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牟国故城考迹 [崔祥震2015 6 1]  

2012-05-18 18:13:10|  分类: 东夷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牟国

 

 

 

 

                牟国史实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牟国故地,为原始社会牟氏部落、夏商之际的古牟国。

          西周时期续封为子国,即“牟子国”。封君为何人暂且不清。

          在春秋时期为鲁国的附属国。鲁僖公五年,鲁国贵族曾与牟国联姻。

          春秋末期归属于齐,并迁至东牟。 [烟台“牟子国”]*1 --见续

          战国中后期牟汶河畔的故牟邑归属楚国。

          西汉之际在故牟邑,置牟县。

          东汉、三国晋、宋、北魏皆因之,北齐天宝七年省。

          隋开皇十六年复置牟城县,属兖州,大业初年废。

 

       《风俗通义》载“牟子国,祝融之后。”

          牟氏是祝融氏之后,牟子国,即是东夷部落中的一个牟氏部落后人所建立的国家。

            《春秋  鲁桓公十五年》 (公元前697年)载“邾人、牟人、 葛人来朝。”

             西周至春秋,邾国、牟国与邾葛,春秋时期皆子爵小国,同为鲁国属庸,所以来朝鲁。

        《春秋 鲁僖公五年》 载“夏,公孙兹如牟。”《左传 鲁僖公五年》载“夏,公孙兹如牟,娶焉。”

          在鲁僖公五年(公元前655年),鲁国贵族曾与牟国联姻。鲁庄公庶弟公子叔牙之子公孙兹,在这年夏天去牟国都城访问,同时婚娶牟国公主。 [此提及到的“叔牙”,并非齐国大夫“鲍叔牙”。]

        《汉书  地理志》载“泰山郡牟县,故牟国也。”

       《水经》云“汶水,出泰山莱芜县原山西南,过寿张县,至安民亭入于济。《注》‘汶出牟县故城西南阜下,俗谓之‘胡卢堆’。牟县,古牟国,故俗谓是水为牟汶。’ ”

        《路史   国名纪》载“牟,子国,楚灭之,为附庸。”

      《嘉靖莱芜县志》载“牟城,在(莱芜)县东二十里,隋开皇间分属兖州,今废。” 

        《续修莱芜县志》:“牟子国故城,在县治东二十里,牟汶曲中(崔祥震注:“牟汶曲中”,即牟汶河的河湾内。)春秋桓公十五年,牟人来朝。此其故都也。汉晋牟县仍其地。今其地有牟城。”“按今县东二十里有牟城围子,耕者往往于其地得周鼎彝,是为古牟子城无疑。”

        《莱芜县志》载“牟子国古城在县治东二十里,牟汶河中,北临牟汶河,东南西接平地,民国三十年代城廓较好,城墙高大壮观,后因用地和改造农田,城墙遭到了破坏,东西南三面尤甚,尚有百米城垣依稀可见,最高处距地面5米。”

       《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载“牟,周国名,子爵。汉高祖元年(前206年)置牟县。故城在今山东莱芜县东二十里。”

       《中国历史地图集》言“牟城,是莱芜境内出现的有文字记载的唯一的一个都城。”

         赵家泉村村西有清碑载“大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岁次梅月,重修古牟国城寨*2。”    

       

       

 

 

 

2* 在原古牟国城池的基础上,光绪年间重修的城寨,实际上也是赵家泉村的“围子”。

    因为清末乱世,清政府腐败无能,列强入侵,诸如义和团等农民运动此起彼伏,人们意识逐渐觉醒,大规模革命运动即将爆发。而且清末渐增的土匪横行乡里,为非作歹。民不聊生的农村百姓为了自保,各自修建土石围子。根据各自的自然条件,有的借助于村周的故城而修墙加高,有的借助于山障河屏垒石拓河,有的借助于高阜地带制造圈墙,有的平地挖濠而筑墙,不一而足。

  尽管百多年过去了,至今在许许多多的地方依然可以看到不少“围子”的残迹。


莱芜市牟国故城遗址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部分图片来自相关网络

     牟之 溯源
《说文解字》云“牟,牛鸣也。从牛,象其声气从口出。”牟,是会意自。小篆字形,从牛,从厶。厶象气从口出。本义即牛叫声,同其衍生字“哞”。“厶”,同“口”,实际上,牟,即是“牛”上有“口”,本意就是牛鸣。以字体溯源,牟国先人,牟族就是从事训牛为业的远古时代的一个部落,且以牛叫之状“牟”为其图腾,后来成为了其族名、国名,及至牟国贵族后人以其为姓氏,而至今。

     《山东古国与姓氏》载:“牟国,本夏商古国。”《续志》云:“泰山牟县。故牟国”《春秋左传注》恒公十五年云:“牟,今山东省莱芜县东二十里有牟城。当即其国。”其实牟应在大汶口文化时期建国,夏商因之。牟国在社会实践中,逐步形成了一些生产生活习俗。
  《山东古国考》载:“莱字金文本作莱,来和牟即《诗思文》篇的‘贻我米牟’,《臣上》篇的‘于皇来牟’,亦即后出的辣辩。《毛传训》牟为麦,《说文训》来亦为麦。辣为小麦,辑为大麦,总是种麦子的氏族,以族名名地。”牟是最早种植大麦的占国,崇拜牛。

(崔祥震 2016 1 8)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牟国故城遗址,今莱芜市钢城区东10公里的辛庄镇赵家泉村附近的一片阜形高地上,旧时俗称作“围子”。

         该故城为东周时期牟国都城,在汶河之阳的一片地势平坦的地带,东有一个南北的小山脉为其屏蔽,西、北皆为河道作其屏障。

            莱芜市牟国故城遗址,1979年公布为莱芜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1992年6月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3年,被国务院核定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补充)

 

 

       

        赵家泉村前的村名碑载“村北有牟城遗址,系春秋时期牟子国故城。

      该村名碑附近,并立有一座山东省人民政府1992年6月公布、莱芜市人民政府所立的“山东文物保护单位-牟国故城遗址”石碑,上载“ 牟国故城遗址,南北长六百二十米,宽五百二十米,原城墙高十二米,底宽十五米,顶宽四米,有东、南、北三个城门。原为牟氏部落住址,故为牟国。

   

 

 

       牟国故城,整体似为矩形。城墙西北角依据河道走势,筑建成圆角,其他三隅亦是采取对称呈弧形装。南北长约620米, 东西宽520米, 城址面积约达320000平方米。原城墙高约8米,顶宽约3-5米。有东、南、北三个城门。城东、南墙外有城壕,宽约5米,深约3米。西、北两面以河道为壕。

 

       故城城墙之南、东两面已不见遗迹,西、北两面部分段的城墙还保存较好一些,夯筑土质纯净,高出地面3米,下宽约15米,上宽4米。 

 

      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前,牟国故城城郭还是比较完整的,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期间城郭遭受到了比较严重破坏,东、南、西三面城墙倒塌毁圮,只剩下西墙北段和北墙。新中国解放后到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当地社员取土垫栏和垫宅基地,并整地种田,故城又渐渐的遭到了损毁。尤其是1978年那次掘城填河造田,此城又遭到了一次超前浩劫性的惨重破坏。

 

       而今,仅仅只剩下村北300多米长、最高处越5米许的一坨坨墙基,及其西部北段约20米长的倾圮残垣遗存,高约2米,上宽1-2米。破败不堪的掩藏在野棘荒草之中。而且故城内部的大部分已经被村庄住宅所占据。 

 

      城东有村名芦城,即以此城址得名。

 

 

 

 

 

 

 

       牟汶河畔的古牟城附近,在原始社会,就有牟氏部落人在此居住生息。

       依据曾经的考古探挖,牟国故城遗址土层的文化遗存 ,有十分清晰的叠压现象,从上至下有汉代文化遗存、两周时代文化遗存、商代文化遗存,还有少量的龙山文化遗存。在一些断面层中还发现有灰烬层,及其陶豆、筒瓦等西周与春秋战国之际的建筑与生活遗存。

 

       出土的早期器物有石器(打制和磨制并存,呈现新石器时代早期特征)、陶鬲、陶罐、铜器、蚌镰、鹿角、用作装饰的贝壳等。

 

       城址范围内, 散布着大量瓦砾和陶器残片,多为春秋时期遗物,采集的标本有夹砂灰陶鬲、罐等。陶鬲系尖唇、高裆,肩以下饰细绳纹,横径大于器高;陶罐卷沿,折肩,平底,皆具有春秋早期特征。   据说一陶鬲内还存有一条硬化了的卤鱼。

       

 

 

 

 

 

        在此古城近处并未有发现牟国贵族墓地。

 


       但是,在钢城区九龙山前下古墩村西发现一处古墓地。经考古研究,为春秋时代的古墓葬处,牟国的另一地域中发现了一块春秋战国时期的墓地,处于牟国疆域的腹地,墓地占地面积达二万五千平方米,已挖掘出了九座竖穴墓。  

  

       在墓地中,还出土了两抬筐多青铜器,挖掘出了铜剑、铜戈等兵器。并挖到了七铜鼎随葬墓。 

 

      从墓地规模、墓葬规格、已出土的随葬品种类及品位等诸多方面显示判断,这是一个多代定居于此且很有权势的部族群体。此墓群,应该是牟国贵族墓葬群。七铜鼎墓的墓主,理应是牟国君主。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北岸有汶阳村,即以牟河(牟汶河)之阳命名的。(河之北岸称阳,河之南岸称阴;山之北麓称阴,山之南麓称阳。皆是以阳光照射到与否而分。原本狭义,后来扩展成了广义,已不限于河之南北两岸和山之南北两麓,而是延伸到附近甚至于很远一段距离,如果没有被其他山河所隔开,仍是称为某山某河之阴阳。)



   《水经注 卷二十四》“屈从县西南流,汶出牟县故城西南阜下,俗谓之‘胡卢堆’。《淮南子》曰:汶出弗其。高诱曰:山名也,或斯阜矣。牟县故城在东北,古牟国也,春秋时,牟人朝鲁,故应劭曰:鲁附庸也。俗谓是水为牟汶也。”

 

 

      牟子国的传说

 

 

公主戏蜂王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牟子国是从东夷部落延续下来的,悠远的历史以及长期与大自然的接触也形成了一个个美丽的传说。

      在莱芜赵家泉牟子国,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美丽的故事。相传,在莱芜城北的一处深山中有一个巨蜂国。牟子国君和巨蜂王互帮互敬,订立了攻守同盟,牟子国如遭敌攻击,听到牟国国君击鼓,蜂王就带群蜂前去迎敌。

      一天,牟君到外地出游,他的一个小公主为了好玩,决定戏弄一下蜂王。让军兵猛敲一顿鼓。蜂王闻声带群蜂飞来,却未见敌情,知是被戏耍了,一气之下再也不帮牟子国的忙了。

      牟君后悔不已,竟将心爱的小公主下嫁给一个乞丐,以此教育牟子国人必须以诚信为本。 

 

 

       [此故事很可能是,鲁僖公五年(公元前655年),“鲁国贵族公孙兹,婚娶牟国公主。”这一件事的借题附会与发挥。]

 

     神鹏撞泉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在古泗水支流牟汶河之阳,牟国故址之北,有一座山,叫作“鹏山”。此山虽然不高,却以泉清水美而闻名。据说还颇有来历,与周王封牟还有关系。

 

          相传,春秋时期,该山顶峭崖处,常常有大鹏栖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周王闻之,便把牟子国封在这里。

 

 

         一日 ,牟子国国王遵照周天子旨意带领人马前来选地建都,看到这里山势奇特,风景宜人,国王很是满意,便将大队人马驻扎在山脚下。

 

         君臣们登临山顶,这时正值盛夏时节,人困马乏,饥渴难忍,到处寻水不得,只好下山饮水。直至三更,众官员还在观察研究,都认为此地山秀物美,土地肥沃,是建都宝地。可惜的是,没有水源!这是决定建造城池的最基本最重要的条件。

         正在这时,忽然一卫士进帐,跪拜报道:“启禀大王,山上有大鹏回旋徘徊,不知吉凶。”国王听罢,若有所思道:“好,知道了。速传令,任何人皆不得将它惊动!”天近五更时分,忽听到如一声雷响,山崩地裂,人人震得眼冒金花,一瞬间不知东西南北,行宫内外一阵喊叫大乱起来。忽然,该卫士又慌忙跑来禀报:“那大鹏双展巨翅,盘旋空中,忽高忽低,后来朝一座小山猛扑过去,触山而没。大鹏触山处涌出缸口粗的一道清泉!”国王又惊又喜,率众臣前来观看,果如卫士所言。

 

       国王高兴极了,这是上苍旨意,派遣一只神鸟来送生命之水!遂传令在此山泉的南面修造国都和宫殿。为纪念大鹏造泉之事,将山改名为鹏山,泉则命名为鹏泉。

 

      这秀丽的鹏山和牟国遗址隔河相临。这碧波荡澜、甘甜醇美的鹏泉水,至今长流不息,已成为附近和莱芜城数十万人民的饮水之源和酿酒用水。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鹏山”得名,应因山势,而非传说

 

 

       根据地理状况和山体特征,鹏山,其得名应该不是传说所言,应因山势。

 

 

       鹏山,在牟国遗址北的汶河之阴,南北稍长,东西见短的一座不大的小山,但是很秀气,西麓有泉状如牛眼,东麓有瀦形似黛眉。

 

      该山体东西宽1190米,南北长1900米。

 

      鹏山有南北两个并立的山峰,北峰稍圆,最高峰巅海拔329米,南峰臃肿漫长,山脊如一斧刃,最高点在南端,海拔为368米。

 

      二峰之间的山谷海拔306米,整个山体形状宛如一只展翅的大鹏,欲跃蓝天,长飞万里一般。所以古代人们以山势而名“鹏山”。


[烟台“牟子国”]*1


春秋中期,牟子东迁

烟台市福山区三十里堡牟子国遗址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山东古国考》载“牟本在今莱芜,齐迁之于福山,遂名东牟。”

    牟子国,其故城遗址本在莱芜市钢城区辛庄镇赵家泉村附近,牟汶河之“曲中”。那么烟台福山怎么又来了一个牟城遗址呢?原来是与牟族历次迁移有关:

    通过以上历史资料分析,牟国是我国历史上最古老的方国之一,其立国时间应在周以前,周初续封为子国,即“牟子国”。“子”是上古时期的封爵。

    那么牟国从何地而来呢?《世本·氏姓篇》记载:“牟子国,祝融之后。”《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郑,祝融之墟也。”可见牟国最早的发源地应在祝融族原来居住过的地方,即今河南新郑县一带,而后他们从祝融族分出,迁移至河南的“中牟县”一带定居,中牟县境内至今有牟山,从地理位置和周初分封情况分析,牟国此时应是西周的盟国之一,殷周大战时期,牟人跟随周军太公吕尚参加攻伐殷军的战争。周取得胜利后,牟人遂迁至莱芜牟汶河畔重新立国,并封爵为子爵,从此开始了牟子国的历史。

    春秋时期,鲁国的附属国。《春秋》就有桓公十五年“牟人来朝”、僖公五年“公孙兹如牟娶焉”的记载。

    牟国处于齐鲁两个大国之间,饱受两国战火的苦难,同时,由于齐鲁力量的悬殊,作为鲁国附庸的牟国,以后实际为齐国控制,时间大约在长勺之战后、艾陵之战前,即公元前684年至公元前486年间。长勺之战时,鲁军尚能把战场放在牟国的长勺之地与齐军交战,牟国实际在鲁国控制下。而到艾陵之战时,齐军已将牟国的艾邑作为战场,牟国实际已为齐国控制了。

    牟国是在什么时间东迁到今天烟台一带的呢?《山东古国考》载:“牟本在今莱芜,齐迁之于福山,遂名东牟。”牟子国何时东迁,史料上无确切记载,通常的观点认为,牟国东迁是在公元前567年,齐灵公灭莱之后,攻击鲁国北部边境地区,先后进行了“城之战”、“防之战”、“崔杼攻鲁”等一系列吞并战争,牟国在这个时期,为齐所控制,从此开始了东迁的历程。从今天所遗留、牟人曾居住过的一系列地名分析,牟国东迁线路,大至是沿牟汶河而上,经今天沂源,然后向北沿安丘汶河而下,最先定居于汶河中游、牟山附近的安丘故城一带,东汉初这里为安丘县治所,公元556年安丘并入昌安县后,改称牟乡城,596年隋于此置牟山县。现该遗址已淹没于牟山水库中。

    《路史》中记载为“牟逼近临淄,乃迁于东海”。牟国东迁安丘后,可能由于不断扩大居住疆域,出于战略的考虑,齐人不得不再次逼迫牟人东迁。从史料分析,二次东迁时间大约应在公元前558-公元前548年间,东迁目的地是今山东省烟台市的牟平区、福山区一带,这里原为莱子国的土地,莱人南迁后(崔祥震注:齐迁莱于倪,今山东省滕州市境内。)鸠占鹊巢,这里便成了牟人的最终居住地。《通典州郡典记载》:“登州今理蓬莱县。春秋牟子国也。战国属齐。秦属齐郡。汉以下并属东莱郡。大唐武太后分莱州,置登州,或为东牟郡。”到春秋末期,数次东迁最终龟缩在胶东半岛一角的牟子国,仍被强齐所吞灭。

   还有一说,公元前567年,齐灵公灭莱子国,牟子国迁至今沿海边附近的烟台市福山三十里堡南,在此建城。汉初,将此地牟子国贵族遗老迁至今牟平县城,取名“牟平”。

        

      烟台牟子国都城遗址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通过卫星遥感地图甄别,三十里堡村前的牟子国都城遗址清晰可见,大致呈方形,北城墙部分被道路建筑所占有,东西南三面城墙残址依存,城门缺口也可辨识。

      牟子国是周初分封的产物,牟子国都城遗址至今已有2600多年的历史了。1956年,福山的牟子国故城遗址被定为省级保护遗址,后来又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牟子国都城遗址(牟城遗址),位于烟台开发区古现街道(古现镇)三十里堡村南的坡地。在文物工作者的记忆里:故城四周城垣犹存,城墙高耸,气势雄伟,东、南、北门痕迹清晰。细观城内,可看出昔日布局,南北有条中央大道,西南系宫殿区,土丘处就是宫殿基台,西北有监狱遗址,东北为商业区,有冶炼作坊遗址,东南角设炮台。

      数十年来,村民耕地摊平,烧砖瓦窑取土,及其用土盖房垫坑,古城遗址遭到了极大的破坏。尤其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整修大寨田时毁平了很多。既然如此,但现在依然可辨城迹。

    牟子国故城东西、南北各500多米。故城北边穿过墙基的近南北向道路路口即原北城门,道路东边有一道黄土崖是原来的北城墙东段;

    北城墙东端向南延伸的一道隆起的土堆是东城墙,中间一个豁口是原东城门;

    东城墙和南城墙连接城子的东南角,是现在故城的高地之处;

    从北边而来的道路向南拐了一下,随后向南穿过南城墙,豁口是原南城门;

    西城墙在城址西南北折,淹没在树丛间中,与四周近平,地面看不出城墙样之状。

     牟子国故城的城墙,经历两千多年的风雨冲刷和人为破坏,现在都只有三四米高,除了北城墙北侧有些陡峭,其它地方都是坡地。东城墙和南城墙相对完整,上面丛生荒草荆棘

牟国故城 考迹 - 喜上眉梢 - .

 三十里堡南附近,就是牟子国故城遗址,两千米东,就是渤海湾

      靠近海边修建的牟都,是含烟碱很高的生土,至今城墙土仍有“白面”析出,据说乡人把城土整到田地里根本就补涨庄稼,就是这个原因。村人在整地时曾发现过钱模、箭头、陶器和西汉的五铢钱,据说还有一枚铜印。


     故城西南角附近的田地,乡人历来称之为“西南狱”,讹传那里以前是监狱。实际上,“西南狱”,就是“西南隅”讹称而已,就是西南角的意思。

     躲避海边,寄人篱下,处于强齐脚旁的小牟子国,其都城何有监狱之所。或许沦为齐国牟邑,而在此设立的齐国的一个监狱,也说不定。


  评论这张
 
阅读(11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