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战国策》卷八  齐策一  

2010-01-15 03:06:46|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国策》卷八  齐策一

  齐:妫姓,侯爵,春秋时齐桓公十四年(前672年)陈公子完奔齐,《史记·田敬仲完世家·索隐》:“以‘陈’、‘田,二字声相近,遂以为田氏。”世世相齐.周安王十四年(齐康公十七年,前388年)齐相田和迁康公于海上。周安王十六年许田和立为诸侯,是为田齐.其疆域有今山东省偏北的大部及河北省西南部,东靠海,西南和莒、杞、鲁等小国接界,北和燕接界,西和赵、卫接界,国都在临淄(今山东省临淄县)。周显王十七年(齐威王五年,前352年)始称王。传至王建,于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为秦所灭。

  一 楚威王战胜于徐州章

  楚威王战胜于徐州,欲逐婴子于齐。婴子恐。张丑谓楚王曰:“王战胜于徐州也,盼子不用也。盼子有功于国,百姓为之用。婴子不善,而用申缚。申缚者,大臣是百姓弗为用,故王胜之也。今婴子逐,盼子必用。复整其士卒以与王遇,必不便于王也。”楚王因弗逐。

  二 齐将封田婴于薛章

  齐将封田婴于薛。楚王闻之大怒,将伐齐。齐王有辍志。公孙闬曰:“封之成与不,非在齐也,又将在楚。闬说楚王,令其欲封公也又甚于齐。”婴子曰:“愿委之于子。”

  公孙闬为谓楚王曰:“鲁、宋事楚而齐不事者,齐大而鲁、宋小。王独利鲁、宋之小,不恶齐大何也?夫齐削地而封田婴是其所以弱也。愿勿止。”楚王曰:“善。”因不止。

  三 

 靖郭君将城薛章

  靖郭君将城薛,客多以谏。靖郭君谓谒者,无为客通。齐人有请者曰:“臣请三言而已矣!益一言,臣请烹。”靖郭君因见之。客趋而进曰:“海大鱼。”因反走。君曰:“客有于此。”客曰:“鄙臣不敢以死为戏。”君曰:“亡,更言之。”对曰:“君不闻[海]大鱼乎?网不能止,钩不能牵,荡而失水,则蝼蚁得意焉。今夫齐亦君之水也。君长有齐(阴),奚以薛为?(夫)[失]齐,虽隆薛之城到于天,犹之无益也。”君曰:“善。”乃辍城薛。

 

与之相对应的有一篇文章《孟子 滕文公上》,出自于《孟子》。

可见当初田婴筑薛,导致了滕文公的恐惧,恐惧之中从而引发了滕文公多次征求孟子的救国处世之道,孟子也没有什么办法,也只能无可奈何,劝滕文公效法祖宗,施行仁政,试一试,成与不成,只有听天由命了。由此,博得了“善国”之美名。

其实我们现在都没有考究其中的历史背景,滕文公不得而为之罢了。难道筑个文公台、挖个灵沼,就救得了滕小国了吗?显然不是,因为滕小国国家太小,取长补短不足五十里,那时的“里”比现在的“里”要小,也就是说,根本就不到现在的五十里,不值兴师动武,去捻这颗“小芝麻粒子”,才是历史的事实。

春秋战国无义战,何以讲仁政救国?空谈而已,也只是后人的一片美好的愿望,或借势宣传的资料罢了。

恶势之下,刀俎鱼肉,强者是弱者,前者生后者忘亡。

谈谈古代的长度单位“里”

周代长度单位“里”在计算井田面积时常常提到。《春秋·谷梁传》宣公十五年(前594年)载“古者,三百步一里,名曰井田。井田者,九百亩,公田居一。”周代井田制下,方一里,耕地九百亩,四边都是三百步一里的长度。这一点在古代是公认的。《说文解字段注》引《谷梁传》曰:“古者,三百步为里。”

也就是说,古代300步是一里,现在按照一般成年男人,身高一米七者,作为代表,其步履宽度,可以测定一般行走时,一步平均为0.75米左右。

300步即为225米,也就是说,古“里”还不及后世“里”的一半呢,那就取一半吧。

“古滕国,绝长补短五十里”,实际上就是东西或南北大约平均宽度是二十五里(12公里多点)见方,还不及现在的一个大点的乡镇呢,国家太小了,且沼泽遍地,坑坑洼洼,大小河沟横生,沃田不足[远的不说,明代的地图就显示出了这种状况],以至于当时的齐、楚,并没有把它列为要消灭的计划项目。

 

 

 《孟子 滕文公上》

 

(十四)滕文公问曰:“齐人将筑薛①,吾甚恐,如之何则可?”

【译文】滕文公问道:“齐国要修筑薛城,我很害怕,怎么办才好呢?”

 孟子对曰:“昔者大王居邠②,狄人侵之③。去之岐山之下居焉④。非择而取之,不得已也。苟为善,后世子孙必有王者矣。君子创业垂统,为可继也。若夫成功,则天也。君如彼何哉?强为善而已矣。”

【译文】孟子回答道:“从前,太王居住在邠地,狄人侵犯那里,他便离开,迁到岐山下居住。不是愿意选择那里居住,迫不得已罢了。(一个君主)如果能施行善政,后代子孙中必定会有称王于天下的。君子创立基业,传给后世,是为了可以继承下去。至于能否成功,那就由天决定了。您怎样对付齐国呢?只有努力推行善政罢了。”

 

【注释】①薛:国名,其地在今山东滕县东南,战国初期为齐所灭,后成为齐权臣田婴、田文的封邑。②邠(bīn):地名,在今陕西郴县。③狄:即獯鬻,参看本篇第三章注。④岐山:在今陕西省岐山县东北。 

 

 四 靖郭君谓齐王章

  靖郭君谓齐王曰:“五官之计,不可不日听也而数览。”王曰:“(说)[诺]。”五而厌之。(今)[令]与靖郭君。

  补:录《韩非子·外储说右下说四》一段供参考:

  田婴相齐,人有说王者曰:“终岁之计,王不一以数日之间自听之,则无以知吏之奸邪得失也。”王曰“善。”田婴闻之,即遽请于王而听其计。王将听之矣,田婴令官具押券斗石参升之计,王自听计,计不胜听。罢食,后复坐,不复暮食矣。田婴复谓曰:“群臣所终岁日夜不敢愉怠之事也,王以一夕听之,则群臣有为劝勉矣。”王曰:“诺。”俄而王已睡矣。吏尽揄刀削共押券升石之计。王自听之,乱乃始生。

 

  五 靖郭君善齐貌辨章

  靖郭君善齐貌辨。齐貌辨之为人也多疵,门人弗说。士尉以证靖郭君,靖郭君不听,士尉辞而去。孟尝君又且窃以谏,靖郭君大怒曰:“刬而类,破吾家。苟可慊齐貌辨者,吾无辞为之。”于是舍之上舍,令长子御,旦暮进食。

  数年,威王薨,宣王立。靖郭君之交,大不善于宣王,辞而之薛,与齐貌辨俱留。无几何,齐貌辨辞而行,请见宣王。靖郭君曰:“王之不说婴[也]甚,公往必得死焉。”齐貌辨曰:“固不求生也,请必行。”靖郭君不能止。

  齐貌辨行至齐,宣王闻之,藏怒以待之。齐貌辨见宣王,王曰:“子,靖郭君之所听爱夫!”齐貌辨曰:“爱则有之,听则无有。王之方为太子之时,辨谓靖郭君曰:‘太子相不仁,过颐豕视,若是者(信)[倍]反。不若废太子,更立卫姬婴儿郊师。’靖郭君泣而曰:‘不可,吾不忍也。’若听辨而为之,必无今日之患也。此为一。至于薛,昭阳请以数倍之地易薛,辨又曰:‘必听之。’靖郭君曰:“受薛于先王,虽恶于后王,吾独谓先王何乎!

且先王之庙在薛,吾岂可以先王之庙与楚乎?”又不肯听辨。此为二。”宣王大息,动于颜色,,曰:“靖郭君之于寡人一至此乎?寡人少,殊不知此。客肯为寡人来靖郭君乎?”齐貌辨对曰:“敬诺。”

  靖郭君[来],衣威王之衣,冠[其冠],(舞)[带]其剑。宣王自迎靖郭君于郊,望之而泣。靖郭君至,因请相之。靖郭君辞,不得已而受。七日谢病,强辞,(靖郭君辞不得)三日而听。

  当是时,靖郭君可谓能自知人矣!能自知人,故人非之,不为沮。此齐貌辨之所以外生、乐患、趣难者也。

 

六 邯郸之难章

  邯郸之难,赵求救于齐。田侯召大臣而谋曰:“救赵孰与勿救?”邹子曰:“不如勿救。”段干纶曰:“弗救则[且]我不利。”田侯曰:“何哉?”“夫魏氏兼邯郸,其于齐何利哉?”田侯曰:“善。”乃起兵,曰:“军于邯郸之郊。”段干纶曰:“臣之求利且不利者,非此也。夫救邯郸军于其郊,是赵不拔而魏魏也。故不如南攻襄陵以弊魏,邯郸拔而承魏之弊,是赵破而魏弱也。”田侯曰:“善。”乃起兵南攻襄陵。七月,邯郸拔。齐因承魏之弊,大破之桂陵。

共4页,当前第1页12 3 4

上一篇:卷九  齐策二 下一篇:卷七  秦策五

  评论这张
 
阅读(12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