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2011-05-19 15:18:05|  分类: 逝者长已矣,生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唤黄鹤一留可否?自仰族贤,缘悭长恨难成晤;

问古薛再继谁耶?固知天疚,云蔽沉阴不敢晴!

 

   今谨作此挽联,聊以悼念若棣族贤 

 

 古丰支渠氏族人 渠芳慧 敬撰

公元二O一一年辛卯 五月二十三

   

 

    

 

   前言  

 

 

 

 

 

Being edited and written... ...


去年的九月二十七日,这是一个农忙的深秋季节,我回家帮老妈妈掰玉米的时候,路过皇殿岗村内,并顺便拜访了若棣二爷。

 

在他那里我查阅了许许多多的资料,同时也和他探讨了关于“鲁仲连墓”等古薛文化的问题。

 

对于那次拜访,我一直想写一篇文章,用以详细介绍拜访的情况,尤其是探讨“鲁仲连墓”的问题。同时也算补充关于二爷,我的第一篇文章《古薛书法名士 渠若棣先生略传 【喜上眉梢】》。

 

我当时也为这次拜访拍了些照片,以作影像素材。虽然很长一段时间就想着手起稿,只是由于众多的文章还有待于整理,同时由于工作和家庭方面的原因缠身,此事暂且懈于脑后。

 

孩子们都在县城跟随着我上学,为了照顾他们,所以年后我很少回家。只要回家就收集资料,和实地勘察文物古迹等,这已经形成了半职业性质的“业余习惯”了。

 

真的就没有想到,上次回家,在皇殿岗附近开医疗室弟弟告诉我,若棣二爷“老”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

 

上次,在头年见他的时候,二爷的精神和气色很不错,心情也很乐观,我一直认为他会活到一百多岁的。

 

我最近本打算再找二爷交流一下我对古薛问题的许多困惑,同时也为了请教他一些问题。

 

真没想到... ...天地两别,我们依然在凡间,先生却去了九霄天。

 

老先生的仙逝,出于我这个老表侄的意外 ,更想不到的是,头年的那次拜访,成了最后一次!最后的一次,也就成了永别。

 

薛城里唯一一位有名的文人,就这样乘仙鹤撒手西去了,很是惋惜痛心。先生的逝去,也是鲁南文化界的一大损失。

 

先生执着的精神,刻苦的品德,激励着有志之人勇往直前。此刻我想到了他的两首意境达观的诗:

 

友情

【渠若棣】

同舟风雨共浮沉,

细语温馨情愈深。

老去故人谁尚健,

天涯海角梦难寻。

 

古稀

【渠若棣】

古稀已过更精神,

平淡无奇唯率真。

桃李都成天下士,

清风两袖自甘贫。

 

 

“老去的故人有谁还在人世间呢,逝去的人,天涯海角也梦不到了。尽管我已古稀年迈,虽然生活平淡无奇,但依然精神矍铄、乐达。我的学子们在社会各个岗位上都成了栋梁之才,我却乐意干守清贫。”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学子满天下,惟守一孤独。老人的品格和心情,人如其文,情如其诗,他就是如此的率真,和与世无争。

 

他只在自己的艺术王国里,精专于自己的文字艺术,而无有其他。

 

谁曾想,自乐为“老去故人谁尚健,天涯海角梦难寻”的老先生,也无法抗拒生命的安排,而仙去寻觅他的挚友故人去了。

 

唉,人生如梦,人世无常。

 

 

历来人生如悲歌,欢乐而来,悲凉走。

 

 

 

人生如曰:

 

世间荣辱如纸灰,

阴阳两隔一土堆。

古往今来多少事,

皆付雨打和风吹。

———————————————————————————————————

 

 

纪念渠若棣先生
 
 
 
 先生的名片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先生引自《周易》中的一句名言于名片中,聊自喻曰: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据先生的名片所载:

 

 渠若棣艺术简介

           渠若棣又名渠华,字少萼,号雁平,草竹堂主。1920年生于滕州市张汪镇皇殿岗,古薛城人,大专文化,从事教育工作四十余年,荣获南京三十年教龄证书、奖章。曾受聘《滕县志》编辑,2004年曾被评为滕州市十大模范老人。

 

          现为滕州市书法协会会员、枣庄市书法协会会员、山东省东昌书画联谊会会员、墨子故里书画研究会会员、毛遂故里书画社理事、王羲之研究会会员、国际书法协会会员,受聘中国《绿宝石》书画院客座教授、南京《金陵印社》艺术委员、荣誉理事。

 

         本人平生酷爱篆刻、书法。篆刻先以秦汉为宗,并效法名家之长,师古人而不拘泥于传统。后得南京艺术学院陈大羽教授函教,艺术大长。83年刻制《满江红》印组,继而又篆刻《陋室铭》全文,浙江省美协主席于波同志对作品作了讲评,给以较好评价,颇受作家和爱好者欣赏。书法专攻隶篆,铭摩《曹全碑》、《石门颂》,追求邓石如、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等诸家。篆刻展赛,曾到新加坡、韩国、日本、马来西亚轮流展出,作品多次获奖。北京《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珍品选》收藏,北京《国际书画中心》收藏。2001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2周年“中华魂”邀请展,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展出,参加开幕式,国务院一招交流笔会、钓鱼台客馆颂奖大会、北京“近现代书画邀请展”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展出并赠送入场券,滕州市龙泉塔最高展奖:2004年毛遂故里书画社书画展暨个人展,滕州市老寿星书画展,墨子故里名家书画进京展,其作品在十多种报刊登载,入编进二十多种辞典、精选展篆。

   

          

——————————————————————————————————

        

 又据 《滕州当代文艺人才名录》 1995年8月出版)所载:

 

 

 

渠若棣

  

 

         渠若棣,字少萼,号雁平,男,75岁,张汪镇黄(应当为“皇”)殿岗村人。原在南京市实小教书,现退休在家。系滕州市文艺创作协会会员,墨子故里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毛遂故里书画社理事。

 

        少年即热爱书法、篆刻。书法初临《张玉钊》、《龙门甘品》等,后习陈鸿寿隶书,邓石如、赵之谦篆书,而后受北京杨轩廷启发,力求自成风格。多次参加书展,均受好评,并有获奖。篆刻初自学摸索,从《篆刻启蒙》等书入门,后研习吴昌硕、邓石如、齐白石诸家,并拜南京艺术学院陈大羽教授为师,大有长进。

 

         1938年曾为张光中、李乐平等人治印。1985年刻制《满江红》词。作品多次参展。1993年刻制的《陋室铭》,受到陈大羽教授及浙江省美协主席于波的赞许。

 

         另外,还为个人刻印140余枚。作品多次获省、市大奖。

 

     

 

 

      先生的名片及其所载的个人阅历,即是先生人生自强不息执着追求的真实写照。

在此展出先生的名片等,惟以作纪念。

 

        

 
 

 

 

 

 

 

 

 

 

 

 

 

今有

一幅挽联

写道

              披星戴月 宵达旦 幽心埋头篆刻人生

        三四十年 如一日 浊世惟灌两袖清风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简目

1叩门拜访见先生

2姹紫嫣红馨满园

3书画充栋草竹堂

4夜以继日作学问

5探讨薛国古今事

6人生苦短空留憾

   

 

 


1叩门拜访见先生

 

         2010年9月27日,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时日,又是一个农忙的深秋季节。恰逢这天我歇班,所以趁机会回老家,帮母亲掰玉米。数亩地的玉米,力薄体弱的母亲一个人难以胜任这般体力活。父亲要是在世的话,一切都好了,也用不得我如此的心急火燎。然而不幸的是,百天之前的6月7日,父亲因经不住长期的病魔折磨而去世了,那天临近麦季农忙时节,父亲临“走”头一天还挂念着麦子如何的割,如何的晒。当了一辈子老农民的心思,都是如此。

      104国道上的沿线乡镇,都在公路边的田间地头设立“临时防火指挥部”,人行道和汽车道中间的草坪上,到处插着印有“安全防火”、“人人有责”等大字标语的随风飘展醒目鲜艳的旗帜。

 

 

 

 

 

       我路过皇殿岗村内时,并顺便拜访了若棣二爷。

    先生家在皇殿岗村中偏东,靠近炼铁遗址高台西侧,向北的一个小巷子里。

     豆藤爬满红砖墙,几簇艳红的小花和青黄相间的杂草,静悄悄地生在路边,夕阳透过树叶间斑驳不齐的投射于房屋西山墙上,偶尔几声的鸡鸣狗叫,倍显小巷子的幽静深深。

      向北没走过几家,路东就是先生的院落。门口是石子垫的路面,一株把门的小树站立在门边,一棵嫣红鸡冠花从门口墙边的缝隙间努力的钻出,覆斗形的大门过洞上也爬满了青藤,双开扇的大门面上,贴有先生所写的一副对联,“虎啸神州,威震全球”八个大字,字体遒劲有力,不同凡响。  

        吱啦一声,销栓拉下,门扇两开。一张清瘦的面孔映入到我的眼帘,头发苍白,面色憔悴,走路无力,佝偻驼背,并连连打着哈欠。先生的身体,的确比一年前略有些松弛。但从先生的眼睛中所显现的精神,却是异常的饱满与自信。这是一般如此九十多岁老年人所不能比及的。

先生一边招呼我进院,一边说道:“刚才在躺椅上打了一个盹,耳朵不好使,耳朵背了,没有听到你的敲门声。人老了,什么都不好。”我于是圆到:“二爷的身体,硬朗得很。”先生听到呵呵的笑了起来,又说道:“昨晚有开夜车了”、“昨晚有开夜车了”,先生的意思是,昨晚又通宵大胆的搞自己的艺术篆刻了,先生一直是这个习惯。静谧的夜晚,是先生在艺术王国自由徜徉的最佳时光。

 

2姹紫嫣红馨满园

      

3书画充栋草竹堂

4夜以继日作学问

5探讨薛国古今事

6人生苦短空留憾

 

 

 

 

 

 

 

 

 

 

 

 

 

 

 

 

 

 

 

 

 

 

 


 

 

   


 1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2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3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4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5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6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7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8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9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10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11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12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13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14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15

最后一次拜访 古薛书法名士若棣先生 - 喜上眉梢 - .

 

 

 

 

 

 

 

  评论这张
 
阅读(959)|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