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2】  

2010-08-16 15:29:57|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12月14日 - 喜上眉梢 -

 

 魏 征

       唐代名臣,太宗时,任谏议大夫,敢犯颜直谏。提出“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君,舟也,民,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等治世名言,曾谏二百余事。

 

       唐太宗的“英明”,

成就了魏征的“忠名”

 

         魏征得忠谏之贤名,是因为遇到了贤君唐太宗;唐太宗之所以能够取得“贞观之治”,不是因为有了魏征,而是因为其能够敢于纳谏,哪怕是违心的谏议,也愿虚心听教。何朝没有忠臣,何处没有良民?

         没有唐太宗之胸怀若谷,便没有魏征之忠名传世,反之便永不可能。中国有朝代四千余年,有几位君主如此心胸,大多是小肠鸡肚肚,犯“冒韪龙颜”、“逆触龙须”之罪,有几位忠贞的大臣的脑袋还继续长在肩上的?

         今天还能找到这些如此“小肠鸡肚君主”的影子吗?答案:到处皆是。

        古语有曰:“世有伯乐,然后又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在。”此言,古今不虚。

        魏征之配李世民,是一对最佳搭档,国泰民安,这类太少了;

        秦桧之配赵高,也是一对最佳搭档,祸国殃民,这类太多了!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2】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的传说 /探讨魏征 魏征墓真伪【1】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2】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古薛文化 山东滕州张汪镇 “魏征墓的传说”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2】

 

 

 

      我们在前有一篇文章《张汪镇魏征墓的传说 /探讨魏征 魏征墓真伪》中,对张汪镇魏征墓进行了介绍和初步的探讨。

      为了论证这个问题,笔者为此与2010年8月16日午,于回家的途中再一次身临古河道与古墓进行实地实景考察。

      在考察中并拜访了许多的老乡亲,包括魏征墓东北角临近的王格庄村张氏族人中的张吉明、张吉海等老先生,魏征墓前河道南岸双庙“凤至堂”富康药店的高德民先生。[高先生个人出资万余元,在魏征井上修建六角亭一处,对其进行了细心完整的保护,值得可尊可敬。]

      考察的结论,和笔者的初步探讨之观点,完全是不谋而合,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与前文内容重复雷同,不多书写,现把考察笔记,书于其下:

 

1

魏征墓东临的王格庄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魏征墓所在处的北河岸上坡处,就是张汪镇王格庄村。

 

 

       魏征墓所在处的北河岸东北五十米上坡处,就是滕州市张汪镇王格庄村。王格庄,旧时称作王庄。

      八十年代初期进行村庄地名整理时,因与原滕县之地其他的几个“王庄”重名,涉及邮政方面的因素,以防混淆,经讨论并汇集各方面的意见,遂改定“王格庄”。今乡下依然称其作“王庄”。

      村内张姓人家也很多,或许张氏迁入王庄时,明洪武年间,由山西省洪洞县迁来的王氏一族,已在此立村兴业了。

      先民们之所以选择高地作为村址,是因为此地近距微山湖,洪涝季节时有湖水漫至此地,择高而居可以避水患之忧。

       源自《山东省滕州市张汪镇村庄地名录》等资料介绍:

“王格庄,明洪武年间(1369年),王氏由山西省洪洞县迁此建村,名王庄。1982年因重名之故,更为王格庄。”

     曾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5月12日)发生后的5月31日下午执行运送地震中受伤群众的任务中飞机不幸失事,其中遇难的张鹏烈士,就在该王(格)庄。 据悉,张鹏烈士也在“张汪镇第二中学”(前身即是毗邻的双庙联中)学习过。

    笔者为此考察,而倾心咨询请教过该村的两位张氏老先生,皆是张鹏烈士的长辈族伯。

 

 


2

魏征墓

 

  

 

       今时魏征墓

       魏征墓位于王格庄村西南不远处由明代工部尚书朱恒于明朝庆龙元年开挖东邵桥分洪道的薛河故道里,距偏东北岸上的王格庄村约有五十米咫遥。魏征墓是一个直径约六米许的圆形墓冢,四周为洼地形成的塘水所包围。

       塘水中莲叶青青,荷花洁白如素,鱼蛙时而游跃其间;塘边上蒿草茜茜,蒲茎亭亭,荆棘连连,一片如毯似的夏绿,把魏征墓包围其间。

 

 

 

     旧时魏征墓

       据祖居于此王格庄的张吉明、张吉海等老先生所言,魏征墓旧时是一个高大的墓冢,由于其位于薛河故道中,旧时每当多雨年岁,河道泛洪,必把魏征墓上的坟土冲去一部分,致使其变得矮小一些。但附近老乡之间,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迷信:“添土魏征坟,大雨就来临。”

      老乡亲们就特别相信这个“添坟,魏征显灵”的迷信说法。有涝就有旱,涝灾的年岁过去,一般时或又迎来了旱灾的年月。

      每逢旱时,附近的十里八乡的老乡亲们,都来此烧香蘸会,祭拜。不仅在玉皇庙里许愿,抬着玉皇爷塑像游街过巷,而且还在河南岸的魏征庙里上供,同时还在魏征墓添坟加土,并祭祀一番。

      据说效果还很灵验,经过如此的这般蘸会折腾,老天爷还是看在魏贤臣的面子上,披泽后世,时有祥云飞来,降润雨于此地。附近的老乡们,都皆大欢喜。(当然迷信,还是封建的东西,却在黎民百姓的自觉与不自觉之间形成了一种源远流长的乡土文化,这种文化不可小觑,虽然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迷信的东西几乎铲尽灭绝。但旧时政策却忘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最广大的人、最朴素的愿望、最真诚的渴求,所以烧香崇道拜佛求宗之实,又在民间悄然复兴。)

       这样,涝年洪水冲刷,旱年老乡添土。人和天斗,天和人逗,所以魏征墓千百年来依然是一个大墓冢,不再大不再小。

      由此可见,魏征墓的最大意义,旧时在此成了一个祈福求顺的祭祀对象了。实际上,魏征墓的存在,自从魏氏迁族建村立冢以来。就成为一个不仅是该地附近魏氏后人的祭祖对象,更是一个旧时当地祈福求顺的祭祀寄托对象。

     在文革期间,魏征墓被激进的红卫兵耙平,并下挖两米深许,发现了一块石碑,漫渍不清的的碑面,可以辨认字迹,上云“唐魏征之墓”等,据说该石碑挖出,被当初的滕县文物馆部门收存,又传其碑被冲入下游的河道淤泥中,之云。当时红卫兵意欲再下挖,被群众制止,魏征坟下层方得幸免。

      又传在挖沙时,还有一石碑卧于魏征墓所在处的淤泥之内,今也不知所踪,据说为杏园村民挪用到了什么地方,不可考。

 

 

 

      但是,当时被制止没有挖掘的魏征墓下层,却在二十多年后年,被附近的村民挖河沙之际,挖出了若干器物:铜镜、佛像、铜钱,只这几件器物,并未发现先贤的石室、棺椁和遗骸。

 

       1988年,王格庄村民在魏征坟附近取沙时挖出重1.7斤铜镜一面,铜佛像一尊和少量铜钱,铜镜现存于前掌大村魏氏家祠中。

 

 

 

 

 

       魏氏一族乡亲,来滕的踪迹大约应是如此:

 

        忠心辅佐唐太宗十七年,取得了国泰安民的“贞观之治”盛世。贞观十六年(642),魏徵染疾而终于宰相之任上,太宗亲临其家吊唁,痛哭失声,并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衰;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朕常保有这三面镜子,以防止自己出现治国之过失。如今魏征逝去了,从此,我失去了一面镜子!”「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征殂逝,遂亡一镜矣。」

 

      一百六十年后的唐代元和年间(公元806年),魏征后裔的魏氏一支,千里迢迢的来到古薛之地的微山东北处落脚。(今为滕州市与微山县交界处,旧时,今微山县所属多为滕县地,隋唐之前,秦汉之后该处皆为薛县属地,秦统一六国之前,该地又属(古)薛(国)城。)

       魏氏后人就开始了疲惫长征后的落脚点地建设:

遂立村(据传后延嗣东西十里之长“魏[家]村”),结庐为居,奉魏征为宗主。

建祠堂(即后来所言的“魏征庙”),例行祭祀宗主。

设道观(即所说的“玉皇庙”),扶侍玉皇大帝,祈荫泽一方黎民百姓。

掏井砌砖垒壁,汲水养润族人(该井后来传为“魏征井”)。

魏氏族人置后土,立林堂,设宗坟(即所言的“魏征墓”,或“魏征坟”)。

     

       立林堂,设宗坟,设假冢,也象征着迁祖坟,这对于真正无法迁其祖茔的后裔而言。

 

       中原地区墓葬迁移习俗,古今类似,就是如果某氏后裔有其一支迁出,且距离遥远,必另设林堂,安息逝者。

       但必须迁其直系祖茔于此后,再安葬“新人”,如果无法真正迁其直系祖茔,必然要引祖宗之魂魄,作祭祀,施法术,埋器物,设假墓。

 

 

        1988年,王格庄村民在魏征坟所在处取沙时挖出重1.7斤大铜一面(铜镜现存于今滕州市官桥镇前掌大村的魏氏家祠里),铜佛像一尊和少量铜钱。

        铜镜、铜佛像、铜钱,即方家施术的符表(道家画符咒的黄表纸,以镇一地)等,就是魏征墓“迁”于此,所埋葬的“器物”,同时在魏征墓前勒石立碑。

         唐太宗痛而言之“今魏征殂逝,遂亡一镜矣。”就是魏氏后裔铸造的“大铜镜”,作为埋于魏征墓的“器物”,以彰显先贤忠心之典示的根源。

 

    由上可见,魏征庙本来就是奉魏征为宗主的魏家祠堂,祠堂与假冢是同时而立,又据上文“ 据重修庙的庙碑记载:两庙始建于唐代元和年间(公元806年)。”

   其时间也当在唐元和年间(公元806年),与此同时修建的还有与“魏征庙”毗邻于西的“玉皇庙”。

(按今位置而言,两庙隔104国道,东西相对,只是两庙早已不存。)

 

 

 

  1957年,该魏征墓以滕文字第十一号文,公布魏征墓为滕县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

  1997年,原时任滕州市市长,兼市委常委的前掌大村魏氏后裔-魏振岱先生,发起保护先祖魏征之墓的号召,魏氏阖族响应,踊跃捐资,并于原墓之基稍北,砌石巩墓,添土成冢。

前掌大村魏氏后裔并立的石碑一通,一面书“名相魏文贞郑公讳徵字元成之墓”,一面书“魏征略传”。

重修魏征墓,一时在乡间里巷传为佳话。

 

 

 同时,即1997年,元月六日,滕州市张汪镇政府协同上级相关文物部门等单位,在“魏征墓碑”西侧两米处并行立有文物保护碑“滕州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通。

(以上两者详细碑文,见于下面的“魏征墓前碑”条。)

2003年被列为枣庄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魏征墓是一个直径约六米许的圆形墓冢,四周为洼地形成的塘水所包围。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魏征墓位于王格庄村西南不远处的由明代工部尚书朱恒于明朝庆龙元年开挖东邵桥分洪道的薛河故道里,距偏东北岸上的王格庄村约有五十米咫距。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魏征墓西,不足百米处,就是车辆来来往往的104国道,双庙桥就在此河道上。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塘水中,莲叶青青,荷花洁白如素,鱼蛙时而游跃其间。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塘边,蒿草茜茜,蒲茎亭亭,荆棘连连,一片如毯似的夏绿,把魏征墓包围其间。

 

 

3

墓前碑

      文革期间,魏征墓附近被红卫兵发现一块漫渍不清石碑,上书“唐魏征之墓”。又传在挖沙时,还有一石碑卧于魏征墓所处淤泥中,今不知所踪,更不知所书。

       1997年,前掌大村魏氏后裔-魏振岱先生带领魏氏阖族,砌石巩墓,添土成冢之时,并修立石碑一通,一面书“名相魏文贞郑公讳徵字元成之墓”,一面书“魏征略传”。

         朝南的墓碑正面书:

           

               (从上到下,从右到左,书写)   

 名相魏文贞郑公讳徵字元成之墓

后裔前掌大四十二世——五十一世 閤族奉祭

公元一九九七年岁次丁丑元月上浣之吉立

 

 

      朝北的墓碑背面书有“魏征略传”

由于其繁,暂不载此。

 

      于此同时,滕州市张汪镇政府协同上级相关文物部门等单位,在该碑西侧两米处又并行立有文物保护碑“滕州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通。

       朝南的墓碑正面书:

 

 

滕州市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魏征墓

 

 张汪镇人民政府立  

                一九九七年元月六日

 

 

 

朝北的墓碑背面书:

 

 滕州市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据记载,在唐宋年代,此地河南岸有一村,名魏村。在宋代金兵南侵时,该村迁散落居四方。现存古井一口,和魏征墓。该墓在一九五七年,滕县人民政府以滕文第十一号文件公布为滕县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

                    张汪镇人民政府

                        一九九七年元月六日立

      
 
 

特别注解

(知者不阅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2】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有些教条似的“古代术语”,拐弯抹角的拗涩难懂,或许以下的见解能够让朋友明了一些。)

   1关于“魏征尊谓全称”

名相魏文贞郑公讳徵字元成

 各种典籍资料介绍: 魏征,姓(氏)魏,名征,字玄成;

                                        爵位:郑国公     谥号:文贞

《滕县魏氏族谱》言魏征之尊谓:魏征,谥文贞,位郑公,讳征,字元成

 

 

      因为古有避讳人名之陋习,以示敬畏与尊重,碑文按古代的习俗书写,名与字都刻与碑上,做过高官,如有爵位和谥号的也一并附上,所以把魏征墓碑碑文如此书写:名相魏文贞郑公讳徵字元成之墓

      只是魏征字“玄成”或“元成”,各有一说,二者近音,同韵,或许源于字型相近讹传而致,或因其他,暂不可考其源。“郑国公”,简谓之“郑公”,无误。


2关于“魏征墓碑上的时间问题”

岁次丁丑元月上浣

  (1)岁次也叫年次,是中国传统的表示年份的,也是碑面常用语,“岁次”前必须是数字年数,或者是天干地支结合代表的年数,或者是年号时间。

如1894年,书面纪年文字,就应写“清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1997年,就写“公元一九九七年岁次”。

 (2)丁丑,就是丁丑年,农历的干支纪年的记法,丁丑年为农历一甲子中的一个,比如1877、1937、1997···(60年一周期) 我国古代以天为主,以地为从,天和干相连叫天干,地和支相连叫地支,合起来叫天干地支,简称干支。
  天干有十个,就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地支有十二个,依次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古人把它们按照甲子、乙丑、丙寅......(也就是天干转六圈而地支转五圈,正好一个循环)的顺序而不重复地搭配起来,从甲子到癸亥共六十对,叫做一甲子。对于如此记年,也就有了六十年“一甲子”的说法了。
  我国古人用这六十对干支不仅用于记年,而且还来表示月、日、时的序号,周而复始,不断循环,这就是干支纪年法。

      可见1997年,就是丁丑年,实谓之重复。


      (3)上浣[huàn],指上旬浣,也写作澣[同样读huàn]。

  ( 浣 )澣字之意:洗澡,洗衣服,又借指身体沐浴。

               【诗·周南】有诗句云:“薄澣我衣。”
 
   而“上澣(浣)、中澣(浣)、下澣(浣)”为三澣(浣),即指一月中的上旬,中旬,下旬。

 

       那么洗澡洗衣服之“(澣)浣”,怎么又代表时间了?

      原来,明代杨慎所著的《丹铅录》中有如此记载:“盖本唐制十日一休沐,而今犹袭之也

       唐代制定的一种官员休息制度,官员十天一次休息、洁身、沐浴、洗衣,每一个月份分上澣(浣)、中澣(浣)、下澣(浣),这样它们又成了一月中“上旬、中旬、下旬”的别称了。

3其他

閤,同“合”[为其繁体字],通“阖”,有“合众、全部、一起”之意,常配双字词:合(阖)家、合(阖)族等等。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2】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魏征生平碑和文物保护碑相距1.5米,并立一起,隐藏在随风飘荡的蒲草丛中。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2】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2】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魏征生平碑是一个高约2米,宽约0.6米,厚约0.2米的纵立石碑。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2】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2】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魏征墓文物保护碑,是一块坐碑,全高1.6米,碑面长1.0米,宽0.8米。

 

 

 

 4

故薛河道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河故道,宛如百年老人的面孔,斑驳沧桑。其河堤被挖掘得时续时断。

 

 5

魏征井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魏征井位于国道东,双庙凤至堂药店的院落里。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魏征井因处在药店院落里,店主高先生花了不少的钱,把魏征井修缮一新,并在其上盖上了一座古典优雅的六角亭子,以便保户该口古井。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6
魏征庙庙前碑

 

滕州市张汪镇古魏征庙,实际上就是魏氏宗祠,也就是魏征祠堂。魏征祠堂,古今不止一处。

魏征,字元成(又一说,其字玄成),生于公元580年,死于公元643年,为唐太宗时代的宰相,他忠言直谏,是历史上有名的诤臣,其死后,各地的魏氏族人多建祠堂祭祀缅怀他。

据元人虞集所撰《顺德路魏文贞公宋文贞公祠堂记》说:"魏文贞公征,巨鹿人。"《巨鹿县志》也记载了魏征的生平事迹,巨鹿以前曾建有多处"文贞公"祠,奉祀魏征。
     明洪武十年,巨鹿知县王深源重修《魏相祠记》中说:“此巨鹿为公桑梓,铜马之墟,印垄榛莽……。” 指的就是今天巨鹿铜马镇村北一古村遗址,那里就是魏征的出生地。可见这也是记载的一个魏相祠堂
魏征是巨鹿人,在《贞观政要》中也有记载。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魏征墓前的薛河南岸百米余处,有一东西小路,小路的北侧这片坑洼荒片的地方,据说就是原魏征庙所在地。

 

 7

玉皇庙

 (为了保持各个章节的完整性,个别少量的内容不得不重提一点。)

 

 

双庙之一的玉皇庙,主要扶侍玉皇大帝,该庙分前、后两进院,后殿有玉皇的塑像,两厢房有形态各异的十八罗汉像,前殿和两厢塑有阎王,牛头马面,判官等像。古庙曾有主持僧,香火不断。渐渐沿袭成双庙古庙香火会,也就是烧香拜神兼物质与文化交流的“双庙会”。直到今天,“双庙会”在滕州与微山县之间,影响都较大,周围五十里的人,没有不知道“双庙会”的。

只是现在“双庙会”成了乡间的物质交流大会了,香火祭祀的内涵,远远的失去了,除了在老年人的印象中还有那么的一点点,少年、青年和中年,根本就是印象全无!

 

      又据重修庙的庙碑记载:两庙始建于唐代元和年间(公元806年)。朝代几经更替,历经重修,雕塑、壁画都仍保持原样,1946年春因破除迷信砸毁了塑像。1949年拆除庙宇和古柏,建起一处小学学校,后来学校迁走。现已为民居。

     今位于张汪镇南,称作“滕州市张汪镇第二中学”的学校,其前身就是蒋金元先生在1971年所开始创立的双庙联中,就是位于原玉皇庙处附近的

        恰巧的是,原位于玉皇庙门口附近的古槐现在依然还处在此初中学校的墙外东北角。但这所初中并不是在原小学学校基础上扩建的。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曾经在后殿供有玉皇塑像的玉皇庙,就在今张汪镇第二中学学校的东北角处,也就是古槐附近
 
 

 8

古槐悠悠

在今张汪镇第二中学东北角墙外的一个小院落里,在一个四方形的水泥护栏里,有一株形似一位站立的老人般古老沧桑的唐槐,其东面隔国道的河南岸一片旷野里之中,就是魏征庙(祠)故址。

这株古槐原本位于玉皇庙大门附近,或许树龄与玉皇庙的年龄相当,也就是说魏氏人家来此立村,并建玉皇庙(观)及魏征庙(祠)的同时,可能就种植了这一株古槐。

按此推断,树龄可能就接近1200年左右,是一位高龄“老人”了。

[滕州市文化局在该树上所挂的保护牌上,写着该书的年龄为“300年”,应是有误的。]

唐槐树干扁平,中间宽约七十公分,一抱不拢。超南向的一面木质部早就干枯朽烂不堪,神奇的是,靠近根部一米处乡下分叉呈两条支树干,形式成“人”字形。但这不是树根形成的,而是由于底部的树干早年腐烂空心造成的。树皮斑裂如干旱久晒的河底一般,深纹开裂,倍显苍老。

树枝大部分干枯焦脆,随时有被大风吹断跌落的可能。有几枝新抽的纸条,在顽强的吐露着新绿。

据说很长一段时间,有一棵很高大的杨树长在这株古槐的前面,古槐完全处在杨树荫里,挡住了阳光,把古槐气得再也“不想活”了,奄奄一息。幸好的是,(2010年)7月17日几乎席卷一切的一阵暴风肆虐,终于把那棵“该死”的杨树给摧倒了,古槐重见天日,慢慢焕发生机。

古树就像一位风烛残年高龄的老人,似无精打采的在透过小院落看着那国道上“现代化”,川流不息的各种车辆,又似在沉思自己的过去。

当地老乡传言该株古槐是唐相魏征亲手所植,非真。

这只是后世老乡们的一厢情愿、托物寄思而已。

魏文贞过世已经一百六十余年,其何以再见到后裔于此立庙植槐呢?或许此槐稍晚于该庙所立。

况且,魏文贞逝后,分布于各地的许多魏氏后裔立有不少祠堂,也多托物于他。

国槐,也即是百姓所言的“家槐”,同松、柏一样,是一种长寿树。古人早就认识到了这个道理,以“松、柏”喻高寿,据说槐树(这里不包括刺槐,俗称做洋槐,原产北美洲温带及亚热带,后广泛引种到亚洲、欧洲等地世界各地区。中国于1877~1878年由日本引入。)最长的寿命记录是山西太原的几株古槐,根据年轮所辨,有的达到了两千多年,其种植时间当在战国末期的秦汉的之际。

汉代就有人认为“槐”,就是“望怀”的意思,人们站在槐树下可以怀念远方的亲人。所以汉代以后,人们建庙筑祠,常常在庙祠附近植槐寄托哀思。这就是一般古代庙祠残址附近,多发现存有古槐的根本原因。

有一个很古老的风俗,附近的老乡在逢年过节、结婚乞子、逢凶化吉、祈福纳祥之时,常常鸣响大红礼炮,焚香烧钱(纸钱、冥钱)祭拜古树,并在树枝上挂红,以召唤古槐之灵,降福于求愿者和其亲属,并保其平安无事。古庙不在,只好寄托于槐灵了。

(笔者是唯物主义者,不信神仙鬼怪,但却要记其事。)

现在古树已被滕州市文物局列为重点保护单位之一,这是一件可喜的事情。

古树的东面斜向上的那枝树干上,挂有一张蓝色的保护牌,上面写着:

      

                                人大代表   认领古槐

            树种:国槐(蝶形花科 槐属

            编号:F113       树龄:300年

            保护级别 :            国家二级

            认养人:                    朱秋源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9

古时此有魏家村

 

 

据《滕县魏氏族谱》,及其该处的《滕州市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保护碑所载:

     “据记载,在唐宋年代,此地河南岸有一村,名魏村。在宋代金兵南侵时,该村迁散落居四方。现存古井一口,和魏征墓。”

 

         古魏村,当地老乡又称之为“魏家村”,其位置于魏征墓前的河南岸附近。相传为东西近十里狭长的一个滕南的大村庄,村中多是魏氏人家,他们都是由 魏征后裔一支,于魏征死后一百六十年的唐代元和年间(公元806年),千里迢迢的来到古薛之地结庐为居,掘井建村,奉魏征为宗主设祠堂。魏氏族人并于那时在该村附近的地方置后土,立林堂,魏征墓作为祭祀性质的义冢(也就是假冢),最先立于林堂之中,其祠堂就应该是位于魏征墓的正南方不远处,也就是今河南岸的早已泯亡的魏(家)村附近。也就是说今魏征墓的附近,就是原魏(家)村的魏氏林堂。

        该村在宋代金兵南侵时,魏氏乡亲逃难迁散落居四方。

 

       又据《续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三

    【宋纪一百三】 记载:

 

 

   宪孝皇帝建炎三年(金天会七年)

“御营平寇左将军韩世忠兵溃于沐阳”

 

初,世忠在淮阳,将会山东诸寇以拒金。会左副元帅宗翰兵至滕县,闻世忠扼淮阳,恐稽师期,乃分东南道都统领兵万人趋扬州,以议事为名,使帝不得出,而宗翰以大军迎世忠。

己酉,金人破泗州。先是礼部尚书王綯,闻金兵且南至,率从官数人同对,帝命至都常议。黄潜善、汪伯彦笑曰:“诸公所言,三尺童子皆能及之!”时金人自滕县以五千骑趋淮,皆金装,白毡笠子。把隘官永州防御使阎瑾屯泗州,遣人伺其实,或曰刘忠犯临淮,或曰李成馀党也。瑾以兵迎之,获游骑数人,乃知为金人至。

      金天会七年,也就是1129年,金兵大军南侵中原,时滕县之地开始遭受金兵的蹂躏,该魏(家)村魏氏乡亲随同其他乡村的老百姓逃难向南方逃难,随之迁散落居四方,不回兴村。于是建村近320年的古魏(家)村遂泯而消,不复存在。

      至近440年后的明朝庆龙元年(1567年),工部尚书朱恒奉诏疏导薛河,而着手开挖东邵村西转至王格庄前,向西入湖的薛河分洪道时,该故村落及其魏氏林堂所在的旧址,恰巧部分,或全部的位于准备所计划开挖的河道线上。有魏征墓所在,由于上章讨论过的原因可知,而没有躲避其,而开挖河道,而仅仅把魏征墓撇留河道中间。

      至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革时期,历经四百多年来的大水无数次冲刷,没有该地附近老乡们所流传“添土魏征坟,大雨就来临”的古老迷信所存,此处的魏征墓早就无影无踪了。

       一个不争的事实便是,也许及至今日任何人都不会知道,此处还有一个魏征墓!

       关于旧时的魏(家)村,现在人们所知的其残存当是只有俗称作“魏征井”的一口古,和这个魏征墓,还有那棵奄奄一息据传是“魏征亲手所植”的古槐了。

 

       两座古庙早在上个世纪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幸运的是,据说,附近的前掌大、(上)魏楼等之魏氏一大宗支的父老乡亲们,便是该古村的一支后裔。其族人代表每年十月一、腊月、清明等的例行祭祀时日,都来祭拜先人,瞻仰贤人,顾思祖地的。

薛国 张汪镇魏征墓 复考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在古薛河南岸104国道附近的这片旷野之地里,曾经有一个古村落,叫“魏村”,当地老乡又称之为“魏家村”,相传为东西近十里狭长的一个滕南的大村庄。

村中多是魏氏人家,他们都是由 魏征后裔一支。在金天会七年(1129年),金兵大军南侵中原之际,村民躲避战乱随之迁散落居四方,不回兴村。建村近320年的古魏(家)村,遂泯而消。

 
 
 (转)网易博客信纸 - cltwxxsj - 忘忧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91)|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