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各镇——之 --张汪镇、官桥镇 【喜上眉梢】  

2010-03-02 23:19:36|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官桥/张汪_镇

       之所以把这两个镇并列于此,就是因为今天的战国薛国城地跨两镇。

    尤其是奚仲之祖应是北辛古人的后裔,及先人也应是位于西康留遗址的大汶口时期的古人,再者奚仲的任姓与该处的任姓应是一脉相承的关系;而其及其后裔所建立的早期薛国城却是在张汪镇境内的、战国城偏东南尤楼村附近;其后裔的墓冢又多在位于官桥镇前掌大村附近、战国城东门处的吕楼附近;奚仲及其后裔之薛国的宗庙又在尤楼村内。

      另一方面,孟尝君父子所建的战国城不但地跨今张、官两镇,而且其宫殿建在张汪镇皇殿岗村内,其后建宗庙又是继承了今尤楼村内的原薛国宗庙太庙(奚仲庙),父子两人的墓冢又在今京沪铁路东的官桥镇狄坡村(狄庄)。

      再者,世传毛遂原住于古薛西门里(今杨仓村、孙楼村)一代,其墓冢又于今官桥镇车站村北侧。

     还有其他方面的问题,暂且不多讲了。

     缘于这些无法分割的问题,所以应把它们俩并列在一块诉述。

 

     我们今天的朋友们,大都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张口就说某某古人是今天某市、某区、某县、某镇、某村的人,我们实际上应该考虑其人其时其地之别。也应该知道,这位古人在世的时候,还没有今天的某个县名、某个镇名、某个名村名呢!?甚至于其所在的自然村庄早已就不存在了。

     把“他”划为今天的人口管理户籍之中,依据其家?还是依据其冢?我们可以依据其冢,要是有两个以上的墓冢呢?[古人为了祭祀,常为某明贤制造假墓冢,这也就是古代明贤不止一个墓冢存世的原因,很有可能,数个墓冢,没有一个是真的。]我们依据其家,久远的古人,我们通过什么手段确定它的家是在某个村庄的呢?我们今天主观臆断划分的行为,是让古人笑话呢?还是让后人笑话呢?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官桥-张汪两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Google地球卫星遥感立体地图截图  薛国古城所在位置及其形状

古城的东西部分别为十字河(前掌大东,1957年10月10日,济宁专署调集微山、滕、邹、济宁4县民工6.9万人开挖新薛河,自官庄以下至微山湖挖河筑堤,1958年6月30日竣工。)

小魏河(薛国城东250米处,前掌大西,【上】魏楼东南,原薛河古河道)

小苏河(夏楼东,傍丰山西,穿官桥镇西南,过薛国城附近的西北角外,流过张汪镇全境,发源于南沙河镇北古石水库)

三八河(夏楼西,1967年由滕县巾帼妇女同胞们所开挖,起始于京沪铁路与104国道之间的鲍沟镇西磨庄村西的大泉沟);

京沪铁路西北东南方向斜穿古城的东北角而过,以铁路为界,古城分属于张汪镇与官桥镇,按照面积而言,占古城13/14的西部绝大部分属于张汪镇,东北角约占全城面积的1/14属于官桥镇。

城内的文物遗迹遗址中,皇殿岗冶铁遗址薛公高台、薛国宗庙奚仲庙、西周春秋城池及其内部的宫城遗迹、其他制陶作坊、古墓葬等位于铁路西侧;

孟尝君墓冢(陵园)和部分商代西周春秋墓葬等位于铁路东。

古文化荟萃的官桥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官桥-张汪两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古城内外山川河流、文物古迹、村庄道路等具体的标注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官桥镇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官桥北、S344公路(木石至欢城)与京沪高速公路交叉处、韩村附近的古文化宣传幕。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官桥镇文化广场中的北辛文化标志性雕塑“北辛古韵”7300年前的北辛陶鼎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古城的东城门(位于张汪镇尤楼村与官桥镇吕楼村之间)附近的古城一段(南)

 

    官桥镇位于滕州市南部,距城19.5公里,面积63.3平方公里,辖51个行政村,总人口7.56万人。

    官桥在新石器时代就有氏族部落聚居。夏、商之时属古薛国,秦、汉时期属薛郡薛县、鲁国薛县,三国两晋南北朝时唐至今属滕县(滕州市)。隋末唐初始建官桥镇,明清时为礼教乡、康留社。民国年间为滕县五区。1956年改称官桥区。1958年撤区设乡,同年并官桥乡、柴胡店乡、龙山乡为红专公社。1959年改称官桥公社。1966年改称官桥区,同年12月撤区恢复官桥公社。1984年4月,官桥公社改称官桥镇,镇机关驻官桥村。

    官桥镇

是北辛文化发祥地,孟尝君封邑,毛遂故里,为鲁南乃至全国独具特色的文化之乡。境内有:

北辛文化遗址

古薛国遗址

薛河故道

前掌大商墓群遗址

奚公祠遗址

毛遂墓遗址

孟尝君父子墓遗址

抗倭总兵薛士杰御史林遗址

元代吏部尚书任居敬御赐林遗址等

 

【标号遗址达50余处】

另有汉画像石、唐槐。

 

 

 张汪镇

张汪镇是古薛国所在地,也是造车鼻祖奚仲所封的“薛”地,现在依存高巍耸立的古城,为战国时代孟尝君父子所筑建,部分位于官桥镇境内。战国薛国故城遗址保存完好,13/14的部分位于张汪镇皇殿岗办事处之中。西周春秋时代的薛国城池,也成为内城,位于张汪镇尤楼村前附近,内城中心的高岗地称为御花园,地下有西周春秋时代的并排东西的两座宫城,西部的宫城下有与夏初相对应时代的宫城,这很可能就是奚仲初封于薛时所筑建的薛国首府“薛城”。古薛国历经数千余年,任氏薛国又转为战国时代的田氏薛国,后来成为历代的薛县府所在地,文物古迹众多。

 

 

其中包含

 

 

城池与宫城

 

 

西周春秋薛国城池

战国时期薛国城池

龙山文化时期薛国宫城

西周春秋薛国宫城(东西并置)

皇殿岗薛公高台、炼铁遗址

陈庄渠庄冶铁遗址

尤楼制陶遗址 

 

庙宇

尤楼村薛国太庙奚仲庙遗址

孟尝君庙,庙后有御井,传为孟尝君所挖筑

杨仓村老爷庙(人祖伏羲庙)

孙楼村奶奶庙(碧霞元君庙)

大宗村古汉庙

双庙:玉皇庙,魏征庙

 

 

 

墓葬遗址

 

尤楼村商周春秋战国古墓 薛陵(尤楼村东

丁楼汉墓群遗址(丁楼村东北角

霸陵桥遗址(前霸陵桥村西

鲁仲连墓(陈庄村中

魏征墓(王格庄村前,薛河故道中

夏楼古墓刘堌堆村东、西各一座,位于东侧张汪中学内的已搬到汉画石馆内去了

 

河道

薛河故道

漷河故道

 

 

 其他

皇殿岗千年唐槐

双庙唐代古槐

御井,孟尝君庙后有御井,传为孟尝君所挖筑

 

 

 

 

 

 

北辛文化遗址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你能够看得出就是这一段河水能够孕育七千多年的北辛文化吗?

这是北辛文化遗址背面的薛河古河道【薛河故道】的一段,薛河改道为新薛河(十字河),古河道弥消变成了小魏河的河道及其南支源。(北支源是发自木石镇的小沂河。)

 

 北辛文化遗址位于薛河故道旁的北辛村。1978~1979年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东队在北辛村发现了古代社会遗址。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北辛文化遗址纪念亭——薛亭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这个薛河河岔的中间高地便是北辛文化遗址。

前面现在已经修了一条小公路(位于北辛村村后),供参观之用。

 

在此获得含碳标本,经放射性同位素测定,距今7300余年,属母系氏族社会趋向繁荣时期。这是我国在黄淮地区发现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址。遗址东西约500米,南北约100米,面积50000平方米。出土的工具、陶器、单彩绘、纹饰、符号等文物有独特的文化内涵,反映了特有的文化面貌,故而被命名为“北辛文化”。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北辛文化是古薛文化的源头,古北辛人就是薛人的祖先。

 

 北辛文化既与大汶口文化有别,又与大汶口文化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北辛文化的发现与研究,将鲁南、苏北、皖北地区的史前考古向前推进了一大步。1980年,被列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1年,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2年3月,在此建碑亭。

 

薛国故城

(薛国古城)

薛国故城位于皇殿岗村周围。明万历《滕县志.古迹考》载:“薛城在薛河北,县南四十里,周二十八里,盖古奚仲所封国,城则田文增筑。”《路史》记“薛之先祖出自黄帝,黄帝少子禺阳受封于任,为任姓。”《山海经》上说:“禺阳后有禺号,禺号生淫梁,淫梁生番禺,番禺生奚仲。”夏禹时,奚仲为禹的车服大夫,因其造车有功,禹封奚仲于薛,为薛国之始。商朝时,奚仲十二世孙仲虺居邳,国自名薛。周武王封任姓之后畛复国于薛,爵为侯。战国初,齐国灭薛,齐威王少子田婴封于薛。婴死,子田文袭其父封爵,仍居薛,称薛公,号孟尝君。田文死后,诸子争立,齐、魏共灭之。秦设薛郡薛县,汉以后至魏晋废薛郡因袭设薛县,隋废薛,为滕县领属之地。以后,薛地渐为村落,不复旧县名,落名薛城里。故城周长14公里,战国时田文增筑。据元《齐乘》记载:“其城高厚,以抗魏楚,至今望之,犹严严也。”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拍于20年前的薛国故城图片,尤楼村前,古城东南角隅的城墙顶上。

 

照片显示古城东南角顶上有飞机导航塔,这座导航塔在10年前就倒塌了,这张照片可能是最早的。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古城东门附近的一段高大城墙(北)

东门附近向内弯曲,很大程度上,在此建有庸城(瓮城,一种屏蔽城门的城防措施。)所致。

庸城的拆掉,或许应是在古城没有防御需要的西汉以后。

 

 薛城里

 

薛国故城残垣,虽千年失修,但仍保存着它特有的雄伟风貌。现存城址略呈正方形,周10615米,城墙迤逦起伏,高出地面达4~7米,城墙底部宽20~30米。城区面积约6.8平方公里。今城内地势平坦,有9个村落,俗称薛城里。

 

 

汉代冶铁遗址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各镇——之 --张汪镇、官桥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各镇——之 --张汪镇、官桥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中部有村名曰“皇殿岗”,村中土台高踞,传说为当时的皇殿所在地,也是古人在诗词中所津津乐道的薛公台。其台址东面的大部分数十亩之地,为规模宏大的汉代冶铁遗址。后为百年老梨园,梨园于九十年代初砍除。

汉袭秦制,秦朝在全国三十六郡都设有铁官,辖各郡县炼铁场,薛县设有两处炼铁场,皇殿岗炼铁遗址为最大规模的一个炼铁场,其上多出土各种铁范。陶制的铁范上多有铭文“山阳二”等,也出土“千秋万岁”瓦当和其他各种卷云纹瓦等宫殿建筑部件和建筑饰物。今天上面多见到大小不等的铁矿石。

此处有时也被考古学家们命名为“山阳炼铁遗址”。

 

古薛唐槐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各镇——之 --张汪镇、官桥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在传说是孟尝君父子宫殿的位置之处,也即后来的薛县衙门口,有一株粗至数人拢抱不及的唐槐,据传千年多的历史,是薛国由繁华走向衰落的见证者。

原皇殿岗大队门口的这株唐槐,当初真是枝繁叶茂,树冠如盖。平常,白天人们纳凉、拉大呱,老太太纳鞋底都聚集在树下,其乐融融;晚上看电影孩子们都爬在树上,或者没有电影的时候的农忙之前,铁匠在树下打铁修镢敲锄头,要不然炸玉米花的在这儿晚上炸个不停。

由于九十年代前后,在树北面挖东西排水沟,树南面修硬化路伤了根,树渐渐萎蔫,枯心败枝叶稀疏,慢慢的腐朽而倒。

曾在枯树心内植一株小槐树,2000年前后,因修建村委会前的村中东西小公路时,很可惜的被铲倒了。

 

 薛国古城内奚仲庙遗址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官桥-张汪两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古文化荟萃的官桥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2010年3月2日,终于在古庙附近找到了奚仲庙的佐证——

——奚仲庙的庙门额铭文:东岳庙

【字迹是:東嶽廟,这是奚仲庙后来为道教等的置入,而改的名称,又称作东岳天齐庙。在战国中期,周显王四十六年,在第一次齐灭薛之后,再也没有人去供祀奚仲了,当然不可能还会有其名字的,即使是在夏商周时期,薛国宰世代继承者们,也不可能直呼其祖宗之名的。】

 

在皇殿岗高台400米许的尤楼村东南处,有薛国宗庙奚仲庙遗址,现在北大殿高台及东西膳房依存,古庙大砖在附近遍地皆是,庙上的文物在附近时有发现。该庙是薛国的宗庙、太庙,除了具有和城东奚公山上车服祠一样的祭祀薛祖奚仲以外,还具有执行宗法制度、祭天祀地、征战问卜、问巫、立嫡传等的庙所。

 

 

古文化荟萃的官桥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在2010年3月2日,经老乡介绍,在奚仲庙门口二十来米地方的干池塘里,所考查到的奚仲庙古井,井壁为陶甃(zhou)结构。

【陶甃:砌池、砌井用的陶砖、瓦,这里陶甃是筒管状。】

尺寸:直径D=99cm(算是三尺),厚度w=2.7cm(接近一寸),每一节的高度没有测量,因为刚下过雨,泥泞的很,不好往下扒,只扒露一个口而已。据说上面有一节,被人砸碎。

井里除了胶性白泥夹杂着黄泥外,就是各式瓦片,其中有筒式简瓦,可能是古代的庙井,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拆除古庙,而把古庙的建筑废物垃圾扔到了古井里;其泥土,看似黄河的淤积之泥,古井已定是经历过数次的黄河泛滥。薛国故城除了城墙露出在洪水外,其余的地方都可能是一片汪洋大海。这个古庙上的陶甃井使用时间,一定很久远很久远,也许与古庙同时建造的吧。

 在齐灭薛之前,这里是奚仲太庙;封田婴于薛之后,与城池一道,同时扩建,设置后大殿,立田齐宗庙。孟尝君听从了冯谖的“狡兔三窟”的其中一“窟”之计,又把位于齐国城内的宗庙祭器迁入此庙,(史籍是有明确的记载该事。)

待到齐魏联合灭薛、秦又灭六国之后,该庙宇后来由于道教、儒教、佛教文化的植入,改名东岳庙,又称作东岳天齐庙。据说该庙还经历了历史上几次毁佛运动。这几次毁佛应该是北魏太武帝真君七年(公元446年)、北周武帝建德三年(公元574年)、唐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和后周世宗显德二年(公元954年)”的四次灭佛运动,即称为佛教史上的“三武一宗”法难。最主要的还是公元844年,唐武宗敕令尽拆大型寺院、佛堂,勒令僧尼还俗;公元845年,唐武宗又对灭佛的成果进行了巩固,勒令全国东西二都可以留寺两所,每寺留僧30人,天下各节度使治所留寺一所,留僧5至30人不等。其他寺庙全部拆毁,僧尼全部还俗。

当然了,近代最厉害的还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开展的“破四旧立四新”运动,把奚仲庙上的神像全部捣毁,前大殿的十多块大型的龟趺功德碑,全部砸坏。【参见考究“薛国奚仲庙”专门的文章】

 

古文化荟萃的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

 

的水门及古城的排水沟

    薛国古城的墙壁显现出斑驳夯筑层次。此城当时规模宏大,《史记》曾称其“盖六万余家”,是一座繁华的都城,而当时七雄中的大国齐国都城临淄仅有7万家。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故城南城墙的一段(古午门之西)

 

 

1985—1986年,山东省考古研究所对薛故城进行了为期二年的勘探和发掘,发现古城有大小城门10处,城内有居住遗址9处,宫殿遗址、炼铁、冶铜、制陶等各种作坊10余处,大型建筑台基两处,春秋至战国墓葬群4处。经考古发掘,出土各类青铜器、玉器、陶器等文物数以万计。1977年,薛国故城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夏楼古墓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各镇——之 --张汪镇、官桥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各镇——之 --张汪镇、官桥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薛国故城西北角,张汪镇夏楼村东侧。滕州市十五中学院内。原封土堆高3米,直径12米。已暴露出石室结构,原有向下深入的石梯,由四方形的墓口向下逐渐变宽,倾斜延伸至墓底。墓石有画像石刻。前几年因盖学校夷为平地,墓室已封闭,保存基本完好。

    后来, 此墓被文物部门打开,墓石已搬至滕州市汉画石像馆内,并已组合在一块,供人们参观欣赏,此汉画石墓室是滕州境内,也是在整个山东省境内所发现的汉画石墓葬中,这是少有的规模宏伟、峨然高大的一座汉画石墓。

正前面看,可以看到是三室石椁,内分前后两进空间,靠前的是过厅,左右为两个耳室,为放置陪葬品的地方后面的是一个大厅似的空间(棺室),棺室上面的形状如轿子顶。在古墓的前面,从东南向西北看,可以看到三个石门,石楣上有画石像。

我们称之为夏楼古墓,实际上在滕南,老百姓一直称其是堌堆,是“四门八堌堆”传说之中最大的一个堌堆。资料说是元康九年 (晋惠帝元康九年,己未,公元299年)左右的墓葬,那恰是“五胡乱华”之时,那时薛国还是作为薛县而存在,但又是哪一位县令、高官、富豪呢?实际上该堌堆处于原刘堌堆村之地所,是刘堌堆村得名的原因。

现在还要申明的是,刘堌堆村还有一个堌堆,那个堌堆位于村子幼儿园的西侧的庄稼地里,据传规格与此相似,文化大革命期间,完全被破坏,石板及画石已被垫了小苏河上的夏楼桥和南面的王楼桥了,那个期间的文物大破坏,着实让人痛心。

 

   孟尝君养士处

古文化荟萃的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古文化荟萃的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古文化荟萃的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战国时孟尝君以“纳贤养士”闻名天下。城西北隅建有“礼贤馆”,北门外官道旁“迎仙村”(即今官桥村)前立有“孟尝君养士处”的碣石。

 

孟尝君陵园及其父子墓冢

城东北隅,今狄庄村北100米处,原有两个高大的封土堆,传为孟尝君及其父田婴的墓址,现封土已平,墓迹尚存。《水经注.泗水》云:“(孟尝君墓冢)冢结石为椁,制作严固,坚不可动,莹丽可寻。今墓已开发,如宫室,以铜铁铸壁、扣之有声,上有蚌层盈尺,行人往还,莫不径观,以为异见矣。” 据一些文革期间亲眼看到过该墓的老年人说,两个墓冢均是石质墓室结构,有前后墓室,左右耳室。墓石其厚无比,墓室内充满了沙子和河贝壳。由此也可知,孟尝君的铁棺椁是要放在这种墓室之内的。

为什么在史籍上多介绍孟尝君墓冢,很少介绍附近与之并列的田婴墓冢呢?难道盗墓者没有盗附近的田婴墓吗?为什么没有描写甚至于体积一点!某非是在【南北朝时期】北魏郦道元之后,才因为某种原因,才把田婴于城之东南角迁葬于此——城之东北角处的?!

为什么历来人们都忽视这个问题呢,是因为无解而回避,还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视之“不见”。

 

 郦道元在《水经注》却提及田婴墓冢在薛国古城东南角呢?其原文如下——

《续汉·郡国志》:“薛,本国。”注引《地道记》曰:“夏车正奚仲所封,冢在城南二十里山上。”《皇览》曰:“靖郭君冢在鲁国薛城中东南陬。孟尝君冢在城中向门东。向门,出北边门也。”《诗》云:“居常与许。”郑玄曰:“常或作‘尝’。在薛之旁,为盂尝君食邑。”《史记·越世家》:“愿齐之试兵南阳莒地,以聚常,郯之境。”索隐曰:“常,邑名。盖田文所封者。”《魏书·地形志》:“薛县,彭城郡,有奚公山、奚仲庙、孟尝君冢。”《水经注》:“今薛县故城侧犹有文家,结石为郭,作制严固,莹丽可寻。”而《史记·孟尝君传》正义曰:“薛故城在徐州滕县南四十四里。”

其中的一句

“《皇览》曰:‘靖郭君冢在鲁国薛城中东南陬。孟尝君冢在城中向门东。向门,出北边门也。’”就明确了这个问题。

 

郦道元又在《水经注·泗水》中曰:“冢结石为椁,制作严固,坚不可动,莹丽可寻。今墓已开发,如宫室,以铜铁铸壁,扣之有声,行人往还,莫不迳观,以为异见矣。”

东晋《太康地纪》也有类似的记载。由此看来,墓当在东晋时就被盗掘。

 

又为什么清末民初大地理学家杨守敬所撰修的《水经注疏》也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依然延续《水经注》的说法?不过同样是肯定了田婴墓冢在古城的东南角。

杨守敬在《水经注疏》写道:

漷水又西南迳蕃县故城南。(守敬按:汉县属鲁国,後汉因,魏、晋属鲁郡,元康中,属彭城郡,宋因,後魏孝昌三年为蕃郡治,在郦氏後。《地形志》,蕃治蕃城,今滕县治。)又西迳薛县故城北,(守敬按:汉县属鲁国,後汉因,魏、晋属鲁郡,元康中属彭城郡,宋、後魏因。《地形志》,薛有薛城。在今滕县西南四十里。)《地理志》曰:夏车正奚仲之国也。(守敬按:见《汉志》薛县下。《御览》四十二引阳晔《徐州记》,奚公山,奚仲造车之所,山上轨辙犹存。《元和志》,奚公山在滕县东南六十六里。在今滕县东南六十里。)《竹书纪年》,梁惠成王三十一年,(今本《竹书》周显王二十九年。)邳迁于薛,改名徐州。(守敬按:今《竹书》在周显王二十九年。脱改名徐州四字。《史记·齐世家·索隐》、《孟尝君传·正义》引并有,与此同。而邳作下邳。《续汉志》,薛本国,六国时曰徐州。惠栎《补注》,《战国策·齐一》篇,楚威王战胜于徐州。高诱曰,徐州或作舒州,是时属齐。《说文》,余阝,邾下邑,从邑,余声,鲁东有余阝城,读若涂。司马贞曰,徐字从人,《说文》作余阝,并音舒。《齐世家》,田常执简公于徐州,《春秋》正作舒州。何焯定作徐。)城南山在有奚仲冢。《晋太康地记》曰:(朱脱曰字,赵同,戴增。守敬按:郦氏引各书本有无曰字者。)奚仲冢在城南二十五里山上,(守敬按:《御览》五百六十引《皇览》,奚仲冢在鲁国县东二十五里,山上,因名奚仲山。《续汉志·注》引《地道记》无五字。与此参证,《御览》县上脱薛字,东当作南,《续志·注》脱五字。《齐乘》,奚公冢在滕州东南青邱村奚山下。在今滕县东南六十里。)百姓谓之神灵也。(守敬按:《地形志》,薛县有奚仲庙。盖以神灵而祠之。)齐封田文于此,号孟尝君,(守敬按:《史记·孟尝君传》,济王三年,封田婴於薛。婴卒,子文代立於薛,是为孟尝君。《集解》,《诗》曰,居常与许,郑玄曰,常或作尝,在薛之南。孟尝君食邑於薛。)有惠誉,(朱作喻,戴同。《笺》曰:惠喻当作惠誉,即冯爰焚券事也。全、赵改誉。守敬按:《名胜志》作誉,冯爰焚券详《孟尝君传》,本《齐策》。)今郭侧犹有文冢,(守敬按:《续汉志·注》引《皇览》,靖郭君冢在薛城中东南陬,又孟尝君冢在城中向门东北边。郦氏今郭侧犹有文冢云云,直以目验得之,是孟尝君封於薛,即葬其地。故《地形志》,薛有孟尝君冢。《括地志》,冢在滕县南五十二里。《环宇记》,在滕县南五十里。别无异说,在今滕县东南。乃钱大昕所谓孟尝君封薛,不当在汉鲁国之薛,当在汉川。《史》、《汉·平津侯传》皆云,川薛人,是齐别有薛邑也。《皇览》、《水经注》诸书未可信。失之。)【孟尝君墓冢】结石为郭,作制严固,莹丽可寻,行人往还,莫不迳观,以为异见矣。(守敬按:《齐乘》四,今墓已开发,内如宫室,以铜铁铸壁,扣之有声,坚不可动。)漷水又西迳仲虺城北。(会贞按:《齐乘》,仲虺城俗曰斗城。《一统志》称旧《志》,城在滕县西南五十里,东去薛城三十里,盖其遗址。虺、声近致讹。)《晋太康地记》曰:奚仲迁于邳,仲虺居之,以为汤左相。(会贞按:《左传·定元年》,薛宰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为夏车正。奚仲迁于邳。仲虺居薛以为汤左相。亦见《汉志》,《太康地记》所本,奚仲所迁之邳乃下邳,见後。)其後当周,爵称侯,後见侵削,霸者所绌为伯,任姓也。(会贞按:《左传·隐十一年》孔《疏》,《谱》云,薛,任姓,黄帝之苗裔奚仲云云……仲虺云云……周武王复以其胄为薛侯。齐桓霸诸侯,绌为伯。)应劭曰:邳在薛。(会贞按:《汉志》下邳颜《注》引应说。《说文》,邳,仲虺所封国,在鲁薛县。是仲虺居薛,乃居邳也。此邳亦曰上邳,以仲虺所居,又谓之仲虺城。故郦氏叙仲虺城而邳、上邳连叙之。)徐广《史记音义》曰:楚元王子郢客,(朱脱客字,戴、赵增。会贞按:《元王世家》亦脱客字。)以吕後二年,封上邳侯也。(朱《笺》曰:孙云,按《史记》,楚元王子刘郢客封上邳侯。会贞按:文见《史表》,非徐广说,徐广音义四字当衍,《汉表》同。)有下故此为上矣。(会贞按:《汉志》下邳颜《注》引臣瓒曰,有上邳,故曰下邳。此颠倒用之,下邳县见後。)《晋书地道记》曰:仲虺城在薛城西三十里。(会贞按:《齐乘》同。)漷水又西至湖陆县,入于泗。(朱西下衍迳字,戴、赵删。)故京相曰:薛县淳水,首受蕃县,西注山阳湖陆是也。(会贞按:蕃县与合乡接壤,京说与杜似异实同。其言西注湖陆,与杜西南至湖陆入泗亦同。郦转引京者示博耳。胡陆县见下。今郭河自滕县东,西南流入运河。)《经》言瑕邱东,误耳。(会贞按:漷水入泗在下南梁水之後,郦氏因《经》言瑕邱东,故详叙於此,而辨《经》之误。下只以泗水又南,漷水注之二语了之。又按页圭绶曰,今邹县白马河东有漷东村、漷东社。白马河入泗在平阳,地,正瑕邱南,高平北。沂水在其东。或白马河古有漷名,未可知也,岂《经》与《注》各指一水乎?)

现在喜上眉梢认为,杨守敬照搬照抄了《水经注》里的内容了,而没有实地考察。如果说郦道元言田婴墓冢时,很可能田婴墓冢就在城的东南角。

我们考究一下郦杨二人的生平事迹:

郦道元

(约470—527),字善长,北魏范阳涿县(今河北省涿州市)人,北魏平东将军、青州刺史、永宁侯郦范之子,我国著名地理学家、文学家

 。道元从少年时代起就爱好游览。他跟随父亲在青州时候,曾经和友人游遍山东。做官以后,到过许多地方,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游览当地名胜古迹,留心勘察水流地势,探溯源头,并且在余暇时间阅读了大量地理方面的著作,逐渐积累了丰富的地理学知识。他一生对我国的自然、地理作了大量的调查、考证和研究工作,并且撰写了地理巨著——《水经注》,为我国古代的地理科学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水经》一书是三国时期汉代知名学者、著名地理学家桑钦所著,它是一部专门研究河流水道的书籍,共记述全国主要河流一百三十七条。原文一万多字,文字相当简略,没有把水道的来龙去脉和详细情况说清楚。郦道元认为,应该在对现有地理情况的考察的基础上,印证古籍,然后把经常变化的地理面貌尽量详细、准确地记载下来。在这种思想指导下,郦道元决心为《水经》作注。

  郦道元在给《水经》作注过程中,十分注重实地考察和调查研究,同时还博览了大量前人著作,查看了不少精确详细的地图。据统计,郦道元写《水经注》一共参阅了四百三十七种书籍。经过长期艰苦的努力,郦道元终于完成了他的《水经注》这一名著。《水经注》共四十卷(原书宋朝已佚五卷,今本仍作四十卷,是经后人改编而成的),三十多万字,是当时一部空前的地理学巨著。它名义上是注释《水经》,实际上是在《水经》基础上的再创作。全书记述了一千二百五十二条河流,及有关的历史遗迹、人物掌故、神话传说等,比原著增加了近千条,文字增加了二十多倍,内容比《水经》原著要丰富得多。

 

杨守敬

(1839~1915) 清末民初杰出的历史地理学家、金石文字学家、目录版本学家、书法艺术家、泉币学家、藏书家。有83种著作传世,名驰中外。杨守敬,字惺吾、号邻苏,晚年自号邻苏老人,湖北省宜都市陆城镇人,1839年6月2日,杨守敬生于宜都陆城一个商人家庭。杨守敬同治元年(1862)中举,同治四年(1865)考取景山宫学教习,1874年考取国史馆誊录。1880年至1884年任驻日钦使随员,归国后先后任黄冈教谕、两湖书院教习、勤成(后更为存古)学堂总教长。1909年被举为礼部顾问官,次年兼聘为湖北通志局纂修。1915年1月9日,杨无疾而终,逝于北京,终年76岁。杨守敬逝世后,民国政府派专车护送灵柩回宜都,归葬宜都龙窝。

  杨守敬是学坛公认的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他用毕生的精力和学识,运用金石考古等多种方法研究《水经》、《水经注》,历经四、五十年。集我国几百年水经研究之大成,撰写有代表巨著《水经注疏》、编绘有《历代舆地沿革图》、《历代舆地沿革险要图》和《水经注图》等。

由他们的生平可知,郦道元为写《水经注》而多实地考察,杨守敬只是在前人的资料基础上继续文献考证,由于其研究范围广泛而不可能有时间去全国各地作实地考察,来山东滕县的机会可能不多。

据上了八十岁左右年纪的人说,早就有孟尝君父子墓冢与古城的东北角。他们的记忆至少到民国年间。(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吧。)也就是杨守敬无疾而终的1915年之后不多久。

再者又根据记载:田文田婴墓位于薛国故城内东北隅,狄庄村北约百米处。二墓东西排列,相距30米,原有封土,高6米,直径20米,两冢隆然如丘。为滕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石室结构。原墓前有石碑,文革期间遭破坏,两座坟墓被铲平,墓碑被毁。据1962年调查记录,田文墓前有清碑一块,上书“孟尝君之墓”,为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山阳周端立。1968年两墓被毁,碑碣无存。1991年官桥镇政府在原址重修两墓并立碑以示垂念。

为什么只发现了田文的墓碑呢,而没有田婴的墓碑,应该是在1958年“破四旧拉碑平坟砸庙”的运动中毁坏了吧。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或许田婴墓就位于此,或者在这之前就早已迁于此了。

可见清末民初的杨守敬(1839~1915)有误,没有实地考察而像刻舟求剑一样做了论断。

如果说田婴墓真的像郦道元所记载,又在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田婴墓“位于”薛国古城的东北角,与其子相并列,迁移时间应在:

 

郦道元生平(470-527)————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

的一千二百年之内的时间里。

 

我们的疑问到此还真的没有完全的解决,如果田婴墓真是迁移的,那他们的父子两人为何分而葬之——一个于城之东南隅,一个为城之东北隅呢。

如果问们的讨论是一个地理历史之冤案——郦道元记错了!

真的记错了吗?作为一位实事求是、考察求证的地理学家,而且有记载这么的明确,记错的机会几乎不可能。

此作为古薛疑案,暂且束之高阁,待未来之高人破解之。

 

 

毛遂墓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官桥车站老票房之处,这里是毛遂墓的原址。1908年修津浦铁路时搬迁于铁路西侧。

在京沪线上曾经很有名的官桥车站,在这里打过日本人,游击队炸过铁路,打过国民党,解放后至1995年,是人、货共用的车站,现在仅仅作为配货的附属车站,票房也已1995年前后拆除了。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毛遂大胆的给赵胜说:我就是你所要找的第二十个人!

 毛遂自荐,赵胜怀疑,门客们笑开花,你难道是大智若愚的人吗?

待到口战荆廷镇楚王,气贯长虹显豪气之时,赵胜惭愧,门客们自羞不已。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在官桥车站老票房附近找到的刻有“巨(拒)敌佑民  毛遂墓”的墓碣。(不当称为碑,因为其一无铭志,仅当作为识别性的标志,二是尺寸为近乎正方形(且矮小),顶为抹尖梯形。(或者圆形)作为战国一代豪士,竟然给配予这么小的一个墓碣,以至于明代的《滕县志》都没有发现它记载它,(更别说《水经注》之类的地理志记载它。想必古时毛遂墓一定很不显眼。真的很难以想象,一代勇士,竟然这样。。。

 

毛遂墓距离其东南方向的孟尝君大墓冢约有五百米许,在其中间的位置,即车站路东南部老仓库附近,恰是明代民族英雄戚继光的副将总兵薛士杰的墓冢。

 

毛遂系战国时期薛人,赵国平原君门客。脍炙人口的“毛遂自荐”故事流传至今。毛遂在平原君门下三年,默默无闻。一次遇秦国大举进攻赵国,秦军将赵国都城邯郸团团围住,情况十分危急,赵王派平原君紧急出使楚国求救。平原君动身之前,召集门客商议,决定从千余门客中挑选出20名能文善武、足智多谋的人随往。挑来挑去,只有19人合乎条件,尚差一名合格人选。此时毛遂主动站出来说:“我愿随平原君前往楚国!”平原君一看,是平常不曾注意的毛遂,便不以为然,婉转地说:“你到门下已经三年,却未曾有人在我面前称赞过你,可见你并无过人之处。有才能的人,就好像锥子装在口袋里,锥尖很快就会穿破口袋钻出来,被人发现。而你一直未能显露头角,我怎么能带你去行使如此重大的使命?”毛遂心平气和地说:“我之所以没有像锥子从口袋里钻出,是因为从来没有像锥子一样放进您的口袋里呀!”平原君觉得毛遂气度不凡,便答应作为自己的随从,连夜赶往楚国。

    平原君一到楚国,立即拜见楚王,请求出兵救赵之事。可商谈很不顺利。面对尴尬局面,随从人员心急如火,相互埋怨。只见毛遂一手提剑,大踏步跨到台上,两眼逼视着楚王,慷慨陈词,对楚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的凛然正气使楚王叹服,对两国利害关系的分析打动了楚王。当天下午,楚、赵两国便缔结了盟约。楚王出兵解了赵国之围。事后平原君深有感触地说:“毛遂是了不起的人啊!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抵得过百万大军呀!若不是毛先生挺身而出,我可要埋没人才呢!”

    毛遂死于赵国,葬于薛地。其原墓址在今官桥火车站票房屋底,于1908年修津浦铁路时迁至铁路西30米处。传说迁墓破土时,发现墓上盖刻有“遇铁而开”四字。时人都认为,毛遂2000年前对自己身后就有预见。迁葬后墓前立有1米多高的石碑,碑刻正楷“毛遂墓”三个大字,上额刻有“拒敌佑民”四字,另小字两行已经模糊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官桥西南三角花园中的车服大夫奚仲的车正碑

 

古文化荟萃的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前掌大古墓群

(前掌大遗址)

  位于薛国古城东门东约400米之处,相隔薛河故道的前掌大村。1985年春,中央考古队在前掌大村后发掘大中小型古墓葬10余处,出土不少文物,有很高的历史价值。文物图像为牛头造型,据初步鉴定为殷商晚期文物,属图腾文化。有大批的陶器、玉器、铜器、合金车饰,做工精细,光泽滑润如初,油漆图案明快、线条清晰。棺罩两面所见,棺头图像之大,亦为目前出土文物所仅有。大中型墓内均有活人陪葬的遗骨,少者2人,多者7人。从遗骨分析判断,有中青年、有少年,有刀砍者、有绳索捆扎者。棺椁之下垫有龙架,为圆型。根据墓葬文物分析,此地应为诸侯国贵族墓地。同时,还发掘出粟仓、垃圾池两处。

古薛国从最早的主人奚仲受封一直到春秋战国时代孟尝君田氏父子又一次受封,完成了由任姓薛国向田氏薛国的更替和转换,其间“传六十四世,国祚千九百年”(《滕县志·薛世家》)。当然,其间任姓薛国也曾一度迁往“邳”地,但古薛城一带作为商周时期某一姓方国或侯国中心的地位一直没有改变。近年来对薛国故城城址的钻探发掘证明:现存的故城城墙下还存留着其他不同年代筑过的小城遗迹,在前掌大周围的其他地方也发现了一些时代更早的城墙寨堡的痕迹。由此可以进一步说明:滕州南部的薛河流域千万年来一直就是人类活动的重要场所,特别是进入人类文明社会以后,从夏、商、周,到秦、汉、三国,直到隋代废薛,这里一直就是历代方国、侯国、郡县统治的中心,东周时期曾一度成为古徐的中心,战国时为徐州的首府所在。

 

    薛总兵薛士杰墓

 

位于今薛故城北首官桥车站村前铁路东。薛总兵名士杰,系官桥镇人。明代抗倭将领戚继光部下总兵,在福建沿海抗击倭寇战役中阵亡,遗体奉旨运回故里安葬。墓址在薛城北门外,原有高大的墓冢,以及石马、石羊、石人和诰封碑,俗称“御祭林”。附近村庄的老乡们都叫它“御史林”的。

古文化荟萃的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现在孟尝君陵园的石宰相(石人)、石卧羊就是出土自原薛士杰陵墓上的陪葬物。]

 

 

    任居敬祖茔

     位于大康留村西约200米处。原有土冢多座,其中三座高约2米,直径约3~5米。冢前一碑,记为元代任居敬及其祖父、父亲墓。今封土已平,墓室未动。明《滕县志》载:任居敬,滕人,元任通议大夫,礼部尚书致仕。其子任择善为承务枢密院都事、河南参政、御史中丞等。任氏父子墓均位于此,俗称“御史林”。当时林地除一座座石碑外,还立有石人、石狮、石羊等雕刻文物,特别壮观,今已泯没。

 

古文化荟萃的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大康留古槐

位于官桥镇大康留村,其树高10余米,树干胸围5.2米,内已空,可容五、六人对坐。该树曾经三次火灾,劫后余生,现存南北两枝如雄鹰展翅,又如巨龙探爪,十分壮观,每至夏秋,枝叶茂密,郁郁苍苍。据初步考证,此处古为天齐庙,树系唐代所植,人称“唐槐”。大康留村村民委保护这一名胜古迹,集资在古树一侧建立起保护标志碑一通。图为古槐树和“唐槐”标志碑。

    古槐与槐碑位于官桥街偏南端路东。时古槐已死,只剩残缺半边的树身,两座石碑支撑。其一碑载有“隋始建官桥镇”字样,另一碑记有“敬德勒马看古槐”字样。传唐初名将尉迟敬德骑马由此经过,发现此槐高大,即勒马停住观赏,赞不绝口。后人即立碑留念。据传此槐“晋发芽、隋成树、唐高大”,民国初年枯死。

 

 

古文化荟萃的山东中心镇——官桥镇 - 喜上眉梢 - 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古文化荟萃的滕南:木石/官桥/张汪/柴胡店_镇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日本沟

这条沟位于官桥车站西南面的、张汪镇古城内东渠庄村附近的京沪铁路西侧。该沟也是一个文物,它记载了中国人民八年的血泪斑斑的历史。

薛城里的老百姓都称这条沟叫作“日本沟”。这条沟是日本人侵占滕县,据津浦铁路作为自己的运输线时所挖的铁路、公路壕沟。——————

1938年,津浦正面日军矶谷廉介第十师团自一月上旬占领山东充州、济宁、邹县一线后,非常轻狂,认为当面国军不堪一击,攻占徐州易如反掌,便沿津浦路向南突进。 
       1938年3月15日,日军侵占完邹县城后继续南犯,在滕县城北的龙阳及北沙河一带制造了一桩桩杀人放火强奸妇女一系列的惨案。
       16日黎明拂晓,日军步骑约5000人迫近滕县东郊,首先向守备滕县东关的警戒部队进攻。8时许,敌集中炮火向滕县东关、城内和西关火车站射击,同时,敌飞机10余架飞临滕县轰炸、扫射。驻在西关的王铭章在敌轰炸开始后,通过电话询问情况,随后跑步进城,与同僚、部属协商判断东郊之敌即将大举进攻,大战迫在眉睫。他昭告全城官兵,“决心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他还命令将南北城门堵死,东西城门暂留交通道路,也随时准备封闭。师部和直属部队也由西关移进城内。
    日军自8时开始,持续炮击了两个小时,10时许停止射击,沉寂了约30分仲,突然集中炮火猛烈轰击东关南半部寨墙的突出部,炸开了10余米宽的一个缺口。敌集中数十挺机枪对准缺口扫射,掩护步兵进攻。守城官兵毫不畏惧,沉着应战,隐蔽在缺口两侧,当敌兵约五、六十人刚下到壕将要向缺口冲锋时,向敌投手雷弹,将敌大部歼灭。就这样,担负缺口段守备的一连,接连打退敌军三次冲锋,而自己也伤亡近百,由预备队替换下来。下午2时,日军再向东关东北角猛攻;5时,又猛攻东关门,均被守城部队击退。日军遗尸累累,守军亦伤亡惨重。当晚,战斗停止。
    滕县正面四十五军部队经过三天浴血奋战,伤亡过半。16日午,正面阵地被敌突破。四十五军从滕县两侧撤退。当晚,四十一军一二四师和一二二师七二七团奉命陆续进入滕县。三六六旅中途遇敌,绕道到达临城。王铬章根据兵力变化情况,重新调整部署。同时,命令各部抓紧补充弹药,构筑工事;在城墙下隐蔽的部队,每班扎一架云梯,随时准备登城反击。

    援军汤恩伯部王仲廉军15、16日陆续到达临城,先头部队一个团刚下火车,孙震以滕县情况紧急,令其前往增援。该团在南沙河遭围攻滕县日军一部攻击,不支溃退,其他各部仅在南沙河警戒,其军部到达后,得知滕县正受强大敌军围攻,便借口机动作战,将部队迂回向滕县东北峰山以东地区开去。于是南沙河之敌向前推进,二十二集团军总部不能抵抗,遂后撤至运河南岸利国驿,从此与滕县守军失去联络,滕县完全陷入日军包围之中。
    日军在滕县碰上硬钉子,出乎意料,遂于当夜,调集精锐部队,配属数十辆装甲战车和大量炮兵,17日6时许,敌集中炮兵火力,猛烈轰击滕县城区,敌机20余架疯狂投弹扫射,整个滕县城硝烟弥漫,房倒屋塌,顿成一片火海。两个多小时的轰炸之后,敌开始向东关进攻,以10余辆坦克为先导,掩护步兵从东寨墙的缺口冲锋。东关守军冒着敌人炮火,在近距离与敌展开殊死搏斗,伤亡惨重。另一部日军向被轰塌的东南角城墙进攻,国军一个连,用集束手榴弹炸毁敌战车两辆,在敌密集火力射击下,该连伤亡殆尽。敌步兵40余人冲上城角,守军另遣一个连向突入之敌反击,经激烈肉搏,全歼突入之敌,该连官兵仅剩14人。此时,王铬章急电孙震:“敌以炮火猛轰我城内及东南角城墙,东关附近又被冲毁数段,敌兵登城,经我反击,毙敌无数,已将其击退,若友军深夜无消息,则孤城危矣。”
    午2时,日军以重炮猛轰南城墙下街道,同时,敌机20余架轰炸南关。随后,敌步兵在坦克掩护下进攻南城。守军英勇战斗,伤亡殆尽,敌军攻占南城墙。此时东面日军集中兵力猛攻东关,敌步兵在坦克掩护下突入东关。王铭章见援军无望,再给孙震一电,表示:“决心死拼,以报国家。”
    王铭章在敌军攻占南城墙和东关后,亲临城中心十字街口指挥作战。此时,占领南城墙之敌在机枪掩护下,从西南城角向西城逼进,敌炮兵集中火力轰击西门城楼、西门、火车站,守军失去城墙等工事掩护,暴露在敌火力之下,伤亡极大,但仍坚持抵抗。下午5时,敌占领西城墙和西门,王铭章命令城内各部与敌巷战,西关守军死战待授,自己登上西北城墙,亲自指挥警卫连一个排进攻西门城楼。因敌火力猛烈,城墙上毫无掩蔽,该排全部阵亡。此时,王铭章决心缒城到西关指挥守军继续战斗,行至西关电灯厂附近,遭西门城楼敌密集火力射击。王铭章身中数弹,当场阵亡。同时阵亡的还有参谋长赵渭滨及一二四师参谋长邹绍孟等人。王铭章牺牲后,守城官兵继续与敌搏斗,除一二四师副师长税梯青率部分人从北门突围外,其余全部牺牲。王师长英勇殉国的消息传到城内,受重伤的数百名士兵以他为榜样,宁死也不落入敌手,于是互相以手榴弹自炸,全部壮烈牺牲。 

 

日军占领滕县之后的的当年,就着手在时为单线的津浦铁路西20米处修建一条与铁路平行的“公路”,作为第二条运输线,供军车行驶运输军用物资及兵员之用。这条公路宽8米许,压实的土路上面覆盖一层石子,以便阴雨天也可以行车,公路原本高约一米许,土方来自其西面宽6米,深4米所挖的壕沟,这就是今天所遗留的“日本沟”。

当时挖壕沟修公路,由日军召集地方保甲,强制征用沿铁路线附近的民工,只要抓到,就跑不掉,上至六七十岁的老人,下至十来岁的少年。听说日本人要来,有些人到西湖里,或者东山老林里投奔了亲戚,没有跑掉的一律征用。挖沟修路时,除了吃饭,没有休息的时间。巡回兵一旦发现有人歇息,不是用枪托打,就是用皮靴踢,稍有愠色或反抗,就用嚎叫着的狼狗咬。

日本军在官桥不仅仅是修建这一条南北的铁路“平行路”,而且还修建一条沿着薛国城北墙外,由官桥车站向西直达欢城的公路和公路北沿的壕沟,同样的尺寸。除此以外还在铁路两侧、公路两侧修建碉堡,修建汉奸据点,在车站附近的古城墙上修建瞭望所,以达到分割游击力量的目的。

据现在几个当年参加过挖壕沟修公路的老年人说,在挖东面古城附近的壕沟时,不少人挖出成捆的铜箭矢和一些“铜盆铜罐”的,一般的日本人对这些小东西多不在意,大多都被民工拿走了,或者摔打砸烂了。。。

想必这些都是薛国古陵的商周或者春秋墓的陪葬文物,七十年过去了,几经兵荒马乱,几经社会运动,这些失落的文物还在否?它们才是研究古文化的证据。。。

还在民间吗?或许想也别想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