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2009-10-16 00:19:03|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鲁南地区,流传着一个十分美丽的传说,这就是薛国皇姑的传说,关于薛国皇姑传说的还引出一个四门八堌堆的传说。然而真真假假,假假真,时代久远难辨真伪。

不过我们细细思量起来,或许真有这么回事---那位“皇姑”抑或有之,而人们所指的八个堌堆确实是存在的,它们与皇姑的关系亦真亦假,扑朔迷离,或许牵强附会,是“姑”

讹“堌”,还是“堌”讹“姑”呢,或者兼而有之。我们可以说传说至少有历史的影子,传说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的

(——喜上眉梢)

 

 

关于皇姑的传说

关于皇姑的传说有好多的版本,

而在薛城里,这些传说薛国皇姑的传说包括“祸的传说”

【也即“九斤狸猫降千斤鼠的传说”】

和“皇姑遇难”

【也即柴胡店之名的由来“打虎店的传说”】

 

九斤狸猫降千斤鼠

薛国之“祸”的传说

薛国居于泗水之东,沂蒙山之西,薛河之畔的平原地带,人们相安无事,倒也安居乐业,平平稳稳的过日子。

话说有一年,某个大国使者送给国王一个怪物,这个怪物谁也没有见到过,长相奇怪得很,黎民百姓都感到可怕,认为这不是吉祥之物而称之为“祸”,那这祸物的像貌着实不一般:灰毛尖嘴圆耳朵,大得像一个黄水牛,不时还“倏倏”闹两声,吓得人们头皮发乍。这个祸物,嘴窜烟不说,而且还吃生铁屙犁铧,见风就长。就这么一个怪物,卧皇宫的大门口,薛王还有一位漂亮的公主,时称为皇姑,更可怕的是这个祸物还想娶薛王的女儿为妻,要是不许,就喷火把皇宫连带整个薛国全部烧掉。

 

别说黎民百姓,就是皇姑也吓得不敢出门,文武百官和薛王都被吓得如惊弓之鸟,不知如何是好。

薛王紧急与文武大臣商议,如何处理这个将要亡国灭种的事件,哪位大臣能够挽救这个局势,把这个祸物给赶跑。朝廷的百官们平常没事时都腆个肚子人模人样的,可到了这个紧急关头都一筹莫展,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薛王最后降旨了:两天之内要是想不出救国赶祸的办法来,就把大臣们的头都砍了。散朝之后,每个朝廷的官员,都感觉自己如行尸走肉,肩上顶着一个好像不属于自己的脑袋。

话说文武百官之中,有一个叫陆孝存大臣,抑郁寡欢,闷闷不乐的回到家中,回到家就进书房查阅古今典籍,找了关于怪物之类的书籍,就连神乎其神的几乎称作怪物大全的《山海经》里都没有这种怪物的记载。

陆孝存满脑子想着这个祸物可怕的样子,如果不想出办法赶跑这个怪物,那薛国就被这个怪物给灭了,自己和家人的性命也会不保的。想到这,愁眉苦脸的陆大臣,悄悄地走进里屋,拐过一道小门,进入夹皮墙内的一个小房间内,试试问问已经“埋”了还没死的人,他的老爹,想必老爹能够出出主意,救救这个危危乎即哉的薛国,也救救自己。

原来——

以前,薛国这位年轻的国王,以为年轻人聪明能干,老年人体

 

弱多病没啥用处,就下了道命令:人活到六十岁活埋,违者满门抄斩。

薛王一声令下,天下六十岁以上的老人被活埋的不计其数。闹得庄庄添新坟,村

村有哭声,老百姓怨声载道。

年轻的大臣陆孝存,他两岁上死了娘。由老爹辛辛苦苦拉扯成人。薛王下令的这

年,老爹正好到了六十岁年纪。陆孝存十分为难,活埋老爹吧,心里不忍;不活

埋吧,让人知道了,就会招来灭门之祸。为了这件事,愁得他坐立不安。思来想

去,最后他决定不让任何人知道,把老爹藏在夹壁墙里。然后搞个“空棺记”,

四乡报丧。又是喇叭,又是号子,整整行了三天丧礼,最后把个空棺材埋进了地里。

陆孝存天天散朝回家,为避人耳目,偷偷地给老爹送吃的、送喝的,同老爹啦啦

呱,以解闷。

这样冬去春来,转眼间三年过去了。

 

老爹看看儿子这么难过,问问事情的缘由,是不是朝廷里出了什么大事。陆大臣便一五一十的吧皇宫里出现的怪事情说给老爹听。

      老爹听后,沉思了一大会子说:“原来是这样,你再仔细说一遍那祸物有多大?”

陆孝存说:“有黄牛那么大,成千斤的。”

老爹问:“祸物长着什么颜色的毛?”

陆孝存说:“全身都长着灰不拉叽的硬毛。”

老爹问:“嘴尖吗?耳朵有多大?尾巴粗不粗?”

陆孝存说:“嘴巴尖尖,两耳朵小又圆,尾巴又细又长。”

老爹听后,语重心长的说:“这祸物恐怕是只大老鼠,明天你上朝去,把咱家

的大狸猫放在袖筒里带上,等没人注意时,你把它放在那怪物跟前。如果猫见了那

怪物发起威来,而那怪物见了猫害起怕来,那就可以断定怪物是老鼠了。”

陆孝存说:“天下哪有这么大的老鼠,就算它真的是老鼠,猫的个儿这么小,

祸物的个儿那么大,猫见了它怕也不敢发威,它见了猫怕也不会害怕,还不把猫给吃了。”

老爹听了嘿嘿笑着说:“哎!哪能只看个大个小,石膏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么,

老鼠再大也怕猫呀。从前我就听老年人说过:‘九斤的狸猫可以降千斤的鼠’,咱家的大狸猫我看足有九斤重,你称称看有多重。”

陆大臣把猫逮住放到一个袋子里,用秤一称,果真有九斤多。

老爹接着告诉儿子:“明天上朝的时候你就把它带去吧,放出猫的时候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

第二天一早,陆孝存遵照老爹的嘱咐,将信将疑的把家里的大狸猫藏在袖筒里去上朝。

只见那些文武百官,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腿打颤,没有一个能够站稳的。

不过陆孝存心里也没有底,因为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九斤的狸猫可以降千斤鼠,那只是传言,尽管是传言,还是试一试吧。

等人不注意的时侯,他把大狸猫从袖筒里放了出去,大狸猫就窜到宫门口,跑到那大

怪物面前。猫见了那大怪物,果然龇牙咧嘴,呜呜直叫的发起威来,想要吃这个“祸”物。

那大怪物见了大狸猫,吓得浑身直打哆嗦,怪物吓得叽叽乱叫,嗖嗖的一个劲的缩小,并蜷成了一团,最后缩成了也个拳头似的,趁机钻到了一个墙缝里去了。

陆孝存看到这般情景,高兴得一跳三尺。心想:老爹的话全验证了,这怪物就是老鼠!

于是他三步并作两步,忙去向薛王禀报。薛王听了陆孝存的禀报,半信半疑,问道:“陆大臣,你说它是只大老鼠,可有啥凭据吗?”

陆孝存回答说:“启禀万岁,天下老鼠都怕猫。我身边有只大狸猫,你已看了,

那大怪物是不是怕猫,它怕猫必定是老鼠了。”

“千真万确是只大老鼠!”薛王和众大臣都附和道。

薛王心里非常高兴。薛王对陆孝存说:

“陆大臣,你认出了怪物,并想法子降服了它,请问你是怎么想出这个辨认

方法的,不得说半句假话,如果说半句假话,要犯欺君之罪的。”

陆孝存听了薛王的话,心里十分慌张,一时拿不定主意,忙借故说:“万岁我主,

这两天我很少休息,头疼得很厉害,等明天再来禀报吧。”薛王答应了他的请求,

让他回去好好休息。

陆孝存回到家里,把情况向老爹从头到尾详详细细讲了一遍,最后十分难过地说:“父亲大人,如果照实说了出去,你不但还要被活埋,我因为你还会犯欺君之罪,这可怎么办呢?”

老爹想了一会说:“我儿身为大臣,不要怕爹再受活埋,你大胆的直说,说不定薛王还会开恩的,不赐你罪。

薛王下令人到六十岁活埋,已经三年了,这三年里,有多少老者被活埋了啊!今后,还要活埋多少老年人?以我之见,去如实禀报薛王,就说主意是我出的。说不定薛王会因此而反思,改改活埋老年人的法令呢!”

陆孝存听了老爹的话,如实向薛王作了禀报,再三请薛王赦自己的欺君之罪。薛王听了十分感动地说:“陆大臣冒灭门之险,保住老父,可谓孝矣。你老父出主意救了皇姑,救了整个薛国,功不可没啊,你今天又如实禀报,可谓忠也。你忠孝两全,天下少有。本王赦你爷俩无罪,大赦天下老年人从此不再活埋。”

薛王召见了陆孝存的老爹,给爷俩以重赏,并立即取消了六十岁活埋的法令。

从那以后,人们就把活到六十岁当作“一辈子”了。

{喜上眉梢根据故事的内涵并结合传说的历史背景线索,找到产生故事的两个原因:

1 古代人们,对炼铁等金属冶炼技术的神秘崇拜。

怪物“祸”就是炼铁炉,吃的是铁矿石,放的是铁汁,制造出来的是农具铁犁铧等及各种兵器,广义上讲,这个“祸”还包括炼铜炉。在薛国古城黄殿岗东的炼铁遗址处的地面上,到处遗留的铁矿石,锈迹铁残留物,陶铁范碎片,战国与汉代陶片和瓦当。

2 六十岁活埋,在远古时代的原始社会,甚至于夏商周,都有可能的现象。

在远古时代,生产力落后,入不敷出,生产一点或达到一点食物,能够维持小孩及壮年的生活就不错了,老年人丧失劳动力,被迫的采取自灭或者主动死亡也是为了维持种族延续的需要,不要以为远古人有尊老爱幼的传统,在善战的游牧民族中,抛弃老者也是被视为道德的行为,前几天我在薛国古城被不考察时,就有当地的村民反映刨地时发现“老死罐子”的事,有传说古代,人老了,就放在一个大坑内,用罐子盛点东西给老年吃,也就送几次饭,最后不再送了,直至把老年人活活的饿死。在别的地方还有关于“寄死窖”的传说,我们专列题目另行详细介绍。可见道德是有时代、地域与风俗限制的,道德观点并不是永远不变的。}

 

 

皇姑遇难

柴胡店之名的由来——“打虎店的传说”

柴胡店这一地名的由来,据说和薛国皇姑打虎有关。

相传古时候,薛王有一个女儿,自幼爱习拳脚。刀枪箭戟,样样精通。还练就了骑马射箭的硬功夫。据说,她的箭术是百发百中。人长得眉清目秀,谁见了谁夸。薛王和王后更是把她看成掌上明珠。

皇姑命运不济,多灾多难,上次差点被“祸”物给吃了,幸亏孝存父子大臣用“九斤狸猫降千斤鼠”之计救了皇姑,也救了薛国,这不,一灾刚平,又来一难。

话说,皇姑长到十八岁那年,王后请来一个算命先生,给皇姑算了一卦。先生说她八字注定,将来要丧命在虎口。

皇姑知道了这事,先是沉吟了一下,接着笑了笑,根本没当回事,就把它丢掉脑后去了。

这一年,薛国东部千山山脉的虎山头,来了一只老虎。人们时常听到它在山岗上吼叫。那声音震得山摇地动,让人胆战心惊。白天,它出没在山里,一到晚上,就窜下山来,闯进附近村庄伤害人畜。搅得百姓提心吊胆,惶恐不安。晚上,谁也不敢离开家门一步,就连“五月人倍忙”的时候,也不敢到田间去干活。

老百姓将猛虎为害的事儿向地方官府禀报,官府又奏请薛王,央求派勇士前来打虎,为民铲除祸害。

薛王看罢奏折,马上传令,选派军兵将士前往千山打虎。说来也巧,皇姑知道了这件事。她恳求母后,让她率领军兵,到千山围猎。她要亲手打死这只老虎,出出“命丧在虎口”的这口气。王后拗她不过,不得不面奏薛王,允准她率兵前去打虎。为了安全起见,除了加派兵丁保卫,并征调虎山头下“打虎庄”的猎手,随皇姑一同前去,捕捉这只老虎。

这一天,皇姑率领大队人马,离开了薛城,来到虎山头下。一时间,风尘滚滚,人欢马叫,把个山头围得水泄不通。众猎手和兵士们,四路围堵,八方搜寻,却不见老虎的影子。只发现在虎山头下一片平滑的青石上面,留有老虎蹲坐的痕迹,老虎屁股和两只前爪子,还有尾巴摩擦出来的扇面形状,都好象刻在青石上一样,清清楚楚的,这可真是个奇怪事。

正当大伙围观的时候,忽然一阵狂风,从山后跳出一只猛虎,直奔人群窜了过来。众猎手和兵士赶忙散开。这时,皇姑张弓搭箭,“啪、啪、啪!”一连射出三支雕翎,两支箭射中了老虎的双眼,一支箭射中了咽喉。只听老虎大吼一声,窜起一丈多高,接着就摔下来,死在虎山头的悬崖下面。

一看皇姑射死了老虎,众人无不拍手叫好。皇姑命人将那只老虎捆绑起来抬走,班师回朝。大队人马返回途中,来到薛王囤积柴草的“柴禾店”。皇姑吩咐众人在此休息片刻。

当大家坐下休息的时候,皇姑走近那只老虎,弯下身子去仔细看了一番,然后用一只脚踩在虎身上,说:“我算命打卦死在你口,如今你却死在我手”。说罢狠狠地向虎头踢了一脚。事有凑巧,虎牙把皇姑的红绣花鞋和脚面刮破了一道口子。当她率队返回王宫后,便因伤口感染而病倒。虽经太医精心治疗,终因无效病死了,应验了“命丧虎口”的预言。从那以后,老百姓把“柴禾店”改叫“踩虎店”,后来又演变为柴胡店了。

“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

皇姑应验了“命丧虎口”的预言,死于踢虎一脚后,感染了破伤风而亡。

看到宝贝女儿极早的离开了人间,薛王伤心至极,命令厚葬。

薛王给宝贝儿女儿陪葬的金银珠宝无数,就是为了让女儿在另一个世界里依然过着

荣华富贵的生活。

薛王怕后人盗墓,在四个城门各建两个墓冢,一夜之间抬出八个大棺材,真假皇姑墓填完以后,薛王把所有的参与丧事的人以摆丧后宴的形式,全部的下毒药死,以防走漏风声。

从那以后,也就无人知道到底哪个是真皇姑坟,哪个是假皇姑坟。

八个皇姑墓冢,就形成了八个大堌堆。

这就是四门八堌堆传说的由来。

 

经过喜上眉梢实地考察,查阅了很多的资料,并询问了许许多多的当地老年人,终于理清头绪,原来传说中所指的薛国八个大堌堆是指的这些,我们要分别加以详细的介绍:

一   张汪镇刘堌堆村              2座-------西门

二   官桥镇狄庄村                   2座-------东门

三    柴胡店镇堌堆坡村           2座-------南门

四     洪绪堌堆村1座 城郊乡杜墁堌堆1座-----北门

——————————————————————————————————————————————————

 

一   张汪镇刘堌堆村     2座-------西门

山东滕州张汪镇刘堌堆村本有两座堌堆,一个在村东,一个在村西,在村东的那一座大堌堆,考古部门又称之为夏楼古墓,这就是单列介绍的那一座现陈列在滕州市汉画石馆的夏楼古墓,之所以被称之为夏楼古墓,就是因为它原位于夏楼中学,即滕州十五中的校院内。我们在此再介绍一遍。

1 刘堌堆的东堌堆——夏楼古墓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位于薛国古城西北角的滕州市张汪中心中学,

在104国道夏楼十岔路口东北角,小苏河北岸。

(也即滕州市十五中学,前身是滕州第九中学)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进入朝西的校门,在门口内侧,由此向北看,

这就是滕州市十五中学院内的草坪,草坪北面

的尽头、教学楼西头曾经就是古墓所在的位置。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近距离观察,那几堆乱石下就是巨墓所在之处 。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在滕州汉画石像馆陈列着的夏楼巨墓及当初的发掘现场照片。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对这个巨大的三室墓,进行近距离拍照。

       在薛国故城西北角,张汪镇夏楼村东侧。滕州市十五中学院内。原封土堆高3米,直径12米。已暴露出石室结构,原有向下深入的石梯,由四方形的墓口向下逐渐变宽,倾斜延伸至墓底。墓石有画像石刻。前几年因盖学校夷为平地,墓室已封闭,保存基本完好,此墓当为汉代。 

    后来, 此墓被文物部门打开,墓石已搬至滕州市汉画石像馆内,并已组合在一块,供人们参观欣赏,此汉画石墓室是滕州境内,也是在整个山东省境内所发现的汉画石墓葬中,这是少有的规模宏伟、峨然高大的一座汉画石墓,由于出土在薛国古城外西北角,应当是汉代薛侯无疑,具体是哪一位薛侯,喜上眉梢正在探索与考证之中。也许是儒学大师兼汉代开国功勋——薛人叔孙通之墓吧,这只是猜测,现还无很可靠的证据来证明这座墓,因为薛国周围还有几座无名的汉代前后的大堌堆呢?

据当地人介绍,从前,每到烈日炎炎的夏天,附近的年轻的人都到凉爽墓室里面去打牌,有的妇女还到里面编席子,光滑的地面可是编席子的理想地方,。在冬天,古墓成了无家可归的乞讨之人的暂时的避风挡寒的好去处。在张汪附近的老年人,很少有不到古墓里参观一番的。

2 刘堌堆的西堌堆

刘堌堆的西堌堆,现位于刘堌堆村幼儿园西的田地里,现在平平的田地,根本看不出这里曾经是一座高大的堌堆。

据该村的老年人介绍说,这个堌堆当初也是很大的,高约数米,占地足有亩多,其墓室和被称作的夏楼古墓相似,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期间,把土拉平了,墓室的石板,被拉到了张汪镇王楼村,修小苏河桥,把它们作了桥面石了,还有一部分用于修官桥至欢城的旧夏楼大桥,现在这些汉画石不知道被放到了何方?

二   官桥镇狄庄村        2座-------东门

官桥镇狄庄村(又称之为狄坡村,由于村西,曾有铁道坡道而得名。)北的200米处,原有两座堌堆原是孟尝君父子墓。

《史记》集解皇览曰:“孟尝君冢在鲁国薛城中向门东。向门,出北边门也。”

 

田文田婴墓(孟尝君陵园 )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石丞相,应该是孟尝君的墓前石像。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孟尝君陵园后院的情景,右面的为靖郭君(有的古籍上称之为靖国君)砖砌墓及书有“靖郭君田婴之墓”的石碑一橦,左面的是孟尝君砖砌墓及书有“孟尝君田文之墓”的石碑一橦,中间的是记载修建孟尝君陵园的功德碑一通。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进入孟尝君陵园,就看到礼贤观,一对威武的是狮子把门。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古式建筑的孟尝君陵园,红墙青砖,小瓦齐陇雕龙翘首的大门,院内槐树苍翠

 没有建孟尝君园陵之前时记载

田文田婴墓:

位于薛国故城内东北隅,狄庄村北约二百米处。原来二墓居于现陵园的墙外西侧,两堌堆墓东西排列,相距30米,原有封土,高6米,直径20多米,占地近一亩,石室结构。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泗水》曰:“冢结石为椁,制作严固,坚不可动,莹丽可寻。今墓已开发,如宫室,以铜铁铸壁,扣之有声,行人往还,莫不迳观,以为异见矣。”

东晋《太康地纪》也有类似的记载。

孟嘗君冢,在縣南五十里。《水經注》云:“孟嘗君墓,結石為槨,製作甚麗。”今薛城南猶有跡也。

正义括地志云:「孟尝君墓在徐州滕县五十二里。卒在齐襄王之时也。

位于官桥镇南1公里,薛国故城内东北隅,原有小山似的大坟丘,据史书记载是齐相孟尝君文及其父靖郭君田婴之墓。北魏郦道元《山水经注疏》中写道:“靖郭君、孟尝君冢在城东北隅,郦氏以目验得之。是孟尝君封于薛即葬其地。

由此看来,墓当在东晋时就被盗掘。

据1962年调查记录,田文墓前有清碑一块,上书“孟尝君之墓”,为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山阳周端立。1968年两墓被毁,碑碣无存。

据当地的老年人间,他们亲眼见到被揭了盖的孟尝君父子石墓,只见里面除了沙子就是海贝壳,这贝壳可能就是石墓里原先就有的吧,

而沙子可能由于黄河泛滥成灾,淤积而成的。当然了,铜铁棺材在千多年以前的北魏郦道元所见之后,不久就没有了,今天何以见之。

1991年官桥镇政府在原址重修两墓并立碑以示垂念。田文、田婴墓于1991年经官桥镇政府立碑重修,同时增建礼贤馆,为各地游人提供了凭吊历史先贤的地方。

读一读下面的资料

《水经注疏》卷二十五

齐封田文于此,号孟尝君,(守敬按:《史记·孟尝君传》,济王三年,封田婴於薛。婴卒,子文代立於薛,是为孟尝君。《集解》,《诗》曰,居常与许,郑玄曰,常或作尝,在薛之南。孟尝君食邑於薛。)有惠誉,(朱作喻,戴同。《笺》曰:惠喻当作惠誉,即冯爰焚券事也。全、赵改誉。守敬按:《名胜志》作誉,冯爰焚券详《孟尝君传》,本《齐策》。)今郭侧犹有文冢,(守敬按:《续汉志·注》引《皇览》,靖郭君冢在薛城中东南陬,又孟尝君冢在城中向门东北边。郦氏今郭侧犹有文冢云云,直以目验得之,是孟尝君封於薛,即葬其地。故《地形志》,薛有孟尝君冢。《括地志》,冢在滕县南五十二里。《环宇记》,在滕县南五十里。别无异说,在今滕县东南。乃钱大昕所谓孟尝君封薛,不当在汉鲁国之薛,当在汉川。《史》、《汉·平津侯传》皆云,川薛人,是齐别有薛邑也。《皇览》、《水经注》诸书未可信。失之。)结石为郭,作制严固,莹丽可寻,行人往还,莫不迳观,以为异见矣。(守敬按:《齐乘》四,今墓已开发,内如宫室,以铜铁铸壁,扣之有声,坚不可动。)氵郭水又西迳仲虺城北。(会贞按:《齐乘》,仲虺城(即指今天的微山县欢城镇,原属于古薛郡薛县,商代时是薛国下邑,仲虺由薛移至此地跨越整个商代近644年,此处古代之时,也随同称“薛“,古人有移地不移名的留恋习惯

——喜上眉梢)俗曰斗城。《一统志》称旧《志》,城在滕县西南五十里,东去薛城三十里,盖其遗址。虺、欢声近致讹。)

我们却发现其中的记载:靖郭君冢在薛城中东南陬。            陬——zou,角落

 

也就是说田婴的墓葬在古城的东南角,这就怪了,为什么历朝历代都记载田文父子的墓葬是并排在一起,都是葬在城的东北角了吗,恰如后代人们所见到的,是记载错了,还是当初的田婴之墓后来移向了儿子了。我们再一次审查关于孟尝君陵墓的记载,却发现只是说孟尝君的墓葬是多么的豪华坚固,又言其大约是在晋代就被盗窃了,压根没有提及田婴墓葬情形与被盗之事。我想,田婴墓本是在城的东南隅(今尤楼村东南角,古城以内。)或许是对的。

我们所看到的并排在一起的父子墓葬,就有可能是后来的迁墓葬。

三  柴胡店镇堌堆坡村  2座-------南门

山东滕州柴胡店镇堌堆坡村的两座(堌堆)古墓,既是平常所说的杨桥古墓。为什么滕南百姓都称之为堌堆坡呢?就是因为这个地方在古代只有两个大堌堆,没有人居住,只是解放前才有几家人在堌堆偏南一点,为(落)洛庄村的叶姓大地主种地,在地边盖草棚居住而形成一个小自然村,以堌堆之名,起村名为堌堆坡村。其村靠东二里许有一大村为杨桥村,其行政管辖六个自然村:杨桥村、庄湾村、小王楼村、朱村、马庄村、堌堆坡村,除杨桥村为大村外,其他的五个小庄子皆为小自然村。

所以堌堆坡的堌堆又称之为杨桥古墓。

资料介绍的杨桥古墓为:

杨桥古墓:

在薛国故城东南,现柴胡店镇杨桥、堌堆坡两村之间。分南北二冢,北冢已被破坏。现存南冢高约4米,直径约20米,墓为石室结构。北150米菜园内,出土带羽石兽一件,似为“蜚廉”,现已运至滕县博物馆保存。从迹象观察,此墓当属汉代。

(这是在南面的那座堌堆还没有遭到破坏之前时的原始记录,现在南面的那座堌堆也早就没有了——已被破坏殆尽了。)

杨桥古墓位于薛国古城南1公里处,居于张汪镇洛庄村与柴胡店镇杨桥-堌堆坡村,两村之间。(资料上说:位于柴胡店镇杨桥、堌堆坡两村之间的表述是错误的。)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这是堌堆坡堌堆(杨桥古墓)所在的地理位置 堌堆坡村北200米处的田地里,大堌堆在这个机井口的右面(也是小路西面)的洼地里,小堌堆在距此以北70米处,此照片的右上角,地边的那个大柴禾堆处,便是。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此照片的正中间的田地洼处,路西既是大堌堆(大墓)所在之处,由于用土和墓石被起出的原因,这个地方便洼了下去,在堌堆石墓没破坏之前,这可是最高处的啊。

可惜的是七十年代左右已被破坏,汉画石已被拉作他用,甚至于早就被砸碎了。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这是在堌堆坡村北路口处发现的古墓石块,是巨大的石条被砸断的一段,厚约三十厘米,宽约六十厘米。可见是石块巨大的。

一位老年村民说这就是从古墓里扒出的石头。

柴胡店镇堌堆坡村之堌堆,分南北二堌堆,两堌堆相距70米左右,据说南面的那一座堌堆很大,占地有五、六亩,高三、四米北面的那一座堌堆小一些,占地二三亩的,高度也有三、四,都呈现斜坡的馒头形,且北面的那一座堌堆相对于南面的那一座大的来说,偏西北30度左右。

这两座堌堆所在的田地,原是张汪镇洛庄村叶家大地主的,这个地方原先没有人家,只是一片含有两个大堌堆的田地,后来叶家看到这是风水宝地,也在堌堆之东,作了自家的坟地,选坟选高不选低,这是从古到今一贯的规则。后来有几家人家给叶家地主在此种地,于是在大堌堆南面打场晒粮,并筑土屋居住下来,遂成为一个小小的自然村,当地的老百姓称该村为“野场”,也就是堌堆坡村。

解放后,堌堆上曾种过杨树,又改种苹果与山楂,后来又恢复耕田种植一般的作物。

村民为了盖房,垫路,填坑,从前一直在堌堆周围取土,同时也为了平整田地,把堌堆上面的土也刨了下来,以至于把两个堌堆内的石墓全部暴露出来。

由于该堌堆附近有好几个村庄的田地,所以很多到此种地的村民都观赏过这两座堌堆石墓的,当初甚至于很多勇敢的小伙子拿着点燃的火柴爬到里面看一看的。

南面的那座石墓,据进入过石墓的人说,顶部中间的石板被人凿开一个大洞,想必是该墓早年就被人盗窃过,爬进里面一看,发现是四合院结构,中间有厅,两边有院落,里面漆黑,就着火柴的微光,可以看到墓壁有刻的画(汉画石),地下的石板上有厚厚的泥土。墓室是由墓石扣榫而成,墓石大小不一,长的三四米,厚度三四十厘米不一,还有更厚的,扣榫缝隙之间使用白灰加糯米面掺和物涂抹,即使墓室外面有雨水,墓室内也是干躁的,不进一点儿水分,我们真是感叹古人的建筑技术之神奇。

两座堌堆石墓相类似,它们之间修有一个石洞,看来是两墓的主人是夫妻关系,修一个贯通两墓的石洞是用来方便他们的灵魂相聚的。

北面的堌堆早先在六七十年代的文革砸四旧石被已被破坏,后来在八十年代,南面的那座也被当地的村民破坏殆尽,墓石被拉出来,用来垫桥,盖房作石基,也有的被砸碎。就像喜上眉梢所拍摄的那张照片——所显示的就是堌堆坡村后的一块被砸碎的残缺墓石。据当地的老年人讲,现在仅还剩下原先两墓之间的石砌通道,还在田地之下没有挪动,老年人还说,只是把墓石起光了,并没有继续往下深掘,至于下面还有没有东西,也不好说,(可见还有可能给后人留点研究它的残存物,真假与否很难说。)

从前,在六七十年代,滕县文化馆的馆长万书宁,近五十岁的人了,还经常骑着他的大金鹿自行车,辛苦的驱车50多里路,到薛国古城捡陶片鬲足进行研究,还经常到古城南2里许的这两个堌堆(杨桥古墓)查看。【前段时间打听一下这位对古文化执着研究的老馆长,听说早就去世了,唉。】

在堌堆北150米菜园内,出土带羽石兽一件,似为“蜚廉”,现已运至滕县博物馆保存。从迹象观察,此墓当属汉代。

在杨桥古墓发现的像马的石雕物,疑是蜚廉

在六七十年代,据传在原山东滕县杨桥古墓附近的的天地里,由张汪镇洛庄村民耕地时发现的像马似的古墓守护神,便疑是蜚廉,据村民说发现这个“断了头的母马”的位置是在距堌堆坡村后的两堌堆北面的田地里,当时便被送到滕县文化馆(今滕州市文化局的前身),被文化馆考古工作者认定可能是蜚廉——即像马的长毛兽,逝者的灵魂“骑蜚廉而从敦圄,驰于方外,休乎宇内。”由于,“廉”字是处于“堂屋侧边”之意,巧合的是这种石雕的长毛飞兽,就是安排在古墓的旁边,既守护者古墓,又可供墓室的主人“乘骑”。

又传,后来洛庄村民在堌堆背面烧石灰窑时,在挖地基时,又发现了完整的“公马”,村民嫌其为墓葬品,随后抛弃在田地间的深沟里,后被淤泥所盖,现在看不到了。

 

蜚廉

传说中的神兽名。《淮南子·俶真训》:“骑蜚廉而从敦圄,驰于方外,休乎宇内。” 高诱 注:“蜚廉,兽名。长毛有翼。”

 

四 洪绪镇堌堆村1座 城郊杜墁村1座----北门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古薛文化 “薛国皇姑”与“四门八堌堆”的传说及考证@【喜上眉梢 2009 10 13】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东夷文化+古薛文化 研究

(附带介绍 东郭镇东八里堌堆  城郊乡杜墁堌堆)

 

 

 

 
   
     
 

 

 田婴田文之名与孟子过薛考

亦作威、宣。”梁氏《校补》转据鲍策订吕,大误。)阎若璩云:“齐貌辨见齐宣王曰:靖郭君曰:薛受之于先王,且先王之庙在薛,先王即威王也。又齐王夫人死,有七孺子,皆近。薛公欲知王之所欲立。高诱注:齐威王子宣王也。(按《韩非?外储说右上》亦载此事,而曰威王,则高诱之注亦误。阎氏未及订正。)又孟尝君在薛,齐王制其颜色。高诱注:“齐宣王也,威王之子。《淮南?人间训》唐子短陈骈子于齐威王,威王欲杀之,陈骈子与其属出亡奔薛。孟尝君闻之,使人以车迎。然则田婴封于薛,在威王时无疑。”今按:阎说是也。《孟尝君列传索隐》引《纪年》亦云:“梁惠王后元十三年四月,齐威王封田婴于薛。十月,齐城薛。十四年,薛子婴来朝。十五年,齐威王薨。”惠王后元十三年,正当《年表》齐湣王二年,(其实乃威王之三十六年。)与所注田婴封薛之年相差仅迟一岁。然《孟尝君传》谓:“湣王即位三年,而封田婴于薛。”如是并宣王卒湣王立之年数之,则所谓湣王即位三年者,正当在《年表》之二年。今《年表》列于湣王三年,已是即位之四年。《年表》自误后一年,而《孟尝君传》之年并不误。余又考齐、魏会鄄应在梁惠王后元十二年。(参读《考辨》第一〇四。)田婴封薛,盖以鄄会后封。(《国策》吴注,谓“婴封薛在威王之世,当梁惠王前十三年。疑《纪年》误书”,此由不知威王至惠王后元尚在,故云然。又狄氏《编年》亦书封薛于显王三十六年,而据梁惠王以三十六年改元言之,实非。语详《考辨》第九二。)

又按:《史记》以靖郭、孟尝为谥,《索隐》谓:“靖郭或封邑号,故汉齐王舅父驷钧封靖郭侯。”雷氏《义证》云:“尝即居常与许之常,在薛之东南者。郭乃近漷邑名。《左传》庄公十一年,公败宋师于郭,襄公十九年,取邾田自漷水。《水经注》谓漷水西南流入邾国,经邹山东南,又西南经蕃县,乃西迳薛城及仲虺城北。据此,郭亦薛南之邑可知。”又曰:“田婴封薛之时,居仲虺城,去郭邑最近,故曰靖郭君。时任姓之薛尚存,居故薛城,即奚仲之初封也。是与尝邑实近。孟子于周赧王元年燕人畔之后去齐归邹,此后又适宋居薛至滕。在宋之时,滕文公尚为世子,至齐将筑薛时,文公已即位为君矣。所谓将筑薛,即侵灭任姓之薛并而有之也。故《赵注》云齐人并得薛筑其城以逼滕,盖自是而奚仲故城及尝邑皆属于田薛。”又曰:“筑薛之役,自在孟子至滕之后。齐之并薛,当在封孟尝君时。”今按:雷氏辨靖郭、孟尝皆生时称号,并发明其取号之由,其说是也。惟《策》《史》《竹书》皆言靖郭君封薛,《竹书》言四月封于薛,十月城薛,《国策》亦言靖郭君将城薛,城薛自在靖郭君时。雷氏强分靖郭君居故仲虺城,谓田薛封时,任姓之薛尚存,并无明据。而与故记旧文显背。余又按《集解》:“裴駰案:《皇览》,靖郭君冢在鲁薛城中东南陬,孟尝君冢在薛城中向门东,向门出北边门也。”盖田婴父子皆居薛,故称薛公、薛侯。其死而葬,亦在薛城中。其称靖郭、孟尝,或当时不欲拟于古诸侯之旧称,故避薛而称郭称尝以为号,非为其封居之不在薛。雷氏所以强为之说者,由误认孟子游迹,必谓齐人筑薛尚在后,乃不得不牵强说之也。

一一〇、孟子至宋过薛过邹考

《公孙丑下》:“陈臻问曰:前日于齐,王馈兼金一百而不受,于宋,餽七十镒而受,于薛,餽五十镒而受。”崔述《孟子事实录》云:“齐称前日,而宋、薛称今日,则是至宋、薛在至齐后也。然则孟子去齐之后,先至宋、薛,然后至滕矣。故《滕文章》称过宋而见孟子也。去宋、薛后盖尝归邹,故《滕定章》称然友之邹问于孟子也。”今按:孟子在宋,与戴不胜语曰:“子欲子之王之善欤?”是其时宋已称王也。又曰:“宋将行王政”,是宋已称王而未久,尚在王偃之早年也。又《孟子》书不见与宋王语,其在宋似不久。今姑定孟子游宋在宋王偃之十三四年间,即宋偃称王之第四五年也。孟子云:“将有远行”,则殆欲之梁,而先以其间返鲁。

孟子自宋返鲁而过薛。江永《群经补义》云:“孟子过薛,薛君餽五十镒,当宣王时,即孟尝君田文也。”今按:封薛者,乃威王时田婴,非宣王时田文,江说固误。(参读《考辨》第一〇九。)然必谓孟子过薛值田婴,亦未必是。《史记?田齐世家》:“威王封驺忌以下邳,号曰成侯。”(参读《考辨》第八五。)而《鲁世家索隐》引《纪年》:“梁惠王三十一年,下邳迁于薛,改名曰徐州。”(《水经?泗水注》引同。《孟尝君列传正义》引作三十年,误夺一字。)《后汉书?郡国志》:“薛,本国,六国时曰徐州。”然《春秋》哀公十有四年:“齐陈恒执其君,置于舒州”,《史记》作徐州。是徐州之名不始战国。其是下邳之地既入齐,而仲虺所居薛地亦入齐。且下邳迁薛,距成侯封下邳已近二十年,是下邳未必尚有国。疑春秋之薛其灭已久,此下邳迁薛者,实乃驺忌之迁邑,非薛之迁国也。《田齐世家索隐》引《纪年》有徐州子期,殆即邹忌,而《索隐》误以为田忌耳。则孟子至薛而餽之五十金者,或乃驺忌,乃齐威王朝有名大臣,岂不能礼孟子而餽之金?何必定属之田婴哉?曰:若是,则靖郭封薛,何以处驺子?曰:驺子史称成侯。成春秋国,作郕。《公羊》作盛,《史记》作成。故城在兖北宁阳。又鲁有成邑,本孟孙氏邑,齐宣公四十八年,田和取之。故城亦在宁阳。驺子称成侯,是必食封其地。史公谓邹忌封下邳,号曰成侯,疑下邳乃初封,成侯乃晚号。如田婴初亦封彭城,(《孟尝君列传索隐》引《纪年》。)而晚号靖郭君。然则是田婴封薛而驺子移封于成也。即不然,“孟子居邹,季任为任处守,以币交,受之而不报。处平陆,储子为相,以币交,受之而不报。”薛为齐南疆重镇,为之守者,必一时硕望。孟子过薛,乌见齐之守大夫,不能餽金,而必待于田婴?此皆拘泥不见也。前人论孟子过薛,常牵连于靖郭、孟尝,又疑战国时薛尚未灭,实皆失之。

孟子既过薛,又过邹。《风俗通》:“孟子绝粮于邹、薛,困殆甚”,即其时事。此后齐湣王亡奔鲁,将之薛,假道于邹。湣王自鲁之薛而过邹,今孟子则自薛返鲁而过邹也。与邹穆公问答,殆亦在是时。应劭谓其绝粮邹、薛者,岂在邹以语不相契,遂不见礼而致困乎?此亦无可深论矣。(《新书》《新序》均载邹穆之贤,后人谓得孟子弹责而改,亦臆测无证。又按:邹亡犹在齐湣王后。《楚世家》顷襄十八年,西周武公曰:“怨结于西周以塞邹、鲁之心”则是时邹尚存。)

又按:元程复心《孟子年谱》云:“《史》传云:孟子邹人,如云子路卞人,曾子武城人,不言鲁,明乎卞、武城、邹,皆鲁邑也。《孟子》云:自齐葬于鲁,不云葬于邹。因其时邾国亦改为邹,虑混鲁、邹邑名。又书中往来齐境,见邹穆公时客邾、邹,与然友之邹,孟子居邹异。邾在兖北青境,邹在兖南徐境,道里甚远,安得云近圣人之居,如此其甚?孟子对邹穆公,不称臣,而其语倨,曰君之民,知其为异邦。即如邹人与楚人战一语,明邹非本国。”今按:程氏辨孟子鲁人,非邹人,其说似是。惟谓邾在兖北青境,邹在兖南徐境,则实悮。湣王由鲁之薛而假道于邹,则邹固在鲁南。《左传》文公十三年,邾文公卜迁于绎,秦始皇上邹绎山,即此。《汉?志理志》:“鲁国驺县,故邾国”,杜预《世族谱》:“邾文公徙于绎,桓公以下春秋后八世,而楚灭之。”(《左传》隐元年《正义》引。)《路史?国名纪》:“驺,绎也,兖之邹县有绎山,邾文公迁绎,后曰驺。”刘荟《驺山记》云:“邹山即文公所卜邹国,本邾国,鲁缪公时改曰邹,(周氏《四考》云:“鲁或邹讹”,)而山从邑变,邾城在山南。”此皆邹在鲁南之证。战国皆以邹、鲁并称,其地既密迩,(今邹县北至曲阜,县界二十五里。)故曰“邹与鲁閧。”或孟子邹人,而其地卻属鲁,然亦甚难諟正矣。(周广业《孟子四考》亦辨此事。惟邹氏考孟墓在邹不在鲁,而《孟子》书明云葬于鲁,则邹地或可属鲁,而孟子国籍终属难定

 

  评论这张
 
阅读(1265)|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