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2010-12-26 02:07:43|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有家不能没有锅

 

 

      自从古人类离开饮血茹毛的后,便进入一个食熟食的时代,进入熟食时代的标志便是用火,起初是天然火,后是人工取火。考古学家在一百七十万年的元谋人遗址中发现了炭灰的遗迹,和烧黑兽骨的遗存,可见人类至少有一百七十万年。最早的用火是烧烤兽肉吃,这种吃法不但是远比生食要香得多,而且还促进了人脑的进一步分化至高级的思考物质基础——人的大脑。但这并不意味着早期的人类就知道制造出烧水的工具,烧水喝了,也就是喝熟水。(或者说“沸水”。)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远古人类制作陶鼎、陶釜示意图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空心足“三足鬲[li]”

 

这是在古薛城里,京沪铁路西一个古代贫民墓葬里发现的一个

空心足“三足鬲”,其墓葬还陪葬一个小型的陶罐,仅此而已。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北辛文化所发掘出的陶釜、三足元鼎、盖鼎等

 

北辛文化:它是黄河下游一种原始社会较早期的文化遗址,根据北辛遗址发掘的碳—14测定为距今7300一6300年,它的发现与确立不仅解决了大汶口文化的渊源问题,北辛文化的陶器以夹砂黄褐陶和泥质红陶为主,有少量黑陶。夹砂陶火候较低,陶胎较厚;泥质陶火候较高,质地细腻。全部陶器都是手制的。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IMG_4073-2.jpg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在其他各地所发掘的实足的“三足元鼎”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实足的“三足盖鼎”

 

泥质方鼎


    在夏代二里头遗址出土有数件小型陶方鼎。它们都是口稍大于底,方体深腹,四足。其中一件还饰有弦纹和曲折纹,并有铆钉形的装饰。这与郑州商城出土的二里冈期大型铜方鼎在形制上非常相近的。它本身可能是模型或玩具,但这种有悖于快轮制陶原则的造型,最大的可能是在模仿铜方鼎。那么我们也就有理由相信这一时期应当已经有铜方鼎存在了。也就是说,方鼎一般并不适用于煮饭烧水的,因为其受热不均,不适合作为炊具。

 

 

     至于远古人类知道喝熟水 ,是因为喝生水常常引起身体得到疾病,而熟水不但好喝,而且不使人体的疾病。这只是在古人类发明了“陶釜”这种烧水煮饭的炊具之后的事。同时用釜煮的饭,奇香无比,远比生食千万倍。这样远古人就大力制造“釜”这种做饭的器物了。

 

     我们知道今天人类用于烧水或者蒸煮东西的最基本的工具,俗称为“锅”,远古时期用泥做的这种陶器就是釜,无足,以火塘圈或者三块石头,垫起烧火,一般都是圆的,又称作圆釜。

 

      古时的锅,这只是在有金属铜铁应用于饮用器具之后,才有的那个“金”字旁,最早的应该是“土”字旁的“埚”,也就是说最早的应是泥质的陶锅。而在陶釜之后,才出现有足的“锅”——鼎,或者鬲。古时称作“鼎”,其实心足,三足的圆腹元(圆)鼎,或四足的方鼎;“鬲”相似三足的元(圆)鼎,但足是空心的,空心部分与腹内空间相连。

 

    按照其陶器的结构和流体学分析,鼎和鬲都适合煮水。但由于鼎是实心足,而鬲是空心足,所以后者的烧水效率比前者高。但鬲空心足是一个很大的死角,不易清洗,其不适合煮饭。

 

    在考古发现的地层遗存中,在一个在古人生活场所里,常常看到不但有陶鼎,而且还有鬲,同时伴有其他的瓦罐之类的东西。可见鼎和鬲,尽管相似,但用途有了稍许的分工,鼎主要用于煮饭,鬲主要用于烧水。

 

    早期的这些旋转体型的炊具是手工捏制而成的,上面常常留有手指掐压的痕迹,无论是大小还是形状,没有任何两件是重复的。

 

   后期这类炊具及其他的瓦罐类器物,都是在木轮盘上旋转而制成的,这就是快轮制陶技术。在古人类发明了快轮制陶技术后,这些回转体陶具,包括炊具,便被大量的生产出来了。凡是利用快轮制陶技术而制作的陶具,表面上都有封闭的旋转纹道。许许多多的陶具,不但大小相同,而且形状也相同。但是还要注意的一点是,鼎足,和鬲足,不是旋转时制成的,而是在制作完上部的主体后,把单独制作的足,异安上的。

 

   在一些有古人类生活的地方,陶鼎(或陶鬲)及其碎片,是发现最多的一种陶器物。比如在河南中部地区,舞阳贾湖遗址出土的陶鼎可上推至距今8500年前后,在滕州市官桥镇北辛村的7300年前母系社会新石器时期的北辛文化遗址,就发现了一种圆鼎,因其带有盖,又称作盖鼎。

 

     但是在夏代二里头遗址出土有数件小型陶方鼎。它们都是口稍大于底,方体深腹,四足。其中一件还饰有弦纹和曲折纹,并有铆钉形的装饰。这与郑州商城出土的二里冈期大型铜方鼎在形制上非常相近的。它本身可能是模型或玩具,但这种有悖于快轮制陶原则的造型,最大的可能是在模仿铜方鼎。那么我们也就有理由相信这一时期应当已经有铜方鼎存在了。他们应该是祭祀用品。

 

     也就是说,方鼎一般并不适用于煮饭烧水的,因为其受热不均,不适合作为炊具。同时其有四个死角,不易清理,这也是也方鼎不适合作为做饭的炊具的根本原因之一。一般作为祭祀物而已。

 

      可见,几乎有古人类生活的地方,就有烧水做饭的陶釜、陶鼎或陶鬲。相对来说,无足的圆釜,远比鼎、鬲少得多,这是由于后期的人类大增,陶鼎或陶鬲的制造与使用更加普遍。其实它们都是易碎的家具,需要“轻拿轻放”,掉在地上会粉身碎骨,汤饭拌了泥土,喝不得了。

 

    陶器就类似今天的玻璃制品,那样的脆弱。我们知道最晚期的用于做饭的陶鼎,是在战国时期,到了秦汉之后,由于金属铁制品的广泛使用,并引用到制造铁釜(铁锅上后),陶鼎便渐渐的退出厨房了。(旧时称作“锅屋”,可见旧时的那个锅屋,就是为了那一口全家赖以为食的锅,不然过去“嘿呵”某个淘气的孩子,动不动就说:“不老实,我马上就砸你家的小锅去!”)

 

      在夏商或者更早的阶级社会开始,与炊具鼎相伴的是统治阶级或者贵族,使用专门制造鼎作为祭祀祖先或者或者神鬼的祭器。当然了这些贵族及其统治集团们的炊具一定也是铜鼎,不可否认的是,铜这种重金属物质是有毒性的,不少统治集团成员或许不少死于铜中毒。

 

     从鼎作为祭祀品开始,炊具鼎和祭祀鼎便开始分道扬镳了。

      作为祭祀器物,远古时期最初使用陶鼎,后来使用铜鼎。且规定埋葬制度是“别上下,等贵贱”的礼器。周代有“列鼎制度”,即天子用九鼎,诸侯用七鼎,大夫用五鼎,元士用三鼎,士用一鼎;一般人不可用鼎陪葬。”甚至于上升为礼器之首,并成为政治权力的象征。禹「铸九鼎,象九州岛」,标志了中华民族的形成。「夏德衰,鼎迁于殷;殷德衰,鼎迁于周。说明鼎作为王权正统象征的无上地位。

 

    东周时期王室衰微,诸侯倾轧,公元前606年的“问鼎”事件:野心勃勃的楚庄王带兵攻打陆浑之戎,来到了周朝都城洛邑,陈兵于周王室的边境,试图夺鼎。周定王派大夫王孙满慰劳楚军。楚庄王以咄咄逼人之势,向周王使节王孙满询问九鼎之大小轻重,暗示准备武力夺取。王孙满针锋相对,答以“在德不在鼎”,备述自夏初铸鼎以来,九鼎之归属变迁皆在于德政。并进而指出:「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义正严辞地教训了楚王一通。


    其后有“九鼎沦没”的传说:战国时期的周王室已经衰落不堪、奄奄一息,不过它利用列强求鼎心切的心理周旋于各国的矛盾之间,也始终能苟延残喘、安度危机。但是到了战国末年,九鼎不知何故丢失,而周王室也在不久之后寿终正寝。流传比较广泛的说法是九鼎最后沦没在泗水的渊底!


    史学上真真假假出现了“泗水捞鼎”的故事:九鼎沦没之后一百多年,秦始皇想到了它们。他命一千多人潜入泗水寻鼎,经过苦苦探索,终于发现在深渊尚有宝鼎一只。他下令捞鼎,但是拉鼎的绳索却被跃出的蛟龙一口咬断,复没水中。东汉的画像石、画像砖,以起伏跌宕的构图,栩栩如生的再现了绳断鼎沉的一瞬间,借秦始皇觅鼎得而复失的事件,讽喻秦政的无德。

 

 

 

滕州市官桥的汉画像石精品 【选自《走进官桥看历史文化》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泗水升鼎图

     

      山东滕州汉画像石馆展厅中,一块巨石可谓煜煜生辉,堪称镇馆之宝。

     它高96厘米,横258厘米,厚20厘米,重约1.49吨,出土于官桥镇后掌大村。

     在这块石头上,汉代画师用他的丰富的想象力和高超的艺术表现力,勾勒了众多震撼人心、惊心动魄的历史画面。 

     这块汉画像石,在古薛河畔,官桥镇后掌大村后岗山上出土,今岗山已因过度开采被掘石成坑。

     在整幅画面上,中间是一座拱形桥,桥上立有滑轮架和两边拉绳子的人,桥下边水面泊有船只和跳跃的鱼儿;有升到半空的鼎和探出身子的龙;桥左上方和右下方还有指挥捞鼎的督导官。这就是一幅非常形象的“泗水捞鼎”的生动场景,《泗水升鼎》图描写的是秦始皇泗水捞鼎的故事。

 

   《史记 秦始皇本纪》载:“过彭城(今徐州),斋戒祷祠,欲出周鼎泗水,使千人没水求之,弗得。”《水经注 泗水》载:“九鼎沦没泗渊,秦始皇时而鼎见于斯水。始皇自以德合三代,大喜。使数千人没水求之,不得,所谓鼎伏也……亦云,系而行之,未出,龙咬断其系(绳索)。”

 

【当然,神话不可信,即使《史记》里的内容也应如此,我有时很不明白,史书为什么不全记载客观的东西,而把莫须有的神话掺杂其内呢?是表达一种暗示,还是某种寓意,还是把历史当成了半真半实的文艺小说?还是客观历史本身就是神神乎乎的东西?或许古代史与神话相互融合在了一起。有的几乎就分不清彼此了,这就是神话的历史伴随着历史的神话。】

 



     
在礼乐崩坏的春秋末年这种奴隶社会严格的等级制度,也成了薄暮落日,祭祀仪器渐入寻常百姓家。但在民间祭祀鬼神一般使用的是陶鼎。这种祭器的使用,直到今天,北方农村过年焚香,婚丧喜事,所用的香炉子,就是由食用之鼎,而演化出祭祀所专用的鼎。

     今天的香炉子,有铜的、有陶的,大名也称作鼎,方的叫方鼎,圆的叫元鼎。

 

     陶鼎、陶鬲的消亡,铁锅的广泛使用,是在秦汉之后。秦始皇在全国设立三十六大郡,并在每郡设立数个铁官,掌管冶铁技术,并监督制造、分配与运输。西汉初承接秦制,保留铁官制度与冶铁场所,并把原冶铁场所的规模扩大,制造大量的农具,以促进农业生产,稳定社会基础(劳动人民),在这些场所,其中一项重大的器具制造,就是造铁锅,陶鼎、陶鬲,与此同时完全的消亡了。

 

     其中古薛国战国宫城台基上的今皇殿岗遗址上,便是薛郡一处大规模的冶铁遗址场所,估计其便利条件,便是借助于原来的部分宫殿基础设施。

 

     铁锅的制造与使用一直延续到今天,使用铁锅的好处,一方面铁锅厚实,热容值合适,储热效果好,炒菜香味溢浓,另一方面便是能够补足人体血细胞所需要的大量铁质,这就是中国人少的贫血的根本原因。无怪乎多少年来使用不锈钢铁锅成为习惯的美国人,现在热衷于中国的铁锅了。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有把的铁锅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双耳铁锅

 

 

 

 

        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铝锅(深的称为钢精锅)开始进入普通来百姓的厨房里,又过了一二十年,不锈钢锅,又登上了老百姓的灶台上。

 

      其实不锈钢的产生,只是有百年的历史。

 
  不锈钢的发明和使用,要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的著名冶金科学家布享利·布雷尔利,受英国政府军部兵工厂 委托,研究武器的改进工作。那时,士兵用的步枪枪膛极易磨损,布雷尔利想发明一种不易磨损的合金钢。布雷尔利发明的不锈钢于1916年取得英国专利权并开始大量生产,至此,从垃圾堆中偶然发现的不锈钢便风靡全球,亨利·布雷尔利也被誉为“不锈钢之父”。没有多久,不锈钢便开始制造锅盆瓢勺,西方进入了发达国家百姓的厨房中了。

 

话说“锅” 的起源  与鼎、鬲的关系    [喜上眉梢的科学世界]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不锈钢锅

 

     包括不锈钢锅在内的不锈钢制品大量制进入中国,也只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后的事情。

 

    可恨的是现代中国人,反道而行之,不少的家庭抛弃益处多多的铁锅,改用含铁量少,或者根本就没有铁质的不锈钢锅,炒的菜不香、易糊,还没有补充人体铁质的功能。

 

   还有一种起源很早最特殊的锅,就是涮羊肉的火锅,起源时间不详。

 

   在最近二十来年内,迅速发明并进入寻常老百姓家庭中的锅有电锅(浅的俗称“电炒瓢”)、微波炉专用锅、光波炉专用锅、多层复合锅、氟龙涂层的不粘锅、陶瓷涂层的不粘锅,等等等,不枚胜举。

 

 

 

 

 

 

 

 


 

  评论这张
 
阅读(1096)|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