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州郡典 《通典》【部分节选】  

2010-02-22 22:28:29|  分类: 史海沉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州郡典  《通典》
 作者:杜佑
字体大小:

 

 

 

 

 171

 州郡一州郡序序目上州郡序天下之立国宰物尚矣,其画野分疆之制,自五帝始焉。道德远覃,四夷从化,即人为治,不求其欲,斯盖羁縻而已,宁论封域之广狭乎!尧舜地不过数千里,东渐于海,西被流沙,朔南暨声教,五帝之至德也。武丁、成王东则江南,西氐羌,南荆蛮,北朔方,三代之大仁也。秦氏削平六国,南取百越,北却匈奴,筑塞河外,地广而亡,逮战国之酷暴也。汉武灭朝鲜、闽越,开西南夷,通西域,逐北狄,天下骚然,人不聊生,追悔前失,引咎自责,下诏哀痛,息戍轮台,既危复安,幸能觉悟也。隋炀逐吐谷浑,开通西域,招来突厥,征伐高丽,身弑祀绝,近代殷鉴也。夫天生烝人,树君司牧,是以一人治天下,非以天下奉一人,患在德不广,不患地不广。秦汉之后,以重敛为国富,卒众为兵强,拓境为业大,远贡为德盛,争城杀人盈城,争地杀人满野,用生人膏血,易不殖土田。小则天下怨咨,群盗蜂起;大则殒命歼族,遗恶万代,不亦谬哉!则五帝三王可以师范。凡言地理者多矣,在辨区域,徵因革,知要害,察风土,纤介毕书,树石无漏,动盈百轴,岂所谓撮机要者乎!如诞而不经,遍记杂说,何暇编举。谓辛氏三秦记、常璩华阳国志、罗含湘中记、盛弘之荆州记之类,皆自述乡国灵怪,人贤物盛。参以他书,则多纰谬,既非通论,不暇取之矣。或览之者,不责其略焉。

 

  第一序目上凡郡府三百二十九

  第二序目下

  第三古雍州上今置郡府二十四

  京兆府雍华阴华冯翊同扶风岐汧阳陇新平邠安定泾彭原宁安化庆平凉原灵武灵五原盐宁朔宥洛交鄜中部坊延安延咸宁丹上郡绥银川银新秦麟朔方夏九原丰榆林胜安北府

  第四古雍州下今置郡府十八

  天水秦陇西渭金城兰会宁会安乡河临洮洮和政岷宁塞廓西平鄯武威凉张掖甘酒泉肃晋昌瓜炖煌沙伊吾伊交河西北庭庭安西府

  第五古梁州上今置郡府二十六

  汉中梁洋川洋上洛商安康金房陵房通川通潾山渠南平渝涪陵涪南川南泸川泸清化巴始宁壁咸安蓬符阳集巴川合南宾忠南浦万阆中阆南充果安岳普盛山开云安夔犍为嘉阳安简仁寿陵

  第六古梁州下今置郡府三十七

  通义眉和义荣资阳资南溪戎河池凤武都武同谷成顺政兴怀道宕同昌扶阴平文江油龙交川松合川叠益昌利普安剑巴西绵梓潼梓遂宁遂蜀郡益德阳汉蒙阳彭唐安蜀临邛邛卢山雅通化茂临翼翼江源当归诚悉静川静蓬山柘恭化恭维川维云山奉越嶲嶲云南姚洪源黎

  第七古荆河州今置郡府十八

  河南府洛陕郡陕弘农虢临汝汝荥阳郑陈留汴睢阳宋谯郡亳济阴曹颍川许淮阳陈汝阴颍汝南荆河淮安唐南阳邓武当均襄阳襄汉东随

  第八古冀州上今置郡府二十二

  河内怀汲郡卫邺郡相广平洺钜鹿邢信都冀赵郡赵常山镇博陵定河间瀛文安莫饶阳深上谷易范阳幽顺义顺归化归德燕妫川妫渔阳蓟密云檀北平平柳城营

  第九古冀州下今置郡府十九

  河东蒲绛郡绛平阳晋高平泽上党潞乐平仪阳城沁大宁隰文城慈西河汾太原并昌化石楼烦岚雁门代定襄忻安边蔚马邑朔云中云单于府

  第十古兖州今置郡府十

  灵昌滑濮阳濮济阳济魏郡魏博平博东平郓平原德乐安棣景城沧清河贝古青州今置郡府七北海青济南齐淄川淄高密密东莱莱东牟登安东府古徐州今置郡府五彭城徐临淮泗鲁郡兖东海海琅琊沂

  第十一古扬州上今置郡府十二

  广陵扬淮阴楚钟离濠寿春寿永阳滁历阳和庐江庐同安舒蕲春蕲弋阳光宣城宣秋浦池

  第十二古扬州下今置郡府二十七

  丹阳润晋陵常吴郡苏吴兴湖余杭杭新定睦新安歙会稽越余姚明临海台缙云处永嘉温东阳婺信安衢鄱阳饶浔阳江章郡洪临川抚庐陵吉宜春袁南康虔建安建长乐福清源泉漳浦漳临汀汀潮阳潮

  第十三古荆州今置郡府三十三

  江陵荆夷陵峡巴东归竟陵复富水郢安陆安齐安黄汉阳沔江夏鄂义阳申长沙潭巴陵岳衡阳衡零陵永江华道桂阳郴连山连邵阳邵武陵朗澧阳澧黔中黔宁夷思卢溪辰卢阳锦灵溪溪潭阳巫清江施涪川费夜郎珍播川播义泉夷龙标业溱溪溱

  第十四古南越今置郡府七十一

  南海广始兴韶义宁冈海丰循恩平恩南陵春临贺贺高要端感义藤晋康康临封封开阳泷高凉高连城义新兴新铜陵勤怀德窦始安桂平乐昭蒙山蒙开江富苍梧梧浔江浔临江龚郁林郁林平琴平琴安城宾贺水澄常林绣象郡象龙城柳融水融朗宁邕怀泽贵宁仁党宁浦横横山田修德严龙池山永定峦招义罗南潘潘普宁容陵水辩南昌白定川牢宁越钦安南府武峨武峨龙水粤忻城芝九真爱福禄福禄文阳长日南驩承化峰玉山陆合浦廉安乐岩海康雷温水禺汤泉汤临潭瀼扶南笼正平环乐古古珠崖崖昌化儋延德振琼山琼万安万安

  序目上上古唐虞三代秦汉后汉三国晋宋齐梁陈后魏北齐后周隋

  昔黄帝方制天下,立为万国,易称「首出庶物,万国咸宁」。盖举其大数。及少皞氏之衰,其后制度无闻矣。若颛顼之所建,帝喾受之,创制九州,统领万国。雍、荆、荆河、梁、徐、冀、青、兖、扬。

  至尧遭洪水,而天下分绝,使禹平水土,还为九州,如旧制也。舜摄帝位,分为十二州,雍、荆、荆河、梁、冀、幽、并、青、营、徐、兖、扬。故虞书云「肇十有二州」,是也。

  夏氏革命,又为九州。涂山之会,亦云万国,四百年间,递相兼并。殷汤受命,其能存者三千余国,亦为九州,分统天下。冀、荆、荆河、雍、扬、兖、徐、幽、营。营,则禹贡青州也。载祀六百。及乎周初,尚有千八百国。而分天下为九畿:方千里曰王畿,其外曰侯畿,亦曰服。又外曰甸畿,又外曰男畿,又外曰采畿,又外曰卫畿,又外曰蛮畿,又外曰夷畿,要服也。又外曰镇畿,又外曰藩畿。荒服也。自侯、甸、男、采、卫、蛮、夷、镇、藩,即九畿也,各相去五百里为限也。至成王时,亦曰九州,属职方氏。扬荆荆河青兖雍幽冀并。其后诸侯相并,有千二百国。及平王东迁,迄获麟之末,二百四十二年间,诸侯征伐,更相吞灭,不可胜数,而见於春秋经、传者,百有七十国焉。百三十九国知土地所在,三十一国不知其处也。蛮夷戎狄,不在其数。逮乎下分地理,上配天象,所定躔次,总标十三。及周之末,唯有七国。秦昭王时,西周尽献其地,邑三十六,口三万,受献而归其人。至庄襄王灭东西之二国,七城而已。

  秦制天下为四十郡,其地则西临洮而北沙漠,东萦南带,皆临大海。

  汉兴,以秦地太大,更加置郡国。其后开越攘胡,土宇弥广,改雍曰凉,梁曰益,又置徐州,复禹旧号,置交,初为交趾,后为交州。北有朔方,初为朔方,后为并州。凡为十三州部刺史。司隶、并、荆、兖、荆河、扬、冀、幽、青、徐、益、交、凉。而不常所理。至哀、平之际,凡新置郡、国六十三焉,与秦四十,合百三。县邑千三百一十四,道三十二,侯国二百四十一。地东西九千三百二里,南北万三千三百六十八里,此汉之极盛也。

  后汉光武以官多役烦,乃并省郡、国十,县、道、侯国四百余所。其后亦为十三州部:司隶治河南,今府。荆河治谯,今酇县。兖治昌邑,今鲁郡金乡县。徐治郯,郯音谈。今临淮郡下邳县。青治临淄,今北海郡县。凉治陇,今天水郡陇城县。并治晋阳,今太原府。冀治鄗,河各反。今赵郡高邑县。幽治蓟,今范阳郡。扬治历阳,今郡县。益治雒,今永昌郡。荆治汉寿,今武陵郡武陵县。交治广信,今苍梧郡苍梧县。渐复加置郡国。至於灵、献,凡百有五焉,县、道、侯国千一百八十,桓帝永兴初,有乡三千六百八十二,亭万二千四百二十。东乐浪郡,西炖煌郡,南日南郡,北雁门郡,西南永昌郡,四履之盛,亦如前汉。

  魏氏据中原,有州十三:司隶、荆、荆河、兖、青、徐、凉、秦、冀、幽、并、扬、雍。分凉州置秦州,理上邽,今天水郡;扬治寿春,今郡;徐治彭城,今郡;荆治襄阳,今郡;凉治武威,今郡;余并因前代。有郡国六十八。东自广陵、文帝黄初六年亲征,幸广陵故城,及旋师,留张辽屯江都。齐王嘉平后属吴,即今郡。寿春、?丘俭、诸葛诞皆镇之。合肥、明帝青龙元年,满宠於合肥西北三十里筑新城,吴军频攻不拔,即今庐江郡。故魏明帝云:「先帝东置合肥,南守襄阳,西固祁山,贼来辄破於三城之下者,地有所必争之也。」沔口、建安十五年,文聘为江夏太守,镇焉。其后吴军频攻不拔。青龙后属吴,即今汉阳县。西阳、黄初中,满宠令将守之,今齐安郡。襄阳,建安二十四年,徐晃守之,蜀将关羽攻,不下。重兵以备吴;江淮之间,除镇兵处,更无人居。青龙之中,孙权遣数千家佃於江北,为满宠破之。西自陇西、今郡是。南安、今陇西郡陇西县。齐王嘉平五年,蜀将姜维来伐,攻陇西、南安,皆不克。祁山、明帝太和二年,蜀将诸葛亮攻祁山城,不拔,今同谷郡长道县东十里。汉阳、明帝青龙二年,蜀将诸葛亮来伐,遣兵备於此,即今天水郡。陈仓,建安二十四年,因蜀将破夏侯妙才於汉中,遂令张郃守陈仓。太和二年,诸葛亮以数万人攻陈仓,将军郝昭以千人守二十余日,不拔,在今县东三十里故城是。攻郿又不克,在今县东北十五里故郿城是。并今扶风郡县。重兵以备蜀。

  蜀主全制巴蜀,置益、治成都,今郡。梁治汉中,今郡。二州,有郡二十二,以汉中、建安末,破魏将夏侯妙才后,遂有汉川,以魏延镇守,后蒋琬、姜维相继镇於此,即今郡地。兴势、后主延熙七年,将军王平守之,魏大将军曹爽攻,不克。今洋川郡兴道县也。白帝,先主章武元年屯之,遂为重镇。后主建兴十五年,吴将全琮来攻,不克。即今云安郡。并为重镇。

  吴主北据江,南尽海,置交、治龙编,今安南府。广、孙权置,治番禺,今南海郡。荆、治南郡,今江陵郡。郢、治江夏,即今郡。扬治建业,今丹阳郡江宁县。五州,有郡四十有三。以建平、自孙权黄武初破蜀先主后得之,孙皓天纪四年,晋军沿流来伐,守将吴彦请增兵,皓不从。今巴东郡。西陵、建安二十四年,因蜀将关羽北讨魏将于禁等於襄阳,陆逊为宜都守,镇此。黄武初,蜀先主来伐,逊大破之,后步阐、陆抗并镇焉。即今夷陵郡。乐乡、吴孙皓建衡三年,陆抗所筑乐乡城,后朱然修之成焉。晋王浚攻乐乡,获水军督陆景,平西将军施洪以城降。在今江陵郡松滋县东。南郡、自建安末克关羽后,蜀将糜芳来降,遂得之。孙皓凤凰元年,将张咸、任延并守之。晋军平吴,当阳侯杜元凯赴於此。即今江陵郡。巴丘、建安十九年鲁肃、孙皓宝鼎元年万彧并镇守。即今巴陵郡。夏口、建安十三年,孙权征黄祖,克之,后遂置兵镇。孙皓天纪元年,孙慎守之。及晋平吴,将军胡奋赴於此。即今江夏郡。武昌、孙权甘露元年城武昌,陆逊、诸葛恪、滕牧镇守。及晋平吴,将军王戎赴於此。即今江夏郡县。皖城、建安十九年,孙权克之。孙权赤乌四年,诸葛恪屯此。今同安郡。皖音患。牛渚圻、孙皓天纪末,何植镇守。晋平吴,大将王浑赴於此。即今宣城郡当涂县采石也。濡须坞,建安十七年筑,后曹公频来,攻不克。在今历阳县西南百八十里。并为重镇。其后得沔口、孙权嘉禾后,陆逊、诸葛瑾屯守。邾城、赤乌四年,陆逊常以三万兵戍之。今齐安郡。东西界临江,与江夏郡武昌相对。广陵。孙亮建兴二年,卫尉冯朝城广陵。自三国鼎立,更相侵伐,互有胜负,疆境之守,彼此不常,谗得遽失,则不暇存也。今略纪其久经屯镇及要害之地焉。其守将亦略纪其知名者,余不可遍举,他亦仿此。

  晋武帝太康元年平吴,分为十九州部:置司州,治洛阳;今河南府。兖治廪丘;今濮阳郡雷泽县是。荆河治项;今淮阳郡项城是。冀治房子,今赵郡县。并治晋阳;青治临淄;徐治彭城;荆初治襄阳,后治江陵;今郡。扬初治寿春,后治建业;叙治武威;分三辅为雍,治京兆;今府。分陇山之西为秦,治上邽;今天水郡县。益治成都;分巴汉之地为梁,治南郑;今汉中郡县。分云南为宁,治云南;今郡。幽治涿;今范阳郡范阳县。分辽东为平,治昌黎;今安东府。交治龙编;今安南府。分合浦之北为广,治番禺。又增置郡国二十有三,凡州百五十有六,县千一百有九,以为冠带之国,尽秦汉之土。及永嘉南渡,境宇殊狭,九州之地有其二焉。初,元帝命祖逖槙雍丘,建武初,逖北镇守雍丘,今陈留郡县。逖死,北境渐蹙。大兴四年逖死。於是荆河、自淮北,今汝南、汝阴、南阳等郡以北。青、兖四州今东莱、东牟、高密、北海、淄川、济南等郡地。及徐州之半,今彭城、琅琊等郡。陷刘曜、石勒,以合肥、戴若思镇守之。淮阴、刘隗镇守,即今山阳郡县。寿阳、祖约镇守,后又陷於石勒,季龙死后复之,即今寿春郡地。泗口、刘遐镇守,即今临淮郡宿迁县界。角城安帝义熙中置,亦在宿迁县界。为重镇。成帝时,酇守将退屯襄阳,咸和初,魏该屯酇,为刘曜将黄秀所逼而退守襄阳,后亦陷石勒,寻复之。庾翼、朱序皆镇於此,又为苻坚将苻丕所陷,寻又复之。即今郡。穆帝时,平蜀汉,永和三年,桓温西讨,擒李势。复梁、益之地。梁州则汉川,益则蜀川是。又遣军西入关,至灞上,十年,桓温讨苻健於今京兆府万年县白鹿原,战败。再北伐,一至洛阳,永和十二年,温讨慕容俊,破其将姚襄於伊水,时襄已降。一至枋头,废帝太和四年,温又讨慕容暐,败还。今汲郡卫县界。枋音方。所得郡县,军旋又失。洎苻坚东平慕容暐,太和五年。西南陷蜀汉,西北克姑臧,孝武太元元年,张天锡败。今武威郡是。则汉水、长淮以北,悉为坚有。及坚败,太元八年。再复梁、九年,将郭宝平梁州。益、蜀郡太守任权斩苻坚益州刺史李平,益州平。青、徐、兖、荆河之地,其后青、兖陷於慕容德,安帝国讳改焉。崇安三年,德据之,杀幽州刺史辟闾浑,时镇广固,即今北海郡也。荆河、司陷於姚兴,崇安三年。以彭城为北境藩扞。朱序镇守。后益、梁又陷於谯纵。义熙初陷。每因刘、石、苻、姚衰乱之际,则进兵屯戍在於汉中、襄阳、彭城,然大抵上明、今江陵郡松滋县。江陵、夏口、武昌、合肥、寿阳、淮阴,常为晋氏镇守,其刺史所治,皆置州兵,虽有不经攻围,互是重镇,他皆类此。义熙以后,又复青、兖、司、荆河、梁、益之地,而政移於宋矣。

  宋武帝北平广固,晋安帝义熙六年,平慕容超,得青州之地。广固即今北海。西定梁、益,九年,朱龄石平谯纵。又克长安,十三年亲征,平姚泓。尽得河南之地。长安寻为赫连勃勃所陷,至废帝荥阳王景平中,武牢以西,复陷於后魏。今大较以孝武大明八年为正。凡二十有二州:扬治建业,南徐治京口,今丹阳郡丹徒县。徐治彭城,南兖治广陵,兖治瑕,今鲁郡县。南荆河治历阳,荆河治汝南,今汝南郡汝阳县。江治浔阳,今郡县。青治临淄,初治历城,今济南郡县,后治广固;后又移治临淄,即今县是。冀治历城,司治义阳,今郡。荆治南郡,郢治江夏,今郡。湘治临湘,今长沙郡。雍治襄阳,梁治南郑,秦亦治南郑,益治成都,今蜀郡。宁治建宁,今云南郡。广治南海,交治龙编,越治临鄣。今合浦郡。自东晋成帝时,中原流民多南渡,遂於江汉淮之间侨立州郡,以抚其民。中间并省废置,离合非一,不能详志焉。今纪其所治经久者,他皆类此。郡凡二百三十有八,县千一百七十有九。初,文帝元嘉中遣将北伐,水军入河,克魏碻磝、滑台、武牢、洛阳四城,碻磝即今济阳郡城;滑台,今灵昌郡城;武牢,今汜水县;洛阳,今故洛阳城。碻音****反。磝音敖。其后又失。又分军北伐,西军克弘农、开方二城,并今弘农郡。以东攻滑台不克,而平碻磝,守之,寻皆败退。元嘉二十七年,王玄谟於滑台败归。时柳元景拔弘农、开方,及玄谟败,亦弃而退。於是后魏主太武总师,经彭城、临江,屯於瓜步,今广陵郡六合县东。退攻盱眙,不拔而旋。臧质守之,魏师攻围三旬,不拔。今淮阳郡县。明帝时,后魏又南侵淮北,青、冀、徐、兖四州及荆河州西境悉陷没,泰始二年,徐州刺史薛安都引魏军,自是沈文秀东阳城、崔道固历城,并为魏将慕容白曜所陷。安都以彭城,常珍奇以悬瓠并降魏。悬瓠,今汝南郡城。则长淮为北境,侨徐、兖於淮南淮阴立兖州,钟离立徐州。立青冀二州,寄治赣榆。今东海郡东海县。赣,古淡反。其后十余年而宋亡。然初强盛也,南郑、襄阳、悬瓠、元嘉二十七年,后魏主太武率兵攻围汝南,太守陈宪等拒四十余日,魏人积尸与城齐,不拔而退。彭城、历城、东阳,南废帝景平初,筑夔镇守。后魏攻围,数旬不克。即今北海郡治东城。皆为宋氏藩扞。

  齐氏,淮北之地所以全少,青州治朐山,今东海郡。朐音衢。冀治涡口,今临淮郡涟水县。荆河治寿春,荆河州自东晋以后,或治淮南,或治淮北,不恒其所,今举其要害之地。北兖治淮阴,北徐治钟离,今郡。又置巴东,治巴。今云安郡。其余州郡,悉因宋代,州二十有三,郡三百九十有五,县千四百七十有四。其后频为后魏所侵,至东昏永元初,沔北诸郡,相继败没。今南阳郡地。又遣军北伐,败於马圈,退屯盆城,魏马圈城去襄阳三百里,时陈显达攻围四十余日不拔,魏援师至,败还。在今南阳郡界。又失寿春,永元二年,荆河州刺史裴叔业以城叛入魏。后三年,齐亡。齐氏七主,凡二十四年,内难繁兴,不遑外略。及东昏暴虐,北境弥蹙也。始全盛也,南郑、明帝建武二年,后魏大将元英来伐,梁州刺史萧懿守拒,攻围百余日不下。樊城、今襄阳郡安养县。建武中,后魏主孝文率兵十万,数旬攻围,将曹武拒,不下。襄阳、义阳、寿春,高帝又建镇,谓垣崇祖曰:「兵冲要地,切备魏师。」俄而魏将王肃以师二十万至,败而归。淮阳、角城、明帝初,后魏南侵,以李安仁戍之。涟口、朐山为重镇。

  梁氏州郡,多沿旧制。天监中,州二十有三,郡三百五十,县千二十有五。其后更有析置,大同中,州百有七,郡县亦称於此。自侯景逆乱,建康倾陷,坟籍散逸,不可得而详焉。初,武帝受禅,数年即失汉川及淮西之地,天监三年,梁州刺史夏侯道迁以本部叛降后魏,自剑阁以北并陷没。又魏将元英破将军马仙?於义阳,失地。其后诸将频年与魏军交战於淮南淮北,互有胜负。自天监四年以后,将张惠绍克魏宿迁城,韦睿克合肥,裴邃克霍丘城、朐山城,寻皆败,唯合肥独存。虽得悬瓠、彭城,俄而又失。天监七年,魏军主白早生、荆河州刺史胡逊以悬瓠,普通六年,徐州刺史元法兴以彭城并内属,无何,悉复於魏。又克寿春。普通七年,将夏侯亶、元树等克之,获魏扬州刺史李宪。自齐东昏永元二年陷后魏,至是凡二十七年,南朝始复。中大通初,大举北伐,淮北城镇,相次克平,直至洛阳,暂为梁有。中大通元年,魏将尒朱荣害胡太后及少主,魏朝大乱。遣将陈庆之率军送元颢为魏主,入河阳,六旬五日,尒朱荣来攻,庆之渡河,守北中府城,数日颢败,庆之亦奔退,所得之地寻亦失之。中府地即今河阳北城是。其后又复汉中。大同中,将兰钦克之。自天监二年失汉川,凡经四十三年却复。至东魏,将侯景以河南地降,逆乱相寻,有名无实。及景平后,江北之地,悉陷高齐,汉川、蜀川没於西魏。太清初,侯景以十三州来降,旋为东魏将慕容绍宗所败。二年,景举兵反,围建康,陷之。及景平后,元帝承圣初,齐将辛术南伐,尽复淮南江北之地,得传国玺,反於齐。三年,西魏将达奚武陷汉川,尉迟迥陷蜀川。其汉川经九年复失。大抵雍州、今襄州。下溠音槎戍、汉东郡枣阳县东南。夏口、白苟堆、大同中,东魏静帝遣将尧雄为南境守将。雄曰:「白苟堆,梁之北面重镇,请备之。」在今汝南郡真阳县。硖石城、今汝阴郡下蔡县。合州、即合肥。钟离、将康绚镇守之。淮阴、朐山为重镇。天监三年,角城戍主柴庆宗以角城,十年,东莞太守刘?以朐山,并降入魏。

  陈氏比於梁代,土宇弥蹙,西不得蜀汉,北失淮肥,以长江为境。文帝天嘉初,湘川之地为周军所陷;二年,侯瑱克平之。湘川,今澧阳、武陵、长沙、衡阳等郡之地。有州四十有二,地转狭而州益多,暨后州郡又数倍多於前代,故不可详。郡百有九,县四百三十有八。宣帝太建中,频年北伐,诸将累捷,尽复淮南之地。将吴明彻於寿春城斩高齐将王琳。更经略淮北,大破齐军於吕梁。及旋师,属高齐国亡,又总军北伐,至吕梁,周军来拒,又大破之。自太建五年北伐,七年破齐军,九年又破周将梁士彦,悉得梁淮北城镇下邳、朐山。旋为周军所败,悉虏其众,时梁士彦守彭城,明彻来攻未下。十年,周将王轨来伐,明彻退师,全军没於清口也。自是江北之地,尽没於周,又以长江为界。十二年,周大将司马消难以淮西地来降,又遣将周罗?攻克新野,寻并失之。及隋军来伐,遣将守狼尾滩,后主祯明三年,戚欣守之。今夷陵郡宜都县界。荆门、将吕仲肃据之,亦宜都界。安蜀城、将顾觉镇之,亦夷陵郡县。公安、将陈纪镇之,今江陵郡县。巴陵以下,并风靡退散,信州道大总管、清河公杨素自峡中舟师东下,东方守将相继而破。信州即今云安郡也。隋军自采石、隋将韩擒武袭陷之。京口贺若弼袭陷之。渡江而平之。

  后魏起自北方,至道武,率兵下山东,攻拔慕容宝中山,今博陵郡唐昌县。遂有河北之地,於是迁都平城。今云中郡。慕容氏丧败,遣将南略地,至於滑台、许昌、今颍川郡。彭城。明元帝泰常中,始於滑台、许昌置兵镇守。道武天兴中,长孙肥等克滑台、许昌,寻不能守,至是始有之。太武帝时,又得蒲阪、今河东郡。长安、统万。始光中,遣军伐赫连昌,克蒲阪及长安,又克统万,后遂灭赫连。统万即赫连所都,今朔方郡是。神?中,宋师来伐碻磝、今济阳郡城。滑台、武牢,今河南府汜水县是。戍将皆不守,寻并复之。神?三年,宋将到彦之、王仲德等陷滑台、武牢、洛阳,遣安颉、叔孙建等击败走之。太延以后,东平辽东,西平姑臧,三年,东伐冯弘,五年,西伐沮渠茂虔,并灭之。於是西至流沙,东接高丽。所未得者,汉中及南阳、悬瓠、彭城、青州之南而已。其后帝自南征,遂临瓜步,宋淮北城镇守将,多有败没。太平真君十一年,因宋将王玄谟来侵,克碻磝城,戍将济州刺史王买德弃城而走,宋师至滑台败,帝乘胜至江上。献文天安初,自河之南,长淮之北,皆为魏有。时因宋晋安王子勋之乱,遣将慕容白曜略地,破宋将沈文秀、毕众敬、薛安都、崔道固、常珍奇,遂有其地。孝文迁都洛阳,太和十九年徙都。频岁亲征,皆渡淮沔。二十年,屯八公山;二十一年,屯新野及樊城。宣武初,又得寿春,景明初,齐将裴叔业以寿春来降,后至明帝孝昌二年,又陷入梁。续收汉川,至於剑阁,兼得淮西之地。正始初,梁将夏侯道迁以汉中降,又元英破梁将马仙?於义阳,遂有其地。庄帝时,梁军洛阳,数旬败走。永安初,因尒朱荣害胡太后、少帝之乱,梁将陈庆之送元颢为魏主。尔后内难相继,不暇外略,三四年后,分为东、西魏矣,皆权臣擅命。具周、齐事中。自永安末年,尒朱世隆称兵入洛,图籍散亡,不可详记。今按旧史。管州百十有一,郡五百十有九,县千三百五十有二。按魏收史所载州郡,是东魏静帝武定中,其时洛阳以西及关中梁益之地,悉属西魏,收犹总而编之。自太武以后,渐更强盛,东征西伐,克定中原。属宋明以后及於齐梁,国土渐蹙,自守不暇,虽时有侵掠,而退不旋踵,故魏之城镇,少被攻围,因利进取,不常所守也。

  北齐神武东魏天平末,大举西伐,至蒲津。静帝天平四年,三道伐西魏,齐神武自总大众至蒲津,窦泰自风陵济河,至潼关,高敖曹入武关,陷上洛,以泰军败没并旋师。风陵在潼关北岸相对。西魏乘胜攻陷陕州。周文帝率李弼等东征,下陕州,擒刺史李徽伯。即今陕郡。神武西至沙苑。其年冬,大败而归。今冯翊郡界。西军又乘胜袭陷洛阳。西魏将独孤如愿据金墉。明年,西师又至於河阴,今洛阳县北。时拒守河阳城,潘相乐守北城,扬州公永乐守南城,即今城。后周文帝亲征,不克。西师败归。元象元年,周文帝亲征,败还。如愿亦弃金墉遁走,神武遂毁其城。其后神武攻围西魏玉壁,不克。兴和四年,西魏将王思政守之。今绛郡稷山县。西师来伐,至於邙山。武定初,周文帝亲征,神武御之,败,杀周将王雄。后神武又围玉壁,不克。武定四年,西魏将韦孝宽守之。文襄遣将围颍川,拔之。自武定五年冬攻围,至明年六月城陷。於是河南自洛阳之西,河北自晋{之西,今平阳郡。悉入西魏。文宣之代,命将略地,南际於江矣。天保二年,属侯景乱梁,遣辛术南讨,遂得传国玺。又过江得梁夏口,后二国通和,旋师矣。武成河清中,筑戍於轵关。河清二年,遣斛律光筑之。今河南府济源界。其年,周军至洛阳,败还。晋公护统军将杨?等至轵关,败走。后主武平中,陈军来侵,尽失淮南之地。武平五年以后,陈将吴明彻频岁来侵,淮南城镇皆不守,诸将累败。周师攻拔河阴大城。周武亲征,有疾,班师。幼主崇化末,西师攻拔晋州,今平阳郡。因之国灭。齐都於邺,即今郡县。自东、西魏之后,天下三分,梁陈有江东,宇文有关西,高氏据河北,有州九十有七,郡百六十,县三百六十有五。文宣天保七年,已并省州三,郡百五十三,县五百八十九,镇二,戍二十六。当齐神武之时,与周文帝抗敌,十三四年间,凡四出师,大举西伐,周师东讨者三焉。略举齐神武、周文帝统师亲征,诸将攻战则不复纪。自文宣之后,才守境而已。大抵西则姚襄城、今文城郡西城,则姚襄所筑,西临黄河,控带龙门之险,周齐交争之地。后主武平二年,大将斛律光破周兵於城,遂立镇焉。洪洞、今平阳郡县北故城,四固垂复,控据要险。崇化末,周师既克晋州,其城主张元静以城降周。晋州、武平关、三关并今绛郡正平县界。柏崖、城侯景所筑,今河清县西。轵关、河阳,南则武牢、陆子章增筑城守。洛阳、北荆州、今陆浑县东北故城是。孔城防、今伊阙县东南故城是。汝南郡、今临汝郡梁县南。鲁城,今临汝郡鲁山县东北。置兵以防周寇。自洛阳之南,襄城、汝阴、汝南以北,皆齐有。及陈师侵轶,数岁齐亡,南境要害,未遑制置也。

  周文帝西魏大统中,东魏师至蒲津。文帝大统二年,齐神武亲征至蒲津,以窦泰死,退军。文帝东征,克陕州,兼得宜阳郡、邵郡。邵郡,今绛郡垣县。宜阳郡,今福昌县。东师又至沙苑。其年冬,齐神武亲征,大败,走。后文帝东征,至河阴,先胜后败。大统四年,杀魏将高敖曹。筑城於玉壁。大统八年,将王思政筑之,齐神武攻围不克。至十二年,韦孝宽守之,齐神武又攻围六旬,不克。文帝又至邙山,先胜后败。大统九年。得梁雍州。十六年,梁雍州刺史岳阳王举州内附。废帝初,克平汉中。自梁侯景逆乱,遣将达奚武克之也。又遣军平蜀。将尉迟迥克之。文帝西征至姑臧,后又平江陵。齐王廓后元初,于谨平之,杀梁元帝。自是疆理西有姑臧,西南有全蜀,南至於江矣。明帝武成二年,将贺若敦克陈湘川之地,三年失之。今澧阳、武陵、长沙、衡阳等地是。其河南自洛阳之东之北,河东自平阳之界,属於高齐。至武帝建德中东征,拔齐晋州城,寻又东征,破齐师於晋州城下。建德五年,攻拔晋州,使梁士彦守之。齐后主来攻,三旬余不拔,六年,又破齐后主军。乘胜平齐。后遣军破陈军於吕梁,将王轨破陈将吴明彻,悉虏其众也。其东南之境,尽於长沙。通计州二百十有一,郡五百八,县千二十有四。当全盛战争之际,则玉壁、初王思政守,后韦孝宽守,东师攻不拔,遂置勋州。邵郡、齐子岭、今王屋县东二十里周齐分界处。通洛防、故函关城,武帝保定中改名,在今新安县东。黄栌、三城,今永宁县西北。宜阳郡、陕州、土灭、今长水郡西北二十五里。三荆、将独孤信略定北荆州,今即伊阳县。东荆州后改曰淮州,今淮安郡。荆州今南阳郡。三?镇,今汝州鲁山县西南,名平高城。置兵以备东军。

  隋文帝开皇三年,迁都大兴城,即今城。遂废诸郡,以州治人。自三代以前为九州,两汉加置十三州,晋宋之后,分析渐多,至於魏齐后周,虽割据鼎立,天下分裂,其於州郡,乃倍两汉之地。隋氏以官繁人弊,遂废五百余郡,而以州治人,名则因循,职事同於郡守,无复刺举之任。自九载廓定江表,寻以户口滋多,析置州县。炀帝大业初,移治阳城,即今城。又平林邑,更置三州。既而并省诸州。三年,改州为郡,乃置司隶刺史,分部巡察。本史不分别所领诸郡。五年,平定吐谷浑,更置四郡。大凡郡百九十,县千二百五十五,东西九千三百里,南北万四千八百一十五里,东南皆至於海,西至且末,隋氏西境唯得今炖煌郡以东。且,子余反。北至五原。即今九原郡。按,隋氏北境唯至於河。隋氏之盛,极於此矣。

172

州郡二序目下大唐大唐武德初,改郡為州,太守為刺史,其邊鎮及襟帶之地,置總管府以領軍戎。至七年,改總管府為都督府。

  自因隋季分割州府,倍多前代。貞觀初,并省州縣,始於山河形便,分為十道:一曰關內道,二曰河南道,三曰河東道,四曰河北道,五曰山南道,六曰隴右道,七曰淮南道,八曰江南道,九曰劍南道,十曰嶺南道。既北殄突厥頡利,西平高昌,東西九千五百十里,南北萬六千九百十八里。

  高宗平高麗、百濟,得海東數千餘里,旋為新羅、靺鞨所侵,失之。又開四鎮,即西境拓數千里,于闐、疏勒、龜茲、焉耆諸國矣。

  景雲二年,又分置二十四都督府,分統諸州,時議以權重不便,尋罷之。

  開元二十一年,分為十五道,置採訪使,以檢察非法:京畿、理西京城內。都畿、理東都。關內、多以京官遙領。河南、理陳留郡。河東、理河東郡。河北、理魏郡。隴右、理西平郡。山南東、理襄陽郡。山南西、理漢中郡。劍南、理蜀郡。淮南、理廣陵郡。江南東、理吳郡。江南西、理章郡。黔中、理黔中郡。嶺南。理南海郡。

  又於邊境置節度、經略使,式遏四夷。節度使十,經略守捉使三。大凡鎮兵四十九萬人,戎馬八萬餘疋。每歲經費:衣賜則千二十萬疋段,軍倉則百九十萬石,大凡千二百十萬。開元、天寶每歲邊用不過二百萬。

  鎮西節度使:理安西,二萬四千人,馬二千七百疋,衣賜六十二萬疋段。撫寧西域,統龜茲國、焉耆國、在理所東八百里。于闐國、在理所西南二千里。疏勒國。在理所西二千餘里。

  北庭節度使:理北庭都護府,管兵二萬人,馬五千疋,衣賜四十八萬疋段。防制突騎施、堅昆、斬啜,西北去突騎施三千餘里,北去堅昆七千里,東北去斬啜千七百里。管瀚海軍、北庭都護府城內,管兵萬二千人,馬四千二百疋。天山軍、交河郡城內,管兵五千人,馬五百疋。伊吾軍。伊吾郡西北三百里甘露川,管兵三千人,馬三百疋。

  河西節度使:理武威郡,管兵七萬三千人,馬萬九千四百疋,衣賜百八十萬疋段。斷隔羌胡,統赤水軍、武威郡城內,管兵三萬三千人,馬萬三千疋。大斗軍、武威郡西二百餘里,開元中置,管兵七千五百人,馬二千四百疋。建康軍、張掖郡西二百里,證聖初,王孝傑置,管兵五千三百人,馬五百疋,東去理所七百里。寧寇軍、張掖郡東北千餘里,天寶二年置,管兵千七百人,馬百疋,西去理所千餘里。玉門軍、酒泉郡西二百餘里,武德中,楊恭乂置,管兵五千二百人,馬六百疋,東去理所千二百里。

 180

州郡十古兖州今置郡府十县七十一灵昌滑七县白马酸枣胙城灵昌韦城卫南匡城濮阳濮五县鄄城雷泽临濮范濮阳济阳济五县卢平阴阳谷东阿长清魏郡魏十县贵乡元城馆陶临黄莘魏顿丘昌乐朝城冠氏博平博六县聊城博平高唐清平堂邑武水东平郓五县须昌钜野寿张郓城宿城平原德七县安德安陵平原蓨平昌将陵长河乐安棣五县厌次?河阳信渤海蒲台景城沧十二县清池长芦乐陵盐山景城弓高饶安南皮东光临津鲁城无棣清河贝九县清河清阳武城漳南临清经城夏津宗城历亭

  古青州今置郡府七县三十二北海青七县益都北海临淄寿光千乘博昌临朐济南齐八县历城临济章丘丰齐禹城临邑全节亭山淄川淄五县淄川长山邹平高苑济阳高密密四县诸城莒高密安丘东莱莱四县掖胶水即墨昌阳东牟登四县蓬莱文登黄牟平安东府

  古徐州今置郡府五县三十三彭城徐七县彭城沛蕲滕萧丰符离临淮泗六县临淮宿迁下邳涟水虹徐城鲁郡兖十一县瑕丘金乡任城邹曲阜泗水乾封方与中都龚丘莱芜东海海四县朐山东海沭阳怀仁琅琊沂五县临沂沂水承费新太

  古兖州禹贡曰:「济河惟兖州,东南据济水,西北距河也。济水及河,并具注序目篇。九河既道,河水分为九,各从其道也。九河已具注序目。雷夏既泽,雍沮会同。雷夏,泽名,在今濮阳郡雷泽县。言此泽还复其故,而雍沮二水同会其中也。沮音千余反。厥土黑坟,色黑而坟起也。其草繇,其木条。繇,悦茂也。条,条畅也。繇音遥。浮于济漯,达于河。」浮,以舟渡也。济水已具注序目篇。漯水在汉水之东郡东武阳县,今魏郡莘县有东武阳城,无此水矣。因水入水曰达。漯音他合反。舜置十二牧,兖其一也。周礼职方曰:「河东曰兖州。其山岱,泰山,今鲁郡界。薮曰大野,一名钜野泽,在今东平郡钜野县。川曰河、泲,?曰卢、潍。卢水在济阳郡卢县。潍水在今高密郡莒县。与禹贡不同。潍音维。其利蒲、鱼。人二男三女。畜宜六扰,六扰,六畜。谷宜四种。」黍、稷、稻、麦。盖以兖水为名。又兖之为言端也,信也。端言阳精端端,故其气纤杀也。其在天文,营室、东壁则卫之分野,汉之东郡及魏郡之黎阳,皆其分野。今灵昌、濮阳之西北境,济阳之西北境,博平之西南境,皆是。兼得魏、宋、齐、赵之交。汉之酸枣县,今灵昌之西境,宜属魏。汉之东平及东郡之须昌、寿张,今东平及濮阳之东南境,皆宜属宋。汉之泰山,渤海之高乐、高城、重合、阳信,平原,今济阳之东南境,平原、乐安、景城之南境,博平之东境,皆宜属齐。汉之信都、清河、渤海郡,南至浮水,今清河,博平之北境,景城之北境,皆宜属赵。秦平天下,置郡,此为东郡,今灵昌、濮阳、济阳、魏郡、博平皆是。砀郡之东北境,今东平郡。齐郡之北境,今平原、乐安郡。钜鹿、上谷二郡之东境。今清河、景城郡是。汉武置十三州,此为兖州。领郡国八。后汉并因前代。理昌邑,今鲁郡金乡县也。魏晋亦置兖州,领郡国八,理廪丘,今濮阳郡雷泽县。永嘉之后,陷於石勒。宋武平河南,又得其地,置兖州。领郡六,初理滑台,后理瑕丘。滑台,今灵昌郡。瑕丘,今鲁郡县。自二汉以后立兖州,非悉是古州疆域,所领郡国,东境兼入青州之地,西境则入荆河州之地。宋末,其地入后魏,自后分割不可详焉。大唐分置十五部,此为河南道。灵昌、濮阳、济阳、东平等郡皆是也。河北道,清河、魏郡、博平、平原、乐安、景城等郡是也。

  灵昌郡东至濮阳郡二百二十里。南至陈留郡二百二十里。西至汲郡一百一十里。北至汲郡一百六十里。东南到济阴郡二百五十里。西南到荥阳郡二百八十里。西北到汲郡一百三十里。东北到邺郡二百十里。去西京一千三百六十里,去东京五百二十六里。户六万八千三百八十,口三十九万七千六百七十。

  滑州今理白马县。其地得豕韦氏之国。豕韦氏,彭姓之国,祝融之后陆终第三子。白翦封於彭。春秋时属卫,战国亦属卫,其西境属魏。秦、二汉置东郡。晋为陈留、濮阳二国。宋武平河南,置兖州,以为边镇。领郡六,理於此。自晋末武帝作相,平慕容超之后,尽得河南之北境,镇守在此。后属后魏,亦为东郡。其城古滑台城,甚固。宋文帝遣将王玄谟攻围之二百余日,不拔。隋初置杞州,后为滑州,又改为兖州,寻废兖州,置东郡。大唐复为滑州,或为灵昌郡。领县七:

  白马汉旧县也。春秋时,卫国曹邑。左传云:「狄灭卫,立戴公,以庐於曹。」即此。至文公,迁於楚丘,又迁於帝丘。有瓠子堤。黎阳津,一名白马津,郦生云「守白马之津」是也。

  酸枣秦拔魏,置县。汉因之,以其地多酸枣,因以为名。县东北有延津,袁绍渡处,津南立壁以拒曹公。绍将淳于琼宿乌巢,在县东,为曹公所袭破之於此。

  胙城汉南燕县,古南燕国,姞姓,后曰东燕。左传曰「蒋、胙、邢、茅」,注云:「东燕西南有胙亭。」姞,其讫反。胙音祚。

  灵昌汉南燕县。

  韦城古豕韦国。

  卫南卫文公自曹邑迁楚丘,即此城。

  匡城汉长垣县,古匡邑,故城在今县南。匡人围孔子,即此。春秋「会於匡」,即此是也。又有汉长罗县故城,在今县东北。古蒲邑在北界,子路为之宰。

  濮阳郡东至东平郡一百八十里。南至济阴郡一百七十里。西至灵昌郡二百二十里。北至魏郡一百六十里。东南到鲁郡三百六十里。西南到陈留郡三百十里。西北到邺郡三百三十里。东北到济阳郡二百四十里。去西京一千五百八十里,去东京七百三十五里。户五万七千五百,口三十九万二千六百二十。

  濮州今理鄄城县。鄄音绢。颛顼及昆吾氏之墟也,故谓之帝丘。今濮阳县也。昆吾氏当夏后氏之代。春秋及战国初为卫国之都。春秋经曰:「卫迁於帝丘。」后为宋所侵,尽亡其邑,独有濮阳。秦灭濮阳,置东郡。二汉属东郡、济阴二郡地。晋分置济阴郡、濮阳国,兼置兖州。领郡国八,理於此。后魏为濮阳郡,后周因之。隋文帝初郡废,后置濮州;炀帝初州废,以其地分入东郡、东平、济北三郡。大唐复置濮州,或为濮阳郡。领县五:

  鄄城汉旧县也。魏陈王植初封鄄城侯於此地。

  雷泽汉成阳县。郭缘生述征记曰:「尧冢在县东南。」有雷夏泽。又汉廪丘县故城在今县北。亦古郕伯国也。

  临濮有清丘,左传「宋人、晋人盟於清丘」是也。

  范汉旧县。春秋时,晋大夫士会之邑。

  濮阳汉旧县。即昆吾之墟,亦曰帝丘。卫自楚丘迁於此城。诗云:「爰有寒泉,在浚之下。」寒泉在县东南,浚城在。汉武帝塞河瓠子口,沈白马玉璧,将军以下皆负薪,在今县西。

  济阳郡东至鲁郡三百八十里。南至东平郡一百二十里。西至博平郡五十里。北至博平郡七十里。东南到鲁郡三百里。西南到濮阳郡二百四十里。西北到博平郡五十四里。东北到济南郡二百六十里。去西京一千八百二十里,去东京九百八十里。户三万八千五百十,口二十一万六千九百七十。

  济州今理卢县。战国初,齐、卫之境。秦属东郡。汉末,属东郡、泰山二郡地。后汉属东郡及济北国。晋为济北国。宋为济北郡。后魏因之。隋初置济州,炀帝初复为济北郡。大唐武德四年,平王充,改为济州,或为济阳郡。今郡理即古碻磝城。沈约宋书作「敲嚣」字。碻磝津有城,故以为名。郭缘生述征记云即汉茌平县也。水经注云:「宋元嘉七年,到彦之北征,拔之,后失。至二十七年,以王玄谟为宁朔将军,前先锋入河,平碻磝,守之。」后魏书,泰常八年,於此立济州中城。其外城,后魏正光中刺史刁宣所筑。后周武帝筑第二城,即碻磝故城也。碻,苦高反。磝,古老反,又磝音敖。茌音助淄反。领县五:

  卢汉旧县。有长城,东至海。史记苏代说燕王曰:「齐有长城、巨防。」巨防即防门也。汉临邑县故城在今县东,即马防城也。有卢水。

  平阴汉肥城县故城在今县东南。左传齐晋战鞍城,亦在县东。故长城首起县北。又有巫山,一名孝堂山,即郭巨葬母之所。

  阳谷汉须昌县地。

  东阿春秋时,齐之柯邑。汉旧县也。又有汉谷城县故城在东。有鱼山,一名吾山。汉武瓠子歌曰「吾山平,钜野溢」,谓此山。有谷城山,张良葬黄石之地。

  长清汉卢县地。春秋时,齐石窌邑。窌音力又反。

  魏郡东至博平郡武水县一百三十里。南至濮阳郡一百六十里。西至邺郡二百十里。北至清河郡二百十里。东南到濮阳郡一百五十里。西南到邺郡内黄县界九十里。西北到广平郡平恩县界九十里。东北到去西京一千五百六十里,去东京七百五十里。户十四万九千七百二十,口六十万八千五百。

  魏州今理贵乡、元城二县。夏观扈之国。春秋晋地。战国时属卫、魏。秦属东郡。二汉属魏、东二郡地。二汉、魏、晋之魏郡,皆今邺郡地。魏分置阳平郡,晋因之。宋文帝置东阳平郡,后魏因之。后周置魏州。隋改为武阳郡。大唐武德四年,讨平窦建德,改置魏州。龙朔二年,改为冀州,改冀州为魏州。仍置大都督府。其魏、贝、博、棣、沧、德六州并隶焉。寻复旧,开元二十八年九月,刺史卢晖移通济渠,自石灰窠引流至州城西,都注魏桥,夹州制楼百余间,以贮江淮之货。或为魏郡。领县十:

  贵乡汉元城县地。有屯氏河。大河故渎,俗曰王莽河。

  元城汉旧县。有沙麓山。又有马陵,即孙膑斫树杀庞涓之处。麓音鹿。膑,毗忍反。

  馆陶汉旧县。

  临黄汉观县地。有新台,卫宣公作新台於河上是也。

  莘汉东武阳故城在今县南。又有阳平县,隋新置莘州也。

  魏汉旧县。有白沟水,炀帝引通济渠,亦名御河。

  顿丘汉旧县,在今县北阴安城是也。鲋鰅山,颛顼葬其阳,九嫔葬其阴,今名广阳山。有秋山,帝喾葬处。鲋音附,鰅音顒。

  昌乐汉旧县。

  朝城

  冠氏

  博平郡东至济南郡二百九十里。南至济阳郡七十里。西至魏郡冠氏县八十里。北至清河郡一百三十里。东南到济阳郡五十里。西南到魏郡冠氏县八十六里。西北到清河郡一百三十里。东北到平原郡及县界三百六十里。去西京一千七百七十里,去东京九百三十里。户五万一千二百二,口四十七万六百五十。

  博州今理聊城县。春秋时齐之西界聊摄地也。战国时为卫、齐、赵三国之交。秦属东郡。汉为东郡、平原、清河三郡境。后汉属东郡、平原二郡地。晋属平原国。宋分置魏郡。后魏因之,其后置南冀州。隋初废,后置博州;炀帝初州废,以其地属武阳郡。大唐复置博州,或为博平郡。领县六:

  聊城汉旧县。有台城。又有汉茌平县故城,在今县东。

  博平齐之博陵邑也。有摄城。汉博平县故城在今县东界也。

  高唐汉旧县。有乌犊河。

  清平汉清阳县,隋置今县。

  堂邑汉旧县。

  武水汉阳平县地。隋改今县。

  东平郡东至鲁郡二百里。南至济阴郡三百五十里。西至濮阳郡一百八十里。北至济阳郡一百二十里。东南到鲁郡一百九十里。西南到济阴郡四百里。西北到济阳郡东阿县四十里。东北到济阳郡平阴县界五十里。去西京一千七百六十里,去东京九百十里。户四万二千七百五,口二十六万七千三百十。

  郓州今理须昌县。春秋时为鲁之附庸须句国也。左传云「伐邾取须句」是也。战国时属宋。秦属砀郡。汉属东郡、东平国地,后为东平国。晋、宋、后魏并因之。后周宣帝置鲁州,寻废。隋文帝置郓州,炀帝初为东平郡。州理古须句县。大唐为郓州,或为东平郡。领县五:

  须昌古须昌国。有梁山。汉无盐县故城在今县东。又有汉东平国故城,并在今县东。有郈乡亭,左传云「季、郈之鸡斗」,即此。

  钜野有大野泽,一名钜野泽,尔雅十薮,鲁有大野。春秋云西狩获麟,亦在此地。

  寿张汉寿良县,光武叔父名良,故改之。有梁山,汉梁王武北猎梁山,有牛足出背上。

  郓城左传云:「晋人执季文子於苕丘,还待於郓。」注云:「郓城也。」

  宿城

  平原郡东至乐安郡二百四十里。南至博平郡二百六十里。西至信都郡二百十里。北至景城郡二百三十里。东南到济南郡二百三十里。西南到清河郡二百六十里。西北到信都郡三百三十里。东北到景城郡二百三十里。去西京一千九百八十二里,去东京一千一百三十八里。户七万八千二百七十,口六十万七千五百三十。

  德州今理安德县。春秋及战国皆属齐。秦置齐郡。汉高帝分置平原郡,后汉因之。晋为平原国。宋为平原郡。后魏、后周并为平原郡。隋初废,后置德州;炀帝初复为平原郡。大唐武德四年,平窦建德,复置德州,其后或为平原郡。领县七:

  安德汉旧县。又有汉鬲县故城在西北。又有汉重平县故城,亦在西北。古马颊、覆?二河在此。

  安陵汉修县地。

  平原汉旧县。又有汉鄃县故城,在今县西南。

  蓨汉条县,周亚夫封为条侯。又有汉观津县故城,在今县东北。蓨音条。

  平昌汉旧县。

  将陵汉安德县地。

  长河旧云广川县。

  乐安郡东至海二百二十里。南至淄川郡二百十里。西至平原郡二百四十里。北至景城郡二百五十里。东南到北海郡三百十里。西南到济南郡二百四十里。西北到景城郡二百三十里。东北到海百九十里。去西京二千二百十里,去东京一千三百七十里。户三万九千一百五十,口二十三万八千一百五十。

  棣州今理厌次县。春秋、战国属齐。秦为齐郡之地。汉属平原、渤海、千乘三郡地。后汉为平原郡、乐安国地。晋为乐安、乐陵二国地。宋为乐陵郡。后魏又为乐陵、乐安二郡地。隋属渤海郡。大唐武德四年,又分置棣州,或为乐安郡。领县五:

  厌次汉旧县,又为富平县。

  ?河汉朸县。朸音力。?音商。

  阳信汉旧县。

  渤海

  蒲台汉湿沃县。

  景城郡东至海一百八十里。南至平原郡二百三十里。西至河间郡一百二十里。北至范阳郡五百七十里。东南到乐安郡二百三十里。西南到信都郡三百五十里。西北到文安郡二百六十里。东北到北平郡五百里。去西京二千三百十里,去东京一千三百八十里。户十一万八千六百七十八,口七十万二千三百。

  沧州今理清池县。春秋、战国时为齐、赵二国之境。秦钜鹿、上谷二郡地。汉高帝置渤海郡,后汉因之,晋亦然。宋文帝置乐陵郡,孝武分置渤海郡。后魏因之,太武帝初,改渤海郡为沧水郡,孝文帝时复旧;至孝明帝,分瀛、冀二州,置沧州及浮阳、乐陵、安德三郡。隋初郡废,后以其地置棣州;炀帝改为沧州,寻为渤海郡。大唐为沧州,或为景城郡。领县十二:

  清池汉浮阳县地。在浮水之阳。

  长芦汉参户县地。

  乐陵汉旧县,故城在今县东。又曰重合县。古钩盘河在县东南。

  盐山春秋时齐无棣邑。汉高城县故城在南。

  景城汉旧县。

  弓高汉旧县。

  饶安汉千童县。古鬲津河在此。

  南皮汉旧县。章武有北皮亭,此故曰南皮。

  东光汉旧县。古胡苏河在此。

  临津

  鲁城汉章武县。

  无棣古齐境北至无棣,在此。汉阳信县地。隋文帝置县,取县南无棣沟为名。永徽元年,薛大鼎为刺史,其沟隋末填废,鼎奏开之,外引鱼盐於海。百姓歌曰:「新河得通舟楫利,直达沧海鱼盐至,昔日徒行今骋驷,美哉薛公德滂被。」周礼曰「川曰河」,谓此县界。

  清河郡东至博平郡一百三十里。南至魏郡二百十里。西至钜鹿郡二百四十里。北至信都郡一百三十里。东南到博平郡一百三十里。西南到广平郡曲周县一百三十里。西北到信都郡九十里。东北到平原郡二百六十里。去西京一千八百十里,去东京九百九十里。户十一万六千一百三十,口八十三万二千五百。

  贝州今理清河县。兖、冀二州之域。河自大岯山北过绛水,至於大陆。按检地志云:「枯绛渠在经城县界,北入信都郡界。」又按:经城县在郡理西北五十四里,今郡理乃在绛水之东,古兖州之域。其在绛水之西诸县,是古冀州之域,即此地界也。春秋时属齐,其后属晋。七国时属赵。秦为钜鹿郡,汉分置清河郡。后汉为清河国,晋因之。后魏、北齐并为清河郡。后周因之,兼置贝州。隋初郡废,炀帝初,复置清河郡而废州。大唐为贝州,或为清河郡。领县九:

  清河汉旧县。后汉桓帝改为甘陵县,故城在今县西北。

  清阳汉曰贝丘。汉应劭曰:「齐侯田於贝丘,即此。」梁刘昭又云:「在北海郡博昌县。」而未知孰是。亦汉清阳县。

  武城汉曰东武城县。七国时,赵封平原君胜於此。盖定襄有武城,同属赵,故此加东界也。

  漳南汉东阳县。有后魏故索卢城。

  临清汉清泉县。

  经城汉经县也。有枯绛渠,北入信都郡南宫县界。

  夏津

  宗城汉广宗县也。汉界桥在今县东,袁绍破公孙瓒在此地也。

  历亭汉东阳县。

  风俗兖州旧疆界於河济,地非险固,风杂数国。卫、魏、宋、齐、赵五国之地。秦汉以降,政理混同,人掅朴厚,俗有儒学。及西晋之末,为战争之地,三百年间,伤夷偏甚。自宇内平一,又如近古之风焉。

  古青州禹贡曰:「海岱惟青州,孔安国以为东北据海,西南距岱。此则青州之界,东跨海矣。其界盖从岱山东历密州,东北经海曲莱州,越海分辽东乐浪三韩之地,西抵辽水也。嵎夷既略,潍、淄其道。嵎夷,地名,即暘谷所在也。略,言用功少也。潍、淄,二水名,皆复古道。潍水出今高密郡莒县潍山。淄水,今淄川县。厥土白坟,海濒广泻。濒,水涯也。泻,卤咸之地。濒音频,又音宾。泻音昔。莱夷作牧。莱山之夷地,宜畜牧。今东莱郡。浮于汶,达于济。」汶水出今鲁郡莱芜县界,言渡水西达於济。舜分青州为营州,皆置牧。郑玄云:「舜以青州越海分置营州。」其辽东之地安东府,宜禹贡青州之域也。周以徐州合青州,其土益大。周之青州兼有徐、兖二州之分。周礼职方曰:「正东曰青州,其山曰沂,薮曰孟猪,沂山,在今琅琊郡沂水县,即沂水所出也。孟猪,泽名,今睢阳郡宋城县,即明猪属。禹贡荆河州与职方山薮不同也。川曰淮、泗,浸曰沂、沭。沭水出东海郡沭阳县。沭音述。其利蒲、鱼。人二男二女。畜宜鸡狗,谷宜稻麦。」盖以土居少阳,其色为青,故曰青州。在天官,虚、危则齐之分野。汉之淄川、东莱、琅琊、高密、胶东、济南,皆其分也。秦平天下,置郡,此为齐郡,今北海、济南、淄川、东莱、东牟等郡地是。琅琊之东境,今高密郡地也。辽东。今安东府。秦乱,项羽宰割天下,以其地为国,曰胶东、以田巿为王,理即墨,今东莱郡县。齐、以田都为王,理临淄,今北海郡县地也。济北。以田安为王,理博阳。谓之三齐。汉武置十三州,此亦为青州,领郡国有六。后汉因之。领郡国五,理临淄,今北海郡县是也。魏晋亦因之。领郡国六。晋又置平州,领郡国五,理昌黎,今安东府也。怀帝末,没於石勒、慕容皝。及慕容恪灭冉闵,克青州。至苻氏平燕,复有其地。及苻氏败后,刺史苻朗以州降晋,晋以为幽州。以辟闾浑为刺史,镇广固。安帝时,平州又陷於慕容垂。其青州又为慕容德所据,复改为青州,慕容超移青州於东莱。后为刘裕所克,复置青州。时以羊穆之为刺史,镇广固。平州自慕容垂后,又没於冯跋,旋为后魏所有。其青州,宋分为青、冀二州,青领郡九,理临淄。冀领郡九,理历城,今济南郡县。后入后魏。其后分析,不可具举。大唐分置十五部,此为河南道、北海、济南、淄川、东莱、高密。河北道。今安东府。

  北海郡东至东莱郡界二百一十六里。南至高密郡三百四十五里。西至淄川郡一百二十里。北至乐安郡界二百四十八里。东南到高密郡三百一十九里。西南到淄川郡一百里。西北到乐安郡三百一十九里。东北到海一百八十八里。去西京二千四百六十里,去东京一千六百七里。户六万九千七百四十五,口四十二万一千二百。

  今之青州理在益都县。少皞之代有爽鸠氏,虞、夏时有季萴,仕侧反。汤末有逢公伯陵,逢音蒲江反。殷末有蒲姑氏,皆为诸侯国於此地。周成王时,蒲姑氏与四国作乱,成王灭之,以封太公,是为齐国,所谓营丘,后徙都临淄,亦其地。今临淄县。秦属齐郡。汉置北海郡。晋为北海、乐安二国之地,兼置青州。领郡国五,理於此。永嘉末,陷於石勒。冉闵乱,段龛据之。慕容恪攻围数月而克。其后南燕慕容德建都於此。慕容德初议所都,尚书潘聪曰:「青齐沃壤,号曰「东秦」。土方二千,四塞之固,负海之饶,可谓用武之国。广固者,曹嶷之所营,山川险峻,足为帝王之都。」从之。至慕容超,宋武帝来伐,超固守,攻围七月而拔之。宋置青州,领郡九。理於此。后入后魏,又置青州。宋将沈文秀为青州刺史,守东阳城,为后魏将慕容白曜攻围三年,无救而陷。后周置齐郡。隋文帝初郡废,炀帝初州废,置北海郡。大唐为青州,或为北海郡。领县七:

  益都晋广固城在益都县西四里,则晋曹嶷所筑。有大涧甚广,因曰广固。城侧有五龙口,宋武帝围慕容超塞之,城中人多病,遂下之。检地志云:「东阳城即郡理东城是也。」晋时城,宋将竺夔守之,后魏攻围数月不拔。

  北海汉平寿县也。后汉北海国在此。齐置北海。

  临淄齐国都也。临淄一名营丘,为海岱之间一都会也。项羽封田都为齐王於此。汉旧县,后为营陵县。有葵丘,连称所戍。牛山、康浪水,宁戚所歌。有时水也。

  寿光汉旧县也。有淄、渑二水。古纪国城在县西南,亦有寒浞国。又汉剧县故城在县南。

  千乘汉旧县。有盐官。后汉又置乐安郡。柏寝台,齐景公与晏子游处。

  博昌汉旧县。又有汉乐安国故城,在今县南。周礼曰「川曰泲」,为此县界也。有贝中聚,按后汉书博昌县有贝中聚,梁刘昭注云:「左传齐侯田於贝丘,杜氏注云今博昌南有贝丘是也。」而后汉应劭注汉书云「清河郡贝丘县即齐侯田於此」,今清河郡即贝丘县也。未知孰是。

  临朐有伯氏骈邑。古东阳城,一名凡城。左传云「晏弱城东阳以逼莱」,齐境上邑。汉邑。汉都昌县故城在东北。朐音衢。

  济南郡东至淄川郡二百里。南至鲁郡三百三十四里。西至博平郡二百九十八里。北至乐安郡三百五十三里。东南到鲁郡四百四十五里。西南到济阳郡三百六十六里。西北到平原郡二百四十五里。东北到乐安郡二百四十里。去西京二千一百八里,去东京一千三百四十五里。户六万二千四百三十七,口三十五万八千八。

  齐州今理历城县。春秋、战国并属齐。秦属齐郡。汉韩信伐齐,至历下,即其地也。文帝分置济南国,景帝改为济南郡,后汉、晋因之。宋亦为济南郡,兼置冀州。领郡九,理於此。后魏改为齐州,兼置济南郡。后周亦为济南郡。隋初郡废,炀帝初置齐州。大唐复为齐州,或为临淄郡,复改为济南郡。领县八:

  历城汉旧县。有华不注山,左传云:「晋师逐齐侯,三周华不注。」其山直上如?。

  临济汉朝阳县。

  章丘汉阳丘县地。有东陵山,盗跖死处。

  丰齐汉茌县,天宝初改。

  禹城汉高唐县故城在西。汉祝阿县,天宝初改。春秋时亦曰祝柯,犹古东柯后为东阿。

  临邑汉济阴县故城在西。

  全节春秋时谭国城在县西南。汉台县故城在今县北,则汉以来平陵县也。贞观中,都督齐王据州反,士人李君球据县不从,因改名全节。

  亭山汉东平陵县也。

  淄川郡东至北海郡一百二十里。南至鲁郡三百七十里。西至济南郡二百里。北至……东南到琅琊郡五百二十里。西南到济南郡二百里。西北到……东北到北海郡一百里。去西京二千三百五里,去东京一千四百四十七里。户四万二千八百八,口二十四万一千三百。

  淄州今理淄川县。禹贡曰「潍淄既道」,即其地也。春秋、战国皆齐地。秦属齐郡。汉属济南、乐安二国之地,又置淄川国。晋属乐安国。后魏置东清河郡,北齐废之。隋置淄州,炀帝初,并其地入齐郡。大唐复置淄州,或为淄川郡。领县五:

  淄川汉般阳县。有淄水。汉莱芜县故城在东南。汉淄川国亦在此。古齐长城。

  长山汉於陵县。又汉济南郡故城在今县西北。长白山,陈仲子夫妻所隐处。

  邹平汉旧县。北齐平原郡。

  高苑汉旧县。千乘国故城在今县北。又有被阳故城在西南。被音皮。

  济阳

  高密郡东至东莱郡三百七十里。南至东海郡四百七十二里。西至琅琊郡三百七十里。北至北海郡三百四十五里。东南到海一百八十里。西南到琅琊郡三百七十里。西北到北海郡三百三十二里。东北到东莱郡胶水县界一百六十里。去西京二千七百里,去东京一千八百六十九里。户二万六千九百八十,口十三万二千三百二十四。

  密州今理诸城县。战国属齐。秦属琅琊郡。汉属琅琊郡、高密国、城阳国地。后汉属琅琊郡、北海国地。晋属城阳郡。后魏复置高密郡,后置胶州。隋初为密州,以密水为名。炀帝改为高密郡。大唐因之。领县四:

  诸城汉东武县,乐府有东武吟。又汉诸县故城在今县西南。古齐长城东南自上大朱山起,尽州南界二百五十里。又有汉黔陬县故城在东北。琅琊山,秦始皇幸齐,遂登琅琊,作层台山上。

  莒古莒国。战国时,燕将乐毅破齐,独莒不下。汉海曲县故城在今县东。王莽末,赤眉贼之始,吕母起於此。赤眉樊崇、谢禄等将兵十余万,围莒,数月不能下。又有姑幕县故城在今县东北,则古蒲姑氏之国。春秋向邑故城在今县南。潍水,源出县东北潍山也。

  高密汉高密郡。古夷安故城,则今县外城。夷泽,灌田万顷。

  安丘汉旧县。有渠丘亭。古昌安故城即今县外城。古淳于城在今县东北。汉故平昌县城在县南。

  东莱郡东至东牟郡四百里。南至高密郡三百六十里。西至海二十九里。北至海五十里。东南到海二百五十里。西南到北海郡界二十九里。西北到海二十一里。东北到东牟郡四百里。去西京二千七百六里,去东京一千八百五十三里。户二万六千九百四十六,口十五万八千三百三。

  莱州今理掖县。春秋莱子国也。禹贡曰「莱夷作牧」是也。齐侯迁莱子于郳,五奚反。在齐国之东,故曰东莱。战国属齐。秦属齐郡。两汉为东莱郡。晋为东莱国。宋为东莱郡。后魏复为东莱郡,后置光州。隋改为莱州,炀帝改为东莱郡。大唐为莱州,或为东莱郡。领县四:

  掖汉旧县。掖,水名。又有汉曲城县故城在东北。有三山,史记封禅书云:祠三山,为阴主。万里沙,汉武帝元封元年,旱,祷之。

  胶水汉胶东国地。

  即墨汉旧县。又有汉不其县故城,在今县西。有乐毅城。又有沽水,左传云「沽尤以西」,即此也。今县东南有大劳山、小劳山,燕乐毅破齐,田单守,不下。又有汉壮武县故城,在其西也。

  昌阳汉旧县。有貕养津,周礼曰,幽州其薮貕养。又有汉挺县故城,在其西北也。

  东牟郡东至文登县东海四百九十里。南至东莱郡昌阳县二百一十里。西至海四里。北至海三里。东南到文登县东界海四百六十里。西南到东莱郡四百里。西北到海四里。东北到海五里。去西京三千一百二十五里,去东京三千三百七十里。户二万一百八十五,口十一万五千六百六十二。

  登州今理蓬莱县。春秋牟子国也。战国属齐。秦属齐郡。汉以下并属东莱郡。大唐武太后分莱州,置登州,或为东牟郡。领县四:

  蓬莱

  文登汉腄县地。有文登山。又有之罘山,秦始皇立颂之所。有始皇石桥。罘音扶。

  黄有莱山。汉旧县。

  牟平汉旧县。

  安东府东至越喜部落二千五百里。南至柳城郡界九十里。西至契丹界八十里。北至渤海一千九百五十里。东南到……西南到鱼胞栅五十里。西北到契丹衙帐一千里。东北到契丹界八十里。去西京五千三百二十里,去东京四千四百四十里。户……口

  安东大都护府,舜分青州为营州,置牧,宜辽水之东是也。已具注序篇。春秋及战国并属燕。秦、二汉曰辽东郡,东通乐浪。乐浪本朝鲜国。汉元封三年,朝鲜人斩其王而降,以其地为乐浪、玄菟等郡,后又置带方郡,并在辽水之东。浪音郎。晋因之,兼置平州。领郡国五,州理於此。自后汉末公孙度自号平州牧,及其子康,康子文懿,并擅据辽东,东夷九种皆服事之。魏置东夷校尉,居襄平,而分辽东、昌黎、玄菟、带方、乐浪五郡为平州,后还合幽州。及文懿灭后,有护东校尉居襄平。晋咸宁二年,分昌黎、辽东、玄菟、带方、乐浪等郡国五置平州,以慕容廆为刺史,遂属永嘉之乱,为众所推。及其孙俊,移都於蓟。其后慕容垂子宝,又迁於和龙。廆,胡罪反。大唐置安东都护府,前上元中,移於所。今府於辽东城。

  风俗青州古齐,号称强国,凭负山海,擅利盐铁。管仲谓楚师曰:「我齐东至於海,西至於河,南至於穆陵,北至於无棣。」穆陵山在今琅琊郡沂水县界。无棣,今景城郡县。又燕王谓苏秦曰:「吾闻齐地,清济浊河,可以为固。长城、巨防,可以为塞。」今济阳郡卢县界有防门山,又有长城东至海。太公用之而富人,管仲资之而兴霸。人情变诈,好行机术,岂因轻重而为弊乎!固知导人之方,先务推以诚信。汉高帝詈娄敬曰:「齐虏以口舌得官。」又汲黯斥公孙弘云「齐人多诈」也。逮於汉氏,封立近戚。汉初,田肯说高帝曰:「齐,东有琅琊、即墨之饶,南有泰山之固,西有浊河之险,北有渤海之利。隔悬千里,齐得十二焉。故号东西秦,非亲子弟勿王。」武帝临极,儒雅盛兴。晋惠之后,沦没僭伪。慕容建国,二代而亡。今古风俗颇革,亦有文学。自国初立都督府,命亲王镇之。汉氏之制,信可取也。

  古徐州禹贡曰:「海岱及淮惟徐州,东至海,北至岱,南及淮。淮、沂其乂,蒙、羽其艺。淮、沂二水已理,蒙、羽二山皆可种艺。蒙山在琅琊郡费县。羽山在东海郡朐山县。淮水出今淮安郡桐柏山。沂水出琅琊郡沂水县是也。厥土赤埴坟,草木渐苞。埴,黏土也。渐苞,言相渐及包裹而生。羽畎夏翟,峄阳孤桐。羽畎,羽山之谷也,出夏翟。翟雉之羽可为旌旄者也。峄山之阳,有特生之桐,可中琴瑟。峄山,在今鲁郡邹县也。浮于淮、泗,达于河。」渡二水而入於河也。亦舜十二牧之一。周并徐州属青州,今分入兖州之域。盖取舒缓之义。或云因徐丘以为名。在天文,奎、娄则鲁之分野,汉之东海南有泗水,至淮,得临淮之下相、睢陵、僮、取虑,皆其分也。今鲁郡之东南境及琅琊之南境,东海、临淮之北境,皆其地。虑音闾。兼得宋、齐、吴之交。汉之楚国、山阳,今彭城及鲁郡之西境,皆宜属宋。汉之琅琊、泰山,今琅琊之北境,鲁郡之北境,皆宜属齐。汉临淮之南境,宜属吴也。秦平天下,置郡,此为泗水、今临淮、彭城郡是也。琅琊之西境、今琅琊郡。薛郡。今鲁、东海等郡。汉又加置东海郡。汉武帝置十三州,还以其地为徐州。领郡国四。后汉并因前代。理於郯,今临淮郡下邳县。魏晋亦曰徐州。领郡国七,理彭城,今郡。自元帝渡江,徐州所得,唯半而已。余并没於石氏。宋初因之,领郡十三,理彭城。明帝初,地入於后魏,其后不可详焉。大唐分置十五部,此为河南道。彭城、临淮、鲁郡、东海、琅琊郡。

  彭城郡东至临淮郡三百七十一里。南至淮水中流四百四十一里,与寿春郡寿春县为界。西至谯郡五百里。北至鲁郡三百四十里。东南到临淮郡三百六十里。西南到谯郡五百里。西北到鲁郡三百六十里。东北到琅琊郡三百五十四里。去西京二千九百九里,去东京一千二百五十七里。户六万六百七十,口四十五万六百七十七。

  今之徐州,理彭城县。古大彭之国。春秋、战国为宋地,春秋经曰围宋,彭城即本宋邑。后属楚,谓之西楚,项羽建都於此。秦属泗水郡。汉为楚国、沛郡地。后汉及晋并为彭城国。晋立徐州以为重镇。领郡国七,理於此也。宋因之,领郡十二,理於此。又为彭城、沛二郡地。文帝元嘉中,王玄谟上表曰:「彭城南?大淮,左右清汴,表裏京甸,捍接边境,城隍峻整,襟卫周固。又自淮以西,襄阳以北,经涂三千,达於济、岱,六州之人,三十万户,常得安全,实由此镇。」后魏大将尉元上表曰:「彭城,宋之要藩,南师来侵,莫不因之,以陵诸夏。」舆地记云「郡城由来非攻所能拔」,言其险固也。后魏得之,置徐州,兼立东南道行台。后周立总管府。大将王轨破陈军於吕梁,擒吴明彻,悉降其众也。隋改彭城郡。大唐为徐州,或为彭城郡。领县七:

  彭城古大彭国。有候水,一名汴水,自萧县界来。有梁项羽戏马台,宋武又戏马焉。

  沛汉旧县,即广成故城。有沛宫,汉高帝置酒之所。有泗水亭。又有汉留县故城,在今县东南。微山,微子葬处。

  蕲秦旧县。陈涉起蕲,即此地。有蕲水。蕲音其。

  滕古小邾国。汉蕃县。又邾国之滥邑故城,在今县东南,即汉昌虑县也。左传「邾庶其以滥来奔」,即此地。又有汉薛县故城,在今县东。

  萧古萧国。汉旧县。又有汉扶阳故城,在今县西北。

  丰汉高帝大邑,亦汉旧县。

  符离秦汉旧县。又有秦相县故城,在今县西北。项羽破汉军於灵壁东,睢水为之不流,即此县界也。

  临淮郡东至淮阴郡一百九十里。南至淮一里,与淮阴郡盱眙县分界。西至钟离郡二百十里。北至东海郡五百四十里。东南到淮阴郡盱眙县,淮水中流为界。西南到钟离郡二百二十里。西北到琅琊郡六百七里。东北到东海郡界海口四百四十里。去西京二千三百八十八里,去东京一千五百四十五里。户三万九千四百四,口二十万七千三百八十八。

  泗州今理临淮县。古徐国地。春秋为鲁国之地。战国鲁、宋、吴三国之境。秦属泗水郡。汉属临淮、东海、沛三郡地。后汉以其地合於下邳国,兼置徐州。领郡国四,理於此。宋为南彭城、下邳二郡地。后魏亦为下邳郡,兼置南徐州。东魏改为东楚州。后周改为泗州。隋改为下邳郡。大唐为泗州,或为临淮郡。领县六:

  临淮新置。

  宿迁春秋时,钟吾子国。东晋置宿迁郡。明帝太宁中,兖州刺史刘遐自彭城退屯泗口,即此。安帝义熙中,置城,在今县东南。东临泗水,南近淮水,自后常为重镇。又有汉僮县故城在西南。秦下相城在县西北,项羽即下相人。

  下邳夏时邳国。韩信为楚王,都下邳,即今县城。汉临淮郡在此。又有汉武原故县城,在今县北。又有汉睢陵县故城,在今县东南。又汉郯县故城,在其北。

  涟水汉厹犹县。魏曰海安郡。萧齐尝置冀州,寄理於此,以为边镇。厹音仇。

  虹汉夏丘县故城,即今县城也。

  徐城古徐子国。汉以为县。有徐君墓,季札挂剑处。

  鲁郡东至琅琊郡三百八十二里。南至彭城郡三百九十六里。西至东平郡二百里。北至济阳郡三百里。东南到彭城郡三百六十四里。西南到睢阳郡四百一十七里。西北到东平郡一百九十里。东北到济南郡三百五十里。去西京一千九百五十八里,去东京一千一百六十里。户八万五千三百四十五,口五十三万三千八百一十四。

  今之兖州,理瑕丘县。始禹导兖水而为济,截河南渡东流,与荷泽、汶水会,又北东入於海。兖州在济河之间,因济水发源为名,今郡理乃非境也。至周置兖州,始县兼得今郡之地。而济水自王莽末入河,同流於海,则流河南之地无济水矣。自后所立,皆集旧名,兼有济南、济北、济阳、济阴郡国,盖建置之际,未之审详。古少皞之墟也。禹贡徐、兖二州之域。任城、龚丘县即兖州界,余并徐州域。春秋?战国并鲁国,亦邾国之境,邾国,黄帝之后,陆终之子曹姓所封也。今邹县也。今黄州亦邾国之地。陆终之后所封,盖陆终有六子,各为国也。任国,太皞之后,风姓,今任城是也。后亦为宋、齐所侵,东岳泰山在焉。秦为薛郡。汉高后更为鲁郡?泰山、山阳郡地。后汉为任城国、山阳、泰山郡地,兼置兖州。领郡国人,理於此。晋改为鲁郡。宋为泰山、高平、鲁三郡地?兖州。领郡六,理於此。后魏亦为鲁郡。北齐改为任城郡。隋初置兖卅,炀帝改为鲁郡。大唐初,伪鲁徐圆朗都之,克平,复改为兖卅,后为鲁郡。领县十一:

  瑕丘汉旧县。东北有檀乡。又有汉樊县故城,在今县西南。

  金乡汉东缗县,左传云「齐侯伐宋围缗」,即此地。又有汉昌邑县故城也。

  任城古任国,汉为县。又有汉亢父县故城,在今县南。

  邹故邾国城在县东南,周回十四里,上冠山峰,下属岩壑,穷险因之。胜景有邹山、峄山。汉旧县地,又曰南平阳县。

  曲阜故鲁国都也。委曲长七八里,故曰曲阜。孔子庙、旧宅,并在城中,背洙面泗,矍相圃之东北,又有汉鲁恭王殿,阶犹存。有沂水、孔子墓。汉鲁县也。

  泗水汉卞县地,亦泗水国也。又有汉汶阳故城,在今县东南。有尼丘山、洙泗水。又有汉梁父县故城在北。有泮水也。

  乾封有泰山。

  方与汉旧县。

  中都古中都城也。

  龚丘汉曰宁阳县。桃乡县故城在东北也。

  莱芜汉旧县地。汶水所出,而流出沛。

  东海郡东至东海县水路十九里。南至临淮郡五百四十里。西至临淮郡下邳县五百五里。北至高密郡四百七十二里。东南到临淮郡涟水县二百五十七里。西南到沭阳县百六十三里。西北到琅琊郡二百三十二里。东北到东海县界八十里。去西京二千五百八十七里,去东京一千七百六十九里。户二万七千五百三十二,口十七万三千七百二十四。

  海州今理朐山县。春秋及战国为鲁之东境,后属秦,为薛郡地,后分薛郡为郯郡。汉改郯为东海郡,后汉及晋因而不改。宋亦然,兼侨立青、冀二州。梁置南北二青州。后入后魏。东魏改为海州。隋改为东海郡。大唐为海州,或为东海郡。领县四:

  朐山有羽山,殛鲧处。东北有琅琊山。汉朐县故城在今县西南。秦始皇立石以为东门,即此地。萧齐置青州於此。

  东海田横所保郁州,亦曰郁州。汉赣榆县也。宋明帝泰始以后,青冀二州侨立於此。后东魏於此置临海镇。赣音古滥反。

  沭阳汉厚丘县地。梁置潼阳郡。有沭水。沭音述。

  怀仁东魏置义塘郡。有夹山,即夹谷,齐鲁会处。

  琅琊郡东至东海郡二百三十二里。南至临淮郡六百里。西至鲁郡三百八十二里。北至北海郡四百五十一里。东南到东海郡二百三十二里。西南到彭城郡三百五十四里。西北到淄川郡五百三十里。东北到高密郡三百七十里。去西京二千二百五十一里,去东京一千四百三十五里。户三万二千三百五十二,口十八万五千三百八十四。

  沂州今理临沂县。春秋时,齐、鲁二国之地。战国属齐、鲁二国之境。秦琅琊郡。汉为东海、琅琊二郡地,后置琅琊国。魏晋亦置琅琊国。宋为琅琊郡。齐不得其地。后魏置北徐州。后周改为沂州。隋复为琅琊郡。大唐为沂州,或为琅琊郡。领县五:

  临沂汉即丘县故城在今县东南,左传云祝丘是也。又有汉开阳县及襄贲县故城在今县南。贲音肥。

  沂水有穆陵山。沂山,沂水所出。左传曰「南至於穆陵」。汉都阳县故城,在今县南。北界有大岘,即齐地南面险固处。晋安帝时,宋武帝伐慕容超,超大将公孙五楼请据大岘,超不从,故败。

  承汉兰陵县故城,在今县东是也。

  费古鲁费邑,后为季氏邑。有蒙山。又有东蒙山,在蒙山之东,故名焉。又有颛臾城。又有汉南武阳县故城,在今县西。又有古武城,子游为宰即此。

  新太汉蒙阴县故城在今县东南。具山、堂阜,今县东也。

  风俗徐方邹鲁旧国,汉兴犹有儒风。自五胡乱华,天下分裂,分居二境,尤被伤残。彭城要害,藩捍南国,必争之地,常置重兵。数百年中,无复讲诵。况今去圣久远,人情迁荡。大抵徐兖,其俗略同。

  评论这张
 
阅读(27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