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从北辛文化到北辛文化  

2009-06-18 00:30:00|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北辛文化到北辛文化(1)

2009-05-29 04:30

作者 燕云峰 李蔚

一、有关文化的概念

考古学意义上的“北辛文化”,我们在《北辛文化与古薛国文明》一文中已作探讨,本文中所涉及的“文化”概念,是近似于人类文化学和社会学的概念,为避免行文歧义,在此作简要阐述。

1、人类文化学和社会学中的文化概念

人类文化学和社会学范畴中的文化概念,一般是这样理解的:

广义地说,文化指的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总和。狭义的文化,是专指人类创造的精神财富。主要包括: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生活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政治体制、道德法律、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科学技术、文学艺术等。另外,也可以从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心理文化三个方面来阐释文化的内容。物质文化是指人类创造的种种物质文明,包括交通工具、服饰、日常用品等,是一种可见的显性文化;制度文化和心理文化分别指生活制度、家庭制度、社会制度以及思维方式、宗教信仰、审美情趣,它们属于不可见的隐性文化。其中也包括文学、哲学、政治等方面内容。

文化,既是人类本身的活动,又是人类本身的创造能力、意识活动及价值观念,既作用于意识形态又作用于物质形态,可以对其发展规律进行动态的观察。

2、“北辛文化”的概念

这里所指的北辛文化,是指起源于薛河流域及周边地区的区域性原生文化,就目前考古发现的细石器文化遗存来看,至少已有约10000年以上可知的发展历史。北辛文化形成的核心区,大致相当于现在的滕州市及临近地区,是泛指的 “东夷文化”和“齐鲁文化”文化概念中所包含的重要构成部分,她既是历史的又是现实的文化形态。北辛文化经过自身的积累和突变,通过吸收外来文化的长处,影响周边文化发展的过程,形成一个独立的、连续不断的文化发展形态,对于中华文化的形成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3、 “中原文化”的概念

这里所指的中原文化,是一种地理方位上的,古代文化的概念。她的地域要远远小于现代意义上的中原,含有传统历史学赋予的所谓“中央文化“、“正统文化”的意义,不是指产生于“中原”地区的原生文化,也不是指现代意义上的中原文化。

我们在百家蜂起的中华文化的“轴心时代”的历史视角,对当时的思想流派做一静态观察,那时的“中原文化”大抵是由三个方向的文化所碰撞、汇集而成的。中原偏南及其南方地域的文化大多体现了对自然的尊重,其代表是老庄学说在南中国的流行,荆楚文化所呈现出的瑰丽浪漫;中原偏西及其西方地域的文化大多体现对权力制度的尊重,其代表是法家、纵横家在三晋的兴盛,变法在秦国的成功,还有诸侯们在连绵不断的战火中呈现出一统天下的决心;中原偏东及鲁南、苏北地域的文化大多体现了对生命伦理的尊重,其代表是儒家、墨家学派的诞生及一代代鲁国儒生的不懈追求。当然,尚武彪悍的草原文化也在不时的“窥视”中原,但是他们的努力终被秦帝国的铁骑挡在了漠北。

二、北辛文化的内容

北辛文化博大精深,以人文为中心,又能涵摄万物。既如千层之塔,层层叠叠,非登高不能望其远;又似万仞之渊,浩浩渺渺,非潜游不能探其深。当代文化研究者所要研究的北辛文化,应是在考古学、历史学、社会学、人类文化学的基础上,既要研究她的发展历史,又要研究她的现实存在,既要研究她的精神层面,又要研究她的物质层面。在此,笔者不揣浅陋,为之做些探讨,以求教于学界。

1、北辛文化的起源

北辛文化的源起与发展,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作为人类社会的一种现实存在,她最早产生于居住在薛河流域及附近地域的先民中。就迄今的考古发现,北辛文化自细石器遗存的产生年代算起,已有10000年以上的可知历史,自“北辛遗址”的产生年代算起,具有7000多年以上的可察历史。

远古时期的文化尽管粗糙、零散,却反映了她最初的文化特征。在 “北辛遗址”、“西康留遗址”、“岗上遗址”、 “吕楼遗址”、“前掌大遗址”、“薛国故城遗址”、“滕国故城遗址”等等历史遗存中,乃至今天的发展成就中,我们可以清晰地找到北辛文化发展、形成的轨迹。

2、北辛文化的流变

北辛文化作为一种综合的文化形态,最晚肇始于距今7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在那时,文明的关键要素文字、金属冶炼术、城市未出现,还处于历史学意义上文明时代的前夜。但是,文明的元素在那时已经有了全面的积累,“刻画符号”奠定了文字产生的基础,“烧陶的温度”预示着金属冶炼术的产生,逐渐成熟的“定居模式”揭示了城市产生的开始。而且,从出土器物的文化内涵分析来看,远在那个时代乃至其后的2000多年间,先民们跨地域的最初文化交流已经开始。就近年出土器物中所体现的文化内容来看,北辛文化区域中“儿童瓮棺葬”的形制、“红顶钵”彩陶的手法带有中原文化影响的痕迹,而在中原文化区域的陶鼎器构造上则能看出北辛文化的影响痕迹。当然,在建筑、墓葬、祭祀、文字、陶器、玉器、金属冶炼术等等方面,许多专家也提出了各种不同看法。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后随着田野考古事业的不断发展,考古研究将会给出更为详尽的答案。

北辛文化在历经约3000年的发展演变后,与华夏大地上其它早期区域文化同时推进、催生了历史学中的“文明时代”。就整个中国的地域范围来看,各种区域文化的影响力在那时是相对均衡,是难分伯仲的。据近年来的考古发现和研究,在此期间北辛文化曾与其它区域文化有过频繁地交流、碰撞,丰富提高了各自的文化内容并有力的促进了中原“夏文化”的发展。在“中原文化”东来之前,北辛文化是那时“东夷”文化群体乃至中华文化群体中重要的构成部分和最活跃的因素之一,其自身的文化也产生了分流与转变,既发展固守了自己本土的“薛”文化,又补充丰富了“东夷”文化,支持协助了“夏”文化,孕育催生了“商”文化和“鲁”文化。

具体成因非本文所旨,在此我们仅举典型事例说明,不做详细论证。(1)在《世本·作篇》中对于番禹、奚仲、吉光、相土、王亥等人与“造车术”的联系,从一个侧面诠释了“商’族与北辛文化的联系。(2)“契居蕃”的记载,王国维、郭沫若认为,蕃即《汉书?地理志》鲁国之蕃县,即今山东滕州,又说明了“商”文化是北辛文化的派生与升华。(3)同为殷商后裔,又先后诞生在北辛文化流变区域的孔子、墨子及他们建立的“儒、墨显学”,同样说明了北辛文化对“鲁”文化的产生所给予的营养与积淀。

这一时期的古典文献记载的较为模糊,对于众多东夷古国的位置和历史人物的传承记载的繁杂不清,有待于专家、学者在今后的文献研究和考古发现中进行理清、验证。

在其后1000多年(约公元前21世纪-公元前11世纪)间,北辛文化与东来的中原“夏、商、周”文化进行了更为全面的交流融合,在相互促进的过程中共生、壮大,从而衍生出具有不同时间、地域特点的“薛国文化”、“滕国文化”、“小邾(郳)国文化”等次级文化类别。其中的“薛国文化”是北辛文化的直接延续和核心内容,“滕国文化”、“小邾(郳)国文化”是当地北辛文化与中原文化的交流而产生的文化类型。在此期间,北辛文化在于中原文化的交流碰撞中是互有攻守,显示出相当的文化融合能力。在许多古代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物的文字中,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两种文化相互影响、和谐共生的影子。其中有文献资料对于奚仲任夏“车正”、“夏桀讨有施氏”、“妹喜”入夏、“契居蕃”带领部族迁徙、仲虺担任商汤的“左相”、周封叔绣于滕、周封任畛于薛等事件的记载,还有出土甲骨文、金文对于“薛”、“兒”“ 郳”“滕”的记载,都说明了当时的政治、文化频繁交流碰撞的情况。在中原文化强势东来时,北辛文化在政治体制上处于相对守势,在其他方面是均衡甚至是强势的。夏代奚仲在车辆与服饰礼仪方面对于中原文化的促进、商族首领契带领部族自“蕃”西入中原为以后“商”的建立奠定的社会文化基础,“仲虺”、“伊尹”辅助“汤”入主中原等等内容,体现了北辛文化与中原文化碰撞中所显现的坚韧与厚重。商代的中原文化,在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是包括北辛文化内容的东夷文化在中原地区与其他区域文化交流变异的结果。在武王伐纣后,中原文化在与北辛文化的交流碰撞中更加强势,许多北辛文化圈的其它“土著”政权纷纷瓦解,得以“硕果仅存”的薛国却再次展现了自身文化的力量,取得了文化交流的均势。例如,考古工作者发现了薛国贵族墓地“前掌大遗址”出土的文物与相距不远的其它周初封国(滕、小邾、鄫等)的出土文物在文化元素上表现出的不同风格,即是这种力量的有力佐证。

在随后的约1000年(约公元前11世纪-公元前1世纪)间,中原文化在制度和物质形态上的优势地位更为明显,北辛文化核心区域内包括薛国在内的其它非中原文化圈的方国政权逐渐被消灭、同化殆尽,华夏大地上逐渐形成了统一的国家。

面对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北辛文化的各种力量在与中原文化的交流碰撞中再次展现出柔软的身段,在吸纳、包容、妥协、屈服的过程中延续、融合了自身的文化内容,从而成为了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自汉代以后,随着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最终形成,北辛文化完全融入入中华文化的发展长河之中成为一支极富活力的涓涓细流。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北辛文化在新的历史时期迸发出强劲张力,逐渐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从北辛文化到北辛文化(2)

2009-05-29 04:33

4、北辛文化的内容

⑴物质形态的文化内容

制造文化:制造文化,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包含手工业及科学技术内容的文化分类。自7000多年前的石器、陶器制造,4000多年前舟、车的发明制造,2000多年前“木鸢”、“云梯”,直到今天的“旋转接头”、“数控机床”; 从“造车鼻祖”奚仲到今天“机床之乡”的上千家厂商,北辛文化当中的制造文化生生不息,不断创造出新的辉煌。

建筑文化:自7000多年前的半穴居式房屋到2000多年前薛国故城、滕国故城,直至今天滕州城的高楼大厦;从“建筑祖师”鲁班到今天“建筑之乡”的数十万建筑大军,北辛文化当中的建筑文化历久弥新,依然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农业文化:自7000多年前的“刀耕火种”、2000多年前的“井田阡陌”,直到今天的“马铃薯”、“商品粮”;从“农家”许行到今天“马铃薯之乡”万亩蔬菜大棚内的新农民,北辛文化当中的农业文化代代相承,不断收获着丰硕的果实。

⑵制度、行为形态的文化内容

城市文化:自7000多年前的“部落”、4000多年前的“邦国”、2000多年前的“方国”,到以后的“郡县”,直至今天的“全国百强县”滕州市;从贵族的“滕”、“薛”、“小邾”城邦国家、封建王朝的“郡县治所”到今天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政府、新城市、“新滕州”,城市文化与时俱进,呈现出美好和谐的新气象。

亲缘文化:自7000多年前的“母系血缘”,4000多年前的“父系血缘”,2000多年以来的“宗族血缘”、“姓氏血缘”,直至今天平等互助的“多民族大家庭”,北辛文化中的“亲缘文化”革故鼎新,更加趋于感恩兼爱。亲缘文化在各种时代里绽放出了人性的光辉,这种光辉穿透历史幽深的隧道,直抵我们的心灵。

民俗文化:自大约3000多年前开始,北辛文化中的民俗文化开始出现,所谓“人居其地,习以成性,谓之俗焉。”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变化,因时顺势,传承不绝,时隐时现。直至今天,丰富多彩的民俗风情已经作为鲜活的、兼有物质和非物质的文化遗产已经进入社会文化主流的视野,成为新时期社区文化的组成部分。

“士”文化:“士”是知识分子在中国的最初形态,“士”文化兴起于春秋、战国时期,其主要传统是:士不可不弘毅;仁为己任;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墨子、孟尝君、毛遂、冯谖、叔孙通、公孙弘等就是“士”文化的积极倡导者和躬身实践者,因而留下了“狡兔三窟”、“鸡鸣狗盗”、“毛遂自荐”、“焚券市义”等等脍炙人口的故事。现代社会已经进入一个新的时代,知识分子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中,继承和发扬“士”文化的优良传统,并在此基础上去伪存真,形成了当代知识分子的精神风貌: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坚持真理、勇于探索;刻苦钻研、开拓创新。

“礼”文化:自古以来我国就以“礼仪之邦”著称于世,并以其宏大的理论体系,形成了完整的伦理道德、生活行为规范。这个完整的伦理道德、生活行为规范就构成了一种“礼”文化。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震中先生在《夏商周文化中的东方渊源》一书中指出:“在考古学上,鼎、豆、壶、杯都来源于东方。这可以说,礼文化来源于东方。”

“北辛文化中的“礼”文化最早应起源于先民的生活劳动之中,发展形成于奚仲的“车服礼仪”制度,其后的仲虺、孔子、孟子、叔孙通、公孙弘等人都曾经在此领域做出过特殊的贡献。“礼”文化在后来由逐渐被统治阶级所采纳成为中央政权的主流思想, “礼”文化作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主要构成部分,数千年来一直影响和塑造着中华民族的心理性格,成为中华文化的典型标志之一。

自“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们”发出“吃人礼教”的呐喊之后,“礼”文化在近百年来的文化领域,几乎成为讳莫如深的话题。回顾那个时代背景,鲁迅先生的呐喊,无异于是刺向僵死封建制度的一把匕首,同时也扭转了“礼”文化发展轨迹的偏离,使之逐渐恢复了“人性的光辉”。毋庸讳言,“礼”文化被统治阶级作为奴役人民的工具后,慢慢褪去固有的“人文”精神,曾无情地吞噬了许多鲜活自由的生命个体,从而成为“新文化运动”所要讨伐、鞭挞的对象。但是,对于“礼”文化亦不可全盘否定之,经过近百年的批判、修正,“礼教”被扬弃,“礼”文化恢复了温情脉脉的本来面目,我们也可以重新感觉到她源头的暖流。

⑶意识、心理形态的文化内容

墨家思想:北辛文化孕育了朴素的东方原始哲学,诞生了至今仍闪耀着不朽光辉的墨家思想。特别是以墨家逻辑体系为主要组成内容的中国古典逻辑体系,是对人类文化的形成发生作用的世界三大逻辑体系之一,曾对中国古代文明发展起了重大作用,推动中华民族理性思维的进步,影响了本民族的文化的思维方式。

4、北辛文化的精神内涵

北辛文化之所以能够在中国文化发展过程中起到重要的作用,其力量来自其核心精神内涵。北辛文化的精神内涵,我们大体归纳如下特点:

⑴ 创造精神

创造精神,是北辛文化绵延不绝,长久发展的动力源泉,是对中华文化的形成做出的重要贡献之一。北辛先民经过数千年的繁衍生息,在夏、商、周时期进入文化发展的高速增长阶段,最主要的标志就是创造精神的产生、积累与发展,产生系列代表人物奚仲、墨子、鲁班等。这种源动力深植于民众的心灵与行为之中,所展现出的力量连绵不断,汹涌澎湃,遇到当今盛世再谱华章,更凸显出深厚的人文积淀。

⑵包容精神

包容精神,是北辛文化能面对各种危机而安然无恙的关键因素,是北辛文化所滋润的族群能历久不衰的维系纽带,是北辛文化能穿越千年而依然保持旺盛生命力的价值体现。包容精神孕育了北辛文化的广博,包容精神造就了北辛文化的坚韧,包容精神哺育北辛文化的悠远绵长。

⑶开放精神

开放精神,是北辛文化在面对纷争,求变图存的基础,是滋养其生命状态的不朽源泉。开放精神,关乎文化的生命状态,关乎文化的生存抉择,见诸于制度形式则能奠定族群繁衍生息的文化根基。       开放精神,已成为今天的时代精神,是强势奋争,永不堕落,昂扬向上,自强不息。

⑷兼爱精神

兼爱精神,是北辛文化产生凝聚力和亲和力的主要因素,是其在思想领域对中华文化最重要的贡献之一。这种精神具有普世价值,直到今天都有极其宝贵的现实意义。

三、北辛文化的价值

1、北辛文化直接孕育、催生了墨家文化。

墨家思想产生于北辛文化原生区域是历史的必然,这是北辛文化的独特性质所决定的。墨家的思想文化虽未能被各个时代的统治阶级所接受,但是她的根脉却深植于民间为人们所认知,所尊崇。在侠义之士的信仰中,在农民起义的纲领中,在老百姓质朴的民俗中,我们都能找到她深深的思想烙印。

2、北辛文化间接孕育并修正了儒家文化。

儒家文化,是在继承、发展、完善了源起于北辛文化中的“礼”文化的基础上产生的,是在北辛文化原生区域的先贤们的直接推动下成为统治阶级的理论工具的。“奚仲入夏”“契入中原”“仲虺、伊尹兴商”以及商族后裔孔子等在北辛文化区域对儒学的创立与推动,叔孙通、公孙弘等儒生把儒家文化植入汉王朝中央政权等等事例都印证了这一点。

3、北辛文化奠定了中国古代自然科学的理论及实践基础。

考古实践证明,北辛文化原生区域是中国最早迎来文明曙光并创造出辉煌文化成就的地区之一;历史文献记载,北辛文化原生区域是诞生中国最早科学技术理论及大量发明创造人才的地区。

北辛文化在其核心区域积淀了极为丰富的文化资源,关于文化资源的梳理及其应用本文不再赘述,我们将在《北辛文化资源与文化创意产业》一文中探讨。

  评论这张
 
阅读(7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