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北辛文化与古薛国文明  

2009-06-18 00:22:59|  分类: 薛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辛文化与古薛国文明(1)

2009-05-29 04:23

作者 燕云峰 李蔚

一、北辛文化遗址

“北辛文化遗址”是由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在薛河两岸进行文物普查时发现的。遗址出土各类文物2000余件,经碳14测定为距今7300年~6300年左右,属于新石器时代中期的有陶类型,是该地区母系氏族社会最为繁盛阶段的标志遗址之一。由于北辛遗址具有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内独特的文化面貌,因而被命名为“北辛文化”,在1982年被国务院正式公布并编入国家教科书。北辛遗址在2006年5月被国务院定为全国第六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辛遗址的发现,揭示了七八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在此定居并繁衍生息的生活情形。

“北辛文化”是在考古学文化谱系中的命名,一定程度上阐释了东夷先民史前文明辉煌的发展历程。她是中华文明的源点之一,“东夷文明”的源点之一,就迄今为止的考古发现而言,也可以说是“古薛国”文明产生的唯一原点。

二、薛国故城遗址

薛国故城遗址,位于滕州市南部的张汪镇、官桥镇境内,是我国保存完好的古城遗址之一。故城遗址外城周长为10615米,现存残墙高出地面4--7米,有城门5座,居住遗址9处,制陶,冶铁,冶铜,制骨怍坊10余处。1988年,薛国故城被公布为全国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85年,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张学海先生带领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对“薛国故城遗址”进行探掘,初步查明薛故城的基本性质和布局,确认现存地面的城圈是战国和汉代的城,又在其东南部发现面积约70万平方米的春秋时期古薛都城遗址,而且发现了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和晚商、西周遗存。这些迹象表明夏、商、西周、春秋、战国时期的古薛国都城均可能在此区域。这一成果的发现也使“薛国故城遗址”升格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三、有关文明的概念

文明,是人类社会和文化发展的一个新的阶段,是在生产力发展的基础上,社会分工不断复杂化,由社会阶层分化进而发展成为不同阶级,出现强制性的公共权力——国家,并在其管理下创造出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      

文明的起源,包括了社会的进步和文化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是社会组织与结构的发展变化,是反映人类社会关系的变化。

在文明形成的诸要素之中,社会组织与结构的变化是最根本的变化,国家的出现是质变点,是文明社会形成的标志。

四、古薛国文明的历史进程

依据中华文明“多源一体说”的理论和观点,古薛国文明是中华文明形成与发展的诸多起源点之一。它是生活在薛河流域的古代先民通过自身的区域文明发展并与华夏大地上其它古代先民所创造的文明交互碰撞,从而产生的地区文明。

“古薛国”文明的形成和发展,可以在薛河沿岸星罗棋布的历史遗迹中找寻到其中的轨迹。北辛文化遗址、西康留古城遗址、吕楼古城遗址、前掌大遗址、薛国故城遗址等等,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典型遗址。它们从7300年前的北辛文化类型,历经6000多年前的大汶口文化类型、5000多年前的龙山文化类型、4000多年前的岳石文化类型,直至3000多年前的商、周类型,乃至2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西汉……整个文明的发展轨迹,都能在此找到它残留的影子。

“古薛国”文明的形成应当是一个漫长的渐进过程,是一种文化积淀的结果,同时又是行政、社会和经济管理功能达到一定水准的结果。从众多的历史文献和近年来的考古发现来看,古薛国文明经历了中国古代社会由中心聚落形态走向邦国(初始国家)形态再走向王国形态这样三个演进阶段,独立的跨进了文明的门槛。

就目前的考古发现来看,北辛文化时期生活在薛河流域的远古先民应该是“古薛国”文明的最早创造者。我们根据地层学和类型学分析来建立本地考古文化发展序列时就会很自然地复原和重建出如下的顺序:①北辛文化(北辛文化遗址)②大汶口文化(西康留遗址等)③龙山文化(吕楼遗址等)④岳石文化(薛国故城遗址等)夏商周三代文化(薛国故城遗址等)⑤秦汉以降的文化(薛国故城遗址等等)。

从这种序列中,我们大体可以再现出先民们创造数千年“古薛国”文明的艰辛历程。

1、   古薛国文明的起源

在大约七八千年前,生活在气候湿润的薛河流域的北辛先民进入了考古学中的“北辛文化”时期。他们居住在带有“挡风墙”的半地穴式的房子里,虽然不是太坚固却足可以遮风挡雨,抵御野兽的侵袭,进入了定居生活。农业生产已进入锄耕阶段,种植作物是主要的生活来源,已进入原始农业社会。生产工具已趋于多样化,使用已达定型阶段的打制和磨制石器,有斧、铲、刀、磨盘、磨棒、锛、凿、弹丸、石杵敲砸器、盘状器、研磨器等。各种原始陶器已经走进了他们的生活,有手制的夹砂陶和泥质陶两种,已进入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有陶期。他们已经有了原始的审美意识萌芽,用划纹、压划纹、锥刺纹、篦刮纹、指甲纹、曲折纹、带状彩纹、堆纹等组成横列人字纹、正倒三角形、重叠“W”字纹构成各种图案,装饰他们的生活用具,釜形锥足鼎、敞口浅腹釜、小口短颈双耳罐、深腹圜底罐、浅腹或深腹平底钵、深腹红顶碗等等器物上面都留下了他们质朴的美学创造。某些器物中有了类似文字雏形的原始刻画符号,已呈现出文明的曙光。那时的社会基本是平等的,尽管有了些不甚明显的农耕、饲养、狩猎、捕鱼、纺织、制造等生产分工,但是大家在艰苦的生活环境中没有出现等级差别。总体来说,他们的社会形态已经是母系氏族社会发展到最成熟的阶段。

光阴荏苒,到了距今6000年前左右,北辛先民进入 “大汶口文化”时期。此时的先民居住条件已经有了明显改善,大多数都是纯地面建筑,而且有了窗子。他们聚族而居,有了些公共空间,还挖了共同抵御外敌的壕沟的设施,出现了以现在的西康留遗址地域范围为中心的最初聚落形态模式。他们的制陶技术较前已有很大提高,学会了用轮制作黑陶、白陶等更为细腻的器物,种类也更为丰富多样,出现了较多的原始几何图形,接近文字系统的原始阶段。他们学会了在石器、骨器、玉器上雕刻,同时出现了较为复杂的陶器彩绘。他们的社会形态已经从母系氏族公社阶段发展到父系氏族公社阶段,男子已成为社会生产的主要担当者,而妇女则退居其次,从事纺织等家内劳动。私有制已经出现,出现富有者和贫穷者,而且贫富分化日趋严重,已经开始向阶级社会迈进。

又过了大约1500年,距今近5000年前左右,先民们进入了 “龙山文化”的早期。制陶技术有了飞速的发展,已造出了薄如蛋壳的高温黑陶。在制作精美陶器的同时,他们开始尝试初始的冶金技术。族群规模进一步扩大,公共生活空间逐渐增加,出现了规模较大的聚落形态。社会分工趋于明显,出现了较为明显的社会阶层划分迹象。他们有了原始的伦理、宗教意识萌芽甚至开始盛行原始的巫术活动。父权得到尊崇,私有财产广泛出现,已经跨进阶级社会的门槛。这时的定居、农耕的社会形态已是所谓的“部落”、“聚落”,、“族邦”阶段。这一时期,可以说是古薛国文明的启蒙阶段,即古文献记载当中的“黄帝时代”、“ 颛帝时代”。

2、古薛国文明的形成

近4000多年前,也就是考古学中的“龙山文化”中、晚期,先民们制造技术的发展已经由陶器向青铜器开始转移,建筑技术进一步发展,大型的聚落核心建筑开始出现。此时的阶级分化日趋明显,原始图形文字伴随宗教、祭祀活动广泛出现,以家族所有制为主体的生产关系得到进一步的巩固。他们的聚落具备了“中心聚落形态” 模式,出现了古薛“都市”的原始雏形。他们有了国的名字“薛”,建立在家族基础之上的分散权力出现集中的倾向并得到了普遍加强和发展,在“王权”的主导下,军事力量不断扩大,新的社会关系正在酝酿之中。社会形态已进入所谓“中心聚落”、“酋邦”、“邦国”、“古国”的阶段,本地区的文明已开始形成并与华夏大地上不同地域的文明进行较为广泛地交流碰撞,同时地处中原的强势文明“夏”已经形成,古薛国文明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为中原文明的强大引力所吸引。此时,即是古文献记载当中“尧、舜、禹时代”,“番禺为舟”、“奚仲作车”的时代。

3、古薛国文明的发展

几百年后,先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在生产力快速发展的基础上,奴隶制的中央政权“商”在中原正式确立,历史进入“中心聚落”向“聚落联盟”、“古国”向“方国”的转变时期,阶级社会已经正式确立并得到政治、军事、宗教伦理力量的巩固。在古薛国的土地上“薛王”掌握了最高的权利,他有了等级分明的官僚机构和军队,驱使社会底层的人们为他劳作。社会分工已经很细,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手工作坊用来制作精美的玉器、陶器、青铜器。古薛的马车最迟在此时已广泛使用,并且开始为贵族殉葬。古薛国文明已经进入相对成熟的历史时期,但是,地处中原的“商”文明此时已经发展的更为庞大、更趋成熟,更具包容性和吸引力,“薛”文明只能处于从属与被融合的地位。古文献中有了《左传》:“…仲虺居薛,以为汤左相…”,《尚书·仲虺之诰》:“…汤归自夏,至于大坰,仲虺作诰…”,《墨子.非命上》:“…仲虺之告曰:我闻于有夏,人矫天命,布命于下,帝伐之恶,龚丧厥师…”等等文字记载。另外在殷墟考古发掘出的许多甲骨文当中我们看到了“‘命薛’、‘ 作薛’、‘ 往薛’‘ 宅薛’‘ 伐薛’‘ 追薛’”等等文字记载。

在这种相对独立的“方国”状态下,先民们生活了近千年。其间,他们的文明发展与地处中原的“商”、“周”中央王国保持了近似同步的水平,但是,就其社会关系层面的发展来看,是较为稳定、缓慢的,也就是社会制度发展的相对滞后。究其原因,也就是其区域政权的从属地位,区域文明的相对“守势”被“强势”中原文明所同化、融合的结果。同样,这种相对“守势”的文明也有其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在其它区域文明发生激烈碰撞的近千年间保持了一种相对平稳与独立的存在,尽管由于人为或自然的原因,他们曾有过短暂的迁徙,但是古薛国的文明在此期间却从来不曾间断过。时至今日,古薛国地域上存留的大多数文化遗址也是这一时期留下的。

4古薛国文明的融合

进入中国历史上的战国时期,华夏大地上的区域文明碰撞更趋激烈,武力征服已经成为文明融合的主要手段。新兴的社会阶层不断向传统的阶层体系挑战,割据的“方国”开始逐渐被瓦解、消灭,中国已经开始迈向它统一的历史进程。古薛国如同许多弱小的“方国”、“王国”一样开始走向消亡。不过,随着任姓薛国的消亡,田婴、田文父子的田姓薛国应运而生,古薛国的文明也随之走向空前的辉煌。薛国都城的面积达到了68平方公里,城市人口数以十万计;生产力发展更趋完善,形成较为完备的分工区域;逐渐形成较为“强势”的综合竞争力,在一定时期内威胁到几个“大国”的争霸格局。促进完善了“养士”文化,薛国一时成为华夏大地的“人才库”,从而衍生出孟尝君与门客们“狡兔三窟”、“鸡鸣狗盗”、“毛遂自荐”、“脱颖而出”等等脍炙人口的千古传奇。

随着秦、汉两个帝国的建立,政治意义上的薛国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古薛国的区域文明依然具有顽强的生命力。此地作为郡县的中心,仍保持了相当强劲的吸引能力与创新能力,存留至今的诸多历史遗存和载入史册的历史人物可以很好地说明这一点。其中,薛国的儒生们对于儒家学说在中央王朝的统治思想地位的确立是做出过重要贡献的。

秦、汉迄今,古薛国文明主体的独立性已经慢慢消失,但是,她的文明火种依然生生不息、绵延不绝,融入了辉煌灿烂的中华主体文明之中。

5、论证依据的探讨

当然,考古学也是有局限性的。首先,它发现的都是局部遗留的文化遗物并非古代社会生活的全部,依据这些局部的文化遗物复原出来的古代社会面貌在很大程度上是极其有限的。我们所作的学术复原和重建,也与当时的真正原貌会有一定的距离。其次,我们在研究这个地区的考古文化发展序列时,往往是根据地层学和类型学分析来建立本地考古文化发展序列的,这种文化发展序列和真实历史发展进程可能是有距离的。甚至可以说,薛河流域不同时期的文化遗存未必都是在北辛文化遗址生活过的先民族群遗留下来的,其它地区不同时期的文化遗存未必不是北辛先民族群后裔留下来的。

由于各种自然和社会的原因,造成族群的迁徙和逃逸,所以在分析考古资料和运用这些考古资料进行古薛国文明起源和形成问题的研究时,除了要做历时和共时的考察外,还应考虑族群是否迁徙、文化是否移动等诸多因素。就都市遗址的发现而言,在北辛文化遗址附近的薛河流域对史前时期大遗址和城址的系统探查,基本弄清了它们在古薛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中的作用与地位的认识。

同样,我们也应该正确认识古文献的历史价值,不能轻意肯定或否定古文献关于古薛国文明的记载。古薛国国家早期文明的产生,现已得到考古学家的证实,我们应该正确认识古文献记载的历史,不能把它看成是传说或者是神话。正如徐旭生先生在《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一书中说:“很古时代的传说总有它历史方面的素质,核心,并不是向壁虚造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许多专家学者曾长期从事关于古薛国地域的考古工作,他们对于古薛国的研究具有全局性的积累与认识,这些会对研究古薛国文明的起源问题产生深远地影响和重要的指导意义。(未完待续)

北辛文化与古薛国文明(2)

2009-05-29 04:28

五、古薛国文明的特点

在对于古薛国文明的研究与探讨中,我们能大体地寻找到她的两个鲜明特点:

1、文明的创造能力

⑴生产力方面的创新内容

在北辛文化时期出现原始的彩陶和盖鼎、半穴居的建筑形式、原始锄耕、原始驯养家畜等;在大汶口文化时期出现黑陶、白陶、具有城邑特点的中心聚落等;在龙山文化时期出现较大规模的原始城邑,手工业相对发达(舟、车的制造);从商、周至秦、汉以来,出现功能较完备的大型城市。

⑵思想文化方面的创新内容

    在龙山文化时期奚仲造车及规范最初的礼仪、车服制度;夏末商初,仲虺等为商做出的贡献;战国时期孟尝君及其门客等在政治领域做出的贡献;秦末汉初叔孙通、公孙弘等儒生对于儒家思想在中央政权的统治思想的确立所做出的贡献。

2、顽强的生命力

古薛国文明正如她的母体中华文明一样,绵延数千年至今不曾间断,从夏、商、周,到秦、汉……这里一直就是历代方国、侯国、郡县统治的中心。

我们著文探讨薛河流域的地方文明的形成与发展嬗变,无意强调本地史前考古文化是中国文明起源和形成的源头的那种“满天星斗”起源论的说法。我们认同中国文明的起源和形成应是多源一体的,在中华文明形成的历史进程中,中原强势核心文化具有其他地区文化不可替代的中心地位和毋庸置疑的主导作用。正如“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在2005年末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时所说的那样:“多元起源的文明火种,在公元前2500年到公元前1500年之间会聚中原,成为中华文明长盛不衰的母体。”

总之,北辛文化的嬗变和古薛国文明问题的探讨方兴未艾,给我们留出的探索空间是相当广阔的。本文仅就北辛文化核心区域的考古发现和文明起源问题作简略讨论,有关文化学意义上对于北辛文化的讨论,我们将在《从北辛文化到北辛文化》一文中另行探讨。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