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辑选 {喜上眉梢 编辑提供}  

2011-12-21 12:05:07|  分类: 滕县志 资料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部分辑选
 
相关文章点击参见:
 
 
 
 

各版本《滕县志》简介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滕县志》为古代县志中的上乘之作

 

   明万历十三年版《滕县志》,原名《滕志》。由滕县知县杨承父校梓,王元宾撰次的一部地方史籍。该志是中国较早的地方史籍之一,滕县至今见到最早的县志,也是迄今传世最为珍贵的地方志书。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

 

 

 

 存世的《滕县志》至今只发现8种

 

      滕州历史悠久,感受孔孟儒家文化丰厚,具有编史修志的优良传统。

滕县从明隆庆丁卯至民国修志达10次之多, 但存世的《滕县志》至今只发现8种:

       1. 明万历十三年(1585年) 《滕县志》 滕县知县杨承父修,王元宾纂

2. 明崇祯五年(1632年) 《滕县志续编》 滕县知县荆尔植修、张彩编修

     3. 清康熙十一年 (1672年) 《滕县志》 滕县知县任玑编修

     4. 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滕县志》 滕县知县黄浚监修、陈际昌、王特先等编修

    5. 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滕县志》 滕县知县王政总修,王庸立、黄来麟纂修

    6. 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滕县乡土志》 高熙喆编修

    7. 中华民国19年(1930年)《滕县续志稿》 生克中编

    8. 中华民国33年(1944年)《续滕县志》 高熙喆主持编修

 

明崇祯年间滕县知事荆尔植于滕阳公署所主持编篆的《滕县志》,虽然该志在流传中已经轶失,但是荆尔植对此志所作的“序”,却保存在康熙五十六年《滕县志》中。

 

 

新编《滕县志》

 

解放后,因政治、社会、经济等原因,一直没有编纂系统而正式的《滕县志》,直到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以后,经济繁荣、社会稳定、政通人和之际,结合古文献资料,1989年又最终脱稿修撰与社会主义新社会实际相结合的新《滕县志》。


    该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新编《滕县志》,1982年6月始修,组织各方面的人力物力财力,历尽艰辛,搜集各方面资料共达1100多万字,五易其稿、 三级审定、四次校对之后,1990年3月付梓出版。本志上限因事溯源,下限至1987年底。 志书共设9编:概述、大事记、地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人物、附录。

 

 

在明万历十三年前,有没有滕县志?

 

根据明万历十三年《滕志》滕县知事杨承父所作的序道:“滕固有志,然疏略无伦次,不足以备文献,观者少之。余初莅滕日,即拟修之,而难起举,久之,乃与乡先生王公谋。王公曰:‘是其乡人之耻也。是君子生于其乡,而不能娴其典故,为词命,成一家之言’... ...。”可见明万历十三年前,是有滕县志的。这序言也是杨承父与王元宾商议篆修新滕县志,心有灵犀一点通,二人商议,便一拍即合。 

 

王元宾在作序中也道:“邑志修者屡。余束发为诸生时,见传钞志二本,比时典籍未备,而采搜未广,故实既多遗漏,而体裁亦少轮次。”也证明了这个问题。

 

“滕固有志,然疏略无伦次,不足以备文献,观者少之。”这些滕县志,至于何年、何人修的?除了王元宾所见到的手写传钞滕志有两二种版本外,屡次修撰的总共有几个版本?今已无法得知了,唯有知道的是此前旧志或皆疏略无伦次,而采搜未广,故实既多遗漏,观者少之。以俗话言之,也就是说编修得不甚怎么样。

 

 

     

 

明万历十三年版《滕县志》简要介绍


        目前,见到最早的滕州志书是明万历十三年修的《滕志》。此志体例完备,资料翔实,文笔流畅,语言流畅、精炼,堪称明志中的佳本,也是滕州旧志中质量最高的县志。除客观描述滕县及周边地区的历史、地理、人文、风俗、物产外,作者还根据当时的实际,对滕县及周边地区的行政区划、社会现象等,表达了一些自己的主张和建议。

 

卷首为杨承父及王元宾撰写的序言,次为修纂人员名录,滕县知县杨承父校梓,县丞刘勋、主簿汪伯梓、教谕方元修、训导张天宿、丁鸣春同校,典史杨维樨督梓。王元宾撰次,董国光、张中鸿、侯庆远、黄中色、张四教、刘点、王利宾、龙为光同阅、神用采访。

 

 


        万历版《滕志》以严谨的编撰态度,丰富的资料,承前启后,集旧志大成,存一邑文献,成一家之言。在体例上有继承也有创新。全志分为图、谱、志、传四大部分,全志采用了图经结合,谱传结合,志表结合的形式,重点突出,眉目清楚,来龙去脉交待明白,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其中,图经、沿革、风俗志、人物志的论述极为精彩,的确是明代县志中的上乘之作,也是滕州旧志中的代表作,他已成为后人研究滕史的必读书籍,在滕州历史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曾为日寇所掠至倭国

爱国人士设法取得该志的影像资料,“完璧归赵”

 


     但令人遗憾的是这部明志距今四百余年,屡遭战火的洗劫。明天启二年毁于火灾,崇祯二年,滕县知县荆尔植搜得此志一轶,即重刻之。原版本清后期就下落不明,1984年秋,在搜集资料编写新《滕县志》时,才知这部旧志在日本存有一部,北京图书馆副馆长丁志刚同志以热爱家乡的真挚情感,爱国热情,把从日本尊经阁文库交换来的这部旧志胶卷,给以优先复制,才使这部失存多年的志书重返故土。因志书距今久远,保存不善,该志复制件字句多有残缺,有的笔画不清,有的墨迹模糊,篇幅散乱,难以翻印装订,给再版带来很大不便。故由专人加工整理,笔画不清的,仿迹描写,墨迹模糊的,刷渍返真,综错散乱之篇幅、剪裁拼合。关于语句原阙,或原梓错讹,无能校对者,仅存原貌,不敢妄作自是。《山川志》第十六页,胶卷固缺,仿康熙五十六年版本抄写补入。原本始末,得获全貌。1984年10月,滕县史志办为抢救文化遗产、保存史料,请专人加工整理后,复印200部,装订八卷。整理复印的明万历《滕志》,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好评。

 

 

 

 

 校梓(主修)杨承父

 

校梓(主修)杨承父,号小庵,大名郡东明人,明万历八年任滕县知县。任期六年间,杨承父勤政爱民,严惩贪官污吏、奉职循理,是在滕任期较长,且卓有政绩的知县。当时,知县杨承父见“滕故有志”“疏略无伦次,不足以备文献”(引自该志前序)。于是杨承父上任之初,决定力请王元宾编修《滕志》。撰次(主编)王元宾,字国贤、号对峰、滕县人,明嘉靖年间曾任蠡县知县,江西道监察御史等职,任职期间秉公执法、政绩卓著,后因看不惯官场腐败,加之又得罪当朝权贵,两度被迫回滕,不再出仕。在滕闲居期间,王元宾潜心研究滕史。他遍历境内,搜残碑断碣、访亭父、邑老,凡有关只句片语,皆随手记录以授余。经过王元宾等人两年多的努力,反复修改,完成了滕志的编纂任务。杨承父阅后非常满意,为之作序,称此志“卓然一邑文献矣”。滕县儒学教谕方元修在其志跋中说:“余受而读之,叹曰:乃今知滕之所以为滕也……是志上自黄帝,下至于今,事极洪纤、华而不秽……览者虽一隅之迹,繁然足以观终始矣……余盖重为滕幸矣。嗟乎!邦国之兴废。文献之显晦,固各有时哉。杨公政尚休要,皆此类;王公博物君子,兹其一斑云。”

 

 

 

 

撰次王元宾 

王元宾,滕县人,字国贤,号对峰,明代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乡试中举,次年进京会试、殿试再中进士。他初任蠡县知县,执政期间体察民情,缓收赋税,令当地百姓感恩载德。此后,王元宾屡屡政绩卓著,后被晋升为朝廷侍御(即“御史”),后世尊其为“廉吏”。

王元宾目睹朝野上下腐败,社会危机四伏,深感无回天之力,毅然辞职回乡滕县,在荆河西岸龙泉寺的龙泉塔下附近建一舍“茹芝园”,作画读书会友。受知县杨承父之邀,以热爱家乡、弘扬文化之志,功于编撰《滕县志》,另外他本人还著书《茹芝园集》、《诗经疏钞》、《名臣奏议》等。王元宾主修的这部县志,承前启后,并集旧志于大成,文化价值极高。假若王元宾不被贬职回乡,就不可能有这不部名志,也无法了解古滕县之地悠久的文化历史  。从资政、教育、经济、存史等几方面来看,王元宾的贡献永存青史,所以近代的《大清统一志》、《山东通志》、《滕县志》等皆有为他树传。     

   

王元宾共兄弟三人,其兄王嘉宾,其弟王利宾,时人称之为“王氏三凤”。王利宾中举后英年早逝,王嘉宾生前的著述也很少被保存下来,唯独王元宾主纂的《滕志》传世,虽几经濒临失传,但还是被历代志士仁人多番抢救,最终得以保存下来,为后代研究古国史和滕州历史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滕县志序

(句读后的简体文)

 

 

 

一、杨承父序:
        滕故有志,然疏略无伦次,不足以备文献,观者少之。余初莅滕日,即拟修之,而难其举。久之,乃与乡先生王公谋。王公曰:“是以乡人之耻也。士君子生于其乡,而不能娴其故典。为词命,成一家之言,徒使讹谬相沿,遗嗤后代。此司马氏所以发愤而大息者也,余其何辞乎?!”余嘉王公言。乃为开馆公署,群诸儒,给笔剳,具①廩,听公所指。公自出古籍千余卷,又旁搜故典,遍及邑中碣刻,再历伏腊,志草告成。余与公阅之。始图经,次沿革谱,次灾祥,次山川,次方物,次风俗,次创设、次赋役、次祠祀、次古迹、次列传,为卷凡八,而旧志之汰去者十八,卓然一邑文献矣。乃恍然有感曰:“志者,谱记之谓也。音乐匪志,则无以辨宫商;鼎彝匪志,则无以穷世代。然总之则归于文,故曰,言之无文,行之弗远,矧邑志兴废所关,备往迹而昭鉴戒,又可以不文行之乎?”今滕志文矣,余得而纵观之,以悉滕之始末。夫方滕之在,春秋名爵等于曹邾,疆土侔于陶薛,故盟会不列,至称卑小。乃其志之所述,则带黄河,阻清济,龙桃诸山,绵亘其中,地饶粳稻鱼盐之利;民俗习于击兔、伐狐、斗鸡、走狗,枭捷成性,则亦雄区也。使当其时,有谋臣若子产、范蠡辈,佐其中材之主,交楚而不倚於楚,交齐而不倚於齐。内修战具,广集说士。楚警,则守黄河,而文告于齐;齐警,则守清济,而文告於楚。鲁、宋、郑、魏皆臂连而指使之,而间伺隙缴犄角之利。当楚平之末,则吾渡河而取彭城;齐庄之世,则吾渡济而取即墨。晋灭曹,则吾取重邱;楚伐宋,则吾取睢阳。内用管子兵甲之术,而外修孟轲氏仁义之政。即未能争长齐楚,然亦可以观时而不至早亡。惜乎不然,则地之兴废,岂不由人哉!方今皇明混一南北,舟车辐辏其中,故候人境上奔命,县官拥篲郊迎,日不暇给。加以天灾流行,土地荒芜未尽垦,户口外移而未尽复。敝将莫知所极,调停之方,岂亦有在乎?然而余非其人也,故为之怃然。

   

 

万历十三年十一月吉日


知滕县事、东明杨承甫撰滕志
滕县知县东明杨承甫校梓
县丞沔县刘   勋
主簿歙县汪伯梓
儒学教谕临清方元脩
训导怀远张天宿
萧山丁鸣春同校
典史孝感杨维墀督梓

 

 备注:①  左“食”+ 右“气” 

 

 

 二、王元宾序:

王子曰,邑志修者屡矣,余束发为诸生时,见传钞志二本。比时,典籍未备。而采搜未广。故实既多遗漏,而体裁亦少轮次。至隆庆丁卯,侯君维藩。始芟其繁芜而润色之,授梓今十九年矣。然而体裁多袭其故,至万历癸未,余归田,而杨公治滕且三年,隧者举,废者兴。
      凡公署桥梁,一起而新之。政成之暇,复以邑志委余,而谓之曰:“志所以信今而传后者也,故实不备则无征。体裁失伦则不雅。君子于旧志,犹有遗恨矣。君其重修葺之,余辞不获命。乃益发搢绅家藏,分籍披阅。而以诸生神用,遍历境内,搜残碑断碣,询亭父、邑老。凡有所关只句片语,皆随手记录以授余。而余又取他郡邑善志,出自宗工钜匠者,倚为模式,补缀其阙漏,而易置其体裁。凡为一图经、六谱、八志、七列传者。盖古国史之流也。上明先王之迹,下辩人事之记。别嫌疑,明是非,善善恶恶,补故起废。俾图治者,有所折衷,非夫阅览博物,崇论雄词,然后可成一家言。余不佞以庸劣弃于时,顾令载笔执要,以镜于得失之林。譬之,未能操刀,而代大匠斵,惴惴焉惟伤手是惧。恶得所谓信今而传后哉!虽然大厦之成,非一木之枝,栌侏儒,备材匠氏,于是卒成芜志八卷,以存一邑文献已耳。如其成书,以俟来哲。

                                                       万历乙酉秋八月。邑人王元宾谨识。

 

《滕县志》内容

 

 
卷之一
图经
沿革谱
封爵谱:秦汉以上守令、教职,武职,国朝守令、杂职
职官谱
卷之二
选举谱:科贡、例贡、杂途
赠封谱
武功爵谱:指挥、千户

卷之三
灾祥志
山川志:岭泉沟附
方物志
风俗志
创设志:城池、行署、县署、儒学、属署、铺舍、坊、桥梁、村市

卷之四
赋役志:田地、户口、贡赋、马政、徭役、军屯
祠祀志:文庙、坛壝、神祠

卷之五
古迹志:城镇、乡井、宫殿、亭台、园池、塚墓、寺观

卷之六
宦业传:封爵、刺史、守令
宾客传:乔寓附

卷之七
人物传:儒业

卷之八
人物传:武功、孝行、方伎
隐逸传
列女传
释道传
外传

 

 

卷一图经编校人员名单

 

                邑人 王元宾  撰次
中书舍人 邑人 董国光
开州知州 邑人 张中鸿
大同知县 邑人 侯庆远
河内知县 邑人 黄中色
开州训导 邑人  张四教                  
                举人  刘   点
                        王利宾
                        龙为光   同阅
               生员 神   用   采访

 

 

 

 

附:

滕县志序繁体原文

 

一、杨承父序:
滕故有志然疏略无倫次不足以備文献觀者少之余初蒞滕日即擬修之而難其舉久之乃與鄉先生王公謀王公曰是以鄉人之耻也士君子生於其鄉而不能嫺其故典為詞命成一家之言徒使訛謬相沿遺嗤後代此司馬氏所以發憤而大息者也余其何辭乎余嘉王公言乃為開館公署群諸儒給筆剳具廩聽公所指公自出古籍千余卷又旁搜故典徧及邑中碣刻再歷伏臘志草告成余與公閱之始圖經次沿革譜次災祥次山川次方物次風俗次賦役次祠祀次古跡次列傳為卷八而舊志之汰去者十八卓然一邑文獻矣乃憮然有感曰志者譜記之謂也音樂匪志則無以辨宮商匪志則無以窮世代然扌忽之則歸於文故曰言之無文行之弗遠矧邑志興發所關備徃跡而昭鑒戒。又可以不文行之乎今滕志文矣余得而縱觀之以悉滕之始末夫方滕之在春秋名爵等於曹邾侔於陶薛故盟會不列至稱卑小乃其志之所述則帶黃河阻清濟龍桃諸山綿亙其中地饒粳稻魚鹽之利民俗習於擊兔伐狐鬥雞走狗梟捷成性則亦雄區也。使當其時有謀臣若子產范蠡輩佐其中材之主交楚而不倚於楚交齊而不倚於齊。內修戰具廣集說士楚警則守黃河而文告於齊齊警則守清濟而文告於楚魯宋鄭魏皆臂連而指使之而間伺隙繳掎角之利當楚平之末則吾渡河而取彭城齊莊之世則吾渡濟而取即墨晉滅曹則吾取重丘楚伐宋則吾取睢陽內用管子兵甲之術而外修孟軻氏仁義之政即未能爭長齊楚然亦可以觀時而不至早亡惜乎不然則地之興廢豈不由人哉方今皇明混一南北舟車輻辏其中故候人境上奔命縣官擁彗郊迎日不暇給加以天災流行土地荒蕪未盡墾戶口外移而未盡復敝將莫知所極調停之方。豈亦有在乎然而余非其人也故為之憮然

 

萬曆十三年十一月吉日

知滕縣事、東明楊承甫譔滕志
滕縣知縣東明楊承甫校梓
縣丞沔縣劉   勳
主簿歙縣汪伯梓
儒學教諭臨清方元脩
訓導懷遠張天宿
蕭山丁鳴春同校
典史孝感楊維墀督梓

 


二、王元宾序:

王子曰邑志脩者屢矣余束發為諸生時見傳鈔志二本比時典籍未備而采搜未廣故實既多遺漏而體裁亦少輪次至隆慶丁卯侯君維藩始芟其繁蕪而潤色之授梓今十九年矣然而體裁多襲其故至萬曆癸未余歸田而楊公治滕且三年隧者舉廢者興。
凣公署橋樑一起而新之政成之暇復以邑志委余而謂之曰志所以信今而傳後者也故實不備則無徵體裁失倫則不雅君子與舊志猶有遺恨矣君其重萁之余辭不獲命乃益發搢紳家藏分籍披閱而以諸生神用遍歷境內搜殘碑斷碣詢亭父邑老凡有所關隻句片語皆隨手記錄以授余而余又取他郡邑善志出自宗工钜匠者倚為模式補綴其闕漏而易置其體裁凣為一圖經六譜八志七列傳者古國史之流也上明先王之跡下辯人事之記別嫌疑明是非善善惡惡補故起廢俾圖治者有所折衷非夫閱覽禱物崇論雄詞然後可成一家言余不佞以庸劣棄於時顧令載筆執要以鏡於得失之林譬之未能操刀而代大匠惴惴焉惟傷手是懼惡得所謂信今而傳後哉雖然大廈之成非一木之枝櫨侏儒備材匠氏於是卒成蕪志八卷以存一邑文獻已耳如其成書以俟來哲。
萬曆乙酉秋八月 邑人王元賓謹識。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滕县志》直到现今为止,仅仅为少数人的个人藏书和地方史志部门的资料典籍。网络上尚未有《滕县志》全文的在线阅读。

 

 

      原本为手写体,字迹大多不清模糊,且底本晦暗。

      今拍照出来的效果亦是不甚很好,也并未原文顺序进行排列,见谅。

此为选照数页,以备做资料查考,并作为赏阅原文风范之例。

 

同时笔者把明知县杨承父和撰次王元宾的序文作了简体汉字转化,并加以句读,以方便读者。虽然1989年新《滕县志》对此序文作了如此的简体转化和句读,但里面也有不少错讹之处,对此,结合原文,笔者作了必要的斧正。

 

————薛城里人:喜上眉梢

 2011 12 21午时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原文图片 辑选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最后两张,为清晰化处理后的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2022)|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