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古墓魅影[梦幻小说]  

2011-05-26 06:59:24|  分类: 怪诞梦幻奇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墓魅影[梦幻小说]

 

恍惚一梦,吓得一身冷汗,半夜突然坐起,不知所委,按梦幻之情所记如下:

 

    

 
 

古薛城市内,瓦房鳞次栉比,道路经纬整齐,市场内人山人海,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小商贩们不停的吆喝叫卖着他们的小商品,同时伴随着驴叫马啸,和大车碾压着硬地噔哧噔哧的声音,噪声喧嚣,不绝于耳。

 

     最近我听说,有一处古墓被人盗掘,于是整装待发要前去探索查看个究竟。

     沿路,尽是古人遗存于地面上的瓦砾,几乎没脚,绊腿难行,自行车子唯有推着走。

 

     在这个坎坎颠颠的瓦砾路上,我走走停停,但我也捡拾了一车筐古陶瓦片,大大小小的、凹凹凸凸的、弯弯平平的、曲曲折折的,远古的、中古的、近古的,形状和年代,要有尽有,捡拾这些古陶瓦片,就是为了作研究和考证。

 

     好不容易来到东南角的一处高岗处,果见有人新挖的印迹,上面覆有一层薄薄的新鲜泥土。让我奇怪不已的是,有一股似烟似雾灰白色的蒸汽,从新覆泥土中,不断地向上窜冒。这怎么会有什么蒸汽呢,我好生感觉的认为,这分明是从冥间升到阳间的阴气。

 

      我于是拿出一个本子,对被盗情况和怪异现象作了如实的记录。

 

      在无意间,我的眼睛瞟到高台下的一颗大泡桐花树下,影影绰绰发现有几个带红袖章的红卫兵在来回走动,远远看着他们似狗一般长长的嘴吻,似乎又发现他们还在唧唧咋咋的相互间说着什么,我好生奇怪。

 

       恰在这时,一位正在旁边锄菜园老农,有许些神秘的样子,悄悄的走近我。告诉我:“老弟,我一看你就是探索研究古文化的。我家藏了被盗墓贼挖出,而因为遗忘,还没有拿走的两件古物。”

 

     我提出要到他那里看看,也便了解一下这个古墓的年代。老农爽口答应,过了一会,他又有些反悔,磨磨蹭蹭不想回家。我看出了苗头,于是往他手里塞了一百元硬纸票子和一包香烟,他才了点点头,说可以带着我去他家看一看。

 

    老农的家就在高台子附近不远处,没有多大一会就步行走到了。

 

    进了老农的家之后,老农突然就钻进了东墙根的猪圈里,左右手各拿着一样东西跨出猪圈。

 

     老农左手拿的东西,是一个粗大的广口侈沿瓦器,灰油油的,看似陶罐之类,腰上还有一高凸的棱圈,陶罐内还有一些粗大的碎骨头,我说这是岳石文化时期的陶器,这个墓葬也是那个时代的墓葬无疑,距今有三千五百年至四千年之间了。

 

     还没刚说完,老农的右手又递给我一个物件,沉甸甸的,仔细一看,这不是一件陶器,而是两件铁器,都是红褐相间,锈迹斑斑。一件是如牛肋巴形的铁棍,中间弯曲,约尺把长。另有一件是一个铁圈,中间有个圆孔,巴掌大小,厚厚的有两寸。且这个铁圈正套在了这个铁棍子上。我很纳闷,这是个什么东西呢?认真审视,脑子高速旋转后,才辨认出了这个铁棍子是古代大车的“刹绳器”,而那个铁圈,却是车轮两边的挡圈,它们都是汉代的车器。这么说来这个墓葬很可能是汉墓。

 

     我有些怀疑这位老农的话语来了,我又一次问他:“是否这些物件都是在同一座墓里被盗贼挖出的?”老农又确凿无疑的说:“我当时正在瓜地北头的棚子里守夜看瓜,月光朦胧中,确是见了他们在挖一个墓。”

 

    如此这般,依据古物判断,相差一千五六百年,甚至于两千来年的古墓,怎么会是同一座呢?

 

     我一时陷入了古墓时代问题纠葛的矛盾之中。是判断标准错了呢,是不同时代的古墓埋在了一块了呢,还那位老农故意说谎了呢?

 

      正在我为此感到脑浆子疼的时候,突然看到老农的院墙和大门一起都晃了晃,是不是要发生地震了呢?

 

     忽然,一群带着鲜艳血红袖章的红卫兵,哐当一声,冲开老农的大门。

 

     他们拿着木棒不停地朝我挥舞着,张牙舞爪的样子,凶得很,声言不准再让我搞历史研究,不准再探索古墓,及其记载古墓被盗的情况,否则要逮捕法办,并示意还要砸烂我的那辆金鹿大轮自行车。

 

     此刻,我不知如何是好,心疼的不是那辆自行车,而是车上的一筐子烂陶瓦片,这可是我一路好不容易捡的啊。

 

     我突然认出了那个带队的头头,原来是我们村的民兵连长鲁大头,颜色青紫,怒象横生,似乎要吃人。我给他好说歹说,他才面有难色似的点头示意,照顾同庄乡里乡亲的面子,不再砸我的车子了,但临走时他却掠走了老农所捡拾的陶罐、铁棍和铁圈圈。并以盗墓罪,把这位可怜巴巴的老农,给五花大绑的弄走了。

 

 

      看到他们走了,我才悄悄的抄小路回家,一路小心翼翼,哆哆嗦嗦,生怕惊动了什么。在一片庄稼地里,我还爬行了一段,弄得满身是泥巴。

 

     我在反思着,这伙人是乡公所派来的吗?该是刘公安那一起的吧?我们乡公所,有一个乡派出所,派出所里就有一个人,即是所长,又是警员,他就是刘公安,此人性格暴戾,私心欲极重。乡里的什么事情都归他管:抓小偷、逮特务、救火灾、防洪水、打疫苗、治发热、捉私奸、管结扎、配母牛、割猪蛋、搞宣传、看古墓,等等等,天下没有不归他管的。

 

       虽然他是一人在职,不过他手下有一帮雇佣的农民“联防队员”,多是乡里的愣头青。

 

      看样子我们村的民兵连长鲁大头领着的那一起,十有八九是刘公安的联防队。我越想越气愤,刘公安什么时候和盗墓贼勾到了一块了,竟然替盗墓贼说话呢?!

 

     一个黑白不分的世界,看不到什么光明。想到如此,不由得冷汗从脊背渗出。

 

      算了,算了,明天一早还是赶早集,干我的老本行,卖我的鲜鱼鲜虾去吧,探索什么古代文化呢!?一点意思没有。

 

 
 
 

 

       一个激灵,使我清醒,原来这是一场噩梦。梦幻,或许是一种暗示,暗示着什么,我不知道。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2011年5月26日,早上六点五十分。一个“怪异的梦呓”,我为此写了近一个小时,晨旭透过窗子也照在我身上一大会子了。  

 

      啊,母亲打来电话,说今天是我父亲的周年忌日,该回家为老父亲烧周年了!唉,整天过得恍恍惚惚,怎么把严父农历四月二十四的忌日给忘了呢。

    

    整整一年,曾泪洒棺木,但花落花开, 人生如梦,何处寻觅已逝的亲人。

     

    关闭电脑,到单位请个假去,奔赴老家。。。 。。。

古墓魅影[梦幻小说] - 喜上眉梢 - .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