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鲁南铁道游击队中的日本队员  

2010-01-06 21:52:17|  分类: 枣庄滕州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道游击队中的日本队员

 

鲁南铁道游击队中的日本队员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4周年。在当年的抗日大军中,有一支鲜为人知的特殊队伍:一批觉悟了的日本俘虏和士兵,他们毅然加入了中国人民反侵略战争的行列。
    枣庄的铁道游击队全国闻名,然而人们也许不知道,在这支队伍里还有三位日本籍队员,他们就是田村伸树、小山口和小岛金之助。
    田村伸树和小山口原是日军中的骑兵,1940年9月被铁道游击队俘虏。起初,田村伸树和小山口非常顽固,企图自杀,在铁道游击队的真诚感召下,他们逐渐对八路军有了认识,并主动要求参加了当时的“鲁南在华日人反战同盟”,田村伸树还担任了鲁南支部部长。后来,受鲁南军区的委派,田村伸树和小山口来到了铁道游击队,成为铁道游击队特殊的队员。
    田村伸树当时约二十四五岁,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而且还带有鲁南口音。两人入队后,受到了铁道游击队政委张鸿仪、大队长刘金山的热情关怀与支持,很快适应了铁道游击队的战斗生活。当时两人十分喜欢穿中国服装,经常化装成中国农民,同铁道游击队一起活动在津浦铁路两旁微山湖畔。1942年4月,日伪军10000余人包围微山岛。此时,微山湖区包括铁道游击队、运河支队、微湖大队等队伍2000多人。敌众我寡,并对我形成合围之势。战斗在夜里11点打响,一直坚持到第二天中午,我方已牺牲百余人,突围势在必行。于是,岛上队员穿起早已准备好的日军服装,化装成日军,然后由田村伸树和小山口与日军用旗语联系妥当后,安全突围。此后,田村伸树和小山口配合铁道游击队,经常在夜间外出开展工作。他们到敌占区张贴用日语写的标语,还常常将对讲机接在日军专用电话线上,同驻扎在临城(今薛城)、沙沟火车站的日军对话,以此做瓦解日军的工作。由于他俩不懈的努力,先后有数位日本士兵向铁道游击队投诚,使许多日伪据点丧失了战斗能力和热情。为了便于向日军喊话,田村伸树和小山口更是不厌其烦地教铁道游击队队员们学习日本常用语。他们和中国战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战斗中共同迎接着黎明的到来。
    小岛金之助原先是铁道游击队的俘虏。1945年4月中旬的一天深夜,铁道游击队在抱犊崮山区意外和日军相遇。当时夜色伸手不见五指,游击队员用白毛巾扎在左上臂,作为夜间识别敌我的标志。撤退的过程中,游击队员发现一个日本兵跟错了队伍,他们立即将这个无记号的人抓了起来,带回营地审问。这个被俘的日本兵只有20岁左右,长得十分瘦小,白白的脸膛上挂着恐慌。由于没有翻译,在营地的一间小屋里,费了许多周折,他才用笔写出了“小岛金之助”几个字,并指指自己。游击队员明白这是他的名字。谁知第二天清晨,小岛金之助趁门岗小解的空隙翻墙逃跑了。部队马上进行搜捕,在一位乡亲的柴棚里,终于抓住了小岛,并把他押送到了鲁南军区。为了加强对小岛金之助的改造,部队特地派田村伸树对他做工作。在田村伸树的帮助下,小岛金之助终于有了重大思想转变,加入了铁道游击队。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日军并未立即放下武器,驻守峄县城的近2000名日伪军,妄图负隅顽抗,阻止我军反攻。9月7日,田村伸树带着小岛金之助,跟随部队来到峄县城东北10里的西大楼村,参加解放峄县的战斗。战斗前夕,田村伸树让铁匠打了两把土造广播喇叭,又让小岛金之助和宣传队的同志制作了很多方形的灯笼,每个灯笼下边订有两根尖头木杆,当时同志们不解其意,经田村解释,方知是夜间用来对日军宣传的标语灯,上边用日语写上字,夜间点燃蜡烛特别醒目。战斗打响后,田村伸树和小岛金之助在掩体内点上标语灯的蜡烛,然后,扬起土喇叭开始广播,并唱起了填上新词的日本家乡小调“思乡曲”。被我军包围的日军在田村和小岛的思想攻势下,部分士兵思乡厌战之情油然而生,选择了向我军投降,部分顽固士兵趁夜幕妄图逃跑,但大多数被我围歼,我军很快解放了峄县城。
    1945年11月30日,临枣日军在沙沟受降前夕,田村伸树随铁道游击队政委郑惕等3人与日军谈判,谈判中他用日语宣读了鲁南军区要求敌人限期缴械投降的《最后通牒》。    1946年,田树伸树和小山口离开了铁道游击队,继而随大部队转战南北。在沈阳他们迎来了新中国建国的大喜日子,田村伸树与小山口一起欢呼雀跃,流下了幸福的泪水。那一刻,他们完全把中国当成自己的国家了。

      新中国成立后,两人相继转业留在沈阳工作。1958年,小山口办好回国手续,依依不舍地回到日本。4年后,田村伸树也同样难舍地回到日本,并于上世纪80年代末离职退休。
    几十年的岁月流逝,但田村伸树依然念念不忘使他改变人生道路的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1989年3月,田村伸树由日本四街市寄给原铁道游击队大队长刘金山的信中说:“真诚地感谢您及铁道游击队的每一个队员。把我这个思想幼稚的外国人,投放在每日每时所发生的,军国主义军队和人民的部队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里作锻炼。使我对人生在世如何生活的人生观的改造,有了极大的帮助。”两年后的1991年8月10日,田村伸树又写给了刘金山一封信,信中说:“尊敬的刘金山先生:记得46年前在临城车站分手的那天,现在已半个世纪了,回忆那时的紧张生活和津浦铁道两旁微山湖畔活动的日日夜夜,想起每个队员,我一个幼稚的外国人在斗争的洪流中改造了我的人生观。……现我已古稀之年,由于身体……未能参加‘中国之游’,将来身体好些一定争取看望大家,并到美丽的苏州看望老首长。”
    今日的薛城,铁道游击队纪念碑高高耸立,碑文上记录着队员们的传奇般的事迹。距纪念碑150米处,是铁道游击队大队长刘金山和副大队长王志胜的墓地,其中王志胜的墓碑特别引人注目,这块由田村伸树为老战友所树的墓碑上,他一片深情地写道:“铁道游击队不仅是中国人民的骄傲,同样也被包括日本人民在内的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所崇敬”。
    据统计,从1940年到1945年,先后有近500名日军战俘曾在延安接受改造,很多人后来都参加了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在华反战组织,成为名副其实的“日本八路”。

  评论这张
 
阅读(9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