦花女之列於孝子传(图),尉氏元墓壁画是目前所知较早的一例。

 

 

 

 

    山东胶州焦花女墓

 

    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杜村镇孝源店子村有焦花女墓冢。

    孝源店子村庄由来  相传明永乐年间(公元1403—1424年)从云南移民来此定居立村,村子西岭有宋代焦花女冢,因以命村。


        据乾隆年间《胶州志》载:“焦花女姓氏无考,相传善事继姑,冬月姑病思食麦,女哭祷于天,忽于河滨得麦数穗,燎以进姑,病即解。事闻旌其闾,因名其河曰孝源河,岭锡恩岭”。“有燎麦台遗址,国朝邑人王如辰勒碑志之”。

 

 

河南荥阳有焦花女凄美的传说

 

 焦花女哭麦的故事与戏文,在中原地带流传很广。戏文中的京襄,即现在荥阳豫龙镇的京襄城村。

 

  传说古时村内的花桂香与焦友良自幼青梅竹马,天生一对,正当他们准备完婚时,地保送来军贴,征焦友良充军。花桂香深明大义,劝焦友良出征为国效力,并愿等他凯旋后再结良缘。焦友良走后,花桂香毅然来到焦家,侍奉公婆,并以焦花女自称。

 有一天,焦花女由村外归家途中,遭地保调戏,焦花女将地保痛骂一顿。地保恼怒,暗中使坏,假传消息说焦友良战死沙场。焦母气病交加,卧床不起,百医诊治无效,急煞了焦花女。她问垂危的婆母想吃点什么,婆母昏迷中说想喝新麦汤。这便引出了焦花女哭麦的一桩奇事。

 

时值寒冬腊月,地里的麦子还是数叶的小苗,未婚夫家中已断了口粮,此情此景,让美丽的焦花女抱着婆母娘痛哭起来。此举,也许是感动了上帝,头更哭得麦子出了土,二更哭得麦叶长,三更哭得麦子出了穗,四更哭得进磨房,五更哭得做成饭,双手捧给了婆母娘。传说的故事虽然显得离奇,但由于焦花女的哭,感天地泣鬼神,成了人们心中的一个美好的传说。

 

有道是天遂人意,正当焦母吃了新麦面转危为安之时,儿子焦友良因战功卓著而荣归故里。喜庆中焦、花二人完婚,合家团聚,并整治了恶少地保。

自古至今,在京襄城村内,焦花女哭麦一直是一桩美谈。每当麦收时节,人们就会想起这个故事,并哼上两句韵味十足的戏词来。

 

 

 

 

  评论这张
 
阅读(182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