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2010-11-14 22:26:59|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次和一位朋友谈起古薛国旧事,他问我:据说薛国故城“薛城里”有十八个村庄,而且都叫着“楼”名,那可是自古有名的“薛城里十八楼”。

      他又反问我,在旧社会,薛城里真的有“十八楼”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还很破费周折滴——

 葫芦套 - 喜上眉梢 - .

 

     其实,原来,自古以来所传言的“薛城里十八楼”,是指的薛城里,也即是薛国故城内外附近叫着“楼”的村庄。

 

    而且这些原来所称作的“楼”,并不是人们所居住的“楼”,而是看护家园的“炮楼子”!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这些“炮楼子”,最初是土木的,后来为砖木的,也有为木石的。

 

 

 

 遗憾的是,这些所谓的、本来真正存在过的楼,却没有一座存世于今天了。

 

 

 

 

 

 

真正意义上的“薛城里”,

也是狭义的“薛城里”,称作“楼”的村庄

 

 

 

     在薛国故城城墙内的范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薛城里”也是狭义的“薛城里”。大禹的车服大夫奚仲初建,历经夏、商、西周、直到战国中期,孟尝君父子才扩建城池,这数段历史时期,皆为薛国故都。到东汉时期对薛国城池又加以增筑(通过城墙的截面可以看得出)。秦始皇在此设置薛郡薛县,直到隋唐之际,才沦为村屯。

      战国末期至秦汉,薛城里人有六万余家,在黄河中下游流域平原上堪得上一个大都市了。

     历经数千年的兵荒马乱、黄泛成灾、风水轮回,不知有多少人生活在这个古老的地方,隋唐之后,又不知有多少村庄建了灭,灭了建。

      在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所载知,薛城里的村庄为“薛城屯”,其中的自然村庄有几何?不甚明确。

      但到了,清末之际,其中的自然村庄大约有十多个:皇殿岗、尤楼、小渠庄、陈庄、孟家仓、耿店、沈仓、孙楼、杨家仓、小黄庄,和狄庄等。这十多个村庄在解放后的人民公社时期合并为九个行政村,分属于原张汪公社(今张汪镇)和官桥公狄庄、(今官桥镇)社。

     可见在薛城里叫着“楼”的村庄,我们所知道的,只有两个,那就是尤楼和孙楼。

     尤楼村,据传为唐代建村,有尤姓人家移居到薛国故城内偏东部的孟尝君宗庙附近结庐为村,为了抵御土匪恶霸,保证安全,看护财产,和守护家园,而建了一座土炮楼子,所以是称为“尤楼村”。孙楼村据传是在明初大移民时期,孙姓人家迁居于故薛城西门里附近安居成村的,其村“楼”字的得名,也是如此。

 

       在薛国故城里,就只有这么两个叫做“楼”的村名,怎么会有十八个呢?其实远离该地方的人们,还把薛国故城里外附近的地方也都叫做“薛城里”呢?

       这样“楼”就多了起来,不仅仅是“十八楼”,数一数有二十多座“楼”呢。

        几乎都是姓氏后面都加上一个“楼”字为村名的,其中“楼”的最先来源,同样是看护家园的炮楼子,而不是居住的楼,这是现在年轻的朋友们所无法理解的。这些叫“楼”的村庄几乎都是唐代以后所建。在旧社会穷人(农民或者佃户)有个茅草房居住就足了,富裕人家(地主或者富农)一般都是小瓦青砖房,一般并不是建有什么楼居住。

 

 

那么在薛国故城外附近还有哪些“楼”呢?

 

      在东门外有:吕楼、(上)魏楼、大石楼、小石楼和胡楼;

 

      在南门外有:杨楼、丁楼、陈楼、段楼、贾楼、谢楼、大王楼、小王楼、柴楼、(下)魏楼、五所楼(李家地主原有五所炮楼子),还有一个南阎楼;

 

      在西门外有:夏楼、白楼、西周楼、前许楼、后许楼:

 

      在北门外有:裴楼、倪楼、大李楼、小李楼、闵楼、大杨楼。

 

 

这些炮楼子的建筑格式

 

    这些所谓的“楼”,原本都是有地亩人家用来看家护院的炮楼子,在远离山丘的平原地带,最初都是和泥堆筑城的圆筒形的炮楼子,墙体一般都有半米以上,甚至于一米余厚。大多建有两层,中间曾和顶层,横堋粗圆木,上面搭建厚木板作为中间的地板,二层的墙体上设有瞭望孔和枪眼。最顶层是在木板上筑一层厚厚的白灰沙,上面建有女儿墙,有的还建有圆攒形顶,以防雨防晒。

    再后来有用青砖垒墙体,瞭望孔和枪眼的小门窗为发劵结构,但二层和顶层也是一般由承载的圆木和木板隔开,作地板或者作顶层承托。

   从开始使用砖后,有的就把本来是圆筒状的炮楼子,建成了方体的了。

    靠近东山附近的,就用青石磊筑炮楼子,一般都是方形的。那大小石楼的得名,就是因为如此,更加巧合的是,却也是原“石”姓人家的炮楼子。

 

 

  炮楼的另一种作用

——————起到更楼的作用

    炮楼另一方面也起到更楼的作用——以前村民大多没钱买钟,夜晚必须靠更夫打更报时,因炮楼较高,声音传得远,久而久之,故在炮楼打更。

 

 

   旧社会村民集资兴建炮楼

另一种情况是,村民集资兴建炮楼,这些炮楼子多建于明至清末民初,鲁南地区盗贼猖狂,马子(土匪)居住山里,绑架勒索成性,甚至于任意撕毁“绑票”有的村庄的村民为保卫生命财产,集资兴建炮楼。村民自发起来组成自卫队,在炮楼上轮流守更,进行自我保护。所以有的村庄后来改掉原先的村名,而叫做“某某楼”了。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每一个村名都是一个历史见证:不仅仅称作“楼”的,那些称“寨”的、称“屯”的、称“庙”的、称“寺”的、称“坡”的、称“洼”的、称“河”的、称“店”的...   ...村庄,每一个村名,都是历史记忆的凝结。

 

 慢慢谈起,每一个村名,都承载着沉重的历史记忆,似乎嗅觉到,悠悠然由黄土地里渗出我们祖辈们心酸的苦味。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小议滕州地村名:“薛城里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古薛奚仲文化 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206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