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薛国国君薛子比被弑,看春秋之乱  

2009-07-25 03:20:13|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国国君薛子比被弑,看春秋之乱 - 喜上眉梢/薛城里人 - .

 说明:图片来自网络中

 

 

 

       1978年10月的秋季里一天,以宫衍兴为首的考古学专家,在古薛城内进行挖掘考古。在一处中心高地发现了九个古坟墓,对其中的二号坟墓进行了挖掘发现,有一把古戈陪伴着墓穴中的男主人,戈上刻有“薛比”铭文,《春秋》上只简单地说“鲁定公十三年(公元前497年),薛人弑薛子比”薛比是谁?薛国出现了什么动乱事件?春秋时代又出现了什么动荡与不安呢?“弑君”是否是一种普遍的社会动乱现象?

         这和薛国的历史有关,这也很春秋战国时代的社会的动荡与不安有关 。

  “传说,薛氏一族是黄帝的后代,其第12代孙奚仲曾经在大禹的时代里做过‘车正’,也就是管理车辆生产的官员,后大禹就给了他一个薛侯的封号,这里遂成为奚仲的封地。到公元322年,齐威王将薛地分封给其少子田婴,薛国从此改换门庭,成为齐国的一块领土。田婴是孟尝君的父亲,田婴去世后,孟尝君接班做了薛地的主宰,孟尝君父子做了田氏薛王,孟尝君死后,其子争位,齐国联合宋国以平乱的名义灭薛,在之前,任氏薛王‘传六十四世,国祚千九百年’(《滕县志·薛世家》)。” (喜上眉梢)

  “我们发掘的墓不是田薛,在君主墓北有高大封土,据当地百姓传那才是田婴等人墓穴。而在2号墓出土的戈上,刻着的铭文‘薛比’二字也证实了这一点。”宫衍兴说。

  “薛比”是谁?是不是这个君主墓的主人?

  “薛比在史书上鲜有记载,其人出现在史书上仅有的一句话却足以证明他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据《春秋》载:‘鲁定公十三年(公元前497年),薛人弑薛子比。’”

  据文献资料载:“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在这一乱世之中,上自天子,下至黎民,奔走纷纭,不遑启处,当真是乱世迹象,而在这乱世之中,弑杀不明君主也成为普遍现象。公元前497年,薛比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因得罪国人,成为国人手下亡魂。

  这次弑君事件有经而无传,所以无法知道事件具体过程。但可以肯定的是,薛比死后,在那个重视礼教的年代,这个薛国昔日君主仍然被按照君主待遇下葬。按照当时“视死如生”的规矩,陪葬品有煮肉铜器鼎、盛饭用的簋、盛酒用的壶及盛面食用的食器。

     当时的春秋时代的其他君王,是否也普遍的遭受到了与薛比相似的遭遇呢?被弑者有多少人?各自因何种原因而被弑?


    太史公在《史记》曰:"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上自天子,下至黎民,奔走纷纭,不遑启处,当真是乱世迹象。而这乱世之中,最让卫道士们不能容忍的就是这"弑君三十六"的滴血记录。那么这些弑君事件到底都是什么事情?杀人者是谁?被杀者又是谁?在什么时间?于什么地点?前因后果又是什么?

 

我自己给以往的所谓"弑君"这个概念多加了几个条件,大致内容如下:

一、废掉国君不久而杀之的,也算弑君事件,如齐朱毛弑齐子荼;

二、除了相关记载里正式承认的那些国君之外,已即位但在史书中没有被记为国君的人被杀,也算是弑君事件,比如鲁公子庆父弑子般,齐人弑无亏;

三、没有明确记载即位,但是在上一任国君死后,作为上一任国君的指定继承人而被杀的,也算是弑君事件,比如晋里克弑奚齐、卓子,鲁公子遂弑恶;

四、只有直接谋杀国君的才算弑君,间接逼死的不算,所以楚灵王之死、楚訾敖之死不算弑君;

五、弑君者自立不久而被杀的不算弑君事件,视为弑君事件的余波,如卫人杀州吁,齐雍廪杀无知;

六、国君被外国人杀死的,不算弑君,这在古籍里也是分得很清楚的,"自外曰戕",就是说国君被外国人杀死的叫"戕",不叫"弑",如齐襄公使公子彭生杀鲁桓公、齐襄公杀郑子亹。

根据这些标准,以《春秋》和《左传》为本,参考《国语》、《史记》,对从鲁隐公元年到鲁哀公二十七年共二百五十五年间的记录进行整理,共发现四十一起弑君事件,外加《左传》追记的两起,共四十三起弑君事件。以下仅记载数起:

蔡太子般弑蔡景侯固
时间:鲁襄公三十年,公元前543年
地点:不详,当在蔡都上蔡
人物:蔡太子般
      蔡景侯固
事件:蔡景侯为太子般娶了楚国的女子,自己又和楚女私通,于是太子般杀了蔡景侯。
评论:蔡景公的丑行似乎早就在诸侯之间传开了,早在两年前郑大夫子产就说"其为君也,淫而不父",还说他这样的人"恒有子祸"。两年之后子产的预言就变成了现实。这件事的起因和卫宣公把自己给太子急子娶的齐女宣姜收为自己的妾很相似,但是结局却不同。卫宣公为了让宣姜的儿子即位而杀了太子急子,还误杀了宣姜的一个儿子公子寿。
成语典故:无

莒公子展舆弑莒犁比公密州
时间:鲁襄公三十一年十一月,公元前542年
地点:不详,当在莒都莒
人物:莒公子展舆
      莒犁比公密州
事件:莒犁比公有两个儿子公子弃疾和公子展舆。他开始立公子展舆为太子,后来又废了他。
莒犁比公很暴虐,国人痛恨他。于是公子展舆就依靠国人弑杀了莒犁比公,自立为国君。公子弃疾逃到了齐国。
评论:这次弑君事件和发生在鲁文公十八年的莒太子仆弑莒纪公庶其的事件简直是雷同,我都有点怀疑《左传》作者在记录这两次事件时是否没有太重视。两次弑君事件的区别在于前一次的弑君者太子仆出逃了,而后一次的弑君者公子展舆却自立为君了。
成语典故:无

楚公子围弑楚郏敖麇
时间:鲁昭公元年十一月己酉,公元前541年
地点:楚都郢公宫
人物:楚公子围
      楚郏敖麇
事件:公子围是楚共王之子,楚康王之弟。楚康王死后,其子公子麇即位为楚王。公子围就有了弑君篡位的打算。这年冬天,公子围到郑国去聘问。还没走到边境上,就听说楚王麇得了病,公子围就连忙赶回郢。十一月己酉,公子围借口探病到公宫中去,勒死了楚王麇--楚王麇死后没有谥号,因葬在郏而被称为郏敖--又杀了楚王麇的两个儿子和太宰伯州犁,公子围的两个弟弟公子比和公子黑肱都逃到了国外。公子围就即位做了楚王,是为楚灵王。
评论:公子围从郏敖即位起的四年里,非常明显得表露出其篡位的企图,以至于在诸侯之间几乎人人都知道,在楚国国内自然更是路人皆知,而郏敖对此毫无办法。也许就像第一个预言公子围要篡位的人郑国大夫子羽说的一样"松柏之下,其草不殖",有这么一个势力强大,野心勃勃的叔辈在身边,郏敖的国君位子只不过是有名无实而已。大概楚灵王自恃势力大,党羽多,对自己的几个弟弟都没有什么戒心,特别是对于留在国内的公子弃疾没有防备,结果给后来自己被逼死留下隐患。楚灵王似乎对于自己得位不正的事情也毫不介意,根本不把稳定国内局势放在心上,一心专注于参与中原争霸和平定吴国的骚扰。他接连灭掉了陈、蔡等长期依附楚国,历代楚王都没有吞并的诸侯国,又在中原地区大肆筑城,还多次对吴国用兵,终于因为失去民心而造成国内大乱,他的太子被杀回国来的公子比等人杀死,自己也走投无路而自缢。
成语典故:无

许太子止弑许悼公买
时间:鲁昭公十九年五月戊辰,公元前523年
地点:不详,当在许都析
人物:许太子止
      许悼公买
事件:这年夏天,许悼公得了疟疾。五月戊辰这天,许悼公喝了太子止送上的药就死了。太子止逃到了晋国。
评论:太子止是否有弑君之心我们无从得知。《春秋》说他弑君,主要是指责他不经过医生而私自献药导致许悼公死亡。不过也有人认为疟疾既不是致命的病,治疗疟疾的药里也没有猛药,太子止献上的就是毒药。
成语典故:无

吴鱄设诸弑吴王僚
时间:鲁昭公二十七年四月,公元前515年
地点:吴都吴公子光之宫
人物:吴鱄设诸、吴公子光
      吴王僚
事件:据说公子光对吴王僚即位很不服,很早就怀有弑君篡位的想法。伍子胥向他推荐了刺客鱄设诸--就是通常说的专诸。这年春天,吴国趁楚国国丧的机会攻打楚国,结果军队被楚军困住了。公子光觉得这是弑君的好机会,于是就设计要杀吴王僚。他在自己宫中堂下的地下室里埋伏下甲兵,然后请吴王僚到自己宫中赴宴。吴王僚的防备非常周密,从大路边到公子光的宫门一直到堂上的坐席两边都坐满了他的卫士。上菜的人要在门外换衣服,然后上堂膝行到吴王僚座前,就这样两边卫士所拿的铍--一种类似刀剑的武器--还要抵到上菜者的身上--防护这么严密,大概吴王僚也知道自己身边危机重重。不知道《英雄》是不是抄袭了这个创意--于是鱄设诸就使出了奇招,把剑藏在鱼肚子里送上堂去。公子光借口有脚疾,躲到地下室去了。鱄设诸就从鱼肚子中抽出剑来杀了吴王僚,而他自己也被吴王僚的卫士们杀死了。
评论:这是一次非常著名的弑君事件,估计在这四十三起弑君事件中名气要排第一,除了《史记·刺客列传》的精彩记载之外,众多的野史传闻的夸张演绎,以及由此衍生出的种种文艺创作是造成这个结果的重要原因。"鱼肠剑"的传说脍炙人口,也是大量戏剧小说,甚至很多游戏中的重要道具。公子光弑君的动机是做这种事最普通的驱动力--夺权,不过他登上吴王的位置之后倒确实为吴国的强大做了很多工作,为后来吴国在春秋末期赶上争霸的尾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成语典故:无

薛人弑薛子比
时间:鲁定公十三年,公元前497年
地点:不详
人物:薛子比
事件:不详
评论:这次弑君事件有经而无传,所以我们没法知道事件具体过程。
成语典故:无

蔡人弑蔡昭侯申
时间:鲁哀公四年二月庚戌,公元前491年
地点:不详,当在蔡都下蔡
人物:蔡昭侯申
事件:蔡昭侯打算到吴国去,蔡国的大夫们怕他又要迁都,就群起而攻之。他们追杀蔡昭侯,公孙翩掩护着蔡昭侯逃跑--《左传》原文是"承公孙翩逐而射之",有的看法认为"承"字独为一句,那么公孙翩就是追逐蔡昭侯,并最后杀死他的人;有的看法认为"承"字和后面的字是一句,但是对"承"字的意义的解释也不同,有的认为是"佐助"的意思,那么公孙翩还是杀死蔡昭侯的人,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承"是"尾随"的意思,整句的意思是蔡大夫们追杀蔡昭侯,公孙翩为蔡昭侯殿后。根据公孙翩后面的行为,采纳最后一种说法--但是蔡昭侯还是被射中,逃进一家民居就死了。公孙翩凭两支箭守着民居的大门,蔡国大夫们不敢冲进门去。蔡大夫文之锴后到,说大家一起冲上去,最多就死两个人。文之锴自己拿着弓冲在前面。公孙翩用箭射中文之锴的手肘,文之锴上去杀了他。
评论:蔡国迁都次数太多,以至于蔡国大夫们怕国君要迁都就杀了他。这也是当时在夹缝中生存的小国的无奈。蔡国屡受楚国的欺凌,甚至国君被诱杀,一度灭国。所以蔡国在大国的胁迫下,数迁国都。此时吴国强大,蔡昭侯去吴国朝见,蔡国大夫们就以为国君又想迁都,真正成了惊弓之鸟了,蔡昭侯死得也太不清不楚了。
成语典故:无

齐朱毛弑齐子荼
时间:鲁哀公六年,公元前489年
地点:齐赖至骀途中
人物:齐朱毛,齐悼公阳生
      齐子荼
事件:齐景公的嫡子早死,齐景公宠爱他的妾鬻姒的儿子荼,想立他为太子。但是齐国的大夫们不愿意让公子荼当国君,于是向齐景公提出立嗣的问题,但是被齐景公搪塞了过去。齐景公病重的时候,把公子荼托付给上卿国夏和高张,把自己的其他儿子安置在莱这个地方。等齐景公死后,他的儿子们就四散奔逃了。
    此时齐国大夫陈乞想独揽朝政,于是想除掉大夫中地位最高的国夏和高张,因此用反间计破坏了国、高二人与诸大夫的关系,最后终于借诸大夫的力量赶走了国夏和高张。齐子荼是由国、高二人保护的,赶走了国、高二人之后,荼也就地位难保了。陈乞从鲁国召回了公子阳生,想立他为国君。这年十月丁卯,陈乞召诸大夫结盟,要改立公子阳生。但是陈乞又不愿意担这个名声,于是就说这是大夫鲍牧的主意。当时鲍牧正喝得醉醺醺的--也许这就是陈乞污蔑他的原因,想趁他头脑不清醒的时候栽赃给他,免得他反驳--但是也明白了陈乞的意思,说当年齐景公宠爱齐子荼,甘愿假扮牛给荼骑,结果磕掉了门牙--可见其宠爱之甚--你就敢背叛齐景公吗?这时,公子阳生亲自出来要挟鲍牧。鲍牧怕祸及其身,就说都是齐景公的公子,哪个不能做国君呢。于是公子阳生就被立为齐侯,是为齐悼公。紧接着废君荼就被放逐到赖,他的党羽也被杀或被囚。但是齐悼公仍然不放心,就派大夫朱毛去见陈乞,希望陈乞杀了荼。陈乞不愿意,并且认为齐悼公不信任他。齐悼公听了回报也颇踌躇。朱毛就说国家政事可向陈乞征询意见,杀荼的事不用得到他的首肯,于是齐悼公就派朱毛去把荼迁居到骀。在半路上,朱毛在帐篷里杀死了荼,把他安葬在殳冒淳。
评论:这又是一个国君宠爱幼子,让幼子做继承人,结果适得其反的例子。而在齐景公的诸公子之间的矛盾,齐国诸大夫与齐子荼的矛盾,齐国诸大夫之间的矛盾中陈乞篡夺大权的企图成为一条把这些矛盾串联在一起的主要线索。陈氏在齐国的势力逐渐强大,一方面善于收买民心,一方面又善于拉拢公室和大夫们,所以在齐国的权力斗争中游刃有余。这次陈乞赶走国、高二氏成为陈国在齐国独大的关键。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在国、高二人面前说齐国诸大夫对他们二人不满,又在其他大夫面前中伤国、高二人,最后成功地利用了大夫们的力量实现了自己的谋划。像他这样耍弄阴谋诡计如此娴熟的人在当时是很少见的,难怪齐国的大夫们被他耍弄于掌股之间。也正是因为陈乞的穿针引线所起的重要作用,《春秋》把本来由齐悼公主使,朱毛执行的弑君行动记到了他的头上,说"齐陈乞弑其君荼",使他的大名因为弑君而广为传播。齐悼公本人和他的儿子齐简公后来都被人弑杀,不知和他赶尽杀绝的行为有没有因果关系。
成语典故:孺子牛--语出《左传·哀公六年》:"女忘君之为孺子牛而折其齿乎,而背之也?"。

齐人弑齐悼公阳生
时间:鲁哀公十年三月戊戌,公元前485年
地点:不详,当在齐都营丘
人物:齐悼公阳生
事件:齐悼公即位后,与吴、鲁等国的关系逐渐恶化。这年春天,吴、鲁、邾、郯准备会师伐齐。齐国人杀了齐悼公向吴国解说。吴国仍然以舟师从海上攻齐,被齐军击败,吴师这才返回。
评论:关于这次弑君事件的主谋,《史记》上好几篇都说是齐大夫鲍牧,但是根据《左传》的记载,鲍牧在两年前就被齐悼公杀了,看来是太史公搞错了。后人有认为弑君者是陈恒,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位可以说是弑君成瘾了。在此以前,诸侯国向大国表示屈服都是杀大夫来向大国解说,现在竟成了大夫杀国君来向大国解说。"此季世也"!
成语典故:无

齐陈恒弑齐简公壬
时间:鲁哀公十四年六月甲午,公元前481年
地点:齐舒州(薛国,旧薛城,又时称徐州

人物:齐陈恒
      齐简公壬
事件:齐悼公被弑之后,他的儿子公子壬即位为齐简公。齐简公宠信大夫阚止,让他主持国政,于是陈恒和阚止之间就产生了矛盾。诸御鞅--据说也是陈氏族人--劝齐简公在陈恒和阚止之间做出选择,齐简公没有听从。有一次阚止看到陈氏族人陈逆杀人,于是就拘捕了他。陈氏族人当时很团结,于是用计劫狱,放跑了陈逆。陈氏族人陈豹又假意愿意做阚止的家臣,并且取得了阚止的信任,阚止就把自己想要驱逐陈氏而立陈豹的想法告诉了陈豹。陈豹先用言语稳住了阚止,然后把阚止的意图报告了陈氏。陈逆认为阚止有国君的支持,应当先下手为强,于是他到公宫中居住以为内应--这里有一点奇怪,陈逆是逃犯,怎么能公开跑到公宫中去居住呢?
    五月壬申这一天,陈恒和他的兄弟们乘着兵车到公宫去。陈逆把他们接应进公宫,并关闭了公宫的大门。齐简公的近侍想要抵抗,被陈逆所杀。此时齐简公正在檀台和妇人饮酒,陈恒让齐简公到寝宫去。齐简公大怒,拿戈要杀死陈恒。陈恒的党羽太史子余说陈恒并不是要作乱,而是要为齐简公除害--作乱的人似乎都用这个借口,以后"清君侧"可以和"加九锡"一样作为弑君作乱的标志了,但是齐简公仍然大怒不止。此时的陈恒有一点心虚,到公宫中的库房去呆着了,后来又打算出逃,陈逆说如果你要逃亡我就杀了你,自己做陈氏的宗主,陈恒这才打消了逃亡的念头。阚止听说发生了政变,就带领徒众攻打公宫,但是都失败了。阚止被陈氏的徒众追击得慌不择路,跑到了陈氏的领地丰丘,被丰丘人抓了起来,丰丘人报告了陈恒之后,把阚止杀死在郭关。阚止的党羽东郭贾逃到卫国。庚辰这天,陈恒把齐简公囚禁在舒州(薛国,旧薛城,又时称徐州) 。齐简公后悔地说,如果早听诸御鞅的话就不会有这一天了。六月甲午,陈恒把齐简公杀死在舒州。
评论:这是陈氏在齐国独掌大权的最后一步,从齐简公被杀的那一刻起,"田氏代齐"已经成为事实。从陈完逃奔齐国,被齐桓公任为工正而立陈氏起;到陈须无、陈无宇在驱逐庆封的行动中立大功而陈氏兴;到陈无宇联结鲍氏驱逐栾氏、高氏--这个高氏是齐惠公之后,和陈乞驱逐的高氏是两家--又把所得的栾、高之地交还公室,并且把逃亡在外的公室成员召回,把自己的地分给他们,取得了公室的信任,得到大邑高唐做封地,陈氏始强;到陈乞用阴谋驱逐国、高二氏,拥立齐悼公,掌握国政;到陈恒杀阚止,弑齐简公,独占齐国权柄。陈氏通过几代人的努力,终于完全控制了齐国。不过即使是这样,陈氏的夺权行动仍然像是在走钢丝。就在这次弑君事件中,陈恒一度畏惧而退缩,差点导致了陈氏在齐国的灭亡。
    这次弑君事件除了因为是陈氏夺权的最后一役而著名之外,还因为此时在家养老,专心著书教学的孔子请鲁哀公干涉齐国政变而变得更加有名。
成语典故:无

卫己氏弑卫庄公蒯聩
时间:鲁哀公十七年十一月辛巳,公元前478年
地点:卫戎州己氏之宫
人物:卫己氏、卫石圃
      卫庄公蒯聩
事件:当初蒯聩在做太子的时候,得罪了卫灵公和卫灵公的夫人南子,被驱逐出国。后来蒯聩在晋国的帮助下回国做了国君,是为卫庄公。即位之后的卫庄公对晋国不再顺从,导致了晋国对卫国的讨伐。虽然有齐国的帮助,卫国人还是在晋国的压力下赶走了卫庄公,另立新君。
    这年十一月,卫庄公又在齐国的帮助下回国复位,但是他在做国君的时候做了很多不得人心的事,已经为自己被杀埋下了祸根。当初他回国即位的时候,得到了大夫孔悝和孔氏家臣浑良夫的帮助,当时他对两人许下了重赏,即位之后却驱逐了孔悝并杀死了浑良夫。后来卫庄公梦到浑良夫的魂魄喊冤,就叫胥弥赦占卜吉凶。胥弥赦不敢说真话,就说没有什么祸害。卫庄公听了很高兴,就赏给胥弥赦封地,胥弥赦连封地都没敢要就逃到宋国去了。卫庄公又曾在城墙上望见戎州--这个"戎州",有人认为是戎人的城邑,有人认为是己氏所居之地叫戎州,两种说法都有《左传》下文为据,因而难辩对错--卫庄公认为卫国是姬姓国,国都之旁不容有戎人,于是毁了戎州城邑--这个记载支持"戎州"是戎人的城邑的看法;又春秋前期出现过己氏戎人,或许迁移到卫都附近也未可知。卫庄公在城墙上又看见己氏的妻子的头发很好看,于是派人剪了她的头发,给自己的夫人做了假发--这个记载又支持"戎州"是己氏居住的地方的地名的说法,因为在城墙上看见远方城邑的人的头发似乎不太可能,戎州应该就是卫都附近之地的地名;我认为这条记载可能有误,所以戎州是戎人城邑的可能性大一些。卫庄公又过度役使百工,又想驱逐大夫石圃,终于引起了祸乱。
    十一月辛巳这一天,石圃利用百工的力量攻打公宫。卫庄公关上宫门向石圃请和,但是石圃不允许。卫庄公只好从公宫北面翻墙逃跑,结果掉下来摔断了腿。这时,戎州人也加入了攻打公宫的行列,杀死了翻墙出来的太子疾和公子青。卫庄公逃进己氏宫中,拿出玉璧说如果己氏救了他,他就把玉璧给己氏。己氏说杀了你玉璧还能跑到哪里去呢?--这话还真是像是戎人说的,如果是卫国国人的话,我估计他多半会说,不是我不救你,实在是你自作孽不可活,然后再干同样的事。于是己氏杀了卫庄公又拿走了玉璧。
评论:卫庄公在做太子的时候因为听到宋国的野人唱歌讽刺南子与宋公子朝私通而想刺杀南子,结果刺杀不成,自己出逃到了宋国。后来他又投奔了晋国,被赵鞅视为奇货可居,加以重用。在晋国的范、中行之乱中的铁之战时,他做赵鞅的车右,战前看见敌军人多,竟然"自投于车下",看来胆子挺小的。但是在战斗中他又保护了赵鞅,立了大功,并在战后自夸为车右第一。他真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也许正是这种矛盾性,使得他在即位之后赏罚失当,甚至胡作非为,引来了大祸。在他为夺权而发动的政变中,时为孔氏--这是卫国的孔氏--家臣的孔子高足子路为救主而死难,又为这一场政变增添了几分知名度。这是《左传》上记载的春秋时期的最后一次弑君事件。再过一段时间,新的国家制度建立,新的君臣关系确立,那时的政变就另一翻情形了,而弑君的事也就不再像春秋时期这样简单而频繁了。
成语典故:无

       总之,历史是一面镜子。在此历史舞台上,总是会出现形形色色的人物,君子小人一应俱全。君子好共,小人难防;明枪好躲,暗箭难防。明察秋毫之末,防失语遭杀身之祸。以德以义修身治国,虽处乱世而保全。这是千古不变的处世哲学,古今一理。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