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滕州市 小黑河上的百碑桥 (重辑) [喜上眉梢 桐月记事]  

2010-05-16 00:10:39|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滕州市 百碑桥

薛国篇----鲁栆滕 2010-05-06 15:42:31 阅读0 评论0 字号:大中小

滕州市 百碑桥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滕州市姜屯镇有座百碑桥

该桥一直没有引起世人的注意

 

滕州市 百碑桥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秀美的小黑河,也有的人称之为小清河。

河是不变的,叫“黑”叫“清”,小河无言,任人之便。

 

滕州市 百碑桥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滕西小黑河上的百碑桥

 

 

 

 

   滕州市姜屯镇有座百碑桥

 

      这座百碑桥跨在姜屯镇闫村西村100米南、南孔庄村80米后的滕西小黑河上。

 

       桥下的小黑河

      今天的小黑河是荆河(城河)在滕州市东北角后洪村附近的分支支流。其途径滕州市城区,在京沪铁路东的一段又称之为赵王河,在城北穿过京沪铁路,经鲁寨村前、大彦李庄北、种寨村东、后徐庄西、闫村前,向西在穿过这座百碑后,曲曲折折,向西在级索镇北流入北沙河后,在微山县留庄镇又入漕运河及微山湖。

 

      其实在古代,小黑河与荆河本无关系,是相互独立的。

 

      小黑河就是古代滕县城北及西北的三个泉:三里泉、小柳泉、大乌泉,所汇流成的大水沟。

 

      小黑河的源头之一是三里泉,三里泉在何处?

 

根据明代滕县地图以及同时代的滕县志得知,三里泉就在今滕州市[滕县]人民医院东北部善国中路东北处后洪附近,其原河沟段称作三里河。

 

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记载:

[滕县]城东北三里曰三里河,起源出城东北四里而绕过城北,西至大颜村,受七里之柳泉水,又西至李家口入漕。

山,在城曰黄山。桥名,黄山以北。今殊,无山形,父老传言城东北角,即黄山也

 

  根据记载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原黄山就在原滕县城东北角,即今天中医院到龙泉塔之突起地形处,由于历代筑城建房雨水冲刷,至明代已不见山形。三里泉沟上的黄山桥就在黄山的北侧,按图索骥,应是在市人民医院东北附近、善国中路东侧的小黑河上,和今天的该处大桥相距不远。黄山桥东不远处就是三里泉所在地,今虽无泉之形,但成了今天小黑河的组成部分了。

 

 

小黑河的源头之二是小柳泉,小柳泉在何处?

 

小柳泉就在今滕州市西北不远处的何庄、袁庄西侧的柳楼村后,那几个河塘连连之处便是。原柳泉之水流淌的柳泉沟,流经鲁寨村后,在滕州市西、大彦(颜)小李庄村西北、王林村西,入小黑河,再向西南,于赵坡西入北大沙河,再流向原漕运河。小柳泉,在今天已成为1962年至1965年所修建的人工马河水库灌溉渠南干渠的一部分了。灌溉渠上,提水站个个矗立,势如堡垒,它曾经是城市与城郊工农业用水的生命线。

 

 

      小黑河的源头之三是大乌泉,大乌泉又在何处?

 

      大乌泉就在今大坞镇休城西南附近,与姜屯镇交界之处,现在已成为源自马河水库的北大沙河的一部分了,也就是说该大乌泉位于北沙河内了。具体准确的位置不很清楚。但是,今大坞镇之“大坞”名源于“大乌泉”的可能性最大,“乌”同“黑”名字不好听,借用“坞”代“乌”,或者是叫法的讹传,兼而有之。

至于是认为该处有船坞的看法,或许也是成立的,因为大沙河曾经是原漷水流过一段时间,又是今天滕北大河的主道,盛夏之际水深丈尺,可以过船的。古时独山湖东漫,今滨湖镇(原望冢、岗头、峄庄三乡镇合并)、大坞,皆为湖域,亦可能是古代的船坞码头。

 

 

滕州市 小黑河上的百碑桥  [喜上眉梢 桐月记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柳泉古址即原小柳泉沟,小柳泉位于城北柳村北附近。

原柳泉沟[今马河水库灌溉渠],在滕州市西、大彦(颜)小李庄村西北处入小黑河。

 

 

 

滕州市 小黑河上的百碑桥  [喜上眉梢 桐月记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城内小黑河春色融融

 

 

 

 

 

今天小黑河的上游-荆河,在古代称之为“涓涓水”

 

也是一条不大的水沟,也曾经被称作为“南梁水”,上游有梁城,因之得名。涓涓水的源头就是原滕县城东北角七里处的荆沟泉群,其中有名的趵突泉就位于荆泉之左。现在前、后荆沟村,就在此泉附近。

 

      小黑河成为荆河的支流,源于另外一条河,它就是数次南移曾引起“鲁侵邾地”的漷河(有时又称之为郭河)。其上游位于枣庄市山亭区水泉向长城村东北一带,汇集群山之水。

 

      清乾隆12年【1747年】,有农民在东郭镇前坞沟村南挖开堤坝浇地,正赶上山洪暴发,使郭河的水直冲荆泉(梁水),这就是历史上的“郭河夺荆”。同时荆河水又冲入小黑河,把荆河和小黑河连在了一块,不仅如此,而且郭河的源头成了荆河的源头,也成了小黑河的源头。

 

      耐人寻味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为了扭转旧城脏乱差症状之局面,原滕县政府动员社会力量加大对小黑城区内河段“真黑又臭”的清挖治理工作,所以又把这段曾经有叫作“赵王河”的河段改叫着“小清河”,以暗示领导们的决心与愿望。

 

滕州市 百碑桥  [喜上眉梢 桐月记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明代万历年十三年(1565年)

                             《滕县志》内所附的滕县地图

 

 

百碑桥的来龙去脉

 

      蜿蜒秀美的小河从碧绿的田野中穿行,潺潺不止的从这座碑桥洞下哗哗的流过,河岸边翠柳纤细的枝条,轻轻的把水面划出道道波纹,河边水草丛中的小鸟,吱吱咋咋的唱着暮春的歌谣,缓缓流动的河水映出河边的景致。

 

    此情此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百碑桥有四米宽,十个桥孔,跨河的桥面长度近二十多米。桥墩为方石砌垒,桥面几乎全是由墓碑铺面,上面覆土,边上有石块砌成挡沿,在桥边两侧原有水泥混合料栏杆。据说桥两头的迎栏上曾经铸有红漆字:“抓纲治国”、“深挖洞广积粮”、“人定胜天”等鲜明的时代标语。

 

      铺桥面的墓碑都是约60厘米宽、25厘米厚、200厘米长的石碑,每个桥孔横排石碑有七八块,这个石桥面总共利用石碑近百块,称之为百碑桥当之为愧。

 

  在桥的南头东侧横卧有两块碑,其中一块断碑面,刻有魏碑文曰“皇清  邑增生高捷南所例赠 文林郎满二公 字讳XXX   光绪十八年 ”, “光绪十八年”即是1892年;

 

    增生,即是秀才。墓碑文中所记的“高增生”,原是该桥东南角、河南岸的小高庄【今天因区别滕州境内的其他几个“高庄”,且该高庄有田氏人家,所以又把此村称作田高庄】清末时的秀才。曾经被称作“铁打的闫村纸糊的滕县”、以八路军攻打“滕县顽匪头子申宪武而出名的闫村,就在滕西小高庄的河北岸。

 

    别看小高庄不大,但是自古以来名人辈出,明清两朝代此村多出秀才。

 

古代学校称庠,故学生称庠生,为明清科举制度中府、州、县学生员的别称。 庠生也就是秀才之意.庠序即学校,明清时期叫州县学为「邑庠」,所以秀才也叫「邑庠生」,或叫「茂才」,秀才向官署呈文时,自称庠生,生员等。增生即“增广生员”的简称。科举制度中生员名目之一。明初定制,生员名额有定数,府学四十人,州学三十人,县学二十人,每人月给米六斗为廪食。后增加人数,廪者遂称廪膳生员,增广者称增广生员。清沿其制,而名额皆有一定,廪生有廪米有职责,增生无之,故增生地位次于廪生。

 

   另一块完整的石碑上遒劲的刻文为“皇清处士李二公 讳 企敏 字则有 暨配赵氏之墓 光绪十七年岁次辛丑桐月”,“光绪十七年岁次辛丑桐月”即是1892年年后的农历三月。

 

     [桐月,便是美丽的梧桐花开放的农历三月份。]

 

 进入桥下的一个桥孔向上看,可以发现所有的石碑的碑面接向下,而且碑文保持的完好无损,真是奇迹。

 

 这些石碑有明代的,有清代的,也有民国年间的,再向前的年代没有了。也可能这些村庄的居民多是在明洪武年间大移民而来的,从哪儿来?——祖祖辈辈传言: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老鸹窝,也许各家大族的族谱上都有关于这件大事的记载。真真假假,是否就是现在所津津乐道的山西省洪洞县那棵十岔路口的大槐树,时代久远了,谁也说不清,谁也道不明。不过这也衍生了许多人间悲欢离合、恩恩怨怨的故事来。 

 

 此桥的建造年代,是“破四旧,立四新”的文革时期。

 

1966年6月,当时滕县各公社红卫兵们响应的党中央“英明决策”的号召,着手进行“破四旧、立四新”和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政治风暴活动,激进的红卫兵们对一些宗祠、庙宇、墓碑、石刻、旧字画、古书、古装戏衣、等实施砸烂焚烧。时为滕县姜屯公社也不例外,把附近村庄的墓碑全部拉倒,要么是用马车拉走垫桥,要么是就地砸毁。

 

该桥就是在那场政治风暴中建造起来的。

 

 通过细致考察发现,碑文多是桥周围附近村庄的墓碑:

有桥北闫村王家、方家的,有河南岸滕国贵族墓地鬼子城所在的庄里村满家、何家、李家的,有桥南南孔庄孔家、崔家的,还有桥东南角小高庄高家的、小奚庄奚家的,等等不一而足。

 

据悉,原位于南孔庄西侧的满家墓冢林地,墓碑最多。(近年来因建房该墓地早就成为村内了,原墓冢或许被迁移。)

 

这座桥,向南连接着桥南的南孔庄、向北连接着桥北大村子闫村。多少年来,桥南村庄的人们多踩过这座桥去北村子赶集的,比转大圈子走东面的桥要近一些,所话说:“人不走越路,水不上漫坡。”此言不虚。桥上的北部,由于多年的踩踏和雨水冲击,有一些坍塌,形成坑坑窝窝。

 

该百碑桥是滕州的一个文物,也是过去红色时代的一个标志,望各界人士重视它、爱惜它。

 

滕州市 百碑桥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桥南头东侧作为石阶的“文林郎满二公”墓碑

 

滕州市 百碑桥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桥头边,建桥余下的“李二公”墓碑,

 在此处静静地躺了四十四个春夏秋冬了。

 

 

滕州市 百碑桥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桥下 ,其中有一通“ 何大公”墓碑

 

 

滕州市 百碑桥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桥下显示:

桥石板全是墓碑,个别的字迹已被雨水漫渍,但清晰可读。

 

 

滕州市 百碑桥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又一位“李二公”墓碑 ,相临作“邻居”的还有一位“李大公”。

 

 

滕州市 百碑桥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桥洞外,就是春光明媚的艳阳秀色

 

滕州市 百碑桥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站在桥上向东看,水映翠柳,碧色染两岸,严严然之房舍。

  评论这张
 
阅读(21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