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转录博主之文,敬请您注明出处,否则谢绝。

 
 
 

日志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2009-04-21 23:01:20|  分类: 逝者长已矣,生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冯翔的7岁儿子冯翰墨与其表妹的合影

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他所在的北川曲山小学的幼儿园,

他那一班44名可爱的孩子中有43名遇难,

只有一名孩子有幸活下来了,灾难是沉重的!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往日温馨的家现在荡然无存,

曾经可爱的孩子现在去了天堂,

一直坚强不屈的人现在去找了儿子。

什么是脆弱的,为什么活着的人还不珍惜生命呢?!

 

悼念冯翔父子----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冯翔签名档的父子照

 冯翔的博客:     点此进入

 RFI报道:      点此进入

 

作为与冯翔相仿的年龄,作为同是孩子的父亲--作为对孩子同样深爱的父亲,对冯翔的不幸遭遇爱子在地震中身亡,自从冯翔作为北川民政部副部长而见诸于电视报端以来,我一直予以关注和同情。

昨天和今天,更让我悲痛之极的是--没有想到冯翔因思子心切自缢身亡,我这两天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我这两天都沉浸在一种无法言喻的悲感之中。

那种丧子的切腹心痛,是别人所无法感受的痛苦,这是一种孤独、流泣的悲伤与酸痛,这是一种突然之间,爱的支柱轰然倒塌的绝望,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凄凉。。。。。。

地震吞噬亲人的一刹那间,对于活着的人来说还是处在一种幻觉之中,尽管亲人没了,可是,活着的人们还是认为他们没有消逝,感觉依然活着,因为活着的人们,在心理上自我保护性质的抵预着这个残酷的现实,而不能够被立即接受,尽管有些悲伤,还是没有上升到对人生的深深的思索,和对人生看破红尘的状态。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进而产生了对生命的思索,以至于看破红尘的状态。冯翔在近一年的痛苦反思之中挣扎过来,最后选择自缢绝命,这便是其中一个不幸的事例。这说明,我们对灾区的人民的关注不够,我们给予的爱不够,给予的理解还不够他们需求的也许不是我们的财物捐助,而是需要真正的理解、关怀和爱心。社会对他们的关爱真的不够,心理咨询师等帮助我们震灾同胞们就像一阵雷阵雨,来得快走得也快,好像就是走个形式似的。但却忘记了,灾民们的心里的阴影却不是一言两语就打发的,也不是一天两天就消除的,恐惧、烦躁、郁闷、压抑的阴影心理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存在的。其实,有很多的心中话,他们不愿意给任何人说,也不想去表达,即是说出来,心理专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给予什么帮助呢?

其实另一方面,我也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你怎么撒手人寰说走就走了!是否遗言就是责任吗?你为慈母想过吗?你为恩爱的妻子想过吗?她们会有什么样的痛苦?!这不是给她们雪上加霜吗?妻子怎么办?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儿责任了吗?你不能承受丧子之痛,难道你的父母能承受丧子之痛吗?难道你的妻子能够承受丧子之痛,再加上丧夫之痛吗?你的在天之灵又有何忍呢?!我对你的痛心之时又有些谴责了。。。。

哎。。。。。。。。。。。。。。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儿子,那是我最幸福的事。。。。。。。。。。。。。。。。。”

这是一种绝望的心声,这是一种痛苦的心声,这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心声

 

北川县委宣传副部长自缢身亡

                                         生前博客预示死亡

“生命是短暂的,死亡才是永恒的”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儿子,那是我最幸福的事。。。。。。。。。。。。。。。。。”

 

2009-04-21 02:49:45

核心提示: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于昨日凌晨2:00左右在位于绵阳现代花园的家中去世,现年33岁。据公安部门初步勘验系自缢身亡。其生前的博客中多次提到儿子的遇难与悲痛心情。

在汶川大地震中,冯翔七岁的儿子冯翰墨不幸遇难。熟悉他的人称,近一年以来他一直未走出丧子之痛的阴影。他自杀一小时前(4月21日凌晨00:53)发表了一篇《很多假如》的日志,他透露出轻生的意向。在另一篇博文中,他称“人这一生,生命是短暂的,死亡才是永恒”。冯翔一声喜爱文学,在多个刊物和网络发表了众多优秀作品

 

冯翔:春节再难过也得过

2009-02-01 09:01:58 作者:特派大 中 小】

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春节再难过也得过

一提起儿子,冯翔就流下泪来。

    ■大年三十下午,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更新了自己的QQ签名档:春节再难过也得过。 “去年一大家子人满满坐了两桌,今年一桌都坐不满。”在地震中,冯翔的家族里有八位亲人遇难,其中包括他7岁的儿子冯瀚墨。

    ■冯翔是北川县政府官员的一个代表,这个群体在遭受地震创伤的同时,还忍受着更大的压力。这个春节,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再难过也得过”。

    文/片  本报特派记者  王帅军  杨珂

    大年三十下午,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更新了自己的QQ签名档:春节再难过也得过。“去年一大家子人满满坐了两桌,今年一桌都坐不满。”在地震中,冯翔的家族里有八位亲人遇难,其中包括他7岁的儿子冯瀚墨。

    这个春节悲伤永存,但生活还得继续

    除夕夜,冯翔和妻子去了老北川县城,不是为了祭奠,而是陪同中央电视台一个摄制组去拍摄专题片。作为宣传部副部长,陪同媒体采访是他工作的一部分。

    冯翔只要一到办公室,电话铃声就响个不停,中央台要采访板房区的受灾群众,四川台要拍摄搬新家的专题片,人民日报要寻找需要帮扶的孤儿。日本NHK电视台要录制新年专题节目,美国CNN要回访北川英雄,西班牙JFNY电视台要找那个在板房开KTV的向兴勇……

    各种事情蜂拥而至,冯翔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对于冯翔而言,忙碌是好事,“我需要做一些事情,挤占我的时间,一刻不停地忙,才不会让我去回忆。”

    春节再难过还得过。大年初二,冯翔回到了位于堰塞湖上游的老家都坝乡,因为这一天是他父亲的生日。今年回家的人特别少,除冯翔和妻子,还有他的双胞胎哥哥冯飞。

    冯飞的妻子带着女儿回娘家了,怕的是老人看到孙女,会想到孙子冯瀚墨。瀚墨是整个家族的宝贝疙瘩。在知道瀚墨在曲山小学遇难后,奶奶一夜之间头发白了一半。

    “我理解母亲最深的伤与痛,七年多的时间,儿子由我的母亲和父亲一手带大,儿子已经成为父母生命的一部分,成为他们生命里最深的期盼和寄托。”冯翔在博客里这样写道。

    在这个特殊的寿辰聚会上,虽然一家人其乐融融,但忧伤的气息依然飘浮在空气里,藏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冯翔说,往年的这一天,是最热闹的,看着孙子孙女在膝前玩笑打闹,两位老人脸上都会乐开花。

    冯翔说,在他三十二年的生命历程中,这个春节是最难过的一个关口。这个春节悲伤永存,但生活还得继续。

    说到妻子时他总用到一个词:相濡以沫

    每天,冯翔都会和妻子通好几次电话。通话内容很简单,不外乎在哪里,干什么,吃饭没之类的,但他们乐此不疲。冯翔说,地震后,两个人的关系比以前更好了,两个人相互支撑着,才有信心生活下去。

    “我是家务的‘纯文盲’,做不来饭,炒不来菜。不知道该穿的衣服放在哪里,该换的袜子放在哪里。一直以来,我习惯了妻子的照顾。有她在,我才能够生存下去,她一离开,我就如同需要照顾的婴儿,手足无措。”冯翔说,妻子每次离家前,都将下周要换的上衣、裤子、袜子找好了,放在床边,才放心地离去。

    在博客中提到妻子的时候,冯翔最常用的一个词是“相濡以沫”。

    冯翔的妻子是他读师范时的同学,他们恋爱的过程,冯翔曾经写成一篇散文发表在一本文学杂志上。冯翔说,那个时候两个家庭的差距很大,他出身农家,而妻子的家则颇为殷实,那个时候妻子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这让冯翔一直心存感激。

    在冯翔的眼里,虽然妻子在地震中重伤在身,虽然同样承受丧子之痛,但妻子要比自己坚强得多。更多的时候,是她强忍着悲痛在安慰丈夫。这让冯翔觉得,如果自己总是沉沦于无尽的痛苦和回忆之中,就有点对不起妻子了。

    “她习惯于宠着我,惯着我,虽然时不时要用‘高分低能’、 ‘百无一用是书生’等词语来评价我对家庭事务的贡献。”冯翔说,他们夫妻之间,有爱情,有亲情,但现在更多的是心有灵犀的友情。

    相识16年,结婚9年,从同学到同床共枕的夫妻,冯翔觉得,这是上苍的恩惠和眷顾,也是支撑他走下去的最坚实的力量。

    冯翔说,虽然步履维艰,虽然伤痛满怀,他还是得坚强起来。“一个坚强的我,必将站立在你们面前。”冯翔在博客中这样告诉他的亲友。

 

他不是抑郁是压抑—还原冯翔的最后数小时

2009-04-21 07:20:07 作者: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浏览字号:大 中 小】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冯翔办公桌边放着儿子的大照片,上面写着一首诗——子归吟。“残月映苍山,青草埋故园。思子子不归,寒晖满深涧。”本报特派记者 左庆 摄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本报记者代表本报送上花圈,表示慰问。本报特派记者左庆 摄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本报2月1日对冯翔的报道版面。

 

本报特派记者  杨珂  张跃伟

    “哥哥,再见!”

    4月20日,星期一,早7点,冯维政(又名冯飞)早起上厕所,睡眼惺忪中,他发觉弟弟冯翔的卧室门是虚掩着的,心头马上涌起一种不祥的预兆。

    赶忙推开门,他看到卧室阳台上的水管上孤零零地悬着一个人,上身穿着一件藏青色的T恤,下身是一条黑裤子。这身衣服这两天冯翔一直就穿着。

    “弟弟!”冯维政赶紧把他抱了下来,放在床上,一面口对口地做着人工呼吸,一面拨打120急救电话。

    半个小时后

    随后,前来鉴定的法医告诉冯维政:冯翔自杀身亡的时间是20日凌晨2点左右。

    “哥哥,再见!”这是冯翔生前对哥哥冯维政说的最后一句话。

    当时已经是19日晚上11:40-12:00之间。冯维政本来已经休息,但是发觉弟弟还在客厅的沙发上抱着

    “弟弟,早点休息。”又嘱咐了弟弟一句之后,冯维政回去睡了。

    冯维政没想到,弟弟正在写的是绝命书。

    “很多假如”

    冯翔QQ空间里最后一篇日志发表于20日00:53,题目是《很多假如》,是写给哥哥、妻子、父亲、母亲、在地震中死去的儿子以及朋友们的。也是冯翔最后的遗书。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儿子,那是我最幸福的事,我会让你妈妈,把我的骨灰,撒在曲山小学的皂角树下,爸爸将永远地陪着你,不弃不离……儿子,你离开了,爸爸没有了未来,没有了

    冯翔的儿子叫冯瀚墨,年仅7岁半的他,在地震中被山体掩埋,至今不知所踪。冯维政说,自从冯翔失去儿子后,就经常以泪洗面,久久不能自拔。

    冯翔的妻子姓景,和他是师范学校的同班同学,感情一直很好。

    今年春节,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说,他们恋爱的过程,曾经写成一篇散文发表在一本文学杂志上。冯翔说,那个时候两个家庭的差距很大,他出身农家,而妻子家则颇为殷实,那个时候妻子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这让冯翔一直心存感激。

    地震之后,虽然妻子重伤在身,虽然同样承受丧子之痛,但妻子要比自己坚强得多。更多的时候,是她强忍着悲痛在安慰丈夫。

    在发表《很多假如》这篇日志前37分钟,冯翔还贴出了另一篇题为《我只告诉您三点》的日志,从内容看日志是针对一个人的。在日志中,他称为“您”。

    日志中说,“我说过,孤单,是一个人的盛宴。聚会,是许多人的孤单。当我某一天,永远地离开了您,您快乐吗?您高兴吗?”

    冯维政告诉记者,弟弟当天晚上接了一个电话,心情波动很大。

    当晚“还好好的”

    与冯翔有着20多年交情的好友王永胜告诉记者,20日零点左右,他还给冯翔打电话,约他出来坐坐。“电话中还好好的,谁知道……”王永胜马上就眼泪汪汪的。

    王永胜说,冯翔原来是坝底乡

    4月19日是星期天,冯翔没有休息。下午,县委宣传部的领导和他谈了工作之后,晚上7点左右,他代表宣传部去和编纂《回望北川》这本书的专家一起

    《回望北川》是为纪念“5·12”北川特大地震一周年编纂出版的,也收录了冯翔的文章。为了这本书,冯翔已经操劳多日。4月10日记者与他联系时,他就短信告知,自己正在成都编这本书。

    19日晚上,与冯翔一起吃饭的绵阳日报编辑李永斌告诉记者,冯翔在饭桌上还有说有笑的,并且告诉他们,为了这本《回望北川》,他还专门去了一趟北京,请领导题字,问题应该不大。

    冯翔有一个QQ,名叫“残月苍山”。4月17日,QQ的签名档上记下了当天去北京的行程:“受领导朋友的盛情款待,感激并不安中……”

    冯维政回忆说,“弟弟从北京回来告诉他,吃饭时,大家开玩笑说,‘冯作家你很有气质。’ 他说,‘我还有什么气质,穿的皮鞋还是几十块钱一双的。’我就告诉他,下次要穿得正式点。”

    他曾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19日晚8点左右,由于要赶回报社,李永斌提前离开饭桌。冯翔和其他几个人又呆了一会儿。饭后,冯维政开车接上了他,晚上他要住哥哥位于绵阳市现代花园的家。在地震之中,冯翔不仅失去了儿子,花了十几万元装修的房子也变为废墟。

    由于第二天是周一,所以当天晚上冯翔的妻子在八一帐篷小学住宿,没有回家。

    20日下午,当记者在绵阳市火车站附近的一处

    冯维政说,如果不是“5·12”,弟弟应该是一个热爱家庭、热爱生活、孝敬父母的人。“昨天(19日)晚上,他还给我说,自己压力非常大。”

    冯维政说,去年5月地震发生时,弟弟仅在14-15日到成都市新都区人民医院临时救护站照料尾椎骨折的妻子两天,5月16日,带着失去儿子悲痛的他,带着成都两家公司组织捐赠的10箱药品和整整一卡车饮用水、方便食品回到了北川。

    17日,受县指挥部委派,冯翔为部队官兵带路,到坝底乡查看灾情。他们冒着余震,翻山越岭,徒步走了两天,18日下午才到达坝底乡……

    地震之后,作为宣传部负责接待任务的副部长,每次来人他都要陪着去废墟。“这样他就很痛苦,他都会触景生情。” 另外是高强度的工作,“工作没日没夜,星期六、星期天都不得休息。他又死了儿子。”冯维政说。

    去年,为了疗伤,冯翔去了井冈山一次。“但这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如果能,大家就都去了。”冯维政说。

    压力是最后一根稻草

    “一个人能自杀,他绝不是懦弱的人。”冯维政说,虽然弟弟已经走了,但是自己觉得他还是很勇敢的。

    “弟弟冯翔生前有三个愿望。第一个愿望,希望北川尽快能修好,因为他太累了。第二个愿望,希望关内和关外的路能修通,我们老家在禹里,父母住在山上,由于路还没有修通,下雨下雪天没法过,我们每次回去都得两三天。第三个愿望,希望有生命的延续。他为自己的儿子想了个名字叫冯想墨,都已经开始准备要儿子了。”冯维政说。

    对于冯翔长期抑郁的说法,冯维政并不认同,他说:“冯翔应该是压抑,因为死去了儿子,心情沉重,不是抑郁症。”

    “他常给我说,‘太累了’。”冯维政说,“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压力。”

 

 

冯翔博客写“临终遗言” 八个假如透露离世信息
日期:2009年04月22日  来源:大众网  作者:   阅读: 1092次

  据四川新闻网消息,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于20日凌晨2:00左右,在家中自杀身亡。记者在其博客中发现,他留下的最后两篇博文,已经受透露出了离去的信息。

  在冯翔自杀前的几个小时,冯翔在他的博客一共留下了两篇文字。最后一段文字这样写到:“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哥哥,请您担当起照顾父母的重任,我来到这个世间,本就是来体会苦难,承受苦难的……假如,某一天,我死了,亲爱的网友们,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心、爱护,我相信,假如,我在天堂,我能够进入天堂,我会许你们,一个没有痛苦的来生,谢谢你们……谢谢……”冯翔用了八个假如就匆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距最后一篇文字发出前的37分钟,冯翔写了一篇“只能告诉您三点”:“ 第一,我本苟且偷生,不要逼我,我很少爆粗口,但是,请您,请您手下留情,不要让我无路可走,真的,我活着,只是因为我相信朋友,相信友谊,求您,不要把我认为最美好的东西,在它背后把残忍的一面撕裂给我看。第二,我对生死,早就置之度外,我想告诉您,人这一生,生命是短暂的,死亡才是永恒,您能告诉我,您不朽吗?您永垂吗?告诉您,不要逼我,真的,不要逼我。好不好?……朋友,您究竟要干啥?明说好吗?我连5.12,我连最悲伤的丧子之痛,我都忍受了。您说,我还什么不能忍受?是不? 我说过,孤单,是一个人的盛宴。聚会,是许多人的孤单。当我某一天,永远的离开了您,您快乐吗?您高兴吗? 真的,我告诉您,别这样,好吗?与人宽容,也就与己宽容……

  一名曾经采访过冯翔的记者最先在博客中爆出了这一消息:“闹铃响了,翻身起床,刚穿上裤子,手机骤然响起,电话字头189的一个陌生电话那头,一个陌生声音似晴天霹雳:北川宣传部的冯翔自杀,在绵阳现代花园B区,估计不行了……120已经来了……我马上拨打冯翔电话,语音提示:无法接通。10分钟后,我电话再响,那个陌生声音哽咽告知:他走了,120已经撤离……”这位采访过冯翔的记者问过他,会不会自杀。冯翔说:“董玉飞自杀是必然。北川很多干部都有自杀倾向。没准哪一天,我也会自杀……放心!我不会自杀,我会很好活着,看看北川的未来!”

  记者打开冯翔的博客,背景音乐《风居住的街道》透着一股悲怆。冯翔博客的心情签名,可以清晰地看出他最近的跌宕起伏的心情。“2009-04-18 QQ签名:装扮了空间,换成了郁郁的黑色…… 2009-04-17 QQ签名:受中宣部政研室领导朋友的盛情款待,感激并不安中……晚中央电视台刘主任接风…… 2009-04-16 QQ签名:一切都不永恒,但死亡例外……2009-04-16 QQ签名:人在京城,心在帐篷……

  记者注意到,冯翔在生命的最后仍在怀念着地震中失去的爱子:“对整个世界而言,你只是一粒尘埃,而对我而言,你却是我的整个世界。爱子啊,当思念的泪水点燃,你的脚步早已走远;当今生已经阴阳相隔,我期待着来生重逢的情缘;思念你啊,我的爱子,在无数滴滴雨清晨和夜晚……”。

 

悼念冯翔父子----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冯翔7岁的儿子在去年的地震中遇难

 

 

悼念冯翔父子----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生前的冯翔。一提起儿子,他就忍不住流泪。

 

 

悼念冯翔父子----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地震灾区干部自杀分布图

 

 

重庆晚报4月21日报道 7岁儿子在去年地震中遇难。他在怀念爱子博文中写道:

    对整个世界而言,你只是一粒尘埃,对我而言,你却是我的整个世界……

“5·12”地震灾区昨日爆出悲恸消息: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于昨日凌晨2:00左右在位于绵阳现代花园的家中去世,现年33岁。据公安部门初步勘验系自缢身亡,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据了解,在大地震中,冯翔7岁的儿子冯瀚墨不幸遇难,冯翔忍住巨大的悲伤全身心投入到抗震救灾工作中,为北川的抗震救灾作出了突出贡献,2008年6月11日,冯翔被破格从绵阳日报驻北川记者站站长提拔为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一生喜爱文学,在多个刊物和网络发表了众多的优秀作品。

冯翔在生命的最后仍在怀念着地震中失去的爱子,他在博文中写道:“对整个世界而言,你只是一粒尘埃,对我而言,你却是我的整个世界。爱子啊,当思念的泪水点燃,你的脚步早已走远;当今生已经阴阳相隔,我期待着来生重逢的情缘;思念你啊,我的爱子,在无数的滴雨清晨和夜晚……”

冯翔的8个“假如

编者打开冯翔的博客,背景音乐《风居住的街道》透着一股悲怆。冯翔在自杀前留在博客上的文字是8个“假如”: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哥哥,请您担当起照顾父母的重任,我来到这个世间,本就是来体会苦难,承受苦难的。要不,我们怎么能以孪生兄弟的面目出现。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妻子,请你不要悲伤,抑郁,是我这三十年来,最亲近的朋友,抑郁带走了我,也就带走了所有的悲伤。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爸爸,请您不要哭泣,我真的活得太难了,人生为什么总是充满苦难,充满艰辛,充满离愁…………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妈妈,请您不要难过,短短三十年,我体会到了您对我的爱,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照,但是,我实在觉得活着太痛苦了,请您让我休息吧,真的,让我好好休息休息……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儿子,那是我最幸福的事,我会让你妈妈,把我的骨灰,撒在曲山小学的皂角树下,爸爸将永远地陪着你,不弃不离……儿子,你离开了,爸爸没有了未来, 没有了希望,没有了憧憬,与您相聚,是爸爸最大的快乐……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亲爱的朋友,请你们不要忧郁,我的离去,让很多人快乐,让很多人舒服,我的存在,是他们的恐惧,是他们的对手,一个对手的离去,对于他们,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情啊!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我的儿子,我还是要提到你,我们将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相信一个父亲,对你最深,最深的爱……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亲爱的网友们,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心、爱护,我相信,假如,我在天堂,我能够进入天堂,我会许你们,一个没有痛苦的来生,谢谢你们……谢谢……

冯翔的QQ签名

2009-01-25

春节再难过也得过

2009-04-16

人在京城,心在帐篷……”

2009-04-16

一切都不永恒,但死亡例外……”

2009-04-18

装扮了空间,换成了郁郁的黑色……”

冯翔写给爱子的博文

 

孩子,天堂里没有地震

儿子,我最爱的儿子,九天过去了,我和你的妈妈依然不知道你被掩埋在曲山小学废墟下的哪个地方。我们无数次前来找寻,我们带着希望而来,带着绝望而去。我们知道,你要决绝地离开,回到天堂。

儿子,我最爱的宝贝,天空又开始飘着细雨,你躺在冰冷的地下,不知道冷不冷。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担心你,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怕不怕。

儿子,你走了,带走我们所有的希望,带走我们赖以生存的幸福。你的妈妈天天以泪洗面,你的爸爸悲痛欲绝,我们还不敢把你离去的消息告诉最疼爱你的爷爷,如果他知道自己最爱的孙儿如今已阴阳相隔,不知道该遭受怎样的创伤。

孩子,我最亲爱的孩子,爸爸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在盼你归来,但我们知道,你永远回不来了,你到了天堂,那里有鲜花,有蓝天,只是没有恐惧的地震。孩子,你回不来了,你曾经温馨的家如今已经倒塌在废墟里。

你妈妈说,你是上天安排给我们的小天使,七年里,你带给我们无数快乐和欢笑,你带给我们对未来的无数憧憬和规划。也许,上天只给你准许了七年的假期,时间到了,你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我们,回到了天堂……(版面原因,删减)

网友回复

詹詹:2008-06-10 10:53

冯哥:一直以来想说安慰的话,却说不出口。难受,压抑。翰墨那么乖的一个小男孩,每次见了我就嘴巴甜甜的喊“詹阿姨”,稚嫩的童声仿佛还在耳边回荡,但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却去了天堂……

济石:2009-03-15 21:46

快一年了,孩子你(在)天堂还好吧,叔叔看着你留给人间的可爱照片,读着你爸爸的字迹,鼻子酸了,眼睛潮湿了,我的心在疼痛……

网友:2009-04-20 14:11

作为一个年轻的父亲,我泪流满面

网友:2009-04-20 14:21

太让人伤心了,太伤心了,我觉得我们对汶川做得还不够,远远不够!

北川县委宣传副部长自缢身亡

                                         生前博客预示死亡

“生命是短暂的,死亡才是永恒的”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儿子,那是我最幸福的事。。。。。。。。。。。。。。。。。”

 

2009-04-21 02:49:45

核心提示: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于昨日凌晨2:00左右在位于绵阳现代花园的家中去世,现年33岁。据公安部门初步勘验系自缢身亡。其生前的博客中多次提到儿子的遇难与悲痛心情。

在汶川大地震中,冯翔七岁的儿子冯翰墨不幸遇难。熟悉他的人称,近一年以来他一直未走出丧子之痛的阴影。他自杀一小时前(4月21日凌晨00:53)发表了一篇《很多假如》的日志,他透露出轻生的意向。在另一篇博文中,他称“人这一生,生命是短暂的,死亡才是永恒”。冯翔一声喜爱文学,在多个刊物和网络发表了众多优秀作品

 

冯翔:春节再难过也得过

2009-02-01 09:01:58 作者:特派大 中 小】

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春节再难过也得过

一提起儿子,冯翔就流下泪来。

    ■大年三十下午,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更新了自己的QQ签名档:春节再难过也得过。 “去年一大家子人满满坐了两桌,今年一桌都坐不满。”在地震中,冯翔的家族里有八位亲人遇难,其中包括他7岁的儿子冯瀚墨。

    ■冯翔是北川县政府官员的一个代表,这个群体在遭受地震创伤的同时,还忍受着更大的压力。这个春节,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再难过也得过”。

    文/片  本报特派记者  王帅军  杨珂

    大年三十下午,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更新了自己的QQ签名档:春节再难过也得过。“去年一大家子人满满坐了两桌,今年一桌都坐不满。”在地震中,冯翔的家族里有八位亲人遇难,其中包括他7岁的儿子冯瀚墨。

    这个春节悲伤永存,但生活还得继续

    除夕夜,冯翔和妻子去了老北川县城,不是为了祭奠,而是陪同中央电视台一个摄制组去拍摄专题片。作为宣传部副部长,陪同媒体采访是他工作的一部分。

    冯翔只要一到办公室,电话铃声就响个不停,中央台要采访板房区的受灾群众,四川台要拍摄搬新家的专题片,人民日报要寻找需要帮扶的孤儿。日本NHK电视台要录制新年专题节目,美国CNN要回访北川英雄,西班牙JFNY电视台要找那个在板房开KTV的向兴勇……

    各种事情蜂拥而至,冯翔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对于冯翔而言,忙碌是好事,“我需要做一些事情,挤占我的时间,一刻不停地忙,才不会让我去回忆。”

    春节再难过还得过。大年初二,冯翔回到了位于堰塞湖上游的老家都坝乡,因为这一天是他父亲的生日。今年回家的人特别少,除冯翔和妻子,还有他的双胞胎哥哥冯飞。

    冯飞的妻子带着女儿回娘家了,怕的是老人看到孙女,会想到孙子冯瀚墨。瀚墨是整个家族的宝贝疙瘩。在知道瀚墨在曲山小学遇难后,奶奶一夜之间头发白了一半。

    “我理解母亲最深的伤与痛,七年多的时间,儿子由我的母亲和父亲一手带大,儿子已经成为父母生命的一部分,成为他们生命里最深的期盼和寄托。”冯翔在博客里这样写道。

    在这个特殊的寿辰聚会上,虽然一家人其乐融融,但忧伤的气息依然飘浮在空气里,藏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冯翔说,往年的这一天,是最热闹的,看着孙子孙女在膝前玩笑打闹,两位老人脸上都会乐开花。

    冯翔说,在他三十二年的生命历程中,这个春节是最难过的一个关口。这个春节悲伤永存,但生活还得继续。

    说到妻子时他总用到一个词:相濡以沫

    每天,冯翔都会和妻子通好几次电话。通话内容很简单,不外乎在哪里,干什么,吃饭没之类的,但他们乐此不疲。冯翔说,地震后,两个人的关系比以前更好了,两个人相互支撑着,才有信心生活下去。

    “我是家务的‘纯文盲’,做不来饭,炒不来菜。不知道该穿的衣服放在哪里,该换的袜子放在哪里。一直以来,我习惯了妻子的照顾。有她在,我才能够生存下去,她一离开,我就如同需要照顾的婴儿,手足无措。”冯翔说,妻子每次离家前,都将下周要换的上衣、裤子、袜子找好了,放在床边,才放心地离去。

    在博客中提到妻子的时候,冯翔最常用的一个词是“相濡以沫”。

    冯翔的妻子是他读师范时的同学,他们恋爱的过程,冯翔曾经写成一篇散文发表在一本文学杂志上。冯翔说,那个时候两个家庭的差距很大,他出身农家,而妻子的家则颇为殷实,那个时候妻子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这让冯翔一直心存感激。

    在冯翔的眼里,虽然妻子在地震中重伤在身,虽然同样承受丧子之痛,但妻子要比自己坚强得多。更多的时候,是她强忍着悲痛在安慰丈夫。这让冯翔觉得,如果自己总是沉沦于无尽的痛苦和回忆之中,就有点对不起妻子了。

    “她习惯于宠着我,惯着我,虽然时不时要用‘高分低能’、 ‘百无一用是书生’等词语来评价我对家庭事务的贡献。”冯翔说,他们夫妻之间,有爱情,有亲情,但现在更多的是心有灵犀的友情。

    相识16年,结婚9年,从同学到同床共枕的夫妻,冯翔觉得,这是上苍的恩惠和眷顾,也是支撑他走下去的最坚实的力量。

    冯翔说,虽然步履维艰,虽然伤痛满怀,他还是得坚强起来。“一个坚强的我,必将站立在你们面前。”冯翔在博客中这样告诉他的亲友。

 

他不是抑郁是压抑—还原冯翔的最后数小时

2009-04-21 07:20:07 作者: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浏览字号:大 中 小】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冯翔办公桌边放着儿子的大照片,上面写着一首诗——子归吟。“残月映苍山,青草埋故园。思子子不归,寒晖满深涧。”本报特派记者 左庆 摄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本报记者代表本报送上花圈,表示慰问。本报特派记者左庆 摄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本报2月1日对冯翔的报道版面。

 

本报特派记者  杨珂  张跃伟

    “哥哥,再见!”

    4月20日,星期一,早7点,冯维政(又名冯飞)早起上厕所,睡眼惺忪中,他发觉弟弟冯翔的卧室门是虚掩着的,心头马上涌起一种不祥的预兆。

    赶忙推开门,他看到卧室阳台上的水管上孤零零地悬着一个人,上身穿着一件藏青色的T恤,下身是一条黑裤子。这身衣服这两天冯翔一直就穿着。

    “弟弟!”冯维政赶紧把他抱了下来,放在床上,一面口对口地做着人工呼吸,一面拨打120急救电话。

    半个小时后

    随后,前来鉴定的法医告诉冯维政:冯翔自杀身亡的时间是20日凌晨2点左右。

    “哥哥,再见!”这是冯翔生前对哥哥冯维政说的最后一句话。

    当时已经是19日晚上11:40-12:00之间。冯维政本来已经休息,但是发觉弟弟还在客厅的沙发上抱着

    “弟弟,早点休息。”又嘱咐了弟弟一句之后,冯维政回去睡了。

    冯维政没想到,弟弟正在写的是绝命书。

    “很多假如”

    冯翔QQ空间里最后一篇日志发表于20日00:53,题目是《很多假如》,是写给哥哥、妻子、父亲、母亲、在地震中死去的儿子以及朋友们的。也是冯翔最后的遗书。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儿子,那是我最幸福的事,我会让你妈妈,把我的骨灰,撒在曲山小学的皂角树下,爸爸将永远地陪着你,不弃不离……儿子,你离开了,爸爸没有了未来,没有了

    冯翔的儿子叫冯瀚墨,年仅7岁半的他,在地震中被山体掩埋,至今不知所踪。冯维政说,自从冯翔失去儿子后,就经常以泪洗面,久久不能自拔。

    冯翔的妻子姓景,和他是师范学校的同班同学,感情一直很好。

    今年春节,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说,他们恋爱的过程,曾经写成一篇散文发表在一本文学杂志上。冯翔说,那个时候两个家庭的差距很大,他出身农家,而妻子家则颇为殷实,那个时候妻子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这让冯翔一直心存感激。

    地震之后,虽然妻子重伤在身,虽然同样承受丧子之痛,但妻子要比自己坚强得多。更多的时候,是她强忍着悲痛在安慰丈夫。

    在发表《很多假如》这篇日志前37分钟,冯翔还贴出了另一篇题为《我只告诉您三点》的日志,从内容看日志是针对一个人的。在日志中,他称为“您”。

    日志中说,“我说过,孤单,是一个人的盛宴。聚会,是许多人的孤单。当我某一天,永远地离开了您,您快乐吗?您高兴吗?”

    冯维政告诉记者,弟弟当天晚上接了一个电话,心情波动很大。

    当晚“还好好的”

    与冯翔有着20多年交情的好友王永胜告诉记者,20日零点左右,他还给冯翔打电话,约他出来坐坐。“电话中还好好的,谁知道……”王永胜马上就眼泪汪汪的。

    王永胜说,冯翔原来是坝底乡

    4月19日是星期天,冯翔没有休息。下午,县委宣传部的领导和他谈了工作之后,晚上7点左右,他代表宣传部去和编纂《回望北川》这本书的专家一起

    《回望北川》是为纪念“5·12”北川特大地震一周年编纂出版的,也收录了冯翔的文章。为了这本书,冯翔已经操劳多日。4月10日记者与他联系时,他就短信告知,自己正在成都编这本书。

    19日晚上,与冯翔一起吃饭的绵阳日报编辑李永斌告诉记者,冯翔在饭桌上还有说有笑的,并且告诉他们,为了这本《回望北川》,他还专门去了一趟北京,请领导题字,问题应该不大。

    冯翔有一个QQ,名叫“残月苍山”。4月17日,QQ的签名档上记下了当天去北京的行程:“受领导朋友的盛情款待,感激并不安中……”

    冯维政回忆说,“弟弟从北京回来告诉他,吃饭时,大家开玩笑说,‘冯作家你很有气质。’ 他说,‘我还有什么气质,穿的皮鞋还是几十块钱一双的。’我就告诉他,下次要穿得正式点。”

    他曾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19日晚8点左右,由于要赶回报社,李永斌提前离开饭桌。冯翔和其他几个人又呆了一会儿。饭后,冯维政开车接上了他,晚上他要住哥哥位于绵阳市现代花园的家。在地震之中,冯翔不仅失去了儿子,花了十几万元装修的房子也变为废墟。

    由于第二天是周一,所以当天晚上冯翔的妻子在八一帐篷小学住宿,没有回家。

    20日下午,当记者在绵阳市火车站附近的一处

    冯维政说,如果不是“5·12”,弟弟应该是一个热爱家庭、热爱生活、孝敬父母的人。“昨天(19日)晚上,他还给我说,自己压力非常大。”

    冯维政说,去年5月地震发生时,弟弟仅在14-15日到成都市新都区人民医院临时救护站照料尾椎骨折的妻子两天,5月16日,带着失去儿子悲痛的他,带着成都两家公司组织捐赠的10箱药品和整整一卡车饮用水、方便食品回到了北川。

    17日,受县指挥部委派,冯翔为部队官兵带路,到坝底乡查看灾情。他们冒着余震,翻山越岭,徒步走了两天,18日下午才到达坝底乡……

    地震之后,作为宣传部负责接待任务的副部长,每次来人他都要陪着去废墟。“这样他就很痛苦,他都会触景生情。” 另外是高强度的工作,“工作没日没夜,星期六、星期天都不得休息。他又死了儿子。”冯维政说。

    去年,为了疗伤,冯翔去了井冈山一次。“但这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如果能,大家就都去了。”冯维政说。

    压力是最后一根稻草

    “一个人能自杀,他绝不是懦弱的人。”冯维政说,虽然弟弟已经走了,但是自己觉得他还是很勇敢的。

    “弟弟冯翔生前有三个愿望。第一个愿望,希望北川尽快能修好,因为他太累了。第二个愿望,希望关内和关外的路能修通,我们老家在禹里,父母住在山上,由于路还没有修通,下雨下雪天没法过,我们每次回去都得两三天。第三个愿望,希望有生命的延续。他为自己的儿子想了个名字叫冯想墨,都已经开始准备要儿子了。”冯维政说。

    对于冯翔长期抑郁的说法,冯维政并不认同,他说:“冯翔应该是压抑,因为死去了儿子,心情沉重,不是抑郁症。”

    “他常给我说,‘太累了’。”冯维政说,“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压力。”

 

 

冯翔博客写“临终遗言” 八个假如透露离世信息
日期:2009年04月22日  来源:大众网  作者:   阅读: 1092次

  据四川新闻网消息,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于20日凌晨2:00左右,在家中自杀身亡。记者在其博客中发现,他留下的最后两篇博文,已经受透露出了离去的信息。

  在冯翔自杀前的几个小时,冯翔在他的博客一共留下了两篇文字。最后一段文字这样写到:“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哥哥,请您担当起照顾父母的重任,我来到这个世间,本就是来体会苦难,承受苦难的……假如,某一天,我死了,亲爱的网友们,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心、爱护,我相信,假如,我在天堂,我能够进入天堂,我会许你们,一个没有痛苦的来生,谢谢你们……谢谢……”冯翔用了八个假如就匆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距最后一篇文字发出前的37分钟,冯翔写了一篇“只能告诉您三点”:“ 第一,我本苟且偷生,不要逼我,我很少爆粗口,但是,请您,请您手下留情,不要让我无路可走,真的,我活着,只是因为我相信朋友,相信友谊,求您,不要把我认为最美好的东西,在它背后把残忍的一面撕裂给我看。第二,我对生死,早就置之度外,我想告诉您,人这一生,生命是短暂的,死亡才是永恒,您能告诉我,您不朽吗?您永垂吗?告诉您,不要逼我,真的,不要逼我。好不好?……朋友,您究竟要干啥?明说好吗?我连5.12,我连最悲伤的丧子之痛,我都忍受了。您说,我还什么不能忍受?是不? 我说过,孤单,是一个人的盛宴。聚会,是许多人的孤单。当我某一天,永远的离开了您,您快乐吗?您高兴吗? 真的,我告诉您,别这样,好吗?与人宽容,也就与己宽容……

  一名曾经采访过冯翔的记者最先在博客中爆出了这一消息:“闹铃响了,翻身起床,刚穿上裤子,手机骤然响起,电话字头189的一个陌生电话那头,一个陌生声音似晴天霹雳:北川宣传部的冯翔自杀,在绵阳现代花园B区,估计不行了……120已经来了……我马上拨打冯翔电话,语音提示:无法接通。10分钟后,我电话再响,那个陌生声音哽咽告知:他走了,120已经撤离……”这位采访过冯翔的记者问过他,会不会自杀。冯翔说:“董玉飞自杀是必然。北川很多干部都有自杀倾向。没准哪一天,我也会自杀……放心!我不会自杀,我会很好活着,看看北川的未来!”

  记者打开冯翔的博客,背景音乐《风居住的街道》透着一股悲怆。冯翔博客的心情签名,可以清晰地看出他最近的跌宕起伏的心情。“2009-04-18 QQ签名:装扮了空间,换成了郁郁的黑色…… 2009-04-17 QQ签名:受中宣部政研室领导朋友的盛情款待,感激并不安中……晚中央电视台刘主任接风…… 2009-04-16 QQ签名:一切都不永恒,但死亡例外……2009-04-16 QQ签名:人在京城,心在帐篷……

  记者注意到,冯翔在生命的最后仍在怀念着地震中失去的爱子:“对整个世界而言,你只是一粒尘埃,而对我而言,你却是我的整个世界。爱子啊,当思念的泪水点燃,你的脚步早已走远;当今生已经阴阳相隔,我期待着来生重逢的情缘;思念你啊,我的爱子,在无数滴滴雨清晨和夜晚……”。

 

悼念冯翔父子----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冯翔7岁的儿子在去年的地震中遇难

 

 

悼念冯翔父子----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生前的冯翔。一提起儿子,他就忍不住流泪。

 

 

悼念冯翔父子----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地震灾区干部自杀分布图

 

 

重庆晚报4月21日报道 7岁儿子在去年地震中遇难。他在怀念爱子博文中写道:

    对整个世界而言,你只是一粒尘埃,对我而言,你却是我的整个世界……

“5·12”地震灾区昨日爆出悲恸消息: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于昨日凌晨2:00左右在位于绵阳现代花园的家中去世,现年33岁。据公安部门初步勘验系自缢身亡,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据了解,在大地震中,冯翔7岁的儿子冯瀚墨不幸遇难,冯翔忍住巨大的悲伤全身心投入到抗震救灾工作中,为北川的抗震救灾作出了突出贡献,2008年6月11日,冯翔被破格从绵阳日报驻北川记者站站长提拔为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一生喜爱文学,在多个刊物和网络发表了众多的优秀作品。

冯翔在生命的最后仍在怀念着地震中失去的爱子,他在博文中写道:“对整个世界而言,你只是一粒尘埃,对我而言,你却是我的整个世界。爱子啊,当思念的泪水点燃,你的脚步早已走远;当今生已经阴阳相隔,我期待着来生重逢的情缘;思念你啊,我的爱子,在无数的滴雨清晨和夜晚……”

冯翔的8个“假如

编者打开冯翔的博客,背景音乐《风居住的街道》透着一股悲怆。冯翔在自杀前留在博客上的文字是8个“假如”: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哥哥,请您担当起照顾父母的重任,我来到这个世间,本就是来体会苦难,承受苦难的。要不,我们怎么能以孪生兄弟的面目出现。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妻子,请你不要悲伤,抑郁,是我这三十年来,最亲近的朋友,抑郁带走了我,也就带走了所有的悲伤。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爸爸,请您不要哭泣,我真的活得太难了,人生为什么总是充满苦难,充满艰辛,充满离愁…………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妈妈,请您不要难过,短短三十年,我体会到了您对我的爱,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照,但是,我实在觉得活着太痛苦了,请您让我休息吧,真的,让我好好休息休息……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儿子,那是我最幸福的事,我会让你妈妈,把我的骨灰,撒在曲山小学的皂角树下,爸爸将永远地陪着你,不弃不离……儿子,你离开了,爸爸没有了未来, 没有了希望,没有了憧憬,与您相聚,是爸爸最大的快乐……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亲爱的朋友,请你们不要忧郁,我的离去,让很多人快乐,让很多人舒服,我的存在,是他们的恐惧,是他们的对手,一个对手的离去,对于他们,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情啊!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我的儿子,我还是要提到你,我们将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相信一个父亲,对你最深,最深的爱……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亲爱的网友们,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心、爱护,我相信,假如,我在天堂,我能够进入天堂,我会许你们,一个没有痛苦的来生,谢谢你们……谢谢……

冯翔的QQ签名

2009-01-25

春节再难过也得过

2009-04-16

人在京城,心在帐篷……”

2009-04-16

一切都不永恒,但死亡例外……”

2009-04-18

装扮了空间,换成了郁郁的黑色……”

冯翔写给爱子的博文

 

孩子,天堂里没有地震

儿子,我最爱的儿子,九天过去了,我和你的妈妈依然不知道你被掩埋在曲山小学废墟下的哪个地方。我们无数次前来找寻,我们带着希望而来,带着绝望而去。我们知道,你要决绝地离开,回到天堂。

儿子,我最爱的宝贝,天空又开始飘着细雨,你躺在冰冷的地下,不知道冷不冷。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担心你,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怕不怕。

儿子,你走了,带走我们所有的希望,带走我们赖以生存的幸福。你的妈妈天天以泪洗面,你的爸爸悲痛欲绝,我们还不敢把你离去的消息告诉最疼爱你的爷爷,如果他知道自己最爱的孙儿如今已阴阳相隔,不知道该遭受怎样的创伤。

孩子,我最亲爱的孩子,爸爸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在盼你归来,但我们知道,你永远回不来了,你到了天堂,那里有鲜花,有蓝天,只是没有恐惧的地震。孩子,你回不来了,你曾经温馨的家如今已经倒塌在废墟里。

你妈妈说,你是上天安排给我们的小天使,七年里,你带给我们无数快乐和欢笑,你带给我们对未来的无数憧憬和规划。也许,上天只给你准许了七年的假期,时间到了,你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我们,回到了天堂……(版面原因,删减)

网友回复

詹詹:2008-06-10 10:53

冯哥:一直以来想说安慰的话,却说不出口。难受,压抑。翰墨那么乖的一个小男孩,每次见了我就嘴巴甜甜的喊“詹阿姨”,稚嫩的童声仿佛还在耳边回荡,但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却去了天堂……

济石:2009-03-15 21:46

快一年了,孩子你(在)天堂还好吧,叔叔看着你留给人间的可爱照片,读着你爸爸的字迹,鼻子酸了,眼睛潮湿了,我的心在疼痛……

网友:2009-04-20 14:11

作为一个年轻的父亲,我泪流满面

网友:2009-04-20 14:21

太让人伤心了,太伤心了,我觉得我们对汶川做得还不够,远远不够!

新闻回顾: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自缢身亡

新闻摘要: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于今日凌晨2:00左右,在家中去世,现年33岁。据公安部门初步勘验系自缢身亡,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本文来源:重庆晚报 ) 悼念冯翔父子----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北川官员自杀续:

冯翔骨灰今日归葬曲山小学

2009年04月22日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灵堂里,妻母悲痛欲绝

去年大地震后不久,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在博客中写下了对儿子的无限悲痛与深深思念:“儿子,你离开了,爸爸没有了未来,没有了希望,没有了憧憬,与你相聚,是爸爸最大的快乐……”

在自杀前一个小时的博客中,冯翔写道:“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儿子,那是我最幸福的事,我会让你妈妈,把我的骨灰,撒在曲山小学的皂角树下,爸爸将永远地陪着你,不弃不离……”

一语成谶。冯翔的遗体昨日火花,骨灰今日将送回北川,撒在曲山小学的废墟上。废墟下,有他被垮塌校舍埋着的仍然无法挖掘的儿子的遗体。

年迈母亲前来送别

20日,冯翔远在北川县禹里乡的父母在得知儿子出事后,随即赶到了绵阳。

“如果不是为了见儿子最后一面,我前日就在家也死了算了。”昨天在绵阳市殡仪馆,冯翔的母亲悲痛欲绝。“大的灾难都挺过来了,是什么事让他迈不过这个坎?”今年60岁的冯母怎么也想不通儿子的突然离开,她哭着责怪儿子说,“你还年轻,灾区还有好多事要你去做啊!”

自杀前文友曾致电询问

冯翔爱好文学,生前是绵阳市作协会员。昨日,前来祭悼冯翔的有很多从四川各地赶来的文友。

一位从四川三台县赶来的冯翔文友江先生在冯的遗像前禁不住痛哭失声。江回忆说,前天晚上1点多,在网上看到冯翔的博客后,他就赶紧打电话给冯翔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和你过不去?”

冯翔却对此似乎不愿多讲,只是说“没什么事”。然而,昨天清晨他就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说冯翔自杀了,“我简直是难以相信,也无法接受”。

绵阳市文联秘书长王德宝介绍说,冯翔逝世前在写一部关于羌族乡土风情的小说《策马羌寨》。目前初稿已完成,正在让朋友们提意见。王德宝和冯翔的文友们有一个愿望,就是联系出版社把这本书正式出版,“这也算是完成冯翔的一个遗愿吧!”

博客中相逼者疑为同事

冯翔在生前最后的博文中说,“假如,某一天,我死了……我的离去,让很多人快乐,让很多人舒服……一个对手的离去,对于他们,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情啊!”冯翔写于自杀前不久的另一篇博客《我只告诉您三点》中说,“我对生死,早就置之度外……告诉您,不要逼我,真的,不要逼我。好不好?”

对于冯翔在博客中提到的这个“您”到底是谁,各方都很低调,冯的家人均不愿明指。一些熟悉冯翔的人把这人指向冯的一名同事,认为可能是因为新的宣传部长上任后,对冯较为器重从而引发的同事间矛盾。

昨日傍晚,面对记者“你对发生冯翔这样的悲剧是怎么看”的提问,北川县委宣传部部长韩贵钧反问道:“什么是悲剧,这是悲剧吗?”韩贵钧认为冯翔的死应该提醒和鼓励灾区的群众更好地活着和好好地工作。

妻子称冯翔事发前一天和往常一样正常

“他过年后曾变得乐观了些”

东方早报记者 简光洲

冯翔的去世,受打击最大的人之一就是与其相依为命的妻子景怜(化名)。冯翔和妻子是在读师范时认识的,感情非常好。

然而,一场大地震改变了很多人也包括冯翔的命运。景怜说,地震后的半年里,冯翔经常会提到死去的儿子,也变得比以前更加易伤易怒些。但是从今年过年以后,冯翔似乎慢慢地从儿子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人也变得乐观了些。

在地震后,夫妻俩的强烈愿望就是想再生一个孩子。冯翔甚至都为未来的儿子想好了“冯想墨”的名字,这名字是为了纪念逝去的儿子“冯瀚墨”。然而,因为各种原因,再生的愿望还没有成功。景怜说,此前不久,夫妇俩还咨询过绵阳市人民医院的医生。

地震后几个月,夫妇俩住到了绵阳市区哥哥冯飞的家里。“不管多晚,我都让他每天回来”,景怜说,平时上班时,她很少打电话给丈夫,怕干扰他的工作。但是从地震后,她以自己孤单为借口让冯翔尽量地多留在家里。

景怜怀孕一直未成功,冯翔一度有些着急。但是近几个月来,看到北川很多准备再生育的家庭都流产了,冯翔对妻子说:“也好,最近大家工作都累,过一段时间再生。”

19日(周日)下午,冯翔中午接待了一个亲属,晚上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席间探讨《回望北川》一书。

“他和往常一样的正常,还关照我今天不用打扫房间,因为怕客人多了白忙了。”景怜说,她晚上要到工作的八一帐篷小学去上课。下午时丈夫说要送她,到了五点多过了约定的时间,她就自己坐车走了。

在坐车去学校的路上,景怜接到了丈夫的电话。“听说我走了,他问我晚上回不回来”。

景怜想到第二天早上还要升国旗,于是就说当晚不回,她后悔地说:“没想到当晚他就出事了。”

多次哭得昏厥的景怜坐在床上喃喃地说,“他太不负责任了,太不负责任了,只留下我一个在世上。”

 

评论

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日前自杀。我曾对一个朋友说,他或许死于七分天灾,三分人祸。如今,冯翔死于“三分人祸”的推测,得到有力支持。

而我,现在只想到一段话,来自索尔仁尼琴。

“献给没有生存下来的诸君,要叙述此事他们已无能为力。但愿他们原谅我,没有看到一切,没有想起一切,没有猜到一切。”

RFI报道(点此进入):

4月20日凌晨,33岁的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在家中自缢身亡。冯翔原为绵阳日报驻北川记者,在去年5.12大地震中其8岁的儿子不幸遇难。

官方的讣闻说,地震后,“冯翔忍住巨大的悲伤,全身心的投入到抗震救灾的工作中,为北川的抗震救灾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被提拔为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4月21日,有冯翔的朋友指出,冯翔在去年11月30日以“残月苍山”的网名,在天涯社区发帖,标题为“腾讯网,你的一些作法是否值得商榷?”,对删除地震纪念网站表示质疑。

帖子中,冯翔写道,512之后,腾讯网在网站上设立了512大地震纪念馆,称要“记住每一个罹难者的名字”。但突然有一天,腾讯关闭了建馆功能。他说,“每个罹难者,他们幸存的亲人、朋友,用自己的颤抖的笔,滴血的心,写下一行行带着伤痛和思念的文字,却被悄无声息地删掉了。”

冯翔说,可能是(官方)担心一些激进的文字和语句,不是还设立有网管,进行审查吗?你不是还有关键词过滤吗?他说,现在,“所有的512以来对亲人、朋友、同事的哀悼,全部被屏蔽,一种伤痛和悲愤不由涌上心来。”

对此,有网友说,“请艾 未 未完成他的遗愿吧!”冯翔的去世,使公众对灾区心理重建更为关注。

此前,北川县委、县政府信访局下文,对北川县遇难、伤残学生家长上访反映问题做出答复,否认北川中学等北川县的学校建筑存在质量问题。

网友认为,执行这样的政策,对痛失爱子的冯翔,可能相当残酷。

冯翔的朋友在博客写道,“你鄙夷很多人,鄙夷很多事。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当官,不应该进入宣传部,你的性格不适合。”

【附录】

冯翔的博客:点此进入

 

[匿名] 叶子 [126.80.35.*] @ 2009-4-22 0:28:57

读了他近一年来的博文,就知道他的痛苦有多深。

一方面身负丧子之痛,比我们这些外人更希望揭开真相,告慰遇难者;

另一方面,作为“宣传部副部长”,还必须得撒谎掩盖,敌视驱赶艾未未他们的调查人员。

从他的博文中看,他或许还受到了领导的威胁。

这种撕裂的痛苦,恐怕是最终导致他自我了结的根本原因。

读他的博文,每一篇都令人心碎。

 

[匿名] 叶子 [126.80.35.*] @ 2009-4-22 0:28:57

读了他近一年来的博文,就知道他的痛苦有多深。

一方面身负丧子之痛,比我们这些外人更希望揭开真相,告慰遇难者;

另一方面,作为“宣传部副部长”,还必须得撒谎掩盖,敌视驱赶艾未未他们的调查人员。

从他的博文中看,他或许还受到了领导的威胁。

这种撕裂的痛苦,恐怕是最终导致他自我了结的根本原因。

读他的博文,每一篇都令人心碎。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亲友希望他安静的离去

 

悼念冯翔----愿你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孩子在等着你的亲切拥抱 - 喜上眉梢 - 喜上眉梢的博客

冯翔在被亲友一行百多人的护送下,

-------回到北川老县城,回到他梦想的地方,

----------来到北川曲山小学,埋葬在儿子身边,

----------------------一棵皂角树下,一堆乱砾石边。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