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话说古迹“逍遥台”[喜上眉梢 2011 7 24 晚]  

2011-07-25 00:39:59|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索历史真相,弘扬古代文化

 

 

小邾国与滕国的疆界到底在何处//“三邾疆域图”正义【喜上眉梢 write in 7,3 2011】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导文

 【汉语大词典】载:

 

逍遥台

 

 

(1) 在山东省滕州市故薛城之南。

临城驿逍遥台,在故薛城南十里。〈左传·庄三十一年〉‘筑台于薛’,即此台也。齐宣王时,孟尝君归薛,乃更筑之,名曰逍遥。

  清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山东三·兖州府》

 

 

(2) 在广东省曲江县南, 隋刺史薛道衡所建。

故郡城有荒台焉,虽层宇落搆,而遗制岿然,邑老相传,斯则薛公道衡之所憩也。

  唐 张九龄《岁除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序》

 

 

 

    “逍遥台”在古薛国常邑附近

         常邑是薛国一个重要的城邑,是薛国的一个南大门,距离故薛城三十华里左右, 在今薛城区沙沟镇南常村北附近,也即是汉代的建阳城。

     夏商时代是任姓薛国的城邑,至于西周春秋之际,薛君无能,同邾国、小邾国、滕国等一道沦为鲁国的附庸,常邑连同薛城等都变成了鲁国的下邑,没有多少尊严所存。以至于《庄公三十一年》曰:“ 三十有一年春(前663年),筑台于郎。夏四月,薛伯卒。筑台于薛。 ”鲁公荒淫无道,不顾薛国君主之亡,举国哀悼之际,却肆意跑在薛国筑高台[用土筑成的方形,高而平的建筑物.]名义上是赏景,实际上是满足对平民百姓的偷窥欲[ 见《庄公三十二年》荒淫的庄公窥视鲁大夫党氏的大女儿孟任一事,“可见一斑”之一斑了。]

      此“逍遥台”不在别处,而是在古薛国南常邑,也即是今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沙沟镇南常村东附近。

 

话说“逍遥台”[喜上眉梢 2011 7 24 晚]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关于古迹“逍遥台”,依据古籍记载,在华夏大地上,有名望的地方只有两个:

一在古薛地,今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南常东附近;

二在韶州古城,今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县南附近。

 

 性福不是毛毛雨 - 凡一顺 - cuixiangzen@126 的博客

 

话说古迹“逍遥台”[喜上眉梢 2011 7 24 晚]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虽然滕县(滕州)北25华里的龙山东麓也有一所谓的“逍遥台”,在《滕县志》记载中:“四面皆石,中为土,旧有亭,今废。”但一无名望,二无来历,至今也对此说不出什么名堂来。

    1

鲁庄公所筑的“台”,应在今薛地何处?

    实际上历代《滕县志》对于此“台”皆有所载,就是说的“逍遥台”或者是“薛公逍遥台”。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之32  山东三]载:

 

临城驿,(滕)县南七十里。《志》云:城东有滕阳马驿,此为临城马驿,南北陆道所经也。又县南九十里有沙沟集巡司。○逍遥台,在故薛城南十里。《左传》:庄三十一年,筑台于薛。在鲁境内。此台齐宣王时,孟尝君归薛筑,名曰逍遥。

 

 

 

     明万历十三年、清康熙五十六年和道光二十六年的《滕县志》皆载:

逍遥台,在薛城南十里。春秋鲁庄公三十一年筑台于薛,即此。疑亦会盟台。孟尝君废归于薛,更筑而名之欤?薛城东门外,亦有台,差小于此,不知名。有唐张九龄诗《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

 

 

 

    各版《滕县志》皆载:“逍遥台,在薛城南十里。”然实则不知在于何处。

     又明万历《滕县志》 “按田文号孟尝君而国于薛,旧薛城南十里有‘孟尝集’”。

 

 

 

 

   此“孟尝集”就是今“南常”。南常古邑又曾是孟尝君首封之地, “尝”通假“常”,田文号“ 孟尝君”,“尝”得于此。可见“逍遥台”就在“孟尝集”附近,查此地附近的地图,可见在南常古邑东四五里处,有一古村,是今属驿城区棠阴乡的“逍遥村” [今属峄城区榴园镇] ,“逍遥台”约在此村附近,古村应以古台得名。

 

   依据明万历《滕县志》载有此“台”,说明至少在420余年前的明万历十三年,即1585年,此“逍遥台”遗迹还是很有可能存在着的。

 

     笔者以为“十里”相对于今实际“三十里”,虽有差异,但是它所指的是约数而已,非实际距离,实为一地。

 

     此“逍遥台”曾为春秋时期鲁庄公所筑,又为战国时期孟尝君更筑,可见是有道理的。

 

     至于“薛城东门外,亦有台,差小于此,不知名。”此台许是烽火台,明清之际仍在,现早无其古迹,惟有满目疮痍逶迤绵延高峨壮观的古城墙依然残存着。

 

      唐代张九龄《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一诗,并被《滕县志》所引用,来阐述渲染此“逍遥台”。

 

 

  

古薛之地的这座古迹“逍遥台”因年代久远,虽然今早已不存,但历代《滕县志》、《兖州府志》,和清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等都记载了两千多年前的这座与孟尝君息息相关的千古名台,“薛公逍遥台”。

 

  “逍遥台”古迹补赘

 

听峄城区逍遥村老人讲:逍遥村,旧作“逍遥台村”,后来省“台”简称为“逍遥村”。

村庄内的确曾有一座高耸而顶端宽阔的高台,台上有凉亭,台前曾有遮天蔽日苍老遒劲而硕大的古槐,逍遥台附近就是年代久远的东西方向古驿道。

后来无人问津,亭毁而废。据说多年来,村民取土于台,土台也渐小渐消。

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该村庄宅基地规划,并重修村内巷路,且该残土台却也在规划之中,于是彻底的铲除掉了。

 

传,人们砍伐古槐时村内曾酿成了许多不幸的事情,在那一段时间村内有数人无故无由就死了。于是人们认为此台、此树皆有神灵。从前,古台古树一直保护着村民的福祉和平安。

 

 

逍遥村劫皇纲事件  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7月19日,农民王统时(别号快马)、王统来(别号玉马)弟兄俩、李二天王、曹三、刘光道等,联络50多人(当时称为马子,土匪),逍遥村古道上,劫走由峄县解送济南府的13车皇银。

又传,劫匪之一就有一位艺名叫“锦扇子”的评词艺人,在案发后,劫宝的几个首领被钉死在峄县西城墙示众,暴尸七天。那个评词艺人,罪减一等,被挖掉双眼,刑外放逐异乡。后来,他自编了一部《逍遥村劫皇纲》的评词,隐名藏姓,在安徽宿县一带民间演说,情节感人,影响较大,人们都称他“盲二爷”。

   

 

 

 

 

 

 

 性福不是毛毛雨 - 凡一顺 - cuixiangzen@126 的博客

 

 

  

《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薛公逍遥台”指何?

           张九龄《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一诗中的“薛公逍遥台”,是否是此古薛国附近的“逍遥台”呢?

 其实不是的!

 

 

 《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中“薛公逍遥台”,是隋代诗人尚书左外兵郎、内史侍郎、司隶大夫薛道衡在韶州古城武水东临江边所建造的休闲台。

 

薛道衡,出自河东薛氏,为任姓薛祖奚仲之后。道衡处事精明,经学斐然,深得诸朝重任,其后代如大书法家薛稷委以大唐 黄门侍郎、参知机务。

  

  史料记载,隋末唐初韶州古城建有一座造型典雅,古香古色的逍遥台,其位置在古城南五里武水东临江边(当时的古城在西河)。古逍遥台建于何时,史料仅记载,隋文帝时韶州刺使薛道衡在任时兴建。相传,这座逍遥台雄伟壮观,闻名岭南,是韶州城当时有名的古建筑。这座古台不仅是韶州刺使薛道衡憩息的场所,还是聚集文人雅士登高抒怀,吟诗作赋之地。

 

  《中国历史名人大辞典》记载:薛道衡(公元540-609年),隋代诗人。字玄卿,河东汾阴人(山西荣河)。专精好学,善诗文,文章才华名重当时。齐武平初年,奉诏与诸儒修定图书,参与修订《五礼》。待诏文林馆,与卢思道其名,官至尚书左外兵郎。齐亡事周,官至邛州刺使。文帝时,任韶州刺使、内史舍人,内史侍郎、进上开府。汤帝即位,拜司隶大夫,上书《高祖文帝颂》,汤帝以为致美先朝则有鱼藻之义。终因他才名益显,深为汤帝所忌,将他缢杀。

 

  唐开元五年(公元717年),已在朝廷任左拾遗的张九龄,回故乡韶州探亲,在韶州好友王司马的邀请陪同下,寻访游览了逍遥台古迹。

 

  此时的逍遥台古迹已历经风雨沧桑,有百余年历史,台堞荒芜,杂草丛生。张九龄登临怀古,触景生情,以古代贤人“薛公孟尝君田文感雍门周扶琴之泪”的故事,进而写下关于此“薛公薛道衡的逍遥台”的一诗《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诗中写道:

 

尝闻薛公泪,非直雍门琴。

窜逐留遗迹,悲凉见此心。

府中因瑕裕,江山幸招寻。

人事已成古,风流独至今。

闲情多感叹,情景暂登临。

无复甘赏在,空余蔓草深。

晴光送远目,胜气入幽襟。

水去朝沧海,春来换碧林。

赋怀湘浦吊,碑想汉川沉。

曾是隋游日,徒为梁父吟。

 

 

 

诗毕的感叹之余,张九龄又深有情触地写下诗序《岁除陪王司马登薛公逍遥台序》,他在序文中写道:

故郡城有荒台焉,虽层宇落构,而遗制岿然,邑老相传,斯则薛公道衡之所憩也。薛公不容隋季,出守海隅,岂作台榭以崇奢?荩因邱陵而视远。必有以清涤孤愤,舒啸佳辰,寄文翰以相宣,仰风流而未泯。今司马公英达好古,清誉满时,迹有忤於贵臣,道未行於明主。以长沙下国,同贾谊之谪居;六安远郡,无桓谭之不乐。尝以为仁不异远,必敷政以爱人;穷当益坚,已坦怀而乐地。属府庭暇,江浦清明,南土阳和,觉寒氛之向尽;东郊候暖,爱春色之先来。於是命轻舸以乘流,趣高台而降望,越荒堞,披古道,跻隐嶙而三休,俯芊绵而四极。其远则烟连墟井,指瓯貊以南驰;云合山川,距荆吴而北走。其近则深见底,鳞介之所出没;乔林夹岸,羽毛之所翱翔:悠哉薛公!无不寄也。意神奇之可接,陟彼峻隅;想风景之不殊,翦为茂草。司马公又以为岘山故事,感羊祜以兴言;湘水遗风,怀屈原而可作:况登高能赋,得无述焉?某实小人,受教君子,虽羲之乐会稽之士,自与许询;而仲举礼豫章之人,复招徐孺。是日也,群英在焉,猬惟陋才,忝陪下列,命为序,请各言诗。

 

 

 田文号“孟尝君”,又号“薛公”,《史记》亦是称其“薛文”,或“薛公”,在秦昭襄王墓中曾发现刻有“薛君”字样的高足漆木豆,为孟尝君聘任秦国相邦的互馈信物。孟尝君也是“薛氏”一宗源,其后裔在齐灭薛后逃奔或有起姓国名“薛”的。

 

虽河东薛氏薛道衡是任姓薛祖的后代,但张九龄在此以薛道衡喻比薛公孟尝君,具有一语双关的作用。

 

 张九龄所作的逍遥台序,婉转中肯地评价了韶州刺使薛道衡,更为薛道衡的冤终而鸣不平,也为故乡这座古台的荒芜而惋惜不已。

张九龄在诗中借古喻今,感慨抒怀,表达出了自己为官尚直,光明磊落的个性。

 

 

 

著名的晚清学者汪瑔先生(1828—1891,字玉泉,一字穀庵,号芙生,番禺籍山阴人)一生为人正直的。曾任佐郡县幕。在曲江县幕时,献计焚法军敌舟;潮州各县水旱灾荒,敢于解库赈民。光绪初,主外事多年,均能刚柔相济,不卑不亢。有《随山馆集》等著作传世。汪瑔先生在担任曲江县幕曾亲历薛道衡逍遥台,看到高台遗迹在夕阳西下的时刻,已被灌木草丛所覆盖,古景不在,故人不在,遍是凄凉的感伤。

同时自感类似的人生经历,油然而生怀乡之情,于是提笔作《薛道衡逍遥台故址》道:

      刺史风流不可攀,高台遗迹已榛菅。

      可怜落日登临处,只在春风想像间。

      有客来寻三月雨,隔江犹是六朝山。

      花前雁后终无赖,我亦离家且未还。

 

 

同样,韶州这座“逍遥台”也古迹因年代久远,早已不存,但《韶州府志》、《曲江县志》、张九龄《曲江集》也还继续记载着这座十个世纪以前的千古名台。

 

 

 

 

 

 

      性福不是毛毛雨 - 凡一顺 - cuixiangzen@126 的博客

 

古薛逍遥台始建于公元前663年,周赧王年间的公元前290年左右孟尝君废相归薛,重新修筑该逍遥台。

 

而隋唐代诗人、司隶大夫薛道衡于公元600年前后在古韶州(今韶关市)曲江边上建造具有休闲作用的逍遥台,约远远晚于古薛逍遥台1200余年!

 

但是,这些“薛公逍遥台”,经不住历史风风雨雨的洗涤,现在都已荡然无存了,惟有在经史书籍中,偶尔可以读到关于它们的只言片语。

  评论这张
 
阅读(896)|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