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山东滕州孟尝君墓 一座神秘的古墓  

2012-01-22 02:21:21|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部分图片见其他文章:

  山东滕州孟尝君墓 一个座神秘的古墓

    山东滕州孟尝君墓 一个座神秘的古墓

神秘的孟尝君墓 [喜上眉梢 书于2010年10月 ]


 

导读:

按之,依据史籍介绍,孟尝君死之前不久,末势的周天子曾封其为侯,称薛侯中立,无所归属。孟尝君所葬之时,当以爵侯葬之;以其名气,各国皆有遣使来薛吊唁。其葬物之多,列鼎器物之全,以其铜墙铁壁的墓室之大,可以窥之一斑。

 

可见,孟尝君的名气,不仅仅养士而赫赫显于列国、贤达六国,而且其人生经历腾挪跌宕一波三折惊险万分,更是因为其城所筑之高巍,其墓所建之神奇!

 

 

山东滕州孟尝君墓 一个座神秘的古墓

 

 

    战国四君子之一孟尝君,以纳贤下士而闻名于世。
 
        齐威王少子靖郭君田婴死后,田文袭封薛公,号孟尝君。其继续扩筑高巍薛国城池与豪华的宫城,及其庄严肃穆宗庙。今故薛城内中心的高地皇殿岗,即是当年孟尝君父子的宫城所在地,其东数百米处的尤楼村中有孟尝君庙。
 
        不但如此,孟尝君还喜欢纳贤下士,广罗天下人才,并特地设立养贤所。明万历十三年《滕志》载:“礼贤馆,在薛城内西北隅,孟尝君养士之所也。”说明孟尝君曾经在薛城内西北角隅,曾经设立用于养士三千的礼贤馆。


        公元前279年孟尝君病逝,葬于薛国故城内东北隅,与其父亲的墓冢东西并列,俗为古薛传说的“四门八堌堆”之中两大堌堆。

 

      孟尝君死后未久,诸子争位,齐魏联合灭薛,薛亡。不久齐国薛邑又为楚国所吞并。至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秦灭楚齐之后,薛城设置为秦代的薛郡薛县。

 

 

 

 

孟尝君墓神奇无比:

贝壳盈尺,结石为椁,内如宫室,铜铁铸壁,莹丽可寻;

叩之有声,坚不可动,行人往还,莫不迳观,以为异见

 

 

 

     《皇览》“在鲁国薛城中向东门,出北边门也。”《魏书·地形志》记载,薛县属彭城郡,“有奚公山、奚仲庙、薛城、孟尝君冢。”北魏郦道元所著《水经注》卷二十五云:“齐封田文于此,号孟尝君,有惠誉,今郭侧犹有文冢,结石为郭,作制严固,莹丽可寻,行人往还,莫不迳观,以为异见矣。”清末民初大学者杨守敬在《水经注疏》写道:“今墓已开发,内如宫室,以铜铁铸壁,叩之有声,坚不可动。”由此可见,当时墓已被挖掘。



         据考证,田文田婴墓位于今滕州市官桥镇狄庄村北约百米处,薛国故城内东北角隅。二墓东西排列,相距30米,原有封土,高6米,直径20米,两冢隆然如山丘,占地有二亩有余。原墓前有清嘉靖年间所立的石碑,文革期间两座坟墓被铲平,墓碑被毁。

 

     1989年版的《滕州市建筑志记载》还如此记载到:田文,号孟尝君,其父田婴,号靖郭君,曾与孙膑、田忌一起,在马陵道打败魏国,俘虏魏国太子申、擒庞涓。梁惠王后元十三年(公元前 322年),也即齐威王三十五年, (资料记载田婴封薛的时间引据《史记》原为“于齐闵王三年(公元前298年)”,这是一个错误。---笔者注)四月,田婴封于薛。

  孟尝君以“好客养士”著称而闻名天下,贤达六国。他善于用人,广招天下贤才门下有食客三千有余,是战国时期著名的四公子之一。薛国故城内西北隅礼贤馆故址,曾立有孟尝君养士碑一块,碑文正楷“孟尝君养士处”六个字,清嘉庆年间立,碑身高2米,宽1米多。

  《皇览》云:薛城中东南隅有田婴墓,东北隅有孟尝君田文墓。《水经注》云,塚结石为椁,制作严固,莹丽可寻,今墓已开发,如宫室,以铜铁铸壁,扣之有声,坚不可动,行人往还,莫不迳观,以为异见矣。”

 

 

    现官桥镇狄庄北100米(即薛国故城内东北隅)二墓东西并排,相距30米,原有封土,高6米,直径20米。据1962年的调查记录 ,田文墓前有清碑一块,为嘉庆二年山阳周端立,今封土圮剥土,外椁石室毁于1968年,田文墓曾挖出墓石270余方。据史志记载和后期考察钻探,其墓的营造为先开挖穴坑,其墓穴按其年代应比前掌大墓葬(深9米,东西墓道40米)的规模还要大。墓底铺实加土夯实,上置以铜椁(当时冶炼技术已经很发达,且薛城中盖六万余家,见其薛国经济已相当发达)内外椁与坑壁内填以细沙(可能用于防盗与防潮)再加土夯实,上筑墓室,复以结石为冢,其上覆土夯打地面以上加堆贝壳、沙砾、黄土混合物质为墓,外周筑石。(唯该处至今地面以上遍布贝壳物。)

 

孟尝君墓,铁水灌铸墓椁!

 据说孟尝君墓葬怪异非凡,极深的墓圹内有数层墓室,石质墓室结构,并设有前后墓室,左右耳室。墓室皆为巨石所垒砌,石面或有雕花与刻像。石头缝隙都为天然陨铁所炼出的铁汁所灌,坚韧无比。

 并不仅仅是孟尝君使用铁水灌铸墓椁,其实古人在造墓时,反盗墓手法是最为丰富的。魏哀王的这座墓反盗手段比较复杂。造墓时所有的缝隙,都是将生铁高温熔化成铁汁后滴入封闭,墓上面也灌注了铁水。刘去疾本人并不是靠盗墓吃饭的专业盗墓贼,他盗墓是图好玩。后来,应该是身边的人给他出了主意,找来钢凿一类的东西,凿了三天才将墓打开。后代帝王陵中也不时可见这种反盗墓手法,比较著名的有武则天和唐高宗李治的合葬墓乾陵。 可见能够以铁水灌墓,绝不是一般的凡人,不是王侯,就是帝王。以“侯”论之,孟尝君当属其一!

 

 又传孟尝君曾以诸侯之礼遇安葬,陪葬珍品不可胜数,所以墓室上面四周还曾填满大量的流沙、石块、鹅卵石等,以设置障碍防止盗墓。另外在墓室的各个角落和流沙里,放置了无数的丽蚌壳,这种贝壳很古老,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或者是为防盗,或者是为一种古老的信仰风俗。  
    
     但是在东汉末年的三国之际,至西晋之前那个盗墓疯狂的年代里,久负盛名的孟尝君墓,绝对是盗墓者们日夜朝思暮想所觑觎的对象,无论怎么坚固无比,被盗总是无法避免的了。
 
      东汉末年至三国之际的所著的《皇览》中明确记载其地理位置,而到了西晋时郦道元为编撰《水经注》亲自到薛城查看过被盗后“作制严固”的孟尝君棺椁的事实,与孟尝君墓被盗的时代是很相吻合的。

 

      谁有如此的能力,可以盗窃这般坚固复杂的古墓,唯有一支不菲的力量,或者是动用军队才可以办得到,那么三国之际以盗墓发家的高手,曹操便是最大的嫌疑了,很有可能孟尝君墓葬内的宝物悉被盗走归其所有,或者变卖以充军饷。


 
       有乡人证实文革破四旧之际,从孟尝君墓冢内曾起出一部分巨大的墓石。墓中至今还留有墓石,因为墓葬极其的深,当时并未有挖到墓地。挖出的墓石头,有的用于牛屋院或者仓库作了墙基,有的用于砌机井口,还有用于垫桥等其他的用处,而那块墓碑的确用在了狄状村中老池塘凹处,砌了机井口,但是后来文管人员怎么找也没有找到,或许没有找准地方。

 

      曾经还发现墓内有一些古代作为钱币使用的磨平的海贝,他们常常拿这种海贝比作家蒜头大小。孟尝君在战国之末时代了,这个时候已早不用海贝作为货币了,其中放置这种东西,或是古代沿袭下来的习俗。

 

      不仅如此而且乡人还在古墓内发现了一只小巧的佩饰:绿色玉马,此可能是孟尝君的生前身佩之物,据说一位狄姓乡人佩戴它三四十年。 

 

      孟尝君墓圹依然存在。在墓圹附近的田野中,发现有众多曾从该古墓里挖出的鹅卵石、丽蚌壳,还有铁渣滓等。据说部分墓室还曾经用熔融的铜汁所灌铸。1991年春,滕州市官桥镇政府在原址新建孟尝君陵园,重修孟尝君田文及其父靖郭君田婴墓冢并立碑以示垂念。1992年春在陵墓前以县志所载孟尝君养士所之名,建“礼贤馆”,礼贤馆东西开五间,同时建陵园围墙等,为各地游人提供了凭吊历史先贤的地方。1996年又将镇文化中心的文物展览迁至孟尝君礼贤馆,征集了石相生、石羊等石刻。

 

 

     孟尝君墓内曾挖出大量的鹅卵石、古贝壳 背瘤丽蚌

     历年来,人们常在孟尝君陵墓故墟附近的田野中,多发现黄褐色锈渍土块,砸开看,都是被粘土包着的铁渣滓,可见这当年孟尝君入葬时,的确是用到铁了,与《水经注》所描述的“铜铁铸壁,扣之有声,坚不可动。”是吻合的。

 

     可以想象在孟尝君殡葬时,曾在墓圹口周围设置许多多的炼铁炉,化天然陨铁石冶炼铁汁,来灌注墓室石缝,以达到坚实无比而防盗的目的。这是现在墓圹周围的田野中,所不时发现的当初遗留物证据:铁渣滓。据说部分墓室还曾经用熔融的铜汁所灌铸。

     曾经存在墓圹流沙里的碎石块也不时被发现。

     碎石、鹅卵石、流沙,和墓室巨石、棺椁的铜墙铁壁等,共同构筑了孟尝君墓的防盗系统!

 

 

        曾经发现的骸骨,为何人的?

      还有一个更加让人迷惑的问题,据乡人说,他们在文革期间起墓石时,曾发现孟尝君墓内有三具骸骨,那么这三具骸骨都是谁的呢?或许其中一个是孟尝君的,另两个是其陪葬的小妾?或许另两个是盗墓贼砸死在墓中的,被同伙的其他人随手埋在了里面?还是什么原因?可惜当时乡人把骸骨给清撒了,所以至今已无法核证他们究竟都是何人了,只留下谜雾一般的猜测和遐想。

 

 


       如此这些证据,足以证明孟尝君墓葬之豪华、奇特、怪异、神秘!
 


     

孟尝君墓 靖郭君墓 本不在一起?——是地理学家们记载错误了吗?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二战期间,祭拜孟尝君墓陵的日本军人

     1940年前后,驻扎在官桥车站的侵华日军中队长和田少佐,在清明等时节,数次在当地治安维持会长、薛城里人崔玉蟠带领下,到距离车站东南一里许的孟尝君墓陵,设祭拜叩。精通中国语言和古文化的和田少佐认为,他们日本诸田氏家族就是靖郭君田婴、孟尝君田文的后裔,并为其先祖孟尝君叱咤风云于战国之际,养贤三千流芳于史册而感到自豪。

 

     和田少佐在1942年的一天,着便装到薛城里西门外的孔集村赶集时,被化妆成卖农副产品的抗日武装人员所劫持,带到古城南墙外的水门口附近,(今为滕州市张汪镇洛庄村西北,城墙外城壕附近。)旧称作鸭子汪一片洼地处,审讯后秘密枪毙,就地掩埋。日军以为其失踪,待许久以后才知。

 

 

 

后续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近年来,闻讯有不少日本田氏友人,致力于中日友好,并仰望先贤,数次来孟尝君园陵祭拜孟尝君父子,甚至于对古时为孟尝君领地-薛城中的希望小学给予偌大的支持及赞助,这是一件千秋益事。

       历史是一面镜子,不忘记昨天的血与火历史,致力今天和明天的和平与友谊,那是对昨天牺牲者、罹难者的崇敬,对战殁者最恰当诠释。

 

      不少薛氏、奚氏、任氏、史氏、谢氏等与古薛国有渊源姓氏的国内外朋友,也络绎不绝的来到古薛地,感受先祖所生活的地方。

 

       国际友好使者,寻根问祖的国内朋友,来到古薛之地溯源拜祖,那是对古薛文化最好的宣传和重视。宾至如归,理当受到薛地人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客待。

 

 

 

 延伸探索之一:

 

 

“石管”和骨佩


       又曾经听乡人说,孟尝君墓在文革期间,因挖墓石,还夹带出土过不少其他文物,老百姓并不珍惜,不少被破坏了,诸如“石管”、别的种类“配饰”等。又传曾发现一些大量的“石管”被因为修建陵园前的路,挖掘墓周附近的土方,而随土垫埋在了地下。据说这些“石管”都是圆孔的,造型很奇特。

 

     为此打听与探索了好久,最近听说薛城里人士渠先生在当时收藏的几个孟尝君墓出土的几件文物,其中就有那种“石管”。

 

     2012年11月2日有幸见到了几样孟尝君墓出土的“石管”。

       仔细辨识,“石管”,不是一般石质的,而是青花色玉质的。管状,直径2.5厘米,高5厘米,一个侧面磨平,轴心有直径2毫米的通孔。应该不是一种玉佩,而应是玉榻垫,很多玉管串在一起的坐垫。

       还有一枚在孟尝君墓地发现的“骨佩”,白色骨质,圆形,边缘渐薄,直径5厘米,厚约3毫米,中心有空,直径5毫米。应是一件孟尝君本人的配饰。

 

 

山东滕州孟尝君墓 一座神秘的古墓 - 喜上眉梢 - .

 该玉管柱形侧面

山东滕州孟尝君墓 一座神秘的古墓 - 喜上眉梢 - .

 该玉管磨平的另一侧面

 

 

山东滕州孟尝君墓 一座神秘的古墓 - 喜上眉梢 - .

 玉佩,白色骨质,因年代久远表面已呈现灰褐色。此红绳为渠先生所拴系。

 

  评论这张
 
阅读(254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