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兼论“奚”非“郎” [喜上眉梢/2012 02 03-2013 6 28]  

2012-02-03 01:53:32|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 [喜上眉梢/2012-02-03] - 喜上眉梢 - .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 [喜上眉梢/2012-02-03] - 喜上眉梢 - .
 

郎,在昭阳湖东畔,而不在湖中偏西

 
简读材料:
“郎”不是“奚”
  历史地理学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之《春秋战国图组 》中所绘“奚”即也是“郎”,其实根本就是错误的。 
    “郎”原本在故泗水河东畔,旧滕县西北境附近,鱼台县东北境内,而“奚”在旧滕县东南境内,千山头西南附近的蟠龙河北岸,本为薛国奚邑 ,薛春秋时为鲁国附庸,也同样为鲁国奚邑。“奚”、“郎”二地直线距离45公里之遥,本不相涉。
 
       学者谭其骧等认为“奚”即也是“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确凿理由。
 
    1  桓公十七年(前695年),齐鲁战事发生在鲁之边疆城邑“奚”,而不是“郎”
 
如果有,大概是从【谷梁传 桓公十七年】“十有七年,夏,五月丙午,及齐师战于郎。 ”一句得来,其实《谷梁传》的记载最是不可靠的,历史价值根本就不如《左传》,既然《谷梁传》它是解释《春秋》的,那应该是以《春秋》的地名为蓝本,不应该误释。
【春秋 桓公十七年】 “十有七年,...夏五月丙午,及齐师战于奚。”
【左传 桓公十七年】“夏,及齐师战于奚,疆事也。”
【公羊传 桓公十七年】“五月丙午,及齐师战于奚。”

 


 
      其实,在桓公十七年(前695年),发生的齐鲁战事,《春秋》、《左传》、《公羊传》都确确凿凿记载是在春秋初期的“奚”,而不是“郎”,《谷梁传》的记载不可靠,不可为据。不能真假相度换,而言“奚”为“郎”。
 2鲁哀公十一年(前484),冉求率左师参加的齐鲁之战在“郊”,一说是“郎”(邑),而不是“奚”
     关于冉有(即冉求)所参战的一事,所发生的时间是在春秋末期的鲁哀公十一年(前484),地点是“郊”,或言之“郎”,根本就不是“奚”。
 
【春秋 哀公十一年】载“十有一年春,齐国书帅师伐我。”
【左传 哀公十一年】 载“十一年春,...国书、高无丕帅师伐我...冉求师左师...。”和“师及齐师战于郊...冉有请从之三,季孙弗许...冉有用矛于齐师...。”即冉有帅鲁师与齐战于“郊 ”。《礼记·檀弓下》有“战于郎”,少年汪踦战死。《公羊传》云“郎者何? 吾近邑也。”
      明、清各版《滕县志 古迹志》皆载“冉子墓......冉有为季氏宰,曾与齐战于郎。”
 
     “郎”距离鲁都相近,而“奚”为鲁国边疆地(按“桓公十七年”)所以冉有为季氏宰,曾与齐战于“郎”为确,而非是边疆城邑“奚”。关于“郎”,一说鲁有两“郎”,一在鲁都西南境,后来的鱼台县境内即今滕州市西北“郁郎”,一在曲阜附近,可是乌有踪迹可以对证。
 
       而又今据某些资料《冉求 - 故里考证》 “冉求故里,考证在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的庵上村。” 依据冉求墓原在千山头西山麓绣球山(奚公山)上薛国始祖奚仲墓旁,小山顶东南十余米处有“冉求之墓”字样破碎碑。认定他带兵打仗的“郎”就是“奚”。后奚村的村落就在“古奚都”和“郎城”的遗址,冉求所战的“郎”就“奚”等等观点,再来印证冉求的故里就在千山头附近。
      千山头西北侧,有村为安上村,原名庵上,据说村内原有祭祀冉子的祠堂,所以推定冉求的故里就在这里。
别说墓之真假都无法判定,先贤们的祭祀祠堂,全国众多,其出生与生活的地方又有何据,墓和祠堂都不是古人故里认定的准确依据。
      但其根本的 ,“奚”就不是“郎”。

 
 
以下分节,依据史实详细探讨包含这个问题的所有相关问题。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 [喜上眉梢/2012-02-03] - 喜上眉梢 - .


 

导读:

本文主要阐述---


一,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

1,旧《滕县志》所载“冉子墓”,是冉求墓,还是冉耕墓?

冉求墓、冉耕墓具体都在哪里?


2,冉求、冉耕,其人其事。


3,冉求、冉耕墓祠。

他们到底有多少故里?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兼论“奚”非“郎” [喜上眉梢/2012-02-03] - 喜上眉梢 -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兼论“奚”非“郎” [喜上眉梢/2012-02-03] - 喜上眉梢 -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兼论“奚”非“郎” [喜上眉梢/2012-02-03] - 喜上眉梢 -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兼论“奚”非“郎” [喜上眉梢/2012-02-03] - 喜上眉梢 -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兼论“奚”非“郎” [喜上眉梢/2012-02-03] - 喜上眉梢 -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兼论“奚”非“郎” [喜上眉梢/2012-02-03] - 喜上眉梢 - .

       

二,详论“奚”非“郎”

1,春秋之际发生在“奚”与“郎”的战事甄别


2,冉求到底是“战于郎”,还是“战于奚”?

也即“奚邑”,是否就是“郎邑”?

通过稽古考证,正误便一目了然。


4,关于郎”,关于奚”



 
 
一,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
滕县志所载“冉求墓” 冉求所战于“郎”,并非是“奚” - 喜上眉梢 - .
 
 
 
 

1,旧《滕县志》所载“冉子墓”,是冉求墓,还是冉耕墓?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 古迹志 冢墓》记载:
    冉子墓,一在奚仲墓旁,一在伯塚社。
《通志》云:冉子墓在县南伯塚社。鲁有二冉,仲弓、伯牛之墓已有处,
惟冉子有无所考,或此其墓。又云伯牛墓,初在汶上,后迁东平。滕县亦有墓而
不指其处。按在伯塚社者,乃伯牛墓,社取伯牛塚以为名也。在奚仲墓旁者当为冉有墓。冉有为季氏宰,曾与齐战于郎,踪迹多在滕境,其墓当为真。

 
   旧滕两座“冉子墓”   冉求、冉耕要分清 - 喜上眉梢 - .

  清道光二十六年《滕县志 古迹志 冢墓》又载:

   冉子墓,一在奚仲墓旁,一在伯塚社。
《通志》云:冉子墓在县南伯塚社。鲁有三冉,仲弓、伯牛之墓已有处,
惟冉子有无所考,或此其墓又云伯牛墓,初在汶上,后迁东平。滕县亦有墓而
不指其处。按,在伯塚社者,乃伯牛墓,社取伯牛塚以为名也。在奚仲墓旁者当为冉有墓。冉有为季氏宰,曾与齐战于郎,踪迹在滕境,其墓当为真。

 

 

关于“冉子墓”的说法,明万历版说的是“鲁有二冉”,清道光版说的是“鲁有三冉”,其他无有所异。别的版本的县志也是类似,在此不一一枚举。

 

 

 

 

千山头名胜与奚邑 - 喜上眉梢 - .

 “冉求墓”在千山头西麓,奚仲墓附近

滕县志所载“冉求墓” 冉求所战于“郎”,并非是“奚” - 喜上眉梢 - .


 在滕县地旧有两个“冉子墓”,一在滕县东南65里的千山头西麓奚仲墓旁,一在伯塚社。


冉求墓,在千山头西麓奚仲墓旁

南宋学者郑樵所著、成书于绍兴十七年(1147年)的《通志》载“冉子墓在县南伯塚社。”按滕旧志所言,鲁有三冉:冉雍(字仲弓)、冉耕(字伯牛)、冉求(字子有,俗称冉有),仲弓、伯牛之墓已找到,惟有“冉子”有无所考,此“冉子”即是指“冉求”。 (纂志者认为“一人”仅有“一墓”,按排除法得。)

 

“伯牛墓”原在汶上县,后迁东平县。滕县亦有“伯牛墓”而没有指明地方。按说在伯塚社的,就是伯牛墓,社取“伯牛塚”为名也。

  在奚仲墓旁者当为冉有墓。冉有曾为鲁国季氏宰,曾帅鲁师与齐师战于鲁国的郎邑。而郎邑,就是古郁郎,在今滕州市西北境,原鱼台县东北境,和旧滕搭界处。滕县志所载的“郁郎亭”,秦汉之际在此设为乡之“亭”,即此。

滕志认为冉有行动的踪迹在滕县境内,其冉有墓在千山头奚仲墓旁当为真迹。
 

 

 

其实,对于“冉子”,一般是春秋之际最著名的鲁国三冉“冉雍”、“冉耕”、“冉求”的尊称。或者说为五冉的尊称,另加“冉儒”、“冉季”二人,冉季为冉雍之子,冉儒为冉求之子。如果不特定指示哪一人,则“冉子”所谓就是不明确的。

同理不确某位,则“冉子墓”的说法也是指示不明确的。

 

 

明代嘉靖三十二年(1553)[一说嘉靖八年(1529年)]进士,官任参议,编修的明代人江宁(今南京市)人胡汝嘉,一骑独马沿南北大官道路经滕县时,曾探访过滕地旧迹滕城等,并赋诗一首《过滕城》,他在诗中描写道:

 

深秋木叶黄,匹马入滕疆。

地土偏宜麦,人家喜种桑。

伯牛遗冢在,叔绣旧城荒。

触目因怀古,客途思转长。


 

    不言而喻“叔绣旧城”,指的就是古滕国故城,周武王封其弟叔绣于商殷时代的滕方国,未改其国名,至战国后期,为宋所灭,亦有认为灭于楚,或灭于齐。今古滕城残迹依存,文公台旧迹依然,传前有灵池,东南城边有上宫馆,招待过孟子。滕国故城,国去城废,乡人自来称其为“滕城”,内城中后衍一村,亦名“滕城”。外城西附近后亦有一村落,两村辨而称之东、西滕城。 因战国时期,叔绣后代有滕文公姬弘因尊孟子实行仁政,而为后世儒家称道所以“滕城村”在明代前也曾称为“文公里”(见“乡里亭制”,里,即里落、村落)。在明代嘉靖年间,胡汝嘉看到的“滕城”景象,比现在也好不哪里去,一个“荒”,残垣垒垒,野草丛生,抑或也是“老树昏鸦”之相。

 

  按诗中所云,让胡汝嘉老先生“触目因怀古”的还有一个故景遗迹,那就是“伯牛遗冢在”,孔子七十二圣贤弟子之一的伯牛墓还在啊。

 

   “伯牛墓”,本文所要考究的核心问题之一,就在此!明万历版《滕县志》这样讲,的确是模棱两可。——旧滕两座“冉子墓”   冉求、冉耕之墓,确实是混一通了。

 

 

 

“伯牛遗冢在”的“遗冢”,旧志指的是薛国故城东南十里处千山头奚公山上奚仲墓旁的那一座古墓,明万历十三年记载其为伯牛墓,伯牛,为孔子弟子冉耕的字。又疑为冉有墓。所以旧时一部分人认为其为伯牛墓,有一部分认为其为冉有墓。所以便有了明代先贤胡汝嘉所认为的“伯牛遗冢”。孰是孰非,真实与否,单凭人们的好恶所判,无一实据。今人大多认为其为冉有( 即冉求)墓。

为什么判断胡汝嘉老先生看到的是奚公山上所谓的“遗冢”,因为奚公山西下不远处,就是由南至北,始南京,经徐州府、沙沟检巡司(明初为沙沟驿)、临城驿、西桑桥、官路口、柴胡店、掌大、官桥、歇马亭、时店、南沙河(故名沙河店) 、七里铺、五里畈、躋云桥、滕阳驿(滕县东城门外南) ,再向北经北沙河村、万安铺 今赵辛街 、二十里铺(即鲍塚铺)、界河、唐店、野店、邹县,再分道兖州和曲阜等地。驿道上的官路口东面直对奚公山大约五华里路,想必访旧的胡汝嘉老先生看到了奚公山上的“冉子墓”,且也并认为这是伯牛墓。

清道光二十六年《滕县志艺文志》载有其诗,约成书于1988年的《枣庄古诗选注》引用该诗,并注“伯牛,孔子弟子。”

2010年版《奚仲文化丛书  古薛诗萃》也引用此诗,也并注明“伯牛,冉耕字伯牛,孔子弟子。”认为奚公山上已有冉求墓,因为冉求(冉有)、冉耕不是一人,为防矛盾与抵牾,乃继续解释“此处的冉有即冉耕,其(冉耕)墓在现薛城区陶庄镇奚(公)山北,称为冉子墓。”

 

奚(公)山北,真的另有“冉子墓”吗?

其实根本就没有。


冉求(冉有)、冉耕都尊称为“冉子”,那么此奚公山上的“冉子墓”到底是哪位“冉子的墓”?

 

滕县志的本意是记载冉求墓,却也提及到了冉耕墓,但也分辨不清晰。

实际上旧滕本就有两座“冉子墓”   :一为冉求墓、一为冉耕墓,却不在一个地方,不全在奚公山,或附近,这个问题许多年来人们一直混淆着。



但是载于滕州市官桥、柴胡店镇《滕县任氏谱谍》的清雍正五年“告示碑”的碑文,关于冉子墓时,说是“奚仲墓”左有“冉求墓” (原来,后者在前者南偏东) ,比较妥当。

原文剪辑:

......今滕之青山头,古奚公(山)也,公讳仲,为禹车正,食采於滕,治滕有功,受锡车服,及卒,葬於西山之巅。我滕先民感恩不忘,立祠东谷,名车服祠,至今古碑犹在,墓址昭然。......其(奚公)墓左又有冉求墓,胥载滕志均可考也,昔乎数千年来,无好义君子为之立碑墓头,使过者一望而知二贤墓也,诚大憾事矣。......,登眺其侧,见二墓萧然,.......并罚修墓祭祀,妥佑先灵矣,决不宽贷,各宜凛遵。须至告示者,佑仰知悉。 

 

 


 

根据史志、家谱等资料记载,而且千山头下庵上村旧有冉求祠堂,证明奚仲墓旁的是冉求墓。


但旧滕县的 “冉耕墓”到底在哪里呢?



 “冉耕墓”在伯塚社

 “冉耕墓”在伯塚社,即今微山县夏镇街办事处白庄村

虽然对于冉耕伯牛墓,虽然指示不明确,但是在原滕县“伯塚社”,多方资料都有记载。

 


旧滕县的“伯塚社”在何处?

 

通过(南宋时期所著的)《通志》所云“冉子墓在县南伯塚社”一句,可知“伯塚社”在原滕县南境,“冉子墓”,实指“伯牛墓”(即“冉耕墓”)在“伯塚社”。

(按说,北宋时,农村基层设置“乡里制”,没有“社”,《滕县志》所载的《通志》或许是《大明一统志》或《大清一统志》的简称《统志》之误,此为存疑。)

根据县志所载,明初县下设乡,乡下置社,全县划分五乡九十五社,明正统年间(1436-1449)增至九乡八十七社。 (此时社又称为“屯”,统称“里”。)其中“柏山乡”统辖“百[栢]塚、东仓[沧]、中万、沙沟、郗山、微山、临城、泉上[东泉]、官庄[上官]”等九个社区,其中“百塚”,旧又注为“栢塚”,即是“伯塚社”,根据列举的九个社区方位而言,“百塚”处在临城(今薛城区驻地临城(镇)街道)和微山(指的是今微山岛,而非是微山县驻地夏镇)之间,同时又处于滕县南部。

 

借鉴“望塚”以图吉名,通过近音后来改名“望庄”,[相传,“望塚”因东汉严子陵而得名。严子陵也叫严光,生于西汉末年。少与刘秀同学,相许日后同甘共苦,刘秀建立东汉后,诚聘严子陵来洛阳,相询治国之策。夜同眠,严光足压刘秀之腹。司天监认为“客星犯帝星,于国不利”。严光惧而逃,隐居滕县(今滕州市)西40里严村。刘秀相思甚苦,故而车驾东来相访,不意故人已逝,只遗坟冢一座,刘秀不胜感伤,望冢遥祭。祭处即望冢村,后改为望庄村。]
        综合旧滕县南部的所有村名,唯有“白庄”与“伯塚”近音。

 

这个白庄,就是在今滕州市张汪镇南五千米处,济宁市微山县驻地夏镇北两千米,104国道从村中间南北而穿过的夏镇街办事处白庄村。


 在白庄发现伯牛的墓碑

无巧不成书,近年来还曾在其地出土过冉耕墓碑。 作为文物实证考据证明,这个村名“白庄”就是得名于“伯塚”,明代的“伯塚社”就是这里,无疑。

 

2008年11月,初冬,在夏镇所辖的白庄村附近挖掘出一方墓碑,墓碑高近两米,宽近一米,其正面刻有“先贤冉子伯牛之墓”,背面石碑上刻有400多字的碑文。因墓碑久埋于地下,未经风化,碑文依然清晰可见。根据碑上文字记载,这块碑是清同治年间所立。碑文中,除了介绍冉伯牛生平事迹的记载外,对立碑的经过等也有详细的记载。

杨朝明、宋立林先生所新著《孔子弟子评传》一书中,也记载此发现碑文的事情。 

 

 

汪林先生所收集整理的《孔子弟子的故事》一书也说“冉伯牛是微山湖东岸白庄人。”

 

又相传,自从他得了“恶疾”之后,便回到(春秋时)薛地的老家里养病,孔子曾来看望了他,并感慨万千。孔子走后不久,冉伯牛就死了,埋在他家屋后菜园里。后人为了纪念他,便把冉伯牛居住的地方,以其坟墓作名叫做“伯冢”。后来,大约到了清代末期民国年间人们觉得“伯冢”这个名字既不好叫又不好听,便用“伯冢”的谐音改为“白庄”了,以至今天。

其实,以此确定冉耕家乡就现在今白庄,证据同样也是匮乏的。

 

“伯冢”东南六里,平原之地高起一山,名“白山”,又音名“柏山”,山裸稀树,得名不详,或也原是从“伯牛”之“伯”来名。

 



2,冉求、冉耕,其人其事。



 冉求

冉求,字子有,多称冉有。其生于前522,卒年不详,一说卒于前489年。春秋末鲁国人,具体故里不详。

冉求为孔子七十二贤弟子之一,以政事见称,多才多艺,尤擅长理财。

冉求小孔子二十九岁,与冉耕、冉雍同宗,又皆在孔门十哲之列,世称“一门三贤”,又称“三冉”。

 

青年时期,冉求曾做过季氏家臣,后随孔子周游列国。冉求精通六艺,长于政事,深沉谦退,志在民足,孔子称赞他“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其后,季康子继持国柄,招冉求辅政,孔子欣然曰:“鲁人招求,非小用之,将大用之也。”冉求遂回国为季氏宰。但又其尤擅长理财,曾担任季氏宰臣帮助季氏进行田赋改革,聚敛财富,受到孔子的严厉批评。

 

鲁哀公十一年,487年,齐师伐鲁,兵临城下。作为季宰的冉求率左师在鲁郊(一说是“郎”)慷慨赴敌,抵抗入侵齐军,并身先士卒,率军击退齐师,以步兵执长矛的突击战术取得胜利,立下赫赫战功。

 

战后,季氏问曰:“学之乎?性之乎?”冉求答曰:“学之于孔子”。季氏遂招孔子,孔子返鲁,冉求侍师殷切,朝政之余,必登门受教。然于季氏旅泰山、伐颛臾、用田赋,皆不能救,或反助之。孔子斥之曰:“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冉求亦尝婉言以“力不足”告罪于夫子。孔子面折之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汝画。”虽然,未闻冉求有愠色,师事孔子恭谨如初。

且齐鲁之战后,冉求趁机说服季康子迎回了在外流亡14年的孔子,并受到子有很多的照顾。孔子晚年,隐居鲁国,著书立说,序《易》,删《诗》、《书》,作《春秋》,传道授业,亦不可谓无冉求之力也。

 

   冉求不重仕德的修养,从来没发表过关于仁、义、礼、孝等儒家道德观念方面的看法,也没向孔子请教过这方面的问题。他认为自己学习,“仁”的力量不够,孔子批评他根本不努力学习有关“仁”的学说。他不重礼乐修养,认为礼乐教化之事,要等待贤人君子去做。他对孔子不是绝对服从,具有一定的改革精神。对后世影响很大。

 
  陈寿认为他的政事可和颜回的仁、伊尹、姜尚的政绩相媲美。

 

东汉明帝永平十五年(72)祭祀孔子时以他为配。冉求在汉代之后,屡受祭封,唐玄宗开元二十七年(739年)赠封为“徐侯”;北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被封“彭城公”;南宋度宗咸淳三年(1267年)被封为“徐公”;明世宗嘉靖九年(1530年),被称为“先贤”,从祀孔子;清乾隆二十一年(1765年),冉求位列“十二哲”,配享孔子。

 

冉耕

冉耕,字伯牛,世人呼之冉伯牛,或俗呼冉伯。春秋鲁国人,具体籍贯不详,为孔子的学生。其为人质朴,擅长待人接物,官至中都宰。

 

他比孔子小七岁,以德性著称。在孔子弟子中,以德行与颜渊闵子骞并称。《论语》所谓“德性,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在七十二贤人中排为第三名。曾随孔子周游列国,广施教化,为人所敬。冉子作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著称,有很高的威望。《史记》载:“孔子曰:‘受业身通者七十有七人’,皆异能之士也。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

孔子对冉子伯牛十分器重,鲁定公十年(前500年),孔子由中都宰晋为鲁司空,冉耕继孔子任中都宰,以德惠民,以仁施政,政绩显著,深得民心。所治之地,“路无拾遗,器不雕伪”,“而西方之诸侯则焉”。因冉耕为政有道、治理有方,所治中都成了其他诸侯国学习的榜样,并受到孔子的高度赞赏。

 

因其恶疾早逝,《论语·雍也》载:“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冉耕后来得了重病,孔子去看他,隔窗执其手而伤心地叹道,命呀,这样的(好)人怎么回的了这种毛病啊!

 

冉求在汉代之后,也屡受世人对孔子的陪祀。且并陆受祭封,唐元宗开元二十七年(739年)追封为“郓侯”。宋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改封“东平公”,南宋咸淳三年(1267年)改封为“郓公”,明嘉靖九年(1530年)改称“先贤冉子”。


 冉耕之“疾”,或是麻风病

 

冉耕是备受孔子器重的弟子,曾把他列为十大弟子中的德行科。《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载:“孔子曰:受业身通者七十有七人,皆异能之士也。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孔子集語》卷十四引《圣贤群辅录》、《广博物志》二十引《尸子》:“仲尼志意不立,子路侍;仪服不修,公西华侍;礼不习,子贡侍;辞不辩,宰我侍;亡忽古今,颜回侍;节小物,冉伯牛侍。曰:"吾以夫六子自励也。”从“自励”二字来看,孔子俨然已经将冉耕等六人当成了自己的榜样。所以“夫子为中都宰,入为司寇,以冉伯牛摄宰事”(《读史方舆记要》卷三十三)。在孟子看来,冉耕距离圣人,仅一步之遥。他说:“子夏、子游、子张皆有圣人之一体, 冉牛、闵子、颜渊则具体而微。”(《孟子·公孙丑上》)所谓“具体而微”,是说具备了圣人的品德,只是还不够完备精深。在汉代的王充看来,冉耕已经具备了“圣人之才”(《论衡·知识》)


可惜的是,就是这样一位具有深厚造诣的人,却得了无可药救的“恶疾”。

“伯牛有疾”,皇侃义疏:“有疾,有恶疾也。”关于冉耕所得之病,《淮南子·精神训》诊断为“厉”,“厉”通“疠”,程氏集释认为“厉”是一种热病,他说:“凡热病,在春曰瘟,在夏曰暑,在秋曰疫,在冬曰厉。伯牛之疾,即冬厉也。”而朱熹集注则曰:“有疾,先儒以为癞也。”今人则普遍认为冉耕得的是麻风病。通过《论语》中的这段话,说明自从冉耕得了“恶疾”之后,孔子一直在惦记着,便找了个时间来看望他。但因冉耕得的是“恶疾”,不想让老师看到,另一方面怕是传染,便把门锁了起来不让进,孔子只好隔着窗户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不放。孔子一握住他的手,就知道他已经不行了,所以说了句“亡之”,意思是说快死了,因此连续说了两句“斯人也而有斯疾也”(这样好的人竟会得这样的病),可见他对冉耕的惋惜之深。

在过去甚至于古代,麻风病是一种常见的顽疾,中医言受阴湿恶毒侵于表里所致。其实麻风是由麻风分支杆菌感染所引起的一种慢性传染病,主要侵犯皮肤和周围神经,严重者可累及深部组织和内脏器官所造成的。


 

 

 

孔子弟子名人有“三冉”,这里还有提及一下“冉雍”。

 

冉雍

冉雍(前522年-?),字仲弓,春秋末年鲁国人。生于鲁昭公二十年。孔子弟子,少孔子二十九岁。冉雍曾做过季氏私邑的长官,他为政“居敬行简”,主张“以德化民”。但是在季氏“仕三月,是待以礼貌,而谏不能尽行,言不能尽听,遂辞去,复从孔子。居则以处,行则以游,师文终身”。

 

仲弓是冉伯牛的“宗族”,生于不肖之父。为人敦厚、气度宽宏,孔门十哲之一,在孔门以德行著称,早年拜师于孔子,孔子称赞他可以做南面王,《论语》记其名与字11次,《论语》并尊冉雍为孔子四大德行特优之弟子。


    冉雍在孔门弟子中以德行著称,孔子对其有“雍也可使南面”之誉。这是孔子对其他弟子从来没有的最高评价。孔子临终时在弟子们面前夸奖他说:“……贤哉雍也,过人远也。”所以后世对冉雍的评价甚高。如荀子在他的《儒效》篇中,就把冉雍与孔子相提并论,说:“通则一天下,穷则独立贵名,天不能死,地不能埋,桀跖之世不能污,非大儒莫之能立,仲尼、子弓(即仲弓)是也。”


    及孔子卒,恐失圣道之传,他与闵子诸贤,共著《论语》120篇。又独著6篇,谓之《敬简集》。自经秦火,书已不存。

 

唐赠薛侯,宋封下邳公,改封薛公。 

 


 

 

3,冉求墓、冉耕墓,及其“故里”说

 

 关于冉求墓、冉耕墓之地望,及其“祠堂”、 “故里”之说,经过认真考证发现,这个问题很复杂,或者说很庞杂。很难认定哪一个是真墓冢,极大可能都是为祭祀而立的义冢,义冢附近几乎都有祠堂,也只是祭祀的场所而已。至于依据义冢或者祠堂而推定的“故里”之说,也很难确定那一个是真的,几乎都是妄断。

冉求墓、冉耕墓、及其祠堂等,多在鲁国旧地,也就是多在今山东省西部境内。(东部原本属于齐国)。

 


 

 滕县志所载“冉求墓” 冉求所战于“郎”,并非是“奚” - 喜上眉梢 - .
 
 滕县志所载“冉求墓” 冉求所战于“郎”,并非是“奚” - 喜上眉梢 - .

作者“喜上眉梢”,今参考邓仲逊先生主编的《孔门弟子画传》等资料,一一枚举之:


冉求墓

(1)山东薛城区冉求墓、冉子庙

山东薛城区冉求墓, (以上有所介绍,此为简介)位于滕州市东南,薛城区陶庄镇西部千山头西绣球山上,原有“冉求之墓”刻文残石碑。原在奚仲墓前,山顶偏东南十五米许。2010年重修奚仲墓、车服祠(改名奚仲造车展览馆)时,又重修“冉求墓”,置于奚仲墓西侧五米许。

 

墓西北有庵上村,村东首旧有冉子庙,供奉冉求。

一说“庵”由“庙”得来,似有不确,佛教尼姑所住之处称“庵”,俗称“尼姑庵”。或者儒、道、佛三教合一,且又为尼姑所住之地?

今有说此地为“冉求故里”。

千山头名胜与奚邑 - 喜上眉梢 - .

 薛城区奚公山(绣球山)冉求墓

 

 

 

 

(2)山东嘉祥县冉求墓、祠

孔门弟子冉求的墓祠,位于嘉祥县城西北28.5公里黄垓乡黄垓北村东北处。

据《曹州府志》载:“郓城东35里者,三冉之故居也,里有金线岭,岭上有故祠址,老树颓然如数百年物”。1597年(明万历二十五年),当地曾出一断碑。1630年(明崇祯三年),洛人郭子光博学好古,辨此碑为唐贞观年间所立“冉子徐侯墓碑”。因此当地乡绅重修冉子墓祠。 现存的三间硬山式建筑,坐北朝南,东西长9米,宽5米,高5.5米,建在50公分高的石台上,重脊灰瓦,脊饰吻兽花纹。

 

冉子祠后,有冉子墓,呈圆形, 高1米,周约10米。冉子碑为清代重修冉子祠时所立,碑高1.3米,宽0.56米,厚0.15米,碑文中有“唐元宗从祀庙廷,追封徐侯,宋真宗加封任城公,度宗改封徐公,明嘉靖改称先贤冉子,国朝因之”等语。

 

祠前两棵古柏,两株相距5.2米。东西对峙,虬干怪枝,葱郁苍劲。西柏距祠3米,高10.37米,胸围8.51米,树顶覆盖面积180平方米,东柏距祠4.4米,高11.16米,胸围3.6米,树顶覆盖面积94.5平方米,相传这两棵树都是“唐柏”。

有说此为冉求故居、故里。

“郎”不是“奚”(必须用的补充材料) - 喜上眉梢 - .

 山东嘉祥县冉求墓、祠

 

 

 

 

冉耕墓

(1)山东微山冉耕墓

(上文以介绍,此为简介)

在微山县夏镇白庄村附近,曾掘出一方墓碑,其正面刻有“先贤冉子伯牛之墓”,背面石碑上刻有400多字的碑文。白庄原名“伯冢”,为明代是旧滕县的伯冢社,以冉耕字“伯牛”得名。

有说此为冉耕的家乡或曰故里。



 

(2)山东肥城冉耕祠庙

 

今山东省肥城市西南王瓜店镇冉家庄,为冉氏后裔聚居地。冉家庄有冉子祠和冉子庙。

清光绪十七年《肥城县志》载:“冉子故里在县西南冉家庄,有明知县王惟精书冉子故里碑。”

冉家庄的村里人大多数姓冉, 相传是冉耕的后人。冉子耕去世后,故乡冉家庄修祠修庙,以示纪念。

村内变电所和附近的卫生院的位置,即是冉子祠处。据说冉子祠正殿三间和东西配房,1958年破四旧与大跃进时候拆毁。现踪迹全无。

 

冉家庄村东田野里还一通明代“重修五贤祠记”碑。石碑为青石质地,坐东向西,碑通高3米,宽1米,厚0.3米,螭首龟趺,身首一体,碑上螭首篆额“重修五贤祠记”,碑身额题“孔门五冉碑记”,碑文上题“创建先师孔门冉子五贤祠记”。此碑立于崇祯十年(1637)。   碑文有“而冉氏宗族焯燃今古耶哉...沐国恩而冉氏世籍碻磝,县志昭然....使梅夫子卜地建祠,录后承先。维时则邑庠生员口先,乃先贤六十七代裔孙....十三年塑像告成。....祠既成,敢拜手飏言,以祝后学之愿为真儒闻先贤之风而兴起者,政不敢阿其所好以自污也者。”等文字,

 

“郎”不是“奚”(必须用的补充材料) - 喜上眉梢 - .

肥城市王瓜店镇冉(家)庄  “重修五贤祠记”碑

 

 

    碑的落款为:“大明崇祯十年岁次丁丑七月戊申吉旦,赐进士出身承德郎户部分司宣府粮储山西清吏司主事平阴县后学张梧顿首拜撰,文林郎知肥城县事周南乡进士后学蔡时馨篆额,儒学教谕李日起训导王鸿范、张德涵,增生张养谦书丹。”

    碑文中所说的“五冉”是何许人也?据民国四年《肥邑冉氏家谱》中引《东原志序》载:“昔孔门弟子从游三千,姿粹学深,得传圣道者七十二人,而冉氏之称贤者有五。”谱中记述孔门冉氏五贤均出自于冉离一家,他们分别是冉离的三儿两孙,即冉耕、冉雍、冉求、冉儒、冉季,冉季为冉雍之子,字子鲁,唐赠“纪伯”,宋封“临沂侯”;冉儒为冉求之子,字子产,一字子达,唐赠“东平伯”,宋封“诸城侯”。如果此碑在此一直没有搬动的话,说明这里曾经有座五冉合祠。

或许,村内为冉耕祠堂,村东为五冉合祠。五冉合祠处或就是冉氏祖茔地。

 

 

 

   

距冉子庙10公里的石横镇隆庄村东北角,冉子先人墓。据清光绪十七年《肥城县志》载:“县西南五十里隆庄有冉子先人墓。 《东原志》载:“冉子父名在,母田氏,以周景王二十三年(公元前522)己卯冬十一月初八生冉子。周敬王二十年(公元前500)壬寅冉子父卒,葬陶山阳野村(石横镇隆庄村),甲辰母卒,与父合葬,即其地也。清光绪七年冉氏裔重立墓碑,前知县邵承照为之撰记焉。”此墓在1958年被毁。

 

据说此为冉耕的家乡或曰故里,莫非冉氏后裔所追祀之故。

 

 

 

(3)山东东平冉子祠堂遗址

  相传,冉耕去世后,初葬于城西门外感化桥畔,唐代时迁葬于今泰安市东平湖畔的老湖镇冉子村。现东平湖畔的冉子祠,仅留遗址地在村中,其他踪迹全无。

一说冉子村,即是冉子庙村,今改名为西四村。在村中十字路口附近原曾有一通冉子庙碑,为元东平路所修“东平公冉子祠”大字篆书碑,原来是立在冉子祠大殿前。冉子祠“文革”期间被拆毁。古碑据说曾差点被盗,现已保存在东平县文管局。

      相传冉子祠墓的规模很大,占地面积有3亩余,坐北朝南,石砌围墙,松柏参天,庄严肃穆。山门内三间木梁起架的瞻仰过厅,过厅的后院便是冉子殿,殿中台上塑有高两米的冉子彩像,左右有站班。殿前即是“东平公冉子祠”大字篆书碑,殿左右各立 石碑四方,多为记载冉子生平及政绩。冉子像的背后有一道门,从这道门出去,就可看到冉子墓了,墓前有碑,碑后就是高2米、直径约5米的石砌圆形冉子墓。

 

     冉耕的故里不在这里,可他的墓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对此当地还流传着一种传说。据《读史方舆记要》卷三十三所载:“夫子为中都宰,入为司寇,以冉伯牛摄宰事。”由于冉耕勤于政事,积劳成疾,死于任所,最初葬于山东省汶上县城西门外感化桥畔。到了唐代,一说在宋代,有人开始将在感化桥的冉子墓迁葬于现在老湖镇以北的地方,可当迁葬队伍走到老湖镇西四村西边这个地方时,突然狂风骤起,雷电交加,棺木上的绳索霎时四处断开。正当人们驻足惊诧之际,忽见空中飘下一纸“天书”,上写“北一千,南一千,冉子不过双黄山”和说法。所谓双黄山,传说在北京和南京两地的中点,也就是西四村这个地方,因灵气被南方道士 破灭而未形成山,仅留下两座土堆。众人见冉子“显灵授意”,便在此处将其安葬,并建祠立碑,香火不断。

另一说则有所不同,当年迁葬时,据说有“走一站,停一站,断了绠,折了担,正好来到火焰山”的歌谣。在老湖镇柳村西有座小山,当地人叫它火焰山,传说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与铁扇公主斗法的地方。而冉耕中的“冉”字,正应了火焰山之喻“燃”意,所以人们将其安葬于此。


根据传说,是冉耕自己选中了这块依山傍水、山青水美的风水宝地。自从冉子庙和冉子墓建在这里以来,当地人将其当作神灵来崇拜,千年以来香火一直不断。谁知“文革”时期的红色风暴,将冉子墓和庙刮得无影无踪,当地人每当谈起此事,都感到无限惋惜。

 


 

(4)河北永年县冉耕祠墓

 

冉耕祠墓,在今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刘营乡瓜井村。

据《大明一统志》、《大清一统志》、《畿辅通志》,以及明嘉靖年间、康熙十五年(1676)、乾隆十年(1745)、光绪二十年(1894)《广平府志》,崇祯十四年(1641)、清雍正年间、乾隆二十三年(1758)、光绪三年(1877)《永年县志》等均有关于冉耕墓的记载,有些方志上还有绘图。

其中,《广平府志 卷八 陵墓类 》载“冉耕墓,在府西五十里瓜井村。......。”

旧滕县的两座“冉子墓”考疑,兼论“奚”非“郎” [喜上眉梢/2012-02-03] - 喜上眉梢 - .

 


传说春秋时期,冉耕身染重疴,经年不愈。为寻找能治疗此病的温泉,来到了现在的瓜井村。长途跋涉,烈日炎炎,口渴难耐,偶见废井内有一西瓜,取出了吃了,解决了口渴问题,又继续西行,才到了人烟稀少的瓜井村。由于病重不能继续前行,只能暂住一人家,直至仙逝。后人为纪念此事,改 村名为瓜井村——取“井中之瓜”之意,并修造冉子墓和冉子祠堂永世供奉。冉耕墓祠虽然毁于“文革”,现已不存,但关于祠墓的规模现在仍有详细记载。


(5)河南孟津冉伯牛墓

《太平寰宇记》卷三《河南道》五载:“河清县:冉耕墓,在县东南一十七里,孔子弟子也。”河清县,即今河南省孟津市。

 

伯牛墓在今河南省孟津县白河镇东南二里许牛庄。传伯牛死后,此处的学生将先生的文房四宝及其竹简书籍等物葬于岐山北麓五龙沟之左,并将村名改名为“伯牛村”,后简称“牛庄”,以表达对恩师冉伯牛的怀念。

 但孟津,至今没有找到冉耕墓的具体位置,也没有发现有关于冉耕墓的实物

可见这是为祭祀冉耕而葬物的义冢。


 

《冉氏族谱》认为冉求、冉耕故里在鲁西南菏泽市冉贤集

   

    菏泽市区东7公里处张什店村,即今冉贤集,有先贤冉子仲弓祠,原同合祭冉求、冉耕。

 

    孔门十哲之列的“三冉”,皆为孔子弟子,出自冉家世族,具体何种宗族关系不详。但《冉氏族谱》认为孔子弟子“三冉”,冉求、冉耕、冉雍为亲兄弟关系,谓之“一门三贤”。

《冉氏族谱》载有此说:冉雍乃少昊之裔,姬姓周文王之后。周文王子,周武王的同母弟曹叔振铎数后世数代传至冉离,世居“菏泽之阳”的茶固坡,即今冉贤集, (今菏泽市牡丹区岳程街道冉贤集村,又名张什店。春秋时期张什店称茶崮。汉代建元元年(前140年)称冉村镇,唐称冉贤集,清代改称冉村镇,民国时期称张什店,1948年属菏泽县一区、五区。1957年属岳程楼乡,1958年属东风公社,1983年属岳程乡,2000年属菏泽开发区岳程街道。)其家贫,以牧为业,人称“犁牛氏”。

 《冉氏族谱》称冉离娶颜氏后,生长子耕,次子雍。颜氏死,又娶公西氏,生求。后公西氏闻孔子设教阙里,“命三子往从学焉”,跟随孔子学诗书。以此之说,“三冉”为同父异母兄弟。

一说,冉雍死后,葬于曹州东南60里冉贤集,又立先贤冉子仲弓庙,即在其故里建祠专祀,与伯牛、子有合祠。清乾隆《曹州府志》记载:“先贤冉子祠在城东15里冉村镇,祀冉子仲弓,冉子之裔居之,世袭博士,春秋戌日有司致祭”。该村现存“先贤冉子仲弓故里碑一幢,高1.4米,宽0.4米,明代万历四十年(1586年)秋曹州知府周鼎撰文。

 

岳程办事处发电厂南面,仲弓祠院内现有大殿一座及位于大殿东南的800余年的唐楷树一株(一说此株古楷树已有700多年,其实皆为约数。)是唐代时冉子55代孙冉瞻所植,均系菏泽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冉贤集,皆认为是先贤冉子仲弓故里,村中居民冉姓居多,传为仲弓。此村中心丁字路口东北隅有冉子仲弓祠,也俗称冉家祠堂。依据《冉氏族谱》理论,冉贤集同时也是冉求、冉耕的故里。

 

 

“郎”不是“奚”(必须用的补充材料) - 喜上眉梢 - .

菏泽市牡丹区岳程街道冉贤集村     冉子(雍)仲弓祠与唐代古楷树

 

  

但根据其他历史文献资料梳理,并未发现他们是亲兄弟关系,仅仅是冉们弟子而已。事实与此相左。

 

事实上,很多冉子祠堂、墓葬(义冢)皆是后人,或者其后裔为祭祀而立。他们也不一定是亲兄弟关系,他们的真正的生活之地,或者说是故里很难确认。至于今天的指正,证据很难说是多么的可靠,附会的成分居多。



冉求墓、冉耕墓,古代因敬圣贤,全国多处有其墓,有其祠堂,多为祭祀设建祠堂,并因需要而立的假墓。不能够以墓确定其故里或者出生地,否者便是荒唐的。

 

 

二,详论“奚”非“郎”




1,春秋之际发生在“奚”与“郎”的战事甄别


春秋之际,齐鲁发生了许多次战役,但在“奚”与“郎”(或者“郊”),发生的战事却有了了的三次,所以应该避免混淆它们,其分别是:

鲁桓公十年(前702年) 鲁与齐、卫、郑战于郎。

鲁桓公十七年(前695年) 鲁与齐战于奚。

鲁哀公十一年(前484) 冉有帅鲁师与齐战于郊 。

  


(1)鲁桓公十年(前702年) 鲁与齐、卫、郑战于郎

按照公羊传的说法,鲁桓公十年所发生的战事是鲁国的近邑“郎”,与边疆城邑“奚”无涉:

【春秋 桓公十年】“十年 ,冬十有二月丙午,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

【公羊传 桓公】“十年 冬十有二月丙午,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郎者何?吾近邑也。吾近邑则其言来战于郎何?近也。恶乎近?近乎围也。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内不言战,言战乃败矣。”




(2)鲁桓公十七年(前695年) 鲁与齐战于奚


 桓公十七年,齐鲁战事发生在鲁之边疆城邑“奚”,绝对不是“郎”:

 
       【春秋 桓公十七年】载 “十有七年,...夏五月丙午,及齐师战于奚。”
       【左传 桓公十七年】
夏,及齐师战于奚,疆事也。”

   【公羊传 桓公十七年】五月丙午,及齐师战于奚。”

 然而,唯有【谷梁传 桓公十七年】载“十有七年,夏,五月丙午,及齐师战于郎。 ”此句,桓公十七年鲁与齐师战于“郎”。其实《谷梁传》的记载最是不可靠的,历史价值根本就不如《左传》,既然《谷梁传》它是解释《春秋》的,那应该是以《春秋》的地名为蓝本,不应该误释。


    在桓公十七年(前695年),发生的齐鲁战事,《春秋》、《左传》、《公羊传》都确确凿凿记载是在春秋初期的“奚”,而不是“郎”,《谷梁传》的记载不可靠,不可为据。今也不能够依据《谷梁传》,真假相度换,而言“奚”为“郎”。


(3)鲁哀公十一年(前484) 冉有帅鲁师与齐战于郊 。

春秋末期,鲁哀公十一年(前484)的齐鲁战事发生在所谓的“郊”,鲁国的近邑,一说是“郎”,冉求率左师参加了战斗。在这个“郊”,一说“郎”绝对不是在“奚”:

【春秋 哀公十一年】载“十有一年春,齐国书帅师伐我。”
    【左传 哀公十一年】 载“十一年春,...国书、高无丕帅师伐我...冉求师左师...。”和“师及齐师战于郊...冉有请从之三,季孙弗许...冉有用矛于齐师...。”即冉有帅鲁师与齐战于“郊 ”。




     根据史籍记载的甄别,春秋之际齐、鲁发生了许多次战役,但在“奚”与“郎”(或者“郊”)的战事却有三次,所以应该避免混淆它们。

    齐鲁战事,春秋初期的两次,首次在近邑“郎”,七年之后在边疆城邑“奚”;春秋末期在“郊”,一说郎”。

    尤其是春秋初期在“奚”的战事和春秋末期在“郊”战事,时间相差二百余年,特别是不应该混淆这两个战事的发生地点。




2,冉求到底是“战于郎”,还是“战于奚”?也即“奚邑”,是否就是“郎邑”?


冉求“战于郎”,非是“战于奚”?“奚邑”不是“郎邑”!


   根据【左传 哀公十一年】的历史记载,这次齐鲁之战,孔子弟子冉有(即冉求)就参战了,所发生的时间是在春秋末期的鲁哀公十一年(前484),地点是“郊”。又按《滕县志》的观点认为冉求与齐“战于郎 ”

   明、清各版《滕县志》皆载“冉子墓......冉有为季氏宰,曾与齐战于郎。”
   
《礼记·檀弓下》有“战于郎”,在这次战役中,少年汪踦战死。

另据明版《滕县志 卷八 人物传 武功 忠节》引《礼记·檀弓下》也有【春秋】汪踦”目:“汪踦者,郎之童子也。鲁哀公十一年,冉有为季氏将师,与齐战于郎。公叔遇负杖入保者息,曰:使之虽病也,任之虽重也,君子不能为谋也,士弗能死也。不可,我则既言矣。乃与踦往,皆死。鲁人欲勿殇踦,问于仲尼。仲尼曰:能执干戈以卫社稷,虽欲勿殇也,不亦可乎?仲尼认为,郎邑的区区少年,能够执干戈保卫国家社稷,即使再小,也应该为其举行国殇之礼,不然不合乎情理啊。


《 战于郎》提及到的遇见“负杖入保(保,城堡,后来写作‘堡’)者息”的公叔(禺人)汪踦皆战死,可见鲁国人打得非常英勇,终于打退了入侵的敌人,解除了国家的危机,鲁国人才有可能举办公葬。公叔(禺人)为何人?据说他是鲁昭公的儿子。而鲁昭公(?-前510年),一说生于前560年。前542年即位,前517年,鲁昭公伐季孙氏,但大败,鲁昭公逃到齐国,前510年,昭公死。以时间推算公叔禺人是鲁昭公儿子的可能性极大。


可知,冉求帅鲁国的军队“左师”的地点“郊”,就是“郎”,“郊”、“郎”为一地,也就是说冉求战斗的地点根本就不是“奚”。


总之,冉求“战于郎”并非是“战于奚”,“奚邑”也不是“郎邑”。



曾经有论,鲁有两“郎”:

     “郎”距离鲁都相近,而“奚”为鲁国边疆地(按“桓公十七年”)所以冉有为季氏宰,曾与齐战于“郎”为确,而非是边疆城邑“奚”。关于“郎”,一说鲁有两“郎”,一在鲁都西南境,后来的鱼台县境内即今滕州市西北“郁郎”,一在曲阜附近,可是乌有踪迹可以对证。



3,依据冉求战于“奚”,论冉求故里,证据不实


       而又今据某资料的《冉求 - 故里考证》 “冉求故里,考证在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的庵上村。” 依据冉求墓原在千山头西山麓绣球山(奚公山)上薛国始祖奚仲墓旁,小山顶东南十余米处有“冉求之墓”字样破碎碑。认定他带兵打仗的“郎”就是“奚”。后奚村的村落就在“古奚都”和“郎城”的遗址,冉求所的“郎”就“奚”等等观点,再来印证冉求的故里就在千山头附近。
      千山头西北侧,有村为安上村,原名庵上,据说村内原有祭祀冉子的祠堂,所以推定冉求的故里就在这里。
      别说墓之真假都无法判定,先贤们的祭祀祠堂,全国众多,其出生与生活的地方又有何据,墓和祠堂都不是古人故里认定的准确依据。


      但其根本的 ,冉求带领鲁国的左师,战于
“郎”而不是“奚”,也就是说“奚”就不是“郎”,二者相距近百里,一在旧滕东南,一在西北,根本就不是一地。



4,关于郎邑”,关于



邑,说文解字》“郎,鲁邑也。按,鲁有二郎。“在今山东省鱼台县东北,是费伯的食邑,《左传·隐公元年》”费伯帅师城郎。


即在 今滕西20公里处,染山前的原岗头公社(滨湖镇镇驻地)郁朗村附近,其位置也位于大坞镇与今滨湖镇的交界处。  春秋之际为鲁国的城邑。另有说在今山东金乡县境,或者在山东省曲阜县附近,实际上无迹可寻,或者是子虚乌有。


郁郎,《地名大辞典》注:“

春秋时鲁邑,在鱼台东北八十里”(鱼台治所在谷亭时);又一说在今山东鱼台县东 (今鱼城东北九十里)杜注: “高平方舆县东南有郁郎亭。” 《括地志》载:“在徐州滕县西境五十三里。”


郎,是鲁国风景秀美的城邑

郎最早记载见春秋《左传》载:隐公元年(公元前722年)夏四月,费伯率师筑郎城。


何谓郎?《公羊传》曾云“郎者何? 吾近邑也”。郁郎村北边有凫山和北界河,还有白水河(北界河)的水聚潴为渊的郁郎渊,一名温水湖,见《清史稿》。中国古代供帝王贵族进行狩猎、游乐的一种园林形式。通常在选定地域后划出苑囿或筑界垣。《诗经·灵台》毛苌注: “囿,所以域养禽兽也,天子百里,诸侯四十里。”说明“苑”或“囿”,实质是古代 “食邑”制的采地,是帝室和诸侯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领地。帝王的苑圃,多在王城或京畿附近,土地肥沃,山水灵秀,成为供帝王出游,大量建造离宫别馆的景区,因而苑或囿不仅有生产的意义,同时具有娱游休憩的性质。


可以说染山这里是山明水秀,物华天宝。故这样好的地方诸侯们都愿意来投资筑台、筑囿营建乐园。郑庄公三十有一(公元前663)年:“春,筑台于郎”。昭公九(公元前533年)年:“冬,筑郎囿”。《诗经·灵台》毛苌注: “囿,所以域养禽兽也,天子百里,诸侯四十里。” 《说文》: “苑有垣也。一曰所以养禽兽曰囿。”凡养禽兽处皆可称苑或囿,区别在囿有围墙,苑无围墙。因此诸侯纷纷在这里筑郎城、郎台、郎亭、郎囿即围墙,也就是说在郁郎建起了专供王宫贵族进行狩猎、游乐的一座集古典园林式的囿郎风景区。

故《滕县志 》曰:"盖囿郁声讹,今俗呼为有,土人呼郁郎,一呼有郎,皆“囿”字之讹也。“郁郎”之城邑的得名。"


据康熙马得桢纂《鱼台县志》载:桓公四年(前662年):“春,正月,公狩于郎”。十年:“冬,十有二月,丙午,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郑庄八(公元前686)年,“春,正月,师次于郎,以俟陈人蔡人,甲午治兵。”十年:“夏,六月,齐师、宋师次于郎……。”郑庄公三十有一(公元前663)年:“春,筑台于郎”。文公十有六(公元前611年)年,秋,八月,“毁泉台。”即郎台也。昭公九(公元前533年)年:“冬,筑郎囿。”又载:“文公十有六(前611年)年秋八有,毁郎台,今地无囿,仍有台,岂后有之假托欤?抑既废而复筑欤?”据考在春秋期间,约300年郁郎村先后经历了建筑台囿的造园运动,又经历了驻军、战争、和破坏台囿的运动;诸侯们曾于此发生过4次较大的争夺战争,人民处在水深火热;《礼记 檀公篇》载:鲁哀公十一年(公元前484年)齐国伐鲁,鲁于齐师战于郎。

因此郁郎村不但是春秋时期的旅游胜地,还是军事要地。


 



据说春秋时期,鲁隐公派大将来筑建朗邑为鲁国附国,以郁郎村为中心,向西伸延至现在的古运河边。今滨湖镇驻地岗头村为郁郎国屯兵之所,奎子村是郁郎国的武器库,稻屯村是屯粮之所,渔营是操练水兵之所,今花园村是郁郎国的权贵们赏花垂钓的花园,金马山是郁郎国的墓葬区。


实际上,春秋时期,仅仅是鲁国的一个城邑,并非是国家,所以那时并不能够定义为“国”。



说为“郁朗国”,应该为汉代所封国时称之为正确。

据《滕州汉代建制考》:汉武帝元朔三年,封鲁共王子刘骄为郁郎侯即郁郎侯国,国都位于今滨湖镇郁郎村,属兖州刺史部山阳郡管辖。刘骄封十四年,元鼎五年坐酎金免。又据康熙马得桢纂《鱼台县志》:“郁郎侯刘骄:鲁恭王子,景帝孙也。孝武帝时封郁郎侯,后坐酎金免(古代诸侯向皇帝交纳的贡金,作祭祀用。)”。汉以后关于郁郎郁郎沿革记载较少。2008年考古人员在滕州市大坞镇染山,出土了鲁西南地区发现的规模最大的一座西汉中期的诸侯墓葬。根据汉代葬制,染山汉墓的墓主应为分封到滕州境内的诸侯,是西汉皇室贵族,考古人员已基本确定染山诸侯陵墓为郁郎侯刘骄的墓葬。[见《染山汉墓》一书]


郁郎城,后演变为“郁郎亭”

秦代,或者汉代郁郎国灭后,郁郎地设基层行政单位“亭”,名“郁郎亭”。《汉书·卷十九上》载乡里亭制度:“大率十里一亭,亭有长;十亭一乡...乡、亭亦如之。皆秦制也。”《滕县志 古迹志》载“郁郎亭,”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所载时,并未对其作为一处“城邑”或者“古国”记载,的,而是以{亭台}目中的“郁郎亭”古遗址作题引。“郁郎亭,在城西郁郎村。《通志》云:郁郎亭在鱼台县。春秋费伯帅师城郎,即此。不知此郎邑也,鱼台别有郎城。又按春秋隐公四年,公狩于郎;昭公九年,筑郎囿。《括地志》云:郎在徐州滕县西五十三里。盖‘囿’、‘郁’声讹,今俗呼为有郎。”

《图书集成》云:“郁郎亭即郁郎村”为同一地点。


今天,春秋时期至汉代的郁郎城,虽有所在地,地面却没有任何的城墙遗迹所存。



奚邑


千山头名胜与奚邑 - 喜上眉梢 - .



    古奚邑 ,在旧滕县东南六十五里的千山头南面,为古薛国的一个城邑。


    明万历版《滕县志 古迹志》载:“奚邑,在奚山下,薛之下邑也。<齐乘>云:“奚仲墓,在奚山下古奚邑。”

又《左传 昭公十七年》载“昭公十七年夏五月丙午,鲁及齐师战于奚”,杜注曰:“奚,鲁地。”奚邑,春秋时为鲁国的边邑。


“奚邑”,是一处龙山文化时期的遗址,据说是夏禹车服大夫被封于薛之前的祖居地,是奚仲第一个都城。

按之,其被大禹封于薛,当指薛国故城,在历次的文物挖掘考证中,发现在薛国故城内东南隅,发现有一西周春秋时代的内城,在内城中不但发现了西周春秋时代的宫城,而且在其下还发现了龙山时期的宫城,这个时期与奚仲被封的夏初时间相对应,当为奚仲首次受封之地。把奚邑作为古薛第一都城的说法,并无直接证据。很可能奚邑是奚仲未受封为侯前的居地,受封后又作为薛国的一个附属城邑。


此地即是《通志》所载的“古奚”。  “奚”在《中国历史地图》有所标注,但同时也标注为“郎”却是不恰当的,也是错误的。


在齐灭薛后,齐威王封其少子田婴(战国策谓之“婴子”)于薛后,古奚邑也又成了薛国的一个下邑。同时也归属薛国的,还有古奚邑南十五华里处的古常邑(南常故城)。


古奚邑其位置于千山头西南三华里处的薛河分洪道的两侧。是一处规模宏大的龙山文化遗址,位于今前湾村、后湾村和溪村之间。遗址被薛河分开,在河堤峭壁处,人们常常可以看到被河水冲刷出的古陶瓦残片。在这片土地上出土了很多陶器残片如鼎腿、鬲足、豆盘、石斧、骨针、捻珠等。在后湾南的河西侧出现了四个灰土坑,坑直径达三米,还有房屋的基石和大门的遗迹。


 


  评论这张
 
阅读(184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