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战国齐人善士-茅焦之墓 在滕州市 [喜上眉梢 2012 5 6]  

2012-05-06 11:11:32|  分类: 滕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国齐人善士-茅焦之墓 在滕州市


战国齐人善士-茅焦墓 在滕州市

 


战国齐人善士-茅焦之墓 在滕州市  [喜上眉梢 2012 5 6]

 

 

茅焦墓

 

      茅焦,战国末期齐国人。茅焦之祖源自茅国姬姓后裔。

       西周时期,周文王之子周公旦的一个儿子茅叔受封于茅(今山东金乡县西南与江苏丰县之间),建立茅国,为子爵。周敬王二十七年(公元前493年),鲁国攻伐邾国,邾隐公打不过鲁国,被迫进贡赔礼。在恼羞成怒之下,随后即攻灭了紧邻的茅国泄气,以挽回面子。有四百六十五年左右历史的茅国就消亡。  随后茅国也变成了邾国的茅邑。待到战国中后期楚国灭邾后,茅邑又归属了楚国。

      茅国被邾国吞灭以后,茅国公族子孙以及国民就以国名为姓氏,以纪念故国。

   

 

 

 

    茅焦是秦始皇时的一个来自齐国的客卿,秦王嬴政十年(前238),(秦王嬴政,即后来的秦始皇。)因为嫪毐与嬴政之母,即赵姬秦太后行淫私通,且蓄谋作乱。待事情败露后,嫪毐被杀,灭其九族,连带摔死嫪毐与太后的两个私生子。又将太后迁居于雍,打入阳宫,并且下令,凡为此事进谏的人一律处死。茅焦冒死给秦王进谏,晓以利害,应接太后回咸阳,以尽孝道,做天下榜样,尽归民心。秦始皇最后终于悔悟,于是,把太后接回宫城咸阳。因此,茅焦被秦王封为上卿。

 

     作善士之举的茅焦,为秦始皇挣得一个难得的好名声。

 

 

 

 

 

     至于秦末汉初,天下又始大乱,茅焦隐居山东滨州之地。后来又游至古滕县,逝后葬于此地。

 

 

     《滕县志》载“茅焦墓在滕县西南十里。”,此古墓所在处的原滕县地所,即是今滕州市境内。

    (今滕州市面积,比明清至解放前,因为许多地方划出,面积仅仅为原先的40%还不足。)

 

     滨州旧有秦茅焦台,为茅焦隐居之地。

    《滨州志》载“秦茅焦台,在州城内北偏,世传为焦隐所,土人立焦祠于其上。宋大观初改“元武祠”,而茅像移于西庙,至今犹存。土人呼为茅神台。旧志云,茅焦墓在滕县西南十里。

 

       在滕州市内,按县志所描述的茅焦墓距离所察,且以古代荆河两岸的巨塚而定,茅焦墓极大可能就是今滕州市西南、洪绪镇东三里处“八里堌堆村”内的那座“堌堆”。

       对于旧县志所载“八里”、“十里”,皆是距离旧时“县衙门”,它们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距离,而是约数,“八九不离十”。这样,对于一个古迹而言,两个数字也许就是相同的。“八里堌堆村”就是距离故滕县衙门大约八九里的一个堌堆,即古坟墓。

 

     该“堌堆”原在八里堌堆村西,高五六米,径30米,占地2亩许。后村庄扩大围在村庄内偏西,至今亦有残迹所存。1957年秋大水泛滥,湖水倒逆,城河两岸一片汪洋大海,人们无处躲避,附近乡人都跑到该堌堆躲避洪水灾害,待洪水退却后,乡人皆认为堌堆有神,是一个救命恩人,每到年节,都烧香祭拜。

 

 有乡人言,旧时用土曾在堌堆内挖出一些陶俑、陶人、陶狗、陶鸡、陶龙之物,地平下尚有石棺墓。文革期间,仅仅铲平该堌堆而已,并未深掘,其他未知。

 

堌堆,相传为河北岸滕国都城烽火台,实勘为汉代墓葬,与茅焦生卒时代应是吻合的。 

 

 

 

战国齐人善士-茅焦之墓 在滕州市  [喜上眉梢 2012 5 6] - 喜上眉梢 - .

 



 


战国齐人善士-茅焦之墓 在滕州市  [喜上眉梢 2012 5 6]

 

齐人茅焦 善士也

 

史籍记载

《史记·秦始皇本纪》
  十年,相国吕不韦坐嫪毐免。桓齮为将军。齐、赵来置酒。齐人茅焦说秦王曰:“秦方以天下为事,而大王有迁母太后之名,恐诸侯闻之,由此倍秦也。”秦王乃迎太后于雍而入咸阳,复居甘泉宫。


    《史记·吕不韦列传》
  秦王十年十月,免相国吕不韦。及齐人茅焦说秦王,秦王乃迎太后于雍,归复咸阳,而出文信侯就国河南。

 


  小说描写 

 《东周列国志》


  第一百五回

     茅焦解衣谏秦王 李牧坚壁却桓齮

 

 

           话说秦大夫陈忠死后,相继而谏者不止,秦王辄戮之,陈尸阙下,前后凡诛杀二十七人,尸积成堆。时齐王建来朝于秦,赵悼襄王亦至,相与置酒咸阳宫甚欢,及见阙下死尸,问其故,莫不叹息私议秦王之不孝也。时有沧州人茅焦,适游咸阳,寓旅店,同舍偶言及此事,焦愤然曰:“子而囚母,天地反覆矣。”使主人具汤水:“吾将沐浴,明早叩阍入谏秦王。”同舍笑曰:“彼二十七人者,皆王平日亲信之臣,尚且言而不听,死不旋踵,岂少汝一布衣耶?”茅焦曰:“谏者自二十七人而止,则秦王遂不听矣;若二十七人而不止,王之听不听,未可知也。”同舍皆笑其愚。次早五鼓,向主人索饭饱食。主人牵衣止之,茅焦绝衣而去。同寓者度其必死,相与剖分其衣囊。


  茅焦来至阙下,伏尸大呼曰:“臣齐客茅焦,愿上谏大王!”秦王使内侍出问曰:“客所谏者何事?得无涉王太后语耶?”茅焦曰:“臣正为此而来。”内侍还报曰:“客果为太后事来谏也。”秦王曰:“汝可指阙下积尸告之。”内侍谓茅焦曰:“客不见阙下死人累累耶?何不畏死若是!”茅焦曰:“臣闻天有二十八宿,降生于地,则为正人。今死者已有二十七人矣,尚缺其一,臣所以来者,欲满其数耳。古圣贤谁人不死,臣又何畏哉?”内侍复还报。秦王大怒曰:“狂夫故犯吾禁!”顾左右:“炊镬汤于庭,当生煮之。彼安得全尸阙下,为二十七人满数乎?”于是秦王按剑而坐,龙眉倒竖,口中沫出,怒气勃勃不可遏,连呼:“召狂夫来就烹!”内侍往召茅焦,茅焦故意踽踽作细步,不肯急趋。内侍促之速行,茅焦曰:“我见王即死矣!缓吾须臾何害?”内侍怜之,乃扶掖而前。


  茅焦至阶下,再拜叩头奏曰:“臣闻之:‘有生者不讳其死,有国者不讳其亡;讳亡者不可以得存,讳死者不可以得生。’夫死生存亡之计,明主之所究心也。不审大王欲闻之否?”秦王色稍降,问曰:“汝有何计,可试言之?”茅焦对曰:“夫忠臣不进阿顺之言,明主不蹈狂悖之行。主有悖行而臣不言,是臣负其君也;臣有忠言而君不听,是君负其臣也。大王有逆天之悖行,而大王不自知,微臣有逆耳之忠言,而大王又不欲闻,臣恐秦国从此危矣。”秦王悚然良久,色愈降,乃曰:“子所言何事?寡人愿闻之。”茅焦曰:“大王今日不以天下为事乎?”秦王曰:“然。”茅焦曰:“今天下之所以尊秦者,非独威力使然;亦以大王为天下之雄主,忠臣烈士,毕集秦庭故也。”今大王车裂假父,有不仁之心;囊扑两弟,有不友之名;迁母于椷阳宫,有不孝之行;诛戮谏士,陈尸阙下,有桀纣之治。夫以天下为事,而所行如此,何以服天下乎?昔舜事嚚母尽道,升庸为帝;桀杀龙逢,纣戮比干,天下叛之。臣自知必死,第恐臣死之后,更无有继二十八人之后,而复以言进者。怨谤日腾,忠谋结舌,中外离心,诸侯将叛,惜哉,秦之帝业垂成,而败之自大王也。臣言已毕,请就烹!”乃起立解衣趋镬,秦王急走下殿,左手扶住茅焦,右手麾左右曰:“去汤镬!”茅焦曰:“大王已悬榜拒谏,不烹臣,无以立信。”秦王复命左右收起榜文。又命内侍与茅焦穿衣,延之坐,谢曰:“前谏者,但数寡人之罪,未尝明悉存亡之计。天使先生开寡人之茅塞,寡人敢不敬听!”茅焦再拜进曰:“大王既俯听臣言,请速备驾,往迎太后;阙下死尸,皆忠臣骨血,乞赐收葬!”秦王即命司里,收取二十七人之尸,各具棺椁,同葬于龙首山,表曰会忠墓。是日秦王亲自发驾,往迎太后,即令茅焦御车,望雍州进发。

 

        南屏先生读史诗云:


  二十七人尸累累,解衣趋镬有茅焦。
  命中不死终须活,落得忠名万古标。



战国齐人善士-茅焦之墓 在滕州市  [喜上眉梢 2012 5 6]
  评论这张
 
阅读(6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