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商代古既(暨/蔇)国考 [喜上眉梢 2011 7 11]  

2011-06-23 19:03:34|  分类: 泗水之畔话古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商代古既(暨/蔇)国考

 

 

    
薛河之畔 觅古迹:桃山 昌虑 徐懋绩墓 西集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文引

山亭区西集,从前人们一直认为是一处古代的集市,其地因集市而得名。

旧时有一首童谣在孩子们中间传唱着:

 

小老头,赶西集,

买了一对小公鸡,

吃鸡肉,喝鸡汤,

留着鸡毛扎风箱。

 

说的就是山亭区西集,西集自古以来就和附近西部的羊庄一样,有大集市,与羊庄一同出名的还是香辣可口十里飘香的羊肉汤,西集羊肉汤鲁南苏北特有名气。

很巧合的是,“西集”之地,虽然与集市有关,但其得名却是来源于此处在商代时期的一个古国:暨国,后世又传称其为蔇国,或者称为既国。

 

因商代蔇国分支东迁至君山东麓,另建一国“东蔇”,则此地称为西蔇。明清之后,“西蔇”又讹传为“西集”至今。

 

山亭区西集镇政府驻地东,被群山所包围着的一片数千亩的高地,即是古蔇国遗址所在地。


薛河之畔 觅古迹:桃山 昌虑 徐懋绩墓 西集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高地东南


薛河之畔 觅古迹:桃山 昌虑 徐懋绩墓 西集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高地东北

 

实地考察这一片半山环抱高地,你怎么会想到这里曾是商代的古暨国所在地,再后来又是春秋时代小邾国的属地了呢。

 

 

 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东集河北村“郳犁来古城遗址” - 喜上眉梢 - 896489600

 

 笔者对蔇国历史问题的观点是

        夏代建立的大彭国,于商初封蔇子于蔇地(今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西集)建立蔇国(西蔇);后分支东迁六七十里至君山东麓(今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车辋镇附近)又建立小国,依然称蔇(东蔇)。

         商武丁征讨攻打东夷,灭彭及其“诸暨(蔇)”,东西两蔇,被迫千里迢迢迁徙 至江南荒蛮之地,又建立小国,袭用其故国之名“诸暨(蔇)”,遂有今浙江省“诸暨”市之名。

故国不存,故地犹在,原名依然,东西蔇后沦为春秋城邑,又为各路诸侯会盟之所。秦统一六国后,及至汉到到三国两晋,皆为郡县下设置最基本的行政机构“乡亭里”制度,此处设置“蔇”,“西蔇”原是“西蔇集”,清后衍化简称为“西集”。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古既(暨/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曾在枣庄市腹地版图上的市中区以北的古蔇国

与临沂西部抱犊崮(君山)东麓的古蔇国有何渊源?

 

 

 

翻开春秋战国地图,聚焦鲁中南之地,你会发现在临沂地区西部山区抱犊崮东部附近有一个古暨(蔇)国。

 

而考究枣庄市的古代历史,则发现:商代时期的枣庄地区西北部为滕国、郳国和薛国,东北属鄫国,中部为蔇国,南部为偪阳国。西周时期,蔇国即不存在今枣庄市地区的版图里了。

 

而曾为商代古蔇国枣庄市腹地,却并不是在抱犊崮东部附近。

 

那么这个历史地图上所标注的古蔇国与枣庄市腹地的那个古蔇国,有何渊源关系呢?

 

那么这两处的“蔇国”有关系吗?古蔇国的历史发展背景如何?今枣庄地区“蔇国故城遗址”又在何处?

 

 

 

 

以下我们就着手探讨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

 

    蔇国:一作暨国,地在今山东枣庄一带。《春秋庄公九年》:“公及齐大夫盟于蔇。”杜预注:“蔇,鲁地,琅邪缯县北有蔇亭。”(杜预注《春秋左传》,汲古阁本卷三)《路史》:“沂之氶有蔇亭,古蔇国也”。 

 

1

今山亭区西集镇政府驻地,就是古蔇国所在地,其东面的高地“台城”也即“会盟台”,便是蔇国故城遗址”。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商代古既(暨/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古暨(既/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1枣庄西集 古蔇国

      西集村位于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西部,是镇政府驻地。村中有枣滕、店徐、枣济高速公路交叉穿过,交通十分便利。

 

     西集村,即殷商时期古蔇国。公元前1339年,商王盘庚迁都到殷后,今徐州所在地的古大彭国,就是那时商朝东部最大的诸侯国。为维护对东夷相邻区域的统治,彭伯便将之子翦封于暨地,建立蔇子国。蔇子国始称“暨”,俗为“既”,一般称“既国”。

          明《峄县志》卷四解释:“蔇子,颛顼高阳氏之后,陆终第三子,曰翦,即篯,字铿,封于彭,是为大彭。其后封于蔇。”蔇国就是夏商时期大彭国分封蔇子的地方。

《峄县志》又载:“土台高数尺,方广数千亩,居人呼为盟台。” 还载:“蔇,彭姓国”,并说蔇亭“今其地尚存,有盟台也”,明代尚有盟台古迹可寻。

南宋罗泌所撰《路史》载“沂之承有蔇亭,即古暨国”,即此,地属徐;特别注明春秋时“蔇”也作“暨”,为鲁国疆域。

(按之时属小邾国(郳)。春秋时期,邾、小邾(郳)、滕、薛等,皆鲁国附庸,所以一般认为此暨,也是属鲁。《通志》云:周宣王时夷父颜有功于王室,王别封其子友于郳为(鲁国)附庸。以居郳故,因称郳国。唐 孔颖达在《春秋左传正义》疏中说道:“附庸,附大国耳。春秋之世,小国不能自通,多附於大国。”后期,自齐桓公胁迫周天子授爵于邾与小邾之后,邾、小邾结好与齐,两国遂扈从齐国而会盟于诸侯,不参与鲁国会盟,“附庸国主”是变动的,具有时效性的,这时邾、小邾已为齐国的附庸了。所以不能够定性的认为“附庸某国”是一成不变的事情。)

 

春秋时鲁庄公九年于齐大夫会盟于暨,即此。古有暨城建于盟台之上。西集所处的位置,地处丘陵地带, 地势南北高山、中部平原。

 

有南北古路从此穿过,自古以来旧是南北交通要道。在西集东侧,古道附近的一片平原地带,形似数千亩之地的台城,为南北两条源于周围山岭的河道所夹持,即是古蔇国遗址所在地。古人选此建立方国,一是为了水陆交通方便,而是为了便于取水。

 

 

因西集位于盟台之西侧,故古称“西暨”,明代依有此称,一因谐音,二此地古有集市,所以至清代始演称“西集”至今。

  

在山亭区西集镇东集河村西南高地,小龙河的附近有梁王城遗址,或许与古暨国有关,或许是后世春秋时代小邾国遗址、郳国遗址。

矗立在小龙河河岸的四通保护碑: “梁王城遗址保护碑” 、“小邾国遗址保护碑”、 “倪犁莱城遗址保护碑”,和“郳国故城遗址保护碑”,极大可能就是指的一回事情,异名同物。

这里的“诸城”实际上应该是滕州市郊城河东岸的古郳国上所建立的小邾国,数次东迁移后的城址,二者东西相距60华里。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商代古既(暨/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商代古既(暨/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2“蔇国”何以得名

       

三字训诂:

 

 

          既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古既(暨/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甲骨文字形)

 

        既, 会意。甲骨文字形,左边是食器的形状,右边象一人吃罢而掉转身体将要离开的样子。本义:吃罢,吃过 

 既,小食也。――《说文》。罗振玉曰:“即,象人就食;既,象人食既。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古既(暨/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说文解字篆体字)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古既(暨/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古既(暨/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古既(暨/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六书来篆体字)


  暨,日颇见也。会意,从旦,既声。

本义:太阳初升略现。——许慎《说文》。

以字见义,暨,太阳从水平面上冉冉升起。

说明在远古时期,这里是临近东海边,人们认为太阳是从东海里出来的,这里最早见到初升的太阳。只是后来海洋慢慢的从此向东面退缩了。

 

                  

蔇 

蔇,《说文解字》:“蔇,草多貌。”也即草木旺盛而繁多的样子。

同样说明在远古时期,这古暨之地遍布沼泽,河流纵横,湖泊淼淼,草木茂盛。

历史资料第一次记载是在公元前602年,经淮河入海的黄河发生的第一次改道,北上今河北沧县东北入海。抱犊崮周围茫茫湿地和浩瀚湖泊现露大面积滩涂,绿草青青,还成为可耕作的肥田沃土。

      由海洋看到即将升起的太阳之“暨”,到湖泊淼淼草木茂盛之“蔇”,可见根据地质时代的先后,“暨”早于“蔇”,也即“蔇”是“暨”字的衍生字;

 

而“既”的本意却是“吃过饭”,或引申为“做完事情”。

 

  显然,作为后世所使用的“既国”之“既”,只是白字而已。

“既国”本作“暨国”,后又衍化为“蔇国”,这都是成立的。

  可见“暨国”,得名应是因“暨地 ”,而暨地之名的存在,要远远地早于商代。甚至于应该追溯到原始社会末期。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古暨(既/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蔇(暨)地位置图(春秋时期)【选自谭其骧主编《中国古代历史地图集》】

 

 

 3今临沂苍山蔇国之源  

历史上的蔇地,有二:“西蔇”和“东蔇”

西蔇,在今山亭西集,为蔇国故地;

东蔇,在今苍山车辋,为蔇国后人所徙。

 

 

        在古代历史上,是存在两个“蔇地”的:

     一为西蔇,在今山亭西集,为蔇国故地,南宋罗泌所撰《路史》载“沂之承(氶)有蔇亭,即古暨国”,即此,地属徐;

 

     二为东蔇,在今苍山车辋,为蔇国后人所徙,《春秋左传经传集解》曰“蔇,鲁地,琅邪缯县北有蔇亭”,即此。

 

   古暨国,于商代始建于滕国、郳国、薛国、鄫国、偪阳国,诸国之间,今山亭区西集附近的群山环抱之中。

 

 

     暨地立国后,暨人后裔,又有越过熊耳山、抱犊崮山(君山)向东迁徙六七十余里的今抱犊崮山麓下,在古代缯(鄫)国北面泇水支流阳明河上游地区,也即今临沂苍山车辋镇附近,以旧国为名,立新暨国,即“蔇子国”,后称“东暨”。

 

    这里同样是一片水草丰美的牧场,先民赶着羊群到这里扎寨定居,从事放牧和农耕。

 

    到达春秋时期,此处的东暨,已不是独立的小方国,而是沦为鲁国的边邑。

 

   《左传·春秋庄公九年》载:“公及齐大夫盟于蔇。”说的是公元前684年鲁庄公和齐大夫在蔇地会盟之事。

    西晋杜预(222-284)著《春秋左传经传集解》载:“蔇,鲁地,琅邪缯县北有蔇亭。”亭是当时郡县制以下设置的行政机构。“蔇亭 ”便是东暨所在地。时属属琅玡国缯县的城邑。

 

         中国科学院院士谭其骧先生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在先秦时期的历史地图上,“蔇”相邻的南北有“缯”、“虚丘”两个地名。据编纂《苍山县地名源》的石传俊先生考证,蔇地在鄫国故城东北20里左右,即今车辋镇驻地。古时盟台,今已无存。“虚丘”春秋时为鲁邑。

 

       西暨东迁至东暨后,两暨是并存的,这就是《国语》所言“大彭诸蔇,商灭之矣。”的根本原因。

 

 

 

4江南“诸暨”,是古暨国后裔所迁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古既(暨/蔇)国考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古暨人迁移图

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 商代古既(暨/蔇)国考 [喜上眉梢 2011 7 11]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商朝势力全盛时是以殷墟为中心的长江以北的广大中原地带,势力范围未及江南。在商灭包括暨国在内的东夷诸国之际,这给予了暨国难民千里迢迢跨越天险长江,而至诸暨荒野之地,以求生存的机会。

 

  在《峄县志》载“蔇,彭姓国。”又引用国语的记述:“大彭诸蔇,商灭之矣。”

 

可见“诸蔇”,并非一“暨”,而是指大彭姓氏国的“两个暨国”,东暨、西暨,同为商所灭,并驱赶至于江南之事。

 

   

北方蔇国所覆灭,最早见于被称为左丘明所著的《国语·郑语》中载:“彭姓,彭祖、豕韦、诸稽,则商灭之矣。”

司马迁在《史记·楚世家》说:“彭祖氏,殷之时尝为候伯,殷之末世灭彭祖氏。”《史记·正义》引《括地志》云:“彭城,古彭祖国也。《外传》云殷末灭彭祖国也。”司马迁没说“殷之末世”具体年份。

依据《竹书纪年》记载,应当在商朝中期武丁时期。《竹书纪年》说:“四十王年,王师灭大彭。五十年,征豕韦,克之。”武丁在位时,把强大的鬼方、大彭、豕韦先后消灭,《尚书·无逸》中称赞说:“力行王道,不敢荒宁,嘉靖殷邦。”要全力推行王道,不能任诸侯大国不受制约的扩张发展,平定反叛,建立稳定的殷商王国。这样一来,为商朝做出重要贡献的大彭国,最终还是被强大的商王朝作为反叛诸侯而消灭。

南宋孝宗时学者罗泌著《路史》“沂之承有蔇亭,即古暨国,彭姓,其派者为诸暨,有概浦、诸山,隶越。”提出沂州承县所属的蔇亭,在古代有暨(即蔇)国,彭姓建立。后来流徙到南方叫诸暨,后为吴越所属。

清代考据学家、诸暨人郭凤沼编有《诸暨青梅词》一书,对诸暨沿革进行注释,并在引用《路史》上述记载前说明:“诸暨即诸稽,为得其实。盖大彭、豕韦,近在王室,迭为商伯。诸暨僻居夷狄,故莫之数矣。”郭凤沼赞同“沂之承有蔇亭,即古暨国,彭姓,其派者为诸暨”这一记载。

又说“按少康少子所封,初在(诸暨)县北一隅,与今山阴、会稽两县连界,自外皆诸暨地也。及商灭诸稽,而夏后氏后并有其地”。

 

《国语·吴语·疏》:“诸稽之裔,以国为民”。

乾隆年间《诸暨县志》载:“诸暨者,诸暨国之地也。”

 清光绪时编纂有浙江《诸暨县志》,已将上述观点载入县治。这段历史把蔇国迁徙和诸暨链接起来,今苍山县域内彭氏蔇国在3200年前的商代就已南渡吴越。

东、西两个蔇国,同是大彭国的封地,理当一同诛灭。武丁四十三年(公元前1207年),商灭大彭国和彭氏诸蔇国。东蔇国存亡或许仅仅百余年的历史。

 

 

 

 

 

 

 

 

5暨姓氏考源

 

暨,得姓祖地,就是今天的山亭区西集镇的商代古暨国,暨姓的始祖是彭祖。

 

 

暨,原在上古时的一个地名的一字,它就是商代北方的古暨国。江南称作“诸暨”的地方,其实是西周、春秋之后才有的地名,这是商末暨国南迁后之后的事情。

     暨,也是一个古老的姓氏,暨姓的始祖是彭祖,根据《姓考》及《姓氏考略》等古籍的考证,两部古籍是这样记载的,大彭的后裔被封于暨,子孙因此就“因地命氏”以暨为姓氏。

 

 

 

   暨,姓氏源流彭祖的后代在商代做伯爵,他的后代有被封在暨的,他的后代子孙于是就以封地暨为姓,形成暨姓。

     旧时认为暨地得氏在今天的 “江苏省江阳县东莫乡城,也有说法在常熟县的”。其实,这个问题很有商榷,暨得氏,最早就应该在今西集镇附近,古老的商代暨国,后分东暨,而长江附近的诸个暨地(广义的而言“诸暨”),皆是商末迁移后所得地名。

 

     被西暨、东暨的“暨族人”被商朝王军驱赶后流落江南,不忘故地,便以故国之名为姓氏,又以之为新地名。

 

 

 

     商周之后,以“暨”为地名的一般指两个:一个是晋唐之际,在江苏江阴东方的暨阳(即是江苏省江阳县东莫乡城,也有说法在常熟县的)”,另一个即现在浙江省的诸暨县。

 

 

     暨阳和诸暨都在江浙地区,与长久以来的暨氏家族活动于江浙一带的渊源是一致的。春秋之后暨氏在江南吴地深深地扎下了根基。

 

 

 

    “暨”、“既”得氏,

还有如下的情况,但此为不多,不是暨氏的得氏主体。

    

     二 暨,出自概氏所改。春秋时吴王夫差的弟弟夫概,其支子以概为氏。后为避仇改为暨氏。又他姓中有的为既姓,而既与暨两字互为通假,经常混用,而有误改暨氏。


     三 暨,还有另外一说,春秋时越国就有位大夫名叫诸暨郢。在他的子孙中,这个复姓又有分化成诸姓和暨姓两个单姓的,一部分就成了暨姓。还有一说,春秋时,有吴王名夫概,他的子孙中有以概为姓,后来因躲避仇杀被迫改为他姓,其中有的为既姓。而“既”与“暨”两字互为通假,经常混用,所以既氏,又可为暨氏。

 

    四 暨,唐代前中叶武氏当政,有许多暨姓子孙有被赐予周姓的情况。望族居于渤海郡,即现在的河北省沧县。

 

  

  评论这张
 
阅读(23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