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2012-02-29 23:51:09|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 喜上眉梢 -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 喜上眉梢 -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 喜上眉梢 - .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 喜上眉梢 - .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四件两套”古薛青铜簠器的出土,对我们研究古薛文化具有重要的意义:

  西周-春秋时代,薛国贵族依然有在周都任职于车马之官的。

 

 

 

 


 

 

 

1  二器出土发现过程

 

1973年12月,原滕县官桥公社狄庄大队社员在庄附近的薛国故城东城墙内,为生产队之用取土时,发现四件春秋早期青铜簠。

 

(一般都说某文物出土,实际上“出土”有许多方式:国家研究部门挖掘或抢救性挖掘,集体或者百姓个人无意间用土或者建筑单位等开发挖出而上交,或者被盗墓者盗出破案交公或者以流通方式流回而知道具体被盗位置者。而该组青铜器文物的出土背景就是因为过去生产队时期,集体用土而发现的。[有的说法是“滕州市官桥镇狄坡村村民用土而发现”,应该以当时的政治或社会术语描述才对,跨越时空的描述的确是很不恰当。 ] 据悉当时队干部报告公社,公社干部又报告于滕县文化馆,由1951年参加工作时任文物组负责人精通古文物的万树瀛同志负责接收、编档。(已过世的万树瀛同志祖籍为浙江安吉)。 ) 

 

四件铜器,其中三件大小、形制、花纹、铭文均相同的是“薛子仲安簠”;

另有一件形制相同,大小与前者相似,但花纹、铭文皆不同的是“走马薛仲赤簠”。

据鉴定为田齐灭任薛之前,薛国贵族的遗物,此足以说明古有薛治国于此。

 

 

 

 

 

 

 

2    薛子仲安簠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 喜上眉梢 - .

 

国家博物馆展出的“薛子仲安簠”失盖,有裂缝残损

此或许是1989年同“走马薛仲赤簠”一道调至中国历史博物馆的薛国铜器。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 喜上眉梢 - .

市博物馆馆藏“薛子仲安簠”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 喜上眉梢 - .

薛子仲安簠,铭文拓本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狄庄村一块出土的四件铜器,其中三件大小、形制、花纹、铭文均相同的是“薛子仲安簠” 。 (可能是同一范模的铸造之物。) 该古薛国青铜簠(如上图所示)。

 

  器高16.5厘米、长29厘米、宽24厘米,重5千克。

 

 该器略呈长方斗形,器与盖形制相同,平口相合,腹下斜收,有斜直的四壁,平底,四角有向外侈的矩形圈足,足的四壁均有近长方形缺口。两侧短壁上的肩、腹均置对称分布半环兽首形耳。口沿及足部均饰两端回钩呈S状线条构成扁长形图案的窃(穷)曲纹,窃(穷)曲纹和圈足之间则饰一周龙纹,器身饰象鼻纹,顶底饰云雷纹。

 

 

   薛子仲安簠的铭文刻在盖底内,对铭15字,其中包含重文1字。

有言之16字者,添字而双写了“”字,原铭文有无此双写标示,看不清。

 

  铭文显示该器为薛子仲安所作,全部文字为“薛子中(仲)安乍(作)旅簠其子[]孙永保用亯(享) ”。

 ( “中-仲”、“乍-作”、“亯-享”为同字异体,“子-[子]”为重文。

 

“薛子仲安簠”作为镇馆之宝的一级馆藏物。

 

 

 《文化志》一栏表载“薛子仲安簠春秋时代,官桥镇狄庄村出土,残缺严重,残长:20cm,高18.8cm。”不知道是说的其中一个如此,还是记载有错误。

        对于出土时间,《文化志》言“1972年秋,狄庄村前发现。”《枣庄文物博览》言“1972年官桥狄庄村民修路时发现的。”《滕县地名资料》、新版《滕县志》言1973年[12月]

       另外有“1973年12月,在故城东的狄坡,出土春秋早期铜器4件,铜簠两件。”或者“出土于1971年”、“出土于1977年”等等说法。

     

    最终分析看来,“1973年12月”出土,或发现是比较正确的。



 

 

 

3    走马薛仲赤簠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 喜上眉梢 - .

走马薛仲赤簠,通体饰象鼻纹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 喜上眉梢 - .

走马薛仲赤簠,铭文拓本


        1973年,官桥公社狄庄大队社员用土所出的四件同簠中,除了那三件完全一样的“薛子仲安簠”以外,单一异样的一件,即此“走马薛仲赤簠”。


 

  走马薛仲赤簠,器高16.5厘米、长28厘米、宽24厘米,重5.4千克。

  该簠造型和薛子仲安簠相同,尺寸个别差异,长方体,斜壁平底,折沿甚窄,盖与器形制相同,侧壁有一对兽首鋬,方圈足外撇,足部有长方形缺。盖和器纹饰相同,通体饰卷鼻兽纹,足饰窃(穷)曲纹。

 走马薛仲赤簠的铭文刻在盖底内,对铭17字,其中包含重文2字 

 铭文显示该器为薛仲赤自作,全部文字为“ 徒(走)马薛中(仲)赤自乍(作)其簠,子[][]永宝用亯(享)  。”

徒(走)、“中-仲”、“乍-作”“亯-享”为同字异体,“子-[子]”、孙-[孙]为重文。 )

 

“走马薛仲赤簠”1989年调至中国历史博物馆,为国家一级馆藏物。

 

 


 


 

4    簠为何物?

 

"簠" fǔ ,簠是古代祭祀和宴飨时盛放黍、稷、粱、稻等饭食的器具,《周礼·舍人》:“凡祭祀共簠簋。"”

簠的基本形制为长方形器,盖和器身形状相同,大小一样,上下对称,合则一体,分则为两个器皿。

簠出现于西周早期,主要盛行于西周末春秋初,战国晚期以后消失。

 

而"簋"guǐ,则古代盛食物的器具,青铜簋器物造型形式多样,变化复杂,有圆体、方体,也有上圆下方者。,一般圆口,双耳。古籍中多写作簋,而铜器自铭则常为“皀殳”。 自商代开始出现,同簠一样,延续到战国时期。

 

 

 

     5     “走马”是为周王养马驯马的官职

 

 金文“徒马”译为“走马”,

实际上就是两周时期的周王“趣马”官

由拓本“走马薛仲赤簠 ”的铭文“走”,可以看出,其本为“徒”,走马,就是“徒马”,而“徒”同“趣”,“趣”即“驺”之叚字。

可见“走马”、“徒马”、“趣马”、“驺马”实际上就是一个官职,周王的养马驯马人。

 

 

 

 

走:见2011年11月版《书法字海》 “2168”号字。《说文解字》 “走,趋也。”走义就是趋,义即跑。

 

徒:见该版《书法字海》书籍字“618”号字,不见于《说文解字》。刘兴隆《新甲骨文字典》p81“徒,有土堆形,《说文》作**[“过”去“寸”加“土”],徒步之徒,步行也。”

 

趣:《说文解字》“疾也,从走。”趣义为疾,跑得快。 

 

趣马:金文作走马,为掌管周王马匹之官。

《康熙字典》:趣马,趣养马者


《书·立政》:“虎賁、缀衣、趣马、小尹。” 孔 传:“趣马,掌马之官。”

 

《诗·小雅·十月之交》:“ 棸子内史, 蹶维趣马。”

 

《周礼·夏官·趣马》:“趣马,下士,皁一人,徒四人。” 郑玄注:“趣马,趣养马者也。” 孙诒让正义:“依许説此趣即驺之叚字。《后汉书·张让传》李注云:‘驺,养马人。’《国语·楚语》説齐有驺马繻 ,即趣马官也。 郑则就趣字本义释之,谓养马事繁,此官董督令促疾也。説与许盖小异。”

 

   
       “趣马”,一般金文译作“走马”,为周王朝的养马兼任驯马的官员。而不是今人所认为的与“司马”相似的官员。

西周始置换王朝命官“三有司”:掌管武职军事部门的司马、主管征发徒役兼管田地耕作与其他劳役的司徒(金文都作“司土”)、掌管水利、营建之事司空(金文皆作“司工”),其实走马一职远远小于他们的官位。

当然,为王室管理马匹,也即是管理车马、武器装备的官职,也不是等闲之辈,是一般人所不能希翼的。

 

 

 6    

这两件古薛青铜簠重器出土的意义?

 

  “四件两套”古薛青铜簠器的出土,对我们研究古薛文化具有重要的意义。

  由此可见西周-春秋时代,薛国贵族依然在周都任职于车马之官。

  这是我们从前或许没有注意到的,虽然器物出土至今有近四十年的时间了,今天搞清这个问题,依然对古薛文化具有重要的补充作用。

 

 

  走马薛仲赤,和他的任氏先祖们,在夏、商之际,诸如夏禹的车正奚仲、商汤的左相仲虺、太戊的神巫臣扈、武丁的大臣祖己、纣王的贤臣祖伊等所对应时代担任的职务,要远远的小得多了。一是由于周王朝重用自己的嫡系宗亲,二是由于西周春秋之际的薛国地位更远远的下降了。

 

 

另外我们还应该知道周初武王灭商之后,大封天下诸侯,以宗亲、功臣为主,异姓前朝后裔为辅。

周文王的母亲太任为任姓薛姓挚国的公主,武王或者成王分封太任的侄孙薛畛于薛国旧地,实际就是封亲。西周春秋历代周王,都任用薛国贵族担任马匹或者车辆的管理,是有极大可能的,这位薛畛的后代薛仲赤的“走马薛仲赤簠 ”的出土便证实了这一点,而且还利用了以夏车正奚仲为首世袭家族的车马管理经验。

 

 

  薛国贵族在夏商周三代,一定能够还有许多在当代京都担任职务,但愿我们将会有更多的发现。

 

 


古薛文物考:  薛子仲安簠 走马薛仲赤簠 - 喜上眉梢 - .

 

 

资料来源:

1978年第04期《文物》中文《山东滕县出土杞、薛铜器》

1983年版《山东省滕县地名资料汇编》p133

1989年版《滕县志》p675

1989年版《滕州市建筑志》p13

1997年版《滕州市文化志》p245

2001年版《枣庄文物博览》p121

2009年版《走进官桥看历史文化》p158

《中国国家博物馆青铜器藏品资料》

 文物图片来自博物馆实物照,拓片来自相关资料

 还包括各种地方博物馆藏资料、历史典籍、及其部分网络资料等等,枚不胜举,多不再例。


 山东滕县出土杞薛铜器 - 喜上眉梢 - .

 1978年第04期《山东滕县出土杞薛铜器》,作者:万树瀛;杨孝义


 山东滕县出土杞薛铜器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滕县不断有地下文物出土。在中共滕县县委的重视和关怀下,广大工农兵群众积极将出土文物送交给国家。现选择两批青铜器报导于下

        一、1966年秋,木石公社南台大队社员在取土中发现铜鼎一件(图一)。... ...。[与本文无关而略去。相关内容见本博主的文章《杞王女城 考证]

 二、1973年12月,官桥公社狄庄大队社员在薛城遗址东城墙内取土时,发现铜簠(图三)四件,形制皆相近,器与盖形状也相同。 平口相合,略呈长方形,腹向下斜收,四角有向外侈的矩形足。 斜壁平底,折沿甚窄,盖与器形制相同,侧壁有一对兽首鋬,方圈足外撇,足部有长方形缺。盖和器纹饰相同,通体饰卷鼻兽纹,足饰窃(穷)曲纹。

青铜簠的铭文刻在盖底内,对铭17字,其中包含重文2字 。铭文显示该器为薛仲赤自作,全部文字为“ 徒(走)马薛中(仲)赤自乍(作)其簠,子[子]孙[孙]永宝用亯(享)  。”

   

过去研究古薛文化时,或者谈到古薛国时,常常提及到“薛子仲安簠”和“走马薛仲赤簠”两件重要的铭文青铜器。但是世人对此多不甚清楚,或仅仅是人云亦云而已,甚至于出现辨识或说明叙述方面的错误。

今天我们要整合全部资料,回顾历史事实,去伪存真,认真研究这两件古薛重器。

让所有热爱古文化、热爱古薛文化的朋友们得到详细、真实而具体的知识。


------薛城里人/喜上眉梢 语

2012  2  29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