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孟尝君称侯考  

2010-09-18 13:16:57|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孟尝君称侯考


    《水经 济水注》引《纪年》:“魏襄王十九年,薛侯来会王于釜邱。”是年为齐湣王元年,即湣王立后一年也。
 

《史记 孟尝君列传》:“齐襄王立而孟尝君中立于诸侯,无所属。”今《竹书》称薛侯,即中立于诸侯时矣。然则齐襄王立者,乃齐湣王立之误。湣王立于魏襄王十八年,即孟尝离齐称侯之岁也。

(《秦本纪》昭襄王八年,魏公子劲、韩公子长为诸侯,在孟尝称侯后二年。)孟尝君称薛公者,《孟尝传索隐》:“尝邑名,在薛之旁。”《集解》:“《诗》云:居常与许。郑玄曰:常或作尝,在薛之南,孟尝邑于薛城。”方其封邑。避古侯称而不居,故曰孟尝君。及其自拟于诸侯,故曰薛侯也。其前田婴未卒,孟尝已为相于魏。(详《考辨》第一二五。)其与襄王固有素。其后当宣王晚节,而孟尝君挥齐柄。方是时,魏自惠成王卒,襄哀王初立,连三晋伐秦不胜,又东败于齐,而霸国余威,遂一蹶不振。(参读《考辨》第九五。)自是乃成秦、齐争长之势。(《楚世家》云:“齐湣王伐败赵、魏军,秦亦伐败韩,与齐争长”,是也。惟误宣王为湣王耳。)而楚怀王惑于张仪,反覆依违其间。秦武王卒,昭王立,楚怀又背齐合秦,而齐、韩、魏三国伐楚。时怀王二十六年,则齐宣王之十七年也。(《史》误为齐湣王二十一年。)其时孟尝方擅齐,特使公孙宏于秦,观昭王之为人。(参读《齐策》及《吕览 不侵》。惟此事的在何年,已难考。所可知者,必昭王新立未久,孟尝未入秦,未识昭王时,故有此举。

黄氏《编略》定在周赧王十三年,即齐宣王之十八年,亦以意言之,无确证也。)而昭王问公孙宏则曰:“薛之地大几何,而欲以离寡人。”则孟尝在齐,固已戴震主之威名,天下知有薛,不知有齐矣。及楚失秦欢,而秦亦联齐伐楚,败楚重丘。(参读《楚世家》。)于是昭王慕孟尝君,欲招之入秦,使泾阳君来质于齐,孟尝以宾客谏,不果行。(参读《孟尝列传》。)而是年,宣王卒,湣王初立。(《史记》误为湣王之二十四年。)

《史记》谓:“齐王惑于秦、楚之毁,以为孟尝君名高其主,而擅齐国之权,遂废孟尝君。”(《孟尝列传》。)《齐策》亦谓:“齐王谓孟尝君曰: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而孟尝君就国于薛”者,正其时矣。(《孟尝传》又谓:“文乘间问其父婴,君相齐于今三王矣,”云云,三王盖指威、宣、湣言。

《吕氏 大事记 附田婴卒于湣王元》,林春溥《战国纪年》依之。窃意史公于婴、文、威、宣年世多讹,此亦未足信据。今田婴卒岁虽无考,要之在宣王时。而孟尝见废,则正湣初立之际。此则大体可见也。)孟尝既见废而之薛,于是乃有冯驩之历说。

《史》谓其至秦,《策》谓其至韩。今据《水经注》引《纪年》,魏襄王十九年,釜邱之会,适当湣王元年。(即湣王立后之一年。)孟尝本为魏相,则其见逐于齐湣,使驩先容,而与魏为会,情事恰符。明年,秦昭王八年,即齐湣王二年,泾阳君复归秦,而田文亦入相秦。则谓冯驩入说秦王,亦非尽无因也。(《孟尝列传》谓:“湣王卒使孟尝入秦。”固误。而载冯驩事,又谓齐王恐秦召之,即复用孟尝君,若孟尝见逐复返,并未入秦者,亦误也。)孟尝君在秦一年,失相东归,重相齐,怨秦,联韩、魏共击秦,则为湣王之三年。(林氏《战国纪年》谓:“薛侯会魏王之明年,齐与魏会,韩以兵合于三晋,因使孟尝君入秦,即《齐策》所谓孟尝君为从,先观秦王之谋也。及秦觉其诈,孟尝君几不免,归遂与韩、魏伐败秦军。《史》但谓孟尝君怨秦,而不知其谋从非一日也。”今按孟尝合从固非一日,然谓其入秦在诈观秦王,则恐未必。

马骕《绎史》谓薛侯会魏王釜邱,即孟尝合从伐秦事,亦误。林氏则承袭马说而误也。若考定齐宣、湣之年代,则诸误自释矣。又同时复有赵武灵诈为使者窥秦事,未知信否。)至湣王七年,田甲劫王,田文走,湣王复召田文,则《史记》所载舍人魏子事也。自是孟尝君谢病归老于薛,不与齐政。其后乃如魏,魏昭王以为相。(《赵策》:李兑约五国伐秦,无功,留天下之兵于成皋,而阴构于秦,或谓魏王曰:今王挟故薛公以为相,云云,考李兑约五国伐秦在魏昭王之九年。(《考辨》九五。)则孟尝相魏当在此年或稍前。又按:吕礼相齐,与苏代、孟尝相嫉。秦昭王十九年,齐、秦称东、西帝,而苏代劝齐释帝号,背秦约而攻宋。是岁齐称帝二月即去之,秦亦不果称帝。吕礼即以是年亡归秦。不二年,齐遂灭宋。盖当时欲合齐于秦者,吕礼也。欲离齐于秦者,苏代、孟尝也。齐合于秦则存宋,齐离于秦而宋灭。齐去帝号即离秦,故吕礼亡归。黄氏《编略》定吕礼逃归秦在齐灭宋后,恐未是。

《荀子 王霸篇》:“齐湣、薛公,强南足以破楚,西足以诎秦,北足以败燕,中足以举宋。及以燕、赵起而攻之,若振槁然。”若齐灭宋,孟尝未去齐,尚预其事,亦非也。别有《附辨》详后。)后齐湣王败,魏昭王十三年,秦取魏安城。孟尝君为魏求救于赵、燕。是年,乃齐襄王元年,孟尝君尚在魏。以后孟尝事无闻,盖已年老,不久而卒。史称:“齐襄王立而孟尝君中立于诸侯,襄王畏之,与和”,误矣。盖  《史记》之误,由于不辨宣、湣之年也。余因考湣王年,故并论孟尝事以相证。(又《说苑 善说篇》:有张禄掌门见孟尝君,求为书寄秦王事,张禄即范睢也。为秦客卿,已在昭王三十六年,距孟尝为魏求救燕、赵又十二年,孟尝若老寿,固未尝不可及,然史公传张禄,其事岁谲诡,委悉备至,不能谓不信。今向叙张禄告昭王语,似昭王之与孟尝,为未尝相知者,则年代先后不相当矣。《说苑》不可据,往往如是。)

冯驩之事,昔人多疑之。

《史》载魏子为孟尝收邑入,《评林》唐顺之曰:“魏子、冯驩,岂一事而传闻异邪?”《考证》张照按则谓:“晏子、北郭**事,与此亦大同小异。盖战国时习尚如此,则流言亦如此,举不足信。”张氏又谓:“客背孟尝,驩为客谢云云,本《国策》谭拾子语。冯驩各节,疑亦禇先生续为之,与《史》文不类。”又《史记》载冯驩事与《策》文不同,叶氏《习学纪言》谓:“《史记》盖别有所本,其义为胜。”而梁氏《志疑》又摘指其不合者有四,谓为仿撰无疑。余又考《史记 李牧传 索隐》,以冯煖为庞煖,信如其说,冯驩在孟尝后,盖不及为孟尝客也。(参读《考辨》一五七。)

战国杂说,附会假托,何以胜辨?冯煖之事,徒以其文采斐亹,为世传颂。至于魏子、谭拾子云云,则早已在若存若亡之间,孰信孰伪,无可深论。而传说之兴,亦有其因。虽其人姓名不必尽确,其事始末不必尽实,而其语时有可采以证史迹之真者。则冯驩一事之传说,要本于宣王末湣王初,孟尝离秦中立,而自附于秦、魏以为重之际,如余前所考论,固甚彰彰也。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